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险胜,特朗普也没有全输,如何看待这一选举结果?无论哪一个党派,都不会明显改变中美关系。中国如何做?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举世关注美国大选,煎熬的选举日甚至变成了选举周。

依靠宾夕法尼亚州的胜利,乔•拜登(Joe Biden)最终超越270张选举人票的门槛。在不少美国媒体官宣之下,美国时间11月7日晚,拜登以当选总统身份发表胜选演讲,表示将“重建美国的灵魂”,号召美国的团结。

如何评价拜登的胜利,如何看待这一结果,未来对中国又意味着什么?

01 特朗普没有输?

拜登的胜利,按道理是特朗普的失败。但是目前来看,特朗普并没有输。

之所以没有输,并不是说特朗普有没有表态认输,而是在这场大选中,特朗普是绝对的主角,拜登其实更类似他的影子。从头到尾,这场选举更像是特朗普一个人的战争,川普和反川普联盟在PK。

更不用说,本次大选中,最大关键就是邮寄投票,这是也导致拜登转败为胜的关键,也导致共和党选民对大选结果还是存在争议。

特朗普这四年,带来了什么?除了反川普媒体所谓的黑暗时代,我们更应该反思,特朗普为何出现?反思特朗普时代,仅仅批判川普粉的无知与愚蠢是简单化的贴标签行为。我们更应该看到,特朗普看起来是以传统政治的搅局者面目出现,其出现并非偶然,而是美国社会内在撕裂的爆发。

政治的周期,与社会周期并不完全同调,但是二者彼此关联。世界之所以转向,缘起并不是一天两天。这一波社会思潮的出现,其实是对于80年代以来新自由主义一统天下的反扑,国人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在社会领域也是如此。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对于精英的不满与愤怒正在成为社会暗流。

特朗普的兴起,并不是第一次民粹的胜利,其实奥巴马当年以政治黑马出现,携“change”的口号赢得万众归心的时候,何尝不是特朗普胜利的前兆。一啄一饮,皆有前缘。

特朗普和拜登之间的对决,不少人觉得是善恶之争,其实这首先是一次左右之争。如果这次共和党胜利,那么对于左派势力是一个很大打击;如果民主党胜利,那么可能左派势力继续上升。如今,拜登的胜利,是否真的意味着世界回归正常?很难,从长远来说,导致特朗普上台的因素没有消失,那么一切动荡,也不会随着他的下台而消失。

02 拜登的惨淡胜利

在选举之前,有支持拜登朋友就说,拜登惨胜当选。如今看来,确实如此。

因为拜登的胜利,不少专家或者民间野生评论员,也宣称自己预测正确。事实上,在选举之下,按照民调,拜登会赢得压倒性优势,但是目前看来,双方差距并不是很大。民调机构似乎重蹈了四年前覆辙,只是幸好没有像四年前输得那样惨。

在这一次选举中,统计邮寄票成为最重要变量,也是拜登转败为胜的关键。这意味着,谁胜利了都不太会服气,大家现在都说对方在作弊,搞内战。

双方肯定撕咬得很厉害,将来美国社会的撕裂会更为加剧。这是多数都可以看到现象,问题在于问题,这种撕裂是为什么而生?我曾经在公号《徐瑾经济人》谈过,这意味着阶层问题重新回归政治核心。

阶层问题,最直观就是中产的阶层地位滑落与萎缩,这就是我称为软阶层社会。这一变化,与全球化有关。过去全球化,对于多数人都是好事,尤其对于中国这样的新兴国家,但是对于美国这样的国家,有的地带中产受冲击很大。

全球化、世界合作、开放共赢这些主题都很美好,但是开放也意味着全球性的直接肉搏竞争,所以自然会引发本地反弹,无论是经济、就业还是观念等方面——而在美国有句老话,所有政治,都是本地的。

所谓软阶层社会,欧美走在前面,而中国在跟进。对于欧美软阶层而言,他们冲击主要来自技术和海外竞争以及移民。这些国家的软阶层之所以不是一软到底,就因为他们对抗武器之一就是选票。

所以,这一次美国大选和后续撕裂,其实是十多年矛盾的爆发。左的美国反抗右的美国,保守主义的美国反抗自由主义的美国。谁能代表美国真正的根基和根性,其实耐人寻味。

也正因此,拜登面临的世界,还是特朗普留下的世界。他所谓的胜利,其实是反特朗普的胜利,并不意味自身的胜利。对于自身的联盟稳定与政策空间,未来将会面临不少协调难度。

03 中美关系会如何

朋友圈很多国人都在聚焦美国大选,也有人认为不必关心。事实上,应该关心,因为这涉及到中国的利益。

美国可谓今天的新罗马,这意味着美国发生的事情,最终会波及美国之外。更不用说,中美关系如今正在一个关键时期。我认为,这一变迁自然将影响中国道路。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过去四十年中国经济成就,就是改革开放的结果。可以说,加入世界经济体系的重要度,不亚于改革经济管理体制的总邀请。因此,贸易战的影响不言而喻。而中美贸易冲突并不是因为一个特朗普上台而骤生,这背后是中国加入世界经济体系后一连串矛盾的集中爆发。

对于中国而言,如何看待美国变化?首先,其实无论哪一个党派上台,显然都不会明显改变中美关系。共和党和民主党双方对于中国政府的态度,本质上没有多大差别,无非在于方式不同。民主党显然觉得中国还是可以谈判的对手,而共和党不少鹰派显然把中国当做对手。

其次,我们必须承认,这种不同态度,对于中国的压迫感和改变动力,也是不同的。拜登的上台,从其班底以及传统而言,对于全球合作的倡导至少在姿态上会谦虚。这意味着,特朗普式的压迫对手的极限交易作风不会延续,麻烦的对手消失了,一切可能又回到熟悉的套路;传统的对话机制也会启动,美国“拥抱熊猫派”的冷遇境况大概能够有所改变。

最后,站在中国角度,应该怎么看?答案自然还是随机应变,以我为主。从误解、理念与利益三向度而言,中美确实除了实质利益冲突,更在于双方目标差距,二者所理解的全球秩序也并不一致。如何更大程度谋求一致或者至少和而不同,将是最优选择。不可否认,美国总统更迭,这是一次中美关系战略调整机遇。这意味着,新的机会窗口正在打开。这个时候,重新回归合作以开放促进改革的道路,显得更加具备现实操作性。

2020即将过去,这是不断见证历史的一年。只不过,这一次,历史会重演哪一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拜登险胜,对于中国意味着什么?

发布日期:2020-11-09 05:26
拜登险胜,特朗普也没有全输,如何看待这一选举结果?无论哪一个党派,都不会明显改变中美关系。中国如何做?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举世关注美国大选,煎熬的选举日甚至变成了选举周。

依靠宾夕法尼亚州的胜利,乔•拜登(Joe Biden)最终超越270张选举人票的门槛。在不少美国媒体官宣之下,美国时间11月7日晚,拜登以当选总统身份发表胜选演讲,表示将“重建美国的灵魂”,号召美国的团结。

如何评价拜登的胜利,如何看待这一结果,未来对中国又意味着什么?

01 特朗普没有输?

拜登的胜利,按道理是特朗普的失败。但是目前来看,特朗普并没有输。

之所以没有输,并不是说特朗普有没有表态认输,而是在这场大选中,特朗普是绝对的主角,拜登其实更类似他的影子。从头到尾,这场选举更像是特朗普一个人的战争,川普和反川普联盟在PK。

更不用说,本次大选中,最大关键就是邮寄投票,这是也导致拜登转败为胜的关键,也导致共和党选民对大选结果还是存在争议。

特朗普这四年,带来了什么?除了反川普媒体所谓的黑暗时代,我们更应该反思,特朗普为何出现?反思特朗普时代,仅仅批判川普粉的无知与愚蠢是简单化的贴标签行为。我们更应该看到,特朗普看起来是以传统政治的搅局者面目出现,其出现并非偶然,而是美国社会内在撕裂的爆发。

政治的周期,与社会周期并不完全同调,但是二者彼此关联。世界之所以转向,缘起并不是一天两天。这一波社会思潮的出现,其实是对于80年代以来新自由主义一统天下的反扑,国人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在社会领域也是如此。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对于精英的不满与愤怒正在成为社会暗流。

特朗普的兴起,并不是第一次民粹的胜利,其实奥巴马当年以政治黑马出现,携“change”的口号赢得万众归心的时候,何尝不是特朗普胜利的前兆。一啄一饮,皆有前缘。

特朗普和拜登之间的对决,不少人觉得是善恶之争,其实这首先是一次左右之争。如果这次共和党胜利,那么对于左派势力是一个很大打击;如果民主党胜利,那么可能左派势力继续上升。如今,拜登的胜利,是否真的意味着世界回归正常?很难,从长远来说,导致特朗普上台的因素没有消失,那么一切动荡,也不会随着他的下台而消失。

02 拜登的惨淡胜利

在选举之前,有支持拜登朋友就说,拜登惨胜当选。如今看来,确实如此。

因为拜登的胜利,不少专家或者民间野生评论员,也宣称自己预测正确。事实上,在选举之下,按照民调,拜登会赢得压倒性优势,但是目前看来,双方差距并不是很大。民调机构似乎重蹈了四年前覆辙,只是幸好没有像四年前输得那样惨。

在这一次选举中,统计邮寄票成为最重要变量,也是拜登转败为胜的关键。这意味着,谁胜利了都不太会服气,大家现在都说对方在作弊,搞内战。

双方肯定撕咬得很厉害,将来美国社会的撕裂会更为加剧。这是多数都可以看到现象,问题在于问题,这种撕裂是为什么而生?我曾经在公号《徐瑾经济人》谈过,这意味着阶层问题重新回归政治核心。

阶层问题,最直观就是中产的阶层地位滑落与萎缩,这就是我称为软阶层社会。这一变化,与全球化有关。过去全球化,对于多数人都是好事,尤其对于中国这样的新兴国家,但是对于美国这样的国家,有的地带中产受冲击很大。

全球化、世界合作、开放共赢这些主题都很美好,但是开放也意味着全球性的直接肉搏竞争,所以自然会引发本地反弹,无论是经济、就业还是观念等方面——而在美国有句老话,所有政治,都是本地的。

所谓软阶层社会,欧美走在前面,而中国在跟进。对于欧美软阶层而言,他们冲击主要来自技术和海外竞争以及移民。这些国家的软阶层之所以不是一软到底,就因为他们对抗武器之一就是选票。

所以,这一次美国大选和后续撕裂,其实是十多年矛盾的爆发。左的美国反抗右的美国,保守主义的美国反抗自由主义的美国。谁能代表美国真正的根基和根性,其实耐人寻味。

也正因此,拜登面临的世界,还是特朗普留下的世界。他所谓的胜利,其实是反特朗普的胜利,并不意味自身的胜利。对于自身的联盟稳定与政策空间,未来将会面临不少协调难度。

03 中美关系会如何

朋友圈很多国人都在聚焦美国大选,也有人认为不必关心。事实上,应该关心,因为这涉及到中国的利益。

美国可谓今天的新罗马,这意味着美国发生的事情,最终会波及美国之外。更不用说,中美关系如今正在一个关键时期。我认为,这一变迁自然将影响中国道路。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过去四十年中国经济成就,就是改革开放的结果。可以说,加入世界经济体系的重要度,不亚于改革经济管理体制的总邀请。因此,贸易战的影响不言而喻。而中美贸易冲突并不是因为一个特朗普上台而骤生,这背后是中国加入世界经济体系后一连串矛盾的集中爆发。

对于中国而言,如何看待美国变化?首先,其实无论哪一个党派上台,显然都不会明显改变中美关系。共和党和民主党双方对于中国政府的态度,本质上没有多大差别,无非在于方式不同。民主党显然觉得中国还是可以谈判的对手,而共和党不少鹰派显然把中国当做对手。

其次,我们必须承认,这种不同态度,对于中国的压迫感和改变动力,也是不同的。拜登的上台,从其班底以及传统而言,对于全球合作的倡导至少在姿态上会谦虚。这意味着,特朗普式的压迫对手的极限交易作风不会延续,麻烦的对手消失了,一切可能又回到熟悉的套路;传统的对话机制也会启动,美国“拥抱熊猫派”的冷遇境况大概能够有所改变。

最后,站在中国角度,应该怎么看?答案自然还是随机应变,以我为主。从误解、理念与利益三向度而言,中美确实除了实质利益冲突,更在于双方目标差距,二者所理解的全球秩序也并不一致。如何更大程度谋求一致或者至少和而不同,将是最优选择。不可否认,美国总统更迭,这是一次中美关系战略调整机遇。这意味着,新的机会窗口正在打开。这个时候,重新回归合作以开放促进改革的道路,显得更加具备现实操作性。

2020即将过去,这是不断见证历史的一年。只不过,这一次,历史会重演哪一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拜登险胜,特朗普也没有全输,如何看待这一选举结果?无论哪一个党派,都不会明显改变中美关系。中国如何做?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举世关注美国大选,煎熬的选举日甚至变成了选举周。

依靠宾夕法尼亚州的胜利,乔•拜登(Joe Biden)最终超越270张选举人票的门槛。在不少美国媒体官宣之下,美国时间11月7日晚,拜登以当选总统身份发表胜选演讲,表示将“重建美国的灵魂”,号召美国的团结。

如何评价拜登的胜利,如何看待这一结果,未来对中国又意味着什么?

01 特朗普没有输?

拜登的胜利,按道理是特朗普的失败。但是目前来看,特朗普并没有输。

之所以没有输,并不是说特朗普有没有表态认输,而是在这场大选中,特朗普是绝对的主角,拜登其实更类似他的影子。从头到尾,这场选举更像是特朗普一个人的战争,川普和反川普联盟在PK。

更不用说,本次大选中,最大关键就是邮寄投票,这是也导致拜登转败为胜的关键,也导致共和党选民对大选结果还是存在争议。

特朗普这四年,带来了什么?除了反川普媒体所谓的黑暗时代,我们更应该反思,特朗普为何出现?反思特朗普时代,仅仅批判川普粉的无知与愚蠢是简单化的贴标签行为。我们更应该看到,特朗普看起来是以传统政治的搅局者面目出现,其出现并非偶然,而是美国社会内在撕裂的爆发。

政治的周期,与社会周期并不完全同调,但是二者彼此关联。世界之所以转向,缘起并不是一天两天。这一波社会思潮的出现,其实是对于80年代以来新自由主义一统天下的反扑,国人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在社会领域也是如此。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对于精英的不满与愤怒正在成为社会暗流。

特朗普的兴起,并不是第一次民粹的胜利,其实奥巴马当年以政治黑马出现,携“change”的口号赢得万众归心的时候,何尝不是特朗普胜利的前兆。一啄一饮,皆有前缘。

特朗普和拜登之间的对决,不少人觉得是善恶之争,其实这首先是一次左右之争。如果这次共和党胜利,那么对于左派势力是一个很大打击;如果民主党胜利,那么可能左派势力继续上升。如今,拜登的胜利,是否真的意味着世界回归正常?很难,从长远来说,导致特朗普上台的因素没有消失,那么一切动荡,也不会随着他的下台而消失。

02 拜登的惨淡胜利

在选举之前,有支持拜登朋友就说,拜登惨胜当选。如今看来,确实如此。

因为拜登的胜利,不少专家或者民间野生评论员,也宣称自己预测正确。事实上,在选举之下,按照民调,拜登会赢得压倒性优势,但是目前看来,双方差距并不是很大。民调机构似乎重蹈了四年前覆辙,只是幸好没有像四年前输得那样惨。

在这一次选举中,统计邮寄票成为最重要变量,也是拜登转败为胜的关键。这意味着,谁胜利了都不太会服气,大家现在都说对方在作弊,搞内战。

双方肯定撕咬得很厉害,将来美国社会的撕裂会更为加剧。这是多数都可以看到现象,问题在于问题,这种撕裂是为什么而生?我曾经在公号《徐瑾经济人》谈过,这意味着阶层问题重新回归政治核心。

阶层问题,最直观就是中产的阶层地位滑落与萎缩,这就是我称为软阶层社会。这一变化,与全球化有关。过去全球化,对于多数人都是好事,尤其对于中国这样的新兴国家,但是对于美国这样的国家,有的地带中产受冲击很大。

全球化、世界合作、开放共赢这些主题都很美好,但是开放也意味着全球性的直接肉搏竞争,所以自然会引发本地反弹,无论是经济、就业还是观念等方面——而在美国有句老话,所有政治,都是本地的。

所谓软阶层社会,欧美走在前面,而中国在跟进。对于欧美软阶层而言,他们冲击主要来自技术和海外竞争以及移民。这些国家的软阶层之所以不是一软到底,就因为他们对抗武器之一就是选票。

所以,这一次美国大选和后续撕裂,其实是十多年矛盾的爆发。左的美国反抗右的美国,保守主义的美国反抗自由主义的美国。谁能代表美国真正的根基和根性,其实耐人寻味。

也正因此,拜登面临的世界,还是特朗普留下的世界。他所谓的胜利,其实是反特朗普的胜利,并不意味自身的胜利。对于自身的联盟稳定与政策空间,未来将会面临不少协调难度。

03 中美关系会如何

朋友圈很多国人都在聚焦美国大选,也有人认为不必关心。事实上,应该关心,因为这涉及到中国的利益。

美国可谓今天的新罗马,这意味着美国发生的事情,最终会波及美国之外。更不用说,中美关系如今正在一个关键时期。我认为,这一变迁自然将影响中国道路。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过去四十年中国经济成就,就是改革开放的结果。可以说,加入世界经济体系的重要度,不亚于改革经济管理体制的总邀请。因此,贸易战的影响不言而喻。而中美贸易冲突并不是因为一个特朗普上台而骤生,这背后是中国加入世界经济体系后一连串矛盾的集中爆发。

对于中国而言,如何看待美国变化?首先,其实无论哪一个党派上台,显然都不会明显改变中美关系。共和党和民主党双方对于中国政府的态度,本质上没有多大差别,无非在于方式不同。民主党显然觉得中国还是可以谈判的对手,而共和党不少鹰派显然把中国当做对手。

其次,我们必须承认,这种不同态度,对于中国的压迫感和改变动力,也是不同的。拜登的上台,从其班底以及传统而言,对于全球合作的倡导至少在姿态上会谦虚。这意味着,特朗普式的压迫对手的极限交易作风不会延续,麻烦的对手消失了,一切可能又回到熟悉的套路;传统的对话机制也会启动,美国“拥抱熊猫派”的冷遇境况大概能够有所改变。

最后,站在中国角度,应该怎么看?答案自然还是随机应变,以我为主。从误解、理念与利益三向度而言,中美确实除了实质利益冲突,更在于双方目标差距,二者所理解的全球秩序也并不一致。如何更大程度谋求一致或者至少和而不同,将是最优选择。不可否认,美国总统更迭,这是一次中美关系战略调整机遇。这意味着,新的机会窗口正在打开。这个时候,重新回归合作以开放促进改革的道路,显得更加具备现实操作性。

2020即将过去,这是不断见证历史的一年。只不过,这一次,历史会重演哪一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拜登险胜,对于中国意味着什么?

发布日期:2020-11-09 05:26
拜登险胜,特朗普也没有全输,如何看待这一选举结果?无论哪一个党派,都不会明显改变中美关系。中国如何做?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举世关注美国大选,煎熬的选举日甚至变成了选举周。

依靠宾夕法尼亚州的胜利,乔•拜登(Joe Biden)最终超越270张选举人票的门槛。在不少美国媒体官宣之下,美国时间11月7日晚,拜登以当选总统身份发表胜选演讲,表示将“重建美国的灵魂”,号召美国的团结。

如何评价拜登的胜利,如何看待这一结果,未来对中国又意味着什么?

01 特朗普没有输?

拜登的胜利,按道理是特朗普的失败。但是目前来看,特朗普并没有输。

之所以没有输,并不是说特朗普有没有表态认输,而是在这场大选中,特朗普是绝对的主角,拜登其实更类似他的影子。从头到尾,这场选举更像是特朗普一个人的战争,川普和反川普联盟在PK。

更不用说,本次大选中,最大关键就是邮寄投票,这是也导致拜登转败为胜的关键,也导致共和党选民对大选结果还是存在争议。

特朗普这四年,带来了什么?除了反川普媒体所谓的黑暗时代,我们更应该反思,特朗普为何出现?反思特朗普时代,仅仅批判川普粉的无知与愚蠢是简单化的贴标签行为。我们更应该看到,特朗普看起来是以传统政治的搅局者面目出现,其出现并非偶然,而是美国社会内在撕裂的爆发。

政治的周期,与社会周期并不完全同调,但是二者彼此关联。世界之所以转向,缘起并不是一天两天。这一波社会思潮的出现,其实是对于80年代以来新自由主义一统天下的反扑,国人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在社会领域也是如此。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对于精英的不满与愤怒正在成为社会暗流。

特朗普的兴起,并不是第一次民粹的胜利,其实奥巴马当年以政治黑马出现,携“change”的口号赢得万众归心的时候,何尝不是特朗普胜利的前兆。一啄一饮,皆有前缘。

特朗普和拜登之间的对决,不少人觉得是善恶之争,其实这首先是一次左右之争。如果这次共和党胜利,那么对于左派势力是一个很大打击;如果民主党胜利,那么可能左派势力继续上升。如今,拜登的胜利,是否真的意味着世界回归正常?很难,从长远来说,导致特朗普上台的因素没有消失,那么一切动荡,也不会随着他的下台而消失。

02 拜登的惨淡胜利

在选举之前,有支持拜登朋友就说,拜登惨胜当选。如今看来,确实如此。

因为拜登的胜利,不少专家或者民间野生评论员,也宣称自己预测正确。事实上,在选举之下,按照民调,拜登会赢得压倒性优势,但是目前看来,双方差距并不是很大。民调机构似乎重蹈了四年前覆辙,只是幸好没有像四年前输得那样惨。

在这一次选举中,统计邮寄票成为最重要变量,也是拜登转败为胜的关键。这意味着,谁胜利了都不太会服气,大家现在都说对方在作弊,搞内战。

双方肯定撕咬得很厉害,将来美国社会的撕裂会更为加剧。这是多数都可以看到现象,问题在于问题,这种撕裂是为什么而生?我曾经在公号《徐瑾经济人》谈过,这意味着阶层问题重新回归政治核心。

阶层问题,最直观就是中产的阶层地位滑落与萎缩,这就是我称为软阶层社会。这一变化,与全球化有关。过去全球化,对于多数人都是好事,尤其对于中国这样的新兴国家,但是对于美国这样的国家,有的地带中产受冲击很大。

全球化、世界合作、开放共赢这些主题都很美好,但是开放也意味着全球性的直接肉搏竞争,所以自然会引发本地反弹,无论是经济、就业还是观念等方面——而在美国有句老话,所有政治,都是本地的。

所谓软阶层社会,欧美走在前面,而中国在跟进。对于欧美软阶层而言,他们冲击主要来自技术和海外竞争以及移民。这些国家的软阶层之所以不是一软到底,就因为他们对抗武器之一就是选票。

所以,这一次美国大选和后续撕裂,其实是十多年矛盾的爆发。左的美国反抗右的美国,保守主义的美国反抗自由主义的美国。谁能代表美国真正的根基和根性,其实耐人寻味。

也正因此,拜登面临的世界,还是特朗普留下的世界。他所谓的胜利,其实是反特朗普的胜利,并不意味自身的胜利。对于自身的联盟稳定与政策空间,未来将会面临不少协调难度。

03 中美关系会如何

朋友圈很多国人都在聚焦美国大选,也有人认为不必关心。事实上,应该关心,因为这涉及到中国的利益。

美国可谓今天的新罗马,这意味着美国发生的事情,最终会波及美国之外。更不用说,中美关系如今正在一个关键时期。我认为,这一变迁自然将影响中国道路。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过去四十年中国经济成就,就是改革开放的结果。可以说,加入世界经济体系的重要度,不亚于改革经济管理体制的总邀请。因此,贸易战的影响不言而喻。而中美贸易冲突并不是因为一个特朗普上台而骤生,这背后是中国加入世界经济体系后一连串矛盾的集中爆发。

对于中国而言,如何看待美国变化?首先,其实无论哪一个党派上台,显然都不会明显改变中美关系。共和党和民主党双方对于中国政府的态度,本质上没有多大差别,无非在于方式不同。民主党显然觉得中国还是可以谈判的对手,而共和党不少鹰派显然把中国当做对手。

其次,我们必须承认,这种不同态度,对于中国的压迫感和改变动力,也是不同的。拜登的上台,从其班底以及传统而言,对于全球合作的倡导至少在姿态上会谦虚。这意味着,特朗普式的压迫对手的极限交易作风不会延续,麻烦的对手消失了,一切可能又回到熟悉的套路;传统的对话机制也会启动,美国“拥抱熊猫派”的冷遇境况大概能够有所改变。

最后,站在中国角度,应该怎么看?答案自然还是随机应变,以我为主。从误解、理念与利益三向度而言,中美确实除了实质利益冲突,更在于双方目标差距,二者所理解的全球秩序也并不一致。如何更大程度谋求一致或者至少和而不同,将是最优选择。不可否认,美国总统更迭,这是一次中美关系战略调整机遇。这意味着,新的机会窗口正在打开。这个时候,重新回归合作以开放促进改革的道路,显得更加具备现实操作性。

2020即将过去,这是不断见证历史的一年。只不过,这一次,历史会重演哪一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拜登险胜,特朗普也没有全输,如何看待这一选举结果?无论哪一个党派,都不会明显改变中美关系。中国如何做?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举世关注美国大选,煎熬的选举日甚至变成了选举周。

依靠宾夕法尼亚州的胜利,乔•拜登(Joe Biden)最终超越270张选举人票的门槛。在不少美国媒体官宣之下,美国时间11月7日晚,拜登以当选总统身份发表胜选演讲,表示将“重建美国的灵魂”,号召美国的团结。

如何评价拜登的胜利,如何看待这一结果,未来对中国又意味着什么?

01 特朗普没有输?

拜登的胜利,按道理是特朗普的失败。但是目前来看,特朗普并没有输。

之所以没有输,并不是说特朗普有没有表态认输,而是在这场大选中,特朗普是绝对的主角,拜登其实更类似他的影子。从头到尾,这场选举更像是特朗普一个人的战争,川普和反川普联盟在PK。

更不用说,本次大选中,最大关键就是邮寄投票,这是也导致拜登转败为胜的关键,也导致共和党选民对大选结果还是存在争议。

特朗普这四年,带来了什么?除了反川普媒体所谓的黑暗时代,我们更应该反思,特朗普为何出现?反思特朗普时代,仅仅批判川普粉的无知与愚蠢是简单化的贴标签行为。我们更应该看到,特朗普看起来是以传统政治的搅局者面目出现,其出现并非偶然,而是美国社会内在撕裂的爆发。

政治的周期,与社会周期并不完全同调,但是二者彼此关联。世界之所以转向,缘起并不是一天两天。这一波社会思潮的出现,其实是对于80年代以来新自由主义一统天下的反扑,国人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在社会领域也是如此。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对于精英的不满与愤怒正在成为社会暗流。

特朗普的兴起,并不是第一次民粹的胜利,其实奥巴马当年以政治黑马出现,携“change”的口号赢得万众归心的时候,何尝不是特朗普胜利的前兆。一啄一饮,皆有前缘。

特朗普和拜登之间的对决,不少人觉得是善恶之争,其实这首先是一次左右之争。如果这次共和党胜利,那么对于左派势力是一个很大打击;如果民主党胜利,那么可能左派势力继续上升。如今,拜登的胜利,是否真的意味着世界回归正常?很难,从长远来说,导致特朗普上台的因素没有消失,那么一切动荡,也不会随着他的下台而消失。

02 拜登的惨淡胜利

在选举之前,有支持拜登朋友就说,拜登惨胜当选。如今看来,确实如此。

因为拜登的胜利,不少专家或者民间野生评论员,也宣称自己预测正确。事实上,在选举之下,按照民调,拜登会赢得压倒性优势,但是目前看来,双方差距并不是很大。民调机构似乎重蹈了四年前覆辙,只是幸好没有像四年前输得那样惨。

在这一次选举中,统计邮寄票成为最重要变量,也是拜登转败为胜的关键。这意味着,谁胜利了都不太会服气,大家现在都说对方在作弊,搞内战。

双方肯定撕咬得很厉害,将来美国社会的撕裂会更为加剧。这是多数都可以看到现象,问题在于问题,这种撕裂是为什么而生?我曾经在公号《徐瑾经济人》谈过,这意味着阶层问题重新回归政治核心。

阶层问题,最直观就是中产的阶层地位滑落与萎缩,这就是我称为软阶层社会。这一变化,与全球化有关。过去全球化,对于多数人都是好事,尤其对于中国这样的新兴国家,但是对于美国这样的国家,有的地带中产受冲击很大。

全球化、世界合作、开放共赢这些主题都很美好,但是开放也意味着全球性的直接肉搏竞争,所以自然会引发本地反弹,无论是经济、就业还是观念等方面——而在美国有句老话,所有政治,都是本地的。

所谓软阶层社会,欧美走在前面,而中国在跟进。对于欧美软阶层而言,他们冲击主要来自技术和海外竞争以及移民。这些国家的软阶层之所以不是一软到底,就因为他们对抗武器之一就是选票。

所以,这一次美国大选和后续撕裂,其实是十多年矛盾的爆发。左的美国反抗右的美国,保守主义的美国反抗自由主义的美国。谁能代表美国真正的根基和根性,其实耐人寻味。

也正因此,拜登面临的世界,还是特朗普留下的世界。他所谓的胜利,其实是反特朗普的胜利,并不意味自身的胜利。对于自身的联盟稳定与政策空间,未来将会面临不少协调难度。

03 中美关系会如何

朋友圈很多国人都在聚焦美国大选,也有人认为不必关心。事实上,应该关心,因为这涉及到中国的利益。

美国可谓今天的新罗马,这意味着美国发生的事情,最终会波及美国之外。更不用说,中美关系如今正在一个关键时期。我认为,这一变迁自然将影响中国道路。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过去四十年中国经济成就,就是改革开放的结果。可以说,加入世界经济体系的重要度,不亚于改革经济管理体制的总邀请。因此,贸易战的影响不言而喻。而中美贸易冲突并不是因为一个特朗普上台而骤生,这背后是中国加入世界经济体系后一连串矛盾的集中爆发。

对于中国而言,如何看待美国变化?首先,其实无论哪一个党派上台,显然都不会明显改变中美关系。共和党和民主党双方对于中国政府的态度,本质上没有多大差别,无非在于方式不同。民主党显然觉得中国还是可以谈判的对手,而共和党不少鹰派显然把中国当做对手。

其次,我们必须承认,这种不同态度,对于中国的压迫感和改变动力,也是不同的。拜登的上台,从其班底以及传统而言,对于全球合作的倡导至少在姿态上会谦虚。这意味着,特朗普式的压迫对手的极限交易作风不会延续,麻烦的对手消失了,一切可能又回到熟悉的套路;传统的对话机制也会启动,美国“拥抱熊猫派”的冷遇境况大概能够有所改变。

最后,站在中国角度,应该怎么看?答案自然还是随机应变,以我为主。从误解、理念与利益三向度而言,中美确实除了实质利益冲突,更在于双方目标差距,二者所理解的全球秩序也并不一致。如何更大程度谋求一致或者至少和而不同,将是最优选择。不可否认,美国总统更迭,这是一次中美关系战略调整机遇。这意味着,新的机会窗口正在打开。这个时候,重新回归合作以开放促进改革的道路,显得更加具备现实操作性。

2020即将过去,这是不断见证历史的一年。只不过,这一次,历史会重演哪一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