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尽管马斯克对政府处理疫情的方式公开表示不满,但特斯拉正有望成为2019冠状病毒病时代最大的商业赢家之一。



Tim Higgins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马斯克(Elon Musk)对政府处理疫情的方式公开表示不满,但特斯拉(Tesla Inc., TSLA)正有望成为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时代最大的商业赢家之一。

多年的亏损曾让许多投资者怀疑,这家硅谷汽车制造商能否实现盈利。但面对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冲击之一,特斯拉持续盈利,当然这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出售碳排放积分。在规模更大的竞争对手纷纷亏损和减产之际,该公司在迅速扩张。这些竞争对手正在追赶特斯拉在电动汽车领域的领先地位。

今年以来,特斯拉的股价飙升了三倍,甚至连马斯克都认为这个水平过高了。

在这一系列成功的背后,是马斯克过去一年采取的诸多行动,这些举措使该公司在新冠病毒暴发时处于有利地位,再加上他决心让特斯拉在疫情期间尽可能保持运营,甚至无视卫生部门的命令。


特斯拉的市值目前已经超过了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 VOW.XE)和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rp., 7203.TO)两家公司的市值之和。延续特斯拉的这一火爆势头并证明其估值是合理的,将面临很大困难,尤其是考虑到经济持续低迷的威胁。此外,马斯克的目标是迅速增加产能,并计划推出新车型,这些都是特斯拉以往遇到过的难题。

如果马斯克成功了,就可以实现他长期以来的目标,将特斯拉从一家小众车企变成一家主流汽车制造商。此外,就像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曾经以比竞争对手健康得多的状态从2007-2009年衰退中走出来一样,马斯克也有望以类似方式带领特斯拉摆脱这场疫情的影响。

投资和研究公司Loup Ventures的执行合伙人Gene Munster称:“福特在大衰退之后崛起成为领先者的情形,与特斯拉为何有望在这场疫情后成为领先者之间有一个核心的相似之处。”他表示,这两家公司都在经济低迷前进行了战略性押注,这使得他们能够赢得市场份额并产生现金。

特斯拉的未来前景是否光明并非确定之事。在上一次经济衰退期间,马斯克差点失去了特斯拉和他的个人财富,当时他押上了一切,并认为只要他能争取到时间,筹集到资金并尽可能研发出最好的汽车,他的电动汽车愿景就可能成功。

去年,在多年来大力投资Model 3紧凑型轿车和当时即将推出的Model Y紧凑型运动型多功能车(SUV)后,特斯拉曾再度陷入困境。由于该公司销售增速放缓、亏损增加,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资深行业分析师Adam Jonas等长期以来看好特斯拉的人当时也持谨慎态度。马斯克关于一年后在中国开一家工厂的计划那时候看上去不切实际。


马斯克及时纠偏。他把重心放在了创造利润上,上述中国工厂也在去年12月投产。该上海工厂近几个月来帮助提振了特斯拉的销售状况,部分抵消了特斯拉唯一的美国工厂在地方当局抗击新冠疫情之际暂时关闭的影响。特斯拉称,第二财季其在美国的收入同比下降11%,但在中国的收入增加逾一倍。

特斯拉还受益于Model Y从3月开始下线。当许多潜在新车买家居家避疫时,这款SUV在疫情暴发前接获的订单帮助维持了交付量。

为了在第二财季实现盈利,马斯克使出了浑身解数。随着美国经济陷入停滞,特斯拉降低了工资、安排让员工无薪休假,还曾寻求获得租金减免。

过去一年,马斯克还增加了特斯拉的碳排放积分出售,此举帮助该公司上半年实现利润。现在,他已带领特斯拉首次连续四个季度取得利润,使该公司有望被纳入标普500指数。

Jonas表示:“我们的叙述发生了变化:从‘市场形势良好时特斯拉不错,但形势不稳时要警惕’”,变成“嗯,情况变得不稳定,传统汽车制造商需要运气。”

经济衰退能对汽车行业产生多大影响在2009年就得到了体现。那时特斯拉还算不上是一个市场竞争者,一个月只生产几辆车。

但福特成功利用了那次机会,该公司在那次经济衰退前为一项重整计划筹集了巨额资金。该公司大幅削减成本,关闭经销商,并出售了部分品牌,以重新专注于核心产品。该公司股价从2008年11月的1.01美元低点飙升至2011年初18.81美元高位,当时该公司实现了自1998年以来的最高利润。

特斯拉有望在疫情危机结束时达到更加强劲的状态。该公司正在柏林郊外建设一家新的电动车工厂,并宣布计划在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市建设第四家组装工厂。

Jonas预计,10年后,特斯拉的年收入将从去年的246亿美元增至1,700亿美元。这一金额将超过福特汽车去年1,560亿美元的销售额,尽管特斯拉的车辆总交付量仍然会少得多。

另一方面,福特汽车的情况也警示命运可能会迅速发生变化。投资者最近对福特汽车的战略提出了质疑,与此同时,该公司已暂停派息并筹集了超过200亿美元现金,以抵御当前的经济风暴。福特汽车上周四公布第二财季发生27.6亿美元的营运亏损。

特斯拉的批评者指出,该公司最近几个季度的收入出现下滑,并对该公司利润的可持续性提出了质疑。一些国家政府为鼓励消费者购买电动车而推出的许多财政刺激措施正在逐步消退,尤其在美国。

特斯拉已经在游说华盛顿,想保留该公司在国内享有的税项减免,不过其前景可能在更大程度上取决于11月的总统大选结果,而非马斯克的游说能力。

Sanford C. Bernstein & Co.的分析师Toni Sacconaghi在上个月下调了特斯拉的评级,尽管他对电动汽车业的未来和特斯拉拥有的优势持乐观看法。他说:“特斯拉目前的估值令人难以置信。”

与此同时,马斯克承诺采取更多行动来推动增长,包括开发一款针对欧洲和中国市场的微型汽车。他已经暗示将把重点放在维持最近的利润动能上。

马斯克在上个月对投资者表示:“我们希望的状态是略有盈利,最大限度地实现增长,让特斯拉汽车尽可能地平价,这就是我们力图实现的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特斯拉有望成新冠时期最大商业赢家之一

发布日期:2020-08-03 12:47
摘要:尽管马斯克对政府处理疫情的方式公开表示不满,但特斯拉正有望成为2019冠状病毒病时代最大的商业赢家之一。



Tim Higgins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马斯克(Elon Musk)对政府处理疫情的方式公开表示不满,但特斯拉(Tesla Inc., TSLA)正有望成为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时代最大的商业赢家之一。

多年的亏损曾让许多投资者怀疑,这家硅谷汽车制造商能否实现盈利。但面对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冲击之一,特斯拉持续盈利,当然这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出售碳排放积分。在规模更大的竞争对手纷纷亏损和减产之际,该公司在迅速扩张。这些竞争对手正在追赶特斯拉在电动汽车领域的领先地位。

今年以来,特斯拉的股价飙升了三倍,甚至连马斯克都认为这个水平过高了。

在这一系列成功的背后,是马斯克过去一年采取的诸多行动,这些举措使该公司在新冠病毒暴发时处于有利地位,再加上他决心让特斯拉在疫情期间尽可能保持运营,甚至无视卫生部门的命令。


特斯拉的市值目前已经超过了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 VOW.XE)和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rp., 7203.TO)两家公司的市值之和。延续特斯拉的这一火爆势头并证明其估值是合理的,将面临很大困难,尤其是考虑到经济持续低迷的威胁。此外,马斯克的目标是迅速增加产能,并计划推出新车型,这些都是特斯拉以往遇到过的难题。

如果马斯克成功了,就可以实现他长期以来的目标,将特斯拉从一家小众车企变成一家主流汽车制造商。此外,就像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曾经以比竞争对手健康得多的状态从2007-2009年衰退中走出来一样,马斯克也有望以类似方式带领特斯拉摆脱这场疫情的影响。

投资和研究公司Loup Ventures的执行合伙人Gene Munster称:“福特在大衰退之后崛起成为领先者的情形,与特斯拉为何有望在这场疫情后成为领先者之间有一个核心的相似之处。”他表示,这两家公司都在经济低迷前进行了战略性押注,这使得他们能够赢得市场份额并产生现金。

特斯拉的未来前景是否光明并非确定之事。在上一次经济衰退期间,马斯克差点失去了特斯拉和他的个人财富,当时他押上了一切,并认为只要他能争取到时间,筹集到资金并尽可能研发出最好的汽车,他的电动汽车愿景就可能成功。

去年,在多年来大力投资Model 3紧凑型轿车和当时即将推出的Model Y紧凑型运动型多功能车(SUV)后,特斯拉曾再度陷入困境。由于该公司销售增速放缓、亏损增加,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资深行业分析师Adam Jonas等长期以来看好特斯拉的人当时也持谨慎态度。马斯克关于一年后在中国开一家工厂的计划那时候看上去不切实际。


马斯克及时纠偏。他把重心放在了创造利润上,上述中国工厂也在去年12月投产。该上海工厂近几个月来帮助提振了特斯拉的销售状况,部分抵消了特斯拉唯一的美国工厂在地方当局抗击新冠疫情之际暂时关闭的影响。特斯拉称,第二财季其在美国的收入同比下降11%,但在中国的收入增加逾一倍。

特斯拉还受益于Model Y从3月开始下线。当许多潜在新车买家居家避疫时,这款SUV在疫情暴发前接获的订单帮助维持了交付量。

为了在第二财季实现盈利,马斯克使出了浑身解数。随着美国经济陷入停滞,特斯拉降低了工资、安排让员工无薪休假,还曾寻求获得租金减免。

过去一年,马斯克还增加了特斯拉的碳排放积分出售,此举帮助该公司上半年实现利润。现在,他已带领特斯拉首次连续四个季度取得利润,使该公司有望被纳入标普500指数。

Jonas表示:“我们的叙述发生了变化:从‘市场形势良好时特斯拉不错,但形势不稳时要警惕’”,变成“嗯,情况变得不稳定,传统汽车制造商需要运气。”

经济衰退能对汽车行业产生多大影响在2009年就得到了体现。那时特斯拉还算不上是一个市场竞争者,一个月只生产几辆车。

但福特成功利用了那次机会,该公司在那次经济衰退前为一项重整计划筹集了巨额资金。该公司大幅削减成本,关闭经销商,并出售了部分品牌,以重新专注于核心产品。该公司股价从2008年11月的1.01美元低点飙升至2011年初18.81美元高位,当时该公司实现了自1998年以来的最高利润。

特斯拉有望在疫情危机结束时达到更加强劲的状态。该公司正在柏林郊外建设一家新的电动车工厂,并宣布计划在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市建设第四家组装工厂。

Jonas预计,10年后,特斯拉的年收入将从去年的246亿美元增至1,700亿美元。这一金额将超过福特汽车去年1,560亿美元的销售额,尽管特斯拉的车辆总交付量仍然会少得多。

另一方面,福特汽车的情况也警示命运可能会迅速发生变化。投资者最近对福特汽车的战略提出了质疑,与此同时,该公司已暂停派息并筹集了超过200亿美元现金,以抵御当前的经济风暴。福特汽车上周四公布第二财季发生27.6亿美元的营运亏损。

特斯拉的批评者指出,该公司最近几个季度的收入出现下滑,并对该公司利润的可持续性提出了质疑。一些国家政府为鼓励消费者购买电动车而推出的许多财政刺激措施正在逐步消退,尤其在美国。

特斯拉已经在游说华盛顿,想保留该公司在国内享有的税项减免,不过其前景可能在更大程度上取决于11月的总统大选结果,而非马斯克的游说能力。

Sanford C. Bernstein & Co.的分析师Toni Sacconaghi在上个月下调了特斯拉的评级,尽管他对电动汽车业的未来和特斯拉拥有的优势持乐观看法。他说:“特斯拉目前的估值令人难以置信。”

与此同时,马斯克承诺采取更多行动来推动增长,包括开发一款针对欧洲和中国市场的微型汽车。他已经暗示将把重点放在维持最近的利润动能上。

马斯克在上个月对投资者表示:“我们希望的状态是略有盈利,最大限度地实现增长,让特斯拉汽车尽可能地平价,这就是我们力图实现的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尽管马斯克对政府处理疫情的方式公开表示不满,但特斯拉正有望成为2019冠状病毒病时代最大的商业赢家之一。



Tim Higgins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马斯克(Elon Musk)对政府处理疫情的方式公开表示不满,但特斯拉(Tesla Inc., TSLA)正有望成为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时代最大的商业赢家之一。

多年的亏损曾让许多投资者怀疑,这家硅谷汽车制造商能否实现盈利。但面对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冲击之一,特斯拉持续盈利,当然这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出售碳排放积分。在规模更大的竞争对手纷纷亏损和减产之际,该公司在迅速扩张。这些竞争对手正在追赶特斯拉在电动汽车领域的领先地位。

今年以来,特斯拉的股价飙升了三倍,甚至连马斯克都认为这个水平过高了。

在这一系列成功的背后,是马斯克过去一年采取的诸多行动,这些举措使该公司在新冠病毒暴发时处于有利地位,再加上他决心让特斯拉在疫情期间尽可能保持运营,甚至无视卫生部门的命令。


特斯拉的市值目前已经超过了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 VOW.XE)和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rp., 7203.TO)两家公司的市值之和。延续特斯拉的这一火爆势头并证明其估值是合理的,将面临很大困难,尤其是考虑到经济持续低迷的威胁。此外,马斯克的目标是迅速增加产能,并计划推出新车型,这些都是特斯拉以往遇到过的难题。

如果马斯克成功了,就可以实现他长期以来的目标,将特斯拉从一家小众车企变成一家主流汽车制造商。此外,就像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曾经以比竞争对手健康得多的状态从2007-2009年衰退中走出来一样,马斯克也有望以类似方式带领特斯拉摆脱这场疫情的影响。

投资和研究公司Loup Ventures的执行合伙人Gene Munster称:“福特在大衰退之后崛起成为领先者的情形,与特斯拉为何有望在这场疫情后成为领先者之间有一个核心的相似之处。”他表示,这两家公司都在经济低迷前进行了战略性押注,这使得他们能够赢得市场份额并产生现金。

特斯拉的未来前景是否光明并非确定之事。在上一次经济衰退期间,马斯克差点失去了特斯拉和他的个人财富,当时他押上了一切,并认为只要他能争取到时间,筹集到资金并尽可能研发出最好的汽车,他的电动汽车愿景就可能成功。

去年,在多年来大力投资Model 3紧凑型轿车和当时即将推出的Model Y紧凑型运动型多功能车(SUV)后,特斯拉曾再度陷入困境。由于该公司销售增速放缓、亏损增加,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资深行业分析师Adam Jonas等长期以来看好特斯拉的人当时也持谨慎态度。马斯克关于一年后在中国开一家工厂的计划那时候看上去不切实际。


马斯克及时纠偏。他把重心放在了创造利润上,上述中国工厂也在去年12月投产。该上海工厂近几个月来帮助提振了特斯拉的销售状况,部分抵消了特斯拉唯一的美国工厂在地方当局抗击新冠疫情之际暂时关闭的影响。特斯拉称,第二财季其在美国的收入同比下降11%,但在中国的收入增加逾一倍。

特斯拉还受益于Model Y从3月开始下线。当许多潜在新车买家居家避疫时,这款SUV在疫情暴发前接获的订单帮助维持了交付量。

为了在第二财季实现盈利,马斯克使出了浑身解数。随着美国经济陷入停滞,特斯拉降低了工资、安排让员工无薪休假,还曾寻求获得租金减免。

过去一年,马斯克还增加了特斯拉的碳排放积分出售,此举帮助该公司上半年实现利润。现在,他已带领特斯拉首次连续四个季度取得利润,使该公司有望被纳入标普500指数。

Jonas表示:“我们的叙述发生了变化:从‘市场形势良好时特斯拉不错,但形势不稳时要警惕’”,变成“嗯,情况变得不稳定,传统汽车制造商需要运气。”

经济衰退能对汽车行业产生多大影响在2009年就得到了体现。那时特斯拉还算不上是一个市场竞争者,一个月只生产几辆车。

但福特成功利用了那次机会,该公司在那次经济衰退前为一项重整计划筹集了巨额资金。该公司大幅削减成本,关闭经销商,并出售了部分品牌,以重新专注于核心产品。该公司股价从2008年11月的1.01美元低点飙升至2011年初18.81美元高位,当时该公司实现了自1998年以来的最高利润。

特斯拉有望在疫情危机结束时达到更加强劲的状态。该公司正在柏林郊外建设一家新的电动车工厂,并宣布计划在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市建设第四家组装工厂。

Jonas预计,10年后,特斯拉的年收入将从去年的246亿美元增至1,700亿美元。这一金额将超过福特汽车去年1,560亿美元的销售额,尽管特斯拉的车辆总交付量仍然会少得多。

另一方面,福特汽车的情况也警示命运可能会迅速发生变化。投资者最近对福特汽车的战略提出了质疑,与此同时,该公司已暂停派息并筹集了超过200亿美元现金,以抵御当前的经济风暴。福特汽车上周四公布第二财季发生27.6亿美元的营运亏损。

特斯拉的批评者指出,该公司最近几个季度的收入出现下滑,并对该公司利润的可持续性提出了质疑。一些国家政府为鼓励消费者购买电动车而推出的许多财政刺激措施正在逐步消退,尤其在美国。

特斯拉已经在游说华盛顿,想保留该公司在国内享有的税项减免,不过其前景可能在更大程度上取决于11月的总统大选结果,而非马斯克的游说能力。

Sanford C. Bernstein & Co.的分析师Toni Sacconaghi在上个月下调了特斯拉的评级,尽管他对电动汽车业的未来和特斯拉拥有的优势持乐观看法。他说:“特斯拉目前的估值令人难以置信。”

与此同时,马斯克承诺采取更多行动来推动增长,包括开发一款针对欧洲和中国市场的微型汽车。他已经暗示将把重点放在维持最近的利润动能上。

马斯克在上个月对投资者表示:“我们希望的状态是略有盈利,最大限度地实现增长,让特斯拉汽车尽可能地平价,这就是我们力图实现的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特斯拉有望成新冠时期最大商业赢家之一

发布日期:2020-08-03 12:47
摘要:尽管马斯克对政府处理疫情的方式公开表示不满,但特斯拉正有望成为2019冠状病毒病时代最大的商业赢家之一。



Tim Higgins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马斯克(Elon Musk)对政府处理疫情的方式公开表示不满,但特斯拉(Tesla Inc., TSLA)正有望成为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时代最大的商业赢家之一。

多年的亏损曾让许多投资者怀疑,这家硅谷汽车制造商能否实现盈利。但面对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冲击之一,特斯拉持续盈利,当然这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出售碳排放积分。在规模更大的竞争对手纷纷亏损和减产之际,该公司在迅速扩张。这些竞争对手正在追赶特斯拉在电动汽车领域的领先地位。

今年以来,特斯拉的股价飙升了三倍,甚至连马斯克都认为这个水平过高了。

在这一系列成功的背后,是马斯克过去一年采取的诸多行动,这些举措使该公司在新冠病毒暴发时处于有利地位,再加上他决心让特斯拉在疫情期间尽可能保持运营,甚至无视卫生部门的命令。


特斯拉的市值目前已经超过了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 VOW.XE)和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rp., 7203.TO)两家公司的市值之和。延续特斯拉的这一火爆势头并证明其估值是合理的,将面临很大困难,尤其是考虑到经济持续低迷的威胁。此外,马斯克的目标是迅速增加产能,并计划推出新车型,这些都是特斯拉以往遇到过的难题。

如果马斯克成功了,就可以实现他长期以来的目标,将特斯拉从一家小众车企变成一家主流汽车制造商。此外,就像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曾经以比竞争对手健康得多的状态从2007-2009年衰退中走出来一样,马斯克也有望以类似方式带领特斯拉摆脱这场疫情的影响。

投资和研究公司Loup Ventures的执行合伙人Gene Munster称:“福特在大衰退之后崛起成为领先者的情形,与特斯拉为何有望在这场疫情后成为领先者之间有一个核心的相似之处。”他表示,这两家公司都在经济低迷前进行了战略性押注,这使得他们能够赢得市场份额并产生现金。

特斯拉的未来前景是否光明并非确定之事。在上一次经济衰退期间,马斯克差点失去了特斯拉和他的个人财富,当时他押上了一切,并认为只要他能争取到时间,筹集到资金并尽可能研发出最好的汽车,他的电动汽车愿景就可能成功。

去年,在多年来大力投资Model 3紧凑型轿车和当时即将推出的Model Y紧凑型运动型多功能车(SUV)后,特斯拉曾再度陷入困境。由于该公司销售增速放缓、亏损增加,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资深行业分析师Adam Jonas等长期以来看好特斯拉的人当时也持谨慎态度。马斯克关于一年后在中国开一家工厂的计划那时候看上去不切实际。


马斯克及时纠偏。他把重心放在了创造利润上,上述中国工厂也在去年12月投产。该上海工厂近几个月来帮助提振了特斯拉的销售状况,部分抵消了特斯拉唯一的美国工厂在地方当局抗击新冠疫情之际暂时关闭的影响。特斯拉称,第二财季其在美国的收入同比下降11%,但在中国的收入增加逾一倍。

特斯拉还受益于Model Y从3月开始下线。当许多潜在新车买家居家避疫时,这款SUV在疫情暴发前接获的订单帮助维持了交付量。

为了在第二财季实现盈利,马斯克使出了浑身解数。随着美国经济陷入停滞,特斯拉降低了工资、安排让员工无薪休假,还曾寻求获得租金减免。

过去一年,马斯克还增加了特斯拉的碳排放积分出售,此举帮助该公司上半年实现利润。现在,他已带领特斯拉首次连续四个季度取得利润,使该公司有望被纳入标普500指数。

Jonas表示:“我们的叙述发生了变化:从‘市场形势良好时特斯拉不错,但形势不稳时要警惕’”,变成“嗯,情况变得不稳定,传统汽车制造商需要运气。”

经济衰退能对汽车行业产生多大影响在2009年就得到了体现。那时特斯拉还算不上是一个市场竞争者,一个月只生产几辆车。

但福特成功利用了那次机会,该公司在那次经济衰退前为一项重整计划筹集了巨额资金。该公司大幅削减成本,关闭经销商,并出售了部分品牌,以重新专注于核心产品。该公司股价从2008年11月的1.01美元低点飙升至2011年初18.81美元高位,当时该公司实现了自1998年以来的最高利润。

特斯拉有望在疫情危机结束时达到更加强劲的状态。该公司正在柏林郊外建设一家新的电动车工厂,并宣布计划在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市建设第四家组装工厂。

Jonas预计,10年后,特斯拉的年收入将从去年的246亿美元增至1,700亿美元。这一金额将超过福特汽车去年1,560亿美元的销售额,尽管特斯拉的车辆总交付量仍然会少得多。

另一方面,福特汽车的情况也警示命运可能会迅速发生变化。投资者最近对福特汽车的战略提出了质疑,与此同时,该公司已暂停派息并筹集了超过200亿美元现金,以抵御当前的经济风暴。福特汽车上周四公布第二财季发生27.6亿美元的营运亏损。

特斯拉的批评者指出,该公司最近几个季度的收入出现下滑,并对该公司利润的可持续性提出了质疑。一些国家政府为鼓励消费者购买电动车而推出的许多财政刺激措施正在逐步消退,尤其在美国。

特斯拉已经在游说华盛顿,想保留该公司在国内享有的税项减免,不过其前景可能在更大程度上取决于11月的总统大选结果,而非马斯克的游说能力。

Sanford C. Bernstein & Co.的分析师Toni Sacconaghi在上个月下调了特斯拉的评级,尽管他对电动汽车业的未来和特斯拉拥有的优势持乐观看法。他说:“特斯拉目前的估值令人难以置信。”

与此同时,马斯克承诺采取更多行动来推动增长,包括开发一款针对欧洲和中国市场的微型汽车。他已经暗示将把重点放在维持最近的利润动能上。

马斯克在上个月对投资者表示:“我们希望的状态是略有盈利,最大限度地实现增长,让特斯拉汽车尽可能地平价,这就是我们力图实现的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尽管马斯克对政府处理疫情的方式公开表示不满,但特斯拉正有望成为2019冠状病毒病时代最大的商业赢家之一。



Tim Higgins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马斯克(Elon Musk)对政府处理疫情的方式公开表示不满,但特斯拉(Tesla Inc., TSLA)正有望成为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时代最大的商业赢家之一。

多年的亏损曾让许多投资者怀疑,这家硅谷汽车制造商能否实现盈利。但面对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冲击之一,特斯拉持续盈利,当然这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出售碳排放积分。在规模更大的竞争对手纷纷亏损和减产之际,该公司在迅速扩张。这些竞争对手正在追赶特斯拉在电动汽车领域的领先地位。

今年以来,特斯拉的股价飙升了三倍,甚至连马斯克都认为这个水平过高了。

在这一系列成功的背后,是马斯克过去一年采取的诸多行动,这些举措使该公司在新冠病毒暴发时处于有利地位,再加上他决心让特斯拉在疫情期间尽可能保持运营,甚至无视卫生部门的命令。


特斯拉的市值目前已经超过了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 VOW.XE)和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rp., 7203.TO)两家公司的市值之和。延续特斯拉的这一火爆势头并证明其估值是合理的,将面临很大困难,尤其是考虑到经济持续低迷的威胁。此外,马斯克的目标是迅速增加产能,并计划推出新车型,这些都是特斯拉以往遇到过的难题。

如果马斯克成功了,就可以实现他长期以来的目标,将特斯拉从一家小众车企变成一家主流汽车制造商。此外,就像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曾经以比竞争对手健康得多的状态从2007-2009年衰退中走出来一样,马斯克也有望以类似方式带领特斯拉摆脱这场疫情的影响。

投资和研究公司Loup Ventures的执行合伙人Gene Munster称:“福特在大衰退之后崛起成为领先者的情形,与特斯拉为何有望在这场疫情后成为领先者之间有一个核心的相似之处。”他表示,这两家公司都在经济低迷前进行了战略性押注,这使得他们能够赢得市场份额并产生现金。

特斯拉的未来前景是否光明并非确定之事。在上一次经济衰退期间,马斯克差点失去了特斯拉和他的个人财富,当时他押上了一切,并认为只要他能争取到时间,筹集到资金并尽可能研发出最好的汽车,他的电动汽车愿景就可能成功。

去年,在多年来大力投资Model 3紧凑型轿车和当时即将推出的Model Y紧凑型运动型多功能车(SUV)后,特斯拉曾再度陷入困境。由于该公司销售增速放缓、亏损增加,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资深行业分析师Adam Jonas等长期以来看好特斯拉的人当时也持谨慎态度。马斯克关于一年后在中国开一家工厂的计划那时候看上去不切实际。


马斯克及时纠偏。他把重心放在了创造利润上,上述中国工厂也在去年12月投产。该上海工厂近几个月来帮助提振了特斯拉的销售状况,部分抵消了特斯拉唯一的美国工厂在地方当局抗击新冠疫情之际暂时关闭的影响。特斯拉称,第二财季其在美国的收入同比下降11%,但在中国的收入增加逾一倍。

特斯拉还受益于Model Y从3月开始下线。当许多潜在新车买家居家避疫时,这款SUV在疫情暴发前接获的订单帮助维持了交付量。

为了在第二财季实现盈利,马斯克使出了浑身解数。随着美国经济陷入停滞,特斯拉降低了工资、安排让员工无薪休假,还曾寻求获得租金减免。

过去一年,马斯克还增加了特斯拉的碳排放积分出售,此举帮助该公司上半年实现利润。现在,他已带领特斯拉首次连续四个季度取得利润,使该公司有望被纳入标普500指数。

Jonas表示:“我们的叙述发生了变化:从‘市场形势良好时特斯拉不错,但形势不稳时要警惕’”,变成“嗯,情况变得不稳定,传统汽车制造商需要运气。”

经济衰退能对汽车行业产生多大影响在2009年就得到了体现。那时特斯拉还算不上是一个市场竞争者,一个月只生产几辆车。

但福特成功利用了那次机会,该公司在那次经济衰退前为一项重整计划筹集了巨额资金。该公司大幅削减成本,关闭经销商,并出售了部分品牌,以重新专注于核心产品。该公司股价从2008年11月的1.01美元低点飙升至2011年初18.81美元高位,当时该公司实现了自1998年以来的最高利润。

特斯拉有望在疫情危机结束时达到更加强劲的状态。该公司正在柏林郊外建设一家新的电动车工厂,并宣布计划在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市建设第四家组装工厂。

Jonas预计,10年后,特斯拉的年收入将从去年的246亿美元增至1,700亿美元。这一金额将超过福特汽车去年1,560亿美元的销售额,尽管特斯拉的车辆总交付量仍然会少得多。

另一方面,福特汽车的情况也警示命运可能会迅速发生变化。投资者最近对福特汽车的战略提出了质疑,与此同时,该公司已暂停派息并筹集了超过200亿美元现金,以抵御当前的经济风暴。福特汽车上周四公布第二财季发生27.6亿美元的营运亏损。

特斯拉的批评者指出,该公司最近几个季度的收入出现下滑,并对该公司利润的可持续性提出了质疑。一些国家政府为鼓励消费者购买电动车而推出的许多财政刺激措施正在逐步消退,尤其在美国。

特斯拉已经在游说华盛顿,想保留该公司在国内享有的税项减免,不过其前景可能在更大程度上取决于11月的总统大选结果,而非马斯克的游说能力。

Sanford C. Bernstein & Co.的分析师Toni Sacconaghi在上个月下调了特斯拉的评级,尽管他对电动汽车业的未来和特斯拉拥有的优势持乐观看法。他说:“特斯拉目前的估值令人难以置信。”

与此同时,马斯克承诺采取更多行动来推动增长,包括开发一款针对欧洲和中国市场的微型汽车。他已经暗示将把重点放在维持最近的利润动能上。

马斯克在上个月对投资者表示:“我们希望的状态是略有盈利,最大限度地实现增长,让特斯拉汽车尽可能地平价,这就是我们力图实现的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