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新冠疫情期间,中国的风投转向热门行业的知名公司,导致中国新增的科技初创企业减少,这一趋势今年很可能持续。



 | 瑞安•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期间,中国的风险资本投资者纷纷退向安全地带——热门行业的知名公司,这导致中国新增的科技初创企业减少,这一趋势今年很可能会继续下去。

中国商业信息提供商IT桔子(ITjuzi)的数据显示,2020年早期融资交易数量下降45%,让新增科技初创企业数量比上一年减少了一半,至3131家。

2018年末,随着风险投资热潮消退,一场“资本寒冬”给中国科技行业带来了寒意。去年投资交易数量连续第五年下降,尽管初创企业的现金流缓缓上升,增长12%至8150亿元人民币(合1260亿美元)。


初创企业加速器“即联即用中国”(Plug and Play China)的管理合伙人赵晨表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潜在的创始人都留在稳定的工作岗位上,而不愿去冒险。”

赵晨补充称,尽管与5年前相比新的风投少了,但质量有所提高,因为投资者变得更有鉴别力。他说“如果要在2020年创业,(这些公司)肯定是有两把刷子的”。

风投投资者最青睐半导体、在线教育和医疗初创企业。为应对美国的制裁,中国政府计划斥巨资打造一个自给自足的芯片行业。受此刺激,去年半导体初创企业在非公开市场获得的融资增长了逾500%,至800亿元人民币。

“这太疯狂了,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在精品咨询公司光源资本(Lighthouse Capital)负责安排芯片交易的Nathan Ma表示:“如果你现在不尝试投资半导体,就好像你退出了投资游戏。”


政府助推对半导体行业的融资——官方媒体称之为“半导体大跃进”——在去年前9个月促使逾1.3万家企业进入该行业,其中许多企业此前没有任何行业经验,有些来自海鲜和汽车零部件等行业。

资本也被吸引到在线教育上。由于疫情导致学生们无法到学校上学,网络教育蓬勃发展。根据IT桔子的数据,创业公司作业帮(zooyebang)和猿辅导(Yuanfudao)去年筹集了约60亿美元,约占流入教育科技行业资金的约三分之二。

“在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里,人们在寻找回报,但他们也在寻找安全,头号玩家或二号玩家很可能因为太大而不能倒,回报倍数可能更低,但更安全,”嘉御基金(Vision Knight Capital)董事长卫哲(David Wei)表示,去年该基金的投资支出翻了一倍。

与此同时,希望打造自己的生态系统、留住用户的大型科技公司已加快了交易步伐。IT桔子的数据显示,去年战略投资者参与的交易数量创下了纪录,仅腾讯一家就参与了113笔交易。


“大型科技公司过去会对我们投资组合中的公司进行后期投资;现在它们开始更早进入,”风险投资公司光速中国(Lightspeed China)的张怡辰(Charles Zhang)表示。

他表示:“此外,中国的并购交易相对在减少,因此少数股权投资让它们有机会接触到它们想要接触的大有前途的初创企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疫情之下中国风投转向更安全交易

发布日期:2021-01-22 13:04
摘要:新冠疫情期间,中国的风投转向热门行业的知名公司,导致中国新增的科技初创企业减少,这一趋势今年很可能持续。



 | 瑞安•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期间,中国的风险资本投资者纷纷退向安全地带——热门行业的知名公司,这导致中国新增的科技初创企业减少,这一趋势今年很可能会继续下去。

中国商业信息提供商IT桔子(ITjuzi)的数据显示,2020年早期融资交易数量下降45%,让新增科技初创企业数量比上一年减少了一半,至3131家。

2018年末,随着风险投资热潮消退,一场“资本寒冬”给中国科技行业带来了寒意。去年投资交易数量连续第五年下降,尽管初创企业的现金流缓缓上升,增长12%至8150亿元人民币(合1260亿美元)。


初创企业加速器“即联即用中国”(Plug and Play China)的管理合伙人赵晨表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潜在的创始人都留在稳定的工作岗位上,而不愿去冒险。”

赵晨补充称,尽管与5年前相比新的风投少了,但质量有所提高,因为投资者变得更有鉴别力。他说“如果要在2020年创业,(这些公司)肯定是有两把刷子的”。

风投投资者最青睐半导体、在线教育和医疗初创企业。为应对美国的制裁,中国政府计划斥巨资打造一个自给自足的芯片行业。受此刺激,去年半导体初创企业在非公开市场获得的融资增长了逾500%,至800亿元人民币。

“这太疯狂了,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在精品咨询公司光源资本(Lighthouse Capital)负责安排芯片交易的Nathan Ma表示:“如果你现在不尝试投资半导体,就好像你退出了投资游戏。”


政府助推对半导体行业的融资——官方媒体称之为“半导体大跃进”——在去年前9个月促使逾1.3万家企业进入该行业,其中许多企业此前没有任何行业经验,有些来自海鲜和汽车零部件等行业。

资本也被吸引到在线教育上。由于疫情导致学生们无法到学校上学,网络教育蓬勃发展。根据IT桔子的数据,创业公司作业帮(zooyebang)和猿辅导(Yuanfudao)去年筹集了约60亿美元,约占流入教育科技行业资金的约三分之二。

“在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里,人们在寻找回报,但他们也在寻找安全,头号玩家或二号玩家很可能因为太大而不能倒,回报倍数可能更低,但更安全,”嘉御基金(Vision Knight Capital)董事长卫哲(David Wei)表示,去年该基金的投资支出翻了一倍。

与此同时,希望打造自己的生态系统、留住用户的大型科技公司已加快了交易步伐。IT桔子的数据显示,去年战略投资者参与的交易数量创下了纪录,仅腾讯一家就参与了113笔交易。


“大型科技公司过去会对我们投资组合中的公司进行后期投资;现在它们开始更早进入,”风险投资公司光速中国(Lightspeed China)的张怡辰(Charles Zhang)表示。

他表示:“此外,中国的并购交易相对在减少,因此少数股权投资让它们有机会接触到它们想要接触的大有前途的初创企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新冠疫情期间,中国的风投转向热门行业的知名公司,导致中国新增的科技初创企业减少,这一趋势今年很可能持续。



 | 瑞安•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期间,中国的风险资本投资者纷纷退向安全地带——热门行业的知名公司,这导致中国新增的科技初创企业减少,这一趋势今年很可能会继续下去。

中国商业信息提供商IT桔子(ITjuzi)的数据显示,2020年早期融资交易数量下降45%,让新增科技初创企业数量比上一年减少了一半,至3131家。

2018年末,随着风险投资热潮消退,一场“资本寒冬”给中国科技行业带来了寒意。去年投资交易数量连续第五年下降,尽管初创企业的现金流缓缓上升,增长12%至8150亿元人民币(合1260亿美元)。


初创企业加速器“即联即用中国”(Plug and Play China)的管理合伙人赵晨表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潜在的创始人都留在稳定的工作岗位上,而不愿去冒险。”

赵晨补充称,尽管与5年前相比新的风投少了,但质量有所提高,因为投资者变得更有鉴别力。他说“如果要在2020年创业,(这些公司)肯定是有两把刷子的”。

风投投资者最青睐半导体、在线教育和医疗初创企业。为应对美国的制裁,中国政府计划斥巨资打造一个自给自足的芯片行业。受此刺激,去年半导体初创企业在非公开市场获得的融资增长了逾500%,至800亿元人民币。

“这太疯狂了,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在精品咨询公司光源资本(Lighthouse Capital)负责安排芯片交易的Nathan Ma表示:“如果你现在不尝试投资半导体,就好像你退出了投资游戏。”


政府助推对半导体行业的融资——官方媒体称之为“半导体大跃进”——在去年前9个月促使逾1.3万家企业进入该行业,其中许多企业此前没有任何行业经验,有些来自海鲜和汽车零部件等行业。

资本也被吸引到在线教育上。由于疫情导致学生们无法到学校上学,网络教育蓬勃发展。根据IT桔子的数据,创业公司作业帮(zooyebang)和猿辅导(Yuanfudao)去年筹集了约60亿美元,约占流入教育科技行业资金的约三分之二。

“在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里,人们在寻找回报,但他们也在寻找安全,头号玩家或二号玩家很可能因为太大而不能倒,回报倍数可能更低,但更安全,”嘉御基金(Vision Knight Capital)董事长卫哲(David Wei)表示,去年该基金的投资支出翻了一倍。

与此同时,希望打造自己的生态系统、留住用户的大型科技公司已加快了交易步伐。IT桔子的数据显示,去年战略投资者参与的交易数量创下了纪录,仅腾讯一家就参与了113笔交易。


“大型科技公司过去会对我们投资组合中的公司进行后期投资;现在它们开始更早进入,”风险投资公司光速中国(Lightspeed China)的张怡辰(Charles Zhang)表示。

他表示:“此外,中国的并购交易相对在减少,因此少数股权投资让它们有机会接触到它们想要接触的大有前途的初创企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疫情之下中国风投转向更安全交易

发布日期:2021-01-22 13:04
摘要:新冠疫情期间,中国的风投转向热门行业的知名公司,导致中国新增的科技初创企业减少,这一趋势今年很可能持续。



 | 瑞安•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期间,中国的风险资本投资者纷纷退向安全地带——热门行业的知名公司,这导致中国新增的科技初创企业减少,这一趋势今年很可能会继续下去。

中国商业信息提供商IT桔子(ITjuzi)的数据显示,2020年早期融资交易数量下降45%,让新增科技初创企业数量比上一年减少了一半,至3131家。

2018年末,随着风险投资热潮消退,一场“资本寒冬”给中国科技行业带来了寒意。去年投资交易数量连续第五年下降,尽管初创企业的现金流缓缓上升,增长12%至8150亿元人民币(合1260亿美元)。


初创企业加速器“即联即用中国”(Plug and Play China)的管理合伙人赵晨表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潜在的创始人都留在稳定的工作岗位上,而不愿去冒险。”

赵晨补充称,尽管与5年前相比新的风投少了,但质量有所提高,因为投资者变得更有鉴别力。他说“如果要在2020年创业,(这些公司)肯定是有两把刷子的”。

风投投资者最青睐半导体、在线教育和医疗初创企业。为应对美国的制裁,中国政府计划斥巨资打造一个自给自足的芯片行业。受此刺激,去年半导体初创企业在非公开市场获得的融资增长了逾500%,至800亿元人民币。

“这太疯狂了,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在精品咨询公司光源资本(Lighthouse Capital)负责安排芯片交易的Nathan Ma表示:“如果你现在不尝试投资半导体,就好像你退出了投资游戏。”


政府助推对半导体行业的融资——官方媒体称之为“半导体大跃进”——在去年前9个月促使逾1.3万家企业进入该行业,其中许多企业此前没有任何行业经验,有些来自海鲜和汽车零部件等行业。

资本也被吸引到在线教育上。由于疫情导致学生们无法到学校上学,网络教育蓬勃发展。根据IT桔子的数据,创业公司作业帮(zooyebang)和猿辅导(Yuanfudao)去年筹集了约60亿美元,约占流入教育科技行业资金的约三分之二。

“在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里,人们在寻找回报,但他们也在寻找安全,头号玩家或二号玩家很可能因为太大而不能倒,回报倍数可能更低,但更安全,”嘉御基金(Vision Knight Capital)董事长卫哲(David Wei)表示,去年该基金的投资支出翻了一倍。

与此同时,希望打造自己的生态系统、留住用户的大型科技公司已加快了交易步伐。IT桔子的数据显示,去年战略投资者参与的交易数量创下了纪录,仅腾讯一家就参与了113笔交易。


“大型科技公司过去会对我们投资组合中的公司进行后期投资;现在它们开始更早进入,”风险投资公司光速中国(Lightspeed China)的张怡辰(Charles Zhang)表示。

他表示:“此外,中国的并购交易相对在减少,因此少数股权投资让它们有机会接触到它们想要接触的大有前途的初创企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新冠疫情期间,中国的风投转向热门行业的知名公司,导致中国新增的科技初创企业减少,这一趋势今年很可能持续。



 | 瑞安•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期间,中国的风险资本投资者纷纷退向安全地带——热门行业的知名公司,这导致中国新增的科技初创企业减少,这一趋势今年很可能会继续下去。

中国商业信息提供商IT桔子(ITjuzi)的数据显示,2020年早期融资交易数量下降45%,让新增科技初创企业数量比上一年减少了一半,至3131家。

2018年末,随着风险投资热潮消退,一场“资本寒冬”给中国科技行业带来了寒意。去年投资交易数量连续第五年下降,尽管初创企业的现金流缓缓上升,增长12%至8150亿元人民币(合1260亿美元)。


初创企业加速器“即联即用中国”(Plug and Play China)的管理合伙人赵晨表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潜在的创始人都留在稳定的工作岗位上,而不愿去冒险。”

赵晨补充称,尽管与5年前相比新的风投少了,但质量有所提高,因为投资者变得更有鉴别力。他说“如果要在2020年创业,(这些公司)肯定是有两把刷子的”。

风投投资者最青睐半导体、在线教育和医疗初创企业。为应对美国的制裁,中国政府计划斥巨资打造一个自给自足的芯片行业。受此刺激,去年半导体初创企业在非公开市场获得的融资增长了逾500%,至800亿元人民币。

“这太疯狂了,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在精品咨询公司光源资本(Lighthouse Capital)负责安排芯片交易的Nathan Ma表示:“如果你现在不尝试投资半导体,就好像你退出了投资游戏。”


政府助推对半导体行业的融资——官方媒体称之为“半导体大跃进”——在去年前9个月促使逾1.3万家企业进入该行业,其中许多企业此前没有任何行业经验,有些来自海鲜和汽车零部件等行业。

资本也被吸引到在线教育上。由于疫情导致学生们无法到学校上学,网络教育蓬勃发展。根据IT桔子的数据,创业公司作业帮(zooyebang)和猿辅导(Yuanfudao)去年筹集了约60亿美元,约占流入教育科技行业资金的约三分之二。

“在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里,人们在寻找回报,但他们也在寻找安全,头号玩家或二号玩家很可能因为太大而不能倒,回报倍数可能更低,但更安全,”嘉御基金(Vision Knight Capital)董事长卫哲(David Wei)表示,去年该基金的投资支出翻了一倍。

与此同时,希望打造自己的生态系统、留住用户的大型科技公司已加快了交易步伐。IT桔子的数据显示,去年战略投资者参与的交易数量创下了纪录,仅腾讯一家就参与了113笔交易。


“大型科技公司过去会对我们投资组合中的公司进行后期投资;现在它们开始更早进入,”风险投资公司光速中国(Lightspeed China)的张怡辰(Charles Zhang)表示。

他表示:“此外,中国的并购交易相对在减少,因此少数股权投资让它们有机会接触到它们想要接触的大有前途的初创企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