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散户投资者的网上股票交易量激增,提振了中国券商股,使其中一些券商的估值与全球最知名的银行看齐。



 | 托马斯•黑尔 香港 , 康河信 北京报道 , 孙昱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散户投资者的网上股票交易量激增,提振了中国券商股,使其中一些券商的估值与全球最知名的银行看齐。

新冠危机激发了人们对线上股票交易的兴趣,高盛(Goldman Sachs)的数据显示,今年,中国股市的日均成交额达到8740亿元人民币(合1290亿美元),较过去五年的平均水平增长了近60%。

这让券商股大火,使其成为中国股市今年表现最佳的板块之一。在中国境外没什么名气的互联网券商东方财富(East Money)的股价攀升了84%,市值达到306亿美元,超过了瑞信(Credit Suisse)。

“整个行业几乎都疯了……最贵的券商股都在中国。”证券公司交银国际(Bocom International)研究部主管兼首席策略师洪灏表示。东方财富股票的市盈率为69倍,相比之下,美国券商嘉信理财(Charles Schwab)的市盈率为14倍。

多年来,包括中信证券(Citic Securities)和中信建投(CSC Financial)等重量级金融服务公司在内的券商一直为散户投资者提供在线服务,这些服务通常具有面部识别技术等高科技功能。在中国证券交易所,这些业余投资者占到总交易额的80%以上。

东方财富是中国今年表现最佳的大型金融股,主要收入来自证券经纪业务和从销售共同基金中获得的佣金,今年上半年,其销售共同基金的交易达到7680笔。期内,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3亿元人民币,与去年相比增长了三分之二。

但最近中国股市成交额大增——这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疫情中实施限制措施的推动——带有一个新元素:人们同时对提供市场信息和社交网络的移动应用与财经平台趋之若鹜。

北京的一名散户投资者刘建顺(音)表示,他在东方财富的聊天平台股吧(Guba)上讨论股票时,找到了一种“归属感”。他在股吧试着“唱好股价”,同时抱怨糟糕的股票收益或企业治理问题。

“东方财富创建了一个虚拟平台,取代了曾是投资者主要聚集地的实体证券营业部。”该公司一家竞争对手的一位副董事长表示。

在其他收入来源和就业因新冠疫情而变得更不确定之时,中国的民众转向了股市,这与全球其他地区一样,从美国到俄罗斯都是如此。

根据高盛数据,今年中国股市成交额在7月达到峰值,日成交量曾连续15天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沪深300指数(CSI 300 index)也在当月触及年内最高水平。这个由在上海和深圳上市的股票构成的指数今年以来上涨了13.6%。

“人们即使还有收入,也没地方去消费。”高盛首席中国策略师刘劲津(Kinger Lau)表示。“他们花更多时间网购,也花更多时间……在家炒股。”

低利率也刺激了人们对股票的兴趣——低利率是世界其他地区储户也面临的问题。拿阿里巴巴(Alibaba)金融关联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旗下颇受欢迎的货币市场基金余额宝(Yu’ebao)来说,其支付的利息仅略高于1.6%。

“如果你关注的话,过去几个月余额宝的利率一直在稳步下降。”刘劲津说。“他们(散户投资者)更有动力将资金投进股市了。”

中国散户投资者对股票的巨大需求也导致他们对市场数据的兴趣增强。同花顺(Hithink RoyalFlush Information Network)的股价今年上涨了42%,该公司为投资者提供财经金融信息,并把他们引向能提供进入市场渠道的券商。

散户需求也为蓬勃发展的中国首次公开发行(IPO)市场注入能量。上月,康泰医学(Contec Medical Systems)在深圳上市首日上涨逾1000%,此前监管机构放松了以科技股为主的深圳创业板的规则。

虽然股市成交量很高,但东方财富股价的飙升也受到了一个因素的提振:中国共同基金的资金流入规模增加。哲奔咨询(Z-Ben Advisors)表示,今年迄今,新发行的主动管理的股票型共同基金已从2200万投资者手中募集到逾1万亿元人民币。

这一趋势也使那些交易动机并非纯粹投机的业余投资者受益,比如在东方财富的平台购买共同基金的上海投资者李自雷(音)。“我们没指望能迅速发财。我们想参与这个市场并和其他投资者互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散户投资热引发中国券商股“疯涨”

发布日期:2020-09-25 15:23
中国散户投资者的网上股票交易量激增,提振了中国券商股,使其中一些券商的估值与全球最知名的银行看齐。



 | 托马斯•黑尔 香港 , 康河信 北京报道 , 孙昱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散户投资者的网上股票交易量激增,提振了中国券商股,使其中一些券商的估值与全球最知名的银行看齐。

新冠危机激发了人们对线上股票交易的兴趣,高盛(Goldman Sachs)的数据显示,今年,中国股市的日均成交额达到8740亿元人民币(合1290亿美元),较过去五年的平均水平增长了近60%。

这让券商股大火,使其成为中国股市今年表现最佳的板块之一。在中国境外没什么名气的互联网券商东方财富(East Money)的股价攀升了84%,市值达到306亿美元,超过了瑞信(Credit Suisse)。

“整个行业几乎都疯了……最贵的券商股都在中国。”证券公司交银国际(Bocom International)研究部主管兼首席策略师洪灏表示。东方财富股票的市盈率为69倍,相比之下,美国券商嘉信理财(Charles Schwab)的市盈率为14倍。

多年来,包括中信证券(Citic Securities)和中信建投(CSC Financial)等重量级金融服务公司在内的券商一直为散户投资者提供在线服务,这些服务通常具有面部识别技术等高科技功能。在中国证券交易所,这些业余投资者占到总交易额的80%以上。

东方财富是中国今年表现最佳的大型金融股,主要收入来自证券经纪业务和从销售共同基金中获得的佣金,今年上半年,其销售共同基金的交易达到7680笔。期内,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3亿元人民币,与去年相比增长了三分之二。

但最近中国股市成交额大增——这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疫情中实施限制措施的推动——带有一个新元素:人们同时对提供市场信息和社交网络的移动应用与财经平台趋之若鹜。

北京的一名散户投资者刘建顺(音)表示,他在东方财富的聊天平台股吧(Guba)上讨论股票时,找到了一种“归属感”。他在股吧试着“唱好股价”,同时抱怨糟糕的股票收益或企业治理问题。

“东方财富创建了一个虚拟平台,取代了曾是投资者主要聚集地的实体证券营业部。”该公司一家竞争对手的一位副董事长表示。

在其他收入来源和就业因新冠疫情而变得更不确定之时,中国的民众转向了股市,这与全球其他地区一样,从美国到俄罗斯都是如此。

根据高盛数据,今年中国股市成交额在7月达到峰值,日成交量曾连续15天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沪深300指数(CSI 300 index)也在当月触及年内最高水平。这个由在上海和深圳上市的股票构成的指数今年以来上涨了13.6%。

“人们即使还有收入,也没地方去消费。”高盛首席中国策略师刘劲津(Kinger Lau)表示。“他们花更多时间网购,也花更多时间……在家炒股。”

低利率也刺激了人们对股票的兴趣——低利率是世界其他地区储户也面临的问题。拿阿里巴巴(Alibaba)金融关联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旗下颇受欢迎的货币市场基金余额宝(Yu’ebao)来说,其支付的利息仅略高于1.6%。

“如果你关注的话,过去几个月余额宝的利率一直在稳步下降。”刘劲津说。“他们(散户投资者)更有动力将资金投进股市了。”

中国散户投资者对股票的巨大需求也导致他们对市场数据的兴趣增强。同花顺(Hithink RoyalFlush Information Network)的股价今年上涨了42%,该公司为投资者提供财经金融信息,并把他们引向能提供进入市场渠道的券商。

散户需求也为蓬勃发展的中国首次公开发行(IPO)市场注入能量。上月,康泰医学(Contec Medical Systems)在深圳上市首日上涨逾1000%,此前监管机构放松了以科技股为主的深圳创业板的规则。

虽然股市成交量很高,但东方财富股价的飙升也受到了一个因素的提振:中国共同基金的资金流入规模增加。哲奔咨询(Z-Ben Advisors)表示,今年迄今,新发行的主动管理的股票型共同基金已从2200万投资者手中募集到逾1万亿元人民币。

这一趋势也使那些交易动机并非纯粹投机的业余投资者受益,比如在东方财富的平台购买共同基金的上海投资者李自雷(音)。“我们没指望能迅速发财。我们想参与这个市场并和其他投资者互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国散户投资者的网上股票交易量激增,提振了中国券商股,使其中一些券商的估值与全球最知名的银行看齐。



 | 托马斯•黑尔 香港 , 康河信 北京报道 , 孙昱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散户投资者的网上股票交易量激增,提振了中国券商股,使其中一些券商的估值与全球最知名的银行看齐。

新冠危机激发了人们对线上股票交易的兴趣,高盛(Goldman Sachs)的数据显示,今年,中国股市的日均成交额达到8740亿元人民币(合1290亿美元),较过去五年的平均水平增长了近60%。

这让券商股大火,使其成为中国股市今年表现最佳的板块之一。在中国境外没什么名气的互联网券商东方财富(East Money)的股价攀升了84%,市值达到306亿美元,超过了瑞信(Credit Suisse)。

“整个行业几乎都疯了……最贵的券商股都在中国。”证券公司交银国际(Bocom International)研究部主管兼首席策略师洪灏表示。东方财富股票的市盈率为69倍,相比之下,美国券商嘉信理财(Charles Schwab)的市盈率为14倍。

多年来,包括中信证券(Citic Securities)和中信建投(CSC Financial)等重量级金融服务公司在内的券商一直为散户投资者提供在线服务,这些服务通常具有面部识别技术等高科技功能。在中国证券交易所,这些业余投资者占到总交易额的80%以上。

东方财富是中国今年表现最佳的大型金融股,主要收入来自证券经纪业务和从销售共同基金中获得的佣金,今年上半年,其销售共同基金的交易达到7680笔。期内,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3亿元人民币,与去年相比增长了三分之二。

但最近中国股市成交额大增——这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疫情中实施限制措施的推动——带有一个新元素:人们同时对提供市场信息和社交网络的移动应用与财经平台趋之若鹜。

北京的一名散户投资者刘建顺(音)表示,他在东方财富的聊天平台股吧(Guba)上讨论股票时,找到了一种“归属感”。他在股吧试着“唱好股价”,同时抱怨糟糕的股票收益或企业治理问题。

“东方财富创建了一个虚拟平台,取代了曾是投资者主要聚集地的实体证券营业部。”该公司一家竞争对手的一位副董事长表示。

在其他收入来源和就业因新冠疫情而变得更不确定之时,中国的民众转向了股市,这与全球其他地区一样,从美国到俄罗斯都是如此。

根据高盛数据,今年中国股市成交额在7月达到峰值,日成交量曾连续15天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沪深300指数(CSI 300 index)也在当月触及年内最高水平。这个由在上海和深圳上市的股票构成的指数今年以来上涨了13.6%。

“人们即使还有收入,也没地方去消费。”高盛首席中国策略师刘劲津(Kinger Lau)表示。“他们花更多时间网购,也花更多时间……在家炒股。”

低利率也刺激了人们对股票的兴趣——低利率是世界其他地区储户也面临的问题。拿阿里巴巴(Alibaba)金融关联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旗下颇受欢迎的货币市场基金余额宝(Yu’ebao)来说,其支付的利息仅略高于1.6%。

“如果你关注的话,过去几个月余额宝的利率一直在稳步下降。”刘劲津说。“他们(散户投资者)更有动力将资金投进股市了。”

中国散户投资者对股票的巨大需求也导致他们对市场数据的兴趣增强。同花顺(Hithink RoyalFlush Information Network)的股价今年上涨了42%,该公司为投资者提供财经金融信息,并把他们引向能提供进入市场渠道的券商。

散户需求也为蓬勃发展的中国首次公开发行(IPO)市场注入能量。上月,康泰医学(Contec Medical Systems)在深圳上市首日上涨逾1000%,此前监管机构放松了以科技股为主的深圳创业板的规则。

虽然股市成交量很高,但东方财富股价的飙升也受到了一个因素的提振:中国共同基金的资金流入规模增加。哲奔咨询(Z-Ben Advisors)表示,今年迄今,新发行的主动管理的股票型共同基金已从2200万投资者手中募集到逾1万亿元人民币。

这一趋势也使那些交易动机并非纯粹投机的业余投资者受益,比如在东方财富的平台购买共同基金的上海投资者李自雷(音)。“我们没指望能迅速发财。我们想参与这个市场并和其他投资者互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散户投资热引发中国券商股“疯涨”

发布日期:2020-09-25 15:23
中国散户投资者的网上股票交易量激增,提振了中国券商股,使其中一些券商的估值与全球最知名的银行看齐。



 | 托马斯•黑尔 香港 , 康河信 北京报道 , 孙昱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散户投资者的网上股票交易量激增,提振了中国券商股,使其中一些券商的估值与全球最知名的银行看齐。

新冠危机激发了人们对线上股票交易的兴趣,高盛(Goldman Sachs)的数据显示,今年,中国股市的日均成交额达到8740亿元人民币(合1290亿美元),较过去五年的平均水平增长了近60%。

这让券商股大火,使其成为中国股市今年表现最佳的板块之一。在中国境外没什么名气的互联网券商东方财富(East Money)的股价攀升了84%,市值达到306亿美元,超过了瑞信(Credit Suisse)。

“整个行业几乎都疯了……最贵的券商股都在中国。”证券公司交银国际(Bocom International)研究部主管兼首席策略师洪灏表示。东方财富股票的市盈率为69倍,相比之下,美国券商嘉信理财(Charles Schwab)的市盈率为14倍。

多年来,包括中信证券(Citic Securities)和中信建投(CSC Financial)等重量级金融服务公司在内的券商一直为散户投资者提供在线服务,这些服务通常具有面部识别技术等高科技功能。在中国证券交易所,这些业余投资者占到总交易额的80%以上。

东方财富是中国今年表现最佳的大型金融股,主要收入来自证券经纪业务和从销售共同基金中获得的佣金,今年上半年,其销售共同基金的交易达到7680笔。期内,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3亿元人民币,与去年相比增长了三分之二。

但最近中国股市成交额大增——这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疫情中实施限制措施的推动——带有一个新元素:人们同时对提供市场信息和社交网络的移动应用与财经平台趋之若鹜。

北京的一名散户投资者刘建顺(音)表示,他在东方财富的聊天平台股吧(Guba)上讨论股票时,找到了一种“归属感”。他在股吧试着“唱好股价”,同时抱怨糟糕的股票收益或企业治理问题。

“东方财富创建了一个虚拟平台,取代了曾是投资者主要聚集地的实体证券营业部。”该公司一家竞争对手的一位副董事长表示。

在其他收入来源和就业因新冠疫情而变得更不确定之时,中国的民众转向了股市,这与全球其他地区一样,从美国到俄罗斯都是如此。

根据高盛数据,今年中国股市成交额在7月达到峰值,日成交量曾连续15天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沪深300指数(CSI 300 index)也在当月触及年内最高水平。这个由在上海和深圳上市的股票构成的指数今年以来上涨了13.6%。

“人们即使还有收入,也没地方去消费。”高盛首席中国策略师刘劲津(Kinger Lau)表示。“他们花更多时间网购,也花更多时间……在家炒股。”

低利率也刺激了人们对股票的兴趣——低利率是世界其他地区储户也面临的问题。拿阿里巴巴(Alibaba)金融关联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旗下颇受欢迎的货币市场基金余额宝(Yu’ebao)来说,其支付的利息仅略高于1.6%。

“如果你关注的话,过去几个月余额宝的利率一直在稳步下降。”刘劲津说。“他们(散户投资者)更有动力将资金投进股市了。”

中国散户投资者对股票的巨大需求也导致他们对市场数据的兴趣增强。同花顺(Hithink RoyalFlush Information Network)的股价今年上涨了42%,该公司为投资者提供财经金融信息,并把他们引向能提供进入市场渠道的券商。

散户需求也为蓬勃发展的中国首次公开发行(IPO)市场注入能量。上月,康泰医学(Contec Medical Systems)在深圳上市首日上涨逾1000%,此前监管机构放松了以科技股为主的深圳创业板的规则。

虽然股市成交量很高,但东方财富股价的飙升也受到了一个因素的提振:中国共同基金的资金流入规模增加。哲奔咨询(Z-Ben Advisors)表示,今年迄今,新发行的主动管理的股票型共同基金已从2200万投资者手中募集到逾1万亿元人民币。

这一趋势也使那些交易动机并非纯粹投机的业余投资者受益,比如在东方财富的平台购买共同基金的上海投资者李自雷(音)。“我们没指望能迅速发财。我们想参与这个市场并和其他投资者互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国散户投资者的网上股票交易量激增,提振了中国券商股,使其中一些券商的估值与全球最知名的银行看齐。



 | 托马斯•黑尔 香港 , 康河信 北京报道 , 孙昱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散户投资者的网上股票交易量激增,提振了中国券商股,使其中一些券商的估值与全球最知名的银行看齐。

新冠危机激发了人们对线上股票交易的兴趣,高盛(Goldman Sachs)的数据显示,今年,中国股市的日均成交额达到8740亿元人民币(合1290亿美元),较过去五年的平均水平增长了近60%。

这让券商股大火,使其成为中国股市今年表现最佳的板块之一。在中国境外没什么名气的互联网券商东方财富(East Money)的股价攀升了84%,市值达到306亿美元,超过了瑞信(Credit Suisse)。

“整个行业几乎都疯了……最贵的券商股都在中国。”证券公司交银国际(Bocom International)研究部主管兼首席策略师洪灏表示。东方财富股票的市盈率为69倍,相比之下,美国券商嘉信理财(Charles Schwab)的市盈率为14倍。

多年来,包括中信证券(Citic Securities)和中信建投(CSC Financial)等重量级金融服务公司在内的券商一直为散户投资者提供在线服务,这些服务通常具有面部识别技术等高科技功能。在中国证券交易所,这些业余投资者占到总交易额的80%以上。

东方财富是中国今年表现最佳的大型金融股,主要收入来自证券经纪业务和从销售共同基金中获得的佣金,今年上半年,其销售共同基金的交易达到7680笔。期内,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3亿元人民币,与去年相比增长了三分之二。

但最近中国股市成交额大增——这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疫情中实施限制措施的推动——带有一个新元素:人们同时对提供市场信息和社交网络的移动应用与财经平台趋之若鹜。

北京的一名散户投资者刘建顺(音)表示,他在东方财富的聊天平台股吧(Guba)上讨论股票时,找到了一种“归属感”。他在股吧试着“唱好股价”,同时抱怨糟糕的股票收益或企业治理问题。

“东方财富创建了一个虚拟平台,取代了曾是投资者主要聚集地的实体证券营业部。”该公司一家竞争对手的一位副董事长表示。

在其他收入来源和就业因新冠疫情而变得更不确定之时,中国的民众转向了股市,这与全球其他地区一样,从美国到俄罗斯都是如此。

根据高盛数据,今年中国股市成交额在7月达到峰值,日成交量曾连续15天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沪深300指数(CSI 300 index)也在当月触及年内最高水平。这个由在上海和深圳上市的股票构成的指数今年以来上涨了13.6%。

“人们即使还有收入,也没地方去消费。”高盛首席中国策略师刘劲津(Kinger Lau)表示。“他们花更多时间网购,也花更多时间……在家炒股。”

低利率也刺激了人们对股票的兴趣——低利率是世界其他地区储户也面临的问题。拿阿里巴巴(Alibaba)金融关联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旗下颇受欢迎的货币市场基金余额宝(Yu’ebao)来说,其支付的利息仅略高于1.6%。

“如果你关注的话,过去几个月余额宝的利率一直在稳步下降。”刘劲津说。“他们(散户投资者)更有动力将资金投进股市了。”

中国散户投资者对股票的巨大需求也导致他们对市场数据的兴趣增强。同花顺(Hithink RoyalFlush Information Network)的股价今年上涨了42%,该公司为投资者提供财经金融信息,并把他们引向能提供进入市场渠道的券商。

散户需求也为蓬勃发展的中国首次公开发行(IPO)市场注入能量。上月,康泰医学(Contec Medical Systems)在深圳上市首日上涨逾1000%,此前监管机构放松了以科技股为主的深圳创业板的规则。

虽然股市成交量很高,但东方财富股价的飙升也受到了一个因素的提振:中国共同基金的资金流入规模增加。哲奔咨询(Z-Ben Advisors)表示,今年迄今,新发行的主动管理的股票型共同基金已从2200万投资者手中募集到逾1万亿元人民币。

这一趋势也使那些交易动机并非纯粹投机的业余投资者受益,比如在东方财富的平台购买共同基金的上海投资者李自雷(音)。“我们没指望能迅速发财。我们想参与这个市场并和其他投资者互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