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牛津和阿斯利康的疫苗试验使用了两种剂量方案,受试者人数较少、更年轻的一组显示出更好的疗效,这引发了对其数据处理方式的质疑。



 | 多纳托•保罗•曼奇尼 , 安贾娜•阿胡贾 , 克莱夫•库克森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对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苗试验早期数据的处理方式越来越引起不安。许多发展中国家可能要依赖这款疫苗来摆脱疫情。

牛津-阿斯利康疫苗试验的结果被赞获得成功,显示平均有效率达到70%——这是将两种不同剂量方案受试组的试验结果汇总得出的数据。

一个受试组间隔一个月接种两次完全相同剂量的疫苗,而另一受试组先接种一次半剂量的疫苗,一个月后再接种一次全剂量疫苗。受试者人数较多的第一组显示有效率为62%,第二组显示有效率为90%。

但美国政府的疫苗研发资助项目“曲率极速行动”(Operation Warp Speed)的负责人蒙塞夫•斯拉维(Moncef Slaoui)周二透露,第二受试组仅限于55岁或以下的人士,这一人群发展成重症新冠肺炎的风险较低。

周一公布试验结果时,牛津和阿斯利康并未披露受试者的年龄分布情况。

斯拉维表示:“我们需要了解许多变量。”他补充说,有效率的差异仍有可能是“随机的”。

市场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试验结果公布后,在伦敦上市的阿斯利康股票一度下跌逾6%。相比之下,自本月早些时候辉瑞(Pfizer)和BioNTech公布其疫苗试验结果显示有效率达到90%以来,两家公司的股价分别上涨6%和14%;Moderna股价自其疫苗试验数据公布以来上涨了11%,而且在试验数据公布前就已出现大涨。

本周,SVB Leerink分析师杰弗里•波格斯(Geoffrey Porges)表示,他认为阿斯利康的疫苗不太可能在美国获批准,因为该公司试图通过强调在“研究中相对较小的受试组”中较高的有效性来“美化试验结果”。波格斯较早就对该疫苗提出批评。

辉瑞全球研发部门前总裁约翰•拉玛蒂纳(John LaMattina)在Twitter上表示,“很难相信”美国监管机构会给予一种“最佳剂量仅在2300人身上试验过的疫苗”紧急使用授权。

大部分疑惑来自于牛津和阿斯利康未完全说明使用两种不同剂量方案的理由,这两种方案随着试验的进行出乎意料地有所变化。

在周三晚些时候发表的一份声明中,牛津大学承认,生产和测量过程中的差异意味着,其临床研究的后期阶段使用的是一半剂量,而非全剂量。

周三的声明称,当时已与监管机构讨论过此事,后者同意采用两种剂量试验方案。“测量含量的方法现在已经确立,我们可以确保现在所有批次的疫苗都是等量的,”声明称。

英国受试者理查德•劳森(Richard Lawson)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他是在7月获悉存在不同接种方案的情况,之后才打了加强针。劳森目前仍不知道自己是接种了疫苗还是安慰剂,因为该试验尚未揭盲。

按照普遍规则,疫苗学家通常会寻求用最低剂量达到效果,但那种较低剂量方案的疗效仍然未获解释。牛津教授萨拉•吉尔伯特(Sarah Gilbert)已表示,有可能第一针较小剂量的疫苗更好地模拟了自然感染,让免疫系统适应疫苗。但其他疫苗没有这样用药的先例。

“我们没有得到所有必要的信息来判断这些结果是否可靠,”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生物统计学助理教授纳塔莉•迪恩(Natalie Dean)表示,“我们显然没有足够的公开信息来判定这种半剂量疫苗是否确实有效。”

迪恩教授对比了阿斯利康的公开信息与其他试验的公开信息。“Moderna和辉瑞/BioNTech的疫苗设下了先例,都是单盲试验,而且提前发布了试验方案,”她表示,“我们可以详细查阅……信息都很直接。”

还有人担忧牛津疫苗在不同国家的试验存在差异。在不同国家的试验中,不仅给药方案不同,而且对照组也有差异:在英国,没有注射新冠疫苗的受试者被注射了脑膜炎疫苗;在巴西,这类受试者被注射了生理盐水安慰剂。

这些试验差异导致有人认为,数据太参差不齐,难以总结成为一份有说服力的疗效结果。

阿斯利康发言人为试验做了辩护,表示它们“按照最高标准进行”,而且达到了它们的主要疗效终点。该公司表示,将继续积累更多数据并进行更多分析,由此改进对于疗效的解读,确认疫苗对病毒免疫效果的持续时间。

这些结果将发布在同行评审期刊上,而且监管者已设立了50%的疗效门槛,意味着具有70%功效的疫苗仍然可以获得批准。

尽管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疗效引发质疑,但它确实提供了一些无可争议的优势。它比Moderna和辉瑞/BioNTech的mRNA疫苗更便宜,而且可以储存在冰箱而非冷冻柜中。

牛津大学表示,它“完全”理解人们对于发现给药错误和更改给药策略——这其实获得了英国监管者的批准——的关注。

牛津大学表示:“由于这是一个复杂的科学领域,所以我们的科学家将会等待《柳叶刀》(The Lancet)(医学期刊)发表的有关III期试验中期结果的同行评审,然后再做进一步讨论,我们预计这会在接下来数周内进行。”

汉娜•库赫勒(Hannah Kuchler)纽约、基兰•斯泰西(Kiran Stacey)华盛顿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牛津-阿斯利康疫苗试验数据引质疑

发布日期:2020-11-26 20:26
摘要:牛津和阿斯利康的疫苗试验使用了两种剂量方案,受试者人数较少、更年轻的一组显示出更好的疗效,这引发了对其数据处理方式的质疑。



 | 多纳托•保罗•曼奇尼 , 安贾娜•阿胡贾 , 克莱夫•库克森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对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苗试验早期数据的处理方式越来越引起不安。许多发展中国家可能要依赖这款疫苗来摆脱疫情。

牛津-阿斯利康疫苗试验的结果被赞获得成功,显示平均有效率达到70%——这是将两种不同剂量方案受试组的试验结果汇总得出的数据。

一个受试组间隔一个月接种两次完全相同剂量的疫苗,而另一受试组先接种一次半剂量的疫苗,一个月后再接种一次全剂量疫苗。受试者人数较多的第一组显示有效率为62%,第二组显示有效率为90%。

但美国政府的疫苗研发资助项目“曲率极速行动”(Operation Warp Speed)的负责人蒙塞夫•斯拉维(Moncef Slaoui)周二透露,第二受试组仅限于55岁或以下的人士,这一人群发展成重症新冠肺炎的风险较低。

周一公布试验结果时,牛津和阿斯利康并未披露受试者的年龄分布情况。

斯拉维表示:“我们需要了解许多变量。”他补充说,有效率的差异仍有可能是“随机的”。

市场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试验结果公布后,在伦敦上市的阿斯利康股票一度下跌逾6%。相比之下,自本月早些时候辉瑞(Pfizer)和BioNTech公布其疫苗试验结果显示有效率达到90%以来,两家公司的股价分别上涨6%和14%;Moderna股价自其疫苗试验数据公布以来上涨了11%,而且在试验数据公布前就已出现大涨。

本周,SVB Leerink分析师杰弗里•波格斯(Geoffrey Porges)表示,他认为阿斯利康的疫苗不太可能在美国获批准,因为该公司试图通过强调在“研究中相对较小的受试组”中较高的有效性来“美化试验结果”。波格斯较早就对该疫苗提出批评。

辉瑞全球研发部门前总裁约翰•拉玛蒂纳(John LaMattina)在Twitter上表示,“很难相信”美国监管机构会给予一种“最佳剂量仅在2300人身上试验过的疫苗”紧急使用授权。

大部分疑惑来自于牛津和阿斯利康未完全说明使用两种不同剂量方案的理由,这两种方案随着试验的进行出乎意料地有所变化。

在周三晚些时候发表的一份声明中,牛津大学承认,生产和测量过程中的差异意味着,其临床研究的后期阶段使用的是一半剂量,而非全剂量。

周三的声明称,当时已与监管机构讨论过此事,后者同意采用两种剂量试验方案。“测量含量的方法现在已经确立,我们可以确保现在所有批次的疫苗都是等量的,”声明称。

英国受试者理查德•劳森(Richard Lawson)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他是在7月获悉存在不同接种方案的情况,之后才打了加强针。劳森目前仍不知道自己是接种了疫苗还是安慰剂,因为该试验尚未揭盲。

按照普遍规则,疫苗学家通常会寻求用最低剂量达到效果,但那种较低剂量方案的疗效仍然未获解释。牛津教授萨拉•吉尔伯特(Sarah Gilbert)已表示,有可能第一针较小剂量的疫苗更好地模拟了自然感染,让免疫系统适应疫苗。但其他疫苗没有这样用药的先例。

“我们没有得到所有必要的信息来判断这些结果是否可靠,”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生物统计学助理教授纳塔莉•迪恩(Natalie Dean)表示,“我们显然没有足够的公开信息来判定这种半剂量疫苗是否确实有效。”

迪恩教授对比了阿斯利康的公开信息与其他试验的公开信息。“Moderna和辉瑞/BioNTech的疫苗设下了先例,都是单盲试验,而且提前发布了试验方案,”她表示,“我们可以详细查阅……信息都很直接。”

还有人担忧牛津疫苗在不同国家的试验存在差异。在不同国家的试验中,不仅给药方案不同,而且对照组也有差异:在英国,没有注射新冠疫苗的受试者被注射了脑膜炎疫苗;在巴西,这类受试者被注射了生理盐水安慰剂。

这些试验差异导致有人认为,数据太参差不齐,难以总结成为一份有说服力的疗效结果。

阿斯利康发言人为试验做了辩护,表示它们“按照最高标准进行”,而且达到了它们的主要疗效终点。该公司表示,将继续积累更多数据并进行更多分析,由此改进对于疗效的解读,确认疫苗对病毒免疫效果的持续时间。

这些结果将发布在同行评审期刊上,而且监管者已设立了50%的疗效门槛,意味着具有70%功效的疫苗仍然可以获得批准。

尽管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疗效引发质疑,但它确实提供了一些无可争议的优势。它比Moderna和辉瑞/BioNTech的mRNA疫苗更便宜,而且可以储存在冰箱而非冷冻柜中。

牛津大学表示,它“完全”理解人们对于发现给药错误和更改给药策略——这其实获得了英国监管者的批准——的关注。

牛津大学表示:“由于这是一个复杂的科学领域,所以我们的科学家将会等待《柳叶刀》(The Lancet)(医学期刊)发表的有关III期试验中期结果的同行评审,然后再做进一步讨论,我们预计这会在接下来数周内进行。”

汉娜•库赫勒(Hannah Kuchler)纽约、基兰•斯泰西(Kiran Stacey)华盛顿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牛津和阿斯利康的疫苗试验使用了两种剂量方案,受试者人数较少、更年轻的一组显示出更好的疗效,这引发了对其数据处理方式的质疑。



 | 多纳托•保罗•曼奇尼 , 安贾娜•阿胡贾 , 克莱夫•库克森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对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苗试验早期数据的处理方式越来越引起不安。许多发展中国家可能要依赖这款疫苗来摆脱疫情。

牛津-阿斯利康疫苗试验的结果被赞获得成功,显示平均有效率达到70%——这是将两种不同剂量方案受试组的试验结果汇总得出的数据。

一个受试组间隔一个月接种两次完全相同剂量的疫苗,而另一受试组先接种一次半剂量的疫苗,一个月后再接种一次全剂量疫苗。受试者人数较多的第一组显示有效率为62%,第二组显示有效率为90%。

但美国政府的疫苗研发资助项目“曲率极速行动”(Operation Warp Speed)的负责人蒙塞夫•斯拉维(Moncef Slaoui)周二透露,第二受试组仅限于55岁或以下的人士,这一人群发展成重症新冠肺炎的风险较低。

周一公布试验结果时,牛津和阿斯利康并未披露受试者的年龄分布情况。

斯拉维表示:“我们需要了解许多变量。”他补充说,有效率的差异仍有可能是“随机的”。

市场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试验结果公布后,在伦敦上市的阿斯利康股票一度下跌逾6%。相比之下,自本月早些时候辉瑞(Pfizer)和BioNTech公布其疫苗试验结果显示有效率达到90%以来,两家公司的股价分别上涨6%和14%;Moderna股价自其疫苗试验数据公布以来上涨了11%,而且在试验数据公布前就已出现大涨。

本周,SVB Leerink分析师杰弗里•波格斯(Geoffrey Porges)表示,他认为阿斯利康的疫苗不太可能在美国获批准,因为该公司试图通过强调在“研究中相对较小的受试组”中较高的有效性来“美化试验结果”。波格斯较早就对该疫苗提出批评。

辉瑞全球研发部门前总裁约翰•拉玛蒂纳(John LaMattina)在Twitter上表示,“很难相信”美国监管机构会给予一种“最佳剂量仅在2300人身上试验过的疫苗”紧急使用授权。

大部分疑惑来自于牛津和阿斯利康未完全说明使用两种不同剂量方案的理由,这两种方案随着试验的进行出乎意料地有所变化。

在周三晚些时候发表的一份声明中,牛津大学承认,生产和测量过程中的差异意味着,其临床研究的后期阶段使用的是一半剂量,而非全剂量。

周三的声明称,当时已与监管机构讨论过此事,后者同意采用两种剂量试验方案。“测量含量的方法现在已经确立,我们可以确保现在所有批次的疫苗都是等量的,”声明称。

英国受试者理查德•劳森(Richard Lawson)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他是在7月获悉存在不同接种方案的情况,之后才打了加强针。劳森目前仍不知道自己是接种了疫苗还是安慰剂,因为该试验尚未揭盲。

按照普遍规则,疫苗学家通常会寻求用最低剂量达到效果,但那种较低剂量方案的疗效仍然未获解释。牛津教授萨拉•吉尔伯特(Sarah Gilbert)已表示,有可能第一针较小剂量的疫苗更好地模拟了自然感染,让免疫系统适应疫苗。但其他疫苗没有这样用药的先例。

“我们没有得到所有必要的信息来判断这些结果是否可靠,”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生物统计学助理教授纳塔莉•迪恩(Natalie Dean)表示,“我们显然没有足够的公开信息来判定这种半剂量疫苗是否确实有效。”

迪恩教授对比了阿斯利康的公开信息与其他试验的公开信息。“Moderna和辉瑞/BioNTech的疫苗设下了先例,都是单盲试验,而且提前发布了试验方案,”她表示,“我们可以详细查阅……信息都很直接。”

还有人担忧牛津疫苗在不同国家的试验存在差异。在不同国家的试验中,不仅给药方案不同,而且对照组也有差异:在英国,没有注射新冠疫苗的受试者被注射了脑膜炎疫苗;在巴西,这类受试者被注射了生理盐水安慰剂。

这些试验差异导致有人认为,数据太参差不齐,难以总结成为一份有说服力的疗效结果。

阿斯利康发言人为试验做了辩护,表示它们“按照最高标准进行”,而且达到了它们的主要疗效终点。该公司表示,将继续积累更多数据并进行更多分析,由此改进对于疗效的解读,确认疫苗对病毒免疫效果的持续时间。

这些结果将发布在同行评审期刊上,而且监管者已设立了50%的疗效门槛,意味着具有70%功效的疫苗仍然可以获得批准。

尽管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疗效引发质疑,但它确实提供了一些无可争议的优势。它比Moderna和辉瑞/BioNTech的mRNA疫苗更便宜,而且可以储存在冰箱而非冷冻柜中。

牛津大学表示,它“完全”理解人们对于发现给药错误和更改给药策略——这其实获得了英国监管者的批准——的关注。

牛津大学表示:“由于这是一个复杂的科学领域,所以我们的科学家将会等待《柳叶刀》(The Lancet)(医学期刊)发表的有关III期试验中期结果的同行评审,然后再做进一步讨论,我们预计这会在接下来数周内进行。”

汉娜•库赫勒(Hannah Kuchler)纽约、基兰•斯泰西(Kiran Stacey)华盛顿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牛津-阿斯利康疫苗试验数据引质疑

发布日期:2020-11-26 20:26
摘要:牛津和阿斯利康的疫苗试验使用了两种剂量方案,受试者人数较少、更年轻的一组显示出更好的疗效,这引发了对其数据处理方式的质疑。



 | 多纳托•保罗•曼奇尼 , 安贾娜•阿胡贾 , 克莱夫•库克森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对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苗试验早期数据的处理方式越来越引起不安。许多发展中国家可能要依赖这款疫苗来摆脱疫情。

牛津-阿斯利康疫苗试验的结果被赞获得成功,显示平均有效率达到70%——这是将两种不同剂量方案受试组的试验结果汇总得出的数据。

一个受试组间隔一个月接种两次完全相同剂量的疫苗,而另一受试组先接种一次半剂量的疫苗,一个月后再接种一次全剂量疫苗。受试者人数较多的第一组显示有效率为62%,第二组显示有效率为90%。

但美国政府的疫苗研发资助项目“曲率极速行动”(Operation Warp Speed)的负责人蒙塞夫•斯拉维(Moncef Slaoui)周二透露,第二受试组仅限于55岁或以下的人士,这一人群发展成重症新冠肺炎的风险较低。

周一公布试验结果时,牛津和阿斯利康并未披露受试者的年龄分布情况。

斯拉维表示:“我们需要了解许多变量。”他补充说,有效率的差异仍有可能是“随机的”。

市场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试验结果公布后,在伦敦上市的阿斯利康股票一度下跌逾6%。相比之下,自本月早些时候辉瑞(Pfizer)和BioNTech公布其疫苗试验结果显示有效率达到90%以来,两家公司的股价分别上涨6%和14%;Moderna股价自其疫苗试验数据公布以来上涨了11%,而且在试验数据公布前就已出现大涨。

本周,SVB Leerink分析师杰弗里•波格斯(Geoffrey Porges)表示,他认为阿斯利康的疫苗不太可能在美国获批准,因为该公司试图通过强调在“研究中相对较小的受试组”中较高的有效性来“美化试验结果”。波格斯较早就对该疫苗提出批评。

辉瑞全球研发部门前总裁约翰•拉玛蒂纳(John LaMattina)在Twitter上表示,“很难相信”美国监管机构会给予一种“最佳剂量仅在2300人身上试验过的疫苗”紧急使用授权。

大部分疑惑来自于牛津和阿斯利康未完全说明使用两种不同剂量方案的理由,这两种方案随着试验的进行出乎意料地有所变化。

在周三晚些时候发表的一份声明中,牛津大学承认,生产和测量过程中的差异意味着,其临床研究的后期阶段使用的是一半剂量,而非全剂量。

周三的声明称,当时已与监管机构讨论过此事,后者同意采用两种剂量试验方案。“测量含量的方法现在已经确立,我们可以确保现在所有批次的疫苗都是等量的,”声明称。

英国受试者理查德•劳森(Richard Lawson)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他是在7月获悉存在不同接种方案的情况,之后才打了加强针。劳森目前仍不知道自己是接种了疫苗还是安慰剂,因为该试验尚未揭盲。

按照普遍规则,疫苗学家通常会寻求用最低剂量达到效果,但那种较低剂量方案的疗效仍然未获解释。牛津教授萨拉•吉尔伯特(Sarah Gilbert)已表示,有可能第一针较小剂量的疫苗更好地模拟了自然感染,让免疫系统适应疫苗。但其他疫苗没有这样用药的先例。

“我们没有得到所有必要的信息来判断这些结果是否可靠,”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生物统计学助理教授纳塔莉•迪恩(Natalie Dean)表示,“我们显然没有足够的公开信息来判定这种半剂量疫苗是否确实有效。”

迪恩教授对比了阿斯利康的公开信息与其他试验的公开信息。“Moderna和辉瑞/BioNTech的疫苗设下了先例,都是单盲试验,而且提前发布了试验方案,”她表示,“我们可以详细查阅……信息都很直接。”

还有人担忧牛津疫苗在不同国家的试验存在差异。在不同国家的试验中,不仅给药方案不同,而且对照组也有差异:在英国,没有注射新冠疫苗的受试者被注射了脑膜炎疫苗;在巴西,这类受试者被注射了生理盐水安慰剂。

这些试验差异导致有人认为,数据太参差不齐,难以总结成为一份有说服力的疗效结果。

阿斯利康发言人为试验做了辩护,表示它们“按照最高标准进行”,而且达到了它们的主要疗效终点。该公司表示,将继续积累更多数据并进行更多分析,由此改进对于疗效的解读,确认疫苗对病毒免疫效果的持续时间。

这些结果将发布在同行评审期刊上,而且监管者已设立了50%的疗效门槛,意味着具有70%功效的疫苗仍然可以获得批准。

尽管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疗效引发质疑,但它确实提供了一些无可争议的优势。它比Moderna和辉瑞/BioNTech的mRNA疫苗更便宜,而且可以储存在冰箱而非冷冻柜中。

牛津大学表示,它“完全”理解人们对于发现给药错误和更改给药策略——这其实获得了英国监管者的批准——的关注。

牛津大学表示:“由于这是一个复杂的科学领域,所以我们的科学家将会等待《柳叶刀》(The Lancet)(医学期刊)发表的有关III期试验中期结果的同行评审,然后再做进一步讨论,我们预计这会在接下来数周内进行。”

汉娜•库赫勒(Hannah Kuchler)纽约、基兰•斯泰西(Kiran Stacey)华盛顿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牛津和阿斯利康的疫苗试验使用了两种剂量方案,受试者人数较少、更年轻的一组显示出更好的疗效,这引发了对其数据处理方式的质疑。



 | 多纳托•保罗•曼奇尼 , 安贾娜•阿胡贾 , 克莱夫•库克森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对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苗试验早期数据的处理方式越来越引起不安。许多发展中国家可能要依赖这款疫苗来摆脱疫情。

牛津-阿斯利康疫苗试验的结果被赞获得成功,显示平均有效率达到70%——这是将两种不同剂量方案受试组的试验结果汇总得出的数据。

一个受试组间隔一个月接种两次完全相同剂量的疫苗,而另一受试组先接种一次半剂量的疫苗,一个月后再接种一次全剂量疫苗。受试者人数较多的第一组显示有效率为62%,第二组显示有效率为90%。

但美国政府的疫苗研发资助项目“曲率极速行动”(Operation Warp Speed)的负责人蒙塞夫•斯拉维(Moncef Slaoui)周二透露,第二受试组仅限于55岁或以下的人士,这一人群发展成重症新冠肺炎的风险较低。

周一公布试验结果时,牛津和阿斯利康并未披露受试者的年龄分布情况。

斯拉维表示:“我们需要了解许多变量。”他补充说,有效率的差异仍有可能是“随机的”。

市场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试验结果公布后,在伦敦上市的阿斯利康股票一度下跌逾6%。相比之下,自本月早些时候辉瑞(Pfizer)和BioNTech公布其疫苗试验结果显示有效率达到90%以来,两家公司的股价分别上涨6%和14%;Moderna股价自其疫苗试验数据公布以来上涨了11%,而且在试验数据公布前就已出现大涨。

本周,SVB Leerink分析师杰弗里•波格斯(Geoffrey Porges)表示,他认为阿斯利康的疫苗不太可能在美国获批准,因为该公司试图通过强调在“研究中相对较小的受试组”中较高的有效性来“美化试验结果”。波格斯较早就对该疫苗提出批评。

辉瑞全球研发部门前总裁约翰•拉玛蒂纳(John LaMattina)在Twitter上表示,“很难相信”美国监管机构会给予一种“最佳剂量仅在2300人身上试验过的疫苗”紧急使用授权。

大部分疑惑来自于牛津和阿斯利康未完全说明使用两种不同剂量方案的理由,这两种方案随着试验的进行出乎意料地有所变化。

在周三晚些时候发表的一份声明中,牛津大学承认,生产和测量过程中的差异意味着,其临床研究的后期阶段使用的是一半剂量,而非全剂量。

周三的声明称,当时已与监管机构讨论过此事,后者同意采用两种剂量试验方案。“测量含量的方法现在已经确立,我们可以确保现在所有批次的疫苗都是等量的,”声明称。

英国受试者理查德•劳森(Richard Lawson)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他是在7月获悉存在不同接种方案的情况,之后才打了加强针。劳森目前仍不知道自己是接种了疫苗还是安慰剂,因为该试验尚未揭盲。

按照普遍规则,疫苗学家通常会寻求用最低剂量达到效果,但那种较低剂量方案的疗效仍然未获解释。牛津教授萨拉•吉尔伯特(Sarah Gilbert)已表示,有可能第一针较小剂量的疫苗更好地模拟了自然感染,让免疫系统适应疫苗。但其他疫苗没有这样用药的先例。

“我们没有得到所有必要的信息来判断这些结果是否可靠,”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生物统计学助理教授纳塔莉•迪恩(Natalie Dean)表示,“我们显然没有足够的公开信息来判定这种半剂量疫苗是否确实有效。”

迪恩教授对比了阿斯利康的公开信息与其他试验的公开信息。“Moderna和辉瑞/BioNTech的疫苗设下了先例,都是单盲试验,而且提前发布了试验方案,”她表示,“我们可以详细查阅……信息都很直接。”

还有人担忧牛津疫苗在不同国家的试验存在差异。在不同国家的试验中,不仅给药方案不同,而且对照组也有差异:在英国,没有注射新冠疫苗的受试者被注射了脑膜炎疫苗;在巴西,这类受试者被注射了生理盐水安慰剂。

这些试验差异导致有人认为,数据太参差不齐,难以总结成为一份有说服力的疗效结果。

阿斯利康发言人为试验做了辩护,表示它们“按照最高标准进行”,而且达到了它们的主要疗效终点。该公司表示,将继续积累更多数据并进行更多分析,由此改进对于疗效的解读,确认疫苗对病毒免疫效果的持续时间。

这些结果将发布在同行评审期刊上,而且监管者已设立了50%的疗效门槛,意味着具有70%功效的疫苗仍然可以获得批准。

尽管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疗效引发质疑,但它确实提供了一些无可争议的优势。它比Moderna和辉瑞/BioNTech的mRNA疫苗更便宜,而且可以储存在冰箱而非冷冻柜中。

牛津大学表示,它“完全”理解人们对于发现给药错误和更改给药策略——这其实获得了英国监管者的批准——的关注。

牛津大学表示:“由于这是一个复杂的科学领域,所以我们的科学家将会等待《柳叶刀》(The Lancet)(医学期刊)发表的有关III期试验中期结果的同行评审,然后再做进一步讨论,我们预计这会在接下来数周内进行。”

汉娜•库赫勒(Hannah Kuchler)纽约、基兰•斯泰西(Kiran Stacey)华盛顿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