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特朗普主政期间,美国经济出现了截然不同的两种表现。第一阶段的美国经济在就业、收入和股市都创下了历史性里程碑,第二阶段与新冠疫情一同到来,其糟糕程度也是史上少有。



 | Jon Hilsenrath

OR--商业新媒体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主政期间,美国经济出现了截然不同的两种表现。

第一阶段从他入主白宫一直持续到今年3月份,在此期间美国经济在就业、收入和股市上都创下了历史性里程碑。虽然这段时期是否是美国经济有史以来最好的阶段还有待商榷,但正如特朗普已经说过的,对千百万美国人来说,这段时期无疑是好的,而且越来越好。

第二阶段与新冠疫情一同到来,其糟糕程度也是史上少有。这段时期里,失业的严重程度创下大萧条之后的纪录,虽然随后迅速逆转,但也只是局部改善,使美国经济的前景特别难以预测。

上述两种经济表现都将成为促使选民在11月做出选择的因素。特朗普所面对的现实是:他执掌第一个阶段时取得的许多成就在第二阶段已经消失殆尽。

特朗普的狂热粉丝和愤怒反对者对他在经济上的成绩各执一词,非黑即白,然而真实的情况并非其中任何一种。特朗普的反对者声称他的税收政策迎合了富人,但实际情况是,贫困和不平等现象减少了。少数族裔在他执政的前三年里是很大的受益者,不过这些群体在过去的七个月里也成了巨大的牺牲品。

他的支持者指出,如特朗普所说,经济增速加快了,但升幅并没有达到他预测的水平,也没有以他预测的方式提速。他重振美国制造业的贸易政策目标在一些蓝领主导的城镇得到了部分体现,但还远未完成,之后又遭新冠疫情的重挫。

卫生危机拖累经济偏离轨道后,人们也得到了一个明确的教训:要想推动经济全面繁荣,最好的方式之一就是保持扩张。在经济长期扩张的后期阶段,往往会有好事发生,尤其是那些通常落后的方面。3月份结束的这轮扩张创下美国历史上最长的扩张纪录,这是特朗普与其前任奥巴马(Barack Obama)共同完成的。

这场疫情提醒人们,无论意识形态如何,经济表现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一国领导人所无法掌控的事件的影响。因此,对于国家领导人来说,如何应对意外干扰是一项关键考验。

特朗普和拜登(Joe Biden) 9月29日的辩论后,《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和NBC News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在处理经济问题方面特朗普比拜登得分更高,而且整体来说,在这一问题上他的支持率超过他的对手拜登。另外,盖洛普(Gallup) 9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6%的美国人表示,他们的生活比四年前更好,高于里根(Ronald Reagan)或奥巴马连任时的比例。不过,在同一次民调中,特朗普在处理破坏经济的新冠疫情危机方面得分低于拜登。

白宫预计经济将呈现V型复苏,尽管也出现了K型好转的迹象,然而家庭和企业的命运分化很大。无论复苏最终呈现何种形式,美国的复苏都面临着异常高的不确定性和政府债务。

以下是关于特朗普治下经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五个要点:

1.就业情况:疫情暴发前好于预期

在2016年特朗普当选总统几周后,美联储官员聚集在一起讨论新的经济前景评估和利率计划。美联储内部官员和许多外部预测人士一致认为,当时4.7%的失业率将降至4.5%左右,并在可预见的未来稳定在这一水平。

但实际上到2019年底,失业率已降至3.5%。就业增长速度此前预计将放缓,事实也的确如此,但放缓程度低于许多经济学家的预期。在奥巴马的第二个任期内,平均每年新增260万个就业机会,在特朗普任职的头三年里,每年平均新增220万个。

推动失业率下降的一项因素是2017年和2018年的财政刺激,首先是特朗普推行的企业和个人所得税下调,然后是2018年2月的一项法案,该法案重新设定了共和党人在奥巴马时代要求的支出上限。

特朗普上任之初执掌美联储的耶伦(Janet Yellen)表示:“我记得当时的想法是,经济最不需要的就是大幅减税和财政刺激。”美联储的担忧是经济可能过热并刺激通胀。结果,通胀率在2018年升至美联储2%的目标,然后出现回落。包括全球化和技术进步在内的长期趋势有助于控制通胀水平,因为这些趋势能够抑制生产商品的成本。

低失业率产生了连锁效应。工资增长加速,低技能工人的就业机会增加。残疾人士或有犯罪记录的人多年来第一次看到工作机会找上门。公司转而通过内部培训提供工人所需的技能。


耶伦说:“除非企业真的发现很难招到人,否则很难做到这些。”

随着失业率下降,特朗普经常明目张胆干预美联储的政策,批评鲍威尔(Jerome Powell)的加息举措。鲍威尔此前由特朗普任命接替耶伦的职位。特朗普向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抱怨称:“我记得你告诉我他会很出色。”甚至有传闻称,特朗普可能会试图解雇鲍威尔。

在看到通胀回落后,美联储改变了加息政策。然后,当新冠疫情爆发时,美联储下调了利率,并启动了向金融体系注入大量资金的计划。特朗普表示,鲍威尔是他任命的人中进步最大的。

社交疏离和各州的经济停摆带来的经济损害超过了特朗普任期头三年经济所获得的益处。失业率在4月飙升至14.7%。

到9月份,失业率再度比美联储预期的速度更快下降,上个月为7.9%。然而,就业的恢复远未完成。与特朗普上任时相比,9月的失业人数增加了500万。

2. 增长:来自意外来源的小幅加速

始于2009年中(即金融危机后)的经济扩张在历史上来看是缓慢的。特朗普说他会改变这种情况。他在2017年发布的首份预算预计,在他的政策下,增长率到2020年将升至3%,并保持在这一水平。特朗普经常说,这个数字甚至会更高。

增长率确实上升了,但不是预期的那样。

在奥巴马政府领导下的经济扩张期,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平均每年增长2.25%。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在特朗普执政的头三年里,增长率升至2.5%。特朗普的顾问们在采访中表示,奥巴马未能带来通常在经济扩张初期出现的繁荣,而他们帮助在经济扩张末期创造了繁荣。


一个重要的驱动力是财政支出。即便是在疫情暴发之前,特朗普当政时期联邦政府支出的增长速度也已经高于奥巴马当政时期。其中很大一部分增量用于国防支出,不过非国防支出也有所增加。

剔除联邦政府支出的影响,在这轮近11年的美国经济扩张周期中,奥巴马当政时期的GDP增长速度与特朗普任内持平。

然而联邦政府收入的增长速度并没有跟上支出的增速。特朗普曾在任内第一份预算案中表示,经济增速加快结合财政约束,将带动政府走上预算平衡和联邦政府债务下降之路。但在这轮经济扩张周期的后段,预算赤字仍在扩大,而在之前的类似阶段预算赤字往往趋向于下降。

特朗普减税和放松监管的目的是刺激私营部门的商业投资和劳动生产率,推动美国经济增长在长期内走上更快的轨道。

从疫情前特朗普治下的经济状况看,没有明显迹象显示美国经济正在步入这一轨道。生产率有所上升,但与20世纪60年代、90年代末或2000年代初达到的高度仍有差距。

企业投资走过了一条蜿蜒曲折的道路。企业投资在2007-2009年的衰退后一度跳增,然后在奥巴马执政时期放缓,到特朗普在2017年底通过了企业减税法案后,企业投资又再度上升。然后,当特朗普使用关税工具挑战贸易对手时,企业投资又放缓了。总体来看,在2008年后的长期扩张期里,特朗普执政时期的企业投资增速要比奥巴马时期略慢。

现在,阻碍长期增长回升的另一个因素正在重新显现。出生率下降和婴儿潮一代退休已经在制约劳动力大军的扩张。

疫情前的那段低失业率时期给经济提供了一个喘息的机会,因为更高的薪资和更多的机会吸引了新的劳动者进入经济体系工作。这场疫情扭转了前述成绩。今年春季,有工作或正在寻找工作的劳动适龄人口比例降至1970年代以来的最低水平。自那时以来,失去的就业岗位只恢复了不到一半。

随着美国各州关闭地方经济活动,然后以不同的速度重新开放,增长形势已经一团糟。华盛顿开出的救命药方是进行大规模的政府干预,向家庭、小企业、各州和航空业提供数以万亿美元计的资金。

特朗普的前经济顾问Kevin Hassett称,特朗普在危机时刻跨越了党派界限。他说:“那时,他们一项真正有效的经济刺激法案在众议院获得通过,而此前众议院刚刚弹劾了特朗普。”

即使有了这项刺激法案的支持,到今年夏季,美国商品和服务的产出折合成年率为19.5万亿美元,仍比前一年低了1.9万亿美元。本月,多数接受《华尔街日报》调查的私营部门经济学家估计,美国经济要到2021年底或更晚时候才会完全恢复运转。

3、赢家和输家:低收入工人和少数族裔既是赢家也是输家

10年前,Leroy Johnson在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的美国联合大陆控股有限公司(United Airlines)从事每小时11美元的客户服务工作。他是一名黑人,单身。那时他开始在纽约一所州立大学进修,但没有完成学业。在接下来的10年里,Johnson在该公司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

他从事维护和运营方面的工作,一路晋升,成为驻旧金山的一名经理。在新冠疫情暴发前,他的年薪接近10万美元。他说:“当时我的401k计划确实不错。”


特朗普担任总统的前三年里,中位数家庭收入增长,不平等现象减少,黑人贫困率在二战后的记录中首次降到20%以下,黑人失业率自1972年以来首次低于6%。

特朗普和他的助手们将这些发展列为他最大的成就之一。特朗普经济顾问库德洛(Lawrence Kudlow)称:“我们的生活水平有了巨大的提高”。他说:“富人们做得很好,但不富裕的人表现最好。不管是否喜欢他,这些都是伟大的经济成就。”

2019年的收入增幅最大,当时失业率触及新低。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研究商业周期的教授、前奥巴马经济顾问James Stock称:"在这三年里,失业率比之前觉得可能的水平低得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经济居然还可以持续运行。”

其中一些趋势在奥巴马的第二个任期内就已开始出现。例如,经通胀调整后的家庭收入中位数在停滞了十多年后于2013年开始走高。在1960年代和1990年代的经济扩张后期也曾达成类似的里程碑。

与美国联合大陆控股有限公司的其他经理一样,现年33岁的Johnson在疫情来袭和经济扩张结束后,接受了20%的减薪。他躲过了一场裁员风暴,并于6月份被告知他将被提升为负责机场运营的高级经理,很快就能赚到6位数以上的收入。

其他许多人就没有这样的好运了。虽然少数族裔和低技能工人往往会在扩张期的后期随着失业率的下降受益最多,但在经济下滑时,当一些企业解雇最近雇用的人员时,他们也往往是最先受到冲击的。

9月黑人失业率为12.1%,逆转了自2014年以来实现的所有涨幅。没有上过大学的高中毕业生的失业率为9%,逆转了自2011年以来实现的涨幅。

4. 贸易和蓝领就业:一个未完成的项目

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尤其是对进口产品征收关税,旨在帮助因来自中国、墨西哥和其他低薪资国家的竞争而受损的蓝领城镇。

重振美国经济的这一部分不是一夜之间就能实现的,也确实没有实现。


1979年至2009年间,美国制造业裁减了800万个工作岗位,超过其工人总数的一半。制造业就业人数在2010年开始温和上升,并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延续了这一势头。

新冠危机将制造业就业拉回与20世纪40年代相当的水平。

技术和全球贸易的颠覆性力量在上述扩张过程中并没有消失。根据美国劳工部的数据,在过去两年中,服务业工人的平均时薪首次超过制造业工人。

自行车行业的情况显示出了发展道路上的障碍。

特朗普政府从2018年开始对进口自中国的自行车和自行车零部件征收不超过25%的关税。Trek Bicycle Corp. 在其位于威斯康星州滑铁卢的总部生产定制的高端自行车,价格最高可达4,000美元,把该公司位于中国的低端自行车生产迁到威斯康星州,对Trek Bicycle来说没有意义。

Trek首席执行官John Burke说:“为了增加产量,周边得有一个供应基地,但这里没有人生产自行车轮胎、曲轴、变速器和轮辋。”Burke还指出:“所有这些零部件都来自亚洲。”特朗普对从中国进口的自行车征收关税后,Trek将部分生产迁到了柬埔寨。

贸易本身变成了经济的一个包袱。从2018年开始,随着特朗普关税战的加剧,美国出口增速放缓。美国2019年贸易逆差从2016年的4,810亿美元增长到5,770亿美元,贸易逆差表明进口超过出口。

新冠疫情暴发后,美国贸易赤字进一步扩大。一方面,随着全球经济崩溃,出口下滑。

另一方面,导致贸易赤字扩大的还有美国对中国和其他地方进口电子产品的需求激增,在美国开始封锁措施之际,这些电子产品成了学校教学和家庭办公的必需品。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截至8月,美国2020年的电脑和半导体进口比上年同期增加了60亿美元。

5. 白宫急需:危机管理者

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经济衰退往往是由美联储决定加息以对抗通胀导致的。近几十年来,随着通货膨胀的缓和,经济扩张的另一个威胁出现:意外冲击。

20世纪90年代初,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推高了油价,打击了企业利润和家庭购买力。本世纪头十年,一场房地产泡沫破裂使银行体系陷入瘫痪。今年则是新冠疫情。

在这种背景下,哈佛大学的Stock表示,危机管理的专业能力已经成为衡量经济领导力的重要标准。“扩张结束的原因通常不是因为持续了很长时间,”他说。“扩张期的结束是因为发生了一些糟糕的事情。要如何避免那些会引发扩张期终结的事情,那些真正特别糟糕的事件?”

特朗普声称,他对新冠疫情作出了强力应对,他对来自中国的旅行进行了限制,将呼吸机送到各州,并指挥制定了一个强大的金融救援计划。而他的反对者则说,特朗普淡化了疫情的严重性,基本上是让各州自生自灭,并且在民主党人的帮助下才提供了财政救援。




共和党人表示,在民主党人担任州长的各州,因停工时间过长而伤害了经济。民主党人则说,在疫情得到遏制之前,经济无法回到正轨。

在卫生危机期间衡量经济表现的一个方法是与其他国家进行比较。在增长方面,美国的表现算不上突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除中国外,所有主要经济体今年都将出现收缩,中国经济预计将增长1.9%。IMF预计,美国经济收缩4.3%的幅度将与全球整体收缩幅度一致。IMF还预计美国的表现将超过德国、日本和加拿大等一些主要经济体,但逊于韩国、澳大利亚和台湾等其他经济体。

政府债务方面,IMF预计2020年美国的新增债务负担从规模上看将超过其他任何国家。

美国联邦债务在特朗普任期内增加了5.6万亿美元。到2022年底,美国六年的债务增加规模将超过奥巴马任期八年内的增加规模。

在特朗普的第二个经济阶段,美国在新冠危机中增加的债务缓冲了经济下滑。在利率非常低的情况下是可控的。经济学家称,风险在于债务水平可能阻碍美国未来的投资能力,阻碍美国经济加快增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特朗普经济领导力究竟如何?新冠疫情是个分水岭

发布日期:2020-10-16 09:52
在特朗普主政期间,美国经济出现了截然不同的两种表现。第一阶段的美国经济在就业、收入和股市都创下了历史性里程碑,第二阶段与新冠疫情一同到来,其糟糕程度也是史上少有。



 | Jon Hilsenrath

OR--商业新媒体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主政期间,美国经济出现了截然不同的两种表现。

第一阶段从他入主白宫一直持续到今年3月份,在此期间美国经济在就业、收入和股市上都创下了历史性里程碑。虽然这段时期是否是美国经济有史以来最好的阶段还有待商榷,但正如特朗普已经说过的,对千百万美国人来说,这段时期无疑是好的,而且越来越好。

第二阶段与新冠疫情一同到来,其糟糕程度也是史上少有。这段时期里,失业的严重程度创下大萧条之后的纪录,虽然随后迅速逆转,但也只是局部改善,使美国经济的前景特别难以预测。

上述两种经济表现都将成为促使选民在11月做出选择的因素。特朗普所面对的现实是:他执掌第一个阶段时取得的许多成就在第二阶段已经消失殆尽。

特朗普的狂热粉丝和愤怒反对者对他在经济上的成绩各执一词,非黑即白,然而真实的情况并非其中任何一种。特朗普的反对者声称他的税收政策迎合了富人,但实际情况是,贫困和不平等现象减少了。少数族裔在他执政的前三年里是很大的受益者,不过这些群体在过去的七个月里也成了巨大的牺牲品。

他的支持者指出,如特朗普所说,经济增速加快了,但升幅并没有达到他预测的水平,也没有以他预测的方式提速。他重振美国制造业的贸易政策目标在一些蓝领主导的城镇得到了部分体现,但还远未完成,之后又遭新冠疫情的重挫。

卫生危机拖累经济偏离轨道后,人们也得到了一个明确的教训:要想推动经济全面繁荣,最好的方式之一就是保持扩张。在经济长期扩张的后期阶段,往往会有好事发生,尤其是那些通常落后的方面。3月份结束的这轮扩张创下美国历史上最长的扩张纪录,这是特朗普与其前任奥巴马(Barack Obama)共同完成的。

这场疫情提醒人们,无论意识形态如何,经济表现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一国领导人所无法掌控的事件的影响。因此,对于国家领导人来说,如何应对意外干扰是一项关键考验。

特朗普和拜登(Joe Biden) 9月29日的辩论后,《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和NBC News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在处理经济问题方面特朗普比拜登得分更高,而且整体来说,在这一问题上他的支持率超过他的对手拜登。另外,盖洛普(Gallup) 9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6%的美国人表示,他们的生活比四年前更好,高于里根(Ronald Reagan)或奥巴马连任时的比例。不过,在同一次民调中,特朗普在处理破坏经济的新冠疫情危机方面得分低于拜登。

白宫预计经济将呈现V型复苏,尽管也出现了K型好转的迹象,然而家庭和企业的命运分化很大。无论复苏最终呈现何种形式,美国的复苏都面临着异常高的不确定性和政府债务。

以下是关于特朗普治下经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五个要点:

1.就业情况:疫情暴发前好于预期

在2016年特朗普当选总统几周后,美联储官员聚集在一起讨论新的经济前景评估和利率计划。美联储内部官员和许多外部预测人士一致认为,当时4.7%的失业率将降至4.5%左右,并在可预见的未来稳定在这一水平。

但实际上到2019年底,失业率已降至3.5%。就业增长速度此前预计将放缓,事实也的确如此,但放缓程度低于许多经济学家的预期。在奥巴马的第二个任期内,平均每年新增260万个就业机会,在特朗普任职的头三年里,每年平均新增220万个。

推动失业率下降的一项因素是2017年和2018年的财政刺激,首先是特朗普推行的企业和个人所得税下调,然后是2018年2月的一项法案,该法案重新设定了共和党人在奥巴马时代要求的支出上限。

特朗普上任之初执掌美联储的耶伦(Janet Yellen)表示:“我记得当时的想法是,经济最不需要的就是大幅减税和财政刺激。”美联储的担忧是经济可能过热并刺激通胀。结果,通胀率在2018年升至美联储2%的目标,然后出现回落。包括全球化和技术进步在内的长期趋势有助于控制通胀水平,因为这些趋势能够抑制生产商品的成本。

低失业率产生了连锁效应。工资增长加速,低技能工人的就业机会增加。残疾人士或有犯罪记录的人多年来第一次看到工作机会找上门。公司转而通过内部培训提供工人所需的技能。


耶伦说:“除非企业真的发现很难招到人,否则很难做到这些。”

随着失业率下降,特朗普经常明目张胆干预美联储的政策,批评鲍威尔(Jerome Powell)的加息举措。鲍威尔此前由特朗普任命接替耶伦的职位。特朗普向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抱怨称:“我记得你告诉我他会很出色。”甚至有传闻称,特朗普可能会试图解雇鲍威尔。

在看到通胀回落后,美联储改变了加息政策。然后,当新冠疫情爆发时,美联储下调了利率,并启动了向金融体系注入大量资金的计划。特朗普表示,鲍威尔是他任命的人中进步最大的。

社交疏离和各州的经济停摆带来的经济损害超过了特朗普任期头三年经济所获得的益处。失业率在4月飙升至14.7%。

到9月份,失业率再度比美联储预期的速度更快下降,上个月为7.9%。然而,就业的恢复远未完成。与特朗普上任时相比,9月的失业人数增加了500万。

2. 增长:来自意外来源的小幅加速

始于2009年中(即金融危机后)的经济扩张在历史上来看是缓慢的。特朗普说他会改变这种情况。他在2017年发布的首份预算预计,在他的政策下,增长率到2020年将升至3%,并保持在这一水平。特朗普经常说,这个数字甚至会更高。

增长率确实上升了,但不是预期的那样。

在奥巴马政府领导下的经济扩张期,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平均每年增长2.25%。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在特朗普执政的头三年里,增长率升至2.5%。特朗普的顾问们在采访中表示,奥巴马未能带来通常在经济扩张初期出现的繁荣,而他们帮助在经济扩张末期创造了繁荣。


一个重要的驱动力是财政支出。即便是在疫情暴发之前,特朗普当政时期联邦政府支出的增长速度也已经高于奥巴马当政时期。其中很大一部分增量用于国防支出,不过非国防支出也有所增加。

剔除联邦政府支出的影响,在这轮近11年的美国经济扩张周期中,奥巴马当政时期的GDP增长速度与特朗普任内持平。

然而联邦政府收入的增长速度并没有跟上支出的增速。特朗普曾在任内第一份预算案中表示,经济增速加快结合财政约束,将带动政府走上预算平衡和联邦政府债务下降之路。但在这轮经济扩张周期的后段,预算赤字仍在扩大,而在之前的类似阶段预算赤字往往趋向于下降。

特朗普减税和放松监管的目的是刺激私营部门的商业投资和劳动生产率,推动美国经济增长在长期内走上更快的轨道。

从疫情前特朗普治下的经济状况看,没有明显迹象显示美国经济正在步入这一轨道。生产率有所上升,但与20世纪60年代、90年代末或2000年代初达到的高度仍有差距。

企业投资走过了一条蜿蜒曲折的道路。企业投资在2007-2009年的衰退后一度跳增,然后在奥巴马执政时期放缓,到特朗普在2017年底通过了企业减税法案后,企业投资又再度上升。然后,当特朗普使用关税工具挑战贸易对手时,企业投资又放缓了。总体来看,在2008年后的长期扩张期里,特朗普执政时期的企业投资增速要比奥巴马时期略慢。

现在,阻碍长期增长回升的另一个因素正在重新显现。出生率下降和婴儿潮一代退休已经在制约劳动力大军的扩张。

疫情前的那段低失业率时期给经济提供了一个喘息的机会,因为更高的薪资和更多的机会吸引了新的劳动者进入经济体系工作。这场疫情扭转了前述成绩。今年春季,有工作或正在寻找工作的劳动适龄人口比例降至1970年代以来的最低水平。自那时以来,失去的就业岗位只恢复了不到一半。

随着美国各州关闭地方经济活动,然后以不同的速度重新开放,增长形势已经一团糟。华盛顿开出的救命药方是进行大规模的政府干预,向家庭、小企业、各州和航空业提供数以万亿美元计的资金。

特朗普的前经济顾问Kevin Hassett称,特朗普在危机时刻跨越了党派界限。他说:“那时,他们一项真正有效的经济刺激法案在众议院获得通过,而此前众议院刚刚弹劾了特朗普。”

即使有了这项刺激法案的支持,到今年夏季,美国商品和服务的产出折合成年率为19.5万亿美元,仍比前一年低了1.9万亿美元。本月,多数接受《华尔街日报》调查的私营部门经济学家估计,美国经济要到2021年底或更晚时候才会完全恢复运转。

3、赢家和输家:低收入工人和少数族裔既是赢家也是输家

10年前,Leroy Johnson在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的美国联合大陆控股有限公司(United Airlines)从事每小时11美元的客户服务工作。他是一名黑人,单身。那时他开始在纽约一所州立大学进修,但没有完成学业。在接下来的10年里,Johnson在该公司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

他从事维护和运营方面的工作,一路晋升,成为驻旧金山的一名经理。在新冠疫情暴发前,他的年薪接近10万美元。他说:“当时我的401k计划确实不错。”


特朗普担任总统的前三年里,中位数家庭收入增长,不平等现象减少,黑人贫困率在二战后的记录中首次降到20%以下,黑人失业率自1972年以来首次低于6%。

特朗普和他的助手们将这些发展列为他最大的成就之一。特朗普经济顾问库德洛(Lawrence Kudlow)称:“我们的生活水平有了巨大的提高”。他说:“富人们做得很好,但不富裕的人表现最好。不管是否喜欢他,这些都是伟大的经济成就。”

2019年的收入增幅最大,当时失业率触及新低。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研究商业周期的教授、前奥巴马经济顾问James Stock称:"在这三年里,失业率比之前觉得可能的水平低得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经济居然还可以持续运行。”

其中一些趋势在奥巴马的第二个任期内就已开始出现。例如,经通胀调整后的家庭收入中位数在停滞了十多年后于2013年开始走高。在1960年代和1990年代的经济扩张后期也曾达成类似的里程碑。

与美国联合大陆控股有限公司的其他经理一样,现年33岁的Johnson在疫情来袭和经济扩张结束后,接受了20%的减薪。他躲过了一场裁员风暴,并于6月份被告知他将被提升为负责机场运营的高级经理,很快就能赚到6位数以上的收入。

其他许多人就没有这样的好运了。虽然少数族裔和低技能工人往往会在扩张期的后期随着失业率的下降受益最多,但在经济下滑时,当一些企业解雇最近雇用的人员时,他们也往往是最先受到冲击的。

9月黑人失业率为12.1%,逆转了自2014年以来实现的所有涨幅。没有上过大学的高中毕业生的失业率为9%,逆转了自2011年以来实现的涨幅。

4. 贸易和蓝领就业:一个未完成的项目

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尤其是对进口产品征收关税,旨在帮助因来自中国、墨西哥和其他低薪资国家的竞争而受损的蓝领城镇。

重振美国经济的这一部分不是一夜之间就能实现的,也确实没有实现。


1979年至2009年间,美国制造业裁减了800万个工作岗位,超过其工人总数的一半。制造业就业人数在2010年开始温和上升,并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延续了这一势头。

新冠危机将制造业就业拉回与20世纪40年代相当的水平。

技术和全球贸易的颠覆性力量在上述扩张过程中并没有消失。根据美国劳工部的数据,在过去两年中,服务业工人的平均时薪首次超过制造业工人。

自行车行业的情况显示出了发展道路上的障碍。

特朗普政府从2018年开始对进口自中国的自行车和自行车零部件征收不超过25%的关税。Trek Bicycle Corp. 在其位于威斯康星州滑铁卢的总部生产定制的高端自行车,价格最高可达4,000美元,把该公司位于中国的低端自行车生产迁到威斯康星州,对Trek Bicycle来说没有意义。

Trek首席执行官John Burke说:“为了增加产量,周边得有一个供应基地,但这里没有人生产自行车轮胎、曲轴、变速器和轮辋。”Burke还指出:“所有这些零部件都来自亚洲。”特朗普对从中国进口的自行车征收关税后,Trek将部分生产迁到了柬埔寨。

贸易本身变成了经济的一个包袱。从2018年开始,随着特朗普关税战的加剧,美国出口增速放缓。美国2019年贸易逆差从2016年的4,810亿美元增长到5,770亿美元,贸易逆差表明进口超过出口。

新冠疫情暴发后,美国贸易赤字进一步扩大。一方面,随着全球经济崩溃,出口下滑。

另一方面,导致贸易赤字扩大的还有美国对中国和其他地方进口电子产品的需求激增,在美国开始封锁措施之际,这些电子产品成了学校教学和家庭办公的必需品。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截至8月,美国2020年的电脑和半导体进口比上年同期增加了60亿美元。

5. 白宫急需:危机管理者

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经济衰退往往是由美联储决定加息以对抗通胀导致的。近几十年来,随着通货膨胀的缓和,经济扩张的另一个威胁出现:意外冲击。

20世纪90年代初,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推高了油价,打击了企业利润和家庭购买力。本世纪头十年,一场房地产泡沫破裂使银行体系陷入瘫痪。今年则是新冠疫情。

在这种背景下,哈佛大学的Stock表示,危机管理的专业能力已经成为衡量经济领导力的重要标准。“扩张结束的原因通常不是因为持续了很长时间,”他说。“扩张期的结束是因为发生了一些糟糕的事情。要如何避免那些会引发扩张期终结的事情,那些真正特别糟糕的事件?”

特朗普声称,他对新冠疫情作出了强力应对,他对来自中国的旅行进行了限制,将呼吸机送到各州,并指挥制定了一个强大的金融救援计划。而他的反对者则说,特朗普淡化了疫情的严重性,基本上是让各州自生自灭,并且在民主党人的帮助下才提供了财政救援。




共和党人表示,在民主党人担任州长的各州,因停工时间过长而伤害了经济。民主党人则说,在疫情得到遏制之前,经济无法回到正轨。

在卫生危机期间衡量经济表现的一个方法是与其他国家进行比较。在增长方面,美国的表现算不上突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除中国外,所有主要经济体今年都将出现收缩,中国经济预计将增长1.9%。IMF预计,美国经济收缩4.3%的幅度将与全球整体收缩幅度一致。IMF还预计美国的表现将超过德国、日本和加拿大等一些主要经济体,但逊于韩国、澳大利亚和台湾等其他经济体。

政府债务方面,IMF预计2020年美国的新增债务负担从规模上看将超过其他任何国家。

美国联邦债务在特朗普任期内增加了5.6万亿美元。到2022年底,美国六年的债务增加规模将超过奥巴马任期八年内的增加规模。

在特朗普的第二个经济阶段,美国在新冠危机中增加的债务缓冲了经济下滑。在利率非常低的情况下是可控的。经济学家称,风险在于债务水平可能阻碍美国未来的投资能力,阻碍美国经济加快增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在特朗普主政期间,美国经济出现了截然不同的两种表现。第一阶段的美国经济在就业、收入和股市都创下了历史性里程碑,第二阶段与新冠疫情一同到来,其糟糕程度也是史上少有。



 | Jon Hilsenrath

OR--商业新媒体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主政期间,美国经济出现了截然不同的两种表现。

第一阶段从他入主白宫一直持续到今年3月份,在此期间美国经济在就业、收入和股市上都创下了历史性里程碑。虽然这段时期是否是美国经济有史以来最好的阶段还有待商榷,但正如特朗普已经说过的,对千百万美国人来说,这段时期无疑是好的,而且越来越好。

第二阶段与新冠疫情一同到来,其糟糕程度也是史上少有。这段时期里,失业的严重程度创下大萧条之后的纪录,虽然随后迅速逆转,但也只是局部改善,使美国经济的前景特别难以预测。

上述两种经济表现都将成为促使选民在11月做出选择的因素。特朗普所面对的现实是:他执掌第一个阶段时取得的许多成就在第二阶段已经消失殆尽。

特朗普的狂热粉丝和愤怒反对者对他在经济上的成绩各执一词,非黑即白,然而真实的情况并非其中任何一种。特朗普的反对者声称他的税收政策迎合了富人,但实际情况是,贫困和不平等现象减少了。少数族裔在他执政的前三年里是很大的受益者,不过这些群体在过去的七个月里也成了巨大的牺牲品。

他的支持者指出,如特朗普所说,经济增速加快了,但升幅并没有达到他预测的水平,也没有以他预测的方式提速。他重振美国制造业的贸易政策目标在一些蓝领主导的城镇得到了部分体现,但还远未完成,之后又遭新冠疫情的重挫。

卫生危机拖累经济偏离轨道后,人们也得到了一个明确的教训:要想推动经济全面繁荣,最好的方式之一就是保持扩张。在经济长期扩张的后期阶段,往往会有好事发生,尤其是那些通常落后的方面。3月份结束的这轮扩张创下美国历史上最长的扩张纪录,这是特朗普与其前任奥巴马(Barack Obama)共同完成的。

这场疫情提醒人们,无论意识形态如何,经济表现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一国领导人所无法掌控的事件的影响。因此,对于国家领导人来说,如何应对意外干扰是一项关键考验。

特朗普和拜登(Joe Biden) 9月29日的辩论后,《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和NBC News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在处理经济问题方面特朗普比拜登得分更高,而且整体来说,在这一问题上他的支持率超过他的对手拜登。另外,盖洛普(Gallup) 9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6%的美国人表示,他们的生活比四年前更好,高于里根(Ronald Reagan)或奥巴马连任时的比例。不过,在同一次民调中,特朗普在处理破坏经济的新冠疫情危机方面得分低于拜登。

白宫预计经济将呈现V型复苏,尽管也出现了K型好转的迹象,然而家庭和企业的命运分化很大。无论复苏最终呈现何种形式,美国的复苏都面临着异常高的不确定性和政府债务。

以下是关于特朗普治下经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五个要点:

1.就业情况:疫情暴发前好于预期

在2016年特朗普当选总统几周后,美联储官员聚集在一起讨论新的经济前景评估和利率计划。美联储内部官员和许多外部预测人士一致认为,当时4.7%的失业率将降至4.5%左右,并在可预见的未来稳定在这一水平。

但实际上到2019年底,失业率已降至3.5%。就业增长速度此前预计将放缓,事实也的确如此,但放缓程度低于许多经济学家的预期。在奥巴马的第二个任期内,平均每年新增260万个就业机会,在特朗普任职的头三年里,每年平均新增220万个。

推动失业率下降的一项因素是2017年和2018年的财政刺激,首先是特朗普推行的企业和个人所得税下调,然后是2018年2月的一项法案,该法案重新设定了共和党人在奥巴马时代要求的支出上限。

特朗普上任之初执掌美联储的耶伦(Janet Yellen)表示:“我记得当时的想法是,经济最不需要的就是大幅减税和财政刺激。”美联储的担忧是经济可能过热并刺激通胀。结果,通胀率在2018年升至美联储2%的目标,然后出现回落。包括全球化和技术进步在内的长期趋势有助于控制通胀水平,因为这些趋势能够抑制生产商品的成本。

低失业率产生了连锁效应。工资增长加速,低技能工人的就业机会增加。残疾人士或有犯罪记录的人多年来第一次看到工作机会找上门。公司转而通过内部培训提供工人所需的技能。


耶伦说:“除非企业真的发现很难招到人,否则很难做到这些。”

随着失业率下降,特朗普经常明目张胆干预美联储的政策,批评鲍威尔(Jerome Powell)的加息举措。鲍威尔此前由特朗普任命接替耶伦的职位。特朗普向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抱怨称:“我记得你告诉我他会很出色。”甚至有传闻称,特朗普可能会试图解雇鲍威尔。

在看到通胀回落后,美联储改变了加息政策。然后,当新冠疫情爆发时,美联储下调了利率,并启动了向金融体系注入大量资金的计划。特朗普表示,鲍威尔是他任命的人中进步最大的。

社交疏离和各州的经济停摆带来的经济损害超过了特朗普任期头三年经济所获得的益处。失业率在4月飙升至14.7%。

到9月份,失业率再度比美联储预期的速度更快下降,上个月为7.9%。然而,就业的恢复远未完成。与特朗普上任时相比,9月的失业人数增加了500万。

2. 增长:来自意外来源的小幅加速

始于2009年中(即金融危机后)的经济扩张在历史上来看是缓慢的。特朗普说他会改变这种情况。他在2017年发布的首份预算预计,在他的政策下,增长率到2020年将升至3%,并保持在这一水平。特朗普经常说,这个数字甚至会更高。

增长率确实上升了,但不是预期的那样。

在奥巴马政府领导下的经济扩张期,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平均每年增长2.25%。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在特朗普执政的头三年里,增长率升至2.5%。特朗普的顾问们在采访中表示,奥巴马未能带来通常在经济扩张初期出现的繁荣,而他们帮助在经济扩张末期创造了繁荣。


一个重要的驱动力是财政支出。即便是在疫情暴发之前,特朗普当政时期联邦政府支出的增长速度也已经高于奥巴马当政时期。其中很大一部分增量用于国防支出,不过非国防支出也有所增加。

剔除联邦政府支出的影响,在这轮近11年的美国经济扩张周期中,奥巴马当政时期的GDP增长速度与特朗普任内持平。

然而联邦政府收入的增长速度并没有跟上支出的增速。特朗普曾在任内第一份预算案中表示,经济增速加快结合财政约束,将带动政府走上预算平衡和联邦政府债务下降之路。但在这轮经济扩张周期的后段,预算赤字仍在扩大,而在之前的类似阶段预算赤字往往趋向于下降。

特朗普减税和放松监管的目的是刺激私营部门的商业投资和劳动生产率,推动美国经济增长在长期内走上更快的轨道。

从疫情前特朗普治下的经济状况看,没有明显迹象显示美国经济正在步入这一轨道。生产率有所上升,但与20世纪60年代、90年代末或2000年代初达到的高度仍有差距。

企业投资走过了一条蜿蜒曲折的道路。企业投资在2007-2009年的衰退后一度跳增,然后在奥巴马执政时期放缓,到特朗普在2017年底通过了企业减税法案后,企业投资又再度上升。然后,当特朗普使用关税工具挑战贸易对手时,企业投资又放缓了。总体来看,在2008年后的长期扩张期里,特朗普执政时期的企业投资增速要比奥巴马时期略慢。

现在,阻碍长期增长回升的另一个因素正在重新显现。出生率下降和婴儿潮一代退休已经在制约劳动力大军的扩张。

疫情前的那段低失业率时期给经济提供了一个喘息的机会,因为更高的薪资和更多的机会吸引了新的劳动者进入经济体系工作。这场疫情扭转了前述成绩。今年春季,有工作或正在寻找工作的劳动适龄人口比例降至1970年代以来的最低水平。自那时以来,失去的就业岗位只恢复了不到一半。

随着美国各州关闭地方经济活动,然后以不同的速度重新开放,增长形势已经一团糟。华盛顿开出的救命药方是进行大规模的政府干预,向家庭、小企业、各州和航空业提供数以万亿美元计的资金。

特朗普的前经济顾问Kevin Hassett称,特朗普在危机时刻跨越了党派界限。他说:“那时,他们一项真正有效的经济刺激法案在众议院获得通过,而此前众议院刚刚弹劾了特朗普。”

即使有了这项刺激法案的支持,到今年夏季,美国商品和服务的产出折合成年率为19.5万亿美元,仍比前一年低了1.9万亿美元。本月,多数接受《华尔街日报》调查的私营部门经济学家估计,美国经济要到2021年底或更晚时候才会完全恢复运转。

3、赢家和输家:低收入工人和少数族裔既是赢家也是输家

10年前,Leroy Johnson在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的美国联合大陆控股有限公司(United Airlines)从事每小时11美元的客户服务工作。他是一名黑人,单身。那时他开始在纽约一所州立大学进修,但没有完成学业。在接下来的10年里,Johnson在该公司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

他从事维护和运营方面的工作,一路晋升,成为驻旧金山的一名经理。在新冠疫情暴发前,他的年薪接近10万美元。他说:“当时我的401k计划确实不错。”


特朗普担任总统的前三年里,中位数家庭收入增长,不平等现象减少,黑人贫困率在二战后的记录中首次降到20%以下,黑人失业率自1972年以来首次低于6%。

特朗普和他的助手们将这些发展列为他最大的成就之一。特朗普经济顾问库德洛(Lawrence Kudlow)称:“我们的生活水平有了巨大的提高”。他说:“富人们做得很好,但不富裕的人表现最好。不管是否喜欢他,这些都是伟大的经济成就。”

2019年的收入增幅最大,当时失业率触及新低。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研究商业周期的教授、前奥巴马经济顾问James Stock称:"在这三年里,失业率比之前觉得可能的水平低得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经济居然还可以持续运行。”

其中一些趋势在奥巴马的第二个任期内就已开始出现。例如,经通胀调整后的家庭收入中位数在停滞了十多年后于2013年开始走高。在1960年代和1990年代的经济扩张后期也曾达成类似的里程碑。

与美国联合大陆控股有限公司的其他经理一样,现年33岁的Johnson在疫情来袭和经济扩张结束后,接受了20%的减薪。他躲过了一场裁员风暴,并于6月份被告知他将被提升为负责机场运营的高级经理,很快就能赚到6位数以上的收入。

其他许多人就没有这样的好运了。虽然少数族裔和低技能工人往往会在扩张期的后期随着失业率的下降受益最多,但在经济下滑时,当一些企业解雇最近雇用的人员时,他们也往往是最先受到冲击的。

9月黑人失业率为12.1%,逆转了自2014年以来实现的所有涨幅。没有上过大学的高中毕业生的失业率为9%,逆转了自2011年以来实现的涨幅。

4. 贸易和蓝领就业:一个未完成的项目

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尤其是对进口产品征收关税,旨在帮助因来自中国、墨西哥和其他低薪资国家的竞争而受损的蓝领城镇。

重振美国经济的这一部分不是一夜之间就能实现的,也确实没有实现。


1979年至2009年间,美国制造业裁减了800万个工作岗位,超过其工人总数的一半。制造业就业人数在2010年开始温和上升,并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延续了这一势头。

新冠危机将制造业就业拉回与20世纪40年代相当的水平。

技术和全球贸易的颠覆性力量在上述扩张过程中并没有消失。根据美国劳工部的数据,在过去两年中,服务业工人的平均时薪首次超过制造业工人。

自行车行业的情况显示出了发展道路上的障碍。

特朗普政府从2018年开始对进口自中国的自行车和自行车零部件征收不超过25%的关税。Trek Bicycle Corp. 在其位于威斯康星州滑铁卢的总部生产定制的高端自行车,价格最高可达4,000美元,把该公司位于中国的低端自行车生产迁到威斯康星州,对Trek Bicycle来说没有意义。

Trek首席执行官John Burke说:“为了增加产量,周边得有一个供应基地,但这里没有人生产自行车轮胎、曲轴、变速器和轮辋。”Burke还指出:“所有这些零部件都来自亚洲。”特朗普对从中国进口的自行车征收关税后,Trek将部分生产迁到了柬埔寨。

贸易本身变成了经济的一个包袱。从2018年开始,随着特朗普关税战的加剧,美国出口增速放缓。美国2019年贸易逆差从2016年的4,810亿美元增长到5,770亿美元,贸易逆差表明进口超过出口。

新冠疫情暴发后,美国贸易赤字进一步扩大。一方面,随着全球经济崩溃,出口下滑。

另一方面,导致贸易赤字扩大的还有美国对中国和其他地方进口电子产品的需求激增,在美国开始封锁措施之际,这些电子产品成了学校教学和家庭办公的必需品。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截至8月,美国2020年的电脑和半导体进口比上年同期增加了60亿美元。

5. 白宫急需:危机管理者

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经济衰退往往是由美联储决定加息以对抗通胀导致的。近几十年来,随着通货膨胀的缓和,经济扩张的另一个威胁出现:意外冲击。

20世纪90年代初,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推高了油价,打击了企业利润和家庭购买力。本世纪头十年,一场房地产泡沫破裂使银行体系陷入瘫痪。今年则是新冠疫情。

在这种背景下,哈佛大学的Stock表示,危机管理的专业能力已经成为衡量经济领导力的重要标准。“扩张结束的原因通常不是因为持续了很长时间,”他说。“扩张期的结束是因为发生了一些糟糕的事情。要如何避免那些会引发扩张期终结的事情,那些真正特别糟糕的事件?”

特朗普声称,他对新冠疫情作出了强力应对,他对来自中国的旅行进行了限制,将呼吸机送到各州,并指挥制定了一个强大的金融救援计划。而他的反对者则说,特朗普淡化了疫情的严重性,基本上是让各州自生自灭,并且在民主党人的帮助下才提供了财政救援。




共和党人表示,在民主党人担任州长的各州,因停工时间过长而伤害了经济。民主党人则说,在疫情得到遏制之前,经济无法回到正轨。

在卫生危机期间衡量经济表现的一个方法是与其他国家进行比较。在增长方面,美国的表现算不上突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除中国外,所有主要经济体今年都将出现收缩,中国经济预计将增长1.9%。IMF预计,美国经济收缩4.3%的幅度将与全球整体收缩幅度一致。IMF还预计美国的表现将超过德国、日本和加拿大等一些主要经济体,但逊于韩国、澳大利亚和台湾等其他经济体。

政府债务方面,IMF预计2020年美国的新增债务负担从规模上看将超过其他任何国家。

美国联邦债务在特朗普任期内增加了5.6万亿美元。到2022年底,美国六年的债务增加规模将超过奥巴马任期八年内的增加规模。

在特朗普的第二个经济阶段,美国在新冠危机中增加的债务缓冲了经济下滑。在利率非常低的情况下是可控的。经济学家称,风险在于债务水平可能阻碍美国未来的投资能力,阻碍美国经济加快增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特朗普经济领导力究竟如何?新冠疫情是个分水岭

发布日期:2020-10-16 09:52
在特朗普主政期间,美国经济出现了截然不同的两种表现。第一阶段的美国经济在就业、收入和股市都创下了历史性里程碑,第二阶段与新冠疫情一同到来,其糟糕程度也是史上少有。



 | Jon Hilsenrath

OR--商业新媒体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主政期间,美国经济出现了截然不同的两种表现。

第一阶段从他入主白宫一直持续到今年3月份,在此期间美国经济在就业、收入和股市上都创下了历史性里程碑。虽然这段时期是否是美国经济有史以来最好的阶段还有待商榷,但正如特朗普已经说过的,对千百万美国人来说,这段时期无疑是好的,而且越来越好。

第二阶段与新冠疫情一同到来,其糟糕程度也是史上少有。这段时期里,失业的严重程度创下大萧条之后的纪录,虽然随后迅速逆转,但也只是局部改善,使美国经济的前景特别难以预测。

上述两种经济表现都将成为促使选民在11月做出选择的因素。特朗普所面对的现实是:他执掌第一个阶段时取得的许多成就在第二阶段已经消失殆尽。

特朗普的狂热粉丝和愤怒反对者对他在经济上的成绩各执一词,非黑即白,然而真实的情况并非其中任何一种。特朗普的反对者声称他的税收政策迎合了富人,但实际情况是,贫困和不平等现象减少了。少数族裔在他执政的前三年里是很大的受益者,不过这些群体在过去的七个月里也成了巨大的牺牲品。

他的支持者指出,如特朗普所说,经济增速加快了,但升幅并没有达到他预测的水平,也没有以他预测的方式提速。他重振美国制造业的贸易政策目标在一些蓝领主导的城镇得到了部分体现,但还远未完成,之后又遭新冠疫情的重挫。

卫生危机拖累经济偏离轨道后,人们也得到了一个明确的教训:要想推动经济全面繁荣,最好的方式之一就是保持扩张。在经济长期扩张的后期阶段,往往会有好事发生,尤其是那些通常落后的方面。3月份结束的这轮扩张创下美国历史上最长的扩张纪录,这是特朗普与其前任奥巴马(Barack Obama)共同完成的。

这场疫情提醒人们,无论意识形态如何,经济表现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一国领导人所无法掌控的事件的影响。因此,对于国家领导人来说,如何应对意外干扰是一项关键考验。

特朗普和拜登(Joe Biden) 9月29日的辩论后,《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和NBC News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在处理经济问题方面特朗普比拜登得分更高,而且整体来说,在这一问题上他的支持率超过他的对手拜登。另外,盖洛普(Gallup) 9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6%的美国人表示,他们的生活比四年前更好,高于里根(Ronald Reagan)或奥巴马连任时的比例。不过,在同一次民调中,特朗普在处理破坏经济的新冠疫情危机方面得分低于拜登。

白宫预计经济将呈现V型复苏,尽管也出现了K型好转的迹象,然而家庭和企业的命运分化很大。无论复苏最终呈现何种形式,美国的复苏都面临着异常高的不确定性和政府债务。

以下是关于特朗普治下经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五个要点:

1.就业情况:疫情暴发前好于预期

在2016年特朗普当选总统几周后,美联储官员聚集在一起讨论新的经济前景评估和利率计划。美联储内部官员和许多外部预测人士一致认为,当时4.7%的失业率将降至4.5%左右,并在可预见的未来稳定在这一水平。

但实际上到2019年底,失业率已降至3.5%。就业增长速度此前预计将放缓,事实也的确如此,但放缓程度低于许多经济学家的预期。在奥巴马的第二个任期内,平均每年新增260万个就业机会,在特朗普任职的头三年里,每年平均新增220万个。

推动失业率下降的一项因素是2017年和2018年的财政刺激,首先是特朗普推行的企业和个人所得税下调,然后是2018年2月的一项法案,该法案重新设定了共和党人在奥巴马时代要求的支出上限。

特朗普上任之初执掌美联储的耶伦(Janet Yellen)表示:“我记得当时的想法是,经济最不需要的就是大幅减税和财政刺激。”美联储的担忧是经济可能过热并刺激通胀。结果,通胀率在2018年升至美联储2%的目标,然后出现回落。包括全球化和技术进步在内的长期趋势有助于控制通胀水平,因为这些趋势能够抑制生产商品的成本。

低失业率产生了连锁效应。工资增长加速,低技能工人的就业机会增加。残疾人士或有犯罪记录的人多年来第一次看到工作机会找上门。公司转而通过内部培训提供工人所需的技能。


耶伦说:“除非企业真的发现很难招到人,否则很难做到这些。”

随着失业率下降,特朗普经常明目张胆干预美联储的政策,批评鲍威尔(Jerome Powell)的加息举措。鲍威尔此前由特朗普任命接替耶伦的职位。特朗普向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抱怨称:“我记得你告诉我他会很出色。”甚至有传闻称,特朗普可能会试图解雇鲍威尔。

在看到通胀回落后,美联储改变了加息政策。然后,当新冠疫情爆发时,美联储下调了利率,并启动了向金融体系注入大量资金的计划。特朗普表示,鲍威尔是他任命的人中进步最大的。

社交疏离和各州的经济停摆带来的经济损害超过了特朗普任期头三年经济所获得的益处。失业率在4月飙升至14.7%。

到9月份,失业率再度比美联储预期的速度更快下降,上个月为7.9%。然而,就业的恢复远未完成。与特朗普上任时相比,9月的失业人数增加了500万。

2. 增长:来自意外来源的小幅加速

始于2009年中(即金融危机后)的经济扩张在历史上来看是缓慢的。特朗普说他会改变这种情况。他在2017年发布的首份预算预计,在他的政策下,增长率到2020年将升至3%,并保持在这一水平。特朗普经常说,这个数字甚至会更高。

增长率确实上升了,但不是预期的那样。

在奥巴马政府领导下的经济扩张期,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平均每年增长2.25%。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在特朗普执政的头三年里,增长率升至2.5%。特朗普的顾问们在采访中表示,奥巴马未能带来通常在经济扩张初期出现的繁荣,而他们帮助在经济扩张末期创造了繁荣。


一个重要的驱动力是财政支出。即便是在疫情暴发之前,特朗普当政时期联邦政府支出的增长速度也已经高于奥巴马当政时期。其中很大一部分增量用于国防支出,不过非国防支出也有所增加。

剔除联邦政府支出的影响,在这轮近11年的美国经济扩张周期中,奥巴马当政时期的GDP增长速度与特朗普任内持平。

然而联邦政府收入的增长速度并没有跟上支出的增速。特朗普曾在任内第一份预算案中表示,经济增速加快结合财政约束,将带动政府走上预算平衡和联邦政府债务下降之路。但在这轮经济扩张周期的后段,预算赤字仍在扩大,而在之前的类似阶段预算赤字往往趋向于下降。

特朗普减税和放松监管的目的是刺激私营部门的商业投资和劳动生产率,推动美国经济增长在长期内走上更快的轨道。

从疫情前特朗普治下的经济状况看,没有明显迹象显示美国经济正在步入这一轨道。生产率有所上升,但与20世纪60年代、90年代末或2000年代初达到的高度仍有差距。

企业投资走过了一条蜿蜒曲折的道路。企业投资在2007-2009年的衰退后一度跳增,然后在奥巴马执政时期放缓,到特朗普在2017年底通过了企业减税法案后,企业投资又再度上升。然后,当特朗普使用关税工具挑战贸易对手时,企业投资又放缓了。总体来看,在2008年后的长期扩张期里,特朗普执政时期的企业投资增速要比奥巴马时期略慢。

现在,阻碍长期增长回升的另一个因素正在重新显现。出生率下降和婴儿潮一代退休已经在制约劳动力大军的扩张。

疫情前的那段低失业率时期给经济提供了一个喘息的机会,因为更高的薪资和更多的机会吸引了新的劳动者进入经济体系工作。这场疫情扭转了前述成绩。今年春季,有工作或正在寻找工作的劳动适龄人口比例降至1970年代以来的最低水平。自那时以来,失去的就业岗位只恢复了不到一半。

随着美国各州关闭地方经济活动,然后以不同的速度重新开放,增长形势已经一团糟。华盛顿开出的救命药方是进行大规模的政府干预,向家庭、小企业、各州和航空业提供数以万亿美元计的资金。

特朗普的前经济顾问Kevin Hassett称,特朗普在危机时刻跨越了党派界限。他说:“那时,他们一项真正有效的经济刺激法案在众议院获得通过,而此前众议院刚刚弹劾了特朗普。”

即使有了这项刺激法案的支持,到今年夏季,美国商品和服务的产出折合成年率为19.5万亿美元,仍比前一年低了1.9万亿美元。本月,多数接受《华尔街日报》调查的私营部门经济学家估计,美国经济要到2021年底或更晚时候才会完全恢复运转。

3、赢家和输家:低收入工人和少数族裔既是赢家也是输家

10年前,Leroy Johnson在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的美国联合大陆控股有限公司(United Airlines)从事每小时11美元的客户服务工作。他是一名黑人,单身。那时他开始在纽约一所州立大学进修,但没有完成学业。在接下来的10年里,Johnson在该公司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

他从事维护和运营方面的工作,一路晋升,成为驻旧金山的一名经理。在新冠疫情暴发前,他的年薪接近10万美元。他说:“当时我的401k计划确实不错。”


特朗普担任总统的前三年里,中位数家庭收入增长,不平等现象减少,黑人贫困率在二战后的记录中首次降到20%以下,黑人失业率自1972年以来首次低于6%。

特朗普和他的助手们将这些发展列为他最大的成就之一。特朗普经济顾问库德洛(Lawrence Kudlow)称:“我们的生活水平有了巨大的提高”。他说:“富人们做得很好,但不富裕的人表现最好。不管是否喜欢他,这些都是伟大的经济成就。”

2019年的收入增幅最大,当时失业率触及新低。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研究商业周期的教授、前奥巴马经济顾问James Stock称:"在这三年里,失业率比之前觉得可能的水平低得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经济居然还可以持续运行。”

其中一些趋势在奥巴马的第二个任期内就已开始出现。例如,经通胀调整后的家庭收入中位数在停滞了十多年后于2013年开始走高。在1960年代和1990年代的经济扩张后期也曾达成类似的里程碑。

与美国联合大陆控股有限公司的其他经理一样,现年33岁的Johnson在疫情来袭和经济扩张结束后,接受了20%的减薪。他躲过了一场裁员风暴,并于6月份被告知他将被提升为负责机场运营的高级经理,很快就能赚到6位数以上的收入。

其他许多人就没有这样的好运了。虽然少数族裔和低技能工人往往会在扩张期的后期随着失业率的下降受益最多,但在经济下滑时,当一些企业解雇最近雇用的人员时,他们也往往是最先受到冲击的。

9月黑人失业率为12.1%,逆转了自2014年以来实现的所有涨幅。没有上过大学的高中毕业生的失业率为9%,逆转了自2011年以来实现的涨幅。

4. 贸易和蓝领就业:一个未完成的项目

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尤其是对进口产品征收关税,旨在帮助因来自中国、墨西哥和其他低薪资国家的竞争而受损的蓝领城镇。

重振美国经济的这一部分不是一夜之间就能实现的,也确实没有实现。


1979年至2009年间,美国制造业裁减了800万个工作岗位,超过其工人总数的一半。制造业就业人数在2010年开始温和上升,并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延续了这一势头。

新冠危机将制造业就业拉回与20世纪40年代相当的水平。

技术和全球贸易的颠覆性力量在上述扩张过程中并没有消失。根据美国劳工部的数据,在过去两年中,服务业工人的平均时薪首次超过制造业工人。

自行车行业的情况显示出了发展道路上的障碍。

特朗普政府从2018年开始对进口自中国的自行车和自行车零部件征收不超过25%的关税。Trek Bicycle Corp. 在其位于威斯康星州滑铁卢的总部生产定制的高端自行车,价格最高可达4,000美元,把该公司位于中国的低端自行车生产迁到威斯康星州,对Trek Bicycle来说没有意义。

Trek首席执行官John Burke说:“为了增加产量,周边得有一个供应基地,但这里没有人生产自行车轮胎、曲轴、变速器和轮辋。”Burke还指出:“所有这些零部件都来自亚洲。”特朗普对从中国进口的自行车征收关税后,Trek将部分生产迁到了柬埔寨。

贸易本身变成了经济的一个包袱。从2018年开始,随着特朗普关税战的加剧,美国出口增速放缓。美国2019年贸易逆差从2016年的4,810亿美元增长到5,770亿美元,贸易逆差表明进口超过出口。

新冠疫情暴发后,美国贸易赤字进一步扩大。一方面,随着全球经济崩溃,出口下滑。

另一方面,导致贸易赤字扩大的还有美国对中国和其他地方进口电子产品的需求激增,在美国开始封锁措施之际,这些电子产品成了学校教学和家庭办公的必需品。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截至8月,美国2020年的电脑和半导体进口比上年同期增加了60亿美元。

5. 白宫急需:危机管理者

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经济衰退往往是由美联储决定加息以对抗通胀导致的。近几十年来,随着通货膨胀的缓和,经济扩张的另一个威胁出现:意外冲击。

20世纪90年代初,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推高了油价,打击了企业利润和家庭购买力。本世纪头十年,一场房地产泡沫破裂使银行体系陷入瘫痪。今年则是新冠疫情。

在这种背景下,哈佛大学的Stock表示,危机管理的专业能力已经成为衡量经济领导力的重要标准。“扩张结束的原因通常不是因为持续了很长时间,”他说。“扩张期的结束是因为发生了一些糟糕的事情。要如何避免那些会引发扩张期终结的事情,那些真正特别糟糕的事件?”

特朗普声称,他对新冠疫情作出了强力应对,他对来自中国的旅行进行了限制,将呼吸机送到各州,并指挥制定了一个强大的金融救援计划。而他的反对者则说,特朗普淡化了疫情的严重性,基本上是让各州自生自灭,并且在民主党人的帮助下才提供了财政救援。




共和党人表示,在民主党人担任州长的各州,因停工时间过长而伤害了经济。民主党人则说,在疫情得到遏制之前,经济无法回到正轨。

在卫生危机期间衡量经济表现的一个方法是与其他国家进行比较。在增长方面,美国的表现算不上突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除中国外,所有主要经济体今年都将出现收缩,中国经济预计将增长1.9%。IMF预计,美国经济收缩4.3%的幅度将与全球整体收缩幅度一致。IMF还预计美国的表现将超过德国、日本和加拿大等一些主要经济体,但逊于韩国、澳大利亚和台湾等其他经济体。

政府债务方面,IMF预计2020年美国的新增债务负担从规模上看将超过其他任何国家。

美国联邦债务在特朗普任期内增加了5.6万亿美元。到2022年底,美国六年的债务增加规模将超过奥巴马任期八年内的增加规模。

在特朗普的第二个经济阶段,美国在新冠危机中增加的债务缓冲了经济下滑。在利率非常低的情况下是可控的。经济学家称,风险在于债务水平可能阻碍美国未来的投资能力,阻碍美国经济加快增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在特朗普主政期间,美国经济出现了截然不同的两种表现。第一阶段的美国经济在就业、收入和股市都创下了历史性里程碑,第二阶段与新冠疫情一同到来,其糟糕程度也是史上少有。



 | Jon Hilsenrath

OR--商业新媒体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主政期间,美国经济出现了截然不同的两种表现。

第一阶段从他入主白宫一直持续到今年3月份,在此期间美国经济在就业、收入和股市上都创下了历史性里程碑。虽然这段时期是否是美国经济有史以来最好的阶段还有待商榷,但正如特朗普已经说过的,对千百万美国人来说,这段时期无疑是好的,而且越来越好。

第二阶段与新冠疫情一同到来,其糟糕程度也是史上少有。这段时期里,失业的严重程度创下大萧条之后的纪录,虽然随后迅速逆转,但也只是局部改善,使美国经济的前景特别难以预测。

上述两种经济表现都将成为促使选民在11月做出选择的因素。特朗普所面对的现实是:他执掌第一个阶段时取得的许多成就在第二阶段已经消失殆尽。

特朗普的狂热粉丝和愤怒反对者对他在经济上的成绩各执一词,非黑即白,然而真实的情况并非其中任何一种。特朗普的反对者声称他的税收政策迎合了富人,但实际情况是,贫困和不平等现象减少了。少数族裔在他执政的前三年里是很大的受益者,不过这些群体在过去的七个月里也成了巨大的牺牲品。

他的支持者指出,如特朗普所说,经济增速加快了,但升幅并没有达到他预测的水平,也没有以他预测的方式提速。他重振美国制造业的贸易政策目标在一些蓝领主导的城镇得到了部分体现,但还远未完成,之后又遭新冠疫情的重挫。

卫生危机拖累经济偏离轨道后,人们也得到了一个明确的教训:要想推动经济全面繁荣,最好的方式之一就是保持扩张。在经济长期扩张的后期阶段,往往会有好事发生,尤其是那些通常落后的方面。3月份结束的这轮扩张创下美国历史上最长的扩张纪录,这是特朗普与其前任奥巴马(Barack Obama)共同完成的。

这场疫情提醒人们,无论意识形态如何,经济表现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一国领导人所无法掌控的事件的影响。因此,对于国家领导人来说,如何应对意外干扰是一项关键考验。

特朗普和拜登(Joe Biden) 9月29日的辩论后,《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和NBC News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在处理经济问题方面特朗普比拜登得分更高,而且整体来说,在这一问题上他的支持率超过他的对手拜登。另外,盖洛普(Gallup) 9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6%的美国人表示,他们的生活比四年前更好,高于里根(Ronald Reagan)或奥巴马连任时的比例。不过,在同一次民调中,特朗普在处理破坏经济的新冠疫情危机方面得分低于拜登。

白宫预计经济将呈现V型复苏,尽管也出现了K型好转的迹象,然而家庭和企业的命运分化很大。无论复苏最终呈现何种形式,美国的复苏都面临着异常高的不确定性和政府债务。

以下是关于特朗普治下经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五个要点:

1.就业情况:疫情暴发前好于预期

在2016年特朗普当选总统几周后,美联储官员聚集在一起讨论新的经济前景评估和利率计划。美联储内部官员和许多外部预测人士一致认为,当时4.7%的失业率将降至4.5%左右,并在可预见的未来稳定在这一水平。

但实际上到2019年底,失业率已降至3.5%。就业增长速度此前预计将放缓,事实也的确如此,但放缓程度低于许多经济学家的预期。在奥巴马的第二个任期内,平均每年新增260万个就业机会,在特朗普任职的头三年里,每年平均新增220万个。

推动失业率下降的一项因素是2017年和2018年的财政刺激,首先是特朗普推行的企业和个人所得税下调,然后是2018年2月的一项法案,该法案重新设定了共和党人在奥巴马时代要求的支出上限。

特朗普上任之初执掌美联储的耶伦(Janet Yellen)表示:“我记得当时的想法是,经济最不需要的就是大幅减税和财政刺激。”美联储的担忧是经济可能过热并刺激通胀。结果,通胀率在2018年升至美联储2%的目标,然后出现回落。包括全球化和技术进步在内的长期趋势有助于控制通胀水平,因为这些趋势能够抑制生产商品的成本。

低失业率产生了连锁效应。工资增长加速,低技能工人的就业机会增加。残疾人士或有犯罪记录的人多年来第一次看到工作机会找上门。公司转而通过内部培训提供工人所需的技能。


耶伦说:“除非企业真的发现很难招到人,否则很难做到这些。”

随着失业率下降,特朗普经常明目张胆干预美联储的政策,批评鲍威尔(Jerome Powell)的加息举措。鲍威尔此前由特朗普任命接替耶伦的职位。特朗普向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抱怨称:“我记得你告诉我他会很出色。”甚至有传闻称,特朗普可能会试图解雇鲍威尔。

在看到通胀回落后,美联储改变了加息政策。然后,当新冠疫情爆发时,美联储下调了利率,并启动了向金融体系注入大量资金的计划。特朗普表示,鲍威尔是他任命的人中进步最大的。

社交疏离和各州的经济停摆带来的经济损害超过了特朗普任期头三年经济所获得的益处。失业率在4月飙升至14.7%。

到9月份,失业率再度比美联储预期的速度更快下降,上个月为7.9%。然而,就业的恢复远未完成。与特朗普上任时相比,9月的失业人数增加了500万。

2. 增长:来自意外来源的小幅加速

始于2009年中(即金融危机后)的经济扩张在历史上来看是缓慢的。特朗普说他会改变这种情况。他在2017年发布的首份预算预计,在他的政策下,增长率到2020年将升至3%,并保持在这一水平。特朗普经常说,这个数字甚至会更高。

增长率确实上升了,但不是预期的那样。

在奥巴马政府领导下的经济扩张期,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平均每年增长2.25%。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在特朗普执政的头三年里,增长率升至2.5%。特朗普的顾问们在采访中表示,奥巴马未能带来通常在经济扩张初期出现的繁荣,而他们帮助在经济扩张末期创造了繁荣。


一个重要的驱动力是财政支出。即便是在疫情暴发之前,特朗普当政时期联邦政府支出的增长速度也已经高于奥巴马当政时期。其中很大一部分增量用于国防支出,不过非国防支出也有所增加。

剔除联邦政府支出的影响,在这轮近11年的美国经济扩张周期中,奥巴马当政时期的GDP增长速度与特朗普任内持平。

然而联邦政府收入的增长速度并没有跟上支出的增速。特朗普曾在任内第一份预算案中表示,经济增速加快结合财政约束,将带动政府走上预算平衡和联邦政府债务下降之路。但在这轮经济扩张周期的后段,预算赤字仍在扩大,而在之前的类似阶段预算赤字往往趋向于下降。

特朗普减税和放松监管的目的是刺激私营部门的商业投资和劳动生产率,推动美国经济增长在长期内走上更快的轨道。

从疫情前特朗普治下的经济状况看,没有明显迹象显示美国经济正在步入这一轨道。生产率有所上升,但与20世纪60年代、90年代末或2000年代初达到的高度仍有差距。

企业投资走过了一条蜿蜒曲折的道路。企业投资在2007-2009年的衰退后一度跳增,然后在奥巴马执政时期放缓,到特朗普在2017年底通过了企业减税法案后,企业投资又再度上升。然后,当特朗普使用关税工具挑战贸易对手时,企业投资又放缓了。总体来看,在2008年后的长期扩张期里,特朗普执政时期的企业投资增速要比奥巴马时期略慢。

现在,阻碍长期增长回升的另一个因素正在重新显现。出生率下降和婴儿潮一代退休已经在制约劳动力大军的扩张。

疫情前的那段低失业率时期给经济提供了一个喘息的机会,因为更高的薪资和更多的机会吸引了新的劳动者进入经济体系工作。这场疫情扭转了前述成绩。今年春季,有工作或正在寻找工作的劳动适龄人口比例降至1970年代以来的最低水平。自那时以来,失去的就业岗位只恢复了不到一半。

随着美国各州关闭地方经济活动,然后以不同的速度重新开放,增长形势已经一团糟。华盛顿开出的救命药方是进行大规模的政府干预,向家庭、小企业、各州和航空业提供数以万亿美元计的资金。

特朗普的前经济顾问Kevin Hassett称,特朗普在危机时刻跨越了党派界限。他说:“那时,他们一项真正有效的经济刺激法案在众议院获得通过,而此前众议院刚刚弹劾了特朗普。”

即使有了这项刺激法案的支持,到今年夏季,美国商品和服务的产出折合成年率为19.5万亿美元,仍比前一年低了1.9万亿美元。本月,多数接受《华尔街日报》调查的私营部门经济学家估计,美国经济要到2021年底或更晚时候才会完全恢复运转。

3、赢家和输家:低收入工人和少数族裔既是赢家也是输家

10年前,Leroy Johnson在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的美国联合大陆控股有限公司(United Airlines)从事每小时11美元的客户服务工作。他是一名黑人,单身。那时他开始在纽约一所州立大学进修,但没有完成学业。在接下来的10年里,Johnson在该公司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

他从事维护和运营方面的工作,一路晋升,成为驻旧金山的一名经理。在新冠疫情暴发前,他的年薪接近10万美元。他说:“当时我的401k计划确实不错。”


特朗普担任总统的前三年里,中位数家庭收入增长,不平等现象减少,黑人贫困率在二战后的记录中首次降到20%以下,黑人失业率自1972年以来首次低于6%。

特朗普和他的助手们将这些发展列为他最大的成就之一。特朗普经济顾问库德洛(Lawrence Kudlow)称:“我们的生活水平有了巨大的提高”。他说:“富人们做得很好,但不富裕的人表现最好。不管是否喜欢他,这些都是伟大的经济成就。”

2019年的收入增幅最大,当时失业率触及新低。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研究商业周期的教授、前奥巴马经济顾问James Stock称:"在这三年里,失业率比之前觉得可能的水平低得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经济居然还可以持续运行。”

其中一些趋势在奥巴马的第二个任期内就已开始出现。例如,经通胀调整后的家庭收入中位数在停滞了十多年后于2013年开始走高。在1960年代和1990年代的经济扩张后期也曾达成类似的里程碑。

与美国联合大陆控股有限公司的其他经理一样,现年33岁的Johnson在疫情来袭和经济扩张结束后,接受了20%的减薪。他躲过了一场裁员风暴,并于6月份被告知他将被提升为负责机场运营的高级经理,很快就能赚到6位数以上的收入。

其他许多人就没有这样的好运了。虽然少数族裔和低技能工人往往会在扩张期的后期随着失业率的下降受益最多,但在经济下滑时,当一些企业解雇最近雇用的人员时,他们也往往是最先受到冲击的。

9月黑人失业率为12.1%,逆转了自2014年以来实现的所有涨幅。没有上过大学的高中毕业生的失业率为9%,逆转了自2011年以来实现的涨幅。

4. 贸易和蓝领就业:一个未完成的项目

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尤其是对进口产品征收关税,旨在帮助因来自中国、墨西哥和其他低薪资国家的竞争而受损的蓝领城镇。

重振美国经济的这一部分不是一夜之间就能实现的,也确实没有实现。


1979年至2009年间,美国制造业裁减了800万个工作岗位,超过其工人总数的一半。制造业就业人数在2010年开始温和上升,并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延续了这一势头。

新冠危机将制造业就业拉回与20世纪40年代相当的水平。

技术和全球贸易的颠覆性力量在上述扩张过程中并没有消失。根据美国劳工部的数据,在过去两年中,服务业工人的平均时薪首次超过制造业工人。

自行车行业的情况显示出了发展道路上的障碍。

特朗普政府从2018年开始对进口自中国的自行车和自行车零部件征收不超过25%的关税。Trek Bicycle Corp. 在其位于威斯康星州滑铁卢的总部生产定制的高端自行车,价格最高可达4,000美元,把该公司位于中国的低端自行车生产迁到威斯康星州,对Trek Bicycle来说没有意义。

Trek首席执行官John Burke说:“为了增加产量,周边得有一个供应基地,但这里没有人生产自行车轮胎、曲轴、变速器和轮辋。”Burke还指出:“所有这些零部件都来自亚洲。”特朗普对从中国进口的自行车征收关税后,Trek将部分生产迁到了柬埔寨。

贸易本身变成了经济的一个包袱。从2018年开始,随着特朗普关税战的加剧,美国出口增速放缓。美国2019年贸易逆差从2016年的4,810亿美元增长到5,770亿美元,贸易逆差表明进口超过出口。

新冠疫情暴发后,美国贸易赤字进一步扩大。一方面,随着全球经济崩溃,出口下滑。

另一方面,导致贸易赤字扩大的还有美国对中国和其他地方进口电子产品的需求激增,在美国开始封锁措施之际,这些电子产品成了学校教学和家庭办公的必需品。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截至8月,美国2020年的电脑和半导体进口比上年同期增加了60亿美元。

5. 白宫急需:危机管理者

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经济衰退往往是由美联储决定加息以对抗通胀导致的。近几十年来,随着通货膨胀的缓和,经济扩张的另一个威胁出现:意外冲击。

20世纪90年代初,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推高了油价,打击了企业利润和家庭购买力。本世纪头十年,一场房地产泡沫破裂使银行体系陷入瘫痪。今年则是新冠疫情。

在这种背景下,哈佛大学的Stock表示,危机管理的专业能力已经成为衡量经济领导力的重要标准。“扩张结束的原因通常不是因为持续了很长时间,”他说。“扩张期的结束是因为发生了一些糟糕的事情。要如何避免那些会引发扩张期终结的事情,那些真正特别糟糕的事件?”

特朗普声称,他对新冠疫情作出了强力应对,他对来自中国的旅行进行了限制,将呼吸机送到各州,并指挥制定了一个强大的金融救援计划。而他的反对者则说,特朗普淡化了疫情的严重性,基本上是让各州自生自灭,并且在民主党人的帮助下才提供了财政救援。




共和党人表示,在民主党人担任州长的各州,因停工时间过长而伤害了经济。民主党人则说,在疫情得到遏制之前,经济无法回到正轨。

在卫生危机期间衡量经济表现的一个方法是与其他国家进行比较。在增长方面,美国的表现算不上突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除中国外,所有主要经济体今年都将出现收缩,中国经济预计将增长1.9%。IMF预计,美国经济收缩4.3%的幅度将与全球整体收缩幅度一致。IMF还预计美国的表现将超过德国、日本和加拿大等一些主要经济体,但逊于韩国、澳大利亚和台湾等其他经济体。

政府债务方面,IMF预计2020年美国的新增债务负担从规模上看将超过其他任何国家。

美国联邦债务在特朗普任期内增加了5.6万亿美元。到2022年底,美国六年的债务增加规模将超过奥巴马任期八年内的增加规模。

在特朗普的第二个经济阶段,美国在新冠危机中增加的债务缓冲了经济下滑。在利率非常低的情况下是可控的。经济学家称,风险在于债务水平可能阻碍美国未来的投资能力,阻碍美国经济加快增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