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汇丰控股已明确表示其业务归宿是在中国,但该公司董事会仍是英美说了算。


香港的汇丰银行大楼。这家总部位于伦敦的银行于1865年由英国银行家在香港建立。

 | Simon Clark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银行业巨头汇丰控股有限公司(HSBC Holdings PLC, 0005.HK, HSBC, 简称:汇丰控股)已明确表示其业务归宿是在中国。但该公司董事会仍是英美说了算。

这家总部位于伦敦、专注于亚洲的银行过去12个月任命了三名董事会成员、一名首席法务官和一名首席运营官,都是美国人。14名董事会成员中只有两个中国人。

汇丰控股的例子凸显出跨国公司在应对美中紧张关系时的困难处境。在中国对香港实施《港区国安法》后,华盛顿和北京方面竞相要求汇丰控股宣示忠心。美国、英国和其他一些西方国家政府反对在香港实施该法律。


在任命上述高层之际,汇丰控股正缩减本已规模不大的美国业务并关闭美国分支机构。

为公司提供治理咨询服务的驻香港投资者Gregg Li表示,这在商业上有些说不通。他指出,总部位于深圳的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Ping An Insurance (Group) Co. of China Ltd., 2318.HK, 601318.SH, 简称﹕中国平安)是汇丰控股最大的投资者,但在后者的董事会中没有代表。Li表示,鉴于中国的发展方向,汇丰控股应该开始与中国经济和主要参与者更密切地合作。中国平安不予置评。

亚洲业务在汇丰控股全球利润中的占比最高。汇丰集团行政总裁祈耀年(Noel Quinn)正将业务重心重新放在中国内地和香港利润丰厚的业务网,同时收缩在欧洲和美国的业务。

祈耀年在一次采访中淡化了董事会成员国籍的重要性。他说:“你得看我们的经验,而不仅仅是国籍。”

5月份,香港前行政长官梁振英(LEUNG Chun-ying)曾点名汇丰控股,称其应对国安法表态支持,否则将面临失去业务的风险。汇丰控股没有出现在10月份发布的中国政府美元主权债券承销商名单中,这是多年来该行首次落选此类债券发行活动。

梁振英在一封从北京发出的电子邮件中称,汇丰控股有了新董事会,他会拭目以待。梁振英称,任何企业都应在其主要市场的董事会层面拥有充足的集体专业经验。

汇控控股的主席杜嘉祺(Mark Tucker)今年负责任命众多高管加入董事会,包括前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 C)总裁傅伟思(Jamie Forese)、前桥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 LP)联席首席执行官梅爱苓(Eileen Murray)和微软(Microsoft Co., MSFT)前高管古肇华(Steven Guggenheimer)。10月份Bob Hoyt被任命为首席法务官,去年12月庄显扬(John Hinshaw)被任命为首席运营官。

再加上董事戴国良(Jackson Tai)和苗凯婷(Heidi Miller),美国人在汇丰董事会中的比例达到36%,高于2016年杜嘉祺担任集团主席之前的25%。目前美国籍的董事人数超过了其他任何国籍的董事。董事会中有四位英国籍公民和三位其他国籍的西方人:来自法国的卡斯特(Henri de Castries)、来自荷兰的梅尔莫(Pauline van der Meer Mohr)和来自墨西哥的麦浩智(Jose Antonio Meade Kuribrena)。财务总监邵伟信(Ewen Stevenson)拥有英国和新西兰的双国籍。董事会中的两名中国人是史美伦(Laura Cha)和利蕴莲(Irene Lee)。

汇丰控股正开始在中国推广一项名为聆峰(Pinnacle)的数字财富规划和保险新业务,该部门将在未来四年内雇用2,000至3,000名员工。据汇丰控股称,聆峰已在中国获得金融科技牌照,成为首家获准在中国经营该类业务的外资金融机构。

香港大学(Hong Kong University)前金融学教授Bob Tricker表示,国籍问题并不复杂。Tricker曾在1980年代参与起草了香港的公司治理准则。

Tricker称,直觉上,这样做的理由是显而易见的。他说道,如果汇丰控股的战略是认为他们的未来发展在中国,那么他们就要确定自己在中国的治理方向,也就是确定其行使权力的方式。

祈耀年强调指出,包括他自己、杜嘉祺、戴国良和傅伟思在内的汇丰董事会成员都有从事亚洲业务的经验,都曾在亚洲地区工作过。他说道,史美伦和利蕴莲都非常有能力。

祈耀年称:“我们在亚洲有一支非常强大的管理团队。”他说:“王冬胜(Peter Wong)除了读大学时在美国待过一段时间外,成长和生活一直都在亚洲。”

王冬胜是汇丰控股旗下总部设在香港的汇丰银行的行政总裁,该业务的本地董事会比主董事会低一级,由史美伦担任主席,成员主要为亚洲国家的公民。今年早些时候,汇丰控股的一个中国社交媒体账户发布了一张王冬胜签署支持港区国安法的请愿书的照片。

该法的反对者批评王冬胜,认为该法将取消香港的自治权,并威胁到香港的言论自由和司法独立的西式支柱。中国的政治人士则表示,经过一年的抗议活动之后,这项法律是必要的。北京方面本月褫夺了四名亲民主的香港立法会议员的议席,促使反对派阵营的其他议员辞职。

汇丰控股于1865年由英国银行家在香港创立,长期以来,国籍一直是该行的战略考量因素。面对英国交出香港控制权后汇丰控股可能成为一家中国银行的前景,担任该集团执行主席一直到1986年的沈弼(Michael Sandberg)制定了一个被称为“三脚凳”的国际战略,即在欧洲和美洲建立业务,以平衡亚洲的业务。

沈弼在1986年称,如果在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后汇丰控股发现自己被限制在中国境内,“我们绝对会成为一家中国银行”,而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所有的高管都是英国人,将是完全不合时宜的”。

1990年代和2000年代初,汇丰控股扩张至88个地区,将自己宣传为全球性本地银行,并将总部迁至伦敦。在墨西哥和美国受挫后,该行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缩减了规模。汇丰控股在过去10年出售了数十亿美元的资产,目前在64个地区开展业务。该行在香港和中国内地的利润最为丰厚,且比在其他市场高出很多。汇丰控股公布,今年第三季度在香港和中国内地的税前利润为24.1亿美元,相当于当季税前利润总额的78%。


据知情人士透露,英国人仍在高级领导职位中占很大比例,员工们讨论了需要更多亚洲人担任这些职位的问题。汇丰控股的数据显示,2019年英国籍员工在汇丰控股员工中占16%,但在高级管理层中占36%,而中国籍员工占23%,在高级管理层中仅占9%。印度籍员工占17%,在高级管理层中占6%。

“这完全反映了该行的殖民地历史,”Tricker说。“他们本可以、也本应该以另一种方式在中国发展并与中国合作。”

“我们正在考虑的是建立一个强大的亚洲领导层基础,”祈耀年称。“我们将继续推进多元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汇丰对中国业务雄心满满,但董事会仍是西方人说了算

发布日期:2020-11-16 12:18
摘要:汇丰控股已明确表示其业务归宿是在中国,但该公司董事会仍是英美说了算。


香港的汇丰银行大楼。这家总部位于伦敦的银行于1865年由英国银行家在香港建立。

 | Simon Clark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银行业巨头汇丰控股有限公司(HSBC Holdings PLC, 0005.HK, HSBC, 简称:汇丰控股)已明确表示其业务归宿是在中国。但该公司董事会仍是英美说了算。

这家总部位于伦敦、专注于亚洲的银行过去12个月任命了三名董事会成员、一名首席法务官和一名首席运营官,都是美国人。14名董事会成员中只有两个中国人。

汇丰控股的例子凸显出跨国公司在应对美中紧张关系时的困难处境。在中国对香港实施《港区国安法》后,华盛顿和北京方面竞相要求汇丰控股宣示忠心。美国、英国和其他一些西方国家政府反对在香港实施该法律。


在任命上述高层之际,汇丰控股正缩减本已规模不大的美国业务并关闭美国分支机构。

为公司提供治理咨询服务的驻香港投资者Gregg Li表示,这在商业上有些说不通。他指出,总部位于深圳的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Ping An Insurance (Group) Co. of China Ltd., 2318.HK, 601318.SH, 简称﹕中国平安)是汇丰控股最大的投资者,但在后者的董事会中没有代表。Li表示,鉴于中国的发展方向,汇丰控股应该开始与中国经济和主要参与者更密切地合作。中国平安不予置评。

亚洲业务在汇丰控股全球利润中的占比最高。汇丰集团行政总裁祈耀年(Noel Quinn)正将业务重心重新放在中国内地和香港利润丰厚的业务网,同时收缩在欧洲和美国的业务。

祈耀年在一次采访中淡化了董事会成员国籍的重要性。他说:“你得看我们的经验,而不仅仅是国籍。”

5月份,香港前行政长官梁振英(LEUNG Chun-ying)曾点名汇丰控股,称其应对国安法表态支持,否则将面临失去业务的风险。汇丰控股没有出现在10月份发布的中国政府美元主权债券承销商名单中,这是多年来该行首次落选此类债券发行活动。

梁振英在一封从北京发出的电子邮件中称,汇丰控股有了新董事会,他会拭目以待。梁振英称,任何企业都应在其主要市场的董事会层面拥有充足的集体专业经验。

汇控控股的主席杜嘉祺(Mark Tucker)今年负责任命众多高管加入董事会,包括前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 C)总裁傅伟思(Jamie Forese)、前桥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 LP)联席首席执行官梅爱苓(Eileen Murray)和微软(Microsoft Co., MSFT)前高管古肇华(Steven Guggenheimer)。10月份Bob Hoyt被任命为首席法务官,去年12月庄显扬(John Hinshaw)被任命为首席运营官。

再加上董事戴国良(Jackson Tai)和苗凯婷(Heidi Miller),美国人在汇丰董事会中的比例达到36%,高于2016年杜嘉祺担任集团主席之前的25%。目前美国籍的董事人数超过了其他任何国籍的董事。董事会中有四位英国籍公民和三位其他国籍的西方人:来自法国的卡斯特(Henri de Castries)、来自荷兰的梅尔莫(Pauline van der Meer Mohr)和来自墨西哥的麦浩智(Jose Antonio Meade Kuribrena)。财务总监邵伟信(Ewen Stevenson)拥有英国和新西兰的双国籍。董事会中的两名中国人是史美伦(Laura Cha)和利蕴莲(Irene Lee)。

汇丰控股正开始在中国推广一项名为聆峰(Pinnacle)的数字财富规划和保险新业务,该部门将在未来四年内雇用2,000至3,000名员工。据汇丰控股称,聆峰已在中国获得金融科技牌照,成为首家获准在中国经营该类业务的外资金融机构。

香港大学(Hong Kong University)前金融学教授Bob Tricker表示,国籍问题并不复杂。Tricker曾在1980年代参与起草了香港的公司治理准则。

Tricker称,直觉上,这样做的理由是显而易见的。他说道,如果汇丰控股的战略是认为他们的未来发展在中国,那么他们就要确定自己在中国的治理方向,也就是确定其行使权力的方式。

祈耀年强调指出,包括他自己、杜嘉祺、戴国良和傅伟思在内的汇丰董事会成员都有从事亚洲业务的经验,都曾在亚洲地区工作过。他说道,史美伦和利蕴莲都非常有能力。

祈耀年称:“我们在亚洲有一支非常强大的管理团队。”他说:“王冬胜(Peter Wong)除了读大学时在美国待过一段时间外,成长和生活一直都在亚洲。”

王冬胜是汇丰控股旗下总部设在香港的汇丰银行的行政总裁,该业务的本地董事会比主董事会低一级,由史美伦担任主席,成员主要为亚洲国家的公民。今年早些时候,汇丰控股的一个中国社交媒体账户发布了一张王冬胜签署支持港区国安法的请愿书的照片。

该法的反对者批评王冬胜,认为该法将取消香港的自治权,并威胁到香港的言论自由和司法独立的西式支柱。中国的政治人士则表示,经过一年的抗议活动之后,这项法律是必要的。北京方面本月褫夺了四名亲民主的香港立法会议员的议席,促使反对派阵营的其他议员辞职。

汇丰控股于1865年由英国银行家在香港创立,长期以来,国籍一直是该行的战略考量因素。面对英国交出香港控制权后汇丰控股可能成为一家中国银行的前景,担任该集团执行主席一直到1986年的沈弼(Michael Sandberg)制定了一个被称为“三脚凳”的国际战略,即在欧洲和美洲建立业务,以平衡亚洲的业务。

沈弼在1986年称,如果在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后汇丰控股发现自己被限制在中国境内,“我们绝对会成为一家中国银行”,而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所有的高管都是英国人,将是完全不合时宜的”。

1990年代和2000年代初,汇丰控股扩张至88个地区,将自己宣传为全球性本地银行,并将总部迁至伦敦。在墨西哥和美国受挫后,该行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缩减了规模。汇丰控股在过去10年出售了数十亿美元的资产,目前在64个地区开展业务。该行在香港和中国内地的利润最为丰厚,且比在其他市场高出很多。汇丰控股公布,今年第三季度在香港和中国内地的税前利润为24.1亿美元,相当于当季税前利润总额的78%。


据知情人士透露,英国人仍在高级领导职位中占很大比例,员工们讨论了需要更多亚洲人担任这些职位的问题。汇丰控股的数据显示,2019年英国籍员工在汇丰控股员工中占16%,但在高级管理层中占36%,而中国籍员工占23%,在高级管理层中仅占9%。印度籍员工占17%,在高级管理层中占6%。

“这完全反映了该行的殖民地历史,”Tricker说。“他们本可以、也本应该以另一种方式在中国发展并与中国合作。”

“我们正在考虑的是建立一个强大的亚洲领导层基础,”祈耀年称。“我们将继续推进多元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汇丰控股已明确表示其业务归宿是在中国,但该公司董事会仍是英美说了算。


香港的汇丰银行大楼。这家总部位于伦敦的银行于1865年由英国银行家在香港建立。

 | Simon Clark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银行业巨头汇丰控股有限公司(HSBC Holdings PLC, 0005.HK, HSBC, 简称:汇丰控股)已明确表示其业务归宿是在中国。但该公司董事会仍是英美说了算。

这家总部位于伦敦、专注于亚洲的银行过去12个月任命了三名董事会成员、一名首席法务官和一名首席运营官,都是美国人。14名董事会成员中只有两个中国人。

汇丰控股的例子凸显出跨国公司在应对美中紧张关系时的困难处境。在中国对香港实施《港区国安法》后,华盛顿和北京方面竞相要求汇丰控股宣示忠心。美国、英国和其他一些西方国家政府反对在香港实施该法律。


在任命上述高层之际,汇丰控股正缩减本已规模不大的美国业务并关闭美国分支机构。

为公司提供治理咨询服务的驻香港投资者Gregg Li表示,这在商业上有些说不通。他指出,总部位于深圳的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Ping An Insurance (Group) Co. of China Ltd., 2318.HK, 601318.SH, 简称﹕中国平安)是汇丰控股最大的投资者,但在后者的董事会中没有代表。Li表示,鉴于中国的发展方向,汇丰控股应该开始与中国经济和主要参与者更密切地合作。中国平安不予置评。

亚洲业务在汇丰控股全球利润中的占比最高。汇丰集团行政总裁祈耀年(Noel Quinn)正将业务重心重新放在中国内地和香港利润丰厚的业务网,同时收缩在欧洲和美国的业务。

祈耀年在一次采访中淡化了董事会成员国籍的重要性。他说:“你得看我们的经验,而不仅仅是国籍。”

5月份,香港前行政长官梁振英(LEUNG Chun-ying)曾点名汇丰控股,称其应对国安法表态支持,否则将面临失去业务的风险。汇丰控股没有出现在10月份发布的中国政府美元主权债券承销商名单中,这是多年来该行首次落选此类债券发行活动。

梁振英在一封从北京发出的电子邮件中称,汇丰控股有了新董事会,他会拭目以待。梁振英称,任何企业都应在其主要市场的董事会层面拥有充足的集体专业经验。

汇控控股的主席杜嘉祺(Mark Tucker)今年负责任命众多高管加入董事会,包括前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 C)总裁傅伟思(Jamie Forese)、前桥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 LP)联席首席执行官梅爱苓(Eileen Murray)和微软(Microsoft Co., MSFT)前高管古肇华(Steven Guggenheimer)。10月份Bob Hoyt被任命为首席法务官,去年12月庄显扬(John Hinshaw)被任命为首席运营官。

再加上董事戴国良(Jackson Tai)和苗凯婷(Heidi Miller),美国人在汇丰董事会中的比例达到36%,高于2016年杜嘉祺担任集团主席之前的25%。目前美国籍的董事人数超过了其他任何国籍的董事。董事会中有四位英国籍公民和三位其他国籍的西方人:来自法国的卡斯特(Henri de Castries)、来自荷兰的梅尔莫(Pauline van der Meer Mohr)和来自墨西哥的麦浩智(Jose Antonio Meade Kuribrena)。财务总监邵伟信(Ewen Stevenson)拥有英国和新西兰的双国籍。董事会中的两名中国人是史美伦(Laura Cha)和利蕴莲(Irene Lee)。

汇丰控股正开始在中国推广一项名为聆峰(Pinnacle)的数字财富规划和保险新业务,该部门将在未来四年内雇用2,000至3,000名员工。据汇丰控股称,聆峰已在中国获得金融科技牌照,成为首家获准在中国经营该类业务的外资金融机构。

香港大学(Hong Kong University)前金融学教授Bob Tricker表示,国籍问题并不复杂。Tricker曾在1980年代参与起草了香港的公司治理准则。

Tricker称,直觉上,这样做的理由是显而易见的。他说道,如果汇丰控股的战略是认为他们的未来发展在中国,那么他们就要确定自己在中国的治理方向,也就是确定其行使权力的方式。

祈耀年强调指出,包括他自己、杜嘉祺、戴国良和傅伟思在内的汇丰董事会成员都有从事亚洲业务的经验,都曾在亚洲地区工作过。他说道,史美伦和利蕴莲都非常有能力。

祈耀年称:“我们在亚洲有一支非常强大的管理团队。”他说:“王冬胜(Peter Wong)除了读大学时在美国待过一段时间外,成长和生活一直都在亚洲。”

王冬胜是汇丰控股旗下总部设在香港的汇丰银行的行政总裁,该业务的本地董事会比主董事会低一级,由史美伦担任主席,成员主要为亚洲国家的公民。今年早些时候,汇丰控股的一个中国社交媒体账户发布了一张王冬胜签署支持港区国安法的请愿书的照片。

该法的反对者批评王冬胜,认为该法将取消香港的自治权,并威胁到香港的言论自由和司法独立的西式支柱。中国的政治人士则表示,经过一年的抗议活动之后,这项法律是必要的。北京方面本月褫夺了四名亲民主的香港立法会议员的议席,促使反对派阵营的其他议员辞职。

汇丰控股于1865年由英国银行家在香港创立,长期以来,国籍一直是该行的战略考量因素。面对英国交出香港控制权后汇丰控股可能成为一家中国银行的前景,担任该集团执行主席一直到1986年的沈弼(Michael Sandberg)制定了一个被称为“三脚凳”的国际战略,即在欧洲和美洲建立业务,以平衡亚洲的业务。

沈弼在1986年称,如果在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后汇丰控股发现自己被限制在中国境内,“我们绝对会成为一家中国银行”,而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所有的高管都是英国人,将是完全不合时宜的”。

1990年代和2000年代初,汇丰控股扩张至88个地区,将自己宣传为全球性本地银行,并将总部迁至伦敦。在墨西哥和美国受挫后,该行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缩减了规模。汇丰控股在过去10年出售了数十亿美元的资产,目前在64个地区开展业务。该行在香港和中国内地的利润最为丰厚,且比在其他市场高出很多。汇丰控股公布,今年第三季度在香港和中国内地的税前利润为24.1亿美元,相当于当季税前利润总额的78%。


据知情人士透露,英国人仍在高级领导职位中占很大比例,员工们讨论了需要更多亚洲人担任这些职位的问题。汇丰控股的数据显示,2019年英国籍员工在汇丰控股员工中占16%,但在高级管理层中占36%,而中国籍员工占23%,在高级管理层中仅占9%。印度籍员工占17%,在高级管理层中占6%。

“这完全反映了该行的殖民地历史,”Tricker说。“他们本可以、也本应该以另一种方式在中国发展并与中国合作。”

“我们正在考虑的是建立一个强大的亚洲领导层基础,”祈耀年称。“我们将继续推进多元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汇丰对中国业务雄心满满,但董事会仍是西方人说了算

发布日期:2020-11-16 12:18
摘要:汇丰控股已明确表示其业务归宿是在中国,但该公司董事会仍是英美说了算。


香港的汇丰银行大楼。这家总部位于伦敦的银行于1865年由英国银行家在香港建立。

 | Simon Clark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银行业巨头汇丰控股有限公司(HSBC Holdings PLC, 0005.HK, HSBC, 简称:汇丰控股)已明确表示其业务归宿是在中国。但该公司董事会仍是英美说了算。

这家总部位于伦敦、专注于亚洲的银行过去12个月任命了三名董事会成员、一名首席法务官和一名首席运营官,都是美国人。14名董事会成员中只有两个中国人。

汇丰控股的例子凸显出跨国公司在应对美中紧张关系时的困难处境。在中国对香港实施《港区国安法》后,华盛顿和北京方面竞相要求汇丰控股宣示忠心。美国、英国和其他一些西方国家政府反对在香港实施该法律。


在任命上述高层之际,汇丰控股正缩减本已规模不大的美国业务并关闭美国分支机构。

为公司提供治理咨询服务的驻香港投资者Gregg Li表示,这在商业上有些说不通。他指出,总部位于深圳的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Ping An Insurance (Group) Co. of China Ltd., 2318.HK, 601318.SH, 简称﹕中国平安)是汇丰控股最大的投资者,但在后者的董事会中没有代表。Li表示,鉴于中国的发展方向,汇丰控股应该开始与中国经济和主要参与者更密切地合作。中国平安不予置评。

亚洲业务在汇丰控股全球利润中的占比最高。汇丰集团行政总裁祈耀年(Noel Quinn)正将业务重心重新放在中国内地和香港利润丰厚的业务网,同时收缩在欧洲和美国的业务。

祈耀年在一次采访中淡化了董事会成员国籍的重要性。他说:“你得看我们的经验,而不仅仅是国籍。”

5月份,香港前行政长官梁振英(LEUNG Chun-ying)曾点名汇丰控股,称其应对国安法表态支持,否则将面临失去业务的风险。汇丰控股没有出现在10月份发布的中国政府美元主权债券承销商名单中,这是多年来该行首次落选此类债券发行活动。

梁振英在一封从北京发出的电子邮件中称,汇丰控股有了新董事会,他会拭目以待。梁振英称,任何企业都应在其主要市场的董事会层面拥有充足的集体专业经验。

汇控控股的主席杜嘉祺(Mark Tucker)今年负责任命众多高管加入董事会,包括前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 C)总裁傅伟思(Jamie Forese)、前桥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 LP)联席首席执行官梅爱苓(Eileen Murray)和微软(Microsoft Co., MSFT)前高管古肇华(Steven Guggenheimer)。10月份Bob Hoyt被任命为首席法务官,去年12月庄显扬(John Hinshaw)被任命为首席运营官。

再加上董事戴国良(Jackson Tai)和苗凯婷(Heidi Miller),美国人在汇丰董事会中的比例达到36%,高于2016年杜嘉祺担任集团主席之前的25%。目前美国籍的董事人数超过了其他任何国籍的董事。董事会中有四位英国籍公民和三位其他国籍的西方人:来自法国的卡斯特(Henri de Castries)、来自荷兰的梅尔莫(Pauline van der Meer Mohr)和来自墨西哥的麦浩智(Jose Antonio Meade Kuribrena)。财务总监邵伟信(Ewen Stevenson)拥有英国和新西兰的双国籍。董事会中的两名中国人是史美伦(Laura Cha)和利蕴莲(Irene Lee)。

汇丰控股正开始在中国推广一项名为聆峰(Pinnacle)的数字财富规划和保险新业务,该部门将在未来四年内雇用2,000至3,000名员工。据汇丰控股称,聆峰已在中国获得金融科技牌照,成为首家获准在中国经营该类业务的外资金融机构。

香港大学(Hong Kong University)前金融学教授Bob Tricker表示,国籍问题并不复杂。Tricker曾在1980年代参与起草了香港的公司治理准则。

Tricker称,直觉上,这样做的理由是显而易见的。他说道,如果汇丰控股的战略是认为他们的未来发展在中国,那么他们就要确定自己在中国的治理方向,也就是确定其行使权力的方式。

祈耀年强调指出,包括他自己、杜嘉祺、戴国良和傅伟思在内的汇丰董事会成员都有从事亚洲业务的经验,都曾在亚洲地区工作过。他说道,史美伦和利蕴莲都非常有能力。

祈耀年称:“我们在亚洲有一支非常强大的管理团队。”他说:“王冬胜(Peter Wong)除了读大学时在美国待过一段时间外,成长和生活一直都在亚洲。”

王冬胜是汇丰控股旗下总部设在香港的汇丰银行的行政总裁,该业务的本地董事会比主董事会低一级,由史美伦担任主席,成员主要为亚洲国家的公民。今年早些时候,汇丰控股的一个中国社交媒体账户发布了一张王冬胜签署支持港区国安法的请愿书的照片。

该法的反对者批评王冬胜,认为该法将取消香港的自治权,并威胁到香港的言论自由和司法独立的西式支柱。中国的政治人士则表示,经过一年的抗议活动之后,这项法律是必要的。北京方面本月褫夺了四名亲民主的香港立法会议员的议席,促使反对派阵营的其他议员辞职。

汇丰控股于1865年由英国银行家在香港创立,长期以来,国籍一直是该行的战略考量因素。面对英国交出香港控制权后汇丰控股可能成为一家中国银行的前景,担任该集团执行主席一直到1986年的沈弼(Michael Sandberg)制定了一个被称为“三脚凳”的国际战略,即在欧洲和美洲建立业务,以平衡亚洲的业务。

沈弼在1986年称,如果在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后汇丰控股发现自己被限制在中国境内,“我们绝对会成为一家中国银行”,而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所有的高管都是英国人,将是完全不合时宜的”。

1990年代和2000年代初,汇丰控股扩张至88个地区,将自己宣传为全球性本地银行,并将总部迁至伦敦。在墨西哥和美国受挫后,该行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缩减了规模。汇丰控股在过去10年出售了数十亿美元的资产,目前在64个地区开展业务。该行在香港和中国内地的利润最为丰厚,且比在其他市场高出很多。汇丰控股公布,今年第三季度在香港和中国内地的税前利润为24.1亿美元,相当于当季税前利润总额的78%。


据知情人士透露,英国人仍在高级领导职位中占很大比例,员工们讨论了需要更多亚洲人担任这些职位的问题。汇丰控股的数据显示,2019年英国籍员工在汇丰控股员工中占16%,但在高级管理层中占36%,而中国籍员工占23%,在高级管理层中仅占9%。印度籍员工占17%,在高级管理层中占6%。

“这完全反映了该行的殖民地历史,”Tricker说。“他们本可以、也本应该以另一种方式在中国发展并与中国合作。”

“我们正在考虑的是建立一个强大的亚洲领导层基础,”祈耀年称。“我们将继续推进多元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汇丰控股已明确表示其业务归宿是在中国,但该公司董事会仍是英美说了算。


香港的汇丰银行大楼。这家总部位于伦敦的银行于1865年由英国银行家在香港建立。

 | Simon Clark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银行业巨头汇丰控股有限公司(HSBC Holdings PLC, 0005.HK, HSBC, 简称:汇丰控股)已明确表示其业务归宿是在中国。但该公司董事会仍是英美说了算。

这家总部位于伦敦、专注于亚洲的银行过去12个月任命了三名董事会成员、一名首席法务官和一名首席运营官,都是美国人。14名董事会成员中只有两个中国人。

汇丰控股的例子凸显出跨国公司在应对美中紧张关系时的困难处境。在中国对香港实施《港区国安法》后,华盛顿和北京方面竞相要求汇丰控股宣示忠心。美国、英国和其他一些西方国家政府反对在香港实施该法律。


在任命上述高层之际,汇丰控股正缩减本已规模不大的美国业务并关闭美国分支机构。

为公司提供治理咨询服务的驻香港投资者Gregg Li表示,这在商业上有些说不通。他指出,总部位于深圳的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Ping An Insurance (Group) Co. of China Ltd., 2318.HK, 601318.SH, 简称﹕中国平安)是汇丰控股最大的投资者,但在后者的董事会中没有代表。Li表示,鉴于中国的发展方向,汇丰控股应该开始与中国经济和主要参与者更密切地合作。中国平安不予置评。

亚洲业务在汇丰控股全球利润中的占比最高。汇丰集团行政总裁祈耀年(Noel Quinn)正将业务重心重新放在中国内地和香港利润丰厚的业务网,同时收缩在欧洲和美国的业务。

祈耀年在一次采访中淡化了董事会成员国籍的重要性。他说:“你得看我们的经验,而不仅仅是国籍。”

5月份,香港前行政长官梁振英(LEUNG Chun-ying)曾点名汇丰控股,称其应对国安法表态支持,否则将面临失去业务的风险。汇丰控股没有出现在10月份发布的中国政府美元主权债券承销商名单中,这是多年来该行首次落选此类债券发行活动。

梁振英在一封从北京发出的电子邮件中称,汇丰控股有了新董事会,他会拭目以待。梁振英称,任何企业都应在其主要市场的董事会层面拥有充足的集体专业经验。

汇控控股的主席杜嘉祺(Mark Tucker)今年负责任命众多高管加入董事会,包括前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 C)总裁傅伟思(Jamie Forese)、前桥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 LP)联席首席执行官梅爱苓(Eileen Murray)和微软(Microsoft Co., MSFT)前高管古肇华(Steven Guggenheimer)。10月份Bob Hoyt被任命为首席法务官,去年12月庄显扬(John Hinshaw)被任命为首席运营官。

再加上董事戴国良(Jackson Tai)和苗凯婷(Heidi Miller),美国人在汇丰董事会中的比例达到36%,高于2016年杜嘉祺担任集团主席之前的25%。目前美国籍的董事人数超过了其他任何国籍的董事。董事会中有四位英国籍公民和三位其他国籍的西方人:来自法国的卡斯特(Henri de Castries)、来自荷兰的梅尔莫(Pauline van der Meer Mohr)和来自墨西哥的麦浩智(Jose Antonio Meade Kuribrena)。财务总监邵伟信(Ewen Stevenson)拥有英国和新西兰的双国籍。董事会中的两名中国人是史美伦(Laura Cha)和利蕴莲(Irene Lee)。

汇丰控股正开始在中国推广一项名为聆峰(Pinnacle)的数字财富规划和保险新业务,该部门将在未来四年内雇用2,000至3,000名员工。据汇丰控股称,聆峰已在中国获得金融科技牌照,成为首家获准在中国经营该类业务的外资金融机构。

香港大学(Hong Kong University)前金融学教授Bob Tricker表示,国籍问题并不复杂。Tricker曾在1980年代参与起草了香港的公司治理准则。

Tricker称,直觉上,这样做的理由是显而易见的。他说道,如果汇丰控股的战略是认为他们的未来发展在中国,那么他们就要确定自己在中国的治理方向,也就是确定其行使权力的方式。

祈耀年强调指出,包括他自己、杜嘉祺、戴国良和傅伟思在内的汇丰董事会成员都有从事亚洲业务的经验,都曾在亚洲地区工作过。他说道,史美伦和利蕴莲都非常有能力。

祈耀年称:“我们在亚洲有一支非常强大的管理团队。”他说:“王冬胜(Peter Wong)除了读大学时在美国待过一段时间外,成长和生活一直都在亚洲。”

王冬胜是汇丰控股旗下总部设在香港的汇丰银行的行政总裁,该业务的本地董事会比主董事会低一级,由史美伦担任主席,成员主要为亚洲国家的公民。今年早些时候,汇丰控股的一个中国社交媒体账户发布了一张王冬胜签署支持港区国安法的请愿书的照片。

该法的反对者批评王冬胜,认为该法将取消香港的自治权,并威胁到香港的言论自由和司法独立的西式支柱。中国的政治人士则表示,经过一年的抗议活动之后,这项法律是必要的。北京方面本月褫夺了四名亲民主的香港立法会议员的议席,促使反对派阵营的其他议员辞职。

汇丰控股于1865年由英国银行家在香港创立,长期以来,国籍一直是该行的战略考量因素。面对英国交出香港控制权后汇丰控股可能成为一家中国银行的前景,担任该集团执行主席一直到1986年的沈弼(Michael Sandberg)制定了一个被称为“三脚凳”的国际战略,即在欧洲和美洲建立业务,以平衡亚洲的业务。

沈弼在1986年称,如果在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后汇丰控股发现自己被限制在中国境内,“我们绝对会成为一家中国银行”,而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所有的高管都是英国人,将是完全不合时宜的”。

1990年代和2000年代初,汇丰控股扩张至88个地区,将自己宣传为全球性本地银行,并将总部迁至伦敦。在墨西哥和美国受挫后,该行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缩减了规模。汇丰控股在过去10年出售了数十亿美元的资产,目前在64个地区开展业务。该行在香港和中国内地的利润最为丰厚,且比在其他市场高出很多。汇丰控股公布,今年第三季度在香港和中国内地的税前利润为24.1亿美元,相当于当季税前利润总额的78%。


据知情人士透露,英国人仍在高级领导职位中占很大比例,员工们讨论了需要更多亚洲人担任这些职位的问题。汇丰控股的数据显示,2019年英国籍员工在汇丰控股员工中占16%,但在高级管理层中占36%,而中国籍员工占23%,在高级管理层中仅占9%。印度籍员工占17%,在高级管理层中占6%。

“这完全反映了该行的殖民地历史,”Tricker说。“他们本可以、也本应该以另一种方式在中国发展并与中国合作。”

“我们正在考虑的是建立一个强大的亚洲领导层基础,”祈耀年称。“我们将继续推进多元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