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经济在今年一季度遭遇了历史性下滑,央行亦采取了有力的逆周期政策应对;央行将继续通过公开市场调节流动性和调节货币市场利率。

 

OR--商业新媒体 】疫情阴云虽然并未完全散去,但中国经济缓慢复苏下,中国央行流动性投放开始呈“锁长放短”趋势。

中国经济在今年一季度遭遇了历史性下滑,央行亦采取了有力的逆周期政策应对;彭博汇总数据显示,一季度中国央行主要通过降准和中期借贷便利(MLF)等长期工具净投放1.4万亿人民币的流动性,但到二季度,央行逐步转向“锁长放短”,净投放大幅降至仅287亿元,且主要是依赖公开市场这一短期资金调节工具。

市场人士指出,随着中国经济自低谷回暖,并且过于低廉的资金也引发了企业的套利冲动,下半年货币政策将逐步回归正常。

“结构性的货币政策恐将成为新常态,”招商证券分析师谢亚轩也在报告中如此表示,他指出,央行将继续通过公开市场调节流动性和调节货币市场利率,并继续实施结构性的精准滴灌政策。

宏观方面,6月官方的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继续回弹并在荣枯线以上, 财新服务业PMI升至2010年以来高点;彭博近期调查并显示,工业增加值和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料将在下半年达到接近疫情前的水平。中国央行行长易纲6月在上海陆家嘴金融论坛上曾表示,二季度以来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呈现良好的回升迹象;疫情应对期间的金融支持政策具有阶段性,要关注政策的“后遗症”,总量要适度,并提前考虑政策工具的适时退出。

重拳控套利

年初以来的流动性盛宴推动了债券、票据等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利率明显下降,但同时其与结构性存款及理财产品等价差也在拉大,形成资金套利机会,后者因商业银行对存款的刚性需求,利率颇为持坚。

结构性存款规模今年4月末已突破12万亿。在5月一年一度的政府工作报告直接指出要防资金“空转”后,金融监管部门亦连续出手,窗口指导要求部分银行对结构性存款压量控价,及要求部分股份制商业银行于今年年底前将结构性存款的规模压降至上年末的三分之二。

随着监管出手应对套利,“与4月份危机模式相比,如果当时是过度宽松,那么下半年是要把宽松维持在一个平衡的水平,”方正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齐晟称。

货币市场上,6月央行未再进一步降准,对当月到期的7400亿元MLF资金仅续作了2000亿元,但央行宽信用进程进一步提速,在创设了两项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后,将再贷款、再贴现的总额度提升至逾2.2万亿元;此外央行据悉7月1日起还下调了再贷款和再贴现利率,其中再贴现利率是10年来首次下调。

齐晟指出,如果三季度金融数据持续向好,那可能以OMO投放为主的模式将延续,但如果下半年经济转向疲弱,不排除还是会更多使用更长期限的货币投放渠道。

华创证券分析师周冠南认为三季度可能还将有一次降准,但“处于货币政策宽松末期时,这类政策对市场的利好作用有限。”撰文/彭博

总之 疫情阴云虽然并未完全散去,但中国经济缓慢复苏下,中国央行流动性投放开始呈“锁长放短”趋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政策锚定精准滴灌 中国央行逐步转向“锁长放短”

发布日期:2020-07-07 16:43
摘要:中国经济在今年一季度遭遇了历史性下滑,央行亦采取了有力的逆周期政策应对;央行将继续通过公开市场调节流动性和调节货币市场利率。

 

OR--商业新媒体 】疫情阴云虽然并未完全散去,但中国经济缓慢复苏下,中国央行流动性投放开始呈“锁长放短”趋势。

中国经济在今年一季度遭遇了历史性下滑,央行亦采取了有力的逆周期政策应对;彭博汇总数据显示,一季度中国央行主要通过降准和中期借贷便利(MLF)等长期工具净投放1.4万亿人民币的流动性,但到二季度,央行逐步转向“锁长放短”,净投放大幅降至仅287亿元,且主要是依赖公开市场这一短期资金调节工具。

市场人士指出,随着中国经济自低谷回暖,并且过于低廉的资金也引发了企业的套利冲动,下半年货币政策将逐步回归正常。

“结构性的货币政策恐将成为新常态,”招商证券分析师谢亚轩也在报告中如此表示,他指出,央行将继续通过公开市场调节流动性和调节货币市场利率,并继续实施结构性的精准滴灌政策。

宏观方面,6月官方的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继续回弹并在荣枯线以上, 财新服务业PMI升至2010年以来高点;彭博近期调查并显示,工业增加值和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料将在下半年达到接近疫情前的水平。中国央行行长易纲6月在上海陆家嘴金融论坛上曾表示,二季度以来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呈现良好的回升迹象;疫情应对期间的金融支持政策具有阶段性,要关注政策的“后遗症”,总量要适度,并提前考虑政策工具的适时退出。

重拳控套利

年初以来的流动性盛宴推动了债券、票据等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利率明显下降,但同时其与结构性存款及理财产品等价差也在拉大,形成资金套利机会,后者因商业银行对存款的刚性需求,利率颇为持坚。

结构性存款规模今年4月末已突破12万亿。在5月一年一度的政府工作报告直接指出要防资金“空转”后,金融监管部门亦连续出手,窗口指导要求部分银行对结构性存款压量控价,及要求部分股份制商业银行于今年年底前将结构性存款的规模压降至上年末的三分之二。

随着监管出手应对套利,“与4月份危机模式相比,如果当时是过度宽松,那么下半年是要把宽松维持在一个平衡的水平,”方正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齐晟称。

货币市场上,6月央行未再进一步降准,对当月到期的7400亿元MLF资金仅续作了2000亿元,但央行宽信用进程进一步提速,在创设了两项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后,将再贷款、再贴现的总额度提升至逾2.2万亿元;此外央行据悉7月1日起还下调了再贷款和再贴现利率,其中再贴现利率是10年来首次下调。

齐晟指出,如果三季度金融数据持续向好,那可能以OMO投放为主的模式将延续,但如果下半年经济转向疲弱,不排除还是会更多使用更长期限的货币投放渠道。

华创证券分析师周冠南认为三季度可能还将有一次降准,但“处于货币政策宽松末期时,这类政策对市场的利好作用有限。”撰文/彭博

总之 疫情阴云虽然并未完全散去,但中国经济缓慢复苏下,中国央行流动性投放开始呈“锁长放短”趋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经济在今年一季度遭遇了历史性下滑,央行亦采取了有力的逆周期政策应对;央行将继续通过公开市场调节流动性和调节货币市场利率。

 

OR--商业新媒体 】疫情阴云虽然并未完全散去,但中国经济缓慢复苏下,中国央行流动性投放开始呈“锁长放短”趋势。

中国经济在今年一季度遭遇了历史性下滑,央行亦采取了有力的逆周期政策应对;彭博汇总数据显示,一季度中国央行主要通过降准和中期借贷便利(MLF)等长期工具净投放1.4万亿人民币的流动性,但到二季度,央行逐步转向“锁长放短”,净投放大幅降至仅287亿元,且主要是依赖公开市场这一短期资金调节工具。

市场人士指出,随着中国经济自低谷回暖,并且过于低廉的资金也引发了企业的套利冲动,下半年货币政策将逐步回归正常。

“结构性的货币政策恐将成为新常态,”招商证券分析师谢亚轩也在报告中如此表示,他指出,央行将继续通过公开市场调节流动性和调节货币市场利率,并继续实施结构性的精准滴灌政策。

宏观方面,6月官方的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继续回弹并在荣枯线以上, 财新服务业PMI升至2010年以来高点;彭博近期调查并显示,工业增加值和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料将在下半年达到接近疫情前的水平。中国央行行长易纲6月在上海陆家嘴金融论坛上曾表示,二季度以来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呈现良好的回升迹象;疫情应对期间的金融支持政策具有阶段性,要关注政策的“后遗症”,总量要适度,并提前考虑政策工具的适时退出。

重拳控套利

年初以来的流动性盛宴推动了债券、票据等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利率明显下降,但同时其与结构性存款及理财产品等价差也在拉大,形成资金套利机会,后者因商业银行对存款的刚性需求,利率颇为持坚。

结构性存款规模今年4月末已突破12万亿。在5月一年一度的政府工作报告直接指出要防资金“空转”后,金融监管部门亦连续出手,窗口指导要求部分银行对结构性存款压量控价,及要求部分股份制商业银行于今年年底前将结构性存款的规模压降至上年末的三分之二。

随着监管出手应对套利,“与4月份危机模式相比,如果当时是过度宽松,那么下半年是要把宽松维持在一个平衡的水平,”方正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齐晟称。

货币市场上,6月央行未再进一步降准,对当月到期的7400亿元MLF资金仅续作了2000亿元,但央行宽信用进程进一步提速,在创设了两项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后,将再贷款、再贴现的总额度提升至逾2.2万亿元;此外央行据悉7月1日起还下调了再贷款和再贴现利率,其中再贴现利率是10年来首次下调。

齐晟指出,如果三季度金融数据持续向好,那可能以OMO投放为主的模式将延续,但如果下半年经济转向疲弱,不排除还是会更多使用更长期限的货币投放渠道。

华创证券分析师周冠南认为三季度可能还将有一次降准,但“处于货币政策宽松末期时,这类政策对市场的利好作用有限。”撰文/彭博

总之 疫情阴云虽然并未完全散去,但中国经济缓慢复苏下,中国央行流动性投放开始呈“锁长放短”趋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政策锚定精准滴灌 中国央行逐步转向“锁长放短”

发布日期:2020-07-07 16:43
摘要:中国经济在今年一季度遭遇了历史性下滑,央行亦采取了有力的逆周期政策应对;央行将继续通过公开市场调节流动性和调节货币市场利率。

 

OR--商业新媒体 】疫情阴云虽然并未完全散去,但中国经济缓慢复苏下,中国央行流动性投放开始呈“锁长放短”趋势。

中国经济在今年一季度遭遇了历史性下滑,央行亦采取了有力的逆周期政策应对;彭博汇总数据显示,一季度中国央行主要通过降准和中期借贷便利(MLF)等长期工具净投放1.4万亿人民币的流动性,但到二季度,央行逐步转向“锁长放短”,净投放大幅降至仅287亿元,且主要是依赖公开市场这一短期资金调节工具。

市场人士指出,随着中国经济自低谷回暖,并且过于低廉的资金也引发了企业的套利冲动,下半年货币政策将逐步回归正常。

“结构性的货币政策恐将成为新常态,”招商证券分析师谢亚轩也在报告中如此表示,他指出,央行将继续通过公开市场调节流动性和调节货币市场利率,并继续实施结构性的精准滴灌政策。

宏观方面,6月官方的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继续回弹并在荣枯线以上, 财新服务业PMI升至2010年以来高点;彭博近期调查并显示,工业增加值和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料将在下半年达到接近疫情前的水平。中国央行行长易纲6月在上海陆家嘴金融论坛上曾表示,二季度以来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呈现良好的回升迹象;疫情应对期间的金融支持政策具有阶段性,要关注政策的“后遗症”,总量要适度,并提前考虑政策工具的适时退出。

重拳控套利

年初以来的流动性盛宴推动了债券、票据等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利率明显下降,但同时其与结构性存款及理财产品等价差也在拉大,形成资金套利机会,后者因商业银行对存款的刚性需求,利率颇为持坚。

结构性存款规模今年4月末已突破12万亿。在5月一年一度的政府工作报告直接指出要防资金“空转”后,金融监管部门亦连续出手,窗口指导要求部分银行对结构性存款压量控价,及要求部分股份制商业银行于今年年底前将结构性存款的规模压降至上年末的三分之二。

随着监管出手应对套利,“与4月份危机模式相比,如果当时是过度宽松,那么下半年是要把宽松维持在一个平衡的水平,”方正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齐晟称。

货币市场上,6月央行未再进一步降准,对当月到期的7400亿元MLF资金仅续作了2000亿元,但央行宽信用进程进一步提速,在创设了两项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后,将再贷款、再贴现的总额度提升至逾2.2万亿元;此外央行据悉7月1日起还下调了再贷款和再贴现利率,其中再贴现利率是10年来首次下调。

齐晟指出,如果三季度金融数据持续向好,那可能以OMO投放为主的模式将延续,但如果下半年经济转向疲弱,不排除还是会更多使用更长期限的货币投放渠道。

华创证券分析师周冠南认为三季度可能还将有一次降准,但“处于货币政策宽松末期时,这类政策对市场的利好作用有限。”撰文/彭博

总之 疫情阴云虽然并未完全散去,但中国经济缓慢复苏下,中国央行流动性投放开始呈“锁长放短”趋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经济在今年一季度遭遇了历史性下滑,央行亦采取了有力的逆周期政策应对;央行将继续通过公开市场调节流动性和调节货币市场利率。

 

OR--商业新媒体 】疫情阴云虽然并未完全散去,但中国经济缓慢复苏下,中国央行流动性投放开始呈“锁长放短”趋势。

中国经济在今年一季度遭遇了历史性下滑,央行亦采取了有力的逆周期政策应对;彭博汇总数据显示,一季度中国央行主要通过降准和中期借贷便利(MLF)等长期工具净投放1.4万亿人民币的流动性,但到二季度,央行逐步转向“锁长放短”,净投放大幅降至仅287亿元,且主要是依赖公开市场这一短期资金调节工具。

市场人士指出,随着中国经济自低谷回暖,并且过于低廉的资金也引发了企业的套利冲动,下半年货币政策将逐步回归正常。

“结构性的货币政策恐将成为新常态,”招商证券分析师谢亚轩也在报告中如此表示,他指出,央行将继续通过公开市场调节流动性和调节货币市场利率,并继续实施结构性的精准滴灌政策。

宏观方面,6月官方的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继续回弹并在荣枯线以上, 财新服务业PMI升至2010年以来高点;彭博近期调查并显示,工业增加值和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料将在下半年达到接近疫情前的水平。中国央行行长易纲6月在上海陆家嘴金融论坛上曾表示,二季度以来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呈现良好的回升迹象;疫情应对期间的金融支持政策具有阶段性,要关注政策的“后遗症”,总量要适度,并提前考虑政策工具的适时退出。

重拳控套利

年初以来的流动性盛宴推动了债券、票据等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利率明显下降,但同时其与结构性存款及理财产品等价差也在拉大,形成资金套利机会,后者因商业银行对存款的刚性需求,利率颇为持坚。

结构性存款规模今年4月末已突破12万亿。在5月一年一度的政府工作报告直接指出要防资金“空转”后,金融监管部门亦连续出手,窗口指导要求部分银行对结构性存款压量控价,及要求部分股份制商业银行于今年年底前将结构性存款的规模压降至上年末的三分之二。

随着监管出手应对套利,“与4月份危机模式相比,如果当时是过度宽松,那么下半年是要把宽松维持在一个平衡的水平,”方正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齐晟称。

货币市场上,6月央行未再进一步降准,对当月到期的7400亿元MLF资金仅续作了2000亿元,但央行宽信用进程进一步提速,在创设了两项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后,将再贷款、再贴现的总额度提升至逾2.2万亿元;此外央行据悉7月1日起还下调了再贷款和再贴现利率,其中再贴现利率是10年来首次下调。

齐晟指出,如果三季度金融数据持续向好,那可能以OMO投放为主的模式将延续,但如果下半年经济转向疲弱,不排除还是会更多使用更长期限的货币投放渠道。

华创证券分析师周冠南认为三季度可能还将有一次降准,但“处于货币政策宽松末期时,这类政策对市场的利好作用有限。”撰文/彭博

总之 疫情阴云虽然并未完全散去,但中国经济缓慢复苏下,中国央行流动性投放开始呈“锁长放短”趋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