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部新政允许中外合作高校招录部分出国留学生,这为中国国际高中的毕业生打开一道门。



 | 肖经栋

OR--商业新媒体 】因疫情原因,中国留学生出境求学受阻。近日,中国教育部推出新政,“允许部分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以及内地(祖国大陆)与港澳台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在保证教育公平的前提下,考核招录部分符合特定条件的出国留学生,双向选择,择优录取,为学生提供国内求学机会。”

早在去年上半年,一些上海、苏州的国际学校领导找到我,希望由宜校出面去调研中国九所中外合作大学是否会招收国际学校的毕业生。

2003年《中外合作办学条例》颁布之后,次年宁波诺丁汉大学便成立,成为中国第一所中外合作大学。之后,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苏州西交利物浦大学、昆山杜克大学等八所中外合作大学陆续创办。虽然创办时间均不是很长,但这些年中外合作大学发展比较迅速,办学质量在国内声名鹊起,因此引起了国际学校的关注。

我在一个月内,实地调研了昆山杜克大学、上海纽约大学、宁波诺丁汉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学等5所大学,苏州西交利物浦大学、温州肯恩大学、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等四所大学则通过线上的方式和招办负责人进行了互动交流。

通过调研,我发现,虽然有部分中外合作大学会采用境外大学的招生流程和标准,但核心仍然是通过高考体系招生,而不少国际学校的学生没有中国学籍或者即便有学籍参加高考,也没有竞争优势,最终导致国际学校的毕业生几无可能进入到中外合作大学就读。

照理,国际学校的毕业生应该是最适合去中外合作大学就读,但由于中国高校招生十分强调和重视教育公平,但凡中国籍学生均必须通过高考进入到大学,中外合作大学也不能例外。在这种招生要求下,国际学校的毕业生上中外合作大学的机会几近于无,这不能不说是件遗憾的事情。

这个遗憾也许在新政之后有所弥补。

今年由于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导致大部分的中国学生无法出国留学,多数留在家中上网课,而何时能够到境外大学就读尚未有时间表。在这种情况下,不少原本被境外大学录取的中国学生会考虑在中国国内完成大学学业。针对这个问题,中国教育部顺应民意,允许中外合作大学招收部分拿到境外大学录取通知的学生,具体招生标准和流程可由大学自行决定。

这是很大的政策突破,因为拿到了境外大学录取通知的学生,大部分是出自于国际学校。因此,这个政策意味着,没有参加高考的国际学校学生现在有机会到中外合作大学去就读。这是一件前所未有的事情。

在这个政策指引下,除了昆山杜克大学、上海纽约大学等两所大学因本身招生体量小,需要吸纳中国籍学生的就读,这次并没有增额招生之外,宁波诺丁汉大学是唯一一所本硕博同时招生的大学,深圳北理莫大只招硕士生,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苏州西交利物浦大学、温州肯恩大学、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只招本科生,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招本硕。这次招生引起了国际学校师生的广泛关注,报名踊跃,像宁波诺丁汉大学这样的优秀中外合作大学报名人数远超录取人数。

除了重大政策突破外,而从中外合作大学招生方式来看,对拿到境外大学正式录取的学生可以直接提交申请材料。这意味着中外合作大学在一定程度上认可境外大学的录取标准和方式。

教育部给中外合作大学开了这个招生口子,但仍然是在既有的政策框架之上。按照教育部的规定,这些学生最终拿的是可获得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认证的境外合作大学学位证书,并没有中外合作大学自身的毕业证和学位证,也不占用现有招生名额。从获得学位证书和不占用现有招生名额这两点来看,有点类似借读模式。

从这些政策来看,教育部也是用心良苦,严格执行既有教育政策的同时,又切切实实解决了学生就读难题,决策充满智慧,这种政策运作方式很值得赞许。

随着诸多国际学校毕业生进入到中外合作大学,大学本身对此也是充满了期待。宁波诺丁汉大学副校长沈伟其教授提到,可以预料的是,来自于国际学校的毕业生进入到“宁诺”就读,她们由于在高中阶段接受了国际教育培养,大学起初阶段可能在学术、课外活动上具有一定的优势。同时,她们对丰富学校生源途径,促进学生之间相互帮助和学习会起到很大的作用,会使得“宁诺”的国际化程度加深。

这段时间,我注意到不少学校和学生,均十分关注这项政策是临时之举还是会有可能长期存在。因马上要进入到了2020-2021申请季,而现在境外疫情结束看来遥遥无期,下一届的毕业生很关注这个政策的动向。

明年政策如何,要取决于教育部的决策。不过,我对此还是报以乐观态度,一是现有这个政策虽然有重大突破,但仍然是在既有政策框架之内,并没有实质性突破必须参加高考的政策以及占用现有的招生名额。明年如果继续推行也不会违背既有政策;二是疫情在短时间内难以结束,加上国际形势日益复杂,出国留学仍然会碰到诸多问题,而原本准备出国留学的学生在短时间内是没有办法回归到高考体系内,仍然需要想办法解决国际学校接下来一两年毕业生的出路问题。

值得关注的是,在这次新冠疫情的影响下,虽然出国留学整体上碰到了诸多的麻烦,但在很大程度上反而加深了中国教育的对外合作程度。

9月16日,中国教育部国际司(港澳台办)负责人以记者提问形式阐述了通过中外合作办学渠道解决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部分出国留学人员赴境外就读困难相关政策,认可了通过远程教学继续完成学业方式,明确了出国留学人员可以先行在国内高校借读学习,允许部分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以及内地(祖国大陆)与港澳台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招录部分符合特定条件的出国留学生。

按照这些政策精神要求,中外合作大学可以招录拿到境外大学录取通知的国际学校学生,康奈尔大学的中国学生有机会去清华、北大等国内名校借读。这些均是前所未有的创新举措。因此,从这些来看,本次疫情将会给中国的国际教育发展带来深远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疫情将促进中国国际教育对外合作

发布日期:2020-09-22 17:27
中国教育部新政允许中外合作高校招录部分出国留学生,这为中国国际高中的毕业生打开一道门。



 | 肖经栋

OR--商业新媒体 】因疫情原因,中国留学生出境求学受阻。近日,中国教育部推出新政,“允许部分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以及内地(祖国大陆)与港澳台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在保证教育公平的前提下,考核招录部分符合特定条件的出国留学生,双向选择,择优录取,为学生提供国内求学机会。”

早在去年上半年,一些上海、苏州的国际学校领导找到我,希望由宜校出面去调研中国九所中外合作大学是否会招收国际学校的毕业生。

2003年《中外合作办学条例》颁布之后,次年宁波诺丁汉大学便成立,成为中国第一所中外合作大学。之后,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苏州西交利物浦大学、昆山杜克大学等八所中外合作大学陆续创办。虽然创办时间均不是很长,但这些年中外合作大学发展比较迅速,办学质量在国内声名鹊起,因此引起了国际学校的关注。

我在一个月内,实地调研了昆山杜克大学、上海纽约大学、宁波诺丁汉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学等5所大学,苏州西交利物浦大学、温州肯恩大学、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等四所大学则通过线上的方式和招办负责人进行了互动交流。

通过调研,我发现,虽然有部分中外合作大学会采用境外大学的招生流程和标准,但核心仍然是通过高考体系招生,而不少国际学校的学生没有中国学籍或者即便有学籍参加高考,也没有竞争优势,最终导致国际学校的毕业生几无可能进入到中外合作大学就读。

照理,国际学校的毕业生应该是最适合去中外合作大学就读,但由于中国高校招生十分强调和重视教育公平,但凡中国籍学生均必须通过高考进入到大学,中外合作大学也不能例外。在这种招生要求下,国际学校的毕业生上中外合作大学的机会几近于无,这不能不说是件遗憾的事情。

这个遗憾也许在新政之后有所弥补。

今年由于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导致大部分的中国学生无法出国留学,多数留在家中上网课,而何时能够到境外大学就读尚未有时间表。在这种情况下,不少原本被境外大学录取的中国学生会考虑在中国国内完成大学学业。针对这个问题,中国教育部顺应民意,允许中外合作大学招收部分拿到境外大学录取通知的学生,具体招生标准和流程可由大学自行决定。

这是很大的政策突破,因为拿到了境外大学录取通知的学生,大部分是出自于国际学校。因此,这个政策意味着,没有参加高考的国际学校学生现在有机会到中外合作大学去就读。这是一件前所未有的事情。

在这个政策指引下,除了昆山杜克大学、上海纽约大学等两所大学因本身招生体量小,需要吸纳中国籍学生的就读,这次并没有增额招生之外,宁波诺丁汉大学是唯一一所本硕博同时招生的大学,深圳北理莫大只招硕士生,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苏州西交利物浦大学、温州肯恩大学、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只招本科生,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招本硕。这次招生引起了国际学校师生的广泛关注,报名踊跃,像宁波诺丁汉大学这样的优秀中外合作大学报名人数远超录取人数。

除了重大政策突破外,而从中外合作大学招生方式来看,对拿到境外大学正式录取的学生可以直接提交申请材料。这意味着中外合作大学在一定程度上认可境外大学的录取标准和方式。

教育部给中外合作大学开了这个招生口子,但仍然是在既有的政策框架之上。按照教育部的规定,这些学生最终拿的是可获得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认证的境外合作大学学位证书,并没有中外合作大学自身的毕业证和学位证,也不占用现有招生名额。从获得学位证书和不占用现有招生名额这两点来看,有点类似借读模式。

从这些政策来看,教育部也是用心良苦,严格执行既有教育政策的同时,又切切实实解决了学生就读难题,决策充满智慧,这种政策运作方式很值得赞许。

随着诸多国际学校毕业生进入到中外合作大学,大学本身对此也是充满了期待。宁波诺丁汉大学副校长沈伟其教授提到,可以预料的是,来自于国际学校的毕业生进入到“宁诺”就读,她们由于在高中阶段接受了国际教育培养,大学起初阶段可能在学术、课外活动上具有一定的优势。同时,她们对丰富学校生源途径,促进学生之间相互帮助和学习会起到很大的作用,会使得“宁诺”的国际化程度加深。

这段时间,我注意到不少学校和学生,均十分关注这项政策是临时之举还是会有可能长期存在。因马上要进入到了2020-2021申请季,而现在境外疫情结束看来遥遥无期,下一届的毕业生很关注这个政策的动向。

明年政策如何,要取决于教育部的决策。不过,我对此还是报以乐观态度,一是现有这个政策虽然有重大突破,但仍然是在既有政策框架之内,并没有实质性突破必须参加高考的政策以及占用现有的招生名额。明年如果继续推行也不会违背既有政策;二是疫情在短时间内难以结束,加上国际形势日益复杂,出国留学仍然会碰到诸多问题,而原本准备出国留学的学生在短时间内是没有办法回归到高考体系内,仍然需要想办法解决国际学校接下来一两年毕业生的出路问题。

值得关注的是,在这次新冠疫情的影响下,虽然出国留学整体上碰到了诸多的麻烦,但在很大程度上反而加深了中国教育的对外合作程度。

9月16日,中国教育部国际司(港澳台办)负责人以记者提问形式阐述了通过中外合作办学渠道解决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部分出国留学人员赴境外就读困难相关政策,认可了通过远程教学继续完成学业方式,明确了出国留学人员可以先行在国内高校借读学习,允许部分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以及内地(祖国大陆)与港澳台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招录部分符合特定条件的出国留学生。

按照这些政策精神要求,中外合作大学可以招录拿到境外大学录取通知的国际学校学生,康奈尔大学的中国学生有机会去清华、北大等国内名校借读。这些均是前所未有的创新举措。因此,从这些来看,本次疫情将会给中国的国际教育发展带来深远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中国教育部新政允许中外合作高校招录部分出国留学生,这为中国国际高中的毕业生打开一道门。



 | 肖经栋

OR--商业新媒体 】因疫情原因,中国留学生出境求学受阻。近日,中国教育部推出新政,“允许部分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以及内地(祖国大陆)与港澳台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在保证教育公平的前提下,考核招录部分符合特定条件的出国留学生,双向选择,择优录取,为学生提供国内求学机会。”

早在去年上半年,一些上海、苏州的国际学校领导找到我,希望由宜校出面去调研中国九所中外合作大学是否会招收国际学校的毕业生。

2003年《中外合作办学条例》颁布之后,次年宁波诺丁汉大学便成立,成为中国第一所中外合作大学。之后,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苏州西交利物浦大学、昆山杜克大学等八所中外合作大学陆续创办。虽然创办时间均不是很长,但这些年中外合作大学发展比较迅速,办学质量在国内声名鹊起,因此引起了国际学校的关注。

我在一个月内,实地调研了昆山杜克大学、上海纽约大学、宁波诺丁汉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学等5所大学,苏州西交利物浦大学、温州肯恩大学、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等四所大学则通过线上的方式和招办负责人进行了互动交流。

通过调研,我发现,虽然有部分中外合作大学会采用境外大学的招生流程和标准,但核心仍然是通过高考体系招生,而不少国际学校的学生没有中国学籍或者即便有学籍参加高考,也没有竞争优势,最终导致国际学校的毕业生几无可能进入到中外合作大学就读。

照理,国际学校的毕业生应该是最适合去中外合作大学就读,但由于中国高校招生十分强调和重视教育公平,但凡中国籍学生均必须通过高考进入到大学,中外合作大学也不能例外。在这种招生要求下,国际学校的毕业生上中外合作大学的机会几近于无,这不能不说是件遗憾的事情。

这个遗憾也许在新政之后有所弥补。

今年由于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导致大部分的中国学生无法出国留学,多数留在家中上网课,而何时能够到境外大学就读尚未有时间表。在这种情况下,不少原本被境外大学录取的中国学生会考虑在中国国内完成大学学业。针对这个问题,中国教育部顺应民意,允许中外合作大学招收部分拿到境外大学录取通知的学生,具体招生标准和流程可由大学自行决定。

这是很大的政策突破,因为拿到了境外大学录取通知的学生,大部分是出自于国际学校。因此,这个政策意味着,没有参加高考的国际学校学生现在有机会到中外合作大学去就读。这是一件前所未有的事情。

在这个政策指引下,除了昆山杜克大学、上海纽约大学等两所大学因本身招生体量小,需要吸纳中国籍学生的就读,这次并没有增额招生之外,宁波诺丁汉大学是唯一一所本硕博同时招生的大学,深圳北理莫大只招硕士生,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苏州西交利物浦大学、温州肯恩大学、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只招本科生,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招本硕。这次招生引起了国际学校师生的广泛关注,报名踊跃,像宁波诺丁汉大学这样的优秀中外合作大学报名人数远超录取人数。

除了重大政策突破外,而从中外合作大学招生方式来看,对拿到境外大学正式录取的学生可以直接提交申请材料。这意味着中外合作大学在一定程度上认可境外大学的录取标准和方式。

教育部给中外合作大学开了这个招生口子,但仍然是在既有的政策框架之上。按照教育部的规定,这些学生最终拿的是可获得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认证的境外合作大学学位证书,并没有中外合作大学自身的毕业证和学位证,也不占用现有招生名额。从获得学位证书和不占用现有招生名额这两点来看,有点类似借读模式。

从这些政策来看,教育部也是用心良苦,严格执行既有教育政策的同时,又切切实实解决了学生就读难题,决策充满智慧,这种政策运作方式很值得赞许。

随着诸多国际学校毕业生进入到中外合作大学,大学本身对此也是充满了期待。宁波诺丁汉大学副校长沈伟其教授提到,可以预料的是,来自于国际学校的毕业生进入到“宁诺”就读,她们由于在高中阶段接受了国际教育培养,大学起初阶段可能在学术、课外活动上具有一定的优势。同时,她们对丰富学校生源途径,促进学生之间相互帮助和学习会起到很大的作用,会使得“宁诺”的国际化程度加深。

这段时间,我注意到不少学校和学生,均十分关注这项政策是临时之举还是会有可能长期存在。因马上要进入到了2020-2021申请季,而现在境外疫情结束看来遥遥无期,下一届的毕业生很关注这个政策的动向。

明年政策如何,要取决于教育部的决策。不过,我对此还是报以乐观态度,一是现有这个政策虽然有重大突破,但仍然是在既有政策框架之内,并没有实质性突破必须参加高考的政策以及占用现有的招生名额。明年如果继续推行也不会违背既有政策;二是疫情在短时间内难以结束,加上国际形势日益复杂,出国留学仍然会碰到诸多问题,而原本准备出国留学的学生在短时间内是没有办法回归到高考体系内,仍然需要想办法解决国际学校接下来一两年毕业生的出路问题。

值得关注的是,在这次新冠疫情的影响下,虽然出国留学整体上碰到了诸多的麻烦,但在很大程度上反而加深了中国教育的对外合作程度。

9月16日,中国教育部国际司(港澳台办)负责人以记者提问形式阐述了通过中外合作办学渠道解决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部分出国留学人员赴境外就读困难相关政策,认可了通过远程教学继续完成学业方式,明确了出国留学人员可以先行在国内高校借读学习,允许部分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以及内地(祖国大陆)与港澳台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招录部分符合特定条件的出国留学生。

按照这些政策精神要求,中外合作大学可以招录拿到境外大学录取通知的国际学校学生,康奈尔大学的中国学生有机会去清华、北大等国内名校借读。这些均是前所未有的创新举措。因此,从这些来看,本次疫情将会给中国的国际教育发展带来深远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疫情将促进中国国际教育对外合作

发布日期:2020-09-22 17:27
中国教育部新政允许中外合作高校招录部分出国留学生,这为中国国际高中的毕业生打开一道门。



 | 肖经栋

OR--商业新媒体 】因疫情原因,中国留学生出境求学受阻。近日,中国教育部推出新政,“允许部分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以及内地(祖国大陆)与港澳台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在保证教育公平的前提下,考核招录部分符合特定条件的出国留学生,双向选择,择优录取,为学生提供国内求学机会。”

早在去年上半年,一些上海、苏州的国际学校领导找到我,希望由宜校出面去调研中国九所中外合作大学是否会招收国际学校的毕业生。

2003年《中外合作办学条例》颁布之后,次年宁波诺丁汉大学便成立,成为中国第一所中外合作大学。之后,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苏州西交利物浦大学、昆山杜克大学等八所中外合作大学陆续创办。虽然创办时间均不是很长,但这些年中外合作大学发展比较迅速,办学质量在国内声名鹊起,因此引起了国际学校的关注。

我在一个月内,实地调研了昆山杜克大学、上海纽约大学、宁波诺丁汉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学等5所大学,苏州西交利物浦大学、温州肯恩大学、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等四所大学则通过线上的方式和招办负责人进行了互动交流。

通过调研,我发现,虽然有部分中外合作大学会采用境外大学的招生流程和标准,但核心仍然是通过高考体系招生,而不少国际学校的学生没有中国学籍或者即便有学籍参加高考,也没有竞争优势,最终导致国际学校的毕业生几无可能进入到中外合作大学就读。

照理,国际学校的毕业生应该是最适合去中外合作大学就读,但由于中国高校招生十分强调和重视教育公平,但凡中国籍学生均必须通过高考进入到大学,中外合作大学也不能例外。在这种招生要求下,国际学校的毕业生上中外合作大学的机会几近于无,这不能不说是件遗憾的事情。

这个遗憾也许在新政之后有所弥补。

今年由于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导致大部分的中国学生无法出国留学,多数留在家中上网课,而何时能够到境外大学就读尚未有时间表。在这种情况下,不少原本被境外大学录取的中国学生会考虑在中国国内完成大学学业。针对这个问题,中国教育部顺应民意,允许中外合作大学招收部分拿到境外大学录取通知的学生,具体招生标准和流程可由大学自行决定。

这是很大的政策突破,因为拿到了境外大学录取通知的学生,大部分是出自于国际学校。因此,这个政策意味着,没有参加高考的国际学校学生现在有机会到中外合作大学去就读。这是一件前所未有的事情。

在这个政策指引下,除了昆山杜克大学、上海纽约大学等两所大学因本身招生体量小,需要吸纳中国籍学生的就读,这次并没有增额招生之外,宁波诺丁汉大学是唯一一所本硕博同时招生的大学,深圳北理莫大只招硕士生,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苏州西交利物浦大学、温州肯恩大学、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只招本科生,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招本硕。这次招生引起了国际学校师生的广泛关注,报名踊跃,像宁波诺丁汉大学这样的优秀中外合作大学报名人数远超录取人数。

除了重大政策突破外,而从中外合作大学招生方式来看,对拿到境外大学正式录取的学生可以直接提交申请材料。这意味着中外合作大学在一定程度上认可境外大学的录取标准和方式。

教育部给中外合作大学开了这个招生口子,但仍然是在既有的政策框架之上。按照教育部的规定,这些学生最终拿的是可获得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认证的境外合作大学学位证书,并没有中外合作大学自身的毕业证和学位证,也不占用现有招生名额。从获得学位证书和不占用现有招生名额这两点来看,有点类似借读模式。

从这些政策来看,教育部也是用心良苦,严格执行既有教育政策的同时,又切切实实解决了学生就读难题,决策充满智慧,这种政策运作方式很值得赞许。

随着诸多国际学校毕业生进入到中外合作大学,大学本身对此也是充满了期待。宁波诺丁汉大学副校长沈伟其教授提到,可以预料的是,来自于国际学校的毕业生进入到“宁诺”就读,她们由于在高中阶段接受了国际教育培养,大学起初阶段可能在学术、课外活动上具有一定的优势。同时,她们对丰富学校生源途径,促进学生之间相互帮助和学习会起到很大的作用,会使得“宁诺”的国际化程度加深。

这段时间,我注意到不少学校和学生,均十分关注这项政策是临时之举还是会有可能长期存在。因马上要进入到了2020-2021申请季,而现在境外疫情结束看来遥遥无期,下一届的毕业生很关注这个政策的动向。

明年政策如何,要取决于教育部的决策。不过,我对此还是报以乐观态度,一是现有这个政策虽然有重大突破,但仍然是在既有政策框架之内,并没有实质性突破必须参加高考的政策以及占用现有的招生名额。明年如果继续推行也不会违背既有政策;二是疫情在短时间内难以结束,加上国际形势日益复杂,出国留学仍然会碰到诸多问题,而原本准备出国留学的学生在短时间内是没有办法回归到高考体系内,仍然需要想办法解决国际学校接下来一两年毕业生的出路问题。

值得关注的是,在这次新冠疫情的影响下,虽然出国留学整体上碰到了诸多的麻烦,但在很大程度上反而加深了中国教育的对外合作程度。

9月16日,中国教育部国际司(港澳台办)负责人以记者提问形式阐述了通过中外合作办学渠道解决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部分出国留学人员赴境外就读困难相关政策,认可了通过远程教学继续完成学业方式,明确了出国留学人员可以先行在国内高校借读学习,允许部分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以及内地(祖国大陆)与港澳台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招录部分符合特定条件的出国留学生。

按照这些政策精神要求,中外合作大学可以招录拿到境外大学录取通知的国际学校学生,康奈尔大学的中国学生有机会去清华、北大等国内名校借读。这些均是前所未有的创新举措。因此,从这些来看,本次疫情将会给中国的国际教育发展带来深远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中国教育部新政允许中外合作高校招录部分出国留学生,这为中国国际高中的毕业生打开一道门。



 | 肖经栋

OR--商业新媒体 】因疫情原因,中国留学生出境求学受阻。近日,中国教育部推出新政,“允许部分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以及内地(祖国大陆)与港澳台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在保证教育公平的前提下,考核招录部分符合特定条件的出国留学生,双向选择,择优录取,为学生提供国内求学机会。”

早在去年上半年,一些上海、苏州的国际学校领导找到我,希望由宜校出面去调研中国九所中外合作大学是否会招收国际学校的毕业生。

2003年《中外合作办学条例》颁布之后,次年宁波诺丁汉大学便成立,成为中国第一所中外合作大学。之后,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苏州西交利物浦大学、昆山杜克大学等八所中外合作大学陆续创办。虽然创办时间均不是很长,但这些年中外合作大学发展比较迅速,办学质量在国内声名鹊起,因此引起了国际学校的关注。

我在一个月内,实地调研了昆山杜克大学、上海纽约大学、宁波诺丁汉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学等5所大学,苏州西交利物浦大学、温州肯恩大学、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等四所大学则通过线上的方式和招办负责人进行了互动交流。

通过调研,我发现,虽然有部分中外合作大学会采用境外大学的招生流程和标准,但核心仍然是通过高考体系招生,而不少国际学校的学生没有中国学籍或者即便有学籍参加高考,也没有竞争优势,最终导致国际学校的毕业生几无可能进入到中外合作大学就读。

照理,国际学校的毕业生应该是最适合去中外合作大学就读,但由于中国高校招生十分强调和重视教育公平,但凡中国籍学生均必须通过高考进入到大学,中外合作大学也不能例外。在这种招生要求下,国际学校的毕业生上中外合作大学的机会几近于无,这不能不说是件遗憾的事情。

这个遗憾也许在新政之后有所弥补。

今年由于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导致大部分的中国学生无法出国留学,多数留在家中上网课,而何时能够到境外大学就读尚未有时间表。在这种情况下,不少原本被境外大学录取的中国学生会考虑在中国国内完成大学学业。针对这个问题,中国教育部顺应民意,允许中外合作大学招收部分拿到境外大学录取通知的学生,具体招生标准和流程可由大学自行决定。

这是很大的政策突破,因为拿到了境外大学录取通知的学生,大部分是出自于国际学校。因此,这个政策意味着,没有参加高考的国际学校学生现在有机会到中外合作大学去就读。这是一件前所未有的事情。

在这个政策指引下,除了昆山杜克大学、上海纽约大学等两所大学因本身招生体量小,需要吸纳中国籍学生的就读,这次并没有增额招生之外,宁波诺丁汉大学是唯一一所本硕博同时招生的大学,深圳北理莫大只招硕士生,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苏州西交利物浦大学、温州肯恩大学、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只招本科生,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招本硕。这次招生引起了国际学校师生的广泛关注,报名踊跃,像宁波诺丁汉大学这样的优秀中外合作大学报名人数远超录取人数。

除了重大政策突破外,而从中外合作大学招生方式来看,对拿到境外大学正式录取的学生可以直接提交申请材料。这意味着中外合作大学在一定程度上认可境外大学的录取标准和方式。

教育部给中外合作大学开了这个招生口子,但仍然是在既有的政策框架之上。按照教育部的规定,这些学生最终拿的是可获得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认证的境外合作大学学位证书,并没有中外合作大学自身的毕业证和学位证,也不占用现有招生名额。从获得学位证书和不占用现有招生名额这两点来看,有点类似借读模式。

从这些政策来看,教育部也是用心良苦,严格执行既有教育政策的同时,又切切实实解决了学生就读难题,决策充满智慧,这种政策运作方式很值得赞许。

随着诸多国际学校毕业生进入到中外合作大学,大学本身对此也是充满了期待。宁波诺丁汉大学副校长沈伟其教授提到,可以预料的是,来自于国际学校的毕业生进入到“宁诺”就读,她们由于在高中阶段接受了国际教育培养,大学起初阶段可能在学术、课外活动上具有一定的优势。同时,她们对丰富学校生源途径,促进学生之间相互帮助和学习会起到很大的作用,会使得“宁诺”的国际化程度加深。

这段时间,我注意到不少学校和学生,均十分关注这项政策是临时之举还是会有可能长期存在。因马上要进入到了2020-2021申请季,而现在境外疫情结束看来遥遥无期,下一届的毕业生很关注这个政策的动向。

明年政策如何,要取决于教育部的决策。不过,我对此还是报以乐观态度,一是现有这个政策虽然有重大突破,但仍然是在既有政策框架之内,并没有实质性突破必须参加高考的政策以及占用现有的招生名额。明年如果继续推行也不会违背既有政策;二是疫情在短时间内难以结束,加上国际形势日益复杂,出国留学仍然会碰到诸多问题,而原本准备出国留学的学生在短时间内是没有办法回归到高考体系内,仍然需要想办法解决国际学校接下来一两年毕业生的出路问题。

值得关注的是,在这次新冠疫情的影响下,虽然出国留学整体上碰到了诸多的麻烦,但在很大程度上反而加深了中国教育的对外合作程度。

9月16日,中国教育部国际司(港澳台办)负责人以记者提问形式阐述了通过中外合作办学渠道解决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部分出国留学人员赴境外就读困难相关政策,认可了通过远程教学继续完成学业方式,明确了出国留学人员可以先行在国内高校借读学习,允许部分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以及内地(祖国大陆)与港澳台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招录部分符合特定条件的出国留学生。

按照这些政策精神要求,中外合作大学可以招录拿到境外大学录取通知的国际学校学生,康奈尔大学的中国学生有机会去清华、北大等国内名校借读。这些均是前所未有的创新举措。因此,从这些来看,本次疫情将会给中国的国际教育发展带来深远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