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最重要的就是片子的质量,无论是长片还是短片,只有拍的好,才有可能被人关注;“短片,对我个人来说,是必经之路,是一种训练”。

 

OR--商业新媒体 】FIRST青年电影展于2020年5月6日首次开启超短片单元,征集5分钟以内的短片,类型题材不限,拍摄设备不限。这个消息提振了那些热爱拍摄短片的青年导演。他们纷纷将自己的短片投到FIRST平台,最终有13部短片入围。

那么,短片在当今电影市场是一个怎样的存在?资方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类型?8月2日下午,在西宁举办的FIRST青年电影展制作论坛上,刘露导演、魏书均导演以及文牧野导演发表了看法。



三位导演一致认为,短片是作为长片拍摄之前的一种训练,可能是简短的故事或是事件的片段。文牧野坦诚,自己便是从短片开始拍起,才获得了FIRST青年电影展主办方的注意,一步步走到了拍长片的阶段。他说,“短片,对我个人来说,是必经之路,是一种训练 。”魏书钧接触短片则是在学校期间为了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在这个过程中他学习到很多,并为之后拍长片打下了基础,“因为长片也是一段段的短片组成的。”从未接触过短片的刘露认为,如果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它的人物和故事框架都有比较好的延展性,那么这个短片很容易就过渡到长片。

确实,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便携式可拍摄设备的普及,这给短片甚至长片带来了更多形式和机会,短片更富有DIY的精神。与此同时,人人都喜欢记录,爱分享,全民创作越来越普及 让更多的人有渠道表达自己,大家接受密度变多,相应的对电影行业的表达密度也有提高的作用,对创作更公平了。这正是短片存在的积极意义。

但是,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是,从FIRST青年电影展的入围短片来看,超过85%的创作者都是来自高校,基本上看不到职业导演的影子。再加上,流媒体和版权交易商提供给短片的资源有限的。这就让业内人士产生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拍短片呢?我是为了向观众、资方证明,我可以拍一个长片,所以我先拍短片。短片变成了一个尴尬的敲门砖,这是个好现象吗?

文牧野称,他自己拍短片就是为了以后能拍长片,“可能我比较功利吧,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合理的状态。”他认为,条条大路通罗马,“我拍短片,我朋友拍mv,有学画画的,大家各有各的路,哪种方法都没有错,走好就可以。”他认为,最重要的就是片子的质量,无论是长片还是短片,只有拍的好,才有可能被人关注,引起资方和市场的重视。

那么,短片会对传统的电影市场带来怎样的影响?

刘露表示,当短片市场成为一种现象时,它必然会引起资本的关注,会火热一阵,接下来就会出现很多烂片,慢慢过渡到大浪淘沙阶段,留下来的便是有生命力的。文牧野认为, 当一个新鲜的题材或者类型出现后,一群人哗一下都过去跟着拍。当发现不好使了,就哗一下又回来了。这就是文化的移动,“文化最怕的是不移动,有移动就能带来更大的能量。”撰文/万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文牧野:短片其实是一种锻炼

发布日期:2020-08-03 12:12
摘要:最重要的就是片子的质量,无论是长片还是短片,只有拍的好,才有可能被人关注;“短片,对我个人来说,是必经之路,是一种训练”。

 

OR--商业新媒体 】FIRST青年电影展于2020年5月6日首次开启超短片单元,征集5分钟以内的短片,类型题材不限,拍摄设备不限。这个消息提振了那些热爱拍摄短片的青年导演。他们纷纷将自己的短片投到FIRST平台,最终有13部短片入围。

那么,短片在当今电影市场是一个怎样的存在?资方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类型?8月2日下午,在西宁举办的FIRST青年电影展制作论坛上,刘露导演、魏书均导演以及文牧野导演发表了看法。



三位导演一致认为,短片是作为长片拍摄之前的一种训练,可能是简短的故事或是事件的片段。文牧野坦诚,自己便是从短片开始拍起,才获得了FIRST青年电影展主办方的注意,一步步走到了拍长片的阶段。他说,“短片,对我个人来说,是必经之路,是一种训练 。”魏书钧接触短片则是在学校期间为了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在这个过程中他学习到很多,并为之后拍长片打下了基础,“因为长片也是一段段的短片组成的。”从未接触过短片的刘露认为,如果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它的人物和故事框架都有比较好的延展性,那么这个短片很容易就过渡到长片。

确实,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便携式可拍摄设备的普及,这给短片甚至长片带来了更多形式和机会,短片更富有DIY的精神。与此同时,人人都喜欢记录,爱分享,全民创作越来越普及 让更多的人有渠道表达自己,大家接受密度变多,相应的对电影行业的表达密度也有提高的作用,对创作更公平了。这正是短片存在的积极意义。

但是,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是,从FIRST青年电影展的入围短片来看,超过85%的创作者都是来自高校,基本上看不到职业导演的影子。再加上,流媒体和版权交易商提供给短片的资源有限的。这就让业内人士产生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拍短片呢?我是为了向观众、资方证明,我可以拍一个长片,所以我先拍短片。短片变成了一个尴尬的敲门砖,这是个好现象吗?

文牧野称,他自己拍短片就是为了以后能拍长片,“可能我比较功利吧,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合理的状态。”他认为,条条大路通罗马,“我拍短片,我朋友拍mv,有学画画的,大家各有各的路,哪种方法都没有错,走好就可以。”他认为,最重要的就是片子的质量,无论是长片还是短片,只有拍的好,才有可能被人关注,引起资方和市场的重视。

那么,短片会对传统的电影市场带来怎样的影响?

刘露表示,当短片市场成为一种现象时,它必然会引起资本的关注,会火热一阵,接下来就会出现很多烂片,慢慢过渡到大浪淘沙阶段,留下来的便是有生命力的。文牧野认为, 当一个新鲜的题材或者类型出现后,一群人哗一下都过去跟着拍。当发现不好使了,就哗一下又回来了。这就是文化的移动,“文化最怕的是不移动,有移动就能带来更大的能量。”撰文/万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最重要的就是片子的质量,无论是长片还是短片,只有拍的好,才有可能被人关注;“短片,对我个人来说,是必经之路,是一种训练”。

 

OR--商业新媒体 】FIRST青年电影展于2020年5月6日首次开启超短片单元,征集5分钟以内的短片,类型题材不限,拍摄设备不限。这个消息提振了那些热爱拍摄短片的青年导演。他们纷纷将自己的短片投到FIRST平台,最终有13部短片入围。

那么,短片在当今电影市场是一个怎样的存在?资方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类型?8月2日下午,在西宁举办的FIRST青年电影展制作论坛上,刘露导演、魏书均导演以及文牧野导演发表了看法。



三位导演一致认为,短片是作为长片拍摄之前的一种训练,可能是简短的故事或是事件的片段。文牧野坦诚,自己便是从短片开始拍起,才获得了FIRST青年电影展主办方的注意,一步步走到了拍长片的阶段。他说,“短片,对我个人来说,是必经之路,是一种训练 。”魏书钧接触短片则是在学校期间为了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在这个过程中他学习到很多,并为之后拍长片打下了基础,“因为长片也是一段段的短片组成的。”从未接触过短片的刘露认为,如果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它的人物和故事框架都有比较好的延展性,那么这个短片很容易就过渡到长片。

确实,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便携式可拍摄设备的普及,这给短片甚至长片带来了更多形式和机会,短片更富有DIY的精神。与此同时,人人都喜欢记录,爱分享,全民创作越来越普及 让更多的人有渠道表达自己,大家接受密度变多,相应的对电影行业的表达密度也有提高的作用,对创作更公平了。这正是短片存在的积极意义。

但是,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是,从FIRST青年电影展的入围短片来看,超过85%的创作者都是来自高校,基本上看不到职业导演的影子。再加上,流媒体和版权交易商提供给短片的资源有限的。这就让业内人士产生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拍短片呢?我是为了向观众、资方证明,我可以拍一个长片,所以我先拍短片。短片变成了一个尴尬的敲门砖,这是个好现象吗?

文牧野称,他自己拍短片就是为了以后能拍长片,“可能我比较功利吧,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合理的状态。”他认为,条条大路通罗马,“我拍短片,我朋友拍mv,有学画画的,大家各有各的路,哪种方法都没有错,走好就可以。”他认为,最重要的就是片子的质量,无论是长片还是短片,只有拍的好,才有可能被人关注,引起资方和市场的重视。

那么,短片会对传统的电影市场带来怎样的影响?

刘露表示,当短片市场成为一种现象时,它必然会引起资本的关注,会火热一阵,接下来就会出现很多烂片,慢慢过渡到大浪淘沙阶段,留下来的便是有生命力的。文牧野认为, 当一个新鲜的题材或者类型出现后,一群人哗一下都过去跟着拍。当发现不好使了,就哗一下又回来了。这就是文化的移动,“文化最怕的是不移动,有移动就能带来更大的能量。”撰文/万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文牧野:短片其实是一种锻炼

发布日期:2020-08-03 12:12
摘要:最重要的就是片子的质量,无论是长片还是短片,只有拍的好,才有可能被人关注;“短片,对我个人来说,是必经之路,是一种训练”。

 

OR--商业新媒体 】FIRST青年电影展于2020年5月6日首次开启超短片单元,征集5分钟以内的短片,类型题材不限,拍摄设备不限。这个消息提振了那些热爱拍摄短片的青年导演。他们纷纷将自己的短片投到FIRST平台,最终有13部短片入围。

那么,短片在当今电影市场是一个怎样的存在?资方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类型?8月2日下午,在西宁举办的FIRST青年电影展制作论坛上,刘露导演、魏书均导演以及文牧野导演发表了看法。



三位导演一致认为,短片是作为长片拍摄之前的一种训练,可能是简短的故事或是事件的片段。文牧野坦诚,自己便是从短片开始拍起,才获得了FIRST青年电影展主办方的注意,一步步走到了拍长片的阶段。他说,“短片,对我个人来说,是必经之路,是一种训练 。”魏书钧接触短片则是在学校期间为了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在这个过程中他学习到很多,并为之后拍长片打下了基础,“因为长片也是一段段的短片组成的。”从未接触过短片的刘露认为,如果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它的人物和故事框架都有比较好的延展性,那么这个短片很容易就过渡到长片。

确实,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便携式可拍摄设备的普及,这给短片甚至长片带来了更多形式和机会,短片更富有DIY的精神。与此同时,人人都喜欢记录,爱分享,全民创作越来越普及 让更多的人有渠道表达自己,大家接受密度变多,相应的对电影行业的表达密度也有提高的作用,对创作更公平了。这正是短片存在的积极意义。

但是,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是,从FIRST青年电影展的入围短片来看,超过85%的创作者都是来自高校,基本上看不到职业导演的影子。再加上,流媒体和版权交易商提供给短片的资源有限的。这就让业内人士产生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拍短片呢?我是为了向观众、资方证明,我可以拍一个长片,所以我先拍短片。短片变成了一个尴尬的敲门砖,这是个好现象吗?

文牧野称,他自己拍短片就是为了以后能拍长片,“可能我比较功利吧,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合理的状态。”他认为,条条大路通罗马,“我拍短片,我朋友拍mv,有学画画的,大家各有各的路,哪种方法都没有错,走好就可以。”他认为,最重要的就是片子的质量,无论是长片还是短片,只有拍的好,才有可能被人关注,引起资方和市场的重视。

那么,短片会对传统的电影市场带来怎样的影响?

刘露表示,当短片市场成为一种现象时,它必然会引起资本的关注,会火热一阵,接下来就会出现很多烂片,慢慢过渡到大浪淘沙阶段,留下来的便是有生命力的。文牧野认为, 当一个新鲜的题材或者类型出现后,一群人哗一下都过去跟着拍。当发现不好使了,就哗一下又回来了。这就是文化的移动,“文化最怕的是不移动,有移动就能带来更大的能量。”撰文/万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最重要的就是片子的质量,无论是长片还是短片,只有拍的好,才有可能被人关注;“短片,对我个人来说,是必经之路,是一种训练”。

 

OR--商业新媒体 】FIRST青年电影展于2020年5月6日首次开启超短片单元,征集5分钟以内的短片,类型题材不限,拍摄设备不限。这个消息提振了那些热爱拍摄短片的青年导演。他们纷纷将自己的短片投到FIRST平台,最终有13部短片入围。

那么,短片在当今电影市场是一个怎样的存在?资方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类型?8月2日下午,在西宁举办的FIRST青年电影展制作论坛上,刘露导演、魏书均导演以及文牧野导演发表了看法。



三位导演一致认为,短片是作为长片拍摄之前的一种训练,可能是简短的故事或是事件的片段。文牧野坦诚,自己便是从短片开始拍起,才获得了FIRST青年电影展主办方的注意,一步步走到了拍长片的阶段。他说,“短片,对我个人来说,是必经之路,是一种训练 。”魏书钧接触短片则是在学校期间为了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在这个过程中他学习到很多,并为之后拍长片打下了基础,“因为长片也是一段段的短片组成的。”从未接触过短片的刘露认为,如果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它的人物和故事框架都有比较好的延展性,那么这个短片很容易就过渡到长片。

确实,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便携式可拍摄设备的普及,这给短片甚至长片带来了更多形式和机会,短片更富有DIY的精神。与此同时,人人都喜欢记录,爱分享,全民创作越来越普及 让更多的人有渠道表达自己,大家接受密度变多,相应的对电影行业的表达密度也有提高的作用,对创作更公平了。这正是短片存在的积极意义。

但是,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是,从FIRST青年电影展的入围短片来看,超过85%的创作者都是来自高校,基本上看不到职业导演的影子。再加上,流媒体和版权交易商提供给短片的资源有限的。这就让业内人士产生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拍短片呢?我是为了向观众、资方证明,我可以拍一个长片,所以我先拍短片。短片变成了一个尴尬的敲门砖,这是个好现象吗?

文牧野称,他自己拍短片就是为了以后能拍长片,“可能我比较功利吧,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合理的状态。”他认为,条条大路通罗马,“我拍短片,我朋友拍mv,有学画画的,大家各有各的路,哪种方法都没有错,走好就可以。”他认为,最重要的就是片子的质量,无论是长片还是短片,只有拍的好,才有可能被人关注,引起资方和市场的重视。

那么,短片会对传统的电影市场带来怎样的影响?

刘露表示,当短片市场成为一种现象时,它必然会引起资本的关注,会火热一阵,接下来就会出现很多烂片,慢慢过渡到大浪淘沙阶段,留下来的便是有生命力的。文牧野认为, 当一个新鲜的题材或者类型出现后,一群人哗一下都过去跟着拍。当发现不好使了,就哗一下又回来了。这就是文化的移动,“文化最怕的是不移动,有移动就能带来更大的能量。”撰文/万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