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如果特朗普败选,民主党应在拜登任期努力推行重大改革,这将是半个多世纪以来重写美国社会契约的最佳机会。



爱德华•卢斯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前财长蒂姆•盖特纳(Tim Geithner)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曾说过一句名言:“有计划总比没有计划强”。这一铭训似乎已被共和党人抛在脑后。如果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11月落败,那么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他不愿在疫情肆虐之际与民主党人就经济刺激协议达成一致。什么都没有,你拿什么去击败对手呢?

讽刺的是,乔•拜登(Joe Biden)的计划包含了特朗普2016年所作承诺的关键要素:要对美国基础设施进行现代化改造,以及保护“被遗忘的美国人”。这一“拜登经济学”的逻辑很简单。借贷成本为零。美国正处于一场国家危机之中。它的基础设施水平不再是世界一流的,失业率也达到了一代人以来的最高水平。正如拜登竞选团队所言,现在以二战以来的最大规模“动用公共投资”、迈入21世纪似乎是个好时机。

拜登的提议到底是如民主党进步人士所抱怨的过于中间派,还是如特朗普所说是彻头彻底的社会主义呢?讨论这个问题有点脱离现实。他的政策完全符合美国传统。拜登的提议是务实的——这是美国创造的一个词以及一种哲学,意思是“不惜一切代价”。一个更贴切的术语可能是pandemonomics(大流行病经济学)。无论左翼还是右翼都不应低估它的吸引力。

左翼人士应该特别小心,不要对别人的馈赠吹毛求疵。一些人对拜登选择贺锦丽(Kamala Harris)而不是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作为竞选伙伴感到失望。贺锦丽是一位温和派人士,她的竞选活动更多地关注美国的种族不平等,而不是经济不平等。沃伦的职业生涯以及她的总统竞选都致力于扭转后一种不平等。她将继续留在参议院,这也正是她的支持者应该希望她待的位置。

副总统充其量只是有用的替角,他们从来都不是编剧。拜登有可能让沃伦担任他的财政部长,这样一来她就可能参与条款的协商。不过如果沃伦留在参议院,她就处于有利位置帮助决定这些条款。拜登在他的竞选中没提财产税,也忽视了全民医保和就业保障。沃伦和同样将留在参议院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可以帮助起草该法案。副总统从来做不了这件事。

有些人将美国2020年的情况比作1932年。美国今天所面临的危机之严重,或许确实堪比富兰克林•D•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在大萧条(Depression)时期上任时的情况。一个更好的类比应该是1963年,约翰•F•肯尼迪(John F Kennedy)遇刺后,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成为美国总统之时。就像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一样,肯尼迪用他诗意的演讲打动了一个国家,但在立法方面却举步维艰。和约翰逊一样,拜登也是经历了参议院里的摸爬滚打成长起来的——他知道香肠是怎么做出的。正是林登•约翰逊将肯尼迪的民权议程转化为了行动。

美国的左翼人士应该把拜登的总统任期当作一个推行奥巴马任期内停滞不前的那些重大改革的机会,如育儿假、学前教育、绿色能源和公共医疗保险。他们如果聪明,就应暂时克制自己的疑虑,等大选后再说。拜登的执政将是他们半个多世纪以来重写美国社会契约的最佳机会。左翼追求完美而不是好处的本能仍可能成为阻碍。

与此同时,右翼似乎被迎面而来的失利前景吓呆了。现在这一前景除了特朗普被赶出白宫外,可能还包括失去参议院。该党的瘫痪反映了其内部的根本分歧。

一方面,特朗普不愿与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达成任何形式的协议。自疫情爆发以来特朗普从未与佩洛西见过面。她提出的3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将让美国人勉强维持到大选结束后。该计划今年5月在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获得通过,但在参议院搁浅。这一计划对特朗普的连任只有帮助。而他对佩洛西的敌意压倒了他对自身利益的理解。

有一些共和党人,包括许多可能在11月面临失败的人,会很乐意与佩洛西达成妥协。她已经提出只要共和党人将他们提议的数字从1万亿美元提高到2万亿美元,她就会把她的计划削减1万亿美元。这将是拜登所乐见的那种老式妥协。但参议院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不会把任何未经特朗普批准的提案付诸于投票。

除了对拜登发出警告,特朗普没有任何用来竞选连任的政纲。不久前他发布行政命令,恢复发放失业救济金并暂停向雇员征收工资税。其命令的合法性值得怀疑。这些命令在实践中几乎可以肯定是行不通的。

他反对民主党大流行病经济刺激法案的真正原因,是该法案包含的一些拨款,能让美国人在11月更容易地参与投票,以及让美国邮政服务能及时递送选票。因此特朗普也是有计划的,不过该计划是基于“焦土政策”。他宁愿让美国人忍受疫情的折磨,也不愿冒险面对一场高投票率的选举。这是要烧桥,不是要造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拜登经济学”和美国新“新政”

发布日期:2020-08-18 06:19
摘要:如果特朗普败选,民主党应在拜登任期努力推行重大改革,这将是半个多世纪以来重写美国社会契约的最佳机会。



爱德华•卢斯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前财长蒂姆•盖特纳(Tim Geithner)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曾说过一句名言:“有计划总比没有计划强”。这一铭训似乎已被共和党人抛在脑后。如果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11月落败,那么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他不愿在疫情肆虐之际与民主党人就经济刺激协议达成一致。什么都没有,你拿什么去击败对手呢?

讽刺的是,乔•拜登(Joe Biden)的计划包含了特朗普2016年所作承诺的关键要素:要对美国基础设施进行现代化改造,以及保护“被遗忘的美国人”。这一“拜登经济学”的逻辑很简单。借贷成本为零。美国正处于一场国家危机之中。它的基础设施水平不再是世界一流的,失业率也达到了一代人以来的最高水平。正如拜登竞选团队所言,现在以二战以来的最大规模“动用公共投资”、迈入21世纪似乎是个好时机。

拜登的提议到底是如民主党进步人士所抱怨的过于中间派,还是如特朗普所说是彻头彻底的社会主义呢?讨论这个问题有点脱离现实。他的政策完全符合美国传统。拜登的提议是务实的——这是美国创造的一个词以及一种哲学,意思是“不惜一切代价”。一个更贴切的术语可能是pandemonomics(大流行病经济学)。无论左翼还是右翼都不应低估它的吸引力。

左翼人士应该特别小心,不要对别人的馈赠吹毛求疵。一些人对拜登选择贺锦丽(Kamala Harris)而不是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作为竞选伙伴感到失望。贺锦丽是一位温和派人士,她的竞选活动更多地关注美国的种族不平等,而不是经济不平等。沃伦的职业生涯以及她的总统竞选都致力于扭转后一种不平等。她将继续留在参议院,这也正是她的支持者应该希望她待的位置。

副总统充其量只是有用的替角,他们从来都不是编剧。拜登有可能让沃伦担任他的财政部长,这样一来她就可能参与条款的协商。不过如果沃伦留在参议院,她就处于有利位置帮助决定这些条款。拜登在他的竞选中没提财产税,也忽视了全民医保和就业保障。沃伦和同样将留在参议院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可以帮助起草该法案。副总统从来做不了这件事。

有些人将美国2020年的情况比作1932年。美国今天所面临的危机之严重,或许确实堪比富兰克林•D•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在大萧条(Depression)时期上任时的情况。一个更好的类比应该是1963年,约翰•F•肯尼迪(John F Kennedy)遇刺后,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成为美国总统之时。就像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一样,肯尼迪用他诗意的演讲打动了一个国家,但在立法方面却举步维艰。和约翰逊一样,拜登也是经历了参议院里的摸爬滚打成长起来的——他知道香肠是怎么做出的。正是林登•约翰逊将肯尼迪的民权议程转化为了行动。

美国的左翼人士应该把拜登的总统任期当作一个推行奥巴马任期内停滞不前的那些重大改革的机会,如育儿假、学前教育、绿色能源和公共医疗保险。他们如果聪明,就应暂时克制自己的疑虑,等大选后再说。拜登的执政将是他们半个多世纪以来重写美国社会契约的最佳机会。左翼追求完美而不是好处的本能仍可能成为阻碍。

与此同时,右翼似乎被迎面而来的失利前景吓呆了。现在这一前景除了特朗普被赶出白宫外,可能还包括失去参议院。该党的瘫痪反映了其内部的根本分歧。

一方面,特朗普不愿与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达成任何形式的协议。自疫情爆发以来特朗普从未与佩洛西见过面。她提出的3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将让美国人勉强维持到大选结束后。该计划今年5月在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获得通过,但在参议院搁浅。这一计划对特朗普的连任只有帮助。而他对佩洛西的敌意压倒了他对自身利益的理解。

有一些共和党人,包括许多可能在11月面临失败的人,会很乐意与佩洛西达成妥协。她已经提出只要共和党人将他们提议的数字从1万亿美元提高到2万亿美元,她就会把她的计划削减1万亿美元。这将是拜登所乐见的那种老式妥协。但参议院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不会把任何未经特朗普批准的提案付诸于投票。

除了对拜登发出警告,特朗普没有任何用来竞选连任的政纲。不久前他发布行政命令,恢复发放失业救济金并暂停向雇员征收工资税。其命令的合法性值得怀疑。这些命令在实践中几乎可以肯定是行不通的。

他反对民主党大流行病经济刺激法案的真正原因,是该法案包含的一些拨款,能让美国人在11月更容易地参与投票,以及让美国邮政服务能及时递送选票。因此特朗普也是有计划的,不过该计划是基于“焦土政策”。他宁愿让美国人忍受疫情的折磨,也不愿冒险面对一场高投票率的选举。这是要烧桥,不是要造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如果特朗普败选,民主党应在拜登任期努力推行重大改革,这将是半个多世纪以来重写美国社会契约的最佳机会。



爱德华•卢斯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前财长蒂姆•盖特纳(Tim Geithner)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曾说过一句名言:“有计划总比没有计划强”。这一铭训似乎已被共和党人抛在脑后。如果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11月落败,那么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他不愿在疫情肆虐之际与民主党人就经济刺激协议达成一致。什么都没有,你拿什么去击败对手呢?

讽刺的是,乔•拜登(Joe Biden)的计划包含了特朗普2016年所作承诺的关键要素:要对美国基础设施进行现代化改造,以及保护“被遗忘的美国人”。这一“拜登经济学”的逻辑很简单。借贷成本为零。美国正处于一场国家危机之中。它的基础设施水平不再是世界一流的,失业率也达到了一代人以来的最高水平。正如拜登竞选团队所言,现在以二战以来的最大规模“动用公共投资”、迈入21世纪似乎是个好时机。

拜登的提议到底是如民主党进步人士所抱怨的过于中间派,还是如特朗普所说是彻头彻底的社会主义呢?讨论这个问题有点脱离现实。他的政策完全符合美国传统。拜登的提议是务实的——这是美国创造的一个词以及一种哲学,意思是“不惜一切代价”。一个更贴切的术语可能是pandemonomics(大流行病经济学)。无论左翼还是右翼都不应低估它的吸引力。

左翼人士应该特别小心,不要对别人的馈赠吹毛求疵。一些人对拜登选择贺锦丽(Kamala Harris)而不是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作为竞选伙伴感到失望。贺锦丽是一位温和派人士,她的竞选活动更多地关注美国的种族不平等,而不是经济不平等。沃伦的职业生涯以及她的总统竞选都致力于扭转后一种不平等。她将继续留在参议院,这也正是她的支持者应该希望她待的位置。

副总统充其量只是有用的替角,他们从来都不是编剧。拜登有可能让沃伦担任他的财政部长,这样一来她就可能参与条款的协商。不过如果沃伦留在参议院,她就处于有利位置帮助决定这些条款。拜登在他的竞选中没提财产税,也忽视了全民医保和就业保障。沃伦和同样将留在参议院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可以帮助起草该法案。副总统从来做不了这件事。

有些人将美国2020年的情况比作1932年。美国今天所面临的危机之严重,或许确实堪比富兰克林•D•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在大萧条(Depression)时期上任时的情况。一个更好的类比应该是1963年,约翰•F•肯尼迪(John F Kennedy)遇刺后,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成为美国总统之时。就像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一样,肯尼迪用他诗意的演讲打动了一个国家,但在立法方面却举步维艰。和约翰逊一样,拜登也是经历了参议院里的摸爬滚打成长起来的——他知道香肠是怎么做出的。正是林登•约翰逊将肯尼迪的民权议程转化为了行动。

美国的左翼人士应该把拜登的总统任期当作一个推行奥巴马任期内停滞不前的那些重大改革的机会,如育儿假、学前教育、绿色能源和公共医疗保险。他们如果聪明,就应暂时克制自己的疑虑,等大选后再说。拜登的执政将是他们半个多世纪以来重写美国社会契约的最佳机会。左翼追求完美而不是好处的本能仍可能成为阻碍。

与此同时,右翼似乎被迎面而来的失利前景吓呆了。现在这一前景除了特朗普被赶出白宫外,可能还包括失去参议院。该党的瘫痪反映了其内部的根本分歧。

一方面,特朗普不愿与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达成任何形式的协议。自疫情爆发以来特朗普从未与佩洛西见过面。她提出的3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将让美国人勉强维持到大选结束后。该计划今年5月在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获得通过,但在参议院搁浅。这一计划对特朗普的连任只有帮助。而他对佩洛西的敌意压倒了他对自身利益的理解。

有一些共和党人,包括许多可能在11月面临失败的人,会很乐意与佩洛西达成妥协。她已经提出只要共和党人将他们提议的数字从1万亿美元提高到2万亿美元,她就会把她的计划削减1万亿美元。这将是拜登所乐见的那种老式妥协。但参议院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不会把任何未经特朗普批准的提案付诸于投票。

除了对拜登发出警告,特朗普没有任何用来竞选连任的政纲。不久前他发布行政命令,恢复发放失业救济金并暂停向雇员征收工资税。其命令的合法性值得怀疑。这些命令在实践中几乎可以肯定是行不通的。

他反对民主党大流行病经济刺激法案的真正原因,是该法案包含的一些拨款,能让美国人在11月更容易地参与投票,以及让美国邮政服务能及时递送选票。因此特朗普也是有计划的,不过该计划是基于“焦土政策”。他宁愿让美国人忍受疫情的折磨,也不愿冒险面对一场高投票率的选举。这是要烧桥,不是要造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拜登经济学”和美国新“新政”

发布日期:2020-08-18 06:19
摘要:如果特朗普败选,民主党应在拜登任期努力推行重大改革,这将是半个多世纪以来重写美国社会契约的最佳机会。



爱德华•卢斯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前财长蒂姆•盖特纳(Tim Geithner)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曾说过一句名言:“有计划总比没有计划强”。这一铭训似乎已被共和党人抛在脑后。如果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11月落败,那么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他不愿在疫情肆虐之际与民主党人就经济刺激协议达成一致。什么都没有,你拿什么去击败对手呢?

讽刺的是,乔•拜登(Joe Biden)的计划包含了特朗普2016年所作承诺的关键要素:要对美国基础设施进行现代化改造,以及保护“被遗忘的美国人”。这一“拜登经济学”的逻辑很简单。借贷成本为零。美国正处于一场国家危机之中。它的基础设施水平不再是世界一流的,失业率也达到了一代人以来的最高水平。正如拜登竞选团队所言,现在以二战以来的最大规模“动用公共投资”、迈入21世纪似乎是个好时机。

拜登的提议到底是如民主党进步人士所抱怨的过于中间派,还是如特朗普所说是彻头彻底的社会主义呢?讨论这个问题有点脱离现实。他的政策完全符合美国传统。拜登的提议是务实的——这是美国创造的一个词以及一种哲学,意思是“不惜一切代价”。一个更贴切的术语可能是pandemonomics(大流行病经济学)。无论左翼还是右翼都不应低估它的吸引力。

左翼人士应该特别小心,不要对别人的馈赠吹毛求疵。一些人对拜登选择贺锦丽(Kamala Harris)而不是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作为竞选伙伴感到失望。贺锦丽是一位温和派人士,她的竞选活动更多地关注美国的种族不平等,而不是经济不平等。沃伦的职业生涯以及她的总统竞选都致力于扭转后一种不平等。她将继续留在参议院,这也正是她的支持者应该希望她待的位置。

副总统充其量只是有用的替角,他们从来都不是编剧。拜登有可能让沃伦担任他的财政部长,这样一来她就可能参与条款的协商。不过如果沃伦留在参议院,她就处于有利位置帮助决定这些条款。拜登在他的竞选中没提财产税,也忽视了全民医保和就业保障。沃伦和同样将留在参议院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可以帮助起草该法案。副总统从来做不了这件事。

有些人将美国2020年的情况比作1932年。美国今天所面临的危机之严重,或许确实堪比富兰克林•D•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在大萧条(Depression)时期上任时的情况。一个更好的类比应该是1963年,约翰•F•肯尼迪(John F Kennedy)遇刺后,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成为美国总统之时。就像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一样,肯尼迪用他诗意的演讲打动了一个国家,但在立法方面却举步维艰。和约翰逊一样,拜登也是经历了参议院里的摸爬滚打成长起来的——他知道香肠是怎么做出的。正是林登•约翰逊将肯尼迪的民权议程转化为了行动。

美国的左翼人士应该把拜登的总统任期当作一个推行奥巴马任期内停滞不前的那些重大改革的机会,如育儿假、学前教育、绿色能源和公共医疗保险。他们如果聪明,就应暂时克制自己的疑虑,等大选后再说。拜登的执政将是他们半个多世纪以来重写美国社会契约的最佳机会。左翼追求完美而不是好处的本能仍可能成为阻碍。

与此同时,右翼似乎被迎面而来的失利前景吓呆了。现在这一前景除了特朗普被赶出白宫外,可能还包括失去参议院。该党的瘫痪反映了其内部的根本分歧。

一方面,特朗普不愿与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达成任何形式的协议。自疫情爆发以来特朗普从未与佩洛西见过面。她提出的3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将让美国人勉强维持到大选结束后。该计划今年5月在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获得通过,但在参议院搁浅。这一计划对特朗普的连任只有帮助。而他对佩洛西的敌意压倒了他对自身利益的理解。

有一些共和党人,包括许多可能在11月面临失败的人,会很乐意与佩洛西达成妥协。她已经提出只要共和党人将他们提议的数字从1万亿美元提高到2万亿美元,她就会把她的计划削减1万亿美元。这将是拜登所乐见的那种老式妥协。但参议院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不会把任何未经特朗普批准的提案付诸于投票。

除了对拜登发出警告,特朗普没有任何用来竞选连任的政纲。不久前他发布行政命令,恢复发放失业救济金并暂停向雇员征收工资税。其命令的合法性值得怀疑。这些命令在实践中几乎可以肯定是行不通的。

他反对民主党大流行病经济刺激法案的真正原因,是该法案包含的一些拨款,能让美国人在11月更容易地参与投票,以及让美国邮政服务能及时递送选票。因此特朗普也是有计划的,不过该计划是基于“焦土政策”。他宁愿让美国人忍受疫情的折磨,也不愿冒险面对一场高投票率的选举。这是要烧桥,不是要造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如果特朗普败选,民主党应在拜登任期努力推行重大改革,这将是半个多世纪以来重写美国社会契约的最佳机会。



爱德华•卢斯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前财长蒂姆•盖特纳(Tim Geithner)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曾说过一句名言:“有计划总比没有计划强”。这一铭训似乎已被共和党人抛在脑后。如果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11月落败,那么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他不愿在疫情肆虐之际与民主党人就经济刺激协议达成一致。什么都没有,你拿什么去击败对手呢?

讽刺的是,乔•拜登(Joe Biden)的计划包含了特朗普2016年所作承诺的关键要素:要对美国基础设施进行现代化改造,以及保护“被遗忘的美国人”。这一“拜登经济学”的逻辑很简单。借贷成本为零。美国正处于一场国家危机之中。它的基础设施水平不再是世界一流的,失业率也达到了一代人以来的最高水平。正如拜登竞选团队所言,现在以二战以来的最大规模“动用公共投资”、迈入21世纪似乎是个好时机。

拜登的提议到底是如民主党进步人士所抱怨的过于中间派,还是如特朗普所说是彻头彻底的社会主义呢?讨论这个问题有点脱离现实。他的政策完全符合美国传统。拜登的提议是务实的——这是美国创造的一个词以及一种哲学,意思是“不惜一切代价”。一个更贴切的术语可能是pandemonomics(大流行病经济学)。无论左翼还是右翼都不应低估它的吸引力。

左翼人士应该特别小心,不要对别人的馈赠吹毛求疵。一些人对拜登选择贺锦丽(Kamala Harris)而不是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作为竞选伙伴感到失望。贺锦丽是一位温和派人士,她的竞选活动更多地关注美国的种族不平等,而不是经济不平等。沃伦的职业生涯以及她的总统竞选都致力于扭转后一种不平等。她将继续留在参议院,这也正是她的支持者应该希望她待的位置。

副总统充其量只是有用的替角,他们从来都不是编剧。拜登有可能让沃伦担任他的财政部长,这样一来她就可能参与条款的协商。不过如果沃伦留在参议院,她就处于有利位置帮助决定这些条款。拜登在他的竞选中没提财产税,也忽视了全民医保和就业保障。沃伦和同样将留在参议院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可以帮助起草该法案。副总统从来做不了这件事。

有些人将美国2020年的情况比作1932年。美国今天所面临的危机之严重,或许确实堪比富兰克林•D•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在大萧条(Depression)时期上任时的情况。一个更好的类比应该是1963年,约翰•F•肯尼迪(John F Kennedy)遇刺后,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成为美国总统之时。就像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一样,肯尼迪用他诗意的演讲打动了一个国家,但在立法方面却举步维艰。和约翰逊一样,拜登也是经历了参议院里的摸爬滚打成长起来的——他知道香肠是怎么做出的。正是林登•约翰逊将肯尼迪的民权议程转化为了行动。

美国的左翼人士应该把拜登的总统任期当作一个推行奥巴马任期内停滞不前的那些重大改革的机会,如育儿假、学前教育、绿色能源和公共医疗保险。他们如果聪明,就应暂时克制自己的疑虑,等大选后再说。拜登的执政将是他们半个多世纪以来重写美国社会契约的最佳机会。左翼追求完美而不是好处的本能仍可能成为阻碍。

与此同时,右翼似乎被迎面而来的失利前景吓呆了。现在这一前景除了特朗普被赶出白宫外,可能还包括失去参议院。该党的瘫痪反映了其内部的根本分歧。

一方面,特朗普不愿与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达成任何形式的协议。自疫情爆发以来特朗普从未与佩洛西见过面。她提出的3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将让美国人勉强维持到大选结束后。该计划今年5月在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获得通过,但在参议院搁浅。这一计划对特朗普的连任只有帮助。而他对佩洛西的敌意压倒了他对自身利益的理解。

有一些共和党人,包括许多可能在11月面临失败的人,会很乐意与佩洛西达成妥协。她已经提出只要共和党人将他们提议的数字从1万亿美元提高到2万亿美元,她就会把她的计划削减1万亿美元。这将是拜登所乐见的那种老式妥协。但参议院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不会把任何未经特朗普批准的提案付诸于投票。

除了对拜登发出警告,特朗普没有任何用来竞选连任的政纲。不久前他发布行政命令,恢复发放失业救济金并暂停向雇员征收工资税。其命令的合法性值得怀疑。这些命令在实践中几乎可以肯定是行不通的。

他反对民主党大流行病经济刺激法案的真正原因,是该法案包含的一些拨款,能让美国人在11月更容易地参与投票,以及让美国邮政服务能及时递送选票。因此特朗普也是有计划的,不过该计划是基于“焦土政策”。他宁愿让美国人忍受疫情的折磨,也不愿冒险面对一场高投票率的选举。这是要烧桥,不是要造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