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湖北省刚刚摆脱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封锁,这场长达数月的封锁旨在遏制致命的新冠疫情。现在,湖北及周边地区创纪录的降雨导致出行受阻,打击了商业活动,同时有数百万人被困并与亲人分离。



Jonathan Cheng

OR--商业新媒体 】位于中国中部的湖北省刚刚摆脱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封锁,这场长达数月的封锁旨在遏制致命的新冠疫情。湖北是新冠疫情最初的中心。

现在,湖北正面临今年的第二场灾难。近年来最大的一场暴雨导致长江部分河段水位上涨,并在湖北省会武汉周边的乡村地区引发大面积洪水。

湖北及周边地区创纪录的降雨导致出行受阻,打击了商业活动,同时有数百万人被困并与亲人分离。对很多人来说,这种分离已是六个月以来的第二次。

中国的雨季,俗称梅雨季节,通常会在6月到7月中旬给长江地区带来暴雨天气。

但在今年,长江沿岸连日强降雨促使省级政府过去三天内两次提升了防汛应急响应级别,最近一次是在周四晚上,应急响应提升为第二高级别。高速公路和电线受损,航班和火车延误或取消。长江是中国最长的河流。

根据中国政府网站周四发布的声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周三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敦促官员进一步做好防汛救灾工作,并承诺增加对水利工程的投资。

据官方媒体报道,7月4日至8日,在拥有近6,000万人口的湖北省,约有350万人直接受到降雨的影响,导致直接经济损失人民币45亿元(约合6.44亿美元)。

在位于武汉下游100多英里的山区黄梅县,创纪录的降雨量周三引发了山体滑坡,导致九名村民被埋。据官方媒体周四报道,其中仅有一名80岁的老太太生还。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发表的一篇文章称赞湖北省政府为防止双重危机所做的努力,称在疫情缓解不久之后,强降雨是对当地政府的一次重大考验。报道称,湖北省政府已经调动了数万名政府应急人员,转移安置受灾群众数十万人。

在位于长江及其支流汉江交汇处的武汉,当地官员加强对水位的监测,居民被禁止去江边。

Xiao Can是武汉一所大学的应届毕业生,今年她在毗邻武汉的家乡黄冈滞留了近六个月。武汉去年年底首次出现冠状病毒疫情,拥有1,100万人口。Xiao上月底才返校领取了毕业证并收拾了行李,这让她的生活恢复了一些正常。

不过,正常状态并没有维持多久。在21岁的Xiao和父母回到黄冈后不久,数天的大雨使她公寓外的水位涨到了齐膝高度,她不得不在家中待了三天。黄冈本身也是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城市之一。

Xiao说,今年对每个人来说都够难的了。她说,即使是南方的梅雨季节,这样的降雨量也是少见的。

黄冈有关部门警告未来几天会有更多降雨,并已部署无人机实时监测水位。

洪水也是包括湖南和江西在内的许多中国南方省份的一个心头大患,给中国刚刚开始的经济复苏带来了困难。在与湖北南部接壤的湖南,全省普降暴雨,官方媒体称,这种暴雨200年一遇。

在江西,包括长江在内的10多个河段水位超过安全水位后,有关部门本周早些时候发布了今年的第一次洪水警报。

为了缓解部分压力,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长江三峡大坝的运营商说,他们从周一晚些时候开始减少下游的放水量。

对于像Peng Yunze这样生活在长江沿岸农村监利县的湖北人来说,经济上的双重打击对他们来说是巨大的。今年早些时候,有关部门因冠状病毒疫情而封锁了该地区,此后Peng和妻子经营的乡村小超市没了生意。

种植水稻是他的另一项收入来源,但如今这也岌岌可危。连日来的大雨毁掉了这对夫妇几周前刚刚在他们三亩(合约半英亩)地上种植的所有水稻秧苗。

55岁的Peng说,从他记事起,今年对他而言是过去50年里最艰难的一年。

出现经济困难的并不只有Peng。监利县的一位保险代理人在电话采访中表示,当地农户已经提交了数万亩稻田的保险索赔。Peng没有为他的那些稻田投保。

这波降雨前,近期从黄冈高校毕业的Xiao一直期待回到武汉,她计划秋季读研前在武汉打一份暑期工,但现在她不确定这些计划能否实现。

Xiao说,我们本该聚在一起,庆祝毕业,然后再去旅行,但这些都化成了泡影。Xiao仍希望能去个什么地方简单玩玩,但尚未决定去哪儿。她正在寻找一个既没有疫情也没有洪灾的目的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新冠疫情刚刚缓解,湖北又迎严峻防汛挑战

发布日期:2020-07-10 15:12
摘要:湖北省刚刚摆脱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封锁,这场长达数月的封锁旨在遏制致命的新冠疫情。现在,湖北及周边地区创纪录的降雨导致出行受阻,打击了商业活动,同时有数百万人被困并与亲人分离。



Jonathan Cheng

OR--商业新媒体 】位于中国中部的湖北省刚刚摆脱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封锁,这场长达数月的封锁旨在遏制致命的新冠疫情。湖北是新冠疫情最初的中心。

现在,湖北正面临今年的第二场灾难。近年来最大的一场暴雨导致长江部分河段水位上涨,并在湖北省会武汉周边的乡村地区引发大面积洪水。

湖北及周边地区创纪录的降雨导致出行受阻,打击了商业活动,同时有数百万人被困并与亲人分离。对很多人来说,这种分离已是六个月以来的第二次。

中国的雨季,俗称梅雨季节,通常会在6月到7月中旬给长江地区带来暴雨天气。

但在今年,长江沿岸连日强降雨促使省级政府过去三天内两次提升了防汛应急响应级别,最近一次是在周四晚上,应急响应提升为第二高级别。高速公路和电线受损,航班和火车延误或取消。长江是中国最长的河流。

根据中国政府网站周四发布的声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周三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敦促官员进一步做好防汛救灾工作,并承诺增加对水利工程的投资。

据官方媒体报道,7月4日至8日,在拥有近6,000万人口的湖北省,约有350万人直接受到降雨的影响,导致直接经济损失人民币45亿元(约合6.44亿美元)。

在位于武汉下游100多英里的山区黄梅县,创纪录的降雨量周三引发了山体滑坡,导致九名村民被埋。据官方媒体周四报道,其中仅有一名80岁的老太太生还。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发表的一篇文章称赞湖北省政府为防止双重危机所做的努力,称在疫情缓解不久之后,强降雨是对当地政府的一次重大考验。报道称,湖北省政府已经调动了数万名政府应急人员,转移安置受灾群众数十万人。

在位于长江及其支流汉江交汇处的武汉,当地官员加强对水位的监测,居民被禁止去江边。

Xiao Can是武汉一所大学的应届毕业生,今年她在毗邻武汉的家乡黄冈滞留了近六个月。武汉去年年底首次出现冠状病毒疫情,拥有1,100万人口。Xiao上月底才返校领取了毕业证并收拾了行李,这让她的生活恢复了一些正常。

不过,正常状态并没有维持多久。在21岁的Xiao和父母回到黄冈后不久,数天的大雨使她公寓外的水位涨到了齐膝高度,她不得不在家中待了三天。黄冈本身也是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城市之一。

Xiao说,今年对每个人来说都够难的了。她说,即使是南方的梅雨季节,这样的降雨量也是少见的。

黄冈有关部门警告未来几天会有更多降雨,并已部署无人机实时监测水位。

洪水也是包括湖南和江西在内的许多中国南方省份的一个心头大患,给中国刚刚开始的经济复苏带来了困难。在与湖北南部接壤的湖南,全省普降暴雨,官方媒体称,这种暴雨200年一遇。

在江西,包括长江在内的10多个河段水位超过安全水位后,有关部门本周早些时候发布了今年的第一次洪水警报。

为了缓解部分压力,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长江三峡大坝的运营商说,他们从周一晚些时候开始减少下游的放水量。

对于像Peng Yunze这样生活在长江沿岸农村监利县的湖北人来说,经济上的双重打击对他们来说是巨大的。今年早些时候,有关部门因冠状病毒疫情而封锁了该地区,此后Peng和妻子经营的乡村小超市没了生意。

种植水稻是他的另一项收入来源,但如今这也岌岌可危。连日来的大雨毁掉了这对夫妇几周前刚刚在他们三亩(合约半英亩)地上种植的所有水稻秧苗。

55岁的Peng说,从他记事起,今年对他而言是过去50年里最艰难的一年。

出现经济困难的并不只有Peng。监利县的一位保险代理人在电话采访中表示,当地农户已经提交了数万亩稻田的保险索赔。Peng没有为他的那些稻田投保。

这波降雨前,近期从黄冈高校毕业的Xiao一直期待回到武汉,她计划秋季读研前在武汉打一份暑期工,但现在她不确定这些计划能否实现。

Xiao说,我们本该聚在一起,庆祝毕业,然后再去旅行,但这些都化成了泡影。Xiao仍希望能去个什么地方简单玩玩,但尚未决定去哪儿。她正在寻找一个既没有疫情也没有洪灾的目的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湖北省刚刚摆脱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封锁,这场长达数月的封锁旨在遏制致命的新冠疫情。现在,湖北及周边地区创纪录的降雨导致出行受阻,打击了商业活动,同时有数百万人被困并与亲人分离。



Jonathan Cheng

OR--商业新媒体 】位于中国中部的湖北省刚刚摆脱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封锁,这场长达数月的封锁旨在遏制致命的新冠疫情。湖北是新冠疫情最初的中心。

现在,湖北正面临今年的第二场灾难。近年来最大的一场暴雨导致长江部分河段水位上涨,并在湖北省会武汉周边的乡村地区引发大面积洪水。

湖北及周边地区创纪录的降雨导致出行受阻,打击了商业活动,同时有数百万人被困并与亲人分离。对很多人来说,这种分离已是六个月以来的第二次。

中国的雨季,俗称梅雨季节,通常会在6月到7月中旬给长江地区带来暴雨天气。

但在今年,长江沿岸连日强降雨促使省级政府过去三天内两次提升了防汛应急响应级别,最近一次是在周四晚上,应急响应提升为第二高级别。高速公路和电线受损,航班和火车延误或取消。长江是中国最长的河流。

根据中国政府网站周四发布的声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周三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敦促官员进一步做好防汛救灾工作,并承诺增加对水利工程的投资。

据官方媒体报道,7月4日至8日,在拥有近6,000万人口的湖北省,约有350万人直接受到降雨的影响,导致直接经济损失人民币45亿元(约合6.44亿美元)。

在位于武汉下游100多英里的山区黄梅县,创纪录的降雨量周三引发了山体滑坡,导致九名村民被埋。据官方媒体周四报道,其中仅有一名80岁的老太太生还。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发表的一篇文章称赞湖北省政府为防止双重危机所做的努力,称在疫情缓解不久之后,强降雨是对当地政府的一次重大考验。报道称,湖北省政府已经调动了数万名政府应急人员,转移安置受灾群众数十万人。

在位于长江及其支流汉江交汇处的武汉,当地官员加强对水位的监测,居民被禁止去江边。

Xiao Can是武汉一所大学的应届毕业生,今年她在毗邻武汉的家乡黄冈滞留了近六个月。武汉去年年底首次出现冠状病毒疫情,拥有1,100万人口。Xiao上月底才返校领取了毕业证并收拾了行李,这让她的生活恢复了一些正常。

不过,正常状态并没有维持多久。在21岁的Xiao和父母回到黄冈后不久,数天的大雨使她公寓外的水位涨到了齐膝高度,她不得不在家中待了三天。黄冈本身也是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城市之一。

Xiao说,今年对每个人来说都够难的了。她说,即使是南方的梅雨季节,这样的降雨量也是少见的。

黄冈有关部门警告未来几天会有更多降雨,并已部署无人机实时监测水位。

洪水也是包括湖南和江西在内的许多中国南方省份的一个心头大患,给中国刚刚开始的经济复苏带来了困难。在与湖北南部接壤的湖南,全省普降暴雨,官方媒体称,这种暴雨200年一遇。

在江西,包括长江在内的10多个河段水位超过安全水位后,有关部门本周早些时候发布了今年的第一次洪水警报。

为了缓解部分压力,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长江三峡大坝的运营商说,他们从周一晚些时候开始减少下游的放水量。

对于像Peng Yunze这样生活在长江沿岸农村监利县的湖北人来说,经济上的双重打击对他们来说是巨大的。今年早些时候,有关部门因冠状病毒疫情而封锁了该地区,此后Peng和妻子经营的乡村小超市没了生意。

种植水稻是他的另一项收入来源,但如今这也岌岌可危。连日来的大雨毁掉了这对夫妇几周前刚刚在他们三亩(合约半英亩)地上种植的所有水稻秧苗。

55岁的Peng说,从他记事起,今年对他而言是过去50年里最艰难的一年。

出现经济困难的并不只有Peng。监利县的一位保险代理人在电话采访中表示,当地农户已经提交了数万亩稻田的保险索赔。Peng没有为他的那些稻田投保。

这波降雨前,近期从黄冈高校毕业的Xiao一直期待回到武汉,她计划秋季读研前在武汉打一份暑期工,但现在她不确定这些计划能否实现。

Xiao说,我们本该聚在一起,庆祝毕业,然后再去旅行,但这些都化成了泡影。Xiao仍希望能去个什么地方简单玩玩,但尚未决定去哪儿。她正在寻找一个既没有疫情也没有洪灾的目的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新冠疫情刚刚缓解,湖北又迎严峻防汛挑战

发布日期:2020-07-10 15:12
摘要:湖北省刚刚摆脱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封锁,这场长达数月的封锁旨在遏制致命的新冠疫情。现在,湖北及周边地区创纪录的降雨导致出行受阻,打击了商业活动,同时有数百万人被困并与亲人分离。



Jonathan Cheng

OR--商业新媒体 】位于中国中部的湖北省刚刚摆脱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封锁,这场长达数月的封锁旨在遏制致命的新冠疫情。湖北是新冠疫情最初的中心。

现在,湖北正面临今年的第二场灾难。近年来最大的一场暴雨导致长江部分河段水位上涨,并在湖北省会武汉周边的乡村地区引发大面积洪水。

湖北及周边地区创纪录的降雨导致出行受阻,打击了商业活动,同时有数百万人被困并与亲人分离。对很多人来说,这种分离已是六个月以来的第二次。

中国的雨季,俗称梅雨季节,通常会在6月到7月中旬给长江地区带来暴雨天气。

但在今年,长江沿岸连日强降雨促使省级政府过去三天内两次提升了防汛应急响应级别,最近一次是在周四晚上,应急响应提升为第二高级别。高速公路和电线受损,航班和火车延误或取消。长江是中国最长的河流。

根据中国政府网站周四发布的声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周三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敦促官员进一步做好防汛救灾工作,并承诺增加对水利工程的投资。

据官方媒体报道,7月4日至8日,在拥有近6,000万人口的湖北省,约有350万人直接受到降雨的影响,导致直接经济损失人民币45亿元(约合6.44亿美元)。

在位于武汉下游100多英里的山区黄梅县,创纪录的降雨量周三引发了山体滑坡,导致九名村民被埋。据官方媒体周四报道,其中仅有一名80岁的老太太生还。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发表的一篇文章称赞湖北省政府为防止双重危机所做的努力,称在疫情缓解不久之后,强降雨是对当地政府的一次重大考验。报道称,湖北省政府已经调动了数万名政府应急人员,转移安置受灾群众数十万人。

在位于长江及其支流汉江交汇处的武汉,当地官员加强对水位的监测,居民被禁止去江边。

Xiao Can是武汉一所大学的应届毕业生,今年她在毗邻武汉的家乡黄冈滞留了近六个月。武汉去年年底首次出现冠状病毒疫情,拥有1,100万人口。Xiao上月底才返校领取了毕业证并收拾了行李,这让她的生活恢复了一些正常。

不过,正常状态并没有维持多久。在21岁的Xiao和父母回到黄冈后不久,数天的大雨使她公寓外的水位涨到了齐膝高度,她不得不在家中待了三天。黄冈本身也是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城市之一。

Xiao说,今年对每个人来说都够难的了。她说,即使是南方的梅雨季节,这样的降雨量也是少见的。

黄冈有关部门警告未来几天会有更多降雨,并已部署无人机实时监测水位。

洪水也是包括湖南和江西在内的许多中国南方省份的一个心头大患,给中国刚刚开始的经济复苏带来了困难。在与湖北南部接壤的湖南,全省普降暴雨,官方媒体称,这种暴雨200年一遇。

在江西,包括长江在内的10多个河段水位超过安全水位后,有关部门本周早些时候发布了今年的第一次洪水警报。

为了缓解部分压力,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长江三峡大坝的运营商说,他们从周一晚些时候开始减少下游的放水量。

对于像Peng Yunze这样生活在长江沿岸农村监利县的湖北人来说,经济上的双重打击对他们来说是巨大的。今年早些时候,有关部门因冠状病毒疫情而封锁了该地区,此后Peng和妻子经营的乡村小超市没了生意。

种植水稻是他的另一项收入来源,但如今这也岌岌可危。连日来的大雨毁掉了这对夫妇几周前刚刚在他们三亩(合约半英亩)地上种植的所有水稻秧苗。

55岁的Peng说,从他记事起,今年对他而言是过去50年里最艰难的一年。

出现经济困难的并不只有Peng。监利县的一位保险代理人在电话采访中表示,当地农户已经提交了数万亩稻田的保险索赔。Peng没有为他的那些稻田投保。

这波降雨前,近期从黄冈高校毕业的Xiao一直期待回到武汉,她计划秋季读研前在武汉打一份暑期工,但现在她不确定这些计划能否实现。

Xiao说,我们本该聚在一起,庆祝毕业,然后再去旅行,但这些都化成了泡影。Xiao仍希望能去个什么地方简单玩玩,但尚未决定去哪儿。她正在寻找一个既没有疫情也没有洪灾的目的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湖北省刚刚摆脱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封锁,这场长达数月的封锁旨在遏制致命的新冠疫情。现在,湖北及周边地区创纪录的降雨导致出行受阻,打击了商业活动,同时有数百万人被困并与亲人分离。



Jonathan Cheng

OR--商业新媒体 】位于中国中部的湖北省刚刚摆脱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封锁,这场长达数月的封锁旨在遏制致命的新冠疫情。湖北是新冠疫情最初的中心。

现在,湖北正面临今年的第二场灾难。近年来最大的一场暴雨导致长江部分河段水位上涨,并在湖北省会武汉周边的乡村地区引发大面积洪水。

湖北及周边地区创纪录的降雨导致出行受阻,打击了商业活动,同时有数百万人被困并与亲人分离。对很多人来说,这种分离已是六个月以来的第二次。

中国的雨季,俗称梅雨季节,通常会在6月到7月中旬给长江地区带来暴雨天气。

但在今年,长江沿岸连日强降雨促使省级政府过去三天内两次提升了防汛应急响应级别,最近一次是在周四晚上,应急响应提升为第二高级别。高速公路和电线受损,航班和火车延误或取消。长江是中国最长的河流。

根据中国政府网站周四发布的声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周三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敦促官员进一步做好防汛救灾工作,并承诺增加对水利工程的投资。

据官方媒体报道,7月4日至8日,在拥有近6,000万人口的湖北省,约有350万人直接受到降雨的影响,导致直接经济损失人民币45亿元(约合6.44亿美元)。

在位于武汉下游100多英里的山区黄梅县,创纪录的降雨量周三引发了山体滑坡,导致九名村民被埋。据官方媒体周四报道,其中仅有一名80岁的老太太生还。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发表的一篇文章称赞湖北省政府为防止双重危机所做的努力,称在疫情缓解不久之后,强降雨是对当地政府的一次重大考验。报道称,湖北省政府已经调动了数万名政府应急人员,转移安置受灾群众数十万人。

在位于长江及其支流汉江交汇处的武汉,当地官员加强对水位的监测,居民被禁止去江边。

Xiao Can是武汉一所大学的应届毕业生,今年她在毗邻武汉的家乡黄冈滞留了近六个月。武汉去年年底首次出现冠状病毒疫情,拥有1,100万人口。Xiao上月底才返校领取了毕业证并收拾了行李,这让她的生活恢复了一些正常。

不过,正常状态并没有维持多久。在21岁的Xiao和父母回到黄冈后不久,数天的大雨使她公寓外的水位涨到了齐膝高度,她不得不在家中待了三天。黄冈本身也是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城市之一。

Xiao说,今年对每个人来说都够难的了。她说,即使是南方的梅雨季节,这样的降雨量也是少见的。

黄冈有关部门警告未来几天会有更多降雨,并已部署无人机实时监测水位。

洪水也是包括湖南和江西在内的许多中国南方省份的一个心头大患,给中国刚刚开始的经济复苏带来了困难。在与湖北南部接壤的湖南,全省普降暴雨,官方媒体称,这种暴雨200年一遇。

在江西,包括长江在内的10多个河段水位超过安全水位后,有关部门本周早些时候发布了今年的第一次洪水警报。

为了缓解部分压力,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长江三峡大坝的运营商说,他们从周一晚些时候开始减少下游的放水量。

对于像Peng Yunze这样生活在长江沿岸农村监利县的湖北人来说,经济上的双重打击对他们来说是巨大的。今年早些时候,有关部门因冠状病毒疫情而封锁了该地区,此后Peng和妻子经营的乡村小超市没了生意。

种植水稻是他的另一项收入来源,但如今这也岌岌可危。连日来的大雨毁掉了这对夫妇几周前刚刚在他们三亩(合约半英亩)地上种植的所有水稻秧苗。

55岁的Peng说,从他记事起,今年对他而言是过去50年里最艰难的一年。

出现经济困难的并不只有Peng。监利县的一位保险代理人在电话采访中表示,当地农户已经提交了数万亩稻田的保险索赔。Peng没有为他的那些稻田投保。

这波降雨前,近期从黄冈高校毕业的Xiao一直期待回到武汉,她计划秋季读研前在武汉打一份暑期工,但现在她不确定这些计划能否实现。

Xiao说,我们本该聚在一起,庆祝毕业,然后再去旅行,但这些都化成了泡影。Xiao仍希望能去个什么地方简单玩玩,但尚未决定去哪儿。她正在寻找一个既没有疫情也没有洪灾的目的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