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是日本一名工程师1994年的发明,当年他所在的汽车部件公司意识到这种信息存储方式的潜力,因此没有执行其专利权。



 | 约翰•加普

OR--商业新媒体

腾弘原(Masahiro Hara)没有和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比尔•盖茨(Bill Gates)一起出现在通信时代伟大创新者的名单上,但或许他应该进入这个名单。这位日本工程师谦逊低调的发明——二维码——终于大放异彩。

腾弘原在1994年开发了这种方形二维码,原本用于在汽车工厂追踪零部件,如今却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期间得到了广泛应用。政府将它纳入了追踪app,商店使用它接收非接触式支付,餐厅将它贴在桌子上,以便用餐者在线浏览菜单。二维码已成为一种通用工具。

腾弘原也为中国支付企业蚂蚁集团(Ant Group)的崛起添了一份力。近日,蚂蚁集团在沪港两地进行了370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其估值堪比美国最大银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二维码使蚂蚁集团能够通过其支付宝(Alipay)超级app,在中国开创移动支付的先河。

二维码的复兴表明,某些发明需要经历时间才能显现优势(此前,美国广告商和零售商在多年期间试探性地将二维码用于营销活动和购物券)。从最初为了治疗心绞痛而开发的伟哥(Viagra),到最初被设计作为纹理壁纸的气泡膜,许多发明需要第二次机会。

二维码的廉价与灵活也为其复兴提供了帮助。最令人惊叹的设备——从灯泡到喷气发动机——在经历多年成本高昂的研究和灵感迸发后问世时,都有明显的用途。但一项能够以多种方式应用的简单创新,具有奇特的强大力量。

二维码看似笨拙,但却是一项优雅的技术。腾弘原曾在Denso Wave就职,该公司隶属于一家与丰田(Toyota)合作的零部件集团,该集团当时使用条形码来标记厂内的零部件。但是,1974年首次在美国俄亥俄州一家超市得到应用的条形码,可能难以使用——任何试过扫描一袋冷冻豌豆的人都会知道这一点——而且不能存储很多信息。

为了解决数据存储限制问题,腾弘原将二维码设计为一个二维正方形,取代条形码的水平带形,这使得二维码最多能存储4200个字符,远远多于条形码的20个字符。他的团队还解决了扫描条形码耗时的尴尬问题:每个二维码都有三个在角落位置的小方块,这能帮助扫描器快速聚焦(因此,它的全称为“快速响应矩阵图码”)。

日本汽车制造商发现二维码非常有用:它使得一些工人每天不必再扫描多达1000个条形码。但Denso Wave意识到二维码具有更大的潜力,因此没有执行其专利权。这使得其他人不仅可以免费使用二维码,而且还可以根据自己的行业设计不同的二维码版本。

这项发明默默无闻了10年,并没有找到其他令人惊艳的用途——直到马云(Jack Ma)与人联合创立的中国电商集团阿里巴巴(Alibaba)意识到它可以用于支付。在美国和欧洲,无论是网上购物还是商店购物,大部分人都是通过支付卡来完成交易,但二维码为消费者提供了另一种选择。

在2000年代中期,大多数中国人还没有信用卡,一些小商家不愿购买昂贵的销售点终端(POS)设备,也不想为每笔交易向银行支付一笔费用。但购物者都有手机,可以使用支付宝或其竞争对手财付通(Tenpay)——如今还包括微信支付(WeChat Pay)——扫描二维码。

商家制作二维码既便宜又容易,购物者可以通过扫描二维码使用手机电子钱包app进行支付。中国的零售商和购物者都有充分的理由使用二维码,而相比之下,在美国的营销活动中,顾客不熟悉这项技术,也看不出有必要学习它。

所有消费科技产品在最初都是新颖的,人们必须被教会如何使用它。但他们也需要获得激励以克服惰性,改变常规做法。能够快速、顺畅地使用手机转账是很有吸引力的:我们每天都在进行支付,这对我们很重要。

当时并不是只有中国的平台在利用手机进行支付创新。2007年,移动通信运营商Safaricom在肯尼亚推出了M-Pesa支付系统,允许用户将现金存入电子钱包,然后通过手机短信进行交易。目前,M-Pesa在七个国家开展业务,并拥有自己的基于二维码的智能手机app。

在新冠疫情到来之前,拥有基于支付卡的支付系统的国家可以轻易忽视二维码,但疫情提供了一个强烈动机:个人安全。苹果公司(Apple)在2017年就使iPhone手机摄像头能够识别二维码,如今iOS操作系统有专用的二维码扫描器,但直到今年它才变得至关重要。

Snap在早期阶段就采用了与二维码类似的编码。此前,该公司创始人埃文•施皮格尔(Evan Spiegel)在2014年访问中国期间亲眼目睹微信对二维码的应用。Spotify也有自己的二维码。在亚洲以外地区,二维码正被应用于更多的支付流程:今年5月,贝宝(PayPal)在28个国家推出了二维码支付,二维码扫描器也开始在商店和餐厅中流行起来。

腾弘原应该为此感到骄傲。二维码并不是一项光鲜的发明,但它适应性强且十分巧妙,前途无量。1994年,腾弘原无从得知智能手机和新冠疫情将如何使他的创意变得如此有用,但他做出了经久耐用的发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移动支付和疫情使二维码大放异彩

发布日期:2020-11-04 06:29
二维码是日本一名工程师1994年的发明,当年他所在的汽车部件公司意识到这种信息存储方式的潜力,因此没有执行其专利权。



 | 约翰•加普

OR--商业新媒体

腾弘原(Masahiro Hara)没有和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比尔•盖茨(Bill Gates)一起出现在通信时代伟大创新者的名单上,但或许他应该进入这个名单。这位日本工程师谦逊低调的发明——二维码——终于大放异彩。

腾弘原在1994年开发了这种方形二维码,原本用于在汽车工厂追踪零部件,如今却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期间得到了广泛应用。政府将它纳入了追踪app,商店使用它接收非接触式支付,餐厅将它贴在桌子上,以便用餐者在线浏览菜单。二维码已成为一种通用工具。

腾弘原也为中国支付企业蚂蚁集团(Ant Group)的崛起添了一份力。近日,蚂蚁集团在沪港两地进行了370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其估值堪比美国最大银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二维码使蚂蚁集团能够通过其支付宝(Alipay)超级app,在中国开创移动支付的先河。

二维码的复兴表明,某些发明需要经历时间才能显现优势(此前,美国广告商和零售商在多年期间试探性地将二维码用于营销活动和购物券)。从最初为了治疗心绞痛而开发的伟哥(Viagra),到最初被设计作为纹理壁纸的气泡膜,许多发明需要第二次机会。

二维码的廉价与灵活也为其复兴提供了帮助。最令人惊叹的设备——从灯泡到喷气发动机——在经历多年成本高昂的研究和灵感迸发后问世时,都有明显的用途。但一项能够以多种方式应用的简单创新,具有奇特的强大力量。

二维码看似笨拙,但却是一项优雅的技术。腾弘原曾在Denso Wave就职,该公司隶属于一家与丰田(Toyota)合作的零部件集团,该集团当时使用条形码来标记厂内的零部件。但是,1974年首次在美国俄亥俄州一家超市得到应用的条形码,可能难以使用——任何试过扫描一袋冷冻豌豆的人都会知道这一点——而且不能存储很多信息。

为了解决数据存储限制问题,腾弘原将二维码设计为一个二维正方形,取代条形码的水平带形,这使得二维码最多能存储4200个字符,远远多于条形码的20个字符。他的团队还解决了扫描条形码耗时的尴尬问题:每个二维码都有三个在角落位置的小方块,这能帮助扫描器快速聚焦(因此,它的全称为“快速响应矩阵图码”)。

日本汽车制造商发现二维码非常有用:它使得一些工人每天不必再扫描多达1000个条形码。但Denso Wave意识到二维码具有更大的潜力,因此没有执行其专利权。这使得其他人不仅可以免费使用二维码,而且还可以根据自己的行业设计不同的二维码版本。

这项发明默默无闻了10年,并没有找到其他令人惊艳的用途——直到马云(Jack Ma)与人联合创立的中国电商集团阿里巴巴(Alibaba)意识到它可以用于支付。在美国和欧洲,无论是网上购物还是商店购物,大部分人都是通过支付卡来完成交易,但二维码为消费者提供了另一种选择。

在2000年代中期,大多数中国人还没有信用卡,一些小商家不愿购买昂贵的销售点终端(POS)设备,也不想为每笔交易向银行支付一笔费用。但购物者都有手机,可以使用支付宝或其竞争对手财付通(Tenpay)——如今还包括微信支付(WeChat Pay)——扫描二维码。

商家制作二维码既便宜又容易,购物者可以通过扫描二维码使用手机电子钱包app进行支付。中国的零售商和购物者都有充分的理由使用二维码,而相比之下,在美国的营销活动中,顾客不熟悉这项技术,也看不出有必要学习它。

所有消费科技产品在最初都是新颖的,人们必须被教会如何使用它。但他们也需要获得激励以克服惰性,改变常规做法。能够快速、顺畅地使用手机转账是很有吸引力的:我们每天都在进行支付,这对我们很重要。

当时并不是只有中国的平台在利用手机进行支付创新。2007年,移动通信运营商Safaricom在肯尼亚推出了M-Pesa支付系统,允许用户将现金存入电子钱包,然后通过手机短信进行交易。目前,M-Pesa在七个国家开展业务,并拥有自己的基于二维码的智能手机app。

在新冠疫情到来之前,拥有基于支付卡的支付系统的国家可以轻易忽视二维码,但疫情提供了一个强烈动机:个人安全。苹果公司(Apple)在2017年就使iPhone手机摄像头能够识别二维码,如今iOS操作系统有专用的二维码扫描器,但直到今年它才变得至关重要。

Snap在早期阶段就采用了与二维码类似的编码。此前,该公司创始人埃文•施皮格尔(Evan Spiegel)在2014年访问中国期间亲眼目睹微信对二维码的应用。Spotify也有自己的二维码。在亚洲以外地区,二维码正被应用于更多的支付流程:今年5月,贝宝(PayPal)在28个国家推出了二维码支付,二维码扫描器也开始在商店和餐厅中流行起来。

腾弘原应该为此感到骄傲。二维码并不是一项光鲜的发明,但它适应性强且十分巧妙,前途无量。1994年,腾弘原无从得知智能手机和新冠疫情将如何使他的创意变得如此有用,但他做出了经久耐用的发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二维码是日本一名工程师1994年的发明,当年他所在的汽车部件公司意识到这种信息存储方式的潜力,因此没有执行其专利权。



 | 约翰•加普

OR--商业新媒体

腾弘原(Masahiro Hara)没有和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比尔•盖茨(Bill Gates)一起出现在通信时代伟大创新者的名单上,但或许他应该进入这个名单。这位日本工程师谦逊低调的发明——二维码——终于大放异彩。

腾弘原在1994年开发了这种方形二维码,原本用于在汽车工厂追踪零部件,如今却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期间得到了广泛应用。政府将它纳入了追踪app,商店使用它接收非接触式支付,餐厅将它贴在桌子上,以便用餐者在线浏览菜单。二维码已成为一种通用工具。

腾弘原也为中国支付企业蚂蚁集团(Ant Group)的崛起添了一份力。近日,蚂蚁集团在沪港两地进行了370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其估值堪比美国最大银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二维码使蚂蚁集团能够通过其支付宝(Alipay)超级app,在中国开创移动支付的先河。

二维码的复兴表明,某些发明需要经历时间才能显现优势(此前,美国广告商和零售商在多年期间试探性地将二维码用于营销活动和购物券)。从最初为了治疗心绞痛而开发的伟哥(Viagra),到最初被设计作为纹理壁纸的气泡膜,许多发明需要第二次机会。

二维码的廉价与灵活也为其复兴提供了帮助。最令人惊叹的设备——从灯泡到喷气发动机——在经历多年成本高昂的研究和灵感迸发后问世时,都有明显的用途。但一项能够以多种方式应用的简单创新,具有奇特的强大力量。

二维码看似笨拙,但却是一项优雅的技术。腾弘原曾在Denso Wave就职,该公司隶属于一家与丰田(Toyota)合作的零部件集团,该集团当时使用条形码来标记厂内的零部件。但是,1974年首次在美国俄亥俄州一家超市得到应用的条形码,可能难以使用——任何试过扫描一袋冷冻豌豆的人都会知道这一点——而且不能存储很多信息。

为了解决数据存储限制问题,腾弘原将二维码设计为一个二维正方形,取代条形码的水平带形,这使得二维码最多能存储4200个字符,远远多于条形码的20个字符。他的团队还解决了扫描条形码耗时的尴尬问题:每个二维码都有三个在角落位置的小方块,这能帮助扫描器快速聚焦(因此,它的全称为“快速响应矩阵图码”)。

日本汽车制造商发现二维码非常有用:它使得一些工人每天不必再扫描多达1000个条形码。但Denso Wave意识到二维码具有更大的潜力,因此没有执行其专利权。这使得其他人不仅可以免费使用二维码,而且还可以根据自己的行业设计不同的二维码版本。

这项发明默默无闻了10年,并没有找到其他令人惊艳的用途——直到马云(Jack Ma)与人联合创立的中国电商集团阿里巴巴(Alibaba)意识到它可以用于支付。在美国和欧洲,无论是网上购物还是商店购物,大部分人都是通过支付卡来完成交易,但二维码为消费者提供了另一种选择。

在2000年代中期,大多数中国人还没有信用卡,一些小商家不愿购买昂贵的销售点终端(POS)设备,也不想为每笔交易向银行支付一笔费用。但购物者都有手机,可以使用支付宝或其竞争对手财付通(Tenpay)——如今还包括微信支付(WeChat Pay)——扫描二维码。

商家制作二维码既便宜又容易,购物者可以通过扫描二维码使用手机电子钱包app进行支付。中国的零售商和购物者都有充分的理由使用二维码,而相比之下,在美国的营销活动中,顾客不熟悉这项技术,也看不出有必要学习它。

所有消费科技产品在最初都是新颖的,人们必须被教会如何使用它。但他们也需要获得激励以克服惰性,改变常规做法。能够快速、顺畅地使用手机转账是很有吸引力的:我们每天都在进行支付,这对我们很重要。

当时并不是只有中国的平台在利用手机进行支付创新。2007年,移动通信运营商Safaricom在肯尼亚推出了M-Pesa支付系统,允许用户将现金存入电子钱包,然后通过手机短信进行交易。目前,M-Pesa在七个国家开展业务,并拥有自己的基于二维码的智能手机app。

在新冠疫情到来之前,拥有基于支付卡的支付系统的国家可以轻易忽视二维码,但疫情提供了一个强烈动机:个人安全。苹果公司(Apple)在2017年就使iPhone手机摄像头能够识别二维码,如今iOS操作系统有专用的二维码扫描器,但直到今年它才变得至关重要。

Snap在早期阶段就采用了与二维码类似的编码。此前,该公司创始人埃文•施皮格尔(Evan Spiegel)在2014年访问中国期间亲眼目睹微信对二维码的应用。Spotify也有自己的二维码。在亚洲以外地区,二维码正被应用于更多的支付流程:今年5月,贝宝(PayPal)在28个国家推出了二维码支付,二维码扫描器也开始在商店和餐厅中流行起来。

腾弘原应该为此感到骄傲。二维码并不是一项光鲜的发明,但它适应性强且十分巧妙,前途无量。1994年,腾弘原无从得知智能手机和新冠疫情将如何使他的创意变得如此有用,但他做出了经久耐用的发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移动支付和疫情使二维码大放异彩

发布日期:2020-11-04 06:29
二维码是日本一名工程师1994年的发明,当年他所在的汽车部件公司意识到这种信息存储方式的潜力,因此没有执行其专利权。



 | 约翰•加普

OR--商业新媒体

腾弘原(Masahiro Hara)没有和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比尔•盖茨(Bill Gates)一起出现在通信时代伟大创新者的名单上,但或许他应该进入这个名单。这位日本工程师谦逊低调的发明——二维码——终于大放异彩。

腾弘原在1994年开发了这种方形二维码,原本用于在汽车工厂追踪零部件,如今却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期间得到了广泛应用。政府将它纳入了追踪app,商店使用它接收非接触式支付,餐厅将它贴在桌子上,以便用餐者在线浏览菜单。二维码已成为一种通用工具。

腾弘原也为中国支付企业蚂蚁集团(Ant Group)的崛起添了一份力。近日,蚂蚁集团在沪港两地进行了370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其估值堪比美国最大银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二维码使蚂蚁集团能够通过其支付宝(Alipay)超级app,在中国开创移动支付的先河。

二维码的复兴表明,某些发明需要经历时间才能显现优势(此前,美国广告商和零售商在多年期间试探性地将二维码用于营销活动和购物券)。从最初为了治疗心绞痛而开发的伟哥(Viagra),到最初被设计作为纹理壁纸的气泡膜,许多发明需要第二次机会。

二维码的廉价与灵活也为其复兴提供了帮助。最令人惊叹的设备——从灯泡到喷气发动机——在经历多年成本高昂的研究和灵感迸发后问世时,都有明显的用途。但一项能够以多种方式应用的简单创新,具有奇特的强大力量。

二维码看似笨拙,但却是一项优雅的技术。腾弘原曾在Denso Wave就职,该公司隶属于一家与丰田(Toyota)合作的零部件集团,该集团当时使用条形码来标记厂内的零部件。但是,1974年首次在美国俄亥俄州一家超市得到应用的条形码,可能难以使用——任何试过扫描一袋冷冻豌豆的人都会知道这一点——而且不能存储很多信息。

为了解决数据存储限制问题,腾弘原将二维码设计为一个二维正方形,取代条形码的水平带形,这使得二维码最多能存储4200个字符,远远多于条形码的20个字符。他的团队还解决了扫描条形码耗时的尴尬问题:每个二维码都有三个在角落位置的小方块,这能帮助扫描器快速聚焦(因此,它的全称为“快速响应矩阵图码”)。

日本汽车制造商发现二维码非常有用:它使得一些工人每天不必再扫描多达1000个条形码。但Denso Wave意识到二维码具有更大的潜力,因此没有执行其专利权。这使得其他人不仅可以免费使用二维码,而且还可以根据自己的行业设计不同的二维码版本。

这项发明默默无闻了10年,并没有找到其他令人惊艳的用途——直到马云(Jack Ma)与人联合创立的中国电商集团阿里巴巴(Alibaba)意识到它可以用于支付。在美国和欧洲,无论是网上购物还是商店购物,大部分人都是通过支付卡来完成交易,但二维码为消费者提供了另一种选择。

在2000年代中期,大多数中国人还没有信用卡,一些小商家不愿购买昂贵的销售点终端(POS)设备,也不想为每笔交易向银行支付一笔费用。但购物者都有手机,可以使用支付宝或其竞争对手财付通(Tenpay)——如今还包括微信支付(WeChat Pay)——扫描二维码。

商家制作二维码既便宜又容易,购物者可以通过扫描二维码使用手机电子钱包app进行支付。中国的零售商和购物者都有充分的理由使用二维码,而相比之下,在美国的营销活动中,顾客不熟悉这项技术,也看不出有必要学习它。

所有消费科技产品在最初都是新颖的,人们必须被教会如何使用它。但他们也需要获得激励以克服惰性,改变常规做法。能够快速、顺畅地使用手机转账是很有吸引力的:我们每天都在进行支付,这对我们很重要。

当时并不是只有中国的平台在利用手机进行支付创新。2007年,移动通信运营商Safaricom在肯尼亚推出了M-Pesa支付系统,允许用户将现金存入电子钱包,然后通过手机短信进行交易。目前,M-Pesa在七个国家开展业务,并拥有自己的基于二维码的智能手机app。

在新冠疫情到来之前,拥有基于支付卡的支付系统的国家可以轻易忽视二维码,但疫情提供了一个强烈动机:个人安全。苹果公司(Apple)在2017年就使iPhone手机摄像头能够识别二维码,如今iOS操作系统有专用的二维码扫描器,但直到今年它才变得至关重要。

Snap在早期阶段就采用了与二维码类似的编码。此前,该公司创始人埃文•施皮格尔(Evan Spiegel)在2014年访问中国期间亲眼目睹微信对二维码的应用。Spotify也有自己的二维码。在亚洲以外地区,二维码正被应用于更多的支付流程:今年5月,贝宝(PayPal)在28个国家推出了二维码支付,二维码扫描器也开始在商店和餐厅中流行起来。

腾弘原应该为此感到骄傲。二维码并不是一项光鲜的发明,但它适应性强且十分巧妙,前途无量。1994年,腾弘原无从得知智能手机和新冠疫情将如何使他的创意变得如此有用,但他做出了经久耐用的发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二维码是日本一名工程师1994年的发明,当年他所在的汽车部件公司意识到这种信息存储方式的潜力,因此没有执行其专利权。



 | 约翰•加普

OR--商业新媒体

腾弘原(Masahiro Hara)没有和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比尔•盖茨(Bill Gates)一起出现在通信时代伟大创新者的名单上,但或许他应该进入这个名单。这位日本工程师谦逊低调的发明——二维码——终于大放异彩。

腾弘原在1994年开发了这种方形二维码,原本用于在汽车工厂追踪零部件,如今却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期间得到了广泛应用。政府将它纳入了追踪app,商店使用它接收非接触式支付,餐厅将它贴在桌子上,以便用餐者在线浏览菜单。二维码已成为一种通用工具。

腾弘原也为中国支付企业蚂蚁集团(Ant Group)的崛起添了一份力。近日,蚂蚁集团在沪港两地进行了370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其估值堪比美国最大银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二维码使蚂蚁集团能够通过其支付宝(Alipay)超级app,在中国开创移动支付的先河。

二维码的复兴表明,某些发明需要经历时间才能显现优势(此前,美国广告商和零售商在多年期间试探性地将二维码用于营销活动和购物券)。从最初为了治疗心绞痛而开发的伟哥(Viagra),到最初被设计作为纹理壁纸的气泡膜,许多发明需要第二次机会。

二维码的廉价与灵活也为其复兴提供了帮助。最令人惊叹的设备——从灯泡到喷气发动机——在经历多年成本高昂的研究和灵感迸发后问世时,都有明显的用途。但一项能够以多种方式应用的简单创新,具有奇特的强大力量。

二维码看似笨拙,但却是一项优雅的技术。腾弘原曾在Denso Wave就职,该公司隶属于一家与丰田(Toyota)合作的零部件集团,该集团当时使用条形码来标记厂内的零部件。但是,1974年首次在美国俄亥俄州一家超市得到应用的条形码,可能难以使用——任何试过扫描一袋冷冻豌豆的人都会知道这一点——而且不能存储很多信息。

为了解决数据存储限制问题,腾弘原将二维码设计为一个二维正方形,取代条形码的水平带形,这使得二维码最多能存储4200个字符,远远多于条形码的20个字符。他的团队还解决了扫描条形码耗时的尴尬问题:每个二维码都有三个在角落位置的小方块,这能帮助扫描器快速聚焦(因此,它的全称为“快速响应矩阵图码”)。

日本汽车制造商发现二维码非常有用:它使得一些工人每天不必再扫描多达1000个条形码。但Denso Wave意识到二维码具有更大的潜力,因此没有执行其专利权。这使得其他人不仅可以免费使用二维码,而且还可以根据自己的行业设计不同的二维码版本。

这项发明默默无闻了10年,并没有找到其他令人惊艳的用途——直到马云(Jack Ma)与人联合创立的中国电商集团阿里巴巴(Alibaba)意识到它可以用于支付。在美国和欧洲,无论是网上购物还是商店购物,大部分人都是通过支付卡来完成交易,但二维码为消费者提供了另一种选择。

在2000年代中期,大多数中国人还没有信用卡,一些小商家不愿购买昂贵的销售点终端(POS)设备,也不想为每笔交易向银行支付一笔费用。但购物者都有手机,可以使用支付宝或其竞争对手财付通(Tenpay)——如今还包括微信支付(WeChat Pay)——扫描二维码。

商家制作二维码既便宜又容易,购物者可以通过扫描二维码使用手机电子钱包app进行支付。中国的零售商和购物者都有充分的理由使用二维码,而相比之下,在美国的营销活动中,顾客不熟悉这项技术,也看不出有必要学习它。

所有消费科技产品在最初都是新颖的,人们必须被教会如何使用它。但他们也需要获得激励以克服惰性,改变常规做法。能够快速、顺畅地使用手机转账是很有吸引力的:我们每天都在进行支付,这对我们很重要。

当时并不是只有中国的平台在利用手机进行支付创新。2007年,移动通信运营商Safaricom在肯尼亚推出了M-Pesa支付系统,允许用户将现金存入电子钱包,然后通过手机短信进行交易。目前,M-Pesa在七个国家开展业务,并拥有自己的基于二维码的智能手机app。

在新冠疫情到来之前,拥有基于支付卡的支付系统的国家可以轻易忽视二维码,但疫情提供了一个强烈动机:个人安全。苹果公司(Apple)在2017年就使iPhone手机摄像头能够识别二维码,如今iOS操作系统有专用的二维码扫描器,但直到今年它才变得至关重要。

Snap在早期阶段就采用了与二维码类似的编码。此前,该公司创始人埃文•施皮格尔(Evan Spiegel)在2014年访问中国期间亲眼目睹微信对二维码的应用。Spotify也有自己的二维码。在亚洲以外地区,二维码正被应用于更多的支付流程:今年5月,贝宝(PayPal)在28个国家推出了二维码支付,二维码扫描器也开始在商店和餐厅中流行起来。

腾弘原应该为此感到骄傲。二维码并不是一项光鲜的发明,但它适应性强且十分巧妙,前途无量。1994年,腾弘原无从得知智能手机和新冠疫情将如何使他的创意变得如此有用,但他做出了经久耐用的发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