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发生了国会被袭事件后,对7400万支持特朗普的人进行妖魔化成了一项娱乐,而这只会让美国更加分化。



 | 杨蓓蓓

OR--商业新媒体

本文作者是居住在美国中西部的自由撰稿人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终于把他的支持者逼得太过了吗?

我观察了中西部的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这两个摇摆州在2020年的大选中倒向了这位美国总统的对立方——并与多年来我一直采访的同一批特朗普支持者进行了交谈。

在发生了1月6日美国国会遭到暴力入侵,以及在此之前特朗普的煽动性集会之后,我想问他们:这最终把你逼过界了吗?

但我是这样说的:这些事件是否改变了你对自己身为一名共和党人、一名特朗普支持者、甚至是一名保守派的感受?我试着以真诚的谦卑与好奇之心去倾听他们的想法。

2020年大选中有7400万美国人投票给了特朗普,把这些人妖魔化似乎成了美国最受欢迎的流血娱乐。我向自己保证,我会像躲避新型冠状病毒一样躲避这一行为,而且是出于同样的原因:就我所知,它正威胁着美国人生活的长远未来。

我首先采访了59岁的帕姆•特拉维斯(Pam Travis),她是来自威斯康星州中部的保守派人士。四年前的本周我第一次见到她,当时她正要前往特朗普的就职典礼。“我是那种循规蹈矩的女孩,”她说。入侵国会大厦的行为“令人厌恶,而且是错误的,做这件事的人是错误的。但我不喜欢把他们混为一谈,这就像去年夏天的反种族主义骚乱,你不能说所有人都是这样。”

这些事有没有让她对特朗普产生反感?“如果特朗普总统选择再次参选,我永远不会不投票给他。”但在国会遭袭后公共妖魔化共和党人的氛围让她开始认真考虑一件事:“我考虑把我汽车保险杠上贴着的特朗普贴纸撕下来。”此前她姐姐——威斯康星州南部的一名共和党官员——有一辆车遭到破坏,可能是出于政治原因。

48岁的克里斯•比塔莱(Chris Vitale)是底特律郊外一个工人阶级居住区的市议员,他驳斥了右翼企图造反的说法。“大学生兄弟会的流氓们穿着奇装异服自拍,这样的行为是我们无法容忍的,但我们同样无法容忍放火焚烧国会大厦,他们偷走了讲台,搞乱了文件,但他们肯定没想过这样做是在阻止下一任总统就职。”比塔莱会再次投票给特朗普吗?他又停顿了一下,然后说:“是的——除非出现其他支持同样的纲领,而且说话更清晰的人。”

这对共和党来说是一个重大转折点吗?比塔莱认为是的,但不是出于通常的原因。“我认为民主党人会功败垂成,”他指的是民主党人现在就推动参议院对特朗普进行审判的举动。他说:“他们将手中的权力用得越过,2022年(中期选举)就会出现越大的愤怒。”

45岁的底特律郊区汽车工人内尔松•韦斯特里克(Nelson Westrick)是一名“奥巴马-特朗普”(Obama-Trump)选民——从民主党转向共和党,在2016年帮助特朗普当选。他在自家门前的草坪上竖起了“停止偷窃”的牌子,并认为“大规模欺诈”破坏了2020年的选举。他的想法在共和党内部并不是边缘观点,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部(CBS News)/YouGov上周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近70%的共和党人不认为当选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是11月大选的合法赢家。

韦斯特里克是否考虑过参加华盛顿特区的抗议活动?“当然不,我有工作,有家庭,”他说。但当我问“国会大厦发生的事”是否会让他反对这位总统及其政党时,他反驳道:“国会大厦发生的事?六个月来,我们的国家被‘黑人的命也是命’(BLM)抗议活动破坏,小企业被烧为平地,但六个人跑上国会大厦的台阶就成叛乱了?”

我不同意他的观点,但我也不认为他的想法应该被妖魔化。韦斯特里克表示,现在他听到了来自另一方的明确信息:“我的生活方式现在必须结束,我是一个可怕的人,我是一个试图杀人的超级传播者。”

看起来,周三就要宣誓就职的拜登将承诺团结的国家,是一个国民正彼此仇视的国家。祝好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特朗普终于把支持者逼过界了吗?

发布日期:2021-01-19 18:43
摘要:发生了国会被袭事件后,对7400万支持特朗普的人进行妖魔化成了一项娱乐,而这只会让美国更加分化。



 | 杨蓓蓓

OR--商业新媒体

本文作者是居住在美国中西部的自由撰稿人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终于把他的支持者逼得太过了吗?

我观察了中西部的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这两个摇摆州在2020年的大选中倒向了这位美国总统的对立方——并与多年来我一直采访的同一批特朗普支持者进行了交谈。

在发生了1月6日美国国会遭到暴力入侵,以及在此之前特朗普的煽动性集会之后,我想问他们:这最终把你逼过界了吗?

但我是这样说的:这些事件是否改变了你对自己身为一名共和党人、一名特朗普支持者、甚至是一名保守派的感受?我试着以真诚的谦卑与好奇之心去倾听他们的想法。

2020年大选中有7400万美国人投票给了特朗普,把这些人妖魔化似乎成了美国最受欢迎的流血娱乐。我向自己保证,我会像躲避新型冠状病毒一样躲避这一行为,而且是出于同样的原因:就我所知,它正威胁着美国人生活的长远未来。

我首先采访了59岁的帕姆•特拉维斯(Pam Travis),她是来自威斯康星州中部的保守派人士。四年前的本周我第一次见到她,当时她正要前往特朗普的就职典礼。“我是那种循规蹈矩的女孩,”她说。入侵国会大厦的行为“令人厌恶,而且是错误的,做这件事的人是错误的。但我不喜欢把他们混为一谈,这就像去年夏天的反种族主义骚乱,你不能说所有人都是这样。”

这些事有没有让她对特朗普产生反感?“如果特朗普总统选择再次参选,我永远不会不投票给他。”但在国会遭袭后公共妖魔化共和党人的氛围让她开始认真考虑一件事:“我考虑把我汽车保险杠上贴着的特朗普贴纸撕下来。”此前她姐姐——威斯康星州南部的一名共和党官员——有一辆车遭到破坏,可能是出于政治原因。

48岁的克里斯•比塔莱(Chris Vitale)是底特律郊外一个工人阶级居住区的市议员,他驳斥了右翼企图造反的说法。“大学生兄弟会的流氓们穿着奇装异服自拍,这样的行为是我们无法容忍的,但我们同样无法容忍放火焚烧国会大厦,他们偷走了讲台,搞乱了文件,但他们肯定没想过这样做是在阻止下一任总统就职。”比塔莱会再次投票给特朗普吗?他又停顿了一下,然后说:“是的——除非出现其他支持同样的纲领,而且说话更清晰的人。”

这对共和党来说是一个重大转折点吗?比塔莱认为是的,但不是出于通常的原因。“我认为民主党人会功败垂成,”他指的是民主党人现在就推动参议院对特朗普进行审判的举动。他说:“他们将手中的权力用得越过,2022年(中期选举)就会出现越大的愤怒。”

45岁的底特律郊区汽车工人内尔松•韦斯特里克(Nelson Westrick)是一名“奥巴马-特朗普”(Obama-Trump)选民——从民主党转向共和党,在2016年帮助特朗普当选。他在自家门前的草坪上竖起了“停止偷窃”的牌子,并认为“大规模欺诈”破坏了2020年的选举。他的想法在共和党内部并不是边缘观点,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部(CBS News)/YouGov上周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近70%的共和党人不认为当选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是11月大选的合法赢家。

韦斯特里克是否考虑过参加华盛顿特区的抗议活动?“当然不,我有工作,有家庭,”他说。但当我问“国会大厦发生的事”是否会让他反对这位总统及其政党时,他反驳道:“国会大厦发生的事?六个月来,我们的国家被‘黑人的命也是命’(BLM)抗议活动破坏,小企业被烧为平地,但六个人跑上国会大厦的台阶就成叛乱了?”

我不同意他的观点,但我也不认为他的想法应该被妖魔化。韦斯特里克表示,现在他听到了来自另一方的明确信息:“我的生活方式现在必须结束,我是一个可怕的人,我是一个试图杀人的超级传播者。”

看起来,周三就要宣誓就职的拜登将承诺团结的国家,是一个国民正彼此仇视的国家。祝好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发生了国会被袭事件后,对7400万支持特朗普的人进行妖魔化成了一项娱乐,而这只会让美国更加分化。



 | 杨蓓蓓

OR--商业新媒体

本文作者是居住在美国中西部的自由撰稿人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终于把他的支持者逼得太过了吗?

我观察了中西部的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这两个摇摆州在2020年的大选中倒向了这位美国总统的对立方——并与多年来我一直采访的同一批特朗普支持者进行了交谈。

在发生了1月6日美国国会遭到暴力入侵,以及在此之前特朗普的煽动性集会之后,我想问他们:这最终把你逼过界了吗?

但我是这样说的:这些事件是否改变了你对自己身为一名共和党人、一名特朗普支持者、甚至是一名保守派的感受?我试着以真诚的谦卑与好奇之心去倾听他们的想法。

2020年大选中有7400万美国人投票给了特朗普,把这些人妖魔化似乎成了美国最受欢迎的流血娱乐。我向自己保证,我会像躲避新型冠状病毒一样躲避这一行为,而且是出于同样的原因:就我所知,它正威胁着美国人生活的长远未来。

我首先采访了59岁的帕姆•特拉维斯(Pam Travis),她是来自威斯康星州中部的保守派人士。四年前的本周我第一次见到她,当时她正要前往特朗普的就职典礼。“我是那种循规蹈矩的女孩,”她说。入侵国会大厦的行为“令人厌恶,而且是错误的,做这件事的人是错误的。但我不喜欢把他们混为一谈,这就像去年夏天的反种族主义骚乱,你不能说所有人都是这样。”

这些事有没有让她对特朗普产生反感?“如果特朗普总统选择再次参选,我永远不会不投票给他。”但在国会遭袭后公共妖魔化共和党人的氛围让她开始认真考虑一件事:“我考虑把我汽车保险杠上贴着的特朗普贴纸撕下来。”此前她姐姐——威斯康星州南部的一名共和党官员——有一辆车遭到破坏,可能是出于政治原因。

48岁的克里斯•比塔莱(Chris Vitale)是底特律郊外一个工人阶级居住区的市议员,他驳斥了右翼企图造反的说法。“大学生兄弟会的流氓们穿着奇装异服自拍,这样的行为是我们无法容忍的,但我们同样无法容忍放火焚烧国会大厦,他们偷走了讲台,搞乱了文件,但他们肯定没想过这样做是在阻止下一任总统就职。”比塔莱会再次投票给特朗普吗?他又停顿了一下,然后说:“是的——除非出现其他支持同样的纲领,而且说话更清晰的人。”

这对共和党来说是一个重大转折点吗?比塔莱认为是的,但不是出于通常的原因。“我认为民主党人会功败垂成,”他指的是民主党人现在就推动参议院对特朗普进行审判的举动。他说:“他们将手中的权力用得越过,2022年(中期选举)就会出现越大的愤怒。”

45岁的底特律郊区汽车工人内尔松•韦斯特里克(Nelson Westrick)是一名“奥巴马-特朗普”(Obama-Trump)选民——从民主党转向共和党,在2016年帮助特朗普当选。他在自家门前的草坪上竖起了“停止偷窃”的牌子,并认为“大规模欺诈”破坏了2020年的选举。他的想法在共和党内部并不是边缘观点,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部(CBS News)/YouGov上周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近70%的共和党人不认为当选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是11月大选的合法赢家。

韦斯特里克是否考虑过参加华盛顿特区的抗议活动?“当然不,我有工作,有家庭,”他说。但当我问“国会大厦发生的事”是否会让他反对这位总统及其政党时,他反驳道:“国会大厦发生的事?六个月来,我们的国家被‘黑人的命也是命’(BLM)抗议活动破坏,小企业被烧为平地,但六个人跑上国会大厦的台阶就成叛乱了?”

我不同意他的观点,但我也不认为他的想法应该被妖魔化。韦斯特里克表示,现在他听到了来自另一方的明确信息:“我的生活方式现在必须结束,我是一个可怕的人,我是一个试图杀人的超级传播者。”

看起来,周三就要宣誓就职的拜登将承诺团结的国家,是一个国民正彼此仇视的国家。祝好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特朗普终于把支持者逼过界了吗?

发布日期:2021-01-19 18:43
摘要:发生了国会被袭事件后,对7400万支持特朗普的人进行妖魔化成了一项娱乐,而这只会让美国更加分化。



 | 杨蓓蓓

OR--商业新媒体

本文作者是居住在美国中西部的自由撰稿人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终于把他的支持者逼得太过了吗?

我观察了中西部的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这两个摇摆州在2020年的大选中倒向了这位美国总统的对立方——并与多年来我一直采访的同一批特朗普支持者进行了交谈。

在发生了1月6日美国国会遭到暴力入侵,以及在此之前特朗普的煽动性集会之后,我想问他们:这最终把你逼过界了吗?

但我是这样说的:这些事件是否改变了你对自己身为一名共和党人、一名特朗普支持者、甚至是一名保守派的感受?我试着以真诚的谦卑与好奇之心去倾听他们的想法。

2020年大选中有7400万美国人投票给了特朗普,把这些人妖魔化似乎成了美国最受欢迎的流血娱乐。我向自己保证,我会像躲避新型冠状病毒一样躲避这一行为,而且是出于同样的原因:就我所知,它正威胁着美国人生活的长远未来。

我首先采访了59岁的帕姆•特拉维斯(Pam Travis),她是来自威斯康星州中部的保守派人士。四年前的本周我第一次见到她,当时她正要前往特朗普的就职典礼。“我是那种循规蹈矩的女孩,”她说。入侵国会大厦的行为“令人厌恶,而且是错误的,做这件事的人是错误的。但我不喜欢把他们混为一谈,这就像去年夏天的反种族主义骚乱,你不能说所有人都是这样。”

这些事有没有让她对特朗普产生反感?“如果特朗普总统选择再次参选,我永远不会不投票给他。”但在国会遭袭后公共妖魔化共和党人的氛围让她开始认真考虑一件事:“我考虑把我汽车保险杠上贴着的特朗普贴纸撕下来。”此前她姐姐——威斯康星州南部的一名共和党官员——有一辆车遭到破坏,可能是出于政治原因。

48岁的克里斯•比塔莱(Chris Vitale)是底特律郊外一个工人阶级居住区的市议员,他驳斥了右翼企图造反的说法。“大学生兄弟会的流氓们穿着奇装异服自拍,这样的行为是我们无法容忍的,但我们同样无法容忍放火焚烧国会大厦,他们偷走了讲台,搞乱了文件,但他们肯定没想过这样做是在阻止下一任总统就职。”比塔莱会再次投票给特朗普吗?他又停顿了一下,然后说:“是的——除非出现其他支持同样的纲领,而且说话更清晰的人。”

这对共和党来说是一个重大转折点吗?比塔莱认为是的,但不是出于通常的原因。“我认为民主党人会功败垂成,”他指的是民主党人现在就推动参议院对特朗普进行审判的举动。他说:“他们将手中的权力用得越过,2022年(中期选举)就会出现越大的愤怒。”

45岁的底特律郊区汽车工人内尔松•韦斯特里克(Nelson Westrick)是一名“奥巴马-特朗普”(Obama-Trump)选民——从民主党转向共和党,在2016年帮助特朗普当选。他在自家门前的草坪上竖起了“停止偷窃”的牌子,并认为“大规模欺诈”破坏了2020年的选举。他的想法在共和党内部并不是边缘观点,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部(CBS News)/YouGov上周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近70%的共和党人不认为当选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是11月大选的合法赢家。

韦斯特里克是否考虑过参加华盛顿特区的抗议活动?“当然不,我有工作,有家庭,”他说。但当我问“国会大厦发生的事”是否会让他反对这位总统及其政党时,他反驳道:“国会大厦发生的事?六个月来,我们的国家被‘黑人的命也是命’(BLM)抗议活动破坏,小企业被烧为平地,但六个人跑上国会大厦的台阶就成叛乱了?”

我不同意他的观点,但我也不认为他的想法应该被妖魔化。韦斯特里克表示,现在他听到了来自另一方的明确信息:“我的生活方式现在必须结束,我是一个可怕的人,我是一个试图杀人的超级传播者。”

看起来,周三就要宣誓就职的拜登将承诺团结的国家,是一个国民正彼此仇视的国家。祝好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发生了国会被袭事件后,对7400万支持特朗普的人进行妖魔化成了一项娱乐,而这只会让美国更加分化。



 | 杨蓓蓓

OR--商业新媒体

本文作者是居住在美国中西部的自由撰稿人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终于把他的支持者逼得太过了吗?

我观察了中西部的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这两个摇摆州在2020年的大选中倒向了这位美国总统的对立方——并与多年来我一直采访的同一批特朗普支持者进行了交谈。

在发生了1月6日美国国会遭到暴力入侵,以及在此之前特朗普的煽动性集会之后,我想问他们:这最终把你逼过界了吗?

但我是这样说的:这些事件是否改变了你对自己身为一名共和党人、一名特朗普支持者、甚至是一名保守派的感受?我试着以真诚的谦卑与好奇之心去倾听他们的想法。

2020年大选中有7400万美国人投票给了特朗普,把这些人妖魔化似乎成了美国最受欢迎的流血娱乐。我向自己保证,我会像躲避新型冠状病毒一样躲避这一行为,而且是出于同样的原因:就我所知,它正威胁着美国人生活的长远未来。

我首先采访了59岁的帕姆•特拉维斯(Pam Travis),她是来自威斯康星州中部的保守派人士。四年前的本周我第一次见到她,当时她正要前往特朗普的就职典礼。“我是那种循规蹈矩的女孩,”她说。入侵国会大厦的行为“令人厌恶,而且是错误的,做这件事的人是错误的。但我不喜欢把他们混为一谈,这就像去年夏天的反种族主义骚乱,你不能说所有人都是这样。”

这些事有没有让她对特朗普产生反感?“如果特朗普总统选择再次参选,我永远不会不投票给他。”但在国会遭袭后公共妖魔化共和党人的氛围让她开始认真考虑一件事:“我考虑把我汽车保险杠上贴着的特朗普贴纸撕下来。”此前她姐姐——威斯康星州南部的一名共和党官员——有一辆车遭到破坏,可能是出于政治原因。

48岁的克里斯•比塔莱(Chris Vitale)是底特律郊外一个工人阶级居住区的市议员,他驳斥了右翼企图造反的说法。“大学生兄弟会的流氓们穿着奇装异服自拍,这样的行为是我们无法容忍的,但我们同样无法容忍放火焚烧国会大厦,他们偷走了讲台,搞乱了文件,但他们肯定没想过这样做是在阻止下一任总统就职。”比塔莱会再次投票给特朗普吗?他又停顿了一下,然后说:“是的——除非出现其他支持同样的纲领,而且说话更清晰的人。”

这对共和党来说是一个重大转折点吗?比塔莱认为是的,但不是出于通常的原因。“我认为民主党人会功败垂成,”他指的是民主党人现在就推动参议院对特朗普进行审判的举动。他说:“他们将手中的权力用得越过,2022年(中期选举)就会出现越大的愤怒。”

45岁的底特律郊区汽车工人内尔松•韦斯特里克(Nelson Westrick)是一名“奥巴马-特朗普”(Obama-Trump)选民——从民主党转向共和党,在2016年帮助特朗普当选。他在自家门前的草坪上竖起了“停止偷窃”的牌子,并认为“大规模欺诈”破坏了2020年的选举。他的想法在共和党内部并不是边缘观点,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部(CBS News)/YouGov上周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近70%的共和党人不认为当选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是11月大选的合法赢家。

韦斯特里克是否考虑过参加华盛顿特区的抗议活动?“当然不,我有工作,有家庭,”他说。但当我问“国会大厦发生的事”是否会让他反对这位总统及其政党时,他反驳道:“国会大厦发生的事?六个月来,我们的国家被‘黑人的命也是命’(BLM)抗议活动破坏,小企业被烧为平地,但六个人跑上国会大厦的台阶就成叛乱了?”

我不同意他的观点,但我也不认为他的想法应该被妖魔化。韦斯特里克表示,现在他听到了来自另一方的明确信息:“我的生活方式现在必须结束,我是一个可怕的人,我是一个试图杀人的超级传播者。”

看起来,周三就要宣誓就职的拜登将承诺团结的国家,是一个国民正彼此仇视的国家。祝好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