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TikTok在美国面临要么被禁、要么整体出售的困境之际,一些新的竞争对手在积极布局,吸引顶级网红改用他们的平台。



汉娜•墨菲 旧金山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乔希•理查兹(Josh Richards)也许只有18岁,但他在TikTok(抖音国际版)上的短视频获得了200万人的关注,他通过在这款app上推广音乐和产品赚了很多钱。

然而,以“坏男孩”形象出名的理查兹上周宣布,他将放弃这个让他一举成名的平台,转而担任竞争对手app Triller首席战略官。这件事的背景是TikTok的中资所有权日益令人担忧。

理查兹在谈到此次变动时表示:“我们试图找到一个令我们……感到安全,不担心数据被共享的理念或平台。”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威胁在美封禁TikTok后,该平台正与微软(Microsoft)就潜在收购进行谈判。随着围绕TikTok的地缘政治紧张升级,围绕其未来的不确定性引发竞争对手之间爆发激烈的人才争夺战。

新的竞争对手——如总部位于洛杉矶、由好莱坞大亨瑞恩•卡瓦诺(Ryan Kavanaugh)和说唱歌手Snoop Dogg支持的Triller,以及Vine前创始人推出的Byte——正大举进入该领域,以吸引用户,一些公司甚至向最知名红人提供财务诱惑或股权。

Triller已针对性地与一些顶级网红达成人才协议:TikTok明星格里芬•约翰逊(Griffin Johnson)、诺亚•贝克(Noah Beck)和安东尼•里夫斯(Anthony Reeves)与理查兹一起签约。

财力雄厚的科技巨擘也在推出自己的同类产品:Facebook最早将于本周推出Reels——以Instagram为基础的克隆版TikTok;据报道,谷歌(Google)旗下的YouTube也在开发自己的平台,暂名Shorts。

向所有内容创作者支付广告收入提成的初创平台Tsu的首席营收官克里斯•埃姆(Chris Emme)表示,锁定人才的竞赛“目前在迅速加快”。

“这些大型社交媒体平台,就像之前的(电视)网络,正在争夺人才。”他说,“因此,为了获得网红的独家入驻,大家都在向市场投入资金。这似乎是内容创作者专业化的自然演变。”

TikTok vs Instagram

自2010年推出以来,Instagram已成为网红的同义词,其中许多人——从演员到时尚达人——通过与品牌直接达成协议,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一篇推广就能挣到数十万美元。

但在过去18个月里,TikTok的迅速崛起挑战了它的主导地位。TikTok本身就向内容创作者提供财务激励,鼓励他们在平台上发布视频,同时提振了他们接触到该平台的1亿美国受众的机会。

传播代理机构Luxmoore Consulting管理合伙人、英国特许公共关系协会(Chartered Institute for Public Relations)网红营销专家小组的联席主席斯科特•格思里(Scott Guthrie)说:“在发现和传播新内容方面,TikTok的算法如此慷慨,以至于你可以在TikTok上大放异彩,远远超过Instagram和内容之父YouTube等其他平台。”

但随着围绕TikTok的地缘政治紧张升级,特朗普限期TikTok在9月15日之前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该平台正在努力应对留住其顶级网红以及与之合作的品牌的挑战。

网红代理公司SEEN Connects董事总经理塞奇•贝斯威克(Sedge Beswick)表示,约三分之一的TikTok活跃用户位于印度,因此印度的禁令已经影响了网红视频的浏览量。“不管什么时候打开TikTok,都能看到大家很恐慌。”她补充说,“(各品牌)随时准备踩下刹车。”

做最坏的打算

为应对美国可能实施的禁令,很多TikTok网红如今纷纷开始到其他平台积累人气,常常把粉丝从他们的TikTok账户引流至新平台。

格思里警告称:“如果你的房子建在租来的土地上,那么你距离被夷平只有一项服务条款变更、一项算法更新——如今是一道行政命令——之遥。”

App Annie的数据显示,周一,Triller短暂超过TikTok,成为美国的苹果(Apple) iOS平台上下载量最大的免费社交app。Triller自称其用户数已从一个月前的5000万增至目前的6400万。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自今年推出以来,Byte的全球下载量已达360万。Byte的下载排名也超过了TikTok,它对记者表示,“过去几周”该平台经历了内容创作者“大量涌入”。

但TikTok最强大的新对手可能会是Reels——Facebook将在几天内在其Instagram网络上推出的一项音乐短视频功能。虽然是新平台,但网红们将能够利用Instagram现有的受众和品牌,特别是在该平台转向为更多在线购物创造条件之际。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与Triller一样,Reels也将提供财务激励,以吸引TikTok等其他平台上的网红使用该工具。此人表示,这些激励主要是为了补偿内容创作者的制作成本。

20岁的艺术家娜塔莉亚•赛斯(Natalia Seth)早先是Instagram上的一名网红,今年夏天又在TikTok上一夜成名,拥有近200万粉丝。她在Reels推出之前观看了这一功能的展示。

“它酷似TikTok,”她说,并称自己和其他一些网红朋友“都很兴奋,因为……在Instagram上走红很难。我觉得有了Reels,让自己的平台再度发展就会容易得多。”

有了此前Lasso失败的教训,此次推出Reels对Facebook将是至关重要的。Lasso是Facebook此前为与TikTok竞争而发布的一款独立app,但未获追捧,在推出18个月后于今年7月彻底下线。

“我可以想象,Facebook仍在舔舐Lasso留下的伤口,”格思里说,“他们显然在向这个领域投入更多资源,并在人才管理方面投入更多。”

下一个平台

随着用户花在社交app上的时间不断增加,一些人认为,如果TikTok免遭被禁,Reels不太可能扼杀这一平台。因此,就目前而言,许多网红依然对TikTok保持忠诚。

“我(将)继续在TikTok上发布短视频,因为我喜欢这个平台。我在这里有一个很大的粉丝群。”赛斯说。

“我们进军Reels的人才名单都准备好了,”网红营销公司Whalar的首席执行官尼尔•沃勒(Neil Waller)说,“(但)我不认为这意味着他们会减少使用TikTok。我不认为这将意味着任何平台的消亡。”

“最大的问题在于那些使用Instagram、但从未用过TikTok的人,他们会使用Reels并采纳这种形式吗?”他补充道。

作为回应,TikTok已宣布,将提供2亿美元的“创作者基金”支持平台上的网红,并将在未来3年在全球将该基金扩大到20亿美元。但对抗也出现在其他方面。Triller上周提起一项诉讼,起诉TikTok专利侵权,而TikTok及其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则公开指控Facebook发起了一场旨在将其赶出美国的“抹黑”运动。

“每个平台都在争抢最具吸引力的内容,以吸引我的——消费者的——注意力,”埃姆说,“这场竞赛仍在继续。”

吉莲•邰蒂(Gillian Tett)纽约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竞争对手利用TikTok困境挖人

发布日期:2020-08-06 12:16
摘要:TikTok在美国面临要么被禁、要么整体出售的困境之际,一些新的竞争对手在积极布局,吸引顶级网红改用他们的平台。



汉娜•墨菲 旧金山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乔希•理查兹(Josh Richards)也许只有18岁,但他在TikTok(抖音国际版)上的短视频获得了200万人的关注,他通过在这款app上推广音乐和产品赚了很多钱。

然而,以“坏男孩”形象出名的理查兹上周宣布,他将放弃这个让他一举成名的平台,转而担任竞争对手app Triller首席战略官。这件事的背景是TikTok的中资所有权日益令人担忧。

理查兹在谈到此次变动时表示:“我们试图找到一个令我们……感到安全,不担心数据被共享的理念或平台。”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威胁在美封禁TikTok后,该平台正与微软(Microsoft)就潜在收购进行谈判。随着围绕TikTok的地缘政治紧张升级,围绕其未来的不确定性引发竞争对手之间爆发激烈的人才争夺战。

新的竞争对手——如总部位于洛杉矶、由好莱坞大亨瑞恩•卡瓦诺(Ryan Kavanaugh)和说唱歌手Snoop Dogg支持的Triller,以及Vine前创始人推出的Byte——正大举进入该领域,以吸引用户,一些公司甚至向最知名红人提供财务诱惑或股权。

Triller已针对性地与一些顶级网红达成人才协议:TikTok明星格里芬•约翰逊(Griffin Johnson)、诺亚•贝克(Noah Beck)和安东尼•里夫斯(Anthony Reeves)与理查兹一起签约。

财力雄厚的科技巨擘也在推出自己的同类产品:Facebook最早将于本周推出Reels——以Instagram为基础的克隆版TikTok;据报道,谷歌(Google)旗下的YouTube也在开发自己的平台,暂名Shorts。

向所有内容创作者支付广告收入提成的初创平台Tsu的首席营收官克里斯•埃姆(Chris Emme)表示,锁定人才的竞赛“目前在迅速加快”。

“这些大型社交媒体平台,就像之前的(电视)网络,正在争夺人才。”他说,“因此,为了获得网红的独家入驻,大家都在向市场投入资金。这似乎是内容创作者专业化的自然演变。”

TikTok vs Instagram

自2010年推出以来,Instagram已成为网红的同义词,其中许多人——从演员到时尚达人——通过与品牌直接达成协议,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一篇推广就能挣到数十万美元。

但在过去18个月里,TikTok的迅速崛起挑战了它的主导地位。TikTok本身就向内容创作者提供财务激励,鼓励他们在平台上发布视频,同时提振了他们接触到该平台的1亿美国受众的机会。

传播代理机构Luxmoore Consulting管理合伙人、英国特许公共关系协会(Chartered Institute for Public Relations)网红营销专家小组的联席主席斯科特•格思里(Scott Guthrie)说:“在发现和传播新内容方面,TikTok的算法如此慷慨,以至于你可以在TikTok上大放异彩,远远超过Instagram和内容之父YouTube等其他平台。”

但随着围绕TikTok的地缘政治紧张升级,特朗普限期TikTok在9月15日之前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该平台正在努力应对留住其顶级网红以及与之合作的品牌的挑战。

网红代理公司SEEN Connects董事总经理塞奇•贝斯威克(Sedge Beswick)表示,约三分之一的TikTok活跃用户位于印度,因此印度的禁令已经影响了网红视频的浏览量。“不管什么时候打开TikTok,都能看到大家很恐慌。”她补充说,“(各品牌)随时准备踩下刹车。”

做最坏的打算

为应对美国可能实施的禁令,很多TikTok网红如今纷纷开始到其他平台积累人气,常常把粉丝从他们的TikTok账户引流至新平台。

格思里警告称:“如果你的房子建在租来的土地上,那么你距离被夷平只有一项服务条款变更、一项算法更新——如今是一道行政命令——之遥。”

App Annie的数据显示,周一,Triller短暂超过TikTok,成为美国的苹果(Apple) iOS平台上下载量最大的免费社交app。Triller自称其用户数已从一个月前的5000万增至目前的6400万。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自今年推出以来,Byte的全球下载量已达360万。Byte的下载排名也超过了TikTok,它对记者表示,“过去几周”该平台经历了内容创作者“大量涌入”。

但TikTok最强大的新对手可能会是Reels——Facebook将在几天内在其Instagram网络上推出的一项音乐短视频功能。虽然是新平台,但网红们将能够利用Instagram现有的受众和品牌,特别是在该平台转向为更多在线购物创造条件之际。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与Triller一样,Reels也将提供财务激励,以吸引TikTok等其他平台上的网红使用该工具。此人表示,这些激励主要是为了补偿内容创作者的制作成本。

20岁的艺术家娜塔莉亚•赛斯(Natalia Seth)早先是Instagram上的一名网红,今年夏天又在TikTok上一夜成名,拥有近200万粉丝。她在Reels推出之前观看了这一功能的展示。

“它酷似TikTok,”她说,并称自己和其他一些网红朋友“都很兴奋,因为……在Instagram上走红很难。我觉得有了Reels,让自己的平台再度发展就会容易得多。”

有了此前Lasso失败的教训,此次推出Reels对Facebook将是至关重要的。Lasso是Facebook此前为与TikTok竞争而发布的一款独立app,但未获追捧,在推出18个月后于今年7月彻底下线。

“我可以想象,Facebook仍在舔舐Lasso留下的伤口,”格思里说,“他们显然在向这个领域投入更多资源,并在人才管理方面投入更多。”

下一个平台

随着用户花在社交app上的时间不断增加,一些人认为,如果TikTok免遭被禁,Reels不太可能扼杀这一平台。因此,就目前而言,许多网红依然对TikTok保持忠诚。

“我(将)继续在TikTok上发布短视频,因为我喜欢这个平台。我在这里有一个很大的粉丝群。”赛斯说。

“我们进军Reels的人才名单都准备好了,”网红营销公司Whalar的首席执行官尼尔•沃勒(Neil Waller)说,“(但)我不认为这意味着他们会减少使用TikTok。我不认为这将意味着任何平台的消亡。”

“最大的问题在于那些使用Instagram、但从未用过TikTok的人,他们会使用Reels并采纳这种形式吗?”他补充道。

作为回应,TikTok已宣布,将提供2亿美元的“创作者基金”支持平台上的网红,并将在未来3年在全球将该基金扩大到20亿美元。但对抗也出现在其他方面。Triller上周提起一项诉讼,起诉TikTok专利侵权,而TikTok及其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则公开指控Facebook发起了一场旨在将其赶出美国的“抹黑”运动。

“每个平台都在争抢最具吸引力的内容,以吸引我的——消费者的——注意力,”埃姆说,“这场竞赛仍在继续。”

吉莲•邰蒂(Gillian Tett)纽约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TikTok在美国面临要么被禁、要么整体出售的困境之际,一些新的竞争对手在积极布局,吸引顶级网红改用他们的平台。



汉娜•墨菲 旧金山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乔希•理查兹(Josh Richards)也许只有18岁,但他在TikTok(抖音国际版)上的短视频获得了200万人的关注,他通过在这款app上推广音乐和产品赚了很多钱。

然而,以“坏男孩”形象出名的理查兹上周宣布,他将放弃这个让他一举成名的平台,转而担任竞争对手app Triller首席战略官。这件事的背景是TikTok的中资所有权日益令人担忧。

理查兹在谈到此次变动时表示:“我们试图找到一个令我们……感到安全,不担心数据被共享的理念或平台。”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威胁在美封禁TikTok后,该平台正与微软(Microsoft)就潜在收购进行谈判。随着围绕TikTok的地缘政治紧张升级,围绕其未来的不确定性引发竞争对手之间爆发激烈的人才争夺战。

新的竞争对手——如总部位于洛杉矶、由好莱坞大亨瑞恩•卡瓦诺(Ryan Kavanaugh)和说唱歌手Snoop Dogg支持的Triller,以及Vine前创始人推出的Byte——正大举进入该领域,以吸引用户,一些公司甚至向最知名红人提供财务诱惑或股权。

Triller已针对性地与一些顶级网红达成人才协议:TikTok明星格里芬•约翰逊(Griffin Johnson)、诺亚•贝克(Noah Beck)和安东尼•里夫斯(Anthony Reeves)与理查兹一起签约。

财力雄厚的科技巨擘也在推出自己的同类产品:Facebook最早将于本周推出Reels——以Instagram为基础的克隆版TikTok;据报道,谷歌(Google)旗下的YouTube也在开发自己的平台,暂名Shorts。

向所有内容创作者支付广告收入提成的初创平台Tsu的首席营收官克里斯•埃姆(Chris Emme)表示,锁定人才的竞赛“目前在迅速加快”。

“这些大型社交媒体平台,就像之前的(电视)网络,正在争夺人才。”他说,“因此,为了获得网红的独家入驻,大家都在向市场投入资金。这似乎是内容创作者专业化的自然演变。”

TikTok vs Instagram

自2010年推出以来,Instagram已成为网红的同义词,其中许多人——从演员到时尚达人——通过与品牌直接达成协议,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一篇推广就能挣到数十万美元。

但在过去18个月里,TikTok的迅速崛起挑战了它的主导地位。TikTok本身就向内容创作者提供财务激励,鼓励他们在平台上发布视频,同时提振了他们接触到该平台的1亿美国受众的机会。

传播代理机构Luxmoore Consulting管理合伙人、英国特许公共关系协会(Chartered Institute for Public Relations)网红营销专家小组的联席主席斯科特•格思里(Scott Guthrie)说:“在发现和传播新内容方面,TikTok的算法如此慷慨,以至于你可以在TikTok上大放异彩,远远超过Instagram和内容之父YouTube等其他平台。”

但随着围绕TikTok的地缘政治紧张升级,特朗普限期TikTok在9月15日之前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该平台正在努力应对留住其顶级网红以及与之合作的品牌的挑战。

网红代理公司SEEN Connects董事总经理塞奇•贝斯威克(Sedge Beswick)表示,约三分之一的TikTok活跃用户位于印度,因此印度的禁令已经影响了网红视频的浏览量。“不管什么时候打开TikTok,都能看到大家很恐慌。”她补充说,“(各品牌)随时准备踩下刹车。”

做最坏的打算

为应对美国可能实施的禁令,很多TikTok网红如今纷纷开始到其他平台积累人气,常常把粉丝从他们的TikTok账户引流至新平台。

格思里警告称:“如果你的房子建在租来的土地上,那么你距离被夷平只有一项服务条款变更、一项算法更新——如今是一道行政命令——之遥。”

App Annie的数据显示,周一,Triller短暂超过TikTok,成为美国的苹果(Apple) iOS平台上下载量最大的免费社交app。Triller自称其用户数已从一个月前的5000万增至目前的6400万。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自今年推出以来,Byte的全球下载量已达360万。Byte的下载排名也超过了TikTok,它对记者表示,“过去几周”该平台经历了内容创作者“大量涌入”。

但TikTok最强大的新对手可能会是Reels——Facebook将在几天内在其Instagram网络上推出的一项音乐短视频功能。虽然是新平台,但网红们将能够利用Instagram现有的受众和品牌,特别是在该平台转向为更多在线购物创造条件之际。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与Triller一样,Reels也将提供财务激励,以吸引TikTok等其他平台上的网红使用该工具。此人表示,这些激励主要是为了补偿内容创作者的制作成本。

20岁的艺术家娜塔莉亚•赛斯(Natalia Seth)早先是Instagram上的一名网红,今年夏天又在TikTok上一夜成名,拥有近200万粉丝。她在Reels推出之前观看了这一功能的展示。

“它酷似TikTok,”她说,并称自己和其他一些网红朋友“都很兴奋,因为……在Instagram上走红很难。我觉得有了Reels,让自己的平台再度发展就会容易得多。”

有了此前Lasso失败的教训,此次推出Reels对Facebook将是至关重要的。Lasso是Facebook此前为与TikTok竞争而发布的一款独立app,但未获追捧,在推出18个月后于今年7月彻底下线。

“我可以想象,Facebook仍在舔舐Lasso留下的伤口,”格思里说,“他们显然在向这个领域投入更多资源,并在人才管理方面投入更多。”

下一个平台

随着用户花在社交app上的时间不断增加,一些人认为,如果TikTok免遭被禁,Reels不太可能扼杀这一平台。因此,就目前而言,许多网红依然对TikTok保持忠诚。

“我(将)继续在TikTok上发布短视频,因为我喜欢这个平台。我在这里有一个很大的粉丝群。”赛斯说。

“我们进军Reels的人才名单都准备好了,”网红营销公司Whalar的首席执行官尼尔•沃勒(Neil Waller)说,“(但)我不认为这意味着他们会减少使用TikTok。我不认为这将意味着任何平台的消亡。”

“最大的问题在于那些使用Instagram、但从未用过TikTok的人,他们会使用Reels并采纳这种形式吗?”他补充道。

作为回应,TikTok已宣布,将提供2亿美元的“创作者基金”支持平台上的网红,并将在未来3年在全球将该基金扩大到20亿美元。但对抗也出现在其他方面。Triller上周提起一项诉讼,起诉TikTok专利侵权,而TikTok及其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则公开指控Facebook发起了一场旨在将其赶出美国的“抹黑”运动。

“每个平台都在争抢最具吸引力的内容,以吸引我的——消费者的——注意力,”埃姆说,“这场竞赛仍在继续。”

吉莲•邰蒂(Gillian Tett)纽约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竞争对手利用TikTok困境挖人

发布日期:2020-08-06 12:16
摘要:TikTok在美国面临要么被禁、要么整体出售的困境之际,一些新的竞争对手在积极布局,吸引顶级网红改用他们的平台。



汉娜•墨菲 旧金山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乔希•理查兹(Josh Richards)也许只有18岁,但他在TikTok(抖音国际版)上的短视频获得了200万人的关注,他通过在这款app上推广音乐和产品赚了很多钱。

然而,以“坏男孩”形象出名的理查兹上周宣布,他将放弃这个让他一举成名的平台,转而担任竞争对手app Triller首席战略官。这件事的背景是TikTok的中资所有权日益令人担忧。

理查兹在谈到此次变动时表示:“我们试图找到一个令我们……感到安全,不担心数据被共享的理念或平台。”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威胁在美封禁TikTok后,该平台正与微软(Microsoft)就潜在收购进行谈判。随着围绕TikTok的地缘政治紧张升级,围绕其未来的不确定性引发竞争对手之间爆发激烈的人才争夺战。

新的竞争对手——如总部位于洛杉矶、由好莱坞大亨瑞恩•卡瓦诺(Ryan Kavanaugh)和说唱歌手Snoop Dogg支持的Triller,以及Vine前创始人推出的Byte——正大举进入该领域,以吸引用户,一些公司甚至向最知名红人提供财务诱惑或股权。

Triller已针对性地与一些顶级网红达成人才协议:TikTok明星格里芬•约翰逊(Griffin Johnson)、诺亚•贝克(Noah Beck)和安东尼•里夫斯(Anthony Reeves)与理查兹一起签约。

财力雄厚的科技巨擘也在推出自己的同类产品:Facebook最早将于本周推出Reels——以Instagram为基础的克隆版TikTok;据报道,谷歌(Google)旗下的YouTube也在开发自己的平台,暂名Shorts。

向所有内容创作者支付广告收入提成的初创平台Tsu的首席营收官克里斯•埃姆(Chris Emme)表示,锁定人才的竞赛“目前在迅速加快”。

“这些大型社交媒体平台,就像之前的(电视)网络,正在争夺人才。”他说,“因此,为了获得网红的独家入驻,大家都在向市场投入资金。这似乎是内容创作者专业化的自然演变。”

TikTok vs Instagram

自2010年推出以来,Instagram已成为网红的同义词,其中许多人——从演员到时尚达人——通过与品牌直接达成协议,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一篇推广就能挣到数十万美元。

但在过去18个月里,TikTok的迅速崛起挑战了它的主导地位。TikTok本身就向内容创作者提供财务激励,鼓励他们在平台上发布视频,同时提振了他们接触到该平台的1亿美国受众的机会。

传播代理机构Luxmoore Consulting管理合伙人、英国特许公共关系协会(Chartered Institute for Public Relations)网红营销专家小组的联席主席斯科特•格思里(Scott Guthrie)说:“在发现和传播新内容方面,TikTok的算法如此慷慨,以至于你可以在TikTok上大放异彩,远远超过Instagram和内容之父YouTube等其他平台。”

但随着围绕TikTok的地缘政治紧张升级,特朗普限期TikTok在9月15日之前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该平台正在努力应对留住其顶级网红以及与之合作的品牌的挑战。

网红代理公司SEEN Connects董事总经理塞奇•贝斯威克(Sedge Beswick)表示,约三分之一的TikTok活跃用户位于印度,因此印度的禁令已经影响了网红视频的浏览量。“不管什么时候打开TikTok,都能看到大家很恐慌。”她补充说,“(各品牌)随时准备踩下刹车。”

做最坏的打算

为应对美国可能实施的禁令,很多TikTok网红如今纷纷开始到其他平台积累人气,常常把粉丝从他们的TikTok账户引流至新平台。

格思里警告称:“如果你的房子建在租来的土地上,那么你距离被夷平只有一项服务条款变更、一项算法更新——如今是一道行政命令——之遥。”

App Annie的数据显示,周一,Triller短暂超过TikTok,成为美国的苹果(Apple) iOS平台上下载量最大的免费社交app。Triller自称其用户数已从一个月前的5000万增至目前的6400万。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自今年推出以来,Byte的全球下载量已达360万。Byte的下载排名也超过了TikTok,它对记者表示,“过去几周”该平台经历了内容创作者“大量涌入”。

但TikTok最强大的新对手可能会是Reels——Facebook将在几天内在其Instagram网络上推出的一项音乐短视频功能。虽然是新平台,但网红们将能够利用Instagram现有的受众和品牌,特别是在该平台转向为更多在线购物创造条件之际。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与Triller一样,Reels也将提供财务激励,以吸引TikTok等其他平台上的网红使用该工具。此人表示,这些激励主要是为了补偿内容创作者的制作成本。

20岁的艺术家娜塔莉亚•赛斯(Natalia Seth)早先是Instagram上的一名网红,今年夏天又在TikTok上一夜成名,拥有近200万粉丝。她在Reels推出之前观看了这一功能的展示。

“它酷似TikTok,”她说,并称自己和其他一些网红朋友“都很兴奋,因为……在Instagram上走红很难。我觉得有了Reels,让自己的平台再度发展就会容易得多。”

有了此前Lasso失败的教训,此次推出Reels对Facebook将是至关重要的。Lasso是Facebook此前为与TikTok竞争而发布的一款独立app,但未获追捧,在推出18个月后于今年7月彻底下线。

“我可以想象,Facebook仍在舔舐Lasso留下的伤口,”格思里说,“他们显然在向这个领域投入更多资源,并在人才管理方面投入更多。”

下一个平台

随着用户花在社交app上的时间不断增加,一些人认为,如果TikTok免遭被禁,Reels不太可能扼杀这一平台。因此,就目前而言,许多网红依然对TikTok保持忠诚。

“我(将)继续在TikTok上发布短视频,因为我喜欢这个平台。我在这里有一个很大的粉丝群。”赛斯说。

“我们进军Reels的人才名单都准备好了,”网红营销公司Whalar的首席执行官尼尔•沃勒(Neil Waller)说,“(但)我不认为这意味着他们会减少使用TikTok。我不认为这将意味着任何平台的消亡。”

“最大的问题在于那些使用Instagram、但从未用过TikTok的人,他们会使用Reels并采纳这种形式吗?”他补充道。

作为回应,TikTok已宣布,将提供2亿美元的“创作者基金”支持平台上的网红,并将在未来3年在全球将该基金扩大到20亿美元。但对抗也出现在其他方面。Triller上周提起一项诉讼,起诉TikTok专利侵权,而TikTok及其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则公开指控Facebook发起了一场旨在将其赶出美国的“抹黑”运动。

“每个平台都在争抢最具吸引力的内容,以吸引我的——消费者的——注意力,”埃姆说,“这场竞赛仍在继续。”

吉莲•邰蒂(Gillian Tett)纽约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TikTok在美国面临要么被禁、要么整体出售的困境之际,一些新的竞争对手在积极布局,吸引顶级网红改用他们的平台。



汉娜•墨菲 旧金山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乔希•理查兹(Josh Richards)也许只有18岁,但他在TikTok(抖音国际版)上的短视频获得了200万人的关注,他通过在这款app上推广音乐和产品赚了很多钱。

然而,以“坏男孩”形象出名的理查兹上周宣布,他将放弃这个让他一举成名的平台,转而担任竞争对手app Triller首席战略官。这件事的背景是TikTok的中资所有权日益令人担忧。

理查兹在谈到此次变动时表示:“我们试图找到一个令我们……感到安全,不担心数据被共享的理念或平台。”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威胁在美封禁TikTok后,该平台正与微软(Microsoft)就潜在收购进行谈判。随着围绕TikTok的地缘政治紧张升级,围绕其未来的不确定性引发竞争对手之间爆发激烈的人才争夺战。

新的竞争对手——如总部位于洛杉矶、由好莱坞大亨瑞恩•卡瓦诺(Ryan Kavanaugh)和说唱歌手Snoop Dogg支持的Triller,以及Vine前创始人推出的Byte——正大举进入该领域,以吸引用户,一些公司甚至向最知名红人提供财务诱惑或股权。

Triller已针对性地与一些顶级网红达成人才协议:TikTok明星格里芬•约翰逊(Griffin Johnson)、诺亚•贝克(Noah Beck)和安东尼•里夫斯(Anthony Reeves)与理查兹一起签约。

财力雄厚的科技巨擘也在推出自己的同类产品:Facebook最早将于本周推出Reels——以Instagram为基础的克隆版TikTok;据报道,谷歌(Google)旗下的YouTube也在开发自己的平台,暂名Shorts。

向所有内容创作者支付广告收入提成的初创平台Tsu的首席营收官克里斯•埃姆(Chris Emme)表示,锁定人才的竞赛“目前在迅速加快”。

“这些大型社交媒体平台,就像之前的(电视)网络,正在争夺人才。”他说,“因此,为了获得网红的独家入驻,大家都在向市场投入资金。这似乎是内容创作者专业化的自然演变。”

TikTok vs Instagram

自2010年推出以来,Instagram已成为网红的同义词,其中许多人——从演员到时尚达人——通过与品牌直接达成协议,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一篇推广就能挣到数十万美元。

但在过去18个月里,TikTok的迅速崛起挑战了它的主导地位。TikTok本身就向内容创作者提供财务激励,鼓励他们在平台上发布视频,同时提振了他们接触到该平台的1亿美国受众的机会。

传播代理机构Luxmoore Consulting管理合伙人、英国特许公共关系协会(Chartered Institute for Public Relations)网红营销专家小组的联席主席斯科特•格思里(Scott Guthrie)说:“在发现和传播新内容方面,TikTok的算法如此慷慨,以至于你可以在TikTok上大放异彩,远远超过Instagram和内容之父YouTube等其他平台。”

但随着围绕TikTok的地缘政治紧张升级,特朗普限期TikTok在9月15日之前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该平台正在努力应对留住其顶级网红以及与之合作的品牌的挑战。

网红代理公司SEEN Connects董事总经理塞奇•贝斯威克(Sedge Beswick)表示,约三分之一的TikTok活跃用户位于印度,因此印度的禁令已经影响了网红视频的浏览量。“不管什么时候打开TikTok,都能看到大家很恐慌。”她补充说,“(各品牌)随时准备踩下刹车。”

做最坏的打算

为应对美国可能实施的禁令,很多TikTok网红如今纷纷开始到其他平台积累人气,常常把粉丝从他们的TikTok账户引流至新平台。

格思里警告称:“如果你的房子建在租来的土地上,那么你距离被夷平只有一项服务条款变更、一项算法更新——如今是一道行政命令——之遥。”

App Annie的数据显示,周一,Triller短暂超过TikTok,成为美国的苹果(Apple) iOS平台上下载量最大的免费社交app。Triller自称其用户数已从一个月前的5000万增至目前的6400万。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自今年推出以来,Byte的全球下载量已达360万。Byte的下载排名也超过了TikTok,它对记者表示,“过去几周”该平台经历了内容创作者“大量涌入”。

但TikTok最强大的新对手可能会是Reels——Facebook将在几天内在其Instagram网络上推出的一项音乐短视频功能。虽然是新平台,但网红们将能够利用Instagram现有的受众和品牌,特别是在该平台转向为更多在线购物创造条件之际。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与Triller一样,Reels也将提供财务激励,以吸引TikTok等其他平台上的网红使用该工具。此人表示,这些激励主要是为了补偿内容创作者的制作成本。

20岁的艺术家娜塔莉亚•赛斯(Natalia Seth)早先是Instagram上的一名网红,今年夏天又在TikTok上一夜成名,拥有近200万粉丝。她在Reels推出之前观看了这一功能的展示。

“它酷似TikTok,”她说,并称自己和其他一些网红朋友“都很兴奋,因为……在Instagram上走红很难。我觉得有了Reels,让自己的平台再度发展就会容易得多。”

有了此前Lasso失败的教训,此次推出Reels对Facebook将是至关重要的。Lasso是Facebook此前为与TikTok竞争而发布的一款独立app,但未获追捧,在推出18个月后于今年7月彻底下线。

“我可以想象,Facebook仍在舔舐Lasso留下的伤口,”格思里说,“他们显然在向这个领域投入更多资源,并在人才管理方面投入更多。”

下一个平台

随着用户花在社交app上的时间不断增加,一些人认为,如果TikTok免遭被禁,Reels不太可能扼杀这一平台。因此,就目前而言,许多网红依然对TikTok保持忠诚。

“我(将)继续在TikTok上发布短视频,因为我喜欢这个平台。我在这里有一个很大的粉丝群。”赛斯说。

“我们进军Reels的人才名单都准备好了,”网红营销公司Whalar的首席执行官尼尔•沃勒(Neil Waller)说,“(但)我不认为这意味着他们会减少使用TikTok。我不认为这将意味着任何平台的消亡。”

“最大的问题在于那些使用Instagram、但从未用过TikTok的人,他们会使用Reels并采纳这种形式吗?”他补充道。

作为回应,TikTok已宣布,将提供2亿美元的“创作者基金”支持平台上的网红,并将在未来3年在全球将该基金扩大到20亿美元。但对抗也出现在其他方面。Triller上周提起一项诉讼,起诉TikTok专利侵权,而TikTok及其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则公开指控Facebook发起了一场旨在将其赶出美国的“抹黑”运动。

“每个平台都在争抢最具吸引力的内容,以吸引我的——消费者的——注意力,”埃姆说,“这场竞赛仍在继续。”

吉莲•邰蒂(Gillian Tett)纽约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