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尽管纳瓦尔尼被判入狱触发了抗议,但俄罗斯民众的很大一部分不满源于生活水平下滑,其背景是增长停滞、投资疲弱和政府紧缩政策。



 | 亨利•福伊 , 马克斯•塞登 莫斯科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尼古拉•诺维茨基(Nikolai Novitsky)在俄罗斯南部城市沃罗涅日(Voronezh)担任超市出纳员时,他的上司会要他捣烂快到最迟销售日期的商品,并且把酸奶油浇在不新鲜的面包上。

垃圾在超市后面的场地腐烂之际,41岁的诺维茨基会震惊地看到老年妇女在垃圾堆里翻找食物,显然难以依靠微薄的养老金维生。

“如果全职工作,你每个月能挣2.2万卢布(合290美元),那不算什么钱,但仍比最低工资高出很多,”诺维茨基告诉英国《金融时报》。

尽管当局监禁反对派活动人士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为过去两个周末俄罗斯全国各地的抗议活动提供了导火线,但公众对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总统政权的很大一部分愤怒源于民间持续且愈演愈烈的经济不景气感觉。

在增长停滞、投资崩溃和普京政府采取紧缩支出措施的背景下,俄罗斯人的实际收入在过去七年中的五年不升反降,去年下降3.4%。2020年,俄罗斯人的平均消费实力比2013年减少11%。

这种经济痛苦的很大一部分可以追溯至克里姆林宫作出的决定。新冠疫情揭示了当局未能解决长期存在的结构性问题,例如医院和学校经费严重不足、养老金太少,而腐败程度较高,往往使很大一部分财政资源无法到达预期目标。

然后,在疫情开始肆虐之际,政府选择放弃旨在向较贫困地区输送资金的3600亿美元投资计划,而是加码保护其1830亿美元的国家财富基金,作为应对潜在全球冲击的缓冲;该基金是借助多年的紧缩措施(如提高领取养老金的年龄和增加零售税)建立起来的。

“人们真的已经走投无路……(他们)正在达到一个崩溃点,”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副首席经济学家叶林娜•里巴科娃(Elina Ribakova)表示。“这是‘俄罗斯堡垒’战略的代价。”

“(当局)如此担心自己的外部威胁,以至于他们完全忘记了国内民众……被忽略太久的民众现在开始变得沮丧。”

去年,俄罗斯家庭消费下降8.6%,而整体经济萎缩逾3%。虽然萎缩幅度小于其他新兴市场,但它意味着俄罗斯现在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比2013年水平低30%。

在去年头九个月期间,有1960万俄罗斯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相当于总人口的13.3%。普京曾在2018年承诺,到2024年将俄罗斯贫困人口(定义为每月生活费不足165美元)减少一半。去年,在贫困人数增加之后,他将实现这一目标——以及提高实际收入的承诺——的最后期限推迟至2030年。

“经济问题多年来一直是俄罗斯人最关注的问题,”自1988年以来调查俄罗斯民意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Levada Center)的副主任丹尼斯•沃尔科夫(Denis Volkov)表示。“人们抱怨工资和养老金太少,而食品、医药以及公用事业价格太高。”

“(2020年)年底,悲观情绪再次开始上升,我们预期(普京)的支持率将会再次下降,”他补充说。

普京未能提高俄罗斯人的生活水平,这使诺维茨基这样的人感到不满。尽管他的妻子的工资足以承担家庭开支,使他得以在去年接受IT技术员的再培训,但快速通胀意味着在他寻找工作之际,全家难以维持生计。

“显然普京不会乘坐有轨电车,也不会住在一栋20层的公寓楼里,”他表示。“也许他不知情。也许他们在骗他。但是,你只需要上街走走,就会发现真相。”

对当权者中饱私囊的指控,放大了民众对收入下降而生活成本上升的不满情绪。纳瓦尔尼团队上月提出的指控就是一例。他们在一段调查视频中指控,寡头们在黑海海滨为普京建造了一座13亿美元的宫殿,里面配备奢华进口家具,还有单价高达700欧元的意大利马桶刷。

“对于90%的俄罗斯人,这种马桶刷的价格超过他们一个月的收入,”巴黎政治大学(Sciences Po)经济学教授谢尔盖•古里耶夫(Sergei Guriev)表示。“你很生气——你看到政府承诺收入会增加,实际上却没有增加。”

“前几年,普京还能够说服俄罗斯人相信,事情没那么糟糕,复苏指日可待。但是到了现在,俄罗斯人看出他没有说实话。没有复苏,没有计划,没有愿景,”古里耶夫表示。“而除了这一切之外,普通公民与政府官员还并不在同一条船上。”古里耶夫是纳瓦尔尼的朋友,曾为他提供建议。

纳瓦尔尼的行动主义不仅聚焦于揭露执政精英阶层的腐败。他还在去年4月提议一项减轻俄罗斯人压力的经济计划,呼吁向每位成年人发放至多4万卢布(合536美元)的现金,在疫情期间取消公用事业费,并向小企业提供价值2万亿卢布的补助。

克里姆林宫声称,其在去年春季推出的有针对性的救助计划,使俄罗斯经济比抗疫救助力度更大的西方国家更快复苏。但古里耶夫指出,政府未能向公民直接发钱,加上实际收入下降,意味着俄罗斯普通人尚未看到很多好处。

“就绝对数字而言,俄罗斯政府并没有支出太多,而且在2021年的支出将会更少,”他表示。“其中很多支出不是真正的支出,而是税收递延。如果你本来应该在今年缴税,你现在要在稍后缴纳。这有帮助,但只是暂时的。这一切基本上只是在玩数字游戏。”

政治分析人士称,这种变穷的感觉已经将普京所属的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United Russia)的支持率推至历史低点。这很可能严重拖累该党在9月议会选举中的前景。纳瓦尔尼的组织希望在此次选举中利用人们日益升温的不满情绪,并利用战术性投票来击败现任议员。

“人们普遍感到更加绝望,他们可以失去的东西更少了,”里巴科娃表示。

“(俄罗斯人)在很多事情上彼此意见分歧。但是他们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东西——腐败、社会保障网分崩离析和普通百姓不被当一回事——存在共识,”她补充说。“应该让当局害怕的是,对经济形势如此愤怒的老年人正在走上街头抗议。那是克里姆林宫的支持基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收入下降助燃俄罗斯民众抗议

发布日期:2021-02-08 11:17
摘要:尽管纳瓦尔尼被判入狱触发了抗议,但俄罗斯民众的很大一部分不满源于生活水平下滑,其背景是增长停滞、投资疲弱和政府紧缩政策。



 | 亨利•福伊 , 马克斯•塞登 莫斯科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尼古拉•诺维茨基(Nikolai Novitsky)在俄罗斯南部城市沃罗涅日(Voronezh)担任超市出纳员时,他的上司会要他捣烂快到最迟销售日期的商品,并且把酸奶油浇在不新鲜的面包上。

垃圾在超市后面的场地腐烂之际,41岁的诺维茨基会震惊地看到老年妇女在垃圾堆里翻找食物,显然难以依靠微薄的养老金维生。

“如果全职工作,你每个月能挣2.2万卢布(合290美元),那不算什么钱,但仍比最低工资高出很多,”诺维茨基告诉英国《金融时报》。

尽管当局监禁反对派活动人士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为过去两个周末俄罗斯全国各地的抗议活动提供了导火线,但公众对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总统政权的很大一部分愤怒源于民间持续且愈演愈烈的经济不景气感觉。

在增长停滞、投资崩溃和普京政府采取紧缩支出措施的背景下,俄罗斯人的实际收入在过去七年中的五年不升反降,去年下降3.4%。2020年,俄罗斯人的平均消费实力比2013年减少11%。

这种经济痛苦的很大一部分可以追溯至克里姆林宫作出的决定。新冠疫情揭示了当局未能解决长期存在的结构性问题,例如医院和学校经费严重不足、养老金太少,而腐败程度较高,往往使很大一部分财政资源无法到达预期目标。

然后,在疫情开始肆虐之际,政府选择放弃旨在向较贫困地区输送资金的3600亿美元投资计划,而是加码保护其1830亿美元的国家财富基金,作为应对潜在全球冲击的缓冲;该基金是借助多年的紧缩措施(如提高领取养老金的年龄和增加零售税)建立起来的。

“人们真的已经走投无路……(他们)正在达到一个崩溃点,”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副首席经济学家叶林娜•里巴科娃(Elina Ribakova)表示。“这是‘俄罗斯堡垒’战略的代价。”

“(当局)如此担心自己的外部威胁,以至于他们完全忘记了国内民众……被忽略太久的民众现在开始变得沮丧。”

去年,俄罗斯家庭消费下降8.6%,而整体经济萎缩逾3%。虽然萎缩幅度小于其他新兴市场,但它意味着俄罗斯现在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比2013年水平低30%。

在去年头九个月期间,有1960万俄罗斯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相当于总人口的13.3%。普京曾在2018年承诺,到2024年将俄罗斯贫困人口(定义为每月生活费不足165美元)减少一半。去年,在贫困人数增加之后,他将实现这一目标——以及提高实际收入的承诺——的最后期限推迟至2030年。

“经济问题多年来一直是俄罗斯人最关注的问题,”自1988年以来调查俄罗斯民意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Levada Center)的副主任丹尼斯•沃尔科夫(Denis Volkov)表示。“人们抱怨工资和养老金太少,而食品、医药以及公用事业价格太高。”

“(2020年)年底,悲观情绪再次开始上升,我们预期(普京)的支持率将会再次下降,”他补充说。

普京未能提高俄罗斯人的生活水平,这使诺维茨基这样的人感到不满。尽管他的妻子的工资足以承担家庭开支,使他得以在去年接受IT技术员的再培训,但快速通胀意味着在他寻找工作之际,全家难以维持生计。

“显然普京不会乘坐有轨电车,也不会住在一栋20层的公寓楼里,”他表示。“也许他不知情。也许他们在骗他。但是,你只需要上街走走,就会发现真相。”

对当权者中饱私囊的指控,放大了民众对收入下降而生活成本上升的不满情绪。纳瓦尔尼团队上月提出的指控就是一例。他们在一段调查视频中指控,寡头们在黑海海滨为普京建造了一座13亿美元的宫殿,里面配备奢华进口家具,还有单价高达700欧元的意大利马桶刷。

“对于90%的俄罗斯人,这种马桶刷的价格超过他们一个月的收入,”巴黎政治大学(Sciences Po)经济学教授谢尔盖•古里耶夫(Sergei Guriev)表示。“你很生气——你看到政府承诺收入会增加,实际上却没有增加。”

“前几年,普京还能够说服俄罗斯人相信,事情没那么糟糕,复苏指日可待。但是到了现在,俄罗斯人看出他没有说实话。没有复苏,没有计划,没有愿景,”古里耶夫表示。“而除了这一切之外,普通公民与政府官员还并不在同一条船上。”古里耶夫是纳瓦尔尼的朋友,曾为他提供建议。

纳瓦尔尼的行动主义不仅聚焦于揭露执政精英阶层的腐败。他还在去年4月提议一项减轻俄罗斯人压力的经济计划,呼吁向每位成年人发放至多4万卢布(合536美元)的现金,在疫情期间取消公用事业费,并向小企业提供价值2万亿卢布的补助。

克里姆林宫声称,其在去年春季推出的有针对性的救助计划,使俄罗斯经济比抗疫救助力度更大的西方国家更快复苏。但古里耶夫指出,政府未能向公民直接发钱,加上实际收入下降,意味着俄罗斯普通人尚未看到很多好处。

“就绝对数字而言,俄罗斯政府并没有支出太多,而且在2021年的支出将会更少,”他表示。“其中很多支出不是真正的支出,而是税收递延。如果你本来应该在今年缴税,你现在要在稍后缴纳。这有帮助,但只是暂时的。这一切基本上只是在玩数字游戏。”

政治分析人士称,这种变穷的感觉已经将普京所属的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United Russia)的支持率推至历史低点。这很可能严重拖累该党在9月议会选举中的前景。纳瓦尔尼的组织希望在此次选举中利用人们日益升温的不满情绪,并利用战术性投票来击败现任议员。

“人们普遍感到更加绝望,他们可以失去的东西更少了,”里巴科娃表示。

“(俄罗斯人)在很多事情上彼此意见分歧。但是他们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东西——腐败、社会保障网分崩离析和普通百姓不被当一回事——存在共识,”她补充说。“应该让当局害怕的是,对经济形势如此愤怒的老年人正在走上街头抗议。那是克里姆林宫的支持基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尽管纳瓦尔尼被判入狱触发了抗议,但俄罗斯民众的很大一部分不满源于生活水平下滑,其背景是增长停滞、投资疲弱和政府紧缩政策。



 | 亨利•福伊 , 马克斯•塞登 莫斯科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尼古拉•诺维茨基(Nikolai Novitsky)在俄罗斯南部城市沃罗涅日(Voronezh)担任超市出纳员时,他的上司会要他捣烂快到最迟销售日期的商品,并且把酸奶油浇在不新鲜的面包上。

垃圾在超市后面的场地腐烂之际,41岁的诺维茨基会震惊地看到老年妇女在垃圾堆里翻找食物,显然难以依靠微薄的养老金维生。

“如果全职工作,你每个月能挣2.2万卢布(合290美元),那不算什么钱,但仍比最低工资高出很多,”诺维茨基告诉英国《金融时报》。

尽管当局监禁反对派活动人士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为过去两个周末俄罗斯全国各地的抗议活动提供了导火线,但公众对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总统政权的很大一部分愤怒源于民间持续且愈演愈烈的经济不景气感觉。

在增长停滞、投资崩溃和普京政府采取紧缩支出措施的背景下,俄罗斯人的实际收入在过去七年中的五年不升反降,去年下降3.4%。2020年,俄罗斯人的平均消费实力比2013年减少11%。

这种经济痛苦的很大一部分可以追溯至克里姆林宫作出的决定。新冠疫情揭示了当局未能解决长期存在的结构性问题,例如医院和学校经费严重不足、养老金太少,而腐败程度较高,往往使很大一部分财政资源无法到达预期目标。

然后,在疫情开始肆虐之际,政府选择放弃旨在向较贫困地区输送资金的3600亿美元投资计划,而是加码保护其1830亿美元的国家财富基金,作为应对潜在全球冲击的缓冲;该基金是借助多年的紧缩措施(如提高领取养老金的年龄和增加零售税)建立起来的。

“人们真的已经走投无路……(他们)正在达到一个崩溃点,”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副首席经济学家叶林娜•里巴科娃(Elina Ribakova)表示。“这是‘俄罗斯堡垒’战略的代价。”

“(当局)如此担心自己的外部威胁,以至于他们完全忘记了国内民众……被忽略太久的民众现在开始变得沮丧。”

去年,俄罗斯家庭消费下降8.6%,而整体经济萎缩逾3%。虽然萎缩幅度小于其他新兴市场,但它意味着俄罗斯现在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比2013年水平低30%。

在去年头九个月期间,有1960万俄罗斯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相当于总人口的13.3%。普京曾在2018年承诺,到2024年将俄罗斯贫困人口(定义为每月生活费不足165美元)减少一半。去年,在贫困人数增加之后,他将实现这一目标——以及提高实际收入的承诺——的最后期限推迟至2030年。

“经济问题多年来一直是俄罗斯人最关注的问题,”自1988年以来调查俄罗斯民意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Levada Center)的副主任丹尼斯•沃尔科夫(Denis Volkov)表示。“人们抱怨工资和养老金太少,而食品、医药以及公用事业价格太高。”

“(2020年)年底,悲观情绪再次开始上升,我们预期(普京)的支持率将会再次下降,”他补充说。

普京未能提高俄罗斯人的生活水平,这使诺维茨基这样的人感到不满。尽管他的妻子的工资足以承担家庭开支,使他得以在去年接受IT技术员的再培训,但快速通胀意味着在他寻找工作之际,全家难以维持生计。

“显然普京不会乘坐有轨电车,也不会住在一栋20层的公寓楼里,”他表示。“也许他不知情。也许他们在骗他。但是,你只需要上街走走,就会发现真相。”

对当权者中饱私囊的指控,放大了民众对收入下降而生活成本上升的不满情绪。纳瓦尔尼团队上月提出的指控就是一例。他们在一段调查视频中指控,寡头们在黑海海滨为普京建造了一座13亿美元的宫殿,里面配备奢华进口家具,还有单价高达700欧元的意大利马桶刷。

“对于90%的俄罗斯人,这种马桶刷的价格超过他们一个月的收入,”巴黎政治大学(Sciences Po)经济学教授谢尔盖•古里耶夫(Sergei Guriev)表示。“你很生气——你看到政府承诺收入会增加,实际上却没有增加。”

“前几年,普京还能够说服俄罗斯人相信,事情没那么糟糕,复苏指日可待。但是到了现在,俄罗斯人看出他没有说实话。没有复苏,没有计划,没有愿景,”古里耶夫表示。“而除了这一切之外,普通公民与政府官员还并不在同一条船上。”古里耶夫是纳瓦尔尼的朋友,曾为他提供建议。

纳瓦尔尼的行动主义不仅聚焦于揭露执政精英阶层的腐败。他还在去年4月提议一项减轻俄罗斯人压力的经济计划,呼吁向每位成年人发放至多4万卢布(合536美元)的现金,在疫情期间取消公用事业费,并向小企业提供价值2万亿卢布的补助。

克里姆林宫声称,其在去年春季推出的有针对性的救助计划,使俄罗斯经济比抗疫救助力度更大的西方国家更快复苏。但古里耶夫指出,政府未能向公民直接发钱,加上实际收入下降,意味着俄罗斯普通人尚未看到很多好处。

“就绝对数字而言,俄罗斯政府并没有支出太多,而且在2021年的支出将会更少,”他表示。“其中很多支出不是真正的支出,而是税收递延。如果你本来应该在今年缴税,你现在要在稍后缴纳。这有帮助,但只是暂时的。这一切基本上只是在玩数字游戏。”

政治分析人士称,这种变穷的感觉已经将普京所属的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United Russia)的支持率推至历史低点。这很可能严重拖累该党在9月议会选举中的前景。纳瓦尔尼的组织希望在此次选举中利用人们日益升温的不满情绪,并利用战术性投票来击败现任议员。

“人们普遍感到更加绝望,他们可以失去的东西更少了,”里巴科娃表示。

“(俄罗斯人)在很多事情上彼此意见分歧。但是他们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东西——腐败、社会保障网分崩离析和普通百姓不被当一回事——存在共识,”她补充说。“应该让当局害怕的是,对经济形势如此愤怒的老年人正在走上街头抗议。那是克里姆林宫的支持基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收入下降助燃俄罗斯民众抗议

发布日期:2021-02-08 11:17
摘要:尽管纳瓦尔尼被判入狱触发了抗议,但俄罗斯民众的很大一部分不满源于生活水平下滑,其背景是增长停滞、投资疲弱和政府紧缩政策。



 | 亨利•福伊 , 马克斯•塞登 莫斯科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尼古拉•诺维茨基(Nikolai Novitsky)在俄罗斯南部城市沃罗涅日(Voronezh)担任超市出纳员时,他的上司会要他捣烂快到最迟销售日期的商品,并且把酸奶油浇在不新鲜的面包上。

垃圾在超市后面的场地腐烂之际,41岁的诺维茨基会震惊地看到老年妇女在垃圾堆里翻找食物,显然难以依靠微薄的养老金维生。

“如果全职工作,你每个月能挣2.2万卢布(合290美元),那不算什么钱,但仍比最低工资高出很多,”诺维茨基告诉英国《金融时报》。

尽管当局监禁反对派活动人士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为过去两个周末俄罗斯全国各地的抗议活动提供了导火线,但公众对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总统政权的很大一部分愤怒源于民间持续且愈演愈烈的经济不景气感觉。

在增长停滞、投资崩溃和普京政府采取紧缩支出措施的背景下,俄罗斯人的实际收入在过去七年中的五年不升反降,去年下降3.4%。2020年,俄罗斯人的平均消费实力比2013年减少11%。

这种经济痛苦的很大一部分可以追溯至克里姆林宫作出的决定。新冠疫情揭示了当局未能解决长期存在的结构性问题,例如医院和学校经费严重不足、养老金太少,而腐败程度较高,往往使很大一部分财政资源无法到达预期目标。

然后,在疫情开始肆虐之际,政府选择放弃旨在向较贫困地区输送资金的3600亿美元投资计划,而是加码保护其1830亿美元的国家财富基金,作为应对潜在全球冲击的缓冲;该基金是借助多年的紧缩措施(如提高领取养老金的年龄和增加零售税)建立起来的。

“人们真的已经走投无路……(他们)正在达到一个崩溃点,”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副首席经济学家叶林娜•里巴科娃(Elina Ribakova)表示。“这是‘俄罗斯堡垒’战略的代价。”

“(当局)如此担心自己的外部威胁,以至于他们完全忘记了国内民众……被忽略太久的民众现在开始变得沮丧。”

去年,俄罗斯家庭消费下降8.6%,而整体经济萎缩逾3%。虽然萎缩幅度小于其他新兴市场,但它意味着俄罗斯现在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比2013年水平低30%。

在去年头九个月期间,有1960万俄罗斯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相当于总人口的13.3%。普京曾在2018年承诺,到2024年将俄罗斯贫困人口(定义为每月生活费不足165美元)减少一半。去年,在贫困人数增加之后,他将实现这一目标——以及提高实际收入的承诺——的最后期限推迟至2030年。

“经济问题多年来一直是俄罗斯人最关注的问题,”自1988年以来调查俄罗斯民意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Levada Center)的副主任丹尼斯•沃尔科夫(Denis Volkov)表示。“人们抱怨工资和养老金太少,而食品、医药以及公用事业价格太高。”

“(2020年)年底,悲观情绪再次开始上升,我们预期(普京)的支持率将会再次下降,”他补充说。

普京未能提高俄罗斯人的生活水平,这使诺维茨基这样的人感到不满。尽管他的妻子的工资足以承担家庭开支,使他得以在去年接受IT技术员的再培训,但快速通胀意味着在他寻找工作之际,全家难以维持生计。

“显然普京不会乘坐有轨电车,也不会住在一栋20层的公寓楼里,”他表示。“也许他不知情。也许他们在骗他。但是,你只需要上街走走,就会发现真相。”

对当权者中饱私囊的指控,放大了民众对收入下降而生活成本上升的不满情绪。纳瓦尔尼团队上月提出的指控就是一例。他们在一段调查视频中指控,寡头们在黑海海滨为普京建造了一座13亿美元的宫殿,里面配备奢华进口家具,还有单价高达700欧元的意大利马桶刷。

“对于90%的俄罗斯人,这种马桶刷的价格超过他们一个月的收入,”巴黎政治大学(Sciences Po)经济学教授谢尔盖•古里耶夫(Sergei Guriev)表示。“你很生气——你看到政府承诺收入会增加,实际上却没有增加。”

“前几年,普京还能够说服俄罗斯人相信,事情没那么糟糕,复苏指日可待。但是到了现在,俄罗斯人看出他没有说实话。没有复苏,没有计划,没有愿景,”古里耶夫表示。“而除了这一切之外,普通公民与政府官员还并不在同一条船上。”古里耶夫是纳瓦尔尼的朋友,曾为他提供建议。

纳瓦尔尼的行动主义不仅聚焦于揭露执政精英阶层的腐败。他还在去年4月提议一项减轻俄罗斯人压力的经济计划,呼吁向每位成年人发放至多4万卢布(合536美元)的现金,在疫情期间取消公用事业费,并向小企业提供价值2万亿卢布的补助。

克里姆林宫声称,其在去年春季推出的有针对性的救助计划,使俄罗斯经济比抗疫救助力度更大的西方国家更快复苏。但古里耶夫指出,政府未能向公民直接发钱,加上实际收入下降,意味着俄罗斯普通人尚未看到很多好处。

“就绝对数字而言,俄罗斯政府并没有支出太多,而且在2021年的支出将会更少,”他表示。“其中很多支出不是真正的支出,而是税收递延。如果你本来应该在今年缴税,你现在要在稍后缴纳。这有帮助,但只是暂时的。这一切基本上只是在玩数字游戏。”

政治分析人士称,这种变穷的感觉已经将普京所属的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United Russia)的支持率推至历史低点。这很可能严重拖累该党在9月议会选举中的前景。纳瓦尔尼的组织希望在此次选举中利用人们日益升温的不满情绪,并利用战术性投票来击败现任议员。

“人们普遍感到更加绝望,他们可以失去的东西更少了,”里巴科娃表示。

“(俄罗斯人)在很多事情上彼此意见分歧。但是他们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东西——腐败、社会保障网分崩离析和普通百姓不被当一回事——存在共识,”她补充说。“应该让当局害怕的是,对经济形势如此愤怒的老年人正在走上街头抗议。那是克里姆林宫的支持基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尽管纳瓦尔尼被判入狱触发了抗议,但俄罗斯民众的很大一部分不满源于生活水平下滑,其背景是增长停滞、投资疲弱和政府紧缩政策。



 | 亨利•福伊 , 马克斯•塞登 莫斯科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尼古拉•诺维茨基(Nikolai Novitsky)在俄罗斯南部城市沃罗涅日(Voronezh)担任超市出纳员时,他的上司会要他捣烂快到最迟销售日期的商品,并且把酸奶油浇在不新鲜的面包上。

垃圾在超市后面的场地腐烂之际,41岁的诺维茨基会震惊地看到老年妇女在垃圾堆里翻找食物,显然难以依靠微薄的养老金维生。

“如果全职工作,你每个月能挣2.2万卢布(合290美元),那不算什么钱,但仍比最低工资高出很多,”诺维茨基告诉英国《金融时报》。

尽管当局监禁反对派活动人士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为过去两个周末俄罗斯全国各地的抗议活动提供了导火线,但公众对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总统政权的很大一部分愤怒源于民间持续且愈演愈烈的经济不景气感觉。

在增长停滞、投资崩溃和普京政府采取紧缩支出措施的背景下,俄罗斯人的实际收入在过去七年中的五年不升反降,去年下降3.4%。2020年,俄罗斯人的平均消费实力比2013年减少11%。

这种经济痛苦的很大一部分可以追溯至克里姆林宫作出的决定。新冠疫情揭示了当局未能解决长期存在的结构性问题,例如医院和学校经费严重不足、养老金太少,而腐败程度较高,往往使很大一部分财政资源无法到达预期目标。

然后,在疫情开始肆虐之际,政府选择放弃旨在向较贫困地区输送资金的3600亿美元投资计划,而是加码保护其1830亿美元的国家财富基金,作为应对潜在全球冲击的缓冲;该基金是借助多年的紧缩措施(如提高领取养老金的年龄和增加零售税)建立起来的。

“人们真的已经走投无路……(他们)正在达到一个崩溃点,”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副首席经济学家叶林娜•里巴科娃(Elina Ribakova)表示。“这是‘俄罗斯堡垒’战略的代价。”

“(当局)如此担心自己的外部威胁,以至于他们完全忘记了国内民众……被忽略太久的民众现在开始变得沮丧。”

去年,俄罗斯家庭消费下降8.6%,而整体经济萎缩逾3%。虽然萎缩幅度小于其他新兴市场,但它意味着俄罗斯现在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比2013年水平低30%。

在去年头九个月期间,有1960万俄罗斯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相当于总人口的13.3%。普京曾在2018年承诺,到2024年将俄罗斯贫困人口(定义为每月生活费不足165美元)减少一半。去年,在贫困人数增加之后,他将实现这一目标——以及提高实际收入的承诺——的最后期限推迟至2030年。

“经济问题多年来一直是俄罗斯人最关注的问题,”自1988年以来调查俄罗斯民意的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Levada Center)的副主任丹尼斯•沃尔科夫(Denis Volkov)表示。“人们抱怨工资和养老金太少,而食品、医药以及公用事业价格太高。”

“(2020年)年底,悲观情绪再次开始上升,我们预期(普京)的支持率将会再次下降,”他补充说。

普京未能提高俄罗斯人的生活水平,这使诺维茨基这样的人感到不满。尽管他的妻子的工资足以承担家庭开支,使他得以在去年接受IT技术员的再培训,但快速通胀意味着在他寻找工作之际,全家难以维持生计。

“显然普京不会乘坐有轨电车,也不会住在一栋20层的公寓楼里,”他表示。“也许他不知情。也许他们在骗他。但是,你只需要上街走走,就会发现真相。”

对当权者中饱私囊的指控,放大了民众对收入下降而生活成本上升的不满情绪。纳瓦尔尼团队上月提出的指控就是一例。他们在一段调查视频中指控,寡头们在黑海海滨为普京建造了一座13亿美元的宫殿,里面配备奢华进口家具,还有单价高达700欧元的意大利马桶刷。

“对于90%的俄罗斯人,这种马桶刷的价格超过他们一个月的收入,”巴黎政治大学(Sciences Po)经济学教授谢尔盖•古里耶夫(Sergei Guriev)表示。“你很生气——你看到政府承诺收入会增加,实际上却没有增加。”

“前几年,普京还能够说服俄罗斯人相信,事情没那么糟糕,复苏指日可待。但是到了现在,俄罗斯人看出他没有说实话。没有复苏,没有计划,没有愿景,”古里耶夫表示。“而除了这一切之外,普通公民与政府官员还并不在同一条船上。”古里耶夫是纳瓦尔尼的朋友,曾为他提供建议。

纳瓦尔尼的行动主义不仅聚焦于揭露执政精英阶层的腐败。他还在去年4月提议一项减轻俄罗斯人压力的经济计划,呼吁向每位成年人发放至多4万卢布(合536美元)的现金,在疫情期间取消公用事业费,并向小企业提供价值2万亿卢布的补助。

克里姆林宫声称,其在去年春季推出的有针对性的救助计划,使俄罗斯经济比抗疫救助力度更大的西方国家更快复苏。但古里耶夫指出,政府未能向公民直接发钱,加上实际收入下降,意味着俄罗斯普通人尚未看到很多好处。

“就绝对数字而言,俄罗斯政府并没有支出太多,而且在2021年的支出将会更少,”他表示。“其中很多支出不是真正的支出,而是税收递延。如果你本来应该在今年缴税,你现在要在稍后缴纳。这有帮助,但只是暂时的。这一切基本上只是在玩数字游戏。”

政治分析人士称,这种变穷的感觉已经将普京所属的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United Russia)的支持率推至历史低点。这很可能严重拖累该党在9月议会选举中的前景。纳瓦尔尼的组织希望在此次选举中利用人们日益升温的不满情绪,并利用战术性投票来击败现任议员。

“人们普遍感到更加绝望,他们可以失去的东西更少了,”里巴科娃表示。

“(俄罗斯人)在很多事情上彼此意见分歧。但是他们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东西——腐败、社会保障网分崩离析和普通百姓不被当一回事——存在共识,”她补充说。“应该让当局害怕的是,对经济形势如此愤怒的老年人正在走上街头抗议。那是克里姆林宫的支持基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