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大选过后,特朗普的家族企业得面对一些即将到期的债务,以及持续困扰他们的法律问题,部分地产可能会因此出售,致使特朗普集团财富缩水。



 | Brian Spegele / Caitlin Ostroff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特朗普1月即将离开白宫。届时,他的家族商业帝国将面临数十年来最深层次的财务和法律挑战。

无论他卸任总统职位后致力于哪方面的工作,这些家族生意都需要他花费心思。在他离任后,有两项纽约的调查会继续进行。同时,特朗普集团(Trump Organization)持有的房产有债务即将到期,得设法避免潜在的流动性紧张局面。特朗普对集团部分债务做了个人担保,这也增加了支撑财务的紧迫性。

特朗普集团的高管表示,一旦特朗普卸任,他们要聚焦的一个关键工作是如何在全球范围内发展公司品牌。但相关计划即将面临阻碍。在中国,这个被特朗普一直以来十分看好的市场,他发起的贸易战破坏了中美两国关系,导致他在那里失去了信任。而在欧洲,特朗普的部分商标也已经因为一些法律问题被注销。

特朗普集团可能很快面临缩水的窘境。一些地产要出售,包括华盛顿的酒店,以及位于纽约和旧金山由特朗普集团部分拥有的两座摩天大楼。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此前报道,集团还一直在考虑出售位于纽约市外的七泉庄园(Seven Springs)地产。

出售任何一些地产都能帮助特朗普家族避免信贷紧缩的局面。特朗普集团目前有超过4亿美元的债务会在未来几年内到期,许多贷款机构表示他们对和特朗普做生意持谨慎态度。

此外,疫情还打击了特朗普酒店和度假村的生意,那些因特朗普身居白宫所获得的经济利益也可能会减少。

特朗普集团的高管说,公司业务是健康的。公司表示:“特朗普集团是一家非常棒的公司,拥有充裕的现金流。我们现在的实力更加强大。”
特朗普是否想在公司恢复积极的管理角色目前尚不清楚。当选总统之后,他将企业的管理权移交给儿子埃里克和小唐纳德,同时保留了公司的所有权。一些特朗普的同事预测他会回到纽约特朗普大厦26层的办公室。特朗普长期的朋友和商业伙伴菲尔·拉芬(Phil Ruffin)此前曾告诉本报记者:“他肯定没法控制自己这么做。”

包括前幕僚长米克·穆尔瓦尼(Mick Mulvaney)在内的其他一些人预计,特朗普可能会再次竞选总统。穆尔瓦尼近日表示,他绝对认为特朗普是最有可能出现在2024年参选名单上的人。

自特朗普2015年发起总统竞选以来,他的企业已经共和党紧紧联系在一起。根据无党派组织响应性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对联邦选举委员会( 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数据的分析,2015年以来,共和党在特朗普关联物业上的支出已超过2,300万美元,而此前五年支出的总和还不到20万美元。

这部分收入之后很可能会减少,包括特朗普竞选团队每月向纽约特朗普大厦支付的3.7万美元租金。据本报此前报道,自特朗普上任以来,特朗普集团所在办公大楼的出租率一直在下降。

包括旧金山和曼哈顿两座办公楼在内的其他一些物业表现较好,这两处物业的股权由沃那多地产信托(Vornado Realty Trust)和特朗普共同持有,特朗普持有少数股权。沃那多地产信托目前表示,他们正在考虑出售位于旧金山加利福尼亚大街555号(555 California Street)和纽约美洲大道1290号(1290 Avenue of the Americas)的两栋大厦。有关人士表示,交易条款中还可能包含特朗普集团在这些物业中所持有的股权。

在华盛顿,位于那里的特朗普国际酒店(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一直是共和党工作人员、游说者和活动家最喜欢聚集的场所。特朗普家族在新冠病毒来袭之前就开始探讨把他们的股权卖给酒店。知情人士表示,虽然很多潜在买家都表现出了极大兴趣,但疫情导致交易推迟。

特朗普集团面临的财务挑战因长期存在的法律问题而变得更加复杂。纽约对特朗普企业的调查将在他离任后继续进行。此外,特朗普还一直在应对美国国税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对其个人财务状况的审计。

曼哈顿区检察官小赛勒斯·万斯(Cyrus Vance Jr.)是一位民主党人士,他一直在追踪特朗普多年的财务状况记录。他表示,调查人员认为,这其中可能涉及刑事税务欺诈和伪造商业记录等违法行为。特朗普的律师们试图阻止针对这些记录的传票,他们辩称这一传票出于恶意且内容过于笼统。

另外一项调查是由纽约州总检察长莱蒂蒂亚·詹姆斯(Letitia James)主导的,她也是一位民主党人士。她的调查着眼于特朗普是否通过夸大资产价值来获取贷款和其他经济、税收利益。特朗普集团称这些调查都是出于政治目的,并否认存在不法行为。

达拉斯南卫理公会大学(Southern Methodist University)的总统历史学家杰弗里·恩格尔(Jeffrey Engel)说,特朗普是很不寻常的一届总统,他目前面临的许多法律审查,都是源于他就任总统之前的活动。

“最让我感到惊讶的是,特朗普认为在他参加竞选并成为总统的情况下,他的财务状况中可能存在明显违规行为不会被发现。”他说,“这更加说明了他并没有完全理解当总统意味着什么。”

随着特朗普入主白宫,特朗普集团称其已暂停国际交易。但埃里克·特朗普(Eric Trump)在今年夏天的一次采访中表示,父亲卸任后,公司在国际上的发展将会是一个关键侧重点。

民意调查显示,特朗普尖锐的民族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思想,令他在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不受待见,他之前曾经试图从中国的增长中获取利益。

中国著名国际商业和外交专家高志凯(Victor Gao)说,如果特朗普试图在中国扩张产业,一些中国的商界人士可能会对此有所顾虑。他指出,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中国政府不会阻止特朗普在中国营商,相反他们可能会觉得有机会把他发展成为盟友。

“如果他真的从中国赚到了些钱,那也没问题。他正好可以作为一个正面例子,证明与中国为敌是没用的。”他说。

特朗普集团表示,他们对自己的国际扩张能力充满信心。公司表示:“毫无疑问,当我们决定再度扩大国际市场的时候,机会会接踵而来。”

最近,在欧盟27国关于特朗普名字独家使用权的一系列法律诉讼中,特朗普集团接连遭遇败诉。这一来自商标方面的持续挑战,可能会使集团在房地产开发、博彩业、高尔夫设备和酒类等多个业务领域对特朗普品牌的使用情况变得复杂。

商标争端发生在特朗普集团和比利时企业家顾爱乐(Axel Goethals)之间,顾爱乐说服了欧盟知识产权局(European Union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fice)——特朗普在欧洲的业务很有限,并不能足以支持他保持这一系列商标的独有权。

特朗普集团律师艾伦·加滕(Alan Garten)说:“这绝对不会影响我们开展任何业务的能力。”

与此同时,特朗普集团在苏格兰花费1亿多美元购买并翻新了特朗普特恩伯瑞高尔夫度假村(Trump Turnberry golf resort)。相关记录显示,自特朗普2014年收购这处物业以来,这里就一直没能盈利。前员工们透露,特恩伯瑞度假村在今年夏天裁掉了约70名员工。

特朗普集团则表示,为了使特恩伯瑞跻身世界顶级高尔夫度假村行列,公司一直在加大投资力度。

尽管面临着这些挑战,特朗普家族仍表示,相信总统的支持者会坚持和他们站在一起。特朗普位于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私家俱乐部海湖庄园(Mar-a-Lago)的会员惠特尼·施耐德(Whitney Schneider)说,这里仍将是一个吸引人的地方。她说,“人们总是想看看海湖庄园,看看总统住的地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特朗普家族企业在大选后面临清算

发布日期:2020-11-20 11:47
摘要:大选过后,特朗普的家族企业得面对一些即将到期的债务,以及持续困扰他们的法律问题,部分地产可能会因此出售,致使特朗普集团财富缩水。



 | Brian Spegele / Caitlin Ostroff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特朗普1月即将离开白宫。届时,他的家族商业帝国将面临数十年来最深层次的财务和法律挑战。

无论他卸任总统职位后致力于哪方面的工作,这些家族生意都需要他花费心思。在他离任后,有两项纽约的调查会继续进行。同时,特朗普集团(Trump Organization)持有的房产有债务即将到期,得设法避免潜在的流动性紧张局面。特朗普对集团部分债务做了个人担保,这也增加了支撑财务的紧迫性。

特朗普集团的高管表示,一旦特朗普卸任,他们要聚焦的一个关键工作是如何在全球范围内发展公司品牌。但相关计划即将面临阻碍。在中国,这个被特朗普一直以来十分看好的市场,他发起的贸易战破坏了中美两国关系,导致他在那里失去了信任。而在欧洲,特朗普的部分商标也已经因为一些法律问题被注销。

特朗普集团可能很快面临缩水的窘境。一些地产要出售,包括华盛顿的酒店,以及位于纽约和旧金山由特朗普集团部分拥有的两座摩天大楼。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此前报道,集团还一直在考虑出售位于纽约市外的七泉庄园(Seven Springs)地产。

出售任何一些地产都能帮助特朗普家族避免信贷紧缩的局面。特朗普集团目前有超过4亿美元的债务会在未来几年内到期,许多贷款机构表示他们对和特朗普做生意持谨慎态度。

此外,疫情还打击了特朗普酒店和度假村的生意,那些因特朗普身居白宫所获得的经济利益也可能会减少。

特朗普集团的高管说,公司业务是健康的。公司表示:“特朗普集团是一家非常棒的公司,拥有充裕的现金流。我们现在的实力更加强大。”
特朗普是否想在公司恢复积极的管理角色目前尚不清楚。当选总统之后,他将企业的管理权移交给儿子埃里克和小唐纳德,同时保留了公司的所有权。一些特朗普的同事预测他会回到纽约特朗普大厦26层的办公室。特朗普长期的朋友和商业伙伴菲尔·拉芬(Phil Ruffin)此前曾告诉本报记者:“他肯定没法控制自己这么做。”

包括前幕僚长米克·穆尔瓦尼(Mick Mulvaney)在内的其他一些人预计,特朗普可能会再次竞选总统。穆尔瓦尼近日表示,他绝对认为特朗普是最有可能出现在2024年参选名单上的人。

自特朗普2015年发起总统竞选以来,他的企业已经共和党紧紧联系在一起。根据无党派组织响应性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对联邦选举委员会( 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数据的分析,2015年以来,共和党在特朗普关联物业上的支出已超过2,300万美元,而此前五年支出的总和还不到20万美元。

这部分收入之后很可能会减少,包括特朗普竞选团队每月向纽约特朗普大厦支付的3.7万美元租金。据本报此前报道,自特朗普上任以来,特朗普集团所在办公大楼的出租率一直在下降。

包括旧金山和曼哈顿两座办公楼在内的其他一些物业表现较好,这两处物业的股权由沃那多地产信托(Vornado Realty Trust)和特朗普共同持有,特朗普持有少数股权。沃那多地产信托目前表示,他们正在考虑出售位于旧金山加利福尼亚大街555号(555 California Street)和纽约美洲大道1290号(1290 Avenue of the Americas)的两栋大厦。有关人士表示,交易条款中还可能包含特朗普集团在这些物业中所持有的股权。

在华盛顿,位于那里的特朗普国际酒店(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一直是共和党工作人员、游说者和活动家最喜欢聚集的场所。特朗普家族在新冠病毒来袭之前就开始探讨把他们的股权卖给酒店。知情人士表示,虽然很多潜在买家都表现出了极大兴趣,但疫情导致交易推迟。

特朗普集团面临的财务挑战因长期存在的法律问题而变得更加复杂。纽约对特朗普企业的调查将在他离任后继续进行。此外,特朗普还一直在应对美国国税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对其个人财务状况的审计。

曼哈顿区检察官小赛勒斯·万斯(Cyrus Vance Jr.)是一位民主党人士,他一直在追踪特朗普多年的财务状况记录。他表示,调查人员认为,这其中可能涉及刑事税务欺诈和伪造商业记录等违法行为。特朗普的律师们试图阻止针对这些记录的传票,他们辩称这一传票出于恶意且内容过于笼统。

另外一项调查是由纽约州总检察长莱蒂蒂亚·詹姆斯(Letitia James)主导的,她也是一位民主党人士。她的调查着眼于特朗普是否通过夸大资产价值来获取贷款和其他经济、税收利益。特朗普集团称这些调查都是出于政治目的,并否认存在不法行为。

达拉斯南卫理公会大学(Southern Methodist University)的总统历史学家杰弗里·恩格尔(Jeffrey Engel)说,特朗普是很不寻常的一届总统,他目前面临的许多法律审查,都是源于他就任总统之前的活动。

“最让我感到惊讶的是,特朗普认为在他参加竞选并成为总统的情况下,他的财务状况中可能存在明显违规行为不会被发现。”他说,“这更加说明了他并没有完全理解当总统意味着什么。”

随着特朗普入主白宫,特朗普集团称其已暂停国际交易。但埃里克·特朗普(Eric Trump)在今年夏天的一次采访中表示,父亲卸任后,公司在国际上的发展将会是一个关键侧重点。

民意调查显示,特朗普尖锐的民族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思想,令他在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不受待见,他之前曾经试图从中国的增长中获取利益。

中国著名国际商业和外交专家高志凯(Victor Gao)说,如果特朗普试图在中国扩张产业,一些中国的商界人士可能会对此有所顾虑。他指出,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中国政府不会阻止特朗普在中国营商,相反他们可能会觉得有机会把他发展成为盟友。

“如果他真的从中国赚到了些钱,那也没问题。他正好可以作为一个正面例子,证明与中国为敌是没用的。”他说。

特朗普集团表示,他们对自己的国际扩张能力充满信心。公司表示:“毫无疑问,当我们决定再度扩大国际市场的时候,机会会接踵而来。”

最近,在欧盟27国关于特朗普名字独家使用权的一系列法律诉讼中,特朗普集团接连遭遇败诉。这一来自商标方面的持续挑战,可能会使集团在房地产开发、博彩业、高尔夫设备和酒类等多个业务领域对特朗普品牌的使用情况变得复杂。

商标争端发生在特朗普集团和比利时企业家顾爱乐(Axel Goethals)之间,顾爱乐说服了欧盟知识产权局(European Union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fice)——特朗普在欧洲的业务很有限,并不能足以支持他保持这一系列商标的独有权。

特朗普集团律师艾伦·加滕(Alan Garten)说:“这绝对不会影响我们开展任何业务的能力。”

与此同时,特朗普集团在苏格兰花费1亿多美元购买并翻新了特朗普特恩伯瑞高尔夫度假村(Trump Turnberry golf resort)。相关记录显示,自特朗普2014年收购这处物业以来,这里就一直没能盈利。前员工们透露,特恩伯瑞度假村在今年夏天裁掉了约70名员工。

特朗普集团则表示,为了使特恩伯瑞跻身世界顶级高尔夫度假村行列,公司一直在加大投资力度。

尽管面临着这些挑战,特朗普家族仍表示,相信总统的支持者会坚持和他们站在一起。特朗普位于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私家俱乐部海湖庄园(Mar-a-Lago)的会员惠特尼·施耐德(Whitney Schneider)说,这里仍将是一个吸引人的地方。她说,“人们总是想看看海湖庄园,看看总统住的地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大选过后,特朗普的家族企业得面对一些即将到期的债务,以及持续困扰他们的法律问题,部分地产可能会因此出售,致使特朗普集团财富缩水。



 | Brian Spegele / Caitlin Ostroff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特朗普1月即将离开白宫。届时,他的家族商业帝国将面临数十年来最深层次的财务和法律挑战。

无论他卸任总统职位后致力于哪方面的工作,这些家族生意都需要他花费心思。在他离任后,有两项纽约的调查会继续进行。同时,特朗普集团(Trump Organization)持有的房产有债务即将到期,得设法避免潜在的流动性紧张局面。特朗普对集团部分债务做了个人担保,这也增加了支撑财务的紧迫性。

特朗普集团的高管表示,一旦特朗普卸任,他们要聚焦的一个关键工作是如何在全球范围内发展公司品牌。但相关计划即将面临阻碍。在中国,这个被特朗普一直以来十分看好的市场,他发起的贸易战破坏了中美两国关系,导致他在那里失去了信任。而在欧洲,特朗普的部分商标也已经因为一些法律问题被注销。

特朗普集团可能很快面临缩水的窘境。一些地产要出售,包括华盛顿的酒店,以及位于纽约和旧金山由特朗普集团部分拥有的两座摩天大楼。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此前报道,集团还一直在考虑出售位于纽约市外的七泉庄园(Seven Springs)地产。

出售任何一些地产都能帮助特朗普家族避免信贷紧缩的局面。特朗普集团目前有超过4亿美元的债务会在未来几年内到期,许多贷款机构表示他们对和特朗普做生意持谨慎态度。

此外,疫情还打击了特朗普酒店和度假村的生意,那些因特朗普身居白宫所获得的经济利益也可能会减少。

特朗普集团的高管说,公司业务是健康的。公司表示:“特朗普集团是一家非常棒的公司,拥有充裕的现金流。我们现在的实力更加强大。”
特朗普是否想在公司恢复积极的管理角色目前尚不清楚。当选总统之后,他将企业的管理权移交给儿子埃里克和小唐纳德,同时保留了公司的所有权。一些特朗普的同事预测他会回到纽约特朗普大厦26层的办公室。特朗普长期的朋友和商业伙伴菲尔·拉芬(Phil Ruffin)此前曾告诉本报记者:“他肯定没法控制自己这么做。”

包括前幕僚长米克·穆尔瓦尼(Mick Mulvaney)在内的其他一些人预计,特朗普可能会再次竞选总统。穆尔瓦尼近日表示,他绝对认为特朗普是最有可能出现在2024年参选名单上的人。

自特朗普2015年发起总统竞选以来,他的企业已经共和党紧紧联系在一起。根据无党派组织响应性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对联邦选举委员会( 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数据的分析,2015年以来,共和党在特朗普关联物业上的支出已超过2,300万美元,而此前五年支出的总和还不到20万美元。

这部分收入之后很可能会减少,包括特朗普竞选团队每月向纽约特朗普大厦支付的3.7万美元租金。据本报此前报道,自特朗普上任以来,特朗普集团所在办公大楼的出租率一直在下降。

包括旧金山和曼哈顿两座办公楼在内的其他一些物业表现较好,这两处物业的股权由沃那多地产信托(Vornado Realty Trust)和特朗普共同持有,特朗普持有少数股权。沃那多地产信托目前表示,他们正在考虑出售位于旧金山加利福尼亚大街555号(555 California Street)和纽约美洲大道1290号(1290 Avenue of the Americas)的两栋大厦。有关人士表示,交易条款中还可能包含特朗普集团在这些物业中所持有的股权。

在华盛顿,位于那里的特朗普国际酒店(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一直是共和党工作人员、游说者和活动家最喜欢聚集的场所。特朗普家族在新冠病毒来袭之前就开始探讨把他们的股权卖给酒店。知情人士表示,虽然很多潜在买家都表现出了极大兴趣,但疫情导致交易推迟。

特朗普集团面临的财务挑战因长期存在的法律问题而变得更加复杂。纽约对特朗普企业的调查将在他离任后继续进行。此外,特朗普还一直在应对美国国税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对其个人财务状况的审计。

曼哈顿区检察官小赛勒斯·万斯(Cyrus Vance Jr.)是一位民主党人士,他一直在追踪特朗普多年的财务状况记录。他表示,调查人员认为,这其中可能涉及刑事税务欺诈和伪造商业记录等违法行为。特朗普的律师们试图阻止针对这些记录的传票,他们辩称这一传票出于恶意且内容过于笼统。

另外一项调查是由纽约州总检察长莱蒂蒂亚·詹姆斯(Letitia James)主导的,她也是一位民主党人士。她的调查着眼于特朗普是否通过夸大资产价值来获取贷款和其他经济、税收利益。特朗普集团称这些调查都是出于政治目的,并否认存在不法行为。

达拉斯南卫理公会大学(Southern Methodist University)的总统历史学家杰弗里·恩格尔(Jeffrey Engel)说,特朗普是很不寻常的一届总统,他目前面临的许多法律审查,都是源于他就任总统之前的活动。

“最让我感到惊讶的是,特朗普认为在他参加竞选并成为总统的情况下,他的财务状况中可能存在明显违规行为不会被发现。”他说,“这更加说明了他并没有完全理解当总统意味着什么。”

随着特朗普入主白宫,特朗普集团称其已暂停国际交易。但埃里克·特朗普(Eric Trump)在今年夏天的一次采访中表示,父亲卸任后,公司在国际上的发展将会是一个关键侧重点。

民意调查显示,特朗普尖锐的民族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思想,令他在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不受待见,他之前曾经试图从中国的增长中获取利益。

中国著名国际商业和外交专家高志凯(Victor Gao)说,如果特朗普试图在中国扩张产业,一些中国的商界人士可能会对此有所顾虑。他指出,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中国政府不会阻止特朗普在中国营商,相反他们可能会觉得有机会把他发展成为盟友。

“如果他真的从中国赚到了些钱,那也没问题。他正好可以作为一个正面例子,证明与中国为敌是没用的。”他说。

特朗普集团表示,他们对自己的国际扩张能力充满信心。公司表示:“毫无疑问,当我们决定再度扩大国际市场的时候,机会会接踵而来。”

最近,在欧盟27国关于特朗普名字独家使用权的一系列法律诉讼中,特朗普集团接连遭遇败诉。这一来自商标方面的持续挑战,可能会使集团在房地产开发、博彩业、高尔夫设备和酒类等多个业务领域对特朗普品牌的使用情况变得复杂。

商标争端发生在特朗普集团和比利时企业家顾爱乐(Axel Goethals)之间,顾爱乐说服了欧盟知识产权局(European Union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fice)——特朗普在欧洲的业务很有限,并不能足以支持他保持这一系列商标的独有权。

特朗普集团律师艾伦·加滕(Alan Garten)说:“这绝对不会影响我们开展任何业务的能力。”

与此同时,特朗普集团在苏格兰花费1亿多美元购买并翻新了特朗普特恩伯瑞高尔夫度假村(Trump Turnberry golf resort)。相关记录显示,自特朗普2014年收购这处物业以来,这里就一直没能盈利。前员工们透露,特恩伯瑞度假村在今年夏天裁掉了约70名员工。

特朗普集团则表示,为了使特恩伯瑞跻身世界顶级高尔夫度假村行列,公司一直在加大投资力度。

尽管面临着这些挑战,特朗普家族仍表示,相信总统的支持者会坚持和他们站在一起。特朗普位于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私家俱乐部海湖庄园(Mar-a-Lago)的会员惠特尼·施耐德(Whitney Schneider)说,这里仍将是一个吸引人的地方。她说,“人们总是想看看海湖庄园,看看总统住的地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特朗普家族企业在大选后面临清算

发布日期:2020-11-20 11:47
摘要:大选过后,特朗普的家族企业得面对一些即将到期的债务,以及持续困扰他们的法律问题,部分地产可能会因此出售,致使特朗普集团财富缩水。



 | Brian Spegele / Caitlin Ostroff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特朗普1月即将离开白宫。届时,他的家族商业帝国将面临数十年来最深层次的财务和法律挑战。

无论他卸任总统职位后致力于哪方面的工作,这些家族生意都需要他花费心思。在他离任后,有两项纽约的调查会继续进行。同时,特朗普集团(Trump Organization)持有的房产有债务即将到期,得设法避免潜在的流动性紧张局面。特朗普对集团部分债务做了个人担保,这也增加了支撑财务的紧迫性。

特朗普集团的高管表示,一旦特朗普卸任,他们要聚焦的一个关键工作是如何在全球范围内发展公司品牌。但相关计划即将面临阻碍。在中国,这个被特朗普一直以来十分看好的市场,他发起的贸易战破坏了中美两国关系,导致他在那里失去了信任。而在欧洲,特朗普的部分商标也已经因为一些法律问题被注销。

特朗普集团可能很快面临缩水的窘境。一些地产要出售,包括华盛顿的酒店,以及位于纽约和旧金山由特朗普集团部分拥有的两座摩天大楼。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此前报道,集团还一直在考虑出售位于纽约市外的七泉庄园(Seven Springs)地产。

出售任何一些地产都能帮助特朗普家族避免信贷紧缩的局面。特朗普集团目前有超过4亿美元的债务会在未来几年内到期,许多贷款机构表示他们对和特朗普做生意持谨慎态度。

此外,疫情还打击了特朗普酒店和度假村的生意,那些因特朗普身居白宫所获得的经济利益也可能会减少。

特朗普集团的高管说,公司业务是健康的。公司表示:“特朗普集团是一家非常棒的公司,拥有充裕的现金流。我们现在的实力更加强大。”
特朗普是否想在公司恢复积极的管理角色目前尚不清楚。当选总统之后,他将企业的管理权移交给儿子埃里克和小唐纳德,同时保留了公司的所有权。一些特朗普的同事预测他会回到纽约特朗普大厦26层的办公室。特朗普长期的朋友和商业伙伴菲尔·拉芬(Phil Ruffin)此前曾告诉本报记者:“他肯定没法控制自己这么做。”

包括前幕僚长米克·穆尔瓦尼(Mick Mulvaney)在内的其他一些人预计,特朗普可能会再次竞选总统。穆尔瓦尼近日表示,他绝对认为特朗普是最有可能出现在2024年参选名单上的人。

自特朗普2015年发起总统竞选以来,他的企业已经共和党紧紧联系在一起。根据无党派组织响应性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对联邦选举委员会( 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数据的分析,2015年以来,共和党在特朗普关联物业上的支出已超过2,300万美元,而此前五年支出的总和还不到20万美元。

这部分收入之后很可能会减少,包括特朗普竞选团队每月向纽约特朗普大厦支付的3.7万美元租金。据本报此前报道,自特朗普上任以来,特朗普集团所在办公大楼的出租率一直在下降。

包括旧金山和曼哈顿两座办公楼在内的其他一些物业表现较好,这两处物业的股权由沃那多地产信托(Vornado Realty Trust)和特朗普共同持有,特朗普持有少数股权。沃那多地产信托目前表示,他们正在考虑出售位于旧金山加利福尼亚大街555号(555 California Street)和纽约美洲大道1290号(1290 Avenue of the Americas)的两栋大厦。有关人士表示,交易条款中还可能包含特朗普集团在这些物业中所持有的股权。

在华盛顿,位于那里的特朗普国际酒店(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一直是共和党工作人员、游说者和活动家最喜欢聚集的场所。特朗普家族在新冠病毒来袭之前就开始探讨把他们的股权卖给酒店。知情人士表示,虽然很多潜在买家都表现出了极大兴趣,但疫情导致交易推迟。

特朗普集团面临的财务挑战因长期存在的法律问题而变得更加复杂。纽约对特朗普企业的调查将在他离任后继续进行。此外,特朗普还一直在应对美国国税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对其个人财务状况的审计。

曼哈顿区检察官小赛勒斯·万斯(Cyrus Vance Jr.)是一位民主党人士,他一直在追踪特朗普多年的财务状况记录。他表示,调查人员认为,这其中可能涉及刑事税务欺诈和伪造商业记录等违法行为。特朗普的律师们试图阻止针对这些记录的传票,他们辩称这一传票出于恶意且内容过于笼统。

另外一项调查是由纽约州总检察长莱蒂蒂亚·詹姆斯(Letitia James)主导的,她也是一位民主党人士。她的调查着眼于特朗普是否通过夸大资产价值来获取贷款和其他经济、税收利益。特朗普集团称这些调查都是出于政治目的,并否认存在不法行为。

达拉斯南卫理公会大学(Southern Methodist University)的总统历史学家杰弗里·恩格尔(Jeffrey Engel)说,特朗普是很不寻常的一届总统,他目前面临的许多法律审查,都是源于他就任总统之前的活动。

“最让我感到惊讶的是,特朗普认为在他参加竞选并成为总统的情况下,他的财务状况中可能存在明显违规行为不会被发现。”他说,“这更加说明了他并没有完全理解当总统意味着什么。”

随着特朗普入主白宫,特朗普集团称其已暂停国际交易。但埃里克·特朗普(Eric Trump)在今年夏天的一次采访中表示,父亲卸任后,公司在国际上的发展将会是一个关键侧重点。

民意调查显示,特朗普尖锐的民族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思想,令他在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不受待见,他之前曾经试图从中国的增长中获取利益。

中国著名国际商业和外交专家高志凯(Victor Gao)说,如果特朗普试图在中国扩张产业,一些中国的商界人士可能会对此有所顾虑。他指出,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中国政府不会阻止特朗普在中国营商,相反他们可能会觉得有机会把他发展成为盟友。

“如果他真的从中国赚到了些钱,那也没问题。他正好可以作为一个正面例子,证明与中国为敌是没用的。”他说。

特朗普集团表示,他们对自己的国际扩张能力充满信心。公司表示:“毫无疑问,当我们决定再度扩大国际市场的时候,机会会接踵而来。”

最近,在欧盟27国关于特朗普名字独家使用权的一系列法律诉讼中,特朗普集团接连遭遇败诉。这一来自商标方面的持续挑战,可能会使集团在房地产开发、博彩业、高尔夫设备和酒类等多个业务领域对特朗普品牌的使用情况变得复杂。

商标争端发生在特朗普集团和比利时企业家顾爱乐(Axel Goethals)之间,顾爱乐说服了欧盟知识产权局(European Union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fice)——特朗普在欧洲的业务很有限,并不能足以支持他保持这一系列商标的独有权。

特朗普集团律师艾伦·加滕(Alan Garten)说:“这绝对不会影响我们开展任何业务的能力。”

与此同时,特朗普集团在苏格兰花费1亿多美元购买并翻新了特朗普特恩伯瑞高尔夫度假村(Trump Turnberry golf resort)。相关记录显示,自特朗普2014年收购这处物业以来,这里就一直没能盈利。前员工们透露,特恩伯瑞度假村在今年夏天裁掉了约70名员工。

特朗普集团则表示,为了使特恩伯瑞跻身世界顶级高尔夫度假村行列,公司一直在加大投资力度。

尽管面临着这些挑战,特朗普家族仍表示,相信总统的支持者会坚持和他们站在一起。特朗普位于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私家俱乐部海湖庄园(Mar-a-Lago)的会员惠特尼·施耐德(Whitney Schneider)说,这里仍将是一个吸引人的地方。她说,“人们总是想看看海湖庄园,看看总统住的地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大选过后,特朗普的家族企业得面对一些即将到期的债务,以及持续困扰他们的法律问题,部分地产可能会因此出售,致使特朗普集团财富缩水。



 | Brian Spegele / Caitlin Ostroff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特朗普1月即将离开白宫。届时,他的家族商业帝国将面临数十年来最深层次的财务和法律挑战。

无论他卸任总统职位后致力于哪方面的工作,这些家族生意都需要他花费心思。在他离任后,有两项纽约的调查会继续进行。同时,特朗普集团(Trump Organization)持有的房产有债务即将到期,得设法避免潜在的流动性紧张局面。特朗普对集团部分债务做了个人担保,这也增加了支撑财务的紧迫性。

特朗普集团的高管表示,一旦特朗普卸任,他们要聚焦的一个关键工作是如何在全球范围内发展公司品牌。但相关计划即将面临阻碍。在中国,这个被特朗普一直以来十分看好的市场,他发起的贸易战破坏了中美两国关系,导致他在那里失去了信任。而在欧洲,特朗普的部分商标也已经因为一些法律问题被注销。

特朗普集团可能很快面临缩水的窘境。一些地产要出售,包括华盛顿的酒店,以及位于纽约和旧金山由特朗普集团部分拥有的两座摩天大楼。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此前报道,集团还一直在考虑出售位于纽约市外的七泉庄园(Seven Springs)地产。

出售任何一些地产都能帮助特朗普家族避免信贷紧缩的局面。特朗普集团目前有超过4亿美元的债务会在未来几年内到期,许多贷款机构表示他们对和特朗普做生意持谨慎态度。

此外,疫情还打击了特朗普酒店和度假村的生意,那些因特朗普身居白宫所获得的经济利益也可能会减少。

特朗普集团的高管说,公司业务是健康的。公司表示:“特朗普集团是一家非常棒的公司,拥有充裕的现金流。我们现在的实力更加强大。”
特朗普是否想在公司恢复积极的管理角色目前尚不清楚。当选总统之后,他将企业的管理权移交给儿子埃里克和小唐纳德,同时保留了公司的所有权。一些特朗普的同事预测他会回到纽约特朗普大厦26层的办公室。特朗普长期的朋友和商业伙伴菲尔·拉芬(Phil Ruffin)此前曾告诉本报记者:“他肯定没法控制自己这么做。”

包括前幕僚长米克·穆尔瓦尼(Mick Mulvaney)在内的其他一些人预计,特朗普可能会再次竞选总统。穆尔瓦尼近日表示,他绝对认为特朗普是最有可能出现在2024年参选名单上的人。

自特朗普2015年发起总统竞选以来,他的企业已经共和党紧紧联系在一起。根据无党派组织响应性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对联邦选举委员会( 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数据的分析,2015年以来,共和党在特朗普关联物业上的支出已超过2,300万美元,而此前五年支出的总和还不到20万美元。

这部分收入之后很可能会减少,包括特朗普竞选团队每月向纽约特朗普大厦支付的3.7万美元租金。据本报此前报道,自特朗普上任以来,特朗普集团所在办公大楼的出租率一直在下降。

包括旧金山和曼哈顿两座办公楼在内的其他一些物业表现较好,这两处物业的股权由沃那多地产信托(Vornado Realty Trust)和特朗普共同持有,特朗普持有少数股权。沃那多地产信托目前表示,他们正在考虑出售位于旧金山加利福尼亚大街555号(555 California Street)和纽约美洲大道1290号(1290 Avenue of the Americas)的两栋大厦。有关人士表示,交易条款中还可能包含特朗普集团在这些物业中所持有的股权。

在华盛顿,位于那里的特朗普国际酒店(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一直是共和党工作人员、游说者和活动家最喜欢聚集的场所。特朗普家族在新冠病毒来袭之前就开始探讨把他们的股权卖给酒店。知情人士表示,虽然很多潜在买家都表现出了极大兴趣,但疫情导致交易推迟。

特朗普集团面临的财务挑战因长期存在的法律问题而变得更加复杂。纽约对特朗普企业的调查将在他离任后继续进行。此外,特朗普还一直在应对美国国税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对其个人财务状况的审计。

曼哈顿区检察官小赛勒斯·万斯(Cyrus Vance Jr.)是一位民主党人士,他一直在追踪特朗普多年的财务状况记录。他表示,调查人员认为,这其中可能涉及刑事税务欺诈和伪造商业记录等违法行为。特朗普的律师们试图阻止针对这些记录的传票,他们辩称这一传票出于恶意且内容过于笼统。

另外一项调查是由纽约州总检察长莱蒂蒂亚·詹姆斯(Letitia James)主导的,她也是一位民主党人士。她的调查着眼于特朗普是否通过夸大资产价值来获取贷款和其他经济、税收利益。特朗普集团称这些调查都是出于政治目的,并否认存在不法行为。

达拉斯南卫理公会大学(Southern Methodist University)的总统历史学家杰弗里·恩格尔(Jeffrey Engel)说,特朗普是很不寻常的一届总统,他目前面临的许多法律审查,都是源于他就任总统之前的活动。

“最让我感到惊讶的是,特朗普认为在他参加竞选并成为总统的情况下,他的财务状况中可能存在明显违规行为不会被发现。”他说,“这更加说明了他并没有完全理解当总统意味着什么。”

随着特朗普入主白宫,特朗普集团称其已暂停国际交易。但埃里克·特朗普(Eric Trump)在今年夏天的一次采访中表示,父亲卸任后,公司在国际上的发展将会是一个关键侧重点。

民意调查显示,特朗普尖锐的民族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思想,令他在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不受待见,他之前曾经试图从中国的增长中获取利益。

中国著名国际商业和外交专家高志凯(Victor Gao)说,如果特朗普试图在中国扩张产业,一些中国的商界人士可能会对此有所顾虑。他指出,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中国政府不会阻止特朗普在中国营商,相反他们可能会觉得有机会把他发展成为盟友。

“如果他真的从中国赚到了些钱,那也没问题。他正好可以作为一个正面例子,证明与中国为敌是没用的。”他说。

特朗普集团表示,他们对自己的国际扩张能力充满信心。公司表示:“毫无疑问,当我们决定再度扩大国际市场的时候,机会会接踵而来。”

最近,在欧盟27国关于特朗普名字独家使用权的一系列法律诉讼中,特朗普集团接连遭遇败诉。这一来自商标方面的持续挑战,可能会使集团在房地产开发、博彩业、高尔夫设备和酒类等多个业务领域对特朗普品牌的使用情况变得复杂。

商标争端发生在特朗普集团和比利时企业家顾爱乐(Axel Goethals)之间,顾爱乐说服了欧盟知识产权局(European Union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fice)——特朗普在欧洲的业务很有限,并不能足以支持他保持这一系列商标的独有权。

特朗普集团律师艾伦·加滕(Alan Garten)说:“这绝对不会影响我们开展任何业务的能力。”

与此同时,特朗普集团在苏格兰花费1亿多美元购买并翻新了特朗普特恩伯瑞高尔夫度假村(Trump Turnberry golf resort)。相关记录显示,自特朗普2014年收购这处物业以来,这里就一直没能盈利。前员工们透露,特恩伯瑞度假村在今年夏天裁掉了约70名员工。

特朗普集团则表示,为了使特恩伯瑞跻身世界顶级高尔夫度假村行列,公司一直在加大投资力度。

尽管面临着这些挑战,特朗普家族仍表示,相信总统的支持者会坚持和他们站在一起。特朗普位于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私家俱乐部海湖庄园(Mar-a-Lago)的会员惠特尼·施耐德(Whitney Schneider)说,这里仍将是一个吸引人的地方。她说,“人们总是想看看海湖庄园,看看总统住的地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