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游行业的临时工被认为是二等电子公民;微软曾遇一项集体诉讼,缘由是其未能向临时工提供福利。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2018年圣诞节的临近,动视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 Inc.)的工作人员正忙于做着他们一直月做的事情——编写代码,建模角色,以及为下一版的《使命召唤》游戏设计场景。

在该公司位于美国加州圣莫尼卡的园区里,每个人都收到了手工发送的邀请函,获邀参加年度假日庆典,员工们可以在那里喝酒,放松身心并庆祝新年。但三名知情人士说,一些收到邀请函的人很快被告知,他们是因为一些差错才收到邀请的,因此聚会不欢迎他们参加。原因?他们是临时合同工,真正受雇于Volt Workforce Solutions。

这种待遇在游戏行业并不罕见。尽管当一款新的游戏大热后,高管们可以赚取数百万美元,一些全职员工可以期待保时捷这样的奖励,然而许多与他们并肩工作的人却只能获得让他们勉强维持在贫困线以上的薪水。

他们的员工徽章通常呈现不同的颜色。他们很少获得带薪假期。他们的名字有时不包括在员工名单中。而且,当全职同事收到贵重的物品奖励(例如游戏人物小雕像)时,他们通常会被排除在外。在一个游戏工作室,一个临时工说,他们坐的椅子都是较便宜、舒服程度较低的。试图在电子游戏开发商建立工会的美国通讯业工人协会的组织者艾玛·基内玛(Emma Kinema)说:“临时工会被告知,他们将有机会证明自己,并有可能转变为全职员工。但实际上,绝大多数在游戏行业中担任‘临时’角色的人永远都会困在原地,承受恶劣的工作条件,没有福利,薪水低,而且没有职业发展的阶梯。”

据美国娱乐软件协会(Entertainment Software Association)统计,电子游戏行业在全球拥有超过22万名员工。大批的自由职业者为这些人提供支持,在需要时为工作室编写脚本或绘制概念图。处于这两类人中间的是Volt、Keywords和Yoh等机构雇用的临时工,他们全日制工作,但通常被视为次一等的雇员。

这个行业声望极高——哪个孩子不想长大后以制作游戏谋生呢?但这也使其拥有了剥削劳动力的极好条件。记者采访了十几名临时工,所有人都不希望被雇主发现,因为害怕雇主的报复。采访表明,这些人通常是游戏开发团队的重要成员。这些熟练的美术师、设计师和制作人与正式员工做着同样长时间的工作。有时,他们的雇佣有特定的结束日期,但他们的合同经常被延长,让他们能够保留工作,但却不提供转为全职工作的路径。非营利的国际游戏开发者协会(International Game Developers Association)执行董事蕾妮·吉廷斯(Renee Gittins)说:“许多岗位仅在项目的某个阶段才用到,因此临时工非常适合这些职位。但是,临时雇佣不应被用作避免雇用成本的一种方法。”

从法律上讲,这些永久性临时工处于一个灰暗的空间里。2000年,微软和解了一项集体诉讼,该诉讼由临时工提起,缘由是微软未能向临时工提供福利。但该案并未产生一个明确的先例。斯坦福大学法学院名誉法律教授、全美劳资关系委员会前主席威廉·古尔德四世(William Gould IV)说:“这个领域还处于‘狂野西部’阶段。”两位国会议员在7月份提出了一项法案,拟加强对临时工的保护,但该法案尚处于委员会讨论阶段。

从一款游戏的所有者到编写代码并绘制人物之人的路径可能很复杂。预计2020年秋天上市的下一期《使命召唤》很可能打破销售记录。根据动视的数据,2018年版的《使命召唤:黑色行动4》(Call of Duty: Black Ops 4)在上市前三天内就赚了超过5亿美元。这款游戏的大部分工作是由动视拥有的独立工作室完成的,其中包括一家名为Treyarch的圣塔莫尼卡公司,该公司从Volt雇用临时工。如今和曾经在Treyarch工作过的一些Volt员工说,他们的工资每小时不到20美元,这迫使他们在晚上和周末加班,以维持生计。

他们的Volt合同中规定了他们无权获得所驻公司的额外福利。《彭博商业周刊》看到的一份合同中这样写道:“我承认并同意,我没有资格参加或获得由公司集团的任何成员发起或维护并根据该公司集团的退休计划、健康计划、愿景计划、残障计划、人寿保险计划、股票期权计划或任何其它员工福利计划、政策或程序的条款而形成的福利。”

Volt未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动视表示,在游戏开发过程中,其各阶段的人员需求并不相同,它尽其最大努力将派遣员工纳入尽可能多的工作室活动中。(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对2018年的节日派对感到沮丧之后,动视的临时工获得了参加2019年活动的邀请。)该公司表示,它对所有有关不公平待遇的投诉进行了调查,并表示,在动视各工作室的1万名员工中,只有不到10%来自派遣方。

缩小临时工规模的努力在不同公司产生了不同的结果。2014年,微软在当时的一份备忘录中说,由于微软试图减少对临时工的依赖,微软为临时工设立了18个月的限制,以“更好地保护我们的微软 IP和机密信息”。了解开发进程的人士说,由于开发电子游戏可能需要数年的时间(最新一期的微软《光环》已经开发了四年多),因此临时工在18个月结束时的离开破坏了开发的进度。微软表示,它鼓励外部员工提出关于待遇问题的任何担忧,并将根据需要采取行动。

该行业的结构使其很难打破临时工的现状。要在顶级公司找到工作,就需要有参与一款已完成游戏的资历,但在日本,一些员工说,他们的派遣机构并不将自己的名字列在员工之中,以免其他公司挖人。曾担任一款大型主机游戏负责人的临时工说,他的派遣方强迫他在开发的每款游戏中使用不同的假名。尽管一些公司正努力在员工之间打造团结气氛,但美国或日本的电子游戏产业中还没有工会,许多热心的人们正在等待。

独立工作室Stray Bombay Co.致力于射击游戏合作业务,对于其创始人切特·法里斯泽克(Chet Faliszek)来说,这个问题有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不要使用临时工。在Stray Bombay的成长过程中,他一直拒绝招聘派遣员工,尽管这样做可以节省他的时间和金钱。

法里斯泽克说:“虽然正式员工的薪水中等,工作时间长,但他们却有获得奖金和福利的希望,而这些奖金和福利很多都不会发给临时工的,后者遭受了不公平待遇。”撰文/Jason Schreier、Takashi Mochizuki 

总之 电子游戏行业的临时工经常全日制工作,但被剥夺了诸如带薪假期、聚会和提供给长期员工的公司奖励之类的待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电游行业很酷 但临时工很苦

发布日期:2020-09-09 07:58
电游行业的临时工被认为是二等电子公民;微软曾遇一项集体诉讼,缘由是其未能向临时工提供福利。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2018年圣诞节的临近,动视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 Inc.)的工作人员正忙于做着他们一直月做的事情——编写代码,建模角色,以及为下一版的《使命召唤》游戏设计场景。

在该公司位于美国加州圣莫尼卡的园区里,每个人都收到了手工发送的邀请函,获邀参加年度假日庆典,员工们可以在那里喝酒,放松身心并庆祝新年。但三名知情人士说,一些收到邀请函的人很快被告知,他们是因为一些差错才收到邀请的,因此聚会不欢迎他们参加。原因?他们是临时合同工,真正受雇于Volt Workforce Solutions。

这种待遇在游戏行业并不罕见。尽管当一款新的游戏大热后,高管们可以赚取数百万美元,一些全职员工可以期待保时捷这样的奖励,然而许多与他们并肩工作的人却只能获得让他们勉强维持在贫困线以上的薪水。

他们的员工徽章通常呈现不同的颜色。他们很少获得带薪假期。他们的名字有时不包括在员工名单中。而且,当全职同事收到贵重的物品奖励(例如游戏人物小雕像)时,他们通常会被排除在外。在一个游戏工作室,一个临时工说,他们坐的椅子都是较便宜、舒服程度较低的。试图在电子游戏开发商建立工会的美国通讯业工人协会的组织者艾玛·基内玛(Emma Kinema)说:“临时工会被告知,他们将有机会证明自己,并有可能转变为全职员工。但实际上,绝大多数在游戏行业中担任‘临时’角色的人永远都会困在原地,承受恶劣的工作条件,没有福利,薪水低,而且没有职业发展的阶梯。”

据美国娱乐软件协会(Entertainment Software Association)统计,电子游戏行业在全球拥有超过22万名员工。大批的自由职业者为这些人提供支持,在需要时为工作室编写脚本或绘制概念图。处于这两类人中间的是Volt、Keywords和Yoh等机构雇用的临时工,他们全日制工作,但通常被视为次一等的雇员。

这个行业声望极高——哪个孩子不想长大后以制作游戏谋生呢?但这也使其拥有了剥削劳动力的极好条件。记者采访了十几名临时工,所有人都不希望被雇主发现,因为害怕雇主的报复。采访表明,这些人通常是游戏开发团队的重要成员。这些熟练的美术师、设计师和制作人与正式员工做着同样长时间的工作。有时,他们的雇佣有特定的结束日期,但他们的合同经常被延长,让他们能够保留工作,但却不提供转为全职工作的路径。非营利的国际游戏开发者协会(International Game Developers Association)执行董事蕾妮·吉廷斯(Renee Gittins)说:“许多岗位仅在项目的某个阶段才用到,因此临时工非常适合这些职位。但是,临时雇佣不应被用作避免雇用成本的一种方法。”

从法律上讲,这些永久性临时工处于一个灰暗的空间里。2000年,微软和解了一项集体诉讼,该诉讼由临时工提起,缘由是微软未能向临时工提供福利。但该案并未产生一个明确的先例。斯坦福大学法学院名誉法律教授、全美劳资关系委员会前主席威廉·古尔德四世(William Gould IV)说:“这个领域还处于‘狂野西部’阶段。”两位国会议员在7月份提出了一项法案,拟加强对临时工的保护,但该法案尚处于委员会讨论阶段。

从一款游戏的所有者到编写代码并绘制人物之人的路径可能很复杂。预计2020年秋天上市的下一期《使命召唤》很可能打破销售记录。根据动视的数据,2018年版的《使命召唤:黑色行动4》(Call of Duty: Black Ops 4)在上市前三天内就赚了超过5亿美元。这款游戏的大部分工作是由动视拥有的独立工作室完成的,其中包括一家名为Treyarch的圣塔莫尼卡公司,该公司从Volt雇用临时工。如今和曾经在Treyarch工作过的一些Volt员工说,他们的工资每小时不到20美元,这迫使他们在晚上和周末加班,以维持生计。

他们的Volt合同中规定了他们无权获得所驻公司的额外福利。《彭博商业周刊》看到的一份合同中这样写道:“我承认并同意,我没有资格参加或获得由公司集团的任何成员发起或维护并根据该公司集团的退休计划、健康计划、愿景计划、残障计划、人寿保险计划、股票期权计划或任何其它员工福利计划、政策或程序的条款而形成的福利。”

Volt未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动视表示,在游戏开发过程中,其各阶段的人员需求并不相同,它尽其最大努力将派遣员工纳入尽可能多的工作室活动中。(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对2018年的节日派对感到沮丧之后,动视的临时工获得了参加2019年活动的邀请。)该公司表示,它对所有有关不公平待遇的投诉进行了调查,并表示,在动视各工作室的1万名员工中,只有不到10%来自派遣方。

缩小临时工规模的努力在不同公司产生了不同的结果。2014年,微软在当时的一份备忘录中说,由于微软试图减少对临时工的依赖,微软为临时工设立了18个月的限制,以“更好地保护我们的微软 IP和机密信息”。了解开发进程的人士说,由于开发电子游戏可能需要数年的时间(最新一期的微软《光环》已经开发了四年多),因此临时工在18个月结束时的离开破坏了开发的进度。微软表示,它鼓励外部员工提出关于待遇问题的任何担忧,并将根据需要采取行动。

该行业的结构使其很难打破临时工的现状。要在顶级公司找到工作,就需要有参与一款已完成游戏的资历,但在日本,一些员工说,他们的派遣机构并不将自己的名字列在员工之中,以免其他公司挖人。曾担任一款大型主机游戏负责人的临时工说,他的派遣方强迫他在开发的每款游戏中使用不同的假名。尽管一些公司正努力在员工之间打造团结气氛,但美国或日本的电子游戏产业中还没有工会,许多热心的人们正在等待。

独立工作室Stray Bombay Co.致力于射击游戏合作业务,对于其创始人切特·法里斯泽克(Chet Faliszek)来说,这个问题有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不要使用临时工。在Stray Bombay的成长过程中,他一直拒绝招聘派遣员工,尽管这样做可以节省他的时间和金钱。

法里斯泽克说:“虽然正式员工的薪水中等,工作时间长,但他们却有获得奖金和福利的希望,而这些奖金和福利很多都不会发给临时工的,后者遭受了不公平待遇。”撰文/Jason Schreier、Takashi Mochizuki 

总之 电子游戏行业的临时工经常全日制工作,但被剥夺了诸如带薪假期、聚会和提供给长期员工的公司奖励之类的待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电游行业的临时工被认为是二等电子公民;微软曾遇一项集体诉讼,缘由是其未能向临时工提供福利。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2018年圣诞节的临近,动视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 Inc.)的工作人员正忙于做着他们一直月做的事情——编写代码,建模角色,以及为下一版的《使命召唤》游戏设计场景。

在该公司位于美国加州圣莫尼卡的园区里,每个人都收到了手工发送的邀请函,获邀参加年度假日庆典,员工们可以在那里喝酒,放松身心并庆祝新年。但三名知情人士说,一些收到邀请函的人很快被告知,他们是因为一些差错才收到邀请的,因此聚会不欢迎他们参加。原因?他们是临时合同工,真正受雇于Volt Workforce Solutions。

这种待遇在游戏行业并不罕见。尽管当一款新的游戏大热后,高管们可以赚取数百万美元,一些全职员工可以期待保时捷这样的奖励,然而许多与他们并肩工作的人却只能获得让他们勉强维持在贫困线以上的薪水。

他们的员工徽章通常呈现不同的颜色。他们很少获得带薪假期。他们的名字有时不包括在员工名单中。而且,当全职同事收到贵重的物品奖励(例如游戏人物小雕像)时,他们通常会被排除在外。在一个游戏工作室,一个临时工说,他们坐的椅子都是较便宜、舒服程度较低的。试图在电子游戏开发商建立工会的美国通讯业工人协会的组织者艾玛·基内玛(Emma Kinema)说:“临时工会被告知,他们将有机会证明自己,并有可能转变为全职员工。但实际上,绝大多数在游戏行业中担任‘临时’角色的人永远都会困在原地,承受恶劣的工作条件,没有福利,薪水低,而且没有职业发展的阶梯。”

据美国娱乐软件协会(Entertainment Software Association)统计,电子游戏行业在全球拥有超过22万名员工。大批的自由职业者为这些人提供支持,在需要时为工作室编写脚本或绘制概念图。处于这两类人中间的是Volt、Keywords和Yoh等机构雇用的临时工,他们全日制工作,但通常被视为次一等的雇员。

这个行业声望极高——哪个孩子不想长大后以制作游戏谋生呢?但这也使其拥有了剥削劳动力的极好条件。记者采访了十几名临时工,所有人都不希望被雇主发现,因为害怕雇主的报复。采访表明,这些人通常是游戏开发团队的重要成员。这些熟练的美术师、设计师和制作人与正式员工做着同样长时间的工作。有时,他们的雇佣有特定的结束日期,但他们的合同经常被延长,让他们能够保留工作,但却不提供转为全职工作的路径。非营利的国际游戏开发者协会(International Game Developers Association)执行董事蕾妮·吉廷斯(Renee Gittins)说:“许多岗位仅在项目的某个阶段才用到,因此临时工非常适合这些职位。但是,临时雇佣不应被用作避免雇用成本的一种方法。”

从法律上讲,这些永久性临时工处于一个灰暗的空间里。2000年,微软和解了一项集体诉讼,该诉讼由临时工提起,缘由是微软未能向临时工提供福利。但该案并未产生一个明确的先例。斯坦福大学法学院名誉法律教授、全美劳资关系委员会前主席威廉·古尔德四世(William Gould IV)说:“这个领域还处于‘狂野西部’阶段。”两位国会议员在7月份提出了一项法案,拟加强对临时工的保护,但该法案尚处于委员会讨论阶段。

从一款游戏的所有者到编写代码并绘制人物之人的路径可能很复杂。预计2020年秋天上市的下一期《使命召唤》很可能打破销售记录。根据动视的数据,2018年版的《使命召唤:黑色行动4》(Call of Duty: Black Ops 4)在上市前三天内就赚了超过5亿美元。这款游戏的大部分工作是由动视拥有的独立工作室完成的,其中包括一家名为Treyarch的圣塔莫尼卡公司,该公司从Volt雇用临时工。如今和曾经在Treyarch工作过的一些Volt员工说,他们的工资每小时不到20美元,这迫使他们在晚上和周末加班,以维持生计。

他们的Volt合同中规定了他们无权获得所驻公司的额外福利。《彭博商业周刊》看到的一份合同中这样写道:“我承认并同意,我没有资格参加或获得由公司集团的任何成员发起或维护并根据该公司集团的退休计划、健康计划、愿景计划、残障计划、人寿保险计划、股票期权计划或任何其它员工福利计划、政策或程序的条款而形成的福利。”

Volt未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动视表示,在游戏开发过程中,其各阶段的人员需求并不相同,它尽其最大努力将派遣员工纳入尽可能多的工作室活动中。(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对2018年的节日派对感到沮丧之后,动视的临时工获得了参加2019年活动的邀请。)该公司表示,它对所有有关不公平待遇的投诉进行了调查,并表示,在动视各工作室的1万名员工中,只有不到10%来自派遣方。

缩小临时工规模的努力在不同公司产生了不同的结果。2014年,微软在当时的一份备忘录中说,由于微软试图减少对临时工的依赖,微软为临时工设立了18个月的限制,以“更好地保护我们的微软 IP和机密信息”。了解开发进程的人士说,由于开发电子游戏可能需要数年的时间(最新一期的微软《光环》已经开发了四年多),因此临时工在18个月结束时的离开破坏了开发的进度。微软表示,它鼓励外部员工提出关于待遇问题的任何担忧,并将根据需要采取行动。

该行业的结构使其很难打破临时工的现状。要在顶级公司找到工作,就需要有参与一款已完成游戏的资历,但在日本,一些员工说,他们的派遣机构并不将自己的名字列在员工之中,以免其他公司挖人。曾担任一款大型主机游戏负责人的临时工说,他的派遣方强迫他在开发的每款游戏中使用不同的假名。尽管一些公司正努力在员工之间打造团结气氛,但美国或日本的电子游戏产业中还没有工会,许多热心的人们正在等待。

独立工作室Stray Bombay Co.致力于射击游戏合作业务,对于其创始人切特·法里斯泽克(Chet Faliszek)来说,这个问题有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不要使用临时工。在Stray Bombay的成长过程中,他一直拒绝招聘派遣员工,尽管这样做可以节省他的时间和金钱。

法里斯泽克说:“虽然正式员工的薪水中等,工作时间长,但他们却有获得奖金和福利的希望,而这些奖金和福利很多都不会发给临时工的,后者遭受了不公平待遇。”撰文/Jason Schreier、Takashi Mochizuki 

总之 电子游戏行业的临时工经常全日制工作,但被剥夺了诸如带薪假期、聚会和提供给长期员工的公司奖励之类的待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电游行业很酷 但临时工很苦

发布日期:2020-09-09 07:58
电游行业的临时工被认为是二等电子公民;微软曾遇一项集体诉讼,缘由是其未能向临时工提供福利。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2018年圣诞节的临近,动视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 Inc.)的工作人员正忙于做着他们一直月做的事情——编写代码,建模角色,以及为下一版的《使命召唤》游戏设计场景。

在该公司位于美国加州圣莫尼卡的园区里,每个人都收到了手工发送的邀请函,获邀参加年度假日庆典,员工们可以在那里喝酒,放松身心并庆祝新年。但三名知情人士说,一些收到邀请函的人很快被告知,他们是因为一些差错才收到邀请的,因此聚会不欢迎他们参加。原因?他们是临时合同工,真正受雇于Volt Workforce Solutions。

这种待遇在游戏行业并不罕见。尽管当一款新的游戏大热后,高管们可以赚取数百万美元,一些全职员工可以期待保时捷这样的奖励,然而许多与他们并肩工作的人却只能获得让他们勉强维持在贫困线以上的薪水。

他们的员工徽章通常呈现不同的颜色。他们很少获得带薪假期。他们的名字有时不包括在员工名单中。而且,当全职同事收到贵重的物品奖励(例如游戏人物小雕像)时,他们通常会被排除在外。在一个游戏工作室,一个临时工说,他们坐的椅子都是较便宜、舒服程度较低的。试图在电子游戏开发商建立工会的美国通讯业工人协会的组织者艾玛·基内玛(Emma Kinema)说:“临时工会被告知,他们将有机会证明自己,并有可能转变为全职员工。但实际上,绝大多数在游戏行业中担任‘临时’角色的人永远都会困在原地,承受恶劣的工作条件,没有福利,薪水低,而且没有职业发展的阶梯。”

据美国娱乐软件协会(Entertainment Software Association)统计,电子游戏行业在全球拥有超过22万名员工。大批的自由职业者为这些人提供支持,在需要时为工作室编写脚本或绘制概念图。处于这两类人中间的是Volt、Keywords和Yoh等机构雇用的临时工,他们全日制工作,但通常被视为次一等的雇员。

这个行业声望极高——哪个孩子不想长大后以制作游戏谋生呢?但这也使其拥有了剥削劳动力的极好条件。记者采访了十几名临时工,所有人都不希望被雇主发现,因为害怕雇主的报复。采访表明,这些人通常是游戏开发团队的重要成员。这些熟练的美术师、设计师和制作人与正式员工做着同样长时间的工作。有时,他们的雇佣有特定的结束日期,但他们的合同经常被延长,让他们能够保留工作,但却不提供转为全职工作的路径。非营利的国际游戏开发者协会(International Game Developers Association)执行董事蕾妮·吉廷斯(Renee Gittins)说:“许多岗位仅在项目的某个阶段才用到,因此临时工非常适合这些职位。但是,临时雇佣不应被用作避免雇用成本的一种方法。”

从法律上讲,这些永久性临时工处于一个灰暗的空间里。2000年,微软和解了一项集体诉讼,该诉讼由临时工提起,缘由是微软未能向临时工提供福利。但该案并未产生一个明确的先例。斯坦福大学法学院名誉法律教授、全美劳资关系委员会前主席威廉·古尔德四世(William Gould IV)说:“这个领域还处于‘狂野西部’阶段。”两位国会议员在7月份提出了一项法案,拟加强对临时工的保护,但该法案尚处于委员会讨论阶段。

从一款游戏的所有者到编写代码并绘制人物之人的路径可能很复杂。预计2020年秋天上市的下一期《使命召唤》很可能打破销售记录。根据动视的数据,2018年版的《使命召唤:黑色行动4》(Call of Duty: Black Ops 4)在上市前三天内就赚了超过5亿美元。这款游戏的大部分工作是由动视拥有的独立工作室完成的,其中包括一家名为Treyarch的圣塔莫尼卡公司,该公司从Volt雇用临时工。如今和曾经在Treyarch工作过的一些Volt员工说,他们的工资每小时不到20美元,这迫使他们在晚上和周末加班,以维持生计。

他们的Volt合同中规定了他们无权获得所驻公司的额外福利。《彭博商业周刊》看到的一份合同中这样写道:“我承认并同意,我没有资格参加或获得由公司集团的任何成员发起或维护并根据该公司集团的退休计划、健康计划、愿景计划、残障计划、人寿保险计划、股票期权计划或任何其它员工福利计划、政策或程序的条款而形成的福利。”

Volt未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动视表示,在游戏开发过程中,其各阶段的人员需求并不相同,它尽其最大努力将派遣员工纳入尽可能多的工作室活动中。(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对2018年的节日派对感到沮丧之后,动视的临时工获得了参加2019年活动的邀请。)该公司表示,它对所有有关不公平待遇的投诉进行了调查,并表示,在动视各工作室的1万名员工中,只有不到10%来自派遣方。

缩小临时工规模的努力在不同公司产生了不同的结果。2014年,微软在当时的一份备忘录中说,由于微软试图减少对临时工的依赖,微软为临时工设立了18个月的限制,以“更好地保护我们的微软 IP和机密信息”。了解开发进程的人士说,由于开发电子游戏可能需要数年的时间(最新一期的微软《光环》已经开发了四年多),因此临时工在18个月结束时的离开破坏了开发的进度。微软表示,它鼓励外部员工提出关于待遇问题的任何担忧,并将根据需要采取行动。

该行业的结构使其很难打破临时工的现状。要在顶级公司找到工作,就需要有参与一款已完成游戏的资历,但在日本,一些员工说,他们的派遣机构并不将自己的名字列在员工之中,以免其他公司挖人。曾担任一款大型主机游戏负责人的临时工说,他的派遣方强迫他在开发的每款游戏中使用不同的假名。尽管一些公司正努力在员工之间打造团结气氛,但美国或日本的电子游戏产业中还没有工会,许多热心的人们正在等待。

独立工作室Stray Bombay Co.致力于射击游戏合作业务,对于其创始人切特·法里斯泽克(Chet Faliszek)来说,这个问题有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不要使用临时工。在Stray Bombay的成长过程中,他一直拒绝招聘派遣员工,尽管这样做可以节省他的时间和金钱。

法里斯泽克说:“虽然正式员工的薪水中等,工作时间长,但他们却有获得奖金和福利的希望,而这些奖金和福利很多都不会发给临时工的,后者遭受了不公平待遇。”撰文/Jason Schreier、Takashi Mochizuki 

总之 电子游戏行业的临时工经常全日制工作,但被剥夺了诸如带薪假期、聚会和提供给长期员工的公司奖励之类的待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电游行业的临时工被认为是二等电子公民;微软曾遇一项集体诉讼,缘由是其未能向临时工提供福利。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2018年圣诞节的临近,动视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 Inc.)的工作人员正忙于做着他们一直月做的事情——编写代码,建模角色,以及为下一版的《使命召唤》游戏设计场景。

在该公司位于美国加州圣莫尼卡的园区里,每个人都收到了手工发送的邀请函,获邀参加年度假日庆典,员工们可以在那里喝酒,放松身心并庆祝新年。但三名知情人士说,一些收到邀请函的人很快被告知,他们是因为一些差错才收到邀请的,因此聚会不欢迎他们参加。原因?他们是临时合同工,真正受雇于Volt Workforce Solutions。

这种待遇在游戏行业并不罕见。尽管当一款新的游戏大热后,高管们可以赚取数百万美元,一些全职员工可以期待保时捷这样的奖励,然而许多与他们并肩工作的人却只能获得让他们勉强维持在贫困线以上的薪水。

他们的员工徽章通常呈现不同的颜色。他们很少获得带薪假期。他们的名字有时不包括在员工名单中。而且,当全职同事收到贵重的物品奖励(例如游戏人物小雕像)时,他们通常会被排除在外。在一个游戏工作室,一个临时工说,他们坐的椅子都是较便宜、舒服程度较低的。试图在电子游戏开发商建立工会的美国通讯业工人协会的组织者艾玛·基内玛(Emma Kinema)说:“临时工会被告知,他们将有机会证明自己,并有可能转变为全职员工。但实际上,绝大多数在游戏行业中担任‘临时’角色的人永远都会困在原地,承受恶劣的工作条件,没有福利,薪水低,而且没有职业发展的阶梯。”

据美国娱乐软件协会(Entertainment Software Association)统计,电子游戏行业在全球拥有超过22万名员工。大批的自由职业者为这些人提供支持,在需要时为工作室编写脚本或绘制概念图。处于这两类人中间的是Volt、Keywords和Yoh等机构雇用的临时工,他们全日制工作,但通常被视为次一等的雇员。

这个行业声望极高——哪个孩子不想长大后以制作游戏谋生呢?但这也使其拥有了剥削劳动力的极好条件。记者采访了十几名临时工,所有人都不希望被雇主发现,因为害怕雇主的报复。采访表明,这些人通常是游戏开发团队的重要成员。这些熟练的美术师、设计师和制作人与正式员工做着同样长时间的工作。有时,他们的雇佣有特定的结束日期,但他们的合同经常被延长,让他们能够保留工作,但却不提供转为全职工作的路径。非营利的国际游戏开发者协会(International Game Developers Association)执行董事蕾妮·吉廷斯(Renee Gittins)说:“许多岗位仅在项目的某个阶段才用到,因此临时工非常适合这些职位。但是,临时雇佣不应被用作避免雇用成本的一种方法。”

从法律上讲,这些永久性临时工处于一个灰暗的空间里。2000年,微软和解了一项集体诉讼,该诉讼由临时工提起,缘由是微软未能向临时工提供福利。但该案并未产生一个明确的先例。斯坦福大学法学院名誉法律教授、全美劳资关系委员会前主席威廉·古尔德四世(William Gould IV)说:“这个领域还处于‘狂野西部’阶段。”两位国会议员在7月份提出了一项法案,拟加强对临时工的保护,但该法案尚处于委员会讨论阶段。

从一款游戏的所有者到编写代码并绘制人物之人的路径可能很复杂。预计2020年秋天上市的下一期《使命召唤》很可能打破销售记录。根据动视的数据,2018年版的《使命召唤:黑色行动4》(Call of Duty: Black Ops 4)在上市前三天内就赚了超过5亿美元。这款游戏的大部分工作是由动视拥有的独立工作室完成的,其中包括一家名为Treyarch的圣塔莫尼卡公司,该公司从Volt雇用临时工。如今和曾经在Treyarch工作过的一些Volt员工说,他们的工资每小时不到20美元,这迫使他们在晚上和周末加班,以维持生计。

他们的Volt合同中规定了他们无权获得所驻公司的额外福利。《彭博商业周刊》看到的一份合同中这样写道:“我承认并同意,我没有资格参加或获得由公司集团的任何成员发起或维护并根据该公司集团的退休计划、健康计划、愿景计划、残障计划、人寿保险计划、股票期权计划或任何其它员工福利计划、政策或程序的条款而形成的福利。”

Volt未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动视表示,在游戏开发过程中,其各阶段的人员需求并不相同,它尽其最大努力将派遣员工纳入尽可能多的工作室活动中。(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对2018年的节日派对感到沮丧之后,动视的临时工获得了参加2019年活动的邀请。)该公司表示,它对所有有关不公平待遇的投诉进行了调查,并表示,在动视各工作室的1万名员工中,只有不到10%来自派遣方。

缩小临时工规模的努力在不同公司产生了不同的结果。2014年,微软在当时的一份备忘录中说,由于微软试图减少对临时工的依赖,微软为临时工设立了18个月的限制,以“更好地保护我们的微软 IP和机密信息”。了解开发进程的人士说,由于开发电子游戏可能需要数年的时间(最新一期的微软《光环》已经开发了四年多),因此临时工在18个月结束时的离开破坏了开发的进度。微软表示,它鼓励外部员工提出关于待遇问题的任何担忧,并将根据需要采取行动。

该行业的结构使其很难打破临时工的现状。要在顶级公司找到工作,就需要有参与一款已完成游戏的资历,但在日本,一些员工说,他们的派遣机构并不将自己的名字列在员工之中,以免其他公司挖人。曾担任一款大型主机游戏负责人的临时工说,他的派遣方强迫他在开发的每款游戏中使用不同的假名。尽管一些公司正努力在员工之间打造团结气氛,但美国或日本的电子游戏产业中还没有工会,许多热心的人们正在等待。

独立工作室Stray Bombay Co.致力于射击游戏合作业务,对于其创始人切特·法里斯泽克(Chet Faliszek)来说,这个问题有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不要使用临时工。在Stray Bombay的成长过程中,他一直拒绝招聘派遣员工,尽管这样做可以节省他的时间和金钱。

法里斯泽克说:“虽然正式员工的薪水中等,工作时间长,但他们却有获得奖金和福利的希望,而这些奖金和福利很多都不会发给临时工的,后者遭受了不公平待遇。”撰文/Jason Schreier、Takashi Mochizuki 

总之 电子游戏行业的临时工经常全日制工作,但被剥夺了诸如带薪假期、聚会和提供给长期员工的公司奖励之类的待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