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与和中国打交道相比,华盛顿的党派之争只是小菜一碟。拜登需要在与中国争斗的同时,与中国展开合作,降低战争风险。


危机四伏的中国南海。图为去年7月,一架美国直升机在军事行动中降落在罗纳德·里根号航空母舰上。

 | 纪思道

OR--商业新媒体

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美国专栏作家。他曾因对中国及达尔富尔的报道两次获得普利策奖。

首先要说的是,与中国的战争可能不会发生。

但如果发生的话,它可能会始于一个鲜为人知的地方,例如东沙群岛或金门群岛。它们均由台湾控制,但距离中国更近,一些中国人和美国人都担心中国可能会进入其中一个岛屿向台湾施压。

或者习近平可能会派遣一艘潜水艇切断台湾互联网的海底电缆,或者阻止台湾的石油输入,或者下令用网络攻击破坏台湾的银行系统。

大多数专家不相信会发生这样的袭击,但其发生的几率却是十几年来最大的。而且,在东沙群岛或金门岛开始的战争并不会在那里结束:美国很可能陷入自古巴导弹危机以来与另一核大国最危险的对抗。

因此,在我们努力平息华盛顿的党派“战争”的同时,我们也要更加努力地防止在亚洲发生真枪实弹的国际战争。自从我于1980年代开始报道美中关系以来,未来几年的风险是最大的,部分原因在于中国认为美国正在衰落。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葛来仪(Bonnie Glaser)说:“我认为军事对抗不太可能出现,但是我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我觉得这是对的——但我也担心我们错了。如果中国对台湾不顾后果并引发与美国的战争,那就只有求老天保佑我们了。

对于拜登总统来说,与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打交道比起与习近平打交道可谓小菜一碟。拜登的挑战将是在香港、新疆地区、台湾、贸易等面对中国领导人绝不让步的同时,又要在气候变化、芬太尼和朝鲜(许多专家预计该国将在今年恢复导弹发射)等问题上与中国合作。对了,而且我们还没有一个中国战略。

我不确定我们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正确地表示,将会继续他所说的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中国的“更强硬态度”,尽管他会增加对人权的关注,并与盟国一道,努力使这种强硬更加有效。但是,共和党人仍将中国政策视为本届政府的弱项,有些人嘲讽“北京拜登”,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谴责“拜登团队对中国共产党的拥抱”。

这是无稽之谈,因为拜登已经招募了一支优秀的、态度坚定的亚洲专家团队,但这些批评反映出不同政治派别都对北京持强硬态度,几乎不给外交留一丝空间。这让我感到紧张。

我担心两方正在全速迎面相撞,原因有以下几点:

• 我们美国人有一种夸大威胁的模式。我们多次固着于纳赛尔主义、东南亚国家多米诺骨牌理论和“日本第一”。回顾过去,这些恐惧有一定的依据,但过于简单化;对于中国,我们不要重蹈覆辙。

• 我们应该在中国的讨论上谦虚一些。虽然批评北京是理所应当的,但是今天在北京出生的婴儿的预期寿命(82岁)比在华盛顿出生的婴儿的预期寿命(78岁)更长。中国对新冠病毒疫情的初期处理非常糟糕,但用洪荒之力遏制了病毒蔓延并挽救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中国是一个复杂而矛盾的地方,不是讽刺漫画那么简单。

• 拜登需要在把握好度的情况下对付北京并降低战争风险:拜登应该谴责新疆的文化种族灭绝但是不要寻求抵制北京2022冬运会;他应该加强与台湾的联系,但不要无端地挑衅北京。我们可以派遣陆军特种部队到台湾,与台湾军队一起训练,而无需像特朗普政府那样发布训练的视频。我们还可以与中国合作,以减少事故和升级的风险。

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学者沈大伟(David Shambaugh)说:“我们从苏联身上学会了如何使冷战一直冷下去。”沈大伟写过几本关于中美关系的著作,非常出色。他建议回顾冷战使用过的策略,看看军备控制协议、最高领导人热线和军事磋商是否可以降温。

沈大伟指出:“我们现在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新时代中美之争

发布日期:2021-02-02 17:22
摘要:与和中国打交道相比,华盛顿的党派之争只是小菜一碟。拜登需要在与中国争斗的同时,与中国展开合作,降低战争风险。


危机四伏的中国南海。图为去年7月,一架美国直升机在军事行动中降落在罗纳德·里根号航空母舰上。

 | 纪思道

OR--商业新媒体

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美国专栏作家。他曾因对中国及达尔富尔的报道两次获得普利策奖。

首先要说的是,与中国的战争可能不会发生。

但如果发生的话,它可能会始于一个鲜为人知的地方,例如东沙群岛或金门群岛。它们均由台湾控制,但距离中国更近,一些中国人和美国人都担心中国可能会进入其中一个岛屿向台湾施压。

或者习近平可能会派遣一艘潜水艇切断台湾互联网的海底电缆,或者阻止台湾的石油输入,或者下令用网络攻击破坏台湾的银行系统。

大多数专家不相信会发生这样的袭击,但其发生的几率却是十几年来最大的。而且,在东沙群岛或金门岛开始的战争并不会在那里结束:美国很可能陷入自古巴导弹危机以来与另一核大国最危险的对抗。

因此,在我们努力平息华盛顿的党派“战争”的同时,我们也要更加努力地防止在亚洲发生真枪实弹的国际战争。自从我于1980年代开始报道美中关系以来,未来几年的风险是最大的,部分原因在于中国认为美国正在衰落。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葛来仪(Bonnie Glaser)说:“我认为军事对抗不太可能出现,但是我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我觉得这是对的——但我也担心我们错了。如果中国对台湾不顾后果并引发与美国的战争,那就只有求老天保佑我们了。

对于拜登总统来说,与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打交道比起与习近平打交道可谓小菜一碟。拜登的挑战将是在香港、新疆地区、台湾、贸易等面对中国领导人绝不让步的同时,又要在气候变化、芬太尼和朝鲜(许多专家预计该国将在今年恢复导弹发射)等问题上与中国合作。对了,而且我们还没有一个中国战略。

我不确定我们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正确地表示,将会继续他所说的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中国的“更强硬态度”,尽管他会增加对人权的关注,并与盟国一道,努力使这种强硬更加有效。但是,共和党人仍将中国政策视为本届政府的弱项,有些人嘲讽“北京拜登”,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谴责“拜登团队对中国共产党的拥抱”。

这是无稽之谈,因为拜登已经招募了一支优秀的、态度坚定的亚洲专家团队,但这些批评反映出不同政治派别都对北京持强硬态度,几乎不给外交留一丝空间。这让我感到紧张。

我担心两方正在全速迎面相撞,原因有以下几点:

• 我们美国人有一种夸大威胁的模式。我们多次固着于纳赛尔主义、东南亚国家多米诺骨牌理论和“日本第一”。回顾过去,这些恐惧有一定的依据,但过于简单化;对于中国,我们不要重蹈覆辙。

• 我们应该在中国的讨论上谦虚一些。虽然批评北京是理所应当的,但是今天在北京出生的婴儿的预期寿命(82岁)比在华盛顿出生的婴儿的预期寿命(78岁)更长。中国对新冠病毒疫情的初期处理非常糟糕,但用洪荒之力遏制了病毒蔓延并挽救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中国是一个复杂而矛盾的地方,不是讽刺漫画那么简单。

• 拜登需要在把握好度的情况下对付北京并降低战争风险:拜登应该谴责新疆的文化种族灭绝但是不要寻求抵制北京2022冬运会;他应该加强与台湾的联系,但不要无端地挑衅北京。我们可以派遣陆军特种部队到台湾,与台湾军队一起训练,而无需像特朗普政府那样发布训练的视频。我们还可以与中国合作,以减少事故和升级的风险。

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学者沈大伟(David Shambaugh)说:“我们从苏联身上学会了如何使冷战一直冷下去。”沈大伟写过几本关于中美关系的著作,非常出色。他建议回顾冷战使用过的策略,看看军备控制协议、最高领导人热线和军事磋商是否可以降温。

沈大伟指出:“我们现在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与和中国打交道相比,华盛顿的党派之争只是小菜一碟。拜登需要在与中国争斗的同时,与中国展开合作,降低战争风险。


危机四伏的中国南海。图为去年7月,一架美国直升机在军事行动中降落在罗纳德·里根号航空母舰上。

 | 纪思道

OR--商业新媒体

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美国专栏作家。他曾因对中国及达尔富尔的报道两次获得普利策奖。

首先要说的是,与中国的战争可能不会发生。

但如果发生的话,它可能会始于一个鲜为人知的地方,例如东沙群岛或金门群岛。它们均由台湾控制,但距离中国更近,一些中国人和美国人都担心中国可能会进入其中一个岛屿向台湾施压。

或者习近平可能会派遣一艘潜水艇切断台湾互联网的海底电缆,或者阻止台湾的石油输入,或者下令用网络攻击破坏台湾的银行系统。

大多数专家不相信会发生这样的袭击,但其发生的几率却是十几年来最大的。而且,在东沙群岛或金门岛开始的战争并不会在那里结束:美国很可能陷入自古巴导弹危机以来与另一核大国最危险的对抗。

因此,在我们努力平息华盛顿的党派“战争”的同时,我们也要更加努力地防止在亚洲发生真枪实弹的国际战争。自从我于1980年代开始报道美中关系以来,未来几年的风险是最大的,部分原因在于中国认为美国正在衰落。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葛来仪(Bonnie Glaser)说:“我认为军事对抗不太可能出现,但是我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我觉得这是对的——但我也担心我们错了。如果中国对台湾不顾后果并引发与美国的战争,那就只有求老天保佑我们了。

对于拜登总统来说,与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打交道比起与习近平打交道可谓小菜一碟。拜登的挑战将是在香港、新疆地区、台湾、贸易等面对中国领导人绝不让步的同时,又要在气候变化、芬太尼和朝鲜(许多专家预计该国将在今年恢复导弹发射)等问题上与中国合作。对了,而且我们还没有一个中国战略。

我不确定我们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正确地表示,将会继续他所说的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中国的“更强硬态度”,尽管他会增加对人权的关注,并与盟国一道,努力使这种强硬更加有效。但是,共和党人仍将中国政策视为本届政府的弱项,有些人嘲讽“北京拜登”,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谴责“拜登团队对中国共产党的拥抱”。

这是无稽之谈,因为拜登已经招募了一支优秀的、态度坚定的亚洲专家团队,但这些批评反映出不同政治派别都对北京持强硬态度,几乎不给外交留一丝空间。这让我感到紧张。

我担心两方正在全速迎面相撞,原因有以下几点:

• 我们美国人有一种夸大威胁的模式。我们多次固着于纳赛尔主义、东南亚国家多米诺骨牌理论和“日本第一”。回顾过去,这些恐惧有一定的依据,但过于简单化;对于中国,我们不要重蹈覆辙。

• 我们应该在中国的讨论上谦虚一些。虽然批评北京是理所应当的,但是今天在北京出生的婴儿的预期寿命(82岁)比在华盛顿出生的婴儿的预期寿命(78岁)更长。中国对新冠病毒疫情的初期处理非常糟糕,但用洪荒之力遏制了病毒蔓延并挽救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中国是一个复杂而矛盾的地方,不是讽刺漫画那么简单。

• 拜登需要在把握好度的情况下对付北京并降低战争风险:拜登应该谴责新疆的文化种族灭绝但是不要寻求抵制北京2022冬运会;他应该加强与台湾的联系,但不要无端地挑衅北京。我们可以派遣陆军特种部队到台湾,与台湾军队一起训练,而无需像特朗普政府那样发布训练的视频。我们还可以与中国合作,以减少事故和升级的风险。

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学者沈大伟(David Shambaugh)说:“我们从苏联身上学会了如何使冷战一直冷下去。”沈大伟写过几本关于中美关系的著作,非常出色。他建议回顾冷战使用过的策略,看看军备控制协议、最高领导人热线和军事磋商是否可以降温。

沈大伟指出:“我们现在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新时代中美之争

发布日期:2021-02-02 17:22
摘要:与和中国打交道相比,华盛顿的党派之争只是小菜一碟。拜登需要在与中国争斗的同时,与中国展开合作,降低战争风险。


危机四伏的中国南海。图为去年7月,一架美国直升机在军事行动中降落在罗纳德·里根号航空母舰上。

 | 纪思道

OR--商业新媒体

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美国专栏作家。他曾因对中国及达尔富尔的报道两次获得普利策奖。

首先要说的是,与中国的战争可能不会发生。

但如果发生的话,它可能会始于一个鲜为人知的地方,例如东沙群岛或金门群岛。它们均由台湾控制,但距离中国更近,一些中国人和美国人都担心中国可能会进入其中一个岛屿向台湾施压。

或者习近平可能会派遣一艘潜水艇切断台湾互联网的海底电缆,或者阻止台湾的石油输入,或者下令用网络攻击破坏台湾的银行系统。

大多数专家不相信会发生这样的袭击,但其发生的几率却是十几年来最大的。而且,在东沙群岛或金门岛开始的战争并不会在那里结束:美国很可能陷入自古巴导弹危机以来与另一核大国最危险的对抗。

因此,在我们努力平息华盛顿的党派“战争”的同时,我们也要更加努力地防止在亚洲发生真枪实弹的国际战争。自从我于1980年代开始报道美中关系以来,未来几年的风险是最大的,部分原因在于中国认为美国正在衰落。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葛来仪(Bonnie Glaser)说:“我认为军事对抗不太可能出现,但是我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我觉得这是对的——但我也担心我们错了。如果中国对台湾不顾后果并引发与美国的战争,那就只有求老天保佑我们了。

对于拜登总统来说,与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打交道比起与习近平打交道可谓小菜一碟。拜登的挑战将是在香港、新疆地区、台湾、贸易等面对中国领导人绝不让步的同时,又要在气候变化、芬太尼和朝鲜(许多专家预计该国将在今年恢复导弹发射)等问题上与中国合作。对了,而且我们还没有一个中国战略。

我不确定我们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正确地表示,将会继续他所说的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中国的“更强硬态度”,尽管他会增加对人权的关注,并与盟国一道,努力使这种强硬更加有效。但是,共和党人仍将中国政策视为本届政府的弱项,有些人嘲讽“北京拜登”,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谴责“拜登团队对中国共产党的拥抱”。

这是无稽之谈,因为拜登已经招募了一支优秀的、态度坚定的亚洲专家团队,但这些批评反映出不同政治派别都对北京持强硬态度,几乎不给外交留一丝空间。这让我感到紧张。

我担心两方正在全速迎面相撞,原因有以下几点:

• 我们美国人有一种夸大威胁的模式。我们多次固着于纳赛尔主义、东南亚国家多米诺骨牌理论和“日本第一”。回顾过去,这些恐惧有一定的依据,但过于简单化;对于中国,我们不要重蹈覆辙。

• 我们应该在中国的讨论上谦虚一些。虽然批评北京是理所应当的,但是今天在北京出生的婴儿的预期寿命(82岁)比在华盛顿出生的婴儿的预期寿命(78岁)更长。中国对新冠病毒疫情的初期处理非常糟糕,但用洪荒之力遏制了病毒蔓延并挽救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中国是一个复杂而矛盾的地方,不是讽刺漫画那么简单。

• 拜登需要在把握好度的情况下对付北京并降低战争风险:拜登应该谴责新疆的文化种族灭绝但是不要寻求抵制北京2022冬运会;他应该加强与台湾的联系,但不要无端地挑衅北京。我们可以派遣陆军特种部队到台湾,与台湾军队一起训练,而无需像特朗普政府那样发布训练的视频。我们还可以与中国合作,以减少事故和升级的风险。

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学者沈大伟(David Shambaugh)说:“我们从苏联身上学会了如何使冷战一直冷下去。”沈大伟写过几本关于中美关系的著作,非常出色。他建议回顾冷战使用过的策略,看看军备控制协议、最高领导人热线和军事磋商是否可以降温。

沈大伟指出:“我们现在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与和中国打交道相比,华盛顿的党派之争只是小菜一碟。拜登需要在与中国争斗的同时,与中国展开合作,降低战争风险。


危机四伏的中国南海。图为去年7月,一架美国直升机在军事行动中降落在罗纳德·里根号航空母舰上。

 | 纪思道

OR--商业新媒体

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美国专栏作家。他曾因对中国及达尔富尔的报道两次获得普利策奖。

首先要说的是,与中国的战争可能不会发生。

但如果发生的话,它可能会始于一个鲜为人知的地方,例如东沙群岛或金门群岛。它们均由台湾控制,但距离中国更近,一些中国人和美国人都担心中国可能会进入其中一个岛屿向台湾施压。

或者习近平可能会派遣一艘潜水艇切断台湾互联网的海底电缆,或者阻止台湾的石油输入,或者下令用网络攻击破坏台湾的银行系统。

大多数专家不相信会发生这样的袭击,但其发生的几率却是十几年来最大的。而且,在东沙群岛或金门岛开始的战争并不会在那里结束:美国很可能陷入自古巴导弹危机以来与另一核大国最危险的对抗。

因此,在我们努力平息华盛顿的党派“战争”的同时,我们也要更加努力地防止在亚洲发生真枪实弹的国际战争。自从我于1980年代开始报道美中关系以来,未来几年的风险是最大的,部分原因在于中国认为美国正在衰落。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葛来仪(Bonnie Glaser)说:“我认为军事对抗不太可能出现,但是我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我觉得这是对的——但我也担心我们错了。如果中国对台湾不顾后果并引发与美国的战争,那就只有求老天保佑我们了。

对于拜登总统来说,与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打交道比起与习近平打交道可谓小菜一碟。拜登的挑战将是在香港、新疆地区、台湾、贸易等面对中国领导人绝不让步的同时,又要在气候变化、芬太尼和朝鲜(许多专家预计该国将在今年恢复导弹发射)等问题上与中国合作。对了,而且我们还没有一个中国战略。

我不确定我们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正确地表示,将会继续他所说的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中国的“更强硬态度”,尽管他会增加对人权的关注,并与盟国一道,努力使这种强硬更加有效。但是,共和党人仍将中国政策视为本届政府的弱项,有些人嘲讽“北京拜登”,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谴责“拜登团队对中国共产党的拥抱”。

这是无稽之谈,因为拜登已经招募了一支优秀的、态度坚定的亚洲专家团队,但这些批评反映出不同政治派别都对北京持强硬态度,几乎不给外交留一丝空间。这让我感到紧张。

我担心两方正在全速迎面相撞,原因有以下几点:

• 我们美国人有一种夸大威胁的模式。我们多次固着于纳赛尔主义、东南亚国家多米诺骨牌理论和“日本第一”。回顾过去,这些恐惧有一定的依据,但过于简单化;对于中国,我们不要重蹈覆辙。

• 我们应该在中国的讨论上谦虚一些。虽然批评北京是理所应当的,但是今天在北京出生的婴儿的预期寿命(82岁)比在华盛顿出生的婴儿的预期寿命(78岁)更长。中国对新冠病毒疫情的初期处理非常糟糕,但用洪荒之力遏制了病毒蔓延并挽救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中国是一个复杂而矛盾的地方,不是讽刺漫画那么简单。

• 拜登需要在把握好度的情况下对付北京并降低战争风险:拜登应该谴责新疆的文化种族灭绝但是不要寻求抵制北京2022冬运会;他应该加强与台湾的联系,但不要无端地挑衅北京。我们可以派遣陆军特种部队到台湾,与台湾军队一起训练,而无需像特朗普政府那样发布训练的视频。我们还可以与中国合作,以减少事故和升级的风险。

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学者沈大伟(David Shambaugh)说:“我们从苏联身上学会了如何使冷战一直冷下去。”沈大伟写过几本关于中美关系的著作,非常出色。他建议回顾冷战使用过的策略,看看军备控制协议、最高领导人热线和军事磋商是否可以降温。

沈大伟指出:“我们现在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