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抗疫方面陷入被动的特朗普打出治安牌,迫使拜登自我辩解,但俗话说,“如果你解释,你已经输了。”



嘉南•加内什

OR--商业新媒体 】在发表了无数次讲话的半个世纪的公共生活中,乔•拜登(Joe Biden)从未为自己的当选提出过如此简洁的理由。

“问问你们自己,”他周一(8月31日)在宾夕法尼亚州说,“我看起来像一个激进的社会主义者,对暴乱分子情有独钟吗?真的吗?”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用16个词——说最后一个词时带着戏剧般的皱眉——概括了自己漫长的温和派政治人物生涯。共和党朋友。正统的外交政策。侧重于建造监狱的治安法案。民主党内没有比他更不可信的雅各宾派(Jacobin,支持激进主义的左翼派别——译者注)了。

事实上,这句话一切都很完美——唯独它的必要性除外。离选举还有两个月之际,一个候选人不应该有必要同政治暴力撇清关系。尽管拜登说得很精辟,但华盛顿的一句老话——“如果你解释,那你已经输了”——感觉既贴切又危险。

应该困扰拜登的不是他相对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的民调领先差距最近逐渐缩小。随着选举的临近,一些差距缩小是自然的。更不祥的征兆是国家议论的变化。

就在今年5月,拜登对抗议者和警察的态度一点也不殷切。细想一下,除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之外,他对其他议题的态度都谈不上殷切。他现在必须明确与暴乱分子撇清关系的事实表明,在整个夏天期间,政治上的“贸易条件”已经转向对他不利。曾经预期的单一议题选举——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应对方式的全民公投——已经扩展到了美国人更熟悉的犯罪和种族等主题。当下的最主要议题与其说是公共卫生,不如说是公共秩序。就此而言,本来喘不过气来的总统还有一条生命线。

当然,这是一条磨损和不牢靠的生命线。在过去两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拜登在初选以及的全国民调中都出奇地遥遥领先。怀疑他的人必须考虑他是政治高手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作为和平的维护者,特朗普总统也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作为政府体制外的人士谴责街头骚乱——像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在1968年所做的那样——是一回事。作为共和国最有权力的人谴责街头骚乱,则是我认为的所谓“骂自己”。

然而,我们越是分析特朗普在这一问题上的记录,就越少讨论新冠疫情。数字已经失去了震撼的力量。美国约占世界人口的4%,目前占世界确诊COVID-19病例的五分之一至四分之一。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在14个被调查国家中,英国是唯一另一个民众认为其政府搞砸抗疫工作的富裕国家。除了世界大战和大萧条(Depression),没有一个在世的美国人经历过比这更重大的历史事件。尽管如此,此次美国大选还是日益关乎其他事情。

也就是说,拜登正在勇敢地战斗,但却是在错误的战场作战。只要新冠疫情挤掉了其他主题,特朗普就不仅仅是脆弱的。在新冠危机上,民主党人是团结一致的。该党几乎所有人都将这场危机视为推动自己的政见的理由:全民医保、劳工保护以及民粹主义者所诽谤的“行政国家”。

然而,在一系列我们可以归类为“身份认同”的议题上,民主党不像是一个政党或运动。它是两个派系达成的一个不稳定的休战协议:一方是老派的自由主义者,设想一个不分肤色的共和国,另一方是认为这只是结构性种族主义幌子的较年轻群体。贯穿美国校园和精英报纸等民主党据点的断层线,总是会像该党本身的青筋一样凸起。8月的民主党大会是一次精心策划的尝试,旨在避免冒犯该党的温和派或左翼活动人士。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的演讲是迎合前者的更明确尝试。

不管怎样,仅仅是谈到这个主题,就构成了民主党的战略失手。按照共和党人梦想的竞选格局,拜登会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解释说,“砍掉警察经费”(defund the police)的呼声实际上是更微妙的想法,“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no justice, no peace)只是一个口号,而不是威胁;而且这两句口号都不是民主党的政策。自3月实际上获得提名以来,拜登首次处于守势。同时,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失去了对公众辩论的垄断。

选举往往被理解为针对同一个问题的两种解决办法之间的较量——经典的问题是,“谁会是经济的最佳管理者?”但实际上,这是一场设定问题的角力。拜登希望选民问,“谁将会战胜新冠疫情?”特朗普希望他们思考谁将会保护他们的城市。更紧迫的问题面临疑问,这个事实证明了总统的势头。■ 


又讯:

后特朗普时代的共和党迈向何方?

奥伦•卡斯

政界人士并不以礼貌得体而著称,但他们通常会等到一任领导人失败后,才会加入争夺继任者的行列。但这次有所不同。甚至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获得连任机会之前,一场关于共和党之后可能转向何方的斗争已经打响。

这次政界人士进行先发制人的斗争,原因在于特朗普主义将不可避免地走向终结。只要特朗普还继续执政,他就仍将是共和党的领袖,但他没有建立任何思想基础、制度基础设施、或是政策议程,一旦他的独特个性最终消失,他将无法为一个政治联盟提供基础。如同无嗣的君主一样,各方都预见到了在他之后的权力真空,并争相想要填补这个真空。

如果是在另一个时代,一个在特朗普上任之前就已形成的稳定的党内派系可能正在伺机而动。但当然,如果这个党派真的存在,共和党就不会被特朗普主义的大地震夷为平地。相反,共和党的紧张和虚弱——特朗普充分利用了这一点——为有关如何重建共和党的争论划定了范围。根本的问题在于:当市场失灵时,一个信奉自由市场教条的政党将何去何从?

传统上,共和党人中既有自由主义者也有保守主义者,这两者都重视市场,尽管方式有所不同。自由主义者认为自由市场本身就是目的,或是相信自由市场将带来最好的结果。保守主义者认为自由市场是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市场能够带来健康的社会结果,但无法确保这一定会发生。如果市场未能实现这一点,政策制定者就应该发挥引导市场竞争的作用,以实现共同利益。

20世纪下半叶,当人们对市场报以信心仍能得到丰厚回报时,自由主义者和保守主义者双方基本达成了共识。但50年后,经济现实发生了变化,两方的联盟开始瓦解。

尽管经济产出、总体财富和股票价格飙升,但普通美国工人的工资增长却极其缓慢。1985年,一个只有高中学历的人,只用30周的中位数工资就能支付一个四口之家的主要开支(住房、医疗、交通、教育)。2018年,需要53周的中位数工资。2008年的金融危机及其余波尤其令人痛苦。当时,美国阿片类药物滥用危机的致死人数与艾滋病(Aids)流行高峰时期的水平相当。

即使在这样的背景下,信奉自由主义的共和党人仍然倾向于将特朗普的成功视为一种反常现象,认为共和党会在未来再度开始严格遵循里根(Reagan)的自由市场议程,届时这种反常现象将成为过去并被众人所遗忘。美国的保守派大本营“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的杰克•斯潘塞(Jack Spencer)表示:“我们在审视一项政策时为什么不问问,它是否扩大了经济自由?”被视为未来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主要竞争者的前南卡罗来纳州长尼基•黑利(Nikki Haley)更直白地表示:“减税通常都是个好主意。”

真正保守的共和党人设想了一个不同的后特朗普时代。他们从特朗普的政治成功中吸取教训,但重点是关注促使他成功的挑战。他们问道:市场出了什么问题?政策制定者在修复市场方面能发挥怎样的作用?他们的任务是将保守主义的原则应用于当代的情况。

一群共和党参议员领导了这项努力。佛罗里达州的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创造了“共同利益资本主义”(Common Good Capitalism)一词,呼吁制定公共政策,推动对关键行业的投资。他认为,“纯粹的市场原则与我们的国家利益不一致”。在一场党内哲学辩论中,黑利用罕见的严厉措辞谴责了这种言论,称之为“慢慢通往社会主义的道路”。参议员帕特•图米 (Pat Toomey)称之为一把“刺进传统中右翼共识核心的匕首”。

无论今年11月的大选结果如何,这样的争论都会持续到共和党选出下一任总统候选人为止。在特朗普之前,共和党中更具自由主义色彩的一派掌握着该党的制度和领导权。但在特朗普之后,保守派有精力,有议程,且与经济现实的联系更为紧密。新冠疫情只是突出了这种分歧。共和党多数有用的提案都来自鲁比奥和他在参议院的同事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乔希•霍利(Josh Hawley)和汤姆•科顿(Tom Cotton),他们对后特朗普时代前景的看法一致。相比之下,依赖特朗普上台前的那套政治策略的领导者们提出了又一项资本利得税减免政策。

聪明的政治投资者很少把赌注押在改革者身上。但在共和党的意识形态之争中,只有改革者才有切实的想法和更好的机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特朗普是怎么追上拜登的?

发布日期:2020-09-07 05:59
在抗疫方面陷入被动的特朗普打出治安牌,迫使拜登自我辩解,但俗话说,“如果你解释,你已经输了。”



嘉南•加内什

OR--商业新媒体 】在发表了无数次讲话的半个世纪的公共生活中,乔•拜登(Joe Biden)从未为自己的当选提出过如此简洁的理由。

“问问你们自己,”他周一(8月31日)在宾夕法尼亚州说,“我看起来像一个激进的社会主义者,对暴乱分子情有独钟吗?真的吗?”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用16个词——说最后一个词时带着戏剧般的皱眉——概括了自己漫长的温和派政治人物生涯。共和党朋友。正统的外交政策。侧重于建造监狱的治安法案。民主党内没有比他更不可信的雅各宾派(Jacobin,支持激进主义的左翼派别——译者注)了。

事实上,这句话一切都很完美——唯独它的必要性除外。离选举还有两个月之际,一个候选人不应该有必要同政治暴力撇清关系。尽管拜登说得很精辟,但华盛顿的一句老话——“如果你解释,那你已经输了”——感觉既贴切又危险。

应该困扰拜登的不是他相对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的民调领先差距最近逐渐缩小。随着选举的临近,一些差距缩小是自然的。更不祥的征兆是国家议论的变化。

就在今年5月,拜登对抗议者和警察的态度一点也不殷切。细想一下,除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之外,他对其他议题的态度都谈不上殷切。他现在必须明确与暴乱分子撇清关系的事实表明,在整个夏天期间,政治上的“贸易条件”已经转向对他不利。曾经预期的单一议题选举——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应对方式的全民公投——已经扩展到了美国人更熟悉的犯罪和种族等主题。当下的最主要议题与其说是公共卫生,不如说是公共秩序。就此而言,本来喘不过气来的总统还有一条生命线。

当然,这是一条磨损和不牢靠的生命线。在过去两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拜登在初选以及的全国民调中都出奇地遥遥领先。怀疑他的人必须考虑他是政治高手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作为和平的维护者,特朗普总统也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作为政府体制外的人士谴责街头骚乱——像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在1968年所做的那样——是一回事。作为共和国最有权力的人谴责街头骚乱,则是我认为的所谓“骂自己”。

然而,我们越是分析特朗普在这一问题上的记录,就越少讨论新冠疫情。数字已经失去了震撼的力量。美国约占世界人口的4%,目前占世界确诊COVID-19病例的五分之一至四分之一。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在14个被调查国家中,英国是唯一另一个民众认为其政府搞砸抗疫工作的富裕国家。除了世界大战和大萧条(Depression),没有一个在世的美国人经历过比这更重大的历史事件。尽管如此,此次美国大选还是日益关乎其他事情。

也就是说,拜登正在勇敢地战斗,但却是在错误的战场作战。只要新冠疫情挤掉了其他主题,特朗普就不仅仅是脆弱的。在新冠危机上,民主党人是团结一致的。该党几乎所有人都将这场危机视为推动自己的政见的理由:全民医保、劳工保护以及民粹主义者所诽谤的“行政国家”。

然而,在一系列我们可以归类为“身份认同”的议题上,民主党不像是一个政党或运动。它是两个派系达成的一个不稳定的休战协议:一方是老派的自由主义者,设想一个不分肤色的共和国,另一方是认为这只是结构性种族主义幌子的较年轻群体。贯穿美国校园和精英报纸等民主党据点的断层线,总是会像该党本身的青筋一样凸起。8月的民主党大会是一次精心策划的尝试,旨在避免冒犯该党的温和派或左翼活动人士。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的演讲是迎合前者的更明确尝试。

不管怎样,仅仅是谈到这个主题,就构成了民主党的战略失手。按照共和党人梦想的竞选格局,拜登会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解释说,“砍掉警察经费”(defund the police)的呼声实际上是更微妙的想法,“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no justice, no peace)只是一个口号,而不是威胁;而且这两句口号都不是民主党的政策。自3月实际上获得提名以来,拜登首次处于守势。同时,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失去了对公众辩论的垄断。

选举往往被理解为针对同一个问题的两种解决办法之间的较量——经典的问题是,“谁会是经济的最佳管理者?”但实际上,这是一场设定问题的角力。拜登希望选民问,“谁将会战胜新冠疫情?”特朗普希望他们思考谁将会保护他们的城市。更紧迫的问题面临疑问,这个事实证明了总统的势头。■ 


又讯:

后特朗普时代的共和党迈向何方?

奥伦•卡斯

政界人士并不以礼貌得体而著称,但他们通常会等到一任领导人失败后,才会加入争夺继任者的行列。但这次有所不同。甚至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获得连任机会之前,一场关于共和党之后可能转向何方的斗争已经打响。

这次政界人士进行先发制人的斗争,原因在于特朗普主义将不可避免地走向终结。只要特朗普还继续执政,他就仍将是共和党的领袖,但他没有建立任何思想基础、制度基础设施、或是政策议程,一旦他的独特个性最终消失,他将无法为一个政治联盟提供基础。如同无嗣的君主一样,各方都预见到了在他之后的权力真空,并争相想要填补这个真空。

如果是在另一个时代,一个在特朗普上任之前就已形成的稳定的党内派系可能正在伺机而动。但当然,如果这个党派真的存在,共和党就不会被特朗普主义的大地震夷为平地。相反,共和党的紧张和虚弱——特朗普充分利用了这一点——为有关如何重建共和党的争论划定了范围。根本的问题在于:当市场失灵时,一个信奉自由市场教条的政党将何去何从?

传统上,共和党人中既有自由主义者也有保守主义者,这两者都重视市场,尽管方式有所不同。自由主义者认为自由市场本身就是目的,或是相信自由市场将带来最好的结果。保守主义者认为自由市场是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市场能够带来健康的社会结果,但无法确保这一定会发生。如果市场未能实现这一点,政策制定者就应该发挥引导市场竞争的作用,以实现共同利益。

20世纪下半叶,当人们对市场报以信心仍能得到丰厚回报时,自由主义者和保守主义者双方基本达成了共识。但50年后,经济现实发生了变化,两方的联盟开始瓦解。

尽管经济产出、总体财富和股票价格飙升,但普通美国工人的工资增长却极其缓慢。1985年,一个只有高中学历的人,只用30周的中位数工资就能支付一个四口之家的主要开支(住房、医疗、交通、教育)。2018年,需要53周的中位数工资。2008年的金融危机及其余波尤其令人痛苦。当时,美国阿片类药物滥用危机的致死人数与艾滋病(Aids)流行高峰时期的水平相当。

即使在这样的背景下,信奉自由主义的共和党人仍然倾向于将特朗普的成功视为一种反常现象,认为共和党会在未来再度开始严格遵循里根(Reagan)的自由市场议程,届时这种反常现象将成为过去并被众人所遗忘。美国的保守派大本营“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的杰克•斯潘塞(Jack Spencer)表示:“我们在审视一项政策时为什么不问问,它是否扩大了经济自由?”被视为未来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主要竞争者的前南卡罗来纳州长尼基•黑利(Nikki Haley)更直白地表示:“减税通常都是个好主意。”

真正保守的共和党人设想了一个不同的后特朗普时代。他们从特朗普的政治成功中吸取教训,但重点是关注促使他成功的挑战。他们问道:市场出了什么问题?政策制定者在修复市场方面能发挥怎样的作用?他们的任务是将保守主义的原则应用于当代的情况。

一群共和党参议员领导了这项努力。佛罗里达州的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创造了“共同利益资本主义”(Common Good Capitalism)一词,呼吁制定公共政策,推动对关键行业的投资。他认为,“纯粹的市场原则与我们的国家利益不一致”。在一场党内哲学辩论中,黑利用罕见的严厉措辞谴责了这种言论,称之为“慢慢通往社会主义的道路”。参议员帕特•图米 (Pat Toomey)称之为一把“刺进传统中右翼共识核心的匕首”。

无论今年11月的大选结果如何,这样的争论都会持续到共和党选出下一任总统候选人为止。在特朗普之前,共和党中更具自由主义色彩的一派掌握着该党的制度和领导权。但在特朗普之后,保守派有精力,有议程,且与经济现实的联系更为紧密。新冠疫情只是突出了这种分歧。共和党多数有用的提案都来自鲁比奥和他在参议院的同事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乔希•霍利(Josh Hawley)和汤姆•科顿(Tom Cotton),他们对后特朗普时代前景的看法一致。相比之下,依赖特朗普上台前的那套政治策略的领导者们提出了又一项资本利得税减免政策。

聪明的政治投资者很少把赌注押在改革者身上。但在共和党的意识形态之争中,只有改革者才有切实的想法和更好的机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在抗疫方面陷入被动的特朗普打出治安牌,迫使拜登自我辩解,但俗话说,“如果你解释,你已经输了。”



嘉南•加内什

OR--商业新媒体 】在发表了无数次讲话的半个世纪的公共生活中,乔•拜登(Joe Biden)从未为自己的当选提出过如此简洁的理由。

“问问你们自己,”他周一(8月31日)在宾夕法尼亚州说,“我看起来像一个激进的社会主义者,对暴乱分子情有独钟吗?真的吗?”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用16个词——说最后一个词时带着戏剧般的皱眉——概括了自己漫长的温和派政治人物生涯。共和党朋友。正统的外交政策。侧重于建造监狱的治安法案。民主党内没有比他更不可信的雅各宾派(Jacobin,支持激进主义的左翼派别——译者注)了。

事实上,这句话一切都很完美——唯独它的必要性除外。离选举还有两个月之际,一个候选人不应该有必要同政治暴力撇清关系。尽管拜登说得很精辟,但华盛顿的一句老话——“如果你解释,那你已经输了”——感觉既贴切又危险。

应该困扰拜登的不是他相对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的民调领先差距最近逐渐缩小。随着选举的临近,一些差距缩小是自然的。更不祥的征兆是国家议论的变化。

就在今年5月,拜登对抗议者和警察的态度一点也不殷切。细想一下,除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之外,他对其他议题的态度都谈不上殷切。他现在必须明确与暴乱分子撇清关系的事实表明,在整个夏天期间,政治上的“贸易条件”已经转向对他不利。曾经预期的单一议题选举——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应对方式的全民公投——已经扩展到了美国人更熟悉的犯罪和种族等主题。当下的最主要议题与其说是公共卫生,不如说是公共秩序。就此而言,本来喘不过气来的总统还有一条生命线。

当然,这是一条磨损和不牢靠的生命线。在过去两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拜登在初选以及的全国民调中都出奇地遥遥领先。怀疑他的人必须考虑他是政治高手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作为和平的维护者,特朗普总统也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作为政府体制外的人士谴责街头骚乱——像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在1968年所做的那样——是一回事。作为共和国最有权力的人谴责街头骚乱,则是我认为的所谓“骂自己”。

然而,我们越是分析特朗普在这一问题上的记录,就越少讨论新冠疫情。数字已经失去了震撼的力量。美国约占世界人口的4%,目前占世界确诊COVID-19病例的五分之一至四分之一。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在14个被调查国家中,英国是唯一另一个民众认为其政府搞砸抗疫工作的富裕国家。除了世界大战和大萧条(Depression),没有一个在世的美国人经历过比这更重大的历史事件。尽管如此,此次美国大选还是日益关乎其他事情。

也就是说,拜登正在勇敢地战斗,但却是在错误的战场作战。只要新冠疫情挤掉了其他主题,特朗普就不仅仅是脆弱的。在新冠危机上,民主党人是团结一致的。该党几乎所有人都将这场危机视为推动自己的政见的理由:全民医保、劳工保护以及民粹主义者所诽谤的“行政国家”。

然而,在一系列我们可以归类为“身份认同”的议题上,民主党不像是一个政党或运动。它是两个派系达成的一个不稳定的休战协议:一方是老派的自由主义者,设想一个不分肤色的共和国,另一方是认为这只是结构性种族主义幌子的较年轻群体。贯穿美国校园和精英报纸等民主党据点的断层线,总是会像该党本身的青筋一样凸起。8月的民主党大会是一次精心策划的尝试,旨在避免冒犯该党的温和派或左翼活动人士。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的演讲是迎合前者的更明确尝试。

不管怎样,仅仅是谈到这个主题,就构成了民主党的战略失手。按照共和党人梦想的竞选格局,拜登会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解释说,“砍掉警察经费”(defund the police)的呼声实际上是更微妙的想法,“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no justice, no peace)只是一个口号,而不是威胁;而且这两句口号都不是民主党的政策。自3月实际上获得提名以来,拜登首次处于守势。同时,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失去了对公众辩论的垄断。

选举往往被理解为针对同一个问题的两种解决办法之间的较量——经典的问题是,“谁会是经济的最佳管理者?”但实际上,这是一场设定问题的角力。拜登希望选民问,“谁将会战胜新冠疫情?”特朗普希望他们思考谁将会保护他们的城市。更紧迫的问题面临疑问,这个事实证明了总统的势头。■ 


又讯:

后特朗普时代的共和党迈向何方?

奥伦•卡斯

政界人士并不以礼貌得体而著称,但他们通常会等到一任领导人失败后,才会加入争夺继任者的行列。但这次有所不同。甚至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获得连任机会之前,一场关于共和党之后可能转向何方的斗争已经打响。

这次政界人士进行先发制人的斗争,原因在于特朗普主义将不可避免地走向终结。只要特朗普还继续执政,他就仍将是共和党的领袖,但他没有建立任何思想基础、制度基础设施、或是政策议程,一旦他的独特个性最终消失,他将无法为一个政治联盟提供基础。如同无嗣的君主一样,各方都预见到了在他之后的权力真空,并争相想要填补这个真空。

如果是在另一个时代,一个在特朗普上任之前就已形成的稳定的党内派系可能正在伺机而动。但当然,如果这个党派真的存在,共和党就不会被特朗普主义的大地震夷为平地。相反,共和党的紧张和虚弱——特朗普充分利用了这一点——为有关如何重建共和党的争论划定了范围。根本的问题在于:当市场失灵时,一个信奉自由市场教条的政党将何去何从?

传统上,共和党人中既有自由主义者也有保守主义者,这两者都重视市场,尽管方式有所不同。自由主义者认为自由市场本身就是目的,或是相信自由市场将带来最好的结果。保守主义者认为自由市场是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市场能够带来健康的社会结果,但无法确保这一定会发生。如果市场未能实现这一点,政策制定者就应该发挥引导市场竞争的作用,以实现共同利益。

20世纪下半叶,当人们对市场报以信心仍能得到丰厚回报时,自由主义者和保守主义者双方基本达成了共识。但50年后,经济现实发生了变化,两方的联盟开始瓦解。

尽管经济产出、总体财富和股票价格飙升,但普通美国工人的工资增长却极其缓慢。1985年,一个只有高中学历的人,只用30周的中位数工资就能支付一个四口之家的主要开支(住房、医疗、交通、教育)。2018年,需要53周的中位数工资。2008年的金融危机及其余波尤其令人痛苦。当时,美国阿片类药物滥用危机的致死人数与艾滋病(Aids)流行高峰时期的水平相当。

即使在这样的背景下,信奉自由主义的共和党人仍然倾向于将特朗普的成功视为一种反常现象,认为共和党会在未来再度开始严格遵循里根(Reagan)的自由市场议程,届时这种反常现象将成为过去并被众人所遗忘。美国的保守派大本营“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的杰克•斯潘塞(Jack Spencer)表示:“我们在审视一项政策时为什么不问问,它是否扩大了经济自由?”被视为未来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主要竞争者的前南卡罗来纳州长尼基•黑利(Nikki Haley)更直白地表示:“减税通常都是个好主意。”

真正保守的共和党人设想了一个不同的后特朗普时代。他们从特朗普的政治成功中吸取教训,但重点是关注促使他成功的挑战。他们问道:市场出了什么问题?政策制定者在修复市场方面能发挥怎样的作用?他们的任务是将保守主义的原则应用于当代的情况。

一群共和党参议员领导了这项努力。佛罗里达州的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创造了“共同利益资本主义”(Common Good Capitalism)一词,呼吁制定公共政策,推动对关键行业的投资。他认为,“纯粹的市场原则与我们的国家利益不一致”。在一场党内哲学辩论中,黑利用罕见的严厉措辞谴责了这种言论,称之为“慢慢通往社会主义的道路”。参议员帕特•图米 (Pat Toomey)称之为一把“刺进传统中右翼共识核心的匕首”。

无论今年11月的大选结果如何,这样的争论都会持续到共和党选出下一任总统候选人为止。在特朗普之前,共和党中更具自由主义色彩的一派掌握着该党的制度和领导权。但在特朗普之后,保守派有精力,有议程,且与经济现实的联系更为紧密。新冠疫情只是突出了这种分歧。共和党多数有用的提案都来自鲁比奥和他在参议院的同事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乔希•霍利(Josh Hawley)和汤姆•科顿(Tom Cotton),他们对后特朗普时代前景的看法一致。相比之下,依赖特朗普上台前的那套政治策略的领导者们提出了又一项资本利得税减免政策。

聪明的政治投资者很少把赌注押在改革者身上。但在共和党的意识形态之争中,只有改革者才有切实的想法和更好的机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特朗普是怎么追上拜登的?

发布日期:2020-09-07 05:59
在抗疫方面陷入被动的特朗普打出治安牌,迫使拜登自我辩解,但俗话说,“如果你解释,你已经输了。”



嘉南•加内什

OR--商业新媒体 】在发表了无数次讲话的半个世纪的公共生活中,乔•拜登(Joe Biden)从未为自己的当选提出过如此简洁的理由。

“问问你们自己,”他周一(8月31日)在宾夕法尼亚州说,“我看起来像一个激进的社会主义者,对暴乱分子情有独钟吗?真的吗?”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用16个词——说最后一个词时带着戏剧般的皱眉——概括了自己漫长的温和派政治人物生涯。共和党朋友。正统的外交政策。侧重于建造监狱的治安法案。民主党内没有比他更不可信的雅各宾派(Jacobin,支持激进主义的左翼派别——译者注)了。

事实上,这句话一切都很完美——唯独它的必要性除外。离选举还有两个月之际,一个候选人不应该有必要同政治暴力撇清关系。尽管拜登说得很精辟,但华盛顿的一句老话——“如果你解释,那你已经输了”——感觉既贴切又危险。

应该困扰拜登的不是他相对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的民调领先差距最近逐渐缩小。随着选举的临近,一些差距缩小是自然的。更不祥的征兆是国家议论的变化。

就在今年5月,拜登对抗议者和警察的态度一点也不殷切。细想一下,除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之外,他对其他议题的态度都谈不上殷切。他现在必须明确与暴乱分子撇清关系的事实表明,在整个夏天期间,政治上的“贸易条件”已经转向对他不利。曾经预期的单一议题选举——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应对方式的全民公投——已经扩展到了美国人更熟悉的犯罪和种族等主题。当下的最主要议题与其说是公共卫生,不如说是公共秩序。就此而言,本来喘不过气来的总统还有一条生命线。

当然,这是一条磨损和不牢靠的生命线。在过去两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拜登在初选以及的全国民调中都出奇地遥遥领先。怀疑他的人必须考虑他是政治高手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作为和平的维护者,特朗普总统也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作为政府体制外的人士谴责街头骚乱——像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在1968年所做的那样——是一回事。作为共和国最有权力的人谴责街头骚乱,则是我认为的所谓“骂自己”。

然而,我们越是分析特朗普在这一问题上的记录,就越少讨论新冠疫情。数字已经失去了震撼的力量。美国约占世界人口的4%,目前占世界确诊COVID-19病例的五分之一至四分之一。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在14个被调查国家中,英国是唯一另一个民众认为其政府搞砸抗疫工作的富裕国家。除了世界大战和大萧条(Depression),没有一个在世的美国人经历过比这更重大的历史事件。尽管如此,此次美国大选还是日益关乎其他事情。

也就是说,拜登正在勇敢地战斗,但却是在错误的战场作战。只要新冠疫情挤掉了其他主题,特朗普就不仅仅是脆弱的。在新冠危机上,民主党人是团结一致的。该党几乎所有人都将这场危机视为推动自己的政见的理由:全民医保、劳工保护以及民粹主义者所诽谤的“行政国家”。

然而,在一系列我们可以归类为“身份认同”的议题上,民主党不像是一个政党或运动。它是两个派系达成的一个不稳定的休战协议:一方是老派的自由主义者,设想一个不分肤色的共和国,另一方是认为这只是结构性种族主义幌子的较年轻群体。贯穿美国校园和精英报纸等民主党据点的断层线,总是会像该党本身的青筋一样凸起。8月的民主党大会是一次精心策划的尝试,旨在避免冒犯该党的温和派或左翼活动人士。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的演讲是迎合前者的更明确尝试。

不管怎样,仅仅是谈到这个主题,就构成了民主党的战略失手。按照共和党人梦想的竞选格局,拜登会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解释说,“砍掉警察经费”(defund the police)的呼声实际上是更微妙的想法,“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no justice, no peace)只是一个口号,而不是威胁;而且这两句口号都不是民主党的政策。自3月实际上获得提名以来,拜登首次处于守势。同时,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失去了对公众辩论的垄断。

选举往往被理解为针对同一个问题的两种解决办法之间的较量——经典的问题是,“谁会是经济的最佳管理者?”但实际上,这是一场设定问题的角力。拜登希望选民问,“谁将会战胜新冠疫情?”特朗普希望他们思考谁将会保护他们的城市。更紧迫的问题面临疑问,这个事实证明了总统的势头。■ 


又讯:

后特朗普时代的共和党迈向何方?

奥伦•卡斯

政界人士并不以礼貌得体而著称,但他们通常会等到一任领导人失败后,才会加入争夺继任者的行列。但这次有所不同。甚至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获得连任机会之前,一场关于共和党之后可能转向何方的斗争已经打响。

这次政界人士进行先发制人的斗争,原因在于特朗普主义将不可避免地走向终结。只要特朗普还继续执政,他就仍将是共和党的领袖,但他没有建立任何思想基础、制度基础设施、或是政策议程,一旦他的独特个性最终消失,他将无法为一个政治联盟提供基础。如同无嗣的君主一样,各方都预见到了在他之后的权力真空,并争相想要填补这个真空。

如果是在另一个时代,一个在特朗普上任之前就已形成的稳定的党内派系可能正在伺机而动。但当然,如果这个党派真的存在,共和党就不会被特朗普主义的大地震夷为平地。相反,共和党的紧张和虚弱——特朗普充分利用了这一点——为有关如何重建共和党的争论划定了范围。根本的问题在于:当市场失灵时,一个信奉自由市场教条的政党将何去何从?

传统上,共和党人中既有自由主义者也有保守主义者,这两者都重视市场,尽管方式有所不同。自由主义者认为自由市场本身就是目的,或是相信自由市场将带来最好的结果。保守主义者认为自由市场是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市场能够带来健康的社会结果,但无法确保这一定会发生。如果市场未能实现这一点,政策制定者就应该发挥引导市场竞争的作用,以实现共同利益。

20世纪下半叶,当人们对市场报以信心仍能得到丰厚回报时,自由主义者和保守主义者双方基本达成了共识。但50年后,经济现实发生了变化,两方的联盟开始瓦解。

尽管经济产出、总体财富和股票价格飙升,但普通美国工人的工资增长却极其缓慢。1985年,一个只有高中学历的人,只用30周的中位数工资就能支付一个四口之家的主要开支(住房、医疗、交通、教育)。2018年,需要53周的中位数工资。2008年的金融危机及其余波尤其令人痛苦。当时,美国阿片类药物滥用危机的致死人数与艾滋病(Aids)流行高峰时期的水平相当。

即使在这样的背景下,信奉自由主义的共和党人仍然倾向于将特朗普的成功视为一种反常现象,认为共和党会在未来再度开始严格遵循里根(Reagan)的自由市场议程,届时这种反常现象将成为过去并被众人所遗忘。美国的保守派大本营“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的杰克•斯潘塞(Jack Spencer)表示:“我们在审视一项政策时为什么不问问,它是否扩大了经济自由?”被视为未来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主要竞争者的前南卡罗来纳州长尼基•黑利(Nikki Haley)更直白地表示:“减税通常都是个好主意。”

真正保守的共和党人设想了一个不同的后特朗普时代。他们从特朗普的政治成功中吸取教训,但重点是关注促使他成功的挑战。他们问道:市场出了什么问题?政策制定者在修复市场方面能发挥怎样的作用?他们的任务是将保守主义的原则应用于当代的情况。

一群共和党参议员领导了这项努力。佛罗里达州的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创造了“共同利益资本主义”(Common Good Capitalism)一词,呼吁制定公共政策,推动对关键行业的投资。他认为,“纯粹的市场原则与我们的国家利益不一致”。在一场党内哲学辩论中,黑利用罕见的严厉措辞谴责了这种言论,称之为“慢慢通往社会主义的道路”。参议员帕特•图米 (Pat Toomey)称之为一把“刺进传统中右翼共识核心的匕首”。

无论今年11月的大选结果如何,这样的争论都会持续到共和党选出下一任总统候选人为止。在特朗普之前,共和党中更具自由主义色彩的一派掌握着该党的制度和领导权。但在特朗普之后,保守派有精力,有议程,且与经济现实的联系更为紧密。新冠疫情只是突出了这种分歧。共和党多数有用的提案都来自鲁比奥和他在参议院的同事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乔希•霍利(Josh Hawley)和汤姆•科顿(Tom Cotton),他们对后特朗普时代前景的看法一致。相比之下,依赖特朗普上台前的那套政治策略的领导者们提出了又一项资本利得税减免政策。

聪明的政治投资者很少把赌注押在改革者身上。但在共和党的意识形态之争中,只有改革者才有切实的想法和更好的机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在抗疫方面陷入被动的特朗普打出治安牌,迫使拜登自我辩解,但俗话说,“如果你解释,你已经输了。”



嘉南•加内什

OR--商业新媒体 】在发表了无数次讲话的半个世纪的公共生活中,乔•拜登(Joe Biden)从未为自己的当选提出过如此简洁的理由。

“问问你们自己,”他周一(8月31日)在宾夕法尼亚州说,“我看起来像一个激进的社会主义者,对暴乱分子情有独钟吗?真的吗?”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用16个词——说最后一个词时带着戏剧般的皱眉——概括了自己漫长的温和派政治人物生涯。共和党朋友。正统的外交政策。侧重于建造监狱的治安法案。民主党内没有比他更不可信的雅各宾派(Jacobin,支持激进主义的左翼派别——译者注)了。

事实上,这句话一切都很完美——唯独它的必要性除外。离选举还有两个月之际,一个候选人不应该有必要同政治暴力撇清关系。尽管拜登说得很精辟,但华盛顿的一句老话——“如果你解释,那你已经输了”——感觉既贴切又危险。

应该困扰拜登的不是他相对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的民调领先差距最近逐渐缩小。随着选举的临近,一些差距缩小是自然的。更不祥的征兆是国家议论的变化。

就在今年5月,拜登对抗议者和警察的态度一点也不殷切。细想一下,除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之外,他对其他议题的态度都谈不上殷切。他现在必须明确与暴乱分子撇清关系的事实表明,在整个夏天期间,政治上的“贸易条件”已经转向对他不利。曾经预期的单一议题选举——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应对方式的全民公投——已经扩展到了美国人更熟悉的犯罪和种族等主题。当下的最主要议题与其说是公共卫生,不如说是公共秩序。就此而言,本来喘不过气来的总统还有一条生命线。

当然,这是一条磨损和不牢靠的生命线。在过去两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拜登在初选以及的全国民调中都出奇地遥遥领先。怀疑他的人必须考虑他是政治高手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作为和平的维护者,特朗普总统也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作为政府体制外的人士谴责街头骚乱——像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在1968年所做的那样——是一回事。作为共和国最有权力的人谴责街头骚乱,则是我认为的所谓“骂自己”。

然而,我们越是分析特朗普在这一问题上的记录,就越少讨论新冠疫情。数字已经失去了震撼的力量。美国约占世界人口的4%,目前占世界确诊COVID-19病例的五分之一至四分之一。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在14个被调查国家中,英国是唯一另一个民众认为其政府搞砸抗疫工作的富裕国家。除了世界大战和大萧条(Depression),没有一个在世的美国人经历过比这更重大的历史事件。尽管如此,此次美国大选还是日益关乎其他事情。

也就是说,拜登正在勇敢地战斗,但却是在错误的战场作战。只要新冠疫情挤掉了其他主题,特朗普就不仅仅是脆弱的。在新冠危机上,民主党人是团结一致的。该党几乎所有人都将这场危机视为推动自己的政见的理由:全民医保、劳工保护以及民粹主义者所诽谤的“行政国家”。

然而,在一系列我们可以归类为“身份认同”的议题上,民主党不像是一个政党或运动。它是两个派系达成的一个不稳定的休战协议:一方是老派的自由主义者,设想一个不分肤色的共和国,另一方是认为这只是结构性种族主义幌子的较年轻群体。贯穿美国校园和精英报纸等民主党据点的断层线,总是会像该党本身的青筋一样凸起。8月的民主党大会是一次精心策划的尝试,旨在避免冒犯该党的温和派或左翼活动人士。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的演讲是迎合前者的更明确尝试。

不管怎样,仅仅是谈到这个主题,就构成了民主党的战略失手。按照共和党人梦想的竞选格局,拜登会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解释说,“砍掉警察经费”(defund the police)的呼声实际上是更微妙的想法,“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no justice, no peace)只是一个口号,而不是威胁;而且这两句口号都不是民主党的政策。自3月实际上获得提名以来,拜登首次处于守势。同时,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失去了对公众辩论的垄断。

选举往往被理解为针对同一个问题的两种解决办法之间的较量——经典的问题是,“谁会是经济的最佳管理者?”但实际上,这是一场设定问题的角力。拜登希望选民问,“谁将会战胜新冠疫情?”特朗普希望他们思考谁将会保护他们的城市。更紧迫的问题面临疑问,这个事实证明了总统的势头。■ 


又讯:

后特朗普时代的共和党迈向何方?

奥伦•卡斯

政界人士并不以礼貌得体而著称,但他们通常会等到一任领导人失败后,才会加入争夺继任者的行列。但这次有所不同。甚至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获得连任机会之前,一场关于共和党之后可能转向何方的斗争已经打响。

这次政界人士进行先发制人的斗争,原因在于特朗普主义将不可避免地走向终结。只要特朗普还继续执政,他就仍将是共和党的领袖,但他没有建立任何思想基础、制度基础设施、或是政策议程,一旦他的独特个性最终消失,他将无法为一个政治联盟提供基础。如同无嗣的君主一样,各方都预见到了在他之后的权力真空,并争相想要填补这个真空。

如果是在另一个时代,一个在特朗普上任之前就已形成的稳定的党内派系可能正在伺机而动。但当然,如果这个党派真的存在,共和党就不会被特朗普主义的大地震夷为平地。相反,共和党的紧张和虚弱——特朗普充分利用了这一点——为有关如何重建共和党的争论划定了范围。根本的问题在于:当市场失灵时,一个信奉自由市场教条的政党将何去何从?

传统上,共和党人中既有自由主义者也有保守主义者,这两者都重视市场,尽管方式有所不同。自由主义者认为自由市场本身就是目的,或是相信自由市场将带来最好的结果。保守主义者认为自由市场是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市场能够带来健康的社会结果,但无法确保这一定会发生。如果市场未能实现这一点,政策制定者就应该发挥引导市场竞争的作用,以实现共同利益。

20世纪下半叶,当人们对市场报以信心仍能得到丰厚回报时,自由主义者和保守主义者双方基本达成了共识。但50年后,经济现实发生了变化,两方的联盟开始瓦解。

尽管经济产出、总体财富和股票价格飙升,但普通美国工人的工资增长却极其缓慢。1985年,一个只有高中学历的人,只用30周的中位数工资就能支付一个四口之家的主要开支(住房、医疗、交通、教育)。2018年,需要53周的中位数工资。2008年的金融危机及其余波尤其令人痛苦。当时,美国阿片类药物滥用危机的致死人数与艾滋病(Aids)流行高峰时期的水平相当。

即使在这样的背景下,信奉自由主义的共和党人仍然倾向于将特朗普的成功视为一种反常现象,认为共和党会在未来再度开始严格遵循里根(Reagan)的自由市场议程,届时这种反常现象将成为过去并被众人所遗忘。美国的保守派大本营“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的杰克•斯潘塞(Jack Spencer)表示:“我们在审视一项政策时为什么不问问,它是否扩大了经济自由?”被视为未来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主要竞争者的前南卡罗来纳州长尼基•黑利(Nikki Haley)更直白地表示:“减税通常都是个好主意。”

真正保守的共和党人设想了一个不同的后特朗普时代。他们从特朗普的政治成功中吸取教训,但重点是关注促使他成功的挑战。他们问道:市场出了什么问题?政策制定者在修复市场方面能发挥怎样的作用?他们的任务是将保守主义的原则应用于当代的情况。

一群共和党参议员领导了这项努力。佛罗里达州的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创造了“共同利益资本主义”(Common Good Capitalism)一词,呼吁制定公共政策,推动对关键行业的投资。他认为,“纯粹的市场原则与我们的国家利益不一致”。在一场党内哲学辩论中,黑利用罕见的严厉措辞谴责了这种言论,称之为“慢慢通往社会主义的道路”。参议员帕特•图米 (Pat Toomey)称之为一把“刺进传统中右翼共识核心的匕首”。

无论今年11月的大选结果如何,这样的争论都会持续到共和党选出下一任总统候选人为止。在特朗普之前,共和党中更具自由主义色彩的一派掌握着该党的制度和领导权。但在特朗普之后,保守派有精力,有议程,且与经济现实的联系更为紧密。新冠疫情只是突出了这种分歧。共和党多数有用的提案都来自鲁比奥和他在参议院的同事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乔希•霍利(Josh Hawley)和汤姆•科顿(Tom Cotton),他们对后特朗普时代前景的看法一致。相比之下,依赖特朗普上台前的那套政治策略的领导者们提出了又一项资本利得税减免政策。

聪明的政治投资者很少把赌注押在改革者身上。但在共和党的意识形态之争中,只有改革者才有切实的想法和更好的机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