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没有哪只股票受到的激进卖空者攻击程度比跟谁学更严重。但到目前为止,这家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在线教育公司的股票表现已名列前茅。继今年股价上涨四倍后,该公司已成为全球最有价值的教育企业之一,市值达273亿美元。



 | Jing Yang / Xie Yu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以来,没有哪只股票受到的激进卖空者攻击程度比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在线教育公司跟谁学(GSX Techedu., GSX)更严重。

但到目前为止,跟谁学的股票表现已名列前茅。继今年股价上涨四倍后,该公司已成为全球最有价值的教育企业之一,市值达273亿美元。

佛罗里达州圣奥古斯丁市弗拉格勒学院(Flagler College)的数学教授斯马特(Richard Smatt)表示:“做空跟谁学,简直就是一场噩梦。”他说自己持有的跟谁学空头仓位出现数万美元的未实现损失。

卖空者已经对Nikola Corp. (NKLA)和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 LK)等股票进行大肆抛售。但在这些动荡和投机的市场中,这种策略也是一败涂地。尽管有十多份措辞严厉的研究报告已指责跟谁学虚报收入和其他有问题的做法,并且这些指控引发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的调查,但做空这家成立六年时间的公司的投资者已经损失惨重。

根据研究服务机构Breakout Point的数据,从今年2月首份针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发布以来该公司股票的表现来看,跟谁学是今年以来全球卖空者表现最差的押注之一。看跌特斯拉(Tesla Inc., TSLA)的投资者也蒙受了巨大损失,该公司当前股价是年初时的五倍多。

16个月前,总部位于北京的跟谁学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完成了2.16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IPO),当时该公司的估值为25亿美元。该公司为中国各地的小学至高中学生提供课后在线辅导,也为成年人提供金融和教育等科目的专业培训。自2017年以来,该公司的收入持续实现三位数百分比增长。跟谁学称,该公司向学生收取课程费用,课程包括大班直播课和针对数学、外语和其他学科的小班辅导课。


在线教育在中国是一个快速增长的行业,其他教育类股今年也出现了攀升,原因是新冠疫情提升了远程教育的重要性。不过,跟谁学的涨幅远超同行。一些投资者表示,这是“轧空”的结果。“轧空”是指卖空者被迫买回股票,以对亏损的空头头寸进行平仓,这推动股价大幅走高。据S3 Partners的数据,今年6月,除跟谁学创始人持有的超级投票权股票外,该公司多达33%的股票被卖空。

在今年前六个月,跟谁学实现收入人民币29.5亿元(合4.34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三倍多。该公司上半年实现净利润人民币1.67亿元(合2,460万美元)。

纽约Grizzly Research的负责人埃格特(Siegfried Eggert)表示:“这些业绩数据好到令人难以置信。”Grizzly Research是第一家公开质疑跟谁学所公布业绩的公司。一些知名卖空者也得出了类似结论,他们还发布报告指责跟谁学通过在该公司在线教室中植入虚假学生用户来虚增收入,这些卖空者包括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 LLC)的Carson Block和香橼研究(Citron Research)的Andrew Left。

上述卖空者的研究吸引了一些抱有共识的投资者,这些投资者在Twitter上联合抨击跟谁学,他们还交流策略以期从该公司股价的下跌中获利。该团体的成员已多次向SEC、美国政界人士和跟谁学的审计机构德勤(Deloitte)发送电子邮件,要求他们采取行动。一些卖空者已要求记者调查跟谁学,并要求中国监管机构对跟谁学的做法展开调查。

香港投资研究公司GMT Research的创始人塔洛克(Gillem Tulloch)称,很少有公司像跟谁学这样受到攻击。他还称,“我几乎从未见过这种情形。”

跟谁学已对欺诈指控予以坚决否认,并为该公司的业务模式进行了辩护。跟谁学上个月称,SEC的执法部门已要求该公司提供2017年初以来的财务和运营记录。该股最初出现下跌,之后又回升至该公司披露上述调查前的水平。



跟谁学首席财务官沈楠(Shannon Shen)称,在SEC开始调查之前,该公司已经启动了一项内部调查。沈楠表示,进行此次内部调查的是一家美国律所和一家不是德勤的大型会计师事务所。但她不予透露这两家机构的名称。

沈楠称:为配合这次内部调查,我们交出了自己的手机、笔记本电脑和公司的硬盘。她表示,这个过程并不好受,但没有一个有诚信的调查是令人舒服的。

沈楠还称,自5月份以来,一些跟谁学的员工接到了匿名电话。她表示,许多高管、同事和投资者都受到了骚扰。她还称,她自己接到了三个电话,来电的人讲普通话,威胁要让她进监狱。

十多名卖空者和跟谁学的投资者称他们对这些电话不知情。Grizzly Research的埃格特说:“这不好。这种做法不对。”他表示:“如果你想要在战斗中站在正确的一方,你的行为也要正当。”

卖空者此前曾盯上其他中国教育公司的股票,包括好未来(TAL Education Group, TAL)和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公司(New Oriental Education & Technology Group Inc., EDU)。今年早些时候,在纽约上市的好未来表示,发现一名员工虚增了一项新业务的销售额,这项业务占该公司截至2月份财年收入的3%-4%。好未来股价最初下跌,但今年到目前为止已累计上涨近65%。

总部位于香港的对冲基金管理公司上海保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Pinpoint Asset Management)创始人兼董事长王强表示,他的公司在今年早些时候购买了跟谁学的美国存托凭证(ADR),随着该股的上涨逐步卖出,在该股股价增长数倍后于8月全部套现。他表示,他仔细研究了该公司的情况,对做空者的报告不太在意。

王强表示,外国人可能不了解跟谁学,他们不了解中国父母愿意在孩子的教育上花多少钱。

其他人则在疗伤。驻香港的散户投资者、新手卖空者福里斯特(Tom Forrest)于5月借入了跟谁学股票并卖出,损失数万美元。现年42岁的福里斯特从事顾问的工作,并以Sylvan Research的名义发布了两份有关跟谁学的报告。他表示,在瑞幸咖啡股价暴跌后,“我天真地以为这会是一个简单的过程”。

北京28岁的软件工程师Xu Weikang处境相同。他与人共同拥有的一家名为天蝎创投(Scorpio VC)的公司,该公司发布了有关跟谁学的四份研究报告,其用于做空跟谁学股票的约16万美元资金损失了一半。天蝎创投在8月份跟谁学股价创下纪录高点时解除了空头头寸,但最近在SEC调查的消息传出后再度做空该公司。

Xu表示:“我们现在只能指望SEC了。我仍然认为跟谁学有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接连遭做空后年内仍暴涨四倍,跟谁学成今年最糟糕空头押注之一

发布日期:2020-10-13 18:20
今年以来,没有哪只股票受到的激进卖空者攻击程度比跟谁学更严重。但到目前为止,这家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在线教育公司的股票表现已名列前茅。继今年股价上涨四倍后,该公司已成为全球最有价值的教育企业之一,市值达273亿美元。



 | Jing Yang / Xie Yu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以来,没有哪只股票受到的激进卖空者攻击程度比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在线教育公司跟谁学(GSX Techedu., GSX)更严重。

但到目前为止,跟谁学的股票表现已名列前茅。继今年股价上涨四倍后,该公司已成为全球最有价值的教育企业之一,市值达273亿美元。

佛罗里达州圣奥古斯丁市弗拉格勒学院(Flagler College)的数学教授斯马特(Richard Smatt)表示:“做空跟谁学,简直就是一场噩梦。”他说自己持有的跟谁学空头仓位出现数万美元的未实现损失。

卖空者已经对Nikola Corp. (NKLA)和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 LK)等股票进行大肆抛售。但在这些动荡和投机的市场中,这种策略也是一败涂地。尽管有十多份措辞严厉的研究报告已指责跟谁学虚报收入和其他有问题的做法,并且这些指控引发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的调查,但做空这家成立六年时间的公司的投资者已经损失惨重。

根据研究服务机构Breakout Point的数据,从今年2月首份针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发布以来该公司股票的表现来看,跟谁学是今年以来全球卖空者表现最差的押注之一。看跌特斯拉(Tesla Inc., TSLA)的投资者也蒙受了巨大损失,该公司当前股价是年初时的五倍多。

16个月前,总部位于北京的跟谁学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完成了2.16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IPO),当时该公司的估值为25亿美元。该公司为中国各地的小学至高中学生提供课后在线辅导,也为成年人提供金融和教育等科目的专业培训。自2017年以来,该公司的收入持续实现三位数百分比增长。跟谁学称,该公司向学生收取课程费用,课程包括大班直播课和针对数学、外语和其他学科的小班辅导课。


在线教育在中国是一个快速增长的行业,其他教育类股今年也出现了攀升,原因是新冠疫情提升了远程教育的重要性。不过,跟谁学的涨幅远超同行。一些投资者表示,这是“轧空”的结果。“轧空”是指卖空者被迫买回股票,以对亏损的空头头寸进行平仓,这推动股价大幅走高。据S3 Partners的数据,今年6月,除跟谁学创始人持有的超级投票权股票外,该公司多达33%的股票被卖空。

在今年前六个月,跟谁学实现收入人民币29.5亿元(合4.34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三倍多。该公司上半年实现净利润人民币1.67亿元(合2,460万美元)。

纽约Grizzly Research的负责人埃格特(Siegfried Eggert)表示:“这些业绩数据好到令人难以置信。”Grizzly Research是第一家公开质疑跟谁学所公布业绩的公司。一些知名卖空者也得出了类似结论,他们还发布报告指责跟谁学通过在该公司在线教室中植入虚假学生用户来虚增收入,这些卖空者包括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 LLC)的Carson Block和香橼研究(Citron Research)的Andrew Left。

上述卖空者的研究吸引了一些抱有共识的投资者,这些投资者在Twitter上联合抨击跟谁学,他们还交流策略以期从该公司股价的下跌中获利。该团体的成员已多次向SEC、美国政界人士和跟谁学的审计机构德勤(Deloitte)发送电子邮件,要求他们采取行动。一些卖空者已要求记者调查跟谁学,并要求中国监管机构对跟谁学的做法展开调查。

香港投资研究公司GMT Research的创始人塔洛克(Gillem Tulloch)称,很少有公司像跟谁学这样受到攻击。他还称,“我几乎从未见过这种情形。”

跟谁学已对欺诈指控予以坚决否认,并为该公司的业务模式进行了辩护。跟谁学上个月称,SEC的执法部门已要求该公司提供2017年初以来的财务和运营记录。该股最初出现下跌,之后又回升至该公司披露上述调查前的水平。



跟谁学首席财务官沈楠(Shannon Shen)称,在SEC开始调查之前,该公司已经启动了一项内部调查。沈楠表示,进行此次内部调查的是一家美国律所和一家不是德勤的大型会计师事务所。但她不予透露这两家机构的名称。

沈楠称:为配合这次内部调查,我们交出了自己的手机、笔记本电脑和公司的硬盘。她表示,这个过程并不好受,但没有一个有诚信的调查是令人舒服的。

沈楠还称,自5月份以来,一些跟谁学的员工接到了匿名电话。她表示,许多高管、同事和投资者都受到了骚扰。她还称,她自己接到了三个电话,来电的人讲普通话,威胁要让她进监狱。

十多名卖空者和跟谁学的投资者称他们对这些电话不知情。Grizzly Research的埃格特说:“这不好。这种做法不对。”他表示:“如果你想要在战斗中站在正确的一方,你的行为也要正当。”

卖空者此前曾盯上其他中国教育公司的股票,包括好未来(TAL Education Group, TAL)和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公司(New Oriental Education & Technology Group Inc., EDU)。今年早些时候,在纽约上市的好未来表示,发现一名员工虚增了一项新业务的销售额,这项业务占该公司截至2月份财年收入的3%-4%。好未来股价最初下跌,但今年到目前为止已累计上涨近65%。

总部位于香港的对冲基金管理公司上海保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Pinpoint Asset Management)创始人兼董事长王强表示,他的公司在今年早些时候购买了跟谁学的美国存托凭证(ADR),随着该股的上涨逐步卖出,在该股股价增长数倍后于8月全部套现。他表示,他仔细研究了该公司的情况,对做空者的报告不太在意。

王强表示,外国人可能不了解跟谁学,他们不了解中国父母愿意在孩子的教育上花多少钱。

其他人则在疗伤。驻香港的散户投资者、新手卖空者福里斯特(Tom Forrest)于5月借入了跟谁学股票并卖出,损失数万美元。现年42岁的福里斯特从事顾问的工作,并以Sylvan Research的名义发布了两份有关跟谁学的报告。他表示,在瑞幸咖啡股价暴跌后,“我天真地以为这会是一个简单的过程”。

北京28岁的软件工程师Xu Weikang处境相同。他与人共同拥有的一家名为天蝎创投(Scorpio VC)的公司,该公司发布了有关跟谁学的四份研究报告,其用于做空跟谁学股票的约16万美元资金损失了一半。天蝎创投在8月份跟谁学股价创下纪录高点时解除了空头头寸,但最近在SEC调查的消息传出后再度做空该公司。

Xu表示:“我们现在只能指望SEC了。我仍然认为跟谁学有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今年以来,没有哪只股票受到的激进卖空者攻击程度比跟谁学更严重。但到目前为止,这家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在线教育公司的股票表现已名列前茅。继今年股价上涨四倍后,该公司已成为全球最有价值的教育企业之一,市值达273亿美元。



 | Jing Yang / Xie Yu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以来,没有哪只股票受到的激进卖空者攻击程度比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在线教育公司跟谁学(GSX Techedu., GSX)更严重。

但到目前为止,跟谁学的股票表现已名列前茅。继今年股价上涨四倍后,该公司已成为全球最有价值的教育企业之一,市值达273亿美元。

佛罗里达州圣奥古斯丁市弗拉格勒学院(Flagler College)的数学教授斯马特(Richard Smatt)表示:“做空跟谁学,简直就是一场噩梦。”他说自己持有的跟谁学空头仓位出现数万美元的未实现损失。

卖空者已经对Nikola Corp. (NKLA)和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 LK)等股票进行大肆抛售。但在这些动荡和投机的市场中,这种策略也是一败涂地。尽管有十多份措辞严厉的研究报告已指责跟谁学虚报收入和其他有问题的做法,并且这些指控引发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的调查,但做空这家成立六年时间的公司的投资者已经损失惨重。

根据研究服务机构Breakout Point的数据,从今年2月首份针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发布以来该公司股票的表现来看,跟谁学是今年以来全球卖空者表现最差的押注之一。看跌特斯拉(Tesla Inc., TSLA)的投资者也蒙受了巨大损失,该公司当前股价是年初时的五倍多。

16个月前,总部位于北京的跟谁学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完成了2.16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IPO),当时该公司的估值为25亿美元。该公司为中国各地的小学至高中学生提供课后在线辅导,也为成年人提供金融和教育等科目的专业培训。自2017年以来,该公司的收入持续实现三位数百分比增长。跟谁学称,该公司向学生收取课程费用,课程包括大班直播课和针对数学、外语和其他学科的小班辅导课。


在线教育在中国是一个快速增长的行业,其他教育类股今年也出现了攀升,原因是新冠疫情提升了远程教育的重要性。不过,跟谁学的涨幅远超同行。一些投资者表示,这是“轧空”的结果。“轧空”是指卖空者被迫买回股票,以对亏损的空头头寸进行平仓,这推动股价大幅走高。据S3 Partners的数据,今年6月,除跟谁学创始人持有的超级投票权股票外,该公司多达33%的股票被卖空。

在今年前六个月,跟谁学实现收入人民币29.5亿元(合4.34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三倍多。该公司上半年实现净利润人民币1.67亿元(合2,460万美元)。

纽约Grizzly Research的负责人埃格特(Siegfried Eggert)表示:“这些业绩数据好到令人难以置信。”Grizzly Research是第一家公开质疑跟谁学所公布业绩的公司。一些知名卖空者也得出了类似结论,他们还发布报告指责跟谁学通过在该公司在线教室中植入虚假学生用户来虚增收入,这些卖空者包括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 LLC)的Carson Block和香橼研究(Citron Research)的Andrew Left。

上述卖空者的研究吸引了一些抱有共识的投资者,这些投资者在Twitter上联合抨击跟谁学,他们还交流策略以期从该公司股价的下跌中获利。该团体的成员已多次向SEC、美国政界人士和跟谁学的审计机构德勤(Deloitte)发送电子邮件,要求他们采取行动。一些卖空者已要求记者调查跟谁学,并要求中国监管机构对跟谁学的做法展开调查。

香港投资研究公司GMT Research的创始人塔洛克(Gillem Tulloch)称,很少有公司像跟谁学这样受到攻击。他还称,“我几乎从未见过这种情形。”

跟谁学已对欺诈指控予以坚决否认,并为该公司的业务模式进行了辩护。跟谁学上个月称,SEC的执法部门已要求该公司提供2017年初以来的财务和运营记录。该股最初出现下跌,之后又回升至该公司披露上述调查前的水平。



跟谁学首席财务官沈楠(Shannon Shen)称,在SEC开始调查之前,该公司已经启动了一项内部调查。沈楠表示,进行此次内部调查的是一家美国律所和一家不是德勤的大型会计师事务所。但她不予透露这两家机构的名称。

沈楠称:为配合这次内部调查,我们交出了自己的手机、笔记本电脑和公司的硬盘。她表示,这个过程并不好受,但没有一个有诚信的调查是令人舒服的。

沈楠还称,自5月份以来,一些跟谁学的员工接到了匿名电话。她表示,许多高管、同事和投资者都受到了骚扰。她还称,她自己接到了三个电话,来电的人讲普通话,威胁要让她进监狱。

十多名卖空者和跟谁学的投资者称他们对这些电话不知情。Grizzly Research的埃格特说:“这不好。这种做法不对。”他表示:“如果你想要在战斗中站在正确的一方,你的行为也要正当。”

卖空者此前曾盯上其他中国教育公司的股票,包括好未来(TAL Education Group, TAL)和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公司(New Oriental Education & Technology Group Inc., EDU)。今年早些时候,在纽约上市的好未来表示,发现一名员工虚增了一项新业务的销售额,这项业务占该公司截至2月份财年收入的3%-4%。好未来股价最初下跌,但今年到目前为止已累计上涨近65%。

总部位于香港的对冲基金管理公司上海保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Pinpoint Asset Management)创始人兼董事长王强表示,他的公司在今年早些时候购买了跟谁学的美国存托凭证(ADR),随着该股的上涨逐步卖出,在该股股价增长数倍后于8月全部套现。他表示,他仔细研究了该公司的情况,对做空者的报告不太在意。

王强表示,外国人可能不了解跟谁学,他们不了解中国父母愿意在孩子的教育上花多少钱。

其他人则在疗伤。驻香港的散户投资者、新手卖空者福里斯特(Tom Forrest)于5月借入了跟谁学股票并卖出,损失数万美元。现年42岁的福里斯特从事顾问的工作,并以Sylvan Research的名义发布了两份有关跟谁学的报告。他表示,在瑞幸咖啡股价暴跌后,“我天真地以为这会是一个简单的过程”。

北京28岁的软件工程师Xu Weikang处境相同。他与人共同拥有的一家名为天蝎创投(Scorpio VC)的公司,该公司发布了有关跟谁学的四份研究报告,其用于做空跟谁学股票的约16万美元资金损失了一半。天蝎创投在8月份跟谁学股价创下纪录高点时解除了空头头寸,但最近在SEC调查的消息传出后再度做空该公司。

Xu表示:“我们现在只能指望SEC了。我仍然认为跟谁学有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接连遭做空后年内仍暴涨四倍,跟谁学成今年最糟糕空头押注之一

发布日期:2020-10-13 18:20
今年以来,没有哪只股票受到的激进卖空者攻击程度比跟谁学更严重。但到目前为止,这家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在线教育公司的股票表现已名列前茅。继今年股价上涨四倍后,该公司已成为全球最有价值的教育企业之一,市值达273亿美元。



 | Jing Yang / Xie Yu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以来,没有哪只股票受到的激进卖空者攻击程度比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在线教育公司跟谁学(GSX Techedu., GSX)更严重。

但到目前为止,跟谁学的股票表现已名列前茅。继今年股价上涨四倍后,该公司已成为全球最有价值的教育企业之一,市值达273亿美元。

佛罗里达州圣奥古斯丁市弗拉格勒学院(Flagler College)的数学教授斯马特(Richard Smatt)表示:“做空跟谁学,简直就是一场噩梦。”他说自己持有的跟谁学空头仓位出现数万美元的未实现损失。

卖空者已经对Nikola Corp. (NKLA)和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 LK)等股票进行大肆抛售。但在这些动荡和投机的市场中,这种策略也是一败涂地。尽管有十多份措辞严厉的研究报告已指责跟谁学虚报收入和其他有问题的做法,并且这些指控引发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的调查,但做空这家成立六年时间的公司的投资者已经损失惨重。

根据研究服务机构Breakout Point的数据,从今年2月首份针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发布以来该公司股票的表现来看,跟谁学是今年以来全球卖空者表现最差的押注之一。看跌特斯拉(Tesla Inc., TSLA)的投资者也蒙受了巨大损失,该公司当前股价是年初时的五倍多。

16个月前,总部位于北京的跟谁学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完成了2.16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IPO),当时该公司的估值为25亿美元。该公司为中国各地的小学至高中学生提供课后在线辅导,也为成年人提供金融和教育等科目的专业培训。自2017年以来,该公司的收入持续实现三位数百分比增长。跟谁学称,该公司向学生收取课程费用,课程包括大班直播课和针对数学、外语和其他学科的小班辅导课。


在线教育在中国是一个快速增长的行业,其他教育类股今年也出现了攀升,原因是新冠疫情提升了远程教育的重要性。不过,跟谁学的涨幅远超同行。一些投资者表示,这是“轧空”的结果。“轧空”是指卖空者被迫买回股票,以对亏损的空头头寸进行平仓,这推动股价大幅走高。据S3 Partners的数据,今年6月,除跟谁学创始人持有的超级投票权股票外,该公司多达33%的股票被卖空。

在今年前六个月,跟谁学实现收入人民币29.5亿元(合4.34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三倍多。该公司上半年实现净利润人民币1.67亿元(合2,460万美元)。

纽约Grizzly Research的负责人埃格特(Siegfried Eggert)表示:“这些业绩数据好到令人难以置信。”Grizzly Research是第一家公开质疑跟谁学所公布业绩的公司。一些知名卖空者也得出了类似结论,他们还发布报告指责跟谁学通过在该公司在线教室中植入虚假学生用户来虚增收入,这些卖空者包括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 LLC)的Carson Block和香橼研究(Citron Research)的Andrew Left。

上述卖空者的研究吸引了一些抱有共识的投资者,这些投资者在Twitter上联合抨击跟谁学,他们还交流策略以期从该公司股价的下跌中获利。该团体的成员已多次向SEC、美国政界人士和跟谁学的审计机构德勤(Deloitte)发送电子邮件,要求他们采取行动。一些卖空者已要求记者调查跟谁学,并要求中国监管机构对跟谁学的做法展开调查。

香港投资研究公司GMT Research的创始人塔洛克(Gillem Tulloch)称,很少有公司像跟谁学这样受到攻击。他还称,“我几乎从未见过这种情形。”

跟谁学已对欺诈指控予以坚决否认,并为该公司的业务模式进行了辩护。跟谁学上个月称,SEC的执法部门已要求该公司提供2017年初以来的财务和运营记录。该股最初出现下跌,之后又回升至该公司披露上述调查前的水平。



跟谁学首席财务官沈楠(Shannon Shen)称,在SEC开始调查之前,该公司已经启动了一项内部调查。沈楠表示,进行此次内部调查的是一家美国律所和一家不是德勤的大型会计师事务所。但她不予透露这两家机构的名称。

沈楠称:为配合这次内部调查,我们交出了自己的手机、笔记本电脑和公司的硬盘。她表示,这个过程并不好受,但没有一个有诚信的调查是令人舒服的。

沈楠还称,自5月份以来,一些跟谁学的员工接到了匿名电话。她表示,许多高管、同事和投资者都受到了骚扰。她还称,她自己接到了三个电话,来电的人讲普通话,威胁要让她进监狱。

十多名卖空者和跟谁学的投资者称他们对这些电话不知情。Grizzly Research的埃格特说:“这不好。这种做法不对。”他表示:“如果你想要在战斗中站在正确的一方,你的行为也要正当。”

卖空者此前曾盯上其他中国教育公司的股票,包括好未来(TAL Education Group, TAL)和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公司(New Oriental Education & Technology Group Inc., EDU)。今年早些时候,在纽约上市的好未来表示,发现一名员工虚增了一项新业务的销售额,这项业务占该公司截至2月份财年收入的3%-4%。好未来股价最初下跌,但今年到目前为止已累计上涨近65%。

总部位于香港的对冲基金管理公司上海保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Pinpoint Asset Management)创始人兼董事长王强表示,他的公司在今年早些时候购买了跟谁学的美国存托凭证(ADR),随着该股的上涨逐步卖出,在该股股价增长数倍后于8月全部套现。他表示,他仔细研究了该公司的情况,对做空者的报告不太在意。

王强表示,外国人可能不了解跟谁学,他们不了解中国父母愿意在孩子的教育上花多少钱。

其他人则在疗伤。驻香港的散户投资者、新手卖空者福里斯特(Tom Forrest)于5月借入了跟谁学股票并卖出,损失数万美元。现年42岁的福里斯特从事顾问的工作,并以Sylvan Research的名义发布了两份有关跟谁学的报告。他表示,在瑞幸咖啡股价暴跌后,“我天真地以为这会是一个简单的过程”。

北京28岁的软件工程师Xu Weikang处境相同。他与人共同拥有的一家名为天蝎创投(Scorpio VC)的公司,该公司发布了有关跟谁学的四份研究报告,其用于做空跟谁学股票的约16万美元资金损失了一半。天蝎创投在8月份跟谁学股价创下纪录高点时解除了空头头寸,但最近在SEC调查的消息传出后再度做空该公司。

Xu表示:“我们现在只能指望SEC了。我仍然认为跟谁学有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今年以来,没有哪只股票受到的激进卖空者攻击程度比跟谁学更严重。但到目前为止,这家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在线教育公司的股票表现已名列前茅。继今年股价上涨四倍后,该公司已成为全球最有价值的教育企业之一,市值达273亿美元。



 | Jing Yang / Xie Yu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以来,没有哪只股票受到的激进卖空者攻击程度比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在线教育公司跟谁学(GSX Techedu., GSX)更严重。

但到目前为止,跟谁学的股票表现已名列前茅。继今年股价上涨四倍后,该公司已成为全球最有价值的教育企业之一,市值达273亿美元。

佛罗里达州圣奥古斯丁市弗拉格勒学院(Flagler College)的数学教授斯马特(Richard Smatt)表示:“做空跟谁学,简直就是一场噩梦。”他说自己持有的跟谁学空头仓位出现数万美元的未实现损失。

卖空者已经对Nikola Corp. (NKLA)和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 LK)等股票进行大肆抛售。但在这些动荡和投机的市场中,这种策略也是一败涂地。尽管有十多份措辞严厉的研究报告已指责跟谁学虚报收入和其他有问题的做法,并且这些指控引发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的调查,但做空这家成立六年时间的公司的投资者已经损失惨重。

根据研究服务机构Breakout Point的数据,从今年2月首份针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发布以来该公司股票的表现来看,跟谁学是今年以来全球卖空者表现最差的押注之一。看跌特斯拉(Tesla Inc., TSLA)的投资者也蒙受了巨大损失,该公司当前股价是年初时的五倍多。

16个月前,总部位于北京的跟谁学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完成了2.16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IPO),当时该公司的估值为25亿美元。该公司为中国各地的小学至高中学生提供课后在线辅导,也为成年人提供金融和教育等科目的专业培训。自2017年以来,该公司的收入持续实现三位数百分比增长。跟谁学称,该公司向学生收取课程费用,课程包括大班直播课和针对数学、外语和其他学科的小班辅导课。


在线教育在中国是一个快速增长的行业,其他教育类股今年也出现了攀升,原因是新冠疫情提升了远程教育的重要性。不过,跟谁学的涨幅远超同行。一些投资者表示,这是“轧空”的结果。“轧空”是指卖空者被迫买回股票,以对亏损的空头头寸进行平仓,这推动股价大幅走高。据S3 Partners的数据,今年6月,除跟谁学创始人持有的超级投票权股票外,该公司多达33%的股票被卖空。

在今年前六个月,跟谁学实现收入人民币29.5亿元(合4.34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三倍多。该公司上半年实现净利润人民币1.67亿元(合2,460万美元)。

纽约Grizzly Research的负责人埃格特(Siegfried Eggert)表示:“这些业绩数据好到令人难以置信。”Grizzly Research是第一家公开质疑跟谁学所公布业绩的公司。一些知名卖空者也得出了类似结论,他们还发布报告指责跟谁学通过在该公司在线教室中植入虚假学生用户来虚增收入,这些卖空者包括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 LLC)的Carson Block和香橼研究(Citron Research)的Andrew Left。

上述卖空者的研究吸引了一些抱有共识的投资者,这些投资者在Twitter上联合抨击跟谁学,他们还交流策略以期从该公司股价的下跌中获利。该团体的成员已多次向SEC、美国政界人士和跟谁学的审计机构德勤(Deloitte)发送电子邮件,要求他们采取行动。一些卖空者已要求记者调查跟谁学,并要求中国监管机构对跟谁学的做法展开调查。

香港投资研究公司GMT Research的创始人塔洛克(Gillem Tulloch)称,很少有公司像跟谁学这样受到攻击。他还称,“我几乎从未见过这种情形。”

跟谁学已对欺诈指控予以坚决否认,并为该公司的业务模式进行了辩护。跟谁学上个月称,SEC的执法部门已要求该公司提供2017年初以来的财务和运营记录。该股最初出现下跌,之后又回升至该公司披露上述调查前的水平。



跟谁学首席财务官沈楠(Shannon Shen)称,在SEC开始调查之前,该公司已经启动了一项内部调查。沈楠表示,进行此次内部调查的是一家美国律所和一家不是德勤的大型会计师事务所。但她不予透露这两家机构的名称。

沈楠称:为配合这次内部调查,我们交出了自己的手机、笔记本电脑和公司的硬盘。她表示,这个过程并不好受,但没有一个有诚信的调查是令人舒服的。

沈楠还称,自5月份以来,一些跟谁学的员工接到了匿名电话。她表示,许多高管、同事和投资者都受到了骚扰。她还称,她自己接到了三个电话,来电的人讲普通话,威胁要让她进监狱。

十多名卖空者和跟谁学的投资者称他们对这些电话不知情。Grizzly Research的埃格特说:“这不好。这种做法不对。”他表示:“如果你想要在战斗中站在正确的一方,你的行为也要正当。”

卖空者此前曾盯上其他中国教育公司的股票,包括好未来(TAL Education Group, TAL)和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公司(New Oriental Education & Technology Group Inc., EDU)。今年早些时候,在纽约上市的好未来表示,发现一名员工虚增了一项新业务的销售额,这项业务占该公司截至2月份财年收入的3%-4%。好未来股价最初下跌,但今年到目前为止已累计上涨近65%。

总部位于香港的对冲基金管理公司上海保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Pinpoint Asset Management)创始人兼董事长王强表示,他的公司在今年早些时候购买了跟谁学的美国存托凭证(ADR),随着该股的上涨逐步卖出,在该股股价增长数倍后于8月全部套现。他表示,他仔细研究了该公司的情况,对做空者的报告不太在意。

王强表示,外国人可能不了解跟谁学,他们不了解中国父母愿意在孩子的教育上花多少钱。

其他人则在疗伤。驻香港的散户投资者、新手卖空者福里斯特(Tom Forrest)于5月借入了跟谁学股票并卖出,损失数万美元。现年42岁的福里斯特从事顾问的工作,并以Sylvan Research的名义发布了两份有关跟谁学的报告。他表示,在瑞幸咖啡股价暴跌后,“我天真地以为这会是一个简单的过程”。

北京28岁的软件工程师Xu Weikang处境相同。他与人共同拥有的一家名为天蝎创投(Scorpio VC)的公司,该公司发布了有关跟谁学的四份研究报告,其用于做空跟谁学股票的约16万美元资金损失了一半。天蝎创投在8月份跟谁学股价创下纪录高点时解除了空头头寸,但最近在SEC调查的消息传出后再度做空该公司。

Xu表示:“我们现在只能指望SEC了。我仍然认为跟谁学有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