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随着特朗普和博索纳罗应对新冠疫情方式的灾难性结果日益显现,这两个民粹主义领导人在为各自的无能付出重大政治代价。



吉迪恩•拉赫曼

OR--商业新媒体 】民粹主义者不喜欢自己不受欢迎。正因如此,他们被证明在应对新冠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方面表现非常糟糕。新冠危机带来的只有可怕的消息:死亡、经济破坏和自由受限。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巴西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是西方世界最知名的民粹主义领导人。他们应对新冠疫情方式的灾难性结果正在日益显现。上周,巴西成为继美国之后全球第二个COVID-19死亡人数超过5万人的国家。

特朗普和博索纳罗应对COVID-19疫情方式的明显特点是致命地不能面对现实。整个1月、2月以及3月前半月,特朗普几乎未理会新冠疫情。他曾在不同的场合提出,这种病毒会魔术般消失,以及注射消毒剂或许是很好的疗法。随着新增病例和死亡人数持续飙升,特朗普最新出炉的高招是提出美国应该干脆停止检测,寄望于只要不去理会,现实就会消失。

博索纳罗的不负责任态度更加嚣张:对COVID-19轻描淡写,称其只是感冒;向反封锁抗议活动发表讲话;还罢免了两位卫生部长。

两人现在都在为各自的无能付出重大政治代价。在今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之前,特朗普在民调中大大落后。博索纳罗的支持率也出现下滑,有人说他可能遭到弹劾,同时他的核心圈子受到反腐败调查。

在英国,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对科学共识更加尊重一些。但是,在新冠危机初期,这位英国首相确实展示了民粹主义方式的最大缺陷之一:危险地不愿对坏消息采取行动。当其他欧洲国家进入封锁时,他宣称“我们生活在一个自由国度”,迟迟不采取行动。在一定程度上因为这个原因,英国成为欧洲COVID-19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仅仅两个月内,约翰逊的支持率就从创纪录水平下滑至负面。

相比之下,遭到特朗普和其他很多民粹主义领导人厌恶的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这场危机中表现不错。德国是欧洲人均新冠死亡率最低的国家之一。上周,约翰逊在议会辩称,没有一个国家拥有有效的接触者追踪应用,当时反对党领袖基尔•斯塔默爵士(Sir Keir Starmer)用一个词回应:德国。

默克尔与这些民粹主义者表现之间的反差证明,理解证据的能力是领导人的一项有用特质。德国总理拥有化学博士学位。相比之下,特朗普是一位房地产开发商,博索纳罗是前陆军上尉,约翰逊拥有古典文学二等学位。默克尔能够冷静而清晰地解释对感染率的数学演算,并据此采取行动;特朗普竟然抱怨美国做的检测太多。默克尔在民调中的支持率大幅上升,达到多年来最高水平。相比之下,民粹主义的德国新选择党(AfD)的支持率大幅滑坡;该党传统上反对体制内阵营的所有立场,从欧盟到疫苗接种。

观察到这种情况后,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最近向英国广播公司(BBC)提出推测:“COVID-19疫情实际上可能会削弱民粹主义的气焰。”曾与人合著《国家民粹主义:反抗自由民主制度》(National Populism: The Revolt Against Liberal Democracy)的马修•古德温(Matthew Goodwin),最近列举了一系列完全可信的事件,它们将改变未来几年世界政治的基调。这些事件包括特朗普、博索纳罗和约翰逊在选举中失败,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再次当选以及德国新选择党的支持率下滑。总的来说,古德温认为这意味着“自由主义回归。民粹主义出局。”

特朗普的败选尤其具有全球潜在影响,因为他是“国家民粹主义者”——包括博索纳罗、匈牙利和波兰政府,以及法国、德国、意大利和其他国家的激进右翼——的灵魂人物。

自由主义者有正当理由期待民粹主义将会受到COVID-19疫情的严重损害。但他们不应庆祝得太早。特朗普经历了日子难过的几个月。但美国爆发“文化战争”(聚焦于种族和国家象征等敏感问题)的前景,可能有助于他的竞选。

此外,最初点燃民粹主义的力量没有消失。正如古德温所指出的那样,民粹主义最容易煽动的一些社会群体(没有接受过大学教育、收入较低的群体)在经济衰退中受到的打击将尤为严重。

还有就是这样一个可能性:即在一场危机中,民主政治的准则可能彻底崩溃。特朗普多次声称,11月的大选将受到操纵,这已让很多政治观察人士感到不安。博索纳罗在他的内阁中安插了几个将军,并表示军方将不理会“罢黜民选总统”的“荒唐”裁决,显然是在暗示军方将拒绝接受国会中的成功弹劾。

COVID-19疫情过后,选民可能确实会拒绝民粹主义。但无法保证民粹主义者会安静地走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新冠疫情可能扑灭民粹主义

发布日期:2020-07-07 06:04
摘要:随着特朗普和博索纳罗应对新冠疫情方式的灾难性结果日益显现,这两个民粹主义领导人在为各自的无能付出重大政治代价。



吉迪恩•拉赫曼

OR--商业新媒体 】民粹主义者不喜欢自己不受欢迎。正因如此,他们被证明在应对新冠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方面表现非常糟糕。新冠危机带来的只有可怕的消息:死亡、经济破坏和自由受限。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巴西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是西方世界最知名的民粹主义领导人。他们应对新冠疫情方式的灾难性结果正在日益显现。上周,巴西成为继美国之后全球第二个COVID-19死亡人数超过5万人的国家。

特朗普和博索纳罗应对COVID-19疫情方式的明显特点是致命地不能面对现实。整个1月、2月以及3月前半月,特朗普几乎未理会新冠疫情。他曾在不同的场合提出,这种病毒会魔术般消失,以及注射消毒剂或许是很好的疗法。随着新增病例和死亡人数持续飙升,特朗普最新出炉的高招是提出美国应该干脆停止检测,寄望于只要不去理会,现实就会消失。

博索纳罗的不负责任态度更加嚣张:对COVID-19轻描淡写,称其只是感冒;向反封锁抗议活动发表讲话;还罢免了两位卫生部长。

两人现在都在为各自的无能付出重大政治代价。在今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之前,特朗普在民调中大大落后。博索纳罗的支持率也出现下滑,有人说他可能遭到弹劾,同时他的核心圈子受到反腐败调查。

在英国,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对科学共识更加尊重一些。但是,在新冠危机初期,这位英国首相确实展示了民粹主义方式的最大缺陷之一:危险地不愿对坏消息采取行动。当其他欧洲国家进入封锁时,他宣称“我们生活在一个自由国度”,迟迟不采取行动。在一定程度上因为这个原因,英国成为欧洲COVID-19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仅仅两个月内,约翰逊的支持率就从创纪录水平下滑至负面。

相比之下,遭到特朗普和其他很多民粹主义领导人厌恶的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这场危机中表现不错。德国是欧洲人均新冠死亡率最低的国家之一。上周,约翰逊在议会辩称,没有一个国家拥有有效的接触者追踪应用,当时反对党领袖基尔•斯塔默爵士(Sir Keir Starmer)用一个词回应:德国。

默克尔与这些民粹主义者表现之间的反差证明,理解证据的能力是领导人的一项有用特质。德国总理拥有化学博士学位。相比之下,特朗普是一位房地产开发商,博索纳罗是前陆军上尉,约翰逊拥有古典文学二等学位。默克尔能够冷静而清晰地解释对感染率的数学演算,并据此采取行动;特朗普竟然抱怨美国做的检测太多。默克尔在民调中的支持率大幅上升,达到多年来最高水平。相比之下,民粹主义的德国新选择党(AfD)的支持率大幅滑坡;该党传统上反对体制内阵营的所有立场,从欧盟到疫苗接种。

观察到这种情况后,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最近向英国广播公司(BBC)提出推测:“COVID-19疫情实际上可能会削弱民粹主义的气焰。”曾与人合著《国家民粹主义:反抗自由民主制度》(National Populism: The Revolt Against Liberal Democracy)的马修•古德温(Matthew Goodwin),最近列举了一系列完全可信的事件,它们将改变未来几年世界政治的基调。这些事件包括特朗普、博索纳罗和约翰逊在选举中失败,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再次当选以及德国新选择党的支持率下滑。总的来说,古德温认为这意味着“自由主义回归。民粹主义出局。”

特朗普的败选尤其具有全球潜在影响,因为他是“国家民粹主义者”——包括博索纳罗、匈牙利和波兰政府,以及法国、德国、意大利和其他国家的激进右翼——的灵魂人物。

自由主义者有正当理由期待民粹主义将会受到COVID-19疫情的严重损害。但他们不应庆祝得太早。特朗普经历了日子难过的几个月。但美国爆发“文化战争”(聚焦于种族和国家象征等敏感问题)的前景,可能有助于他的竞选。

此外,最初点燃民粹主义的力量没有消失。正如古德温所指出的那样,民粹主义最容易煽动的一些社会群体(没有接受过大学教育、收入较低的群体)在经济衰退中受到的打击将尤为严重。

还有就是这样一个可能性:即在一场危机中,民主政治的准则可能彻底崩溃。特朗普多次声称,11月的大选将受到操纵,这已让很多政治观察人士感到不安。博索纳罗在他的内阁中安插了几个将军,并表示军方将不理会“罢黜民选总统”的“荒唐”裁决,显然是在暗示军方将拒绝接受国会中的成功弹劾。

COVID-19疫情过后,选民可能确实会拒绝民粹主义。但无法保证民粹主义者会安静地走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随着特朗普和博索纳罗应对新冠疫情方式的灾难性结果日益显现,这两个民粹主义领导人在为各自的无能付出重大政治代价。



吉迪恩•拉赫曼

OR--商业新媒体 】民粹主义者不喜欢自己不受欢迎。正因如此,他们被证明在应对新冠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方面表现非常糟糕。新冠危机带来的只有可怕的消息:死亡、经济破坏和自由受限。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巴西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是西方世界最知名的民粹主义领导人。他们应对新冠疫情方式的灾难性结果正在日益显现。上周,巴西成为继美国之后全球第二个COVID-19死亡人数超过5万人的国家。

特朗普和博索纳罗应对COVID-19疫情方式的明显特点是致命地不能面对现实。整个1月、2月以及3月前半月,特朗普几乎未理会新冠疫情。他曾在不同的场合提出,这种病毒会魔术般消失,以及注射消毒剂或许是很好的疗法。随着新增病例和死亡人数持续飙升,特朗普最新出炉的高招是提出美国应该干脆停止检测,寄望于只要不去理会,现实就会消失。

博索纳罗的不负责任态度更加嚣张:对COVID-19轻描淡写,称其只是感冒;向反封锁抗议活动发表讲话;还罢免了两位卫生部长。

两人现在都在为各自的无能付出重大政治代价。在今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之前,特朗普在民调中大大落后。博索纳罗的支持率也出现下滑,有人说他可能遭到弹劾,同时他的核心圈子受到反腐败调查。

在英国,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对科学共识更加尊重一些。但是,在新冠危机初期,这位英国首相确实展示了民粹主义方式的最大缺陷之一:危险地不愿对坏消息采取行动。当其他欧洲国家进入封锁时,他宣称“我们生活在一个自由国度”,迟迟不采取行动。在一定程度上因为这个原因,英国成为欧洲COVID-19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仅仅两个月内,约翰逊的支持率就从创纪录水平下滑至负面。

相比之下,遭到特朗普和其他很多民粹主义领导人厌恶的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这场危机中表现不错。德国是欧洲人均新冠死亡率最低的国家之一。上周,约翰逊在议会辩称,没有一个国家拥有有效的接触者追踪应用,当时反对党领袖基尔•斯塔默爵士(Sir Keir Starmer)用一个词回应:德国。

默克尔与这些民粹主义者表现之间的反差证明,理解证据的能力是领导人的一项有用特质。德国总理拥有化学博士学位。相比之下,特朗普是一位房地产开发商,博索纳罗是前陆军上尉,约翰逊拥有古典文学二等学位。默克尔能够冷静而清晰地解释对感染率的数学演算,并据此采取行动;特朗普竟然抱怨美国做的检测太多。默克尔在民调中的支持率大幅上升,达到多年来最高水平。相比之下,民粹主义的德国新选择党(AfD)的支持率大幅滑坡;该党传统上反对体制内阵营的所有立场,从欧盟到疫苗接种。

观察到这种情况后,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最近向英国广播公司(BBC)提出推测:“COVID-19疫情实际上可能会削弱民粹主义的气焰。”曾与人合著《国家民粹主义:反抗自由民主制度》(National Populism: The Revolt Against Liberal Democracy)的马修•古德温(Matthew Goodwin),最近列举了一系列完全可信的事件,它们将改变未来几年世界政治的基调。这些事件包括特朗普、博索纳罗和约翰逊在选举中失败,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再次当选以及德国新选择党的支持率下滑。总的来说,古德温认为这意味着“自由主义回归。民粹主义出局。”

特朗普的败选尤其具有全球潜在影响,因为他是“国家民粹主义者”——包括博索纳罗、匈牙利和波兰政府,以及法国、德国、意大利和其他国家的激进右翼——的灵魂人物。

自由主义者有正当理由期待民粹主义将会受到COVID-19疫情的严重损害。但他们不应庆祝得太早。特朗普经历了日子难过的几个月。但美国爆发“文化战争”(聚焦于种族和国家象征等敏感问题)的前景,可能有助于他的竞选。

此外,最初点燃民粹主义的力量没有消失。正如古德温所指出的那样,民粹主义最容易煽动的一些社会群体(没有接受过大学教育、收入较低的群体)在经济衰退中受到的打击将尤为严重。

还有就是这样一个可能性:即在一场危机中,民主政治的准则可能彻底崩溃。特朗普多次声称,11月的大选将受到操纵,这已让很多政治观察人士感到不安。博索纳罗在他的内阁中安插了几个将军,并表示军方将不理会“罢黜民选总统”的“荒唐”裁决,显然是在暗示军方将拒绝接受国会中的成功弹劾。

COVID-19疫情过后,选民可能确实会拒绝民粹主义。但无法保证民粹主义者会安静地走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新冠疫情可能扑灭民粹主义

发布日期:2020-07-07 06:04
摘要:随着特朗普和博索纳罗应对新冠疫情方式的灾难性结果日益显现,这两个民粹主义领导人在为各自的无能付出重大政治代价。



吉迪恩•拉赫曼

OR--商业新媒体 】民粹主义者不喜欢自己不受欢迎。正因如此,他们被证明在应对新冠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方面表现非常糟糕。新冠危机带来的只有可怕的消息:死亡、经济破坏和自由受限。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巴西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是西方世界最知名的民粹主义领导人。他们应对新冠疫情方式的灾难性结果正在日益显现。上周,巴西成为继美国之后全球第二个COVID-19死亡人数超过5万人的国家。

特朗普和博索纳罗应对COVID-19疫情方式的明显特点是致命地不能面对现实。整个1月、2月以及3月前半月,特朗普几乎未理会新冠疫情。他曾在不同的场合提出,这种病毒会魔术般消失,以及注射消毒剂或许是很好的疗法。随着新增病例和死亡人数持续飙升,特朗普最新出炉的高招是提出美国应该干脆停止检测,寄望于只要不去理会,现实就会消失。

博索纳罗的不负责任态度更加嚣张:对COVID-19轻描淡写,称其只是感冒;向反封锁抗议活动发表讲话;还罢免了两位卫生部长。

两人现在都在为各自的无能付出重大政治代价。在今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之前,特朗普在民调中大大落后。博索纳罗的支持率也出现下滑,有人说他可能遭到弹劾,同时他的核心圈子受到反腐败调查。

在英国,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对科学共识更加尊重一些。但是,在新冠危机初期,这位英国首相确实展示了民粹主义方式的最大缺陷之一:危险地不愿对坏消息采取行动。当其他欧洲国家进入封锁时,他宣称“我们生活在一个自由国度”,迟迟不采取行动。在一定程度上因为这个原因,英国成为欧洲COVID-19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仅仅两个月内,约翰逊的支持率就从创纪录水平下滑至负面。

相比之下,遭到特朗普和其他很多民粹主义领导人厌恶的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这场危机中表现不错。德国是欧洲人均新冠死亡率最低的国家之一。上周,约翰逊在议会辩称,没有一个国家拥有有效的接触者追踪应用,当时反对党领袖基尔•斯塔默爵士(Sir Keir Starmer)用一个词回应:德国。

默克尔与这些民粹主义者表现之间的反差证明,理解证据的能力是领导人的一项有用特质。德国总理拥有化学博士学位。相比之下,特朗普是一位房地产开发商,博索纳罗是前陆军上尉,约翰逊拥有古典文学二等学位。默克尔能够冷静而清晰地解释对感染率的数学演算,并据此采取行动;特朗普竟然抱怨美国做的检测太多。默克尔在民调中的支持率大幅上升,达到多年来最高水平。相比之下,民粹主义的德国新选择党(AfD)的支持率大幅滑坡;该党传统上反对体制内阵营的所有立场,从欧盟到疫苗接种。

观察到这种情况后,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最近向英国广播公司(BBC)提出推测:“COVID-19疫情实际上可能会削弱民粹主义的气焰。”曾与人合著《国家民粹主义:反抗自由民主制度》(National Populism: The Revolt Against Liberal Democracy)的马修•古德温(Matthew Goodwin),最近列举了一系列完全可信的事件,它们将改变未来几年世界政治的基调。这些事件包括特朗普、博索纳罗和约翰逊在选举中失败,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再次当选以及德国新选择党的支持率下滑。总的来说,古德温认为这意味着“自由主义回归。民粹主义出局。”

特朗普的败选尤其具有全球潜在影响,因为他是“国家民粹主义者”——包括博索纳罗、匈牙利和波兰政府,以及法国、德国、意大利和其他国家的激进右翼——的灵魂人物。

自由主义者有正当理由期待民粹主义将会受到COVID-19疫情的严重损害。但他们不应庆祝得太早。特朗普经历了日子难过的几个月。但美国爆发“文化战争”(聚焦于种族和国家象征等敏感问题)的前景,可能有助于他的竞选。

此外,最初点燃民粹主义的力量没有消失。正如古德温所指出的那样,民粹主义最容易煽动的一些社会群体(没有接受过大学教育、收入较低的群体)在经济衰退中受到的打击将尤为严重。

还有就是这样一个可能性:即在一场危机中,民主政治的准则可能彻底崩溃。特朗普多次声称,11月的大选将受到操纵,这已让很多政治观察人士感到不安。博索纳罗在他的内阁中安插了几个将军,并表示军方将不理会“罢黜民选总统”的“荒唐”裁决,显然是在暗示军方将拒绝接受国会中的成功弹劾。

COVID-19疫情过后,选民可能确实会拒绝民粹主义。但无法保证民粹主义者会安静地走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随着特朗普和博索纳罗应对新冠疫情方式的灾难性结果日益显现,这两个民粹主义领导人在为各自的无能付出重大政治代价。



吉迪恩•拉赫曼

OR--商业新媒体 】民粹主义者不喜欢自己不受欢迎。正因如此,他们被证明在应对新冠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方面表现非常糟糕。新冠危机带来的只有可怕的消息:死亡、经济破坏和自由受限。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巴西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是西方世界最知名的民粹主义领导人。他们应对新冠疫情方式的灾难性结果正在日益显现。上周,巴西成为继美国之后全球第二个COVID-19死亡人数超过5万人的国家。

特朗普和博索纳罗应对COVID-19疫情方式的明显特点是致命地不能面对现实。整个1月、2月以及3月前半月,特朗普几乎未理会新冠疫情。他曾在不同的场合提出,这种病毒会魔术般消失,以及注射消毒剂或许是很好的疗法。随着新增病例和死亡人数持续飙升,特朗普最新出炉的高招是提出美国应该干脆停止检测,寄望于只要不去理会,现实就会消失。

博索纳罗的不负责任态度更加嚣张:对COVID-19轻描淡写,称其只是感冒;向反封锁抗议活动发表讲话;还罢免了两位卫生部长。

两人现在都在为各自的无能付出重大政治代价。在今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之前,特朗普在民调中大大落后。博索纳罗的支持率也出现下滑,有人说他可能遭到弹劾,同时他的核心圈子受到反腐败调查。

在英国,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对科学共识更加尊重一些。但是,在新冠危机初期,这位英国首相确实展示了民粹主义方式的最大缺陷之一:危险地不愿对坏消息采取行动。当其他欧洲国家进入封锁时,他宣称“我们生活在一个自由国度”,迟迟不采取行动。在一定程度上因为这个原因,英国成为欧洲COVID-19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仅仅两个月内,约翰逊的支持率就从创纪录水平下滑至负面。

相比之下,遭到特朗普和其他很多民粹主义领导人厌恶的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这场危机中表现不错。德国是欧洲人均新冠死亡率最低的国家之一。上周,约翰逊在议会辩称,没有一个国家拥有有效的接触者追踪应用,当时反对党领袖基尔•斯塔默爵士(Sir Keir Starmer)用一个词回应:德国。

默克尔与这些民粹主义者表现之间的反差证明,理解证据的能力是领导人的一项有用特质。德国总理拥有化学博士学位。相比之下,特朗普是一位房地产开发商,博索纳罗是前陆军上尉,约翰逊拥有古典文学二等学位。默克尔能够冷静而清晰地解释对感染率的数学演算,并据此采取行动;特朗普竟然抱怨美国做的检测太多。默克尔在民调中的支持率大幅上升,达到多年来最高水平。相比之下,民粹主义的德国新选择党(AfD)的支持率大幅滑坡;该党传统上反对体制内阵营的所有立场,从欧盟到疫苗接种。

观察到这种情况后,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最近向英国广播公司(BBC)提出推测:“COVID-19疫情实际上可能会削弱民粹主义的气焰。”曾与人合著《国家民粹主义:反抗自由民主制度》(National Populism: The Revolt Against Liberal Democracy)的马修•古德温(Matthew Goodwin),最近列举了一系列完全可信的事件,它们将改变未来几年世界政治的基调。这些事件包括特朗普、博索纳罗和约翰逊在选举中失败,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再次当选以及德国新选择党的支持率下滑。总的来说,古德温认为这意味着“自由主义回归。民粹主义出局。”

特朗普的败选尤其具有全球潜在影响,因为他是“国家民粹主义者”——包括博索纳罗、匈牙利和波兰政府,以及法国、德国、意大利和其他国家的激进右翼——的灵魂人物。

自由主义者有正当理由期待民粹主义将会受到COVID-19疫情的严重损害。但他们不应庆祝得太早。特朗普经历了日子难过的几个月。但美国爆发“文化战争”(聚焦于种族和国家象征等敏感问题)的前景,可能有助于他的竞选。

此外,最初点燃民粹主义的力量没有消失。正如古德温所指出的那样,民粹主义最容易煽动的一些社会群体(没有接受过大学教育、收入较低的群体)在经济衰退中受到的打击将尤为严重。

还有就是这样一个可能性:即在一场危机中,民主政治的准则可能彻底崩溃。特朗普多次声称,11月的大选将受到操纵,这已让很多政治观察人士感到不安。博索纳罗在他的内阁中安插了几个将军,并表示军方将不理会“罢黜民选总统”的“荒唐”裁决,显然是在暗示军方将拒绝接受国会中的成功弹劾。

COVID-19疫情过后,选民可能确实会拒绝民粹主义。但无法保证民粹主义者会安静地走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