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拜登在竞选期间的立场表明,他不太可能大规模逆转特朗普政府的保护主义贸易政策,但他可能采取更为多边的方式向中国施压。



 | 艾梅•威廉斯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美国总统竞选期间,其中一名候选人承诺将美国工人放在第一位,采购美国商品来完成政府订单,并对中国的贸易做法采取强硬立场。

这名候选人是乔•拜登(Joe Biden),不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尽管两名候选人在几乎所有其他问题上都存在分歧,但贸易是拜登借用其共和党对手言论的一个领域,他承诺“买美国货”,这与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中制胜的“美国优先”议程如出一辙。

拜登在竞选期间的立场表明,这位民主党人不太可能大规模逆转特朗普政府的保护主义贸易政策、或者说其与“全球主义”渐行渐远的做法。

拜登说过要把国内政治事务放在首位,因此贸易协议不太可能成为他的首要任务,但这位当选总统也表示,他希望美国再次开始参与到多边组织中,包括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都对世贸组织的上诉机构(一个对成员间争端进行裁决的有影响力的小组)感到不满,认为其裁决不仅侵犯了主权,而且未能处理中国的贸易做法。

然而,在如何处理美国与欧洲及总部位于日内瓦的世贸组织之间的外交关系上,拜登政府的做法预计将与特朗普政府截然不同。

特朗普政府基本上不与世贸组织成员接触,拒绝任命新的上诉机构法官,单方面阻止任命新的总干事。而拜登政府的一个首要任务将是与这家总部设在日内瓦的机构重新接触,讨论改革议程。

“需要进行大量的重建和改革,”美国众议院负责监督贸易的筹款委员会的委员、来自佛罗里达州的民主党人斯蒂芬妮•墨菲(Stephanie Murphy)说,“这届政府基本上放任了世贸组织的毁灭。”

拜登政府还必须决定如何处理美国对盟国钢铁和铝征收的进口关税。华盛顿方面辩称是出于国家安全原因征收这些关税的。

特朗普在任期间赢得了“关税侠”(tariff man)的绰号,因为他习惯于对进口到美国的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取消其中部分关税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研究员、前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经济顾问查德•鲍恩(Chad Bown)表示,尽管这位即将上任的总统可以“合法”取消这些关税,但他可能会面临保留这些关税的政治压力——尤其是来自代表工业州的国会民主党人的压力,他们在总统选举中转而支持了拜登。

欧洲外交官也预计这些关税将保持不变。一名外交官表示:“我认为拜登的处境从某个方面来说是比较轻松自在的,因为他可以指责特朗普总统出台了这些关税,而他不会在国内面临太大的取消这些关税的压力。”

然而,如果这些关税原封不动地保持目前的形式,可能会在世贸组织引起争议。在世贸组织中,一些国家对这些关税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对此,拜登可以通过利用世贸组织机制与盟国谈判关税水平来找到解决办法。

他还可以谈判达成类似于《美墨加协定》(USMCA)部分内容的协议,根据该协定,只要从一国的进口保持在设定的低水平,就可以取消钢铁和铝的关税。贸易专家表示,还有一种做法是可以利用这些关税就加强合作向中国施压进行谈判。

采取更加多边的方式向中方施压、要求其进行经济改革,也将是拜登的贸易政策不同于特朗普贸易政策的一个特点。

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里奇•尼尔(Richie Neal)表示,他预计“会有比特朗普政府更具战略性、更连贯的方法来抵御不公平的中国贸易做法”。

然而,对中国的关税可能会维持不变。“在政治上,拜登政府介入并取消这些关税是非常困难的——两党对中国都有敌意,”鲍恩说。

拜登还将面临减少美国对中国进口依赖的压力。新冠病毒引发了包括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在内的民主党高层的担忧,他们批评医疗用品和制药等关键行业的供应链严重依赖中国。

在国会山(Capitol Hill)也可能出现一种变化,民主党议员将有能力在美国与英国和肯尼亚的持续贸易谈判中推动保障工人权利的条款和环境改革。

尼尔表示,美国的贸易政策将继续表现出“亲工人”倾向,落实《美墨加协定》中的劳工和环境保护将是重中之重。

贸易政策也可能聚焦于能为普通美国人带来什么,而不仅仅是为美国公司带来什么。米里亚姆•萨皮罗(Miriam Sapiro)曾是奥巴马政府的一名高级贸易官员,目前是传播咨询公司Sard Verbinnen的董事总经理,他说,应该注意的是,拜登已经承诺“从更好地服务于美国中产阶级的角度”来看待贸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拜登的贸易政策料将保持强硬

发布日期:2020-11-18 05:17
摘要:拜登在竞选期间的立场表明,他不太可能大规模逆转特朗普政府的保护主义贸易政策,但他可能采取更为多边的方式向中国施压。



 | 艾梅•威廉斯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美国总统竞选期间,其中一名候选人承诺将美国工人放在第一位,采购美国商品来完成政府订单,并对中国的贸易做法采取强硬立场。

这名候选人是乔•拜登(Joe Biden),不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尽管两名候选人在几乎所有其他问题上都存在分歧,但贸易是拜登借用其共和党对手言论的一个领域,他承诺“买美国货”,这与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中制胜的“美国优先”议程如出一辙。

拜登在竞选期间的立场表明,这位民主党人不太可能大规模逆转特朗普政府的保护主义贸易政策、或者说其与“全球主义”渐行渐远的做法。

拜登说过要把国内政治事务放在首位,因此贸易协议不太可能成为他的首要任务,但这位当选总统也表示,他希望美国再次开始参与到多边组织中,包括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都对世贸组织的上诉机构(一个对成员间争端进行裁决的有影响力的小组)感到不满,认为其裁决不仅侵犯了主权,而且未能处理中国的贸易做法。

然而,在如何处理美国与欧洲及总部位于日内瓦的世贸组织之间的外交关系上,拜登政府的做法预计将与特朗普政府截然不同。

特朗普政府基本上不与世贸组织成员接触,拒绝任命新的上诉机构法官,单方面阻止任命新的总干事。而拜登政府的一个首要任务将是与这家总部设在日内瓦的机构重新接触,讨论改革议程。

“需要进行大量的重建和改革,”美国众议院负责监督贸易的筹款委员会的委员、来自佛罗里达州的民主党人斯蒂芬妮•墨菲(Stephanie Murphy)说,“这届政府基本上放任了世贸组织的毁灭。”

拜登政府还必须决定如何处理美国对盟国钢铁和铝征收的进口关税。华盛顿方面辩称是出于国家安全原因征收这些关税的。

特朗普在任期间赢得了“关税侠”(tariff man)的绰号,因为他习惯于对进口到美国的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取消其中部分关税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研究员、前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经济顾问查德•鲍恩(Chad Bown)表示,尽管这位即将上任的总统可以“合法”取消这些关税,但他可能会面临保留这些关税的政治压力——尤其是来自代表工业州的国会民主党人的压力,他们在总统选举中转而支持了拜登。

欧洲外交官也预计这些关税将保持不变。一名外交官表示:“我认为拜登的处境从某个方面来说是比较轻松自在的,因为他可以指责特朗普总统出台了这些关税,而他不会在国内面临太大的取消这些关税的压力。”

然而,如果这些关税原封不动地保持目前的形式,可能会在世贸组织引起争议。在世贸组织中,一些国家对这些关税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对此,拜登可以通过利用世贸组织机制与盟国谈判关税水平来找到解决办法。

他还可以谈判达成类似于《美墨加协定》(USMCA)部分内容的协议,根据该协定,只要从一国的进口保持在设定的低水平,就可以取消钢铁和铝的关税。贸易专家表示,还有一种做法是可以利用这些关税就加强合作向中国施压进行谈判。

采取更加多边的方式向中方施压、要求其进行经济改革,也将是拜登的贸易政策不同于特朗普贸易政策的一个特点。

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里奇•尼尔(Richie Neal)表示,他预计“会有比特朗普政府更具战略性、更连贯的方法来抵御不公平的中国贸易做法”。

然而,对中国的关税可能会维持不变。“在政治上,拜登政府介入并取消这些关税是非常困难的——两党对中国都有敌意,”鲍恩说。

拜登还将面临减少美国对中国进口依赖的压力。新冠病毒引发了包括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在内的民主党高层的担忧,他们批评医疗用品和制药等关键行业的供应链严重依赖中国。

在国会山(Capitol Hill)也可能出现一种变化,民主党议员将有能力在美国与英国和肯尼亚的持续贸易谈判中推动保障工人权利的条款和环境改革。

尼尔表示,美国的贸易政策将继续表现出“亲工人”倾向,落实《美墨加协定》中的劳工和环境保护将是重中之重。

贸易政策也可能聚焦于能为普通美国人带来什么,而不仅仅是为美国公司带来什么。米里亚姆•萨皮罗(Miriam Sapiro)曾是奥巴马政府的一名高级贸易官员,目前是传播咨询公司Sard Verbinnen的董事总经理,他说,应该注意的是,拜登已经承诺“从更好地服务于美国中产阶级的角度”来看待贸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拜登在竞选期间的立场表明,他不太可能大规模逆转特朗普政府的保护主义贸易政策,但他可能采取更为多边的方式向中国施压。



 | 艾梅•威廉斯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美国总统竞选期间,其中一名候选人承诺将美国工人放在第一位,采购美国商品来完成政府订单,并对中国的贸易做法采取强硬立场。

这名候选人是乔•拜登(Joe Biden),不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尽管两名候选人在几乎所有其他问题上都存在分歧,但贸易是拜登借用其共和党对手言论的一个领域,他承诺“买美国货”,这与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中制胜的“美国优先”议程如出一辙。

拜登在竞选期间的立场表明,这位民主党人不太可能大规模逆转特朗普政府的保护主义贸易政策、或者说其与“全球主义”渐行渐远的做法。

拜登说过要把国内政治事务放在首位,因此贸易协议不太可能成为他的首要任务,但这位当选总统也表示,他希望美国再次开始参与到多边组织中,包括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都对世贸组织的上诉机构(一个对成员间争端进行裁决的有影响力的小组)感到不满,认为其裁决不仅侵犯了主权,而且未能处理中国的贸易做法。

然而,在如何处理美国与欧洲及总部位于日内瓦的世贸组织之间的外交关系上,拜登政府的做法预计将与特朗普政府截然不同。

特朗普政府基本上不与世贸组织成员接触,拒绝任命新的上诉机构法官,单方面阻止任命新的总干事。而拜登政府的一个首要任务将是与这家总部设在日内瓦的机构重新接触,讨论改革议程。

“需要进行大量的重建和改革,”美国众议院负责监督贸易的筹款委员会的委员、来自佛罗里达州的民主党人斯蒂芬妮•墨菲(Stephanie Murphy)说,“这届政府基本上放任了世贸组织的毁灭。”

拜登政府还必须决定如何处理美国对盟国钢铁和铝征收的进口关税。华盛顿方面辩称是出于国家安全原因征收这些关税的。

特朗普在任期间赢得了“关税侠”(tariff man)的绰号,因为他习惯于对进口到美国的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取消其中部分关税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研究员、前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经济顾问查德•鲍恩(Chad Bown)表示,尽管这位即将上任的总统可以“合法”取消这些关税,但他可能会面临保留这些关税的政治压力——尤其是来自代表工业州的国会民主党人的压力,他们在总统选举中转而支持了拜登。

欧洲外交官也预计这些关税将保持不变。一名外交官表示:“我认为拜登的处境从某个方面来说是比较轻松自在的,因为他可以指责特朗普总统出台了这些关税,而他不会在国内面临太大的取消这些关税的压力。”

然而,如果这些关税原封不动地保持目前的形式,可能会在世贸组织引起争议。在世贸组织中,一些国家对这些关税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对此,拜登可以通过利用世贸组织机制与盟国谈判关税水平来找到解决办法。

他还可以谈判达成类似于《美墨加协定》(USMCA)部分内容的协议,根据该协定,只要从一国的进口保持在设定的低水平,就可以取消钢铁和铝的关税。贸易专家表示,还有一种做法是可以利用这些关税就加强合作向中国施压进行谈判。

采取更加多边的方式向中方施压、要求其进行经济改革,也将是拜登的贸易政策不同于特朗普贸易政策的一个特点。

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里奇•尼尔(Richie Neal)表示,他预计“会有比特朗普政府更具战略性、更连贯的方法来抵御不公平的中国贸易做法”。

然而,对中国的关税可能会维持不变。“在政治上,拜登政府介入并取消这些关税是非常困难的——两党对中国都有敌意,”鲍恩说。

拜登还将面临减少美国对中国进口依赖的压力。新冠病毒引发了包括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在内的民主党高层的担忧,他们批评医疗用品和制药等关键行业的供应链严重依赖中国。

在国会山(Capitol Hill)也可能出现一种变化,民主党议员将有能力在美国与英国和肯尼亚的持续贸易谈判中推动保障工人权利的条款和环境改革。

尼尔表示,美国的贸易政策将继续表现出“亲工人”倾向,落实《美墨加协定》中的劳工和环境保护将是重中之重。

贸易政策也可能聚焦于能为普通美国人带来什么,而不仅仅是为美国公司带来什么。米里亚姆•萨皮罗(Miriam Sapiro)曾是奥巴马政府的一名高级贸易官员,目前是传播咨询公司Sard Verbinnen的董事总经理,他说,应该注意的是,拜登已经承诺“从更好地服务于美国中产阶级的角度”来看待贸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拜登的贸易政策料将保持强硬

发布日期:2020-11-18 05:17
摘要:拜登在竞选期间的立场表明,他不太可能大规模逆转特朗普政府的保护主义贸易政策,但他可能采取更为多边的方式向中国施压。



 | 艾梅•威廉斯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美国总统竞选期间,其中一名候选人承诺将美国工人放在第一位,采购美国商品来完成政府订单,并对中国的贸易做法采取强硬立场。

这名候选人是乔•拜登(Joe Biden),不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尽管两名候选人在几乎所有其他问题上都存在分歧,但贸易是拜登借用其共和党对手言论的一个领域,他承诺“买美国货”,这与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中制胜的“美国优先”议程如出一辙。

拜登在竞选期间的立场表明,这位民主党人不太可能大规模逆转特朗普政府的保护主义贸易政策、或者说其与“全球主义”渐行渐远的做法。

拜登说过要把国内政治事务放在首位,因此贸易协议不太可能成为他的首要任务,但这位当选总统也表示,他希望美国再次开始参与到多边组织中,包括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都对世贸组织的上诉机构(一个对成员间争端进行裁决的有影响力的小组)感到不满,认为其裁决不仅侵犯了主权,而且未能处理中国的贸易做法。

然而,在如何处理美国与欧洲及总部位于日内瓦的世贸组织之间的外交关系上,拜登政府的做法预计将与特朗普政府截然不同。

特朗普政府基本上不与世贸组织成员接触,拒绝任命新的上诉机构法官,单方面阻止任命新的总干事。而拜登政府的一个首要任务将是与这家总部设在日内瓦的机构重新接触,讨论改革议程。

“需要进行大量的重建和改革,”美国众议院负责监督贸易的筹款委员会的委员、来自佛罗里达州的民主党人斯蒂芬妮•墨菲(Stephanie Murphy)说,“这届政府基本上放任了世贸组织的毁灭。”

拜登政府还必须决定如何处理美国对盟国钢铁和铝征收的进口关税。华盛顿方面辩称是出于国家安全原因征收这些关税的。

特朗普在任期间赢得了“关税侠”(tariff man)的绰号,因为他习惯于对进口到美国的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取消其中部分关税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研究员、前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经济顾问查德•鲍恩(Chad Bown)表示,尽管这位即将上任的总统可以“合法”取消这些关税,但他可能会面临保留这些关税的政治压力——尤其是来自代表工业州的国会民主党人的压力,他们在总统选举中转而支持了拜登。

欧洲外交官也预计这些关税将保持不变。一名外交官表示:“我认为拜登的处境从某个方面来说是比较轻松自在的,因为他可以指责特朗普总统出台了这些关税,而他不会在国内面临太大的取消这些关税的压力。”

然而,如果这些关税原封不动地保持目前的形式,可能会在世贸组织引起争议。在世贸组织中,一些国家对这些关税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对此,拜登可以通过利用世贸组织机制与盟国谈判关税水平来找到解决办法。

他还可以谈判达成类似于《美墨加协定》(USMCA)部分内容的协议,根据该协定,只要从一国的进口保持在设定的低水平,就可以取消钢铁和铝的关税。贸易专家表示,还有一种做法是可以利用这些关税就加强合作向中国施压进行谈判。

采取更加多边的方式向中方施压、要求其进行经济改革,也将是拜登的贸易政策不同于特朗普贸易政策的一个特点。

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里奇•尼尔(Richie Neal)表示,他预计“会有比特朗普政府更具战略性、更连贯的方法来抵御不公平的中国贸易做法”。

然而,对中国的关税可能会维持不变。“在政治上,拜登政府介入并取消这些关税是非常困难的——两党对中国都有敌意,”鲍恩说。

拜登还将面临减少美国对中国进口依赖的压力。新冠病毒引发了包括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在内的民主党高层的担忧,他们批评医疗用品和制药等关键行业的供应链严重依赖中国。

在国会山(Capitol Hill)也可能出现一种变化,民主党议员将有能力在美国与英国和肯尼亚的持续贸易谈判中推动保障工人权利的条款和环境改革。

尼尔表示,美国的贸易政策将继续表现出“亲工人”倾向,落实《美墨加协定》中的劳工和环境保护将是重中之重。

贸易政策也可能聚焦于能为普通美国人带来什么,而不仅仅是为美国公司带来什么。米里亚姆•萨皮罗(Miriam Sapiro)曾是奥巴马政府的一名高级贸易官员,目前是传播咨询公司Sard Verbinnen的董事总经理,他说,应该注意的是,拜登已经承诺“从更好地服务于美国中产阶级的角度”来看待贸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拜登在竞选期间的立场表明,他不太可能大规模逆转特朗普政府的保护主义贸易政策,但他可能采取更为多边的方式向中国施压。



 | 艾梅•威廉斯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美国总统竞选期间,其中一名候选人承诺将美国工人放在第一位,采购美国商品来完成政府订单,并对中国的贸易做法采取强硬立场。

这名候选人是乔•拜登(Joe Biden),不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尽管两名候选人在几乎所有其他问题上都存在分歧,但贸易是拜登借用其共和党对手言论的一个领域,他承诺“买美国货”,这与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中制胜的“美国优先”议程如出一辙。

拜登在竞选期间的立场表明,这位民主党人不太可能大规模逆转特朗普政府的保护主义贸易政策、或者说其与“全球主义”渐行渐远的做法。

拜登说过要把国内政治事务放在首位,因此贸易协议不太可能成为他的首要任务,但这位当选总统也表示,他希望美国再次开始参与到多边组织中,包括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都对世贸组织的上诉机构(一个对成员间争端进行裁决的有影响力的小组)感到不满,认为其裁决不仅侵犯了主权,而且未能处理中国的贸易做法。

然而,在如何处理美国与欧洲及总部位于日内瓦的世贸组织之间的外交关系上,拜登政府的做法预计将与特朗普政府截然不同。

特朗普政府基本上不与世贸组织成员接触,拒绝任命新的上诉机构法官,单方面阻止任命新的总干事。而拜登政府的一个首要任务将是与这家总部设在日内瓦的机构重新接触,讨论改革议程。

“需要进行大量的重建和改革,”美国众议院负责监督贸易的筹款委员会的委员、来自佛罗里达州的民主党人斯蒂芬妮•墨菲(Stephanie Murphy)说,“这届政府基本上放任了世贸组织的毁灭。”

拜登政府还必须决定如何处理美国对盟国钢铁和铝征收的进口关税。华盛顿方面辩称是出于国家安全原因征收这些关税的。

特朗普在任期间赢得了“关税侠”(tariff man)的绰号,因为他习惯于对进口到美国的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取消其中部分关税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研究员、前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经济顾问查德•鲍恩(Chad Bown)表示,尽管这位即将上任的总统可以“合法”取消这些关税,但他可能会面临保留这些关税的政治压力——尤其是来自代表工业州的国会民主党人的压力,他们在总统选举中转而支持了拜登。

欧洲外交官也预计这些关税将保持不变。一名外交官表示:“我认为拜登的处境从某个方面来说是比较轻松自在的,因为他可以指责特朗普总统出台了这些关税,而他不会在国内面临太大的取消这些关税的压力。”

然而,如果这些关税原封不动地保持目前的形式,可能会在世贸组织引起争议。在世贸组织中,一些国家对这些关税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对此,拜登可以通过利用世贸组织机制与盟国谈判关税水平来找到解决办法。

他还可以谈判达成类似于《美墨加协定》(USMCA)部分内容的协议,根据该协定,只要从一国的进口保持在设定的低水平,就可以取消钢铁和铝的关税。贸易专家表示,还有一种做法是可以利用这些关税就加强合作向中国施压进行谈判。

采取更加多边的方式向中方施压、要求其进行经济改革,也将是拜登的贸易政策不同于特朗普贸易政策的一个特点。

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里奇•尼尔(Richie Neal)表示,他预计“会有比特朗普政府更具战略性、更连贯的方法来抵御不公平的中国贸易做法”。

然而,对中国的关税可能会维持不变。“在政治上,拜登政府介入并取消这些关税是非常困难的——两党对中国都有敌意,”鲍恩说。

拜登还将面临减少美国对中国进口依赖的压力。新冠病毒引发了包括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在内的民主党高层的担忧,他们批评医疗用品和制药等关键行业的供应链严重依赖中国。

在国会山(Capitol Hill)也可能出现一种变化,民主党议员将有能力在美国与英国和肯尼亚的持续贸易谈判中推动保障工人权利的条款和环境改革。

尼尔表示,美国的贸易政策将继续表现出“亲工人”倾向,落实《美墨加协定》中的劳工和环境保护将是重中之重。

贸易政策也可能聚焦于能为普通美国人带来什么,而不仅仅是为美国公司带来什么。米里亚姆•萨皮罗(Miriam Sapiro)曾是奥巴马政府的一名高级贸易官员,目前是传播咨询公司Sard Verbinnen的董事总经理,他说,应该注意的是,拜登已经承诺“从更好地服务于美国中产阶级的角度”来看待贸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