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尽管中国在无现金交易、5G和面部识别等方面超越西方,但有着千年历史的印章传统沿袭至今,中国科技巨头也依赖这种每个成本约20美元的东西开展业务。腾讯、当当网等公司近期被卷入与公章有关的纠纷。



Sha Hua / Stu Woo

OR--商业新媒体 】近来,在中国部分最具实力的公司,高管们为争夺一种对他们来说最具价值的东西陷入争吵,提起诉讼,甚至暗中行动。

这种东西就是印章。

公司印章也称为公章,每个成本大概20美元。但根据中国法律,手握红印公章便可以决定一系列重要事务,包括由谁来控制一家公司,以及如何安排数十亿美元的资产。

李国庆与妻子俞渝共同创办了中国最大的在线书商之一当当网(Dangdang Inc.)。这家曾风光一时的公司一度被誉为中国版亚马逊(Amazon.com)。4月下旬,与妻子陷入离婚大战的李国庆为了从她手中重新夺回公司控制权,前往当当网的北京总部干了一件事。在此之前,俞渝拥有这家公司的控制权。

根据该公司提供的信息,李国庆把当当的大约50个公章装在鞋盒里带走,他表示他会独自保管这些印章,直到正义到来才会放手。

“我独自保管这些章,白天绑在裤腰带,晚上放被窝里,”李国庆次日在他有着540万粉丝的微博账号上写道。


李国庆(左)和他的妻子俞渝均为当当网联合创始人。

李国庆在网上发布了盖有当当公司其中一个印章的文件,宣布俞渝不再掌管公司。 俞渝则发了她自己的声明作出回应,《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了这份声明文件。声明称李国庆夺走的印章已正式挂失,因此暂时失效。俞渝的文件上面盖有方形的深红色章,上书:“俞渝之印。”

上周,李国庆再次带着20余名他的支持者来到公司总部,带走了一批公司文件资料,监控录像拍摄到了其中一个场景,当当网随后将这个片段放上了网。数日后,当地警方通报李国庆因涉嫌擅闯和扰乱公司的工作而被行政拘留。通告发布几分钟后,李国庆也发了微博,告诉粉丝公章仍然由他保管。

俞渝表示,她的丈夫已于2019年从公司离职,目前公司由她负责。李国庆曾表示,他在公司仍有权力,有权使用公章。

俞渝拒绝置评。记者无法联系到李国庆置评。

很久以来,中国的公司在法律文件、官方财务报表和合同上加盖公章以证明文件的合法性。仅有签名但没有加盖红色公章的协议在中国没有法律约束力。

尽管中国在无现金交易、5G无线技术和面部识别等的应用上超越西方,但中国公司仍然保持了沿袭千年的印章传统。

随着近几个月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商业界,不起眼的印章迎来了它的黄金时代。总部位于英国的计算机芯片设计公司安谋控股(Arm Holdings)在过去几周里一直试图从其在中国合资公司被罢免的首席执行官吴雄昂(Allen Wu)手中争夺控制权,吴雄昂仍持有公司公章。安谋是日本软银集团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的子公司,一位知情人士称,公司希望中国官员能让吴雄昂交出公章,或同意让公司制作新的公章。

安谋公司称,吴雄昂上月已经在内部调查之后被解雇了。合资公司安谋中国的一名发言人称,根据当地法律,吴雄昂仍然是合资公司的法人代表。

提供专业服务的协力咨询管理公司合伙人Vivian Mao说,尽管争夺公章长期以来一直是中国企业发生闹剧的源头之一,但近来忽然出现多个备受瞩目的类似事件,促使许多公司为公章保管事宜寻求法律咨询。协力管理咨询公司(Dezan Shira & Associates)在中国各地的办事处都设有公章保管室,公司的公章锁在里面保存。

Vivian Mao解释说,管理对公章的把控就像制定婚前协议。她说,开始时候每个人都很高兴且能彼此相处,没人去考虑这个问题,只有在内部有了分歧或业务关系破裂的时候,他们才意识把控公章的重要性。

上个月,市值约为7,500亿美元的全球第五大互联网公司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起诉了一家中国最著名的辣椒酱制造商——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公司(Guiyang Nanming Laoganma Food Co. Ltd.),腾讯称老干妈公司未能履行广告合同,向法院申请冻结了老干妈230万美元的资产。

在过去的一年中,腾讯在其手机游戏打上老干妈穿着围裙的经典商标标志,让游戏主播在其直播平台上展示用老干妈烧菜,引导游戏玩家讨论对老干妈辣椒酱的喜爱,所有的这些,老干妈公司都没付过一分钱。


瓶装老干妈辣椒酱

法院下达冻结令后,老干妈公司所在地、西南城市贵阳市的警方表示,三名持伪造的老干妈公章的人冒充公司签署了这份广告协议。陷于尴尬境地的腾讯称将给可提供欺诈者身份线索的人奖励1,000瓶老干妈辣椒酱。

上周五,两家公司发表了盖有两家公司公章的联合声明,称腾讯已撤回诉讼,并向老干妈方面当面致歉。两家公司拒绝对此事发表进一步评论。

尽管中国对公司公章有着严格规定,在印章的直径、形状、设计和篆刻等方面都制定了规格,但伪造公章很容易。一些印章在拍卖会上可以拍得数百万美元,例如清朝的乾隆皇帝有过1,800余方宝玺,其中一方由鸡血石制成,刻有九条龙,2016年以2,2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位于上海的咨询公司Moore MS Advisory董事总经理劳尔·史威彻(Raoul Schweicher)说,现代的企业印章只不过是一块可以盖出深红色墨的塑料。

去年,中国主要执法机构公安部对与印章相关犯罪事件增多的趋势提出了警示,并公布了一项印章刻制业改革方案,其中包括为获得许可从事印章刻制的从业者建立数据库,以及推行将芯片植入印章中。

他们还提倡推广中国法律五年前才开始允许使用的电子印章,尽管如此,绝大多数包括互联网巨头和比特币初创企业在内的中国公司,还是发现很难彻底与传统印章说再见。

位于上海的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Covington & Burling LLP)合伙人埃里克·卡尔森(Eric Carlson)说,印章是一项中国传统,人们对使用印章已经很习惯了。他希望最近一连串的事件能够加速电子印章的推广。一些中国公司已经提供了面部识别技术,以对一些公司高管的使用加以限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持章即掌权?中国科技圈接连上演公章闹剧

发布日期:2020-07-17 16:41
摘要:尽管中国在无现金交易、5G和面部识别等方面超越西方,但有着千年历史的印章传统沿袭至今,中国科技巨头也依赖这种每个成本约20美元的东西开展业务。腾讯、当当网等公司近期被卷入与公章有关的纠纷。



Sha Hua / Stu Woo

OR--商业新媒体 】近来,在中国部分最具实力的公司,高管们为争夺一种对他们来说最具价值的东西陷入争吵,提起诉讼,甚至暗中行动。

这种东西就是印章。

公司印章也称为公章,每个成本大概20美元。但根据中国法律,手握红印公章便可以决定一系列重要事务,包括由谁来控制一家公司,以及如何安排数十亿美元的资产。

李国庆与妻子俞渝共同创办了中国最大的在线书商之一当当网(Dangdang Inc.)。这家曾风光一时的公司一度被誉为中国版亚马逊(Amazon.com)。4月下旬,与妻子陷入离婚大战的李国庆为了从她手中重新夺回公司控制权,前往当当网的北京总部干了一件事。在此之前,俞渝拥有这家公司的控制权。

根据该公司提供的信息,李国庆把当当的大约50个公章装在鞋盒里带走,他表示他会独自保管这些印章,直到正义到来才会放手。

“我独自保管这些章,白天绑在裤腰带,晚上放被窝里,”李国庆次日在他有着540万粉丝的微博账号上写道。


李国庆(左)和他的妻子俞渝均为当当网联合创始人。

李国庆在网上发布了盖有当当公司其中一个印章的文件,宣布俞渝不再掌管公司。 俞渝则发了她自己的声明作出回应,《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了这份声明文件。声明称李国庆夺走的印章已正式挂失,因此暂时失效。俞渝的文件上面盖有方形的深红色章,上书:“俞渝之印。”

上周,李国庆再次带着20余名他的支持者来到公司总部,带走了一批公司文件资料,监控录像拍摄到了其中一个场景,当当网随后将这个片段放上了网。数日后,当地警方通报李国庆因涉嫌擅闯和扰乱公司的工作而被行政拘留。通告发布几分钟后,李国庆也发了微博,告诉粉丝公章仍然由他保管。

俞渝表示,她的丈夫已于2019年从公司离职,目前公司由她负责。李国庆曾表示,他在公司仍有权力,有权使用公章。

俞渝拒绝置评。记者无法联系到李国庆置评。

很久以来,中国的公司在法律文件、官方财务报表和合同上加盖公章以证明文件的合法性。仅有签名但没有加盖红色公章的协议在中国没有法律约束力。

尽管中国在无现金交易、5G无线技术和面部识别等的应用上超越西方,但中国公司仍然保持了沿袭千年的印章传统。

随着近几个月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商业界,不起眼的印章迎来了它的黄金时代。总部位于英国的计算机芯片设计公司安谋控股(Arm Holdings)在过去几周里一直试图从其在中国合资公司被罢免的首席执行官吴雄昂(Allen Wu)手中争夺控制权,吴雄昂仍持有公司公章。安谋是日本软银集团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的子公司,一位知情人士称,公司希望中国官员能让吴雄昂交出公章,或同意让公司制作新的公章。

安谋公司称,吴雄昂上月已经在内部调查之后被解雇了。合资公司安谋中国的一名发言人称,根据当地法律,吴雄昂仍然是合资公司的法人代表。

提供专业服务的协力咨询管理公司合伙人Vivian Mao说,尽管争夺公章长期以来一直是中国企业发生闹剧的源头之一,但近来忽然出现多个备受瞩目的类似事件,促使许多公司为公章保管事宜寻求法律咨询。协力管理咨询公司(Dezan Shira & Associates)在中国各地的办事处都设有公章保管室,公司的公章锁在里面保存。

Vivian Mao解释说,管理对公章的把控就像制定婚前协议。她说,开始时候每个人都很高兴且能彼此相处,没人去考虑这个问题,只有在内部有了分歧或业务关系破裂的时候,他们才意识把控公章的重要性。

上个月,市值约为7,500亿美元的全球第五大互联网公司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起诉了一家中国最著名的辣椒酱制造商——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公司(Guiyang Nanming Laoganma Food Co. Ltd.),腾讯称老干妈公司未能履行广告合同,向法院申请冻结了老干妈230万美元的资产。

在过去的一年中,腾讯在其手机游戏打上老干妈穿着围裙的经典商标标志,让游戏主播在其直播平台上展示用老干妈烧菜,引导游戏玩家讨论对老干妈辣椒酱的喜爱,所有的这些,老干妈公司都没付过一分钱。


瓶装老干妈辣椒酱

法院下达冻结令后,老干妈公司所在地、西南城市贵阳市的警方表示,三名持伪造的老干妈公章的人冒充公司签署了这份广告协议。陷于尴尬境地的腾讯称将给可提供欺诈者身份线索的人奖励1,000瓶老干妈辣椒酱。

上周五,两家公司发表了盖有两家公司公章的联合声明,称腾讯已撤回诉讼,并向老干妈方面当面致歉。两家公司拒绝对此事发表进一步评论。

尽管中国对公司公章有着严格规定,在印章的直径、形状、设计和篆刻等方面都制定了规格,但伪造公章很容易。一些印章在拍卖会上可以拍得数百万美元,例如清朝的乾隆皇帝有过1,800余方宝玺,其中一方由鸡血石制成,刻有九条龙,2016年以2,2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位于上海的咨询公司Moore MS Advisory董事总经理劳尔·史威彻(Raoul Schweicher)说,现代的企业印章只不过是一块可以盖出深红色墨的塑料。

去年,中国主要执法机构公安部对与印章相关犯罪事件增多的趋势提出了警示,并公布了一项印章刻制业改革方案,其中包括为获得许可从事印章刻制的从业者建立数据库,以及推行将芯片植入印章中。

他们还提倡推广中国法律五年前才开始允许使用的电子印章,尽管如此,绝大多数包括互联网巨头和比特币初创企业在内的中国公司,还是发现很难彻底与传统印章说再见。

位于上海的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Covington & Burling LLP)合伙人埃里克·卡尔森(Eric Carlson)说,印章是一项中国传统,人们对使用印章已经很习惯了。他希望最近一连串的事件能够加速电子印章的推广。一些中国公司已经提供了面部识别技术,以对一些公司高管的使用加以限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尽管中国在无现金交易、5G和面部识别等方面超越西方,但有着千年历史的印章传统沿袭至今,中国科技巨头也依赖这种每个成本约20美元的东西开展业务。腾讯、当当网等公司近期被卷入与公章有关的纠纷。



Sha Hua / Stu Woo

OR--商业新媒体 】近来,在中国部分最具实力的公司,高管们为争夺一种对他们来说最具价值的东西陷入争吵,提起诉讼,甚至暗中行动。

这种东西就是印章。

公司印章也称为公章,每个成本大概20美元。但根据中国法律,手握红印公章便可以决定一系列重要事务,包括由谁来控制一家公司,以及如何安排数十亿美元的资产。

李国庆与妻子俞渝共同创办了中国最大的在线书商之一当当网(Dangdang Inc.)。这家曾风光一时的公司一度被誉为中国版亚马逊(Amazon.com)。4月下旬,与妻子陷入离婚大战的李国庆为了从她手中重新夺回公司控制权,前往当当网的北京总部干了一件事。在此之前,俞渝拥有这家公司的控制权。

根据该公司提供的信息,李国庆把当当的大约50个公章装在鞋盒里带走,他表示他会独自保管这些印章,直到正义到来才会放手。

“我独自保管这些章,白天绑在裤腰带,晚上放被窝里,”李国庆次日在他有着540万粉丝的微博账号上写道。


李国庆(左)和他的妻子俞渝均为当当网联合创始人。

李国庆在网上发布了盖有当当公司其中一个印章的文件,宣布俞渝不再掌管公司。 俞渝则发了她自己的声明作出回应,《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了这份声明文件。声明称李国庆夺走的印章已正式挂失,因此暂时失效。俞渝的文件上面盖有方形的深红色章,上书:“俞渝之印。”

上周,李国庆再次带着20余名他的支持者来到公司总部,带走了一批公司文件资料,监控录像拍摄到了其中一个场景,当当网随后将这个片段放上了网。数日后,当地警方通报李国庆因涉嫌擅闯和扰乱公司的工作而被行政拘留。通告发布几分钟后,李国庆也发了微博,告诉粉丝公章仍然由他保管。

俞渝表示,她的丈夫已于2019年从公司离职,目前公司由她负责。李国庆曾表示,他在公司仍有权力,有权使用公章。

俞渝拒绝置评。记者无法联系到李国庆置评。

很久以来,中国的公司在法律文件、官方财务报表和合同上加盖公章以证明文件的合法性。仅有签名但没有加盖红色公章的协议在中国没有法律约束力。

尽管中国在无现金交易、5G无线技术和面部识别等的应用上超越西方,但中国公司仍然保持了沿袭千年的印章传统。

随着近几个月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商业界,不起眼的印章迎来了它的黄金时代。总部位于英国的计算机芯片设计公司安谋控股(Arm Holdings)在过去几周里一直试图从其在中国合资公司被罢免的首席执行官吴雄昂(Allen Wu)手中争夺控制权,吴雄昂仍持有公司公章。安谋是日本软银集团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的子公司,一位知情人士称,公司希望中国官员能让吴雄昂交出公章,或同意让公司制作新的公章。

安谋公司称,吴雄昂上月已经在内部调查之后被解雇了。合资公司安谋中国的一名发言人称,根据当地法律,吴雄昂仍然是合资公司的法人代表。

提供专业服务的协力咨询管理公司合伙人Vivian Mao说,尽管争夺公章长期以来一直是中国企业发生闹剧的源头之一,但近来忽然出现多个备受瞩目的类似事件,促使许多公司为公章保管事宜寻求法律咨询。协力管理咨询公司(Dezan Shira & Associates)在中国各地的办事处都设有公章保管室,公司的公章锁在里面保存。

Vivian Mao解释说,管理对公章的把控就像制定婚前协议。她说,开始时候每个人都很高兴且能彼此相处,没人去考虑这个问题,只有在内部有了分歧或业务关系破裂的时候,他们才意识把控公章的重要性。

上个月,市值约为7,500亿美元的全球第五大互联网公司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起诉了一家中国最著名的辣椒酱制造商——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公司(Guiyang Nanming Laoganma Food Co. Ltd.),腾讯称老干妈公司未能履行广告合同,向法院申请冻结了老干妈230万美元的资产。

在过去的一年中,腾讯在其手机游戏打上老干妈穿着围裙的经典商标标志,让游戏主播在其直播平台上展示用老干妈烧菜,引导游戏玩家讨论对老干妈辣椒酱的喜爱,所有的这些,老干妈公司都没付过一分钱。


瓶装老干妈辣椒酱

法院下达冻结令后,老干妈公司所在地、西南城市贵阳市的警方表示,三名持伪造的老干妈公章的人冒充公司签署了这份广告协议。陷于尴尬境地的腾讯称将给可提供欺诈者身份线索的人奖励1,000瓶老干妈辣椒酱。

上周五,两家公司发表了盖有两家公司公章的联合声明,称腾讯已撤回诉讼,并向老干妈方面当面致歉。两家公司拒绝对此事发表进一步评论。

尽管中国对公司公章有着严格规定,在印章的直径、形状、设计和篆刻等方面都制定了规格,但伪造公章很容易。一些印章在拍卖会上可以拍得数百万美元,例如清朝的乾隆皇帝有过1,800余方宝玺,其中一方由鸡血石制成,刻有九条龙,2016年以2,2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位于上海的咨询公司Moore MS Advisory董事总经理劳尔·史威彻(Raoul Schweicher)说,现代的企业印章只不过是一块可以盖出深红色墨的塑料。

去年,中国主要执法机构公安部对与印章相关犯罪事件增多的趋势提出了警示,并公布了一项印章刻制业改革方案,其中包括为获得许可从事印章刻制的从业者建立数据库,以及推行将芯片植入印章中。

他们还提倡推广中国法律五年前才开始允许使用的电子印章,尽管如此,绝大多数包括互联网巨头和比特币初创企业在内的中国公司,还是发现很难彻底与传统印章说再见。

位于上海的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Covington & Burling LLP)合伙人埃里克·卡尔森(Eric Carlson)说,印章是一项中国传统,人们对使用印章已经很习惯了。他希望最近一连串的事件能够加速电子印章的推广。一些中国公司已经提供了面部识别技术,以对一些公司高管的使用加以限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持章即掌权?中国科技圈接连上演公章闹剧

发布日期:2020-07-17 16:41
摘要:尽管中国在无现金交易、5G和面部识别等方面超越西方,但有着千年历史的印章传统沿袭至今,中国科技巨头也依赖这种每个成本约20美元的东西开展业务。腾讯、当当网等公司近期被卷入与公章有关的纠纷。



Sha Hua / Stu Woo

OR--商业新媒体 】近来,在中国部分最具实力的公司,高管们为争夺一种对他们来说最具价值的东西陷入争吵,提起诉讼,甚至暗中行动。

这种东西就是印章。

公司印章也称为公章,每个成本大概20美元。但根据中国法律,手握红印公章便可以决定一系列重要事务,包括由谁来控制一家公司,以及如何安排数十亿美元的资产。

李国庆与妻子俞渝共同创办了中国最大的在线书商之一当当网(Dangdang Inc.)。这家曾风光一时的公司一度被誉为中国版亚马逊(Amazon.com)。4月下旬,与妻子陷入离婚大战的李国庆为了从她手中重新夺回公司控制权,前往当当网的北京总部干了一件事。在此之前,俞渝拥有这家公司的控制权。

根据该公司提供的信息,李国庆把当当的大约50个公章装在鞋盒里带走,他表示他会独自保管这些印章,直到正义到来才会放手。

“我独自保管这些章,白天绑在裤腰带,晚上放被窝里,”李国庆次日在他有着540万粉丝的微博账号上写道。


李国庆(左)和他的妻子俞渝均为当当网联合创始人。

李国庆在网上发布了盖有当当公司其中一个印章的文件,宣布俞渝不再掌管公司。 俞渝则发了她自己的声明作出回应,《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了这份声明文件。声明称李国庆夺走的印章已正式挂失,因此暂时失效。俞渝的文件上面盖有方形的深红色章,上书:“俞渝之印。”

上周,李国庆再次带着20余名他的支持者来到公司总部,带走了一批公司文件资料,监控录像拍摄到了其中一个场景,当当网随后将这个片段放上了网。数日后,当地警方通报李国庆因涉嫌擅闯和扰乱公司的工作而被行政拘留。通告发布几分钟后,李国庆也发了微博,告诉粉丝公章仍然由他保管。

俞渝表示,她的丈夫已于2019年从公司离职,目前公司由她负责。李国庆曾表示,他在公司仍有权力,有权使用公章。

俞渝拒绝置评。记者无法联系到李国庆置评。

很久以来,中国的公司在法律文件、官方财务报表和合同上加盖公章以证明文件的合法性。仅有签名但没有加盖红色公章的协议在中国没有法律约束力。

尽管中国在无现金交易、5G无线技术和面部识别等的应用上超越西方,但中国公司仍然保持了沿袭千年的印章传统。

随着近几个月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商业界,不起眼的印章迎来了它的黄金时代。总部位于英国的计算机芯片设计公司安谋控股(Arm Holdings)在过去几周里一直试图从其在中国合资公司被罢免的首席执行官吴雄昂(Allen Wu)手中争夺控制权,吴雄昂仍持有公司公章。安谋是日本软银集团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的子公司,一位知情人士称,公司希望中国官员能让吴雄昂交出公章,或同意让公司制作新的公章。

安谋公司称,吴雄昂上月已经在内部调查之后被解雇了。合资公司安谋中国的一名发言人称,根据当地法律,吴雄昂仍然是合资公司的法人代表。

提供专业服务的协力咨询管理公司合伙人Vivian Mao说,尽管争夺公章长期以来一直是中国企业发生闹剧的源头之一,但近来忽然出现多个备受瞩目的类似事件,促使许多公司为公章保管事宜寻求法律咨询。协力管理咨询公司(Dezan Shira & Associates)在中国各地的办事处都设有公章保管室,公司的公章锁在里面保存。

Vivian Mao解释说,管理对公章的把控就像制定婚前协议。她说,开始时候每个人都很高兴且能彼此相处,没人去考虑这个问题,只有在内部有了分歧或业务关系破裂的时候,他们才意识把控公章的重要性。

上个月,市值约为7,500亿美元的全球第五大互联网公司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起诉了一家中国最著名的辣椒酱制造商——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公司(Guiyang Nanming Laoganma Food Co. Ltd.),腾讯称老干妈公司未能履行广告合同,向法院申请冻结了老干妈230万美元的资产。

在过去的一年中,腾讯在其手机游戏打上老干妈穿着围裙的经典商标标志,让游戏主播在其直播平台上展示用老干妈烧菜,引导游戏玩家讨论对老干妈辣椒酱的喜爱,所有的这些,老干妈公司都没付过一分钱。


瓶装老干妈辣椒酱

法院下达冻结令后,老干妈公司所在地、西南城市贵阳市的警方表示,三名持伪造的老干妈公章的人冒充公司签署了这份广告协议。陷于尴尬境地的腾讯称将给可提供欺诈者身份线索的人奖励1,000瓶老干妈辣椒酱。

上周五,两家公司发表了盖有两家公司公章的联合声明,称腾讯已撤回诉讼,并向老干妈方面当面致歉。两家公司拒绝对此事发表进一步评论。

尽管中国对公司公章有着严格规定,在印章的直径、形状、设计和篆刻等方面都制定了规格,但伪造公章很容易。一些印章在拍卖会上可以拍得数百万美元,例如清朝的乾隆皇帝有过1,800余方宝玺,其中一方由鸡血石制成,刻有九条龙,2016年以2,2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位于上海的咨询公司Moore MS Advisory董事总经理劳尔·史威彻(Raoul Schweicher)说,现代的企业印章只不过是一块可以盖出深红色墨的塑料。

去年,中国主要执法机构公安部对与印章相关犯罪事件增多的趋势提出了警示,并公布了一项印章刻制业改革方案,其中包括为获得许可从事印章刻制的从业者建立数据库,以及推行将芯片植入印章中。

他们还提倡推广中国法律五年前才开始允许使用的电子印章,尽管如此,绝大多数包括互联网巨头和比特币初创企业在内的中国公司,还是发现很难彻底与传统印章说再见。

位于上海的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Covington & Burling LLP)合伙人埃里克·卡尔森(Eric Carlson)说,印章是一项中国传统,人们对使用印章已经很习惯了。他希望最近一连串的事件能够加速电子印章的推广。一些中国公司已经提供了面部识别技术,以对一些公司高管的使用加以限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尽管中国在无现金交易、5G和面部识别等方面超越西方,但有着千年历史的印章传统沿袭至今,中国科技巨头也依赖这种每个成本约20美元的东西开展业务。腾讯、当当网等公司近期被卷入与公章有关的纠纷。



Sha Hua / Stu Woo

OR--商业新媒体 】近来,在中国部分最具实力的公司,高管们为争夺一种对他们来说最具价值的东西陷入争吵,提起诉讼,甚至暗中行动。

这种东西就是印章。

公司印章也称为公章,每个成本大概20美元。但根据中国法律,手握红印公章便可以决定一系列重要事务,包括由谁来控制一家公司,以及如何安排数十亿美元的资产。

李国庆与妻子俞渝共同创办了中国最大的在线书商之一当当网(Dangdang Inc.)。这家曾风光一时的公司一度被誉为中国版亚马逊(Amazon.com)。4月下旬,与妻子陷入离婚大战的李国庆为了从她手中重新夺回公司控制权,前往当当网的北京总部干了一件事。在此之前,俞渝拥有这家公司的控制权。

根据该公司提供的信息,李国庆把当当的大约50个公章装在鞋盒里带走,他表示他会独自保管这些印章,直到正义到来才会放手。

“我独自保管这些章,白天绑在裤腰带,晚上放被窝里,”李国庆次日在他有着540万粉丝的微博账号上写道。


李国庆(左)和他的妻子俞渝均为当当网联合创始人。

李国庆在网上发布了盖有当当公司其中一个印章的文件,宣布俞渝不再掌管公司。 俞渝则发了她自己的声明作出回应,《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了这份声明文件。声明称李国庆夺走的印章已正式挂失,因此暂时失效。俞渝的文件上面盖有方形的深红色章,上书:“俞渝之印。”

上周,李国庆再次带着20余名他的支持者来到公司总部,带走了一批公司文件资料,监控录像拍摄到了其中一个场景,当当网随后将这个片段放上了网。数日后,当地警方通报李国庆因涉嫌擅闯和扰乱公司的工作而被行政拘留。通告发布几分钟后,李国庆也发了微博,告诉粉丝公章仍然由他保管。

俞渝表示,她的丈夫已于2019年从公司离职,目前公司由她负责。李国庆曾表示,他在公司仍有权力,有权使用公章。

俞渝拒绝置评。记者无法联系到李国庆置评。

很久以来,中国的公司在法律文件、官方财务报表和合同上加盖公章以证明文件的合法性。仅有签名但没有加盖红色公章的协议在中国没有法律约束力。

尽管中国在无现金交易、5G无线技术和面部识别等的应用上超越西方,但中国公司仍然保持了沿袭千年的印章传统。

随着近几个月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商业界,不起眼的印章迎来了它的黄金时代。总部位于英国的计算机芯片设计公司安谋控股(Arm Holdings)在过去几周里一直试图从其在中国合资公司被罢免的首席执行官吴雄昂(Allen Wu)手中争夺控制权,吴雄昂仍持有公司公章。安谋是日本软银集团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的子公司,一位知情人士称,公司希望中国官员能让吴雄昂交出公章,或同意让公司制作新的公章。

安谋公司称,吴雄昂上月已经在内部调查之后被解雇了。合资公司安谋中国的一名发言人称,根据当地法律,吴雄昂仍然是合资公司的法人代表。

提供专业服务的协力咨询管理公司合伙人Vivian Mao说,尽管争夺公章长期以来一直是中国企业发生闹剧的源头之一,但近来忽然出现多个备受瞩目的类似事件,促使许多公司为公章保管事宜寻求法律咨询。协力管理咨询公司(Dezan Shira & Associates)在中国各地的办事处都设有公章保管室,公司的公章锁在里面保存。

Vivian Mao解释说,管理对公章的把控就像制定婚前协议。她说,开始时候每个人都很高兴且能彼此相处,没人去考虑这个问题,只有在内部有了分歧或业务关系破裂的时候,他们才意识把控公章的重要性。

上个月,市值约为7,500亿美元的全球第五大互联网公司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起诉了一家中国最著名的辣椒酱制造商——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公司(Guiyang Nanming Laoganma Food Co. Ltd.),腾讯称老干妈公司未能履行广告合同,向法院申请冻结了老干妈230万美元的资产。

在过去的一年中,腾讯在其手机游戏打上老干妈穿着围裙的经典商标标志,让游戏主播在其直播平台上展示用老干妈烧菜,引导游戏玩家讨论对老干妈辣椒酱的喜爱,所有的这些,老干妈公司都没付过一分钱。


瓶装老干妈辣椒酱

法院下达冻结令后,老干妈公司所在地、西南城市贵阳市的警方表示,三名持伪造的老干妈公章的人冒充公司签署了这份广告协议。陷于尴尬境地的腾讯称将给可提供欺诈者身份线索的人奖励1,000瓶老干妈辣椒酱。

上周五,两家公司发表了盖有两家公司公章的联合声明,称腾讯已撤回诉讼,并向老干妈方面当面致歉。两家公司拒绝对此事发表进一步评论。

尽管中国对公司公章有着严格规定,在印章的直径、形状、设计和篆刻等方面都制定了规格,但伪造公章很容易。一些印章在拍卖会上可以拍得数百万美元,例如清朝的乾隆皇帝有过1,800余方宝玺,其中一方由鸡血石制成,刻有九条龙,2016年以2,2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位于上海的咨询公司Moore MS Advisory董事总经理劳尔·史威彻(Raoul Schweicher)说,现代的企业印章只不过是一块可以盖出深红色墨的塑料。

去年,中国主要执法机构公安部对与印章相关犯罪事件增多的趋势提出了警示,并公布了一项印章刻制业改革方案,其中包括为获得许可从事印章刻制的从业者建立数据库,以及推行将芯片植入印章中。

他们还提倡推广中国法律五年前才开始允许使用的电子印章,尽管如此,绝大多数包括互联网巨头和比特币初创企业在内的中国公司,还是发现很难彻底与传统印章说再见。

位于上海的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Covington & Burling LLP)合伙人埃里克·卡尔森(Eric Carlson)说,印章是一项中国传统,人们对使用印章已经很习惯了。他希望最近一连串的事件能够加速电子印章的推广。一些中国公司已经提供了面部识别技术,以对一些公司高管的使用加以限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