摘要:一些公司甚至取消了债券发行计划;央行的立场已经转为更偏中立。



OR--商业新媒体

近日搅动中国信贷市场动荡不安的国有企业再添两员,一家最大的芯片制造商和一家主要汽车制造商周一宣布债务违约。

清华紫光集团表示, 因公司流动资金紧张,规模13亿元人民币(1.97亿美元),票息5.6%的私募债不能于11月16日按期足额偿付。 此前这只债券的展期方案据悉未获得持有人会议通过。当日,华晨汽车集团也发布公告称,华晨集团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

最近几周,市场对于北京是否愿意为不堪债务重负的国有企业施以援手感到益发不确定。一家煤矿企业的意外违约引发市场对这些公司及其贷方健康状况的担忧,煤炭行业资质较弱的借款人发行的债券遭到抛售,一些公司甚至取消了债券发行计划。

知情人士称,中国国务院已做出指示,要求相关部门评估信用市场的风险情况,确保金融市场稳定,不会出现溢出效应或者出现跨市场或系统性金融风险。

政府援助?

知情人士称,高层要求如有需要,应采取相关措施,但这并不意味着政府一定需要救助任何企业。其中一名消息人士称,监管机构对包括紫光在内的公司高层就近期情况进行了问询。

据惠誉发布的一份报告,随着中国经济的复苏,央行的立场已经转为更偏中立,明年中国国有企业违约数量将小幅增加。

彭博所见的落款为紫光集团的公告显示,紫光集团称将继续通过多途径努力筹措债券本息。紫光一位负责债券相关事宜的人士暂时未发表评论。

同样在11月16日 ,华晨汽车集团公告称,目前华晨集团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合计1.44亿元。该公司将其违约归因于企业资金紧张,续作授信审批未完成。华晨表示,此次违约对华晨集团本部生产经营产生造成影响,导致财务状况恶化,极大影响偿债能力。

根据声明,华晨汽车的不良债务包括银行贷款,债券,融资租赁合同和信托贷款。 撰文/彭博■ 


又讯:违约事件冲击中国公司债市场
Xie Yu

中国庞大的公司债券市场上发生了一系列不受欢迎的意外事件,打击了投资者对许多发行方背后的地方政府的信心。

一个引人注目的例子是,永城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Yongcheng Coal & Electricity Group Co.)上周二未能偿付一笔价值人民币10亿元(约合1.51亿美元)的到期短期融资券,令投资者震惊。

这家国有煤矿公司刚刚通过发行商业票据筹集了相同金额的资金,并获得了中国主要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评级有限公司(China Chengxin International Credit Rating Co.)的AAA信用评级,不过这些最高评级在中国市场上要比国际市场上常见得多。

几天前,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Huachen Automotive Group Holdings Co.)未能偿付另一只人民币10亿元的债券。华晨汽车是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Brilliance China Automotive Holdings Ltd., 1114.HK, 简称:华晨中国)的母公司,华晨中国是宝马汽车公司(BMW)在中国的合资伙伴。华晨汽车的最近一份财报显示,该公司现金持有量相当于76亿美元。

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CSC Financial Co., Ltd.)分析师周一在一份客户报告中写道,最近的违约事件进一步削弱了人们对国企的信心。此外,中信建投证券的分析师团队表示,违约前的资产转移,以及尽管公布的现金头寸很高,却未能偿付债券持有人,这些情况也是有问题的。

永城煤电最近把其在一家银行和几家化工企业的股份无偿转让给了其他地方国有控股公司。华晨汽车已将一些重要资产转给附属公司。记者致电这两家公司,其电话均无人接听。

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中国市场研究总监Logan Wright称,投资者愈发担心“地方政府的公信力下降”。

比如考虑到地方政府在支持基础设施项目方面的重要作用,Wright称,这种公信力对中国金融市场的整体运行至关重要。

华晨汽车债权人已向辽宁省一家法院提交申请,华晨汽车将会根据该公司或法院指定的管理人所起草的计划进行重组。华晨汽车在周一的一份文件中警告称,如果该法院不批准重组计划,或无法执行重组计划,则该公司可能会破产。

到目前为止,相关影响受到了控制。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显示,上周五标普中国企业债券指数(S&P Corporate China Bond Index)的收益率达到3.81%。这是一年多来的最高水平,但近几个月政府债券利率也有所上升,帮助推高了整个市场的收益率。

与此同时,中信建投证券分析师说,上周有23宗规模总计人民币170亿元(约合27亿美元)的公司债券发行计划被推迟或取消。

一些动荡已经蔓延到国际市场。

紫光集团有限公司(Tsinghua Unigroup)上个月未能像外界普遍预期的那样赎回一只人民币永续债券,令投资者感到不安。紫光集团是中国推动半导体行业自力更生的关键参与者。该集团的主要支持者不是地方政府,而是中国一家精英大学——位于北京的清华大学(Tsinghua University)。

紫光集团向国际投资者发行了美元计价债券,这些债券的价格最近几周大幅下跌。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上周五,该公司2023年到期美元债券的价格不到面值的25%,这一价格水平表明投资者认为获得全额偿付的希望渺茫。

近年来,中国公司债市场缓慢地朝着偏西式方向发展,债券违约案例增多,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不得不提高鉴别力,识别信用风险。

不过今年,虽然新冠疫情造成了严重经济压力,企业还是找到了避免债券违约或是将违约风险降到最低的办法。一些企业要求债券持有人同意延后债券偿付,放弃提前赎回债券的权利,或者将手上的债券转换成期限更长的新证券。

荣鼎(Rhodium)的数据显示,今年1到10月,出现违约的中国公司债面值总计人民币1,200亿元,约合182亿美元。这个数字低于去年的人民币1,590亿元,也低于该研究公司之前预测的人民币2,000亿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紫光和华晨集团同日宣布违约

发布日期:2020-11-17 07:03
摘要:一些公司甚至取消了债券发行计划;央行的立场已经转为更偏中立。



OR--商业新媒体

近日搅动中国信贷市场动荡不安的国有企业再添两员,一家最大的芯片制造商和一家主要汽车制造商周一宣布债务违约。

清华紫光集团表示, 因公司流动资金紧张,规模13亿元人民币(1.97亿美元),票息5.6%的私募债不能于11月16日按期足额偿付。 此前这只债券的展期方案据悉未获得持有人会议通过。当日,华晨汽车集团也发布公告称,华晨集团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

最近几周,市场对于北京是否愿意为不堪债务重负的国有企业施以援手感到益发不确定。一家煤矿企业的意外违约引发市场对这些公司及其贷方健康状况的担忧,煤炭行业资质较弱的借款人发行的债券遭到抛售,一些公司甚至取消了债券发行计划。

知情人士称,中国国务院已做出指示,要求相关部门评估信用市场的风险情况,确保金融市场稳定,不会出现溢出效应或者出现跨市场或系统性金融风险。

政府援助?

知情人士称,高层要求如有需要,应采取相关措施,但这并不意味着政府一定需要救助任何企业。其中一名消息人士称,监管机构对包括紫光在内的公司高层就近期情况进行了问询。

据惠誉发布的一份报告,随着中国经济的复苏,央行的立场已经转为更偏中立,明年中国国有企业违约数量将小幅增加。

彭博所见的落款为紫光集团的公告显示,紫光集团称将继续通过多途径努力筹措债券本息。紫光一位负责债券相关事宜的人士暂时未发表评论。

同样在11月16日 ,华晨汽车集团公告称,目前华晨集团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合计1.44亿元。该公司将其违约归因于企业资金紧张,续作授信审批未完成。华晨表示,此次违约对华晨集团本部生产经营产生造成影响,导致财务状况恶化,极大影响偿债能力。

根据声明,华晨汽车的不良债务包括银行贷款,债券,融资租赁合同和信托贷款。 撰文/彭博■ 


又讯:违约事件冲击中国公司债市场
Xie Yu

中国庞大的公司债券市场上发生了一系列不受欢迎的意外事件,打击了投资者对许多发行方背后的地方政府的信心。

一个引人注目的例子是,永城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Yongcheng Coal & Electricity Group Co.)上周二未能偿付一笔价值人民币10亿元(约合1.51亿美元)的到期短期融资券,令投资者震惊。

这家国有煤矿公司刚刚通过发行商业票据筹集了相同金额的资金,并获得了中国主要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评级有限公司(China Chengxin International Credit Rating Co.)的AAA信用评级,不过这些最高评级在中国市场上要比国际市场上常见得多。

几天前,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Huachen Automotive Group Holdings Co.)未能偿付另一只人民币10亿元的债券。华晨汽车是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Brilliance China Automotive Holdings Ltd., 1114.HK, 简称:华晨中国)的母公司,华晨中国是宝马汽车公司(BMW)在中国的合资伙伴。华晨汽车的最近一份财报显示,该公司现金持有量相当于76亿美元。

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CSC Financial Co., Ltd.)分析师周一在一份客户报告中写道,最近的违约事件进一步削弱了人们对国企的信心。此外,中信建投证券的分析师团队表示,违约前的资产转移,以及尽管公布的现金头寸很高,却未能偿付债券持有人,这些情况也是有问题的。

永城煤电最近把其在一家银行和几家化工企业的股份无偿转让给了其他地方国有控股公司。华晨汽车已将一些重要资产转给附属公司。记者致电这两家公司,其电话均无人接听。

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中国市场研究总监Logan Wright称,投资者愈发担心“地方政府的公信力下降”。

比如考虑到地方政府在支持基础设施项目方面的重要作用,Wright称,这种公信力对中国金融市场的整体运行至关重要。

华晨汽车债权人已向辽宁省一家法院提交申请,华晨汽车将会根据该公司或法院指定的管理人所起草的计划进行重组。华晨汽车在周一的一份文件中警告称,如果该法院不批准重组计划,或无法执行重组计划,则该公司可能会破产。

到目前为止,相关影响受到了控制。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显示,上周五标普中国企业债券指数(S&P Corporate China Bond Index)的收益率达到3.81%。这是一年多来的最高水平,但近几个月政府债券利率也有所上升,帮助推高了整个市场的收益率。

与此同时,中信建投证券分析师说,上周有23宗规模总计人民币170亿元(约合27亿美元)的公司债券发行计划被推迟或取消。

一些动荡已经蔓延到国际市场。

紫光集团有限公司(Tsinghua Unigroup)上个月未能像外界普遍预期的那样赎回一只人民币永续债券,令投资者感到不安。紫光集团是中国推动半导体行业自力更生的关键参与者。该集团的主要支持者不是地方政府,而是中国一家精英大学——位于北京的清华大学(Tsinghua University)。

紫光集团向国际投资者发行了美元计价债券,这些债券的价格最近几周大幅下跌。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上周五,该公司2023年到期美元债券的价格不到面值的25%,这一价格水平表明投资者认为获得全额偿付的希望渺茫。

近年来,中国公司债市场缓慢地朝着偏西式方向发展,债券违约案例增多,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不得不提高鉴别力,识别信用风险。

不过今年,虽然新冠疫情造成了严重经济压力,企业还是找到了避免债券违约或是将违约风险降到最低的办法。一些企业要求债券持有人同意延后债券偿付,放弃提前赎回债券的权利,或者将手上的债券转换成期限更长的新证券。

荣鼎(Rhodium)的数据显示,今年1到10月,出现违约的中国公司债面值总计人民币1,200亿元,约合182亿美元。这个数字低于去年的人民币1,590亿元,也低于该研究公司之前预测的人民币2,000亿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一些公司甚至取消了债券发行计划;央行的立场已经转为更偏中立。



OR--商业新媒体

近日搅动中国信贷市场动荡不安的国有企业再添两员,一家最大的芯片制造商和一家主要汽车制造商周一宣布债务违约。

清华紫光集团表示, 因公司流动资金紧张,规模13亿元人民币(1.97亿美元),票息5.6%的私募债不能于11月16日按期足额偿付。 此前这只债券的展期方案据悉未获得持有人会议通过。当日,华晨汽车集团也发布公告称,华晨集团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

最近几周,市场对于北京是否愿意为不堪债务重负的国有企业施以援手感到益发不确定。一家煤矿企业的意外违约引发市场对这些公司及其贷方健康状况的担忧,煤炭行业资质较弱的借款人发行的债券遭到抛售,一些公司甚至取消了债券发行计划。

知情人士称,中国国务院已做出指示,要求相关部门评估信用市场的风险情况,确保金融市场稳定,不会出现溢出效应或者出现跨市场或系统性金融风险。

政府援助?

知情人士称,高层要求如有需要,应采取相关措施,但这并不意味着政府一定需要救助任何企业。其中一名消息人士称,监管机构对包括紫光在内的公司高层就近期情况进行了问询。

据惠誉发布的一份报告,随着中国经济的复苏,央行的立场已经转为更偏中立,明年中国国有企业违约数量将小幅增加。

彭博所见的落款为紫光集团的公告显示,紫光集团称将继续通过多途径努力筹措债券本息。紫光一位负责债券相关事宜的人士暂时未发表评论。

同样在11月16日 ,华晨汽车集团公告称,目前华晨集团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合计1.44亿元。该公司将其违约归因于企业资金紧张,续作授信审批未完成。华晨表示,此次违约对华晨集团本部生产经营产生造成影响,导致财务状况恶化,极大影响偿债能力。

根据声明,华晨汽车的不良债务包括银行贷款,债券,融资租赁合同和信托贷款。 撰文/彭博■ 


又讯:违约事件冲击中国公司债市场
Xie Yu

中国庞大的公司债券市场上发生了一系列不受欢迎的意外事件,打击了投资者对许多发行方背后的地方政府的信心。

一个引人注目的例子是,永城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Yongcheng Coal & Electricity Group Co.)上周二未能偿付一笔价值人民币10亿元(约合1.51亿美元)的到期短期融资券,令投资者震惊。

这家国有煤矿公司刚刚通过发行商业票据筹集了相同金额的资金,并获得了中国主要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评级有限公司(China Chengxin International Credit Rating Co.)的AAA信用评级,不过这些最高评级在中国市场上要比国际市场上常见得多。

几天前,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Huachen Automotive Group Holdings Co.)未能偿付另一只人民币10亿元的债券。华晨汽车是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Brilliance China Automotive Holdings Ltd., 1114.HK, 简称:华晨中国)的母公司,华晨中国是宝马汽车公司(BMW)在中国的合资伙伴。华晨汽车的最近一份财报显示,该公司现金持有量相当于76亿美元。

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CSC Financial Co., Ltd.)分析师周一在一份客户报告中写道,最近的违约事件进一步削弱了人们对国企的信心。此外,中信建投证券的分析师团队表示,违约前的资产转移,以及尽管公布的现金头寸很高,却未能偿付债券持有人,这些情况也是有问题的。

永城煤电最近把其在一家银行和几家化工企业的股份无偿转让给了其他地方国有控股公司。华晨汽车已将一些重要资产转给附属公司。记者致电这两家公司,其电话均无人接听。

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中国市场研究总监Logan Wright称,投资者愈发担心“地方政府的公信力下降”。

比如考虑到地方政府在支持基础设施项目方面的重要作用,Wright称,这种公信力对中国金融市场的整体运行至关重要。

华晨汽车债权人已向辽宁省一家法院提交申请,华晨汽车将会根据该公司或法院指定的管理人所起草的计划进行重组。华晨汽车在周一的一份文件中警告称,如果该法院不批准重组计划,或无法执行重组计划,则该公司可能会破产。

到目前为止,相关影响受到了控制。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显示,上周五标普中国企业债券指数(S&P Corporate China Bond Index)的收益率达到3.81%。这是一年多来的最高水平,但近几个月政府债券利率也有所上升,帮助推高了整个市场的收益率。

与此同时,中信建投证券分析师说,上周有23宗规模总计人民币170亿元(约合27亿美元)的公司债券发行计划被推迟或取消。

一些动荡已经蔓延到国际市场。

紫光集团有限公司(Tsinghua Unigroup)上个月未能像外界普遍预期的那样赎回一只人民币永续债券,令投资者感到不安。紫光集团是中国推动半导体行业自力更生的关键参与者。该集团的主要支持者不是地方政府,而是中国一家精英大学——位于北京的清华大学(Tsinghua University)。

紫光集团向国际投资者发行了美元计价债券,这些债券的价格最近几周大幅下跌。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上周五,该公司2023年到期美元债券的价格不到面值的25%,这一价格水平表明投资者认为获得全额偿付的希望渺茫。

近年来,中国公司债市场缓慢地朝着偏西式方向发展,债券违约案例增多,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不得不提高鉴别力,识别信用风险。

不过今年,虽然新冠疫情造成了严重经济压力,企业还是找到了避免债券违约或是将违约风险降到最低的办法。一些企业要求债券持有人同意延后债券偿付,放弃提前赎回债券的权利,或者将手上的债券转换成期限更长的新证券。

荣鼎(Rhodium)的数据显示,今年1到10月,出现违约的中国公司债面值总计人民币1,200亿元,约合182亿美元。这个数字低于去年的人民币1,590亿元,也低于该研究公司之前预测的人民币2,000亿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紫光和华晨集团同日宣布违约

发布日期:2020-11-17 07:03
摘要:一些公司甚至取消了债券发行计划;央行的立场已经转为更偏中立。



OR--商业新媒体

近日搅动中国信贷市场动荡不安的国有企业再添两员,一家最大的芯片制造商和一家主要汽车制造商周一宣布债务违约。

清华紫光集团表示, 因公司流动资金紧张,规模13亿元人民币(1.97亿美元),票息5.6%的私募债不能于11月16日按期足额偿付。 此前这只债券的展期方案据悉未获得持有人会议通过。当日,华晨汽车集团也发布公告称,华晨集团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

最近几周,市场对于北京是否愿意为不堪债务重负的国有企业施以援手感到益发不确定。一家煤矿企业的意外违约引发市场对这些公司及其贷方健康状况的担忧,煤炭行业资质较弱的借款人发行的债券遭到抛售,一些公司甚至取消了债券发行计划。

知情人士称,中国国务院已做出指示,要求相关部门评估信用市场的风险情况,确保金融市场稳定,不会出现溢出效应或者出现跨市场或系统性金融风险。

政府援助?

知情人士称,高层要求如有需要,应采取相关措施,但这并不意味着政府一定需要救助任何企业。其中一名消息人士称,监管机构对包括紫光在内的公司高层就近期情况进行了问询。

据惠誉发布的一份报告,随着中国经济的复苏,央行的立场已经转为更偏中立,明年中国国有企业违约数量将小幅增加。

彭博所见的落款为紫光集团的公告显示,紫光集团称将继续通过多途径努力筹措债券本息。紫光一位负责债券相关事宜的人士暂时未发表评论。

同样在11月16日 ,华晨汽车集团公告称,目前华晨集团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合计1.44亿元。该公司将其违约归因于企业资金紧张,续作授信审批未完成。华晨表示,此次违约对华晨集团本部生产经营产生造成影响,导致财务状况恶化,极大影响偿债能力。

根据声明,华晨汽车的不良债务包括银行贷款,债券,融资租赁合同和信托贷款。 撰文/彭博■ 


又讯:违约事件冲击中国公司债市场
Xie Yu

中国庞大的公司债券市场上发生了一系列不受欢迎的意外事件,打击了投资者对许多发行方背后的地方政府的信心。

一个引人注目的例子是,永城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Yongcheng Coal & Electricity Group Co.)上周二未能偿付一笔价值人民币10亿元(约合1.51亿美元)的到期短期融资券,令投资者震惊。

这家国有煤矿公司刚刚通过发行商业票据筹集了相同金额的资金,并获得了中国主要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评级有限公司(China Chengxin International Credit Rating Co.)的AAA信用评级,不过这些最高评级在中国市场上要比国际市场上常见得多。

几天前,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Huachen Automotive Group Holdings Co.)未能偿付另一只人民币10亿元的债券。华晨汽车是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Brilliance China Automotive Holdings Ltd., 1114.HK, 简称:华晨中国)的母公司,华晨中国是宝马汽车公司(BMW)在中国的合资伙伴。华晨汽车的最近一份财报显示,该公司现金持有量相当于76亿美元。

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CSC Financial Co., Ltd.)分析师周一在一份客户报告中写道,最近的违约事件进一步削弱了人们对国企的信心。此外,中信建投证券的分析师团队表示,违约前的资产转移,以及尽管公布的现金头寸很高,却未能偿付债券持有人,这些情况也是有问题的。

永城煤电最近把其在一家银行和几家化工企业的股份无偿转让给了其他地方国有控股公司。华晨汽车已将一些重要资产转给附属公司。记者致电这两家公司,其电话均无人接听。

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中国市场研究总监Logan Wright称,投资者愈发担心“地方政府的公信力下降”。

比如考虑到地方政府在支持基础设施项目方面的重要作用,Wright称,这种公信力对中国金融市场的整体运行至关重要。

华晨汽车债权人已向辽宁省一家法院提交申请,华晨汽车将会根据该公司或法院指定的管理人所起草的计划进行重组。华晨汽车在周一的一份文件中警告称,如果该法院不批准重组计划,或无法执行重组计划,则该公司可能会破产。

到目前为止,相关影响受到了控制。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显示,上周五标普中国企业债券指数(S&P Corporate China Bond Index)的收益率达到3.81%。这是一年多来的最高水平,但近几个月政府债券利率也有所上升,帮助推高了整个市场的收益率。

与此同时,中信建投证券分析师说,上周有23宗规模总计人民币170亿元(约合27亿美元)的公司债券发行计划被推迟或取消。

一些动荡已经蔓延到国际市场。

紫光集团有限公司(Tsinghua Unigroup)上个月未能像外界普遍预期的那样赎回一只人民币永续债券,令投资者感到不安。紫光集团是中国推动半导体行业自力更生的关键参与者。该集团的主要支持者不是地方政府,而是中国一家精英大学——位于北京的清华大学(Tsinghua University)。

紫光集团向国际投资者发行了美元计价债券,这些债券的价格最近几周大幅下跌。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上周五,该公司2023年到期美元债券的价格不到面值的25%,这一价格水平表明投资者认为获得全额偿付的希望渺茫。

近年来,中国公司债市场缓慢地朝着偏西式方向发展,债券违约案例增多,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不得不提高鉴别力,识别信用风险。

不过今年,虽然新冠疫情造成了严重经济压力,企业还是找到了避免债券违约或是将违约风险降到最低的办法。一些企业要求债券持有人同意延后债券偿付,放弃提前赎回债券的权利,或者将手上的债券转换成期限更长的新证券。

荣鼎(Rhodium)的数据显示,今年1到10月,出现违约的中国公司债面值总计人民币1,200亿元,约合182亿美元。这个数字低于去年的人民币1,590亿元,也低于该研究公司之前预测的人民币2,000亿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一些公司甚至取消了债券发行计划;央行的立场已经转为更偏中立。



OR--商业新媒体

近日搅动中国信贷市场动荡不安的国有企业再添两员,一家最大的芯片制造商和一家主要汽车制造商周一宣布债务违约。

清华紫光集团表示, 因公司流动资金紧张,规模13亿元人民币(1.97亿美元),票息5.6%的私募债不能于11月16日按期足额偿付。 此前这只债券的展期方案据悉未获得持有人会议通过。当日,华晨汽车集团也发布公告称,华晨集团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

最近几周,市场对于北京是否愿意为不堪债务重负的国有企业施以援手感到益发不确定。一家煤矿企业的意外违约引发市场对这些公司及其贷方健康状况的担忧,煤炭行业资质较弱的借款人发行的债券遭到抛售,一些公司甚至取消了债券发行计划。

知情人士称,中国国务院已做出指示,要求相关部门评估信用市场的风险情况,确保金融市场稳定,不会出现溢出效应或者出现跨市场或系统性金融风险。

政府援助?

知情人士称,高层要求如有需要,应采取相关措施,但这并不意味着政府一定需要救助任何企业。其中一名消息人士称,监管机构对包括紫光在内的公司高层就近期情况进行了问询。

据惠誉发布的一份报告,随着中国经济的复苏,央行的立场已经转为更偏中立,明年中国国有企业违约数量将小幅增加。

彭博所见的落款为紫光集团的公告显示,紫光集团称将继续通过多途径努力筹措债券本息。紫光一位负责债券相关事宜的人士暂时未发表评论。

同样在11月16日 ,华晨汽车集团公告称,目前华晨集团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合计1.44亿元。该公司将其违约归因于企业资金紧张,续作授信审批未完成。华晨表示,此次违约对华晨集团本部生产经营产生造成影响,导致财务状况恶化,极大影响偿债能力。

根据声明,华晨汽车的不良债务包括银行贷款,债券,融资租赁合同和信托贷款。 撰文/彭博■ 


又讯:违约事件冲击中国公司债市场
Xie Yu

中国庞大的公司债券市场上发生了一系列不受欢迎的意外事件,打击了投资者对许多发行方背后的地方政府的信心。

一个引人注目的例子是,永城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Yongcheng Coal & Electricity Group Co.)上周二未能偿付一笔价值人民币10亿元(约合1.51亿美元)的到期短期融资券,令投资者震惊。

这家国有煤矿公司刚刚通过发行商业票据筹集了相同金额的资金,并获得了中国主要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评级有限公司(China Chengxin International Credit Rating Co.)的AAA信用评级,不过这些最高评级在中国市场上要比国际市场上常见得多。

几天前,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Huachen Automotive Group Holdings Co.)未能偿付另一只人民币10亿元的债券。华晨汽车是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Brilliance China Automotive Holdings Ltd., 1114.HK, 简称:华晨中国)的母公司,华晨中国是宝马汽车公司(BMW)在中国的合资伙伴。华晨汽车的最近一份财报显示,该公司现金持有量相当于76亿美元。

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CSC Financial Co., Ltd.)分析师周一在一份客户报告中写道,最近的违约事件进一步削弱了人们对国企的信心。此外,中信建投证券的分析师团队表示,违约前的资产转移,以及尽管公布的现金头寸很高,却未能偿付债券持有人,这些情况也是有问题的。

永城煤电最近把其在一家银行和几家化工企业的股份无偿转让给了其他地方国有控股公司。华晨汽车已将一些重要资产转给附属公司。记者致电这两家公司,其电话均无人接听。

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中国市场研究总监Logan Wright称,投资者愈发担心“地方政府的公信力下降”。

比如考虑到地方政府在支持基础设施项目方面的重要作用,Wright称,这种公信力对中国金融市场的整体运行至关重要。

华晨汽车债权人已向辽宁省一家法院提交申请,华晨汽车将会根据该公司或法院指定的管理人所起草的计划进行重组。华晨汽车在周一的一份文件中警告称,如果该法院不批准重组计划,或无法执行重组计划,则该公司可能会破产。

到目前为止,相关影响受到了控制。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显示,上周五标普中国企业债券指数(S&P Corporate China Bond Index)的收益率达到3.81%。这是一年多来的最高水平,但近几个月政府债券利率也有所上升,帮助推高了整个市场的收益率。

与此同时,中信建投证券分析师说,上周有23宗规模总计人民币170亿元(约合27亿美元)的公司债券发行计划被推迟或取消。

一些动荡已经蔓延到国际市场。

紫光集团有限公司(Tsinghua Unigroup)上个月未能像外界普遍预期的那样赎回一只人民币永续债券,令投资者感到不安。紫光集团是中国推动半导体行业自力更生的关键参与者。该集团的主要支持者不是地方政府,而是中国一家精英大学——位于北京的清华大学(Tsinghua University)。

紫光集团向国际投资者发行了美元计价债券,这些债券的价格最近几周大幅下跌。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上周五,该公司2023年到期美元债券的价格不到面值的25%,这一价格水平表明投资者认为获得全额偿付的希望渺茫。

近年来,中国公司债市场缓慢地朝着偏西式方向发展,债券违约案例增多,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不得不提高鉴别力,识别信用风险。

不过今年,虽然新冠疫情造成了严重经济压力,企业还是找到了避免债券违约或是将违约风险降到最低的办法。一些企业要求债券持有人同意延后债券偿付,放弃提前赎回债券的权利,或者将手上的债券转换成期限更长的新证券。

荣鼎(Rhodium)的数据显示,今年1到10月,出现违约的中国公司债面值总计人民币1,200亿元,约合182亿美元。这个数字低于去年的人民币1,590亿元,也低于该研究公司之前预测的人民币2,000亿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