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对于如何运作国际组织,尤其是世卫这样的在当前世界疫情环境下对中国十分重要的机构,拜登政府给中国演示了生动的一课。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拜登政府在就职前就对本届美国政府未来的对外政策公开明示:重视国际组织和盟友的力量。这被认为是结成遏制中国的国际联盟,用联盟的力量取胜。上周四,拜登演示了他就职后的第一个动作:美国停止退出世界卫生组织。

国际媒体对美国的这一动作虽然都有报道,但对其在今天的真正意义并没有充分理解到;同时,对于如何运作国际组织,尤其是世卫这样的在当前世界疫情环境下对中国十分重要的机构,拜登政府更是给中国演示了生动的一课。

拜登有了新帮手

拜登就职美国总统后,在落实就职前就已确定的加强与国际组织和盟友合作的政策方面,所采取的第一个步骤就是宣布美国停止退出世卫组织,并为此采取了一系列的行动。考虑到当前中美关系高度敏感的现实,特别是当前世界疫情泛滥的严峻形势,美国这一动作将对中国产生潜在的重大影响,如果从中美博弈角度看,拜登实际上已经先赢了第一步。

拜登这一动作给美国政府带来的第一个正面影响是:提高了美国国内的抗疫信心和声势。特朗普过去对世卫组织的对抗政策,在美国统治集团内部是备受争议的,而美国媒体对此一系列的批评性报道,从减轻民众恐慌和增强抗疫信心来说,基本上也是负面的。而现在的情况则相反了,世卫组织的联合国机构身份为拜登政府的国内抗疫提供了毋庸置疑的合法性,也有利于增加美国国内抗疫的信心;而且,美国媒体对美国政府停止退出世卫组织的反应,基本上也都是正面的。

拜登这一动作还提升了美国在国际抗疫合作中的领导力和影响力。

除了停止退出世卫组织外,美国还采取了下列动作。第一,高度肯定和赞扬世卫组织在抗击新冠国际大流行方面的卓越领导,这是上周四已被任命为拜登首席医学顾问的福奇在世卫组织会议上公开宣布的。第二,在特朗普下台前已经为世卫组织主导的世界疫苗联盟(GAVI)捐款40亿美元的基础上,拜登政府可能再捐款2-3亿美元,以帮助世卫组织解决欠发达国家没有财力购买抗疫疫苗的当前迫切问题。此外,美国还派福奇担任世卫组织执行董事。以福奇刚刚被任命的美国总统首席医学顾问的身份,加上上述美国对世卫组织的财力和政治上的支持,美国对世卫组织的影响力及领导力无疑会有很大的提升。

此外,通过向世卫组织主导的世界疫苗联盟(GAVI)捐款、提供技术支持等方式,美国还将有效提升自己在“第三世界”国家的影响力,让自己落下帮助贫困的欠发达国家民众抗疫救命的道义名声。

考虑到当前中美两国的敏感关系,美国针对世卫组织采取的上述一系列举动,从国际政治角度说,客观上必然造成中国对世卫组织影响力的下降或关系的疏远,而中国现在正面临新冠病毒来源的溯源、中国国产疫苗的国际承认、援助欠发达国家人民抗疫等一系列问题,而这一切都有赖于世卫组织的支持,而且根本无法规避开。

按照拜登政府依赖国际组织与盟友的力量与中国博弈的方案,拜登已经用温和而不留痕迹的方式,赢得了非常重要的一局。

如何与世卫及其他国际组织合作?

上述事实引发了一个问题,作为世界大国,尤其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如何与世卫这类的国际组织合作?

从美国运作世卫组织的上述行为看,美国行为方式如下。

首先是真正融入国际机构和组织,参与它的内部运作和管理,共同工作。例如拜登对世卫组织所做的那样:停止特朗普退出世卫组织的行动;派出本身也是科学家、现为美国总统首席医学顾问的福奇担任世卫组织的执行董事,继而参与世卫组织的高层管理、运作乃至决策。

特别是提供资金捐赠、提供技术和物资,让该机构运作顺利。而在这一过程中,自然伴随着美国派出技术和管理人员以及各类物资进入该机构,通过援助和物质支持,获得该机构的认可,提高美国在该机构的影响力。

最后,影响这个机构的运作,并通过这个机构,实现美国的利益。在特朗普施压世卫并与之关系恶化之前,美国一直是对世卫组织影响最大的国家,并利用这个机构实现美国的利益。

因此,与世卫及其他国际组织合作,有几点显然非常重要,值得高度关注。

一是在指导思想上避免本国独来独往,独立行事,而应参与其中,并在其中发挥积极的作用。不能动辄以泱泱大国和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身份对待它,尤其是不能用以上对下的姿态出现,而应以平等身份与之交往。毕竟世卫这样的国际组织属于联合国所属机构,在全球性相关业务上,世界各国受它指导,必须对之保持尊重。

二是在行动上,切不要打破现有国际体系去另起炉灶,而是与之合作并共同行动。在当前中国参与的世界性抗疫活动中,应和世卫组织合作,在相关项目和行动上共同操作。而现在的现实却是:以抗疫疫苗为例,从疫苗的研发、可靠性认证到推广,基本上独立行事,操作规则上另搞一套,最后要世卫组织同意将该疫苗产品推荐进入联合国的推荐疫苗目录,这会非常糟糕。

最后,要给国际组织以真诚的帮助,包括资金、技术和物资的捐赠,以及工作中的便利,为对方的工作提供实际而有效的帮助。

只有以上述合作的态度和行为对待世卫这类国际组织,才是运作它的前提,才能在一国和国际组织之间实现双赢。过去一年的抗疫历史证明,打破体系、另起炉灶,即便是美国这样强大的国家最后也未能成功,反而把自己弄得名声扫地,而其他国家则借机收买,试图从美国手里渔利。因此,真诚的合作才是成功运作世卫及国际组织的前提,必须认真对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拜登就职后给中国演示的第一个动作

发布日期:2021-01-25 16:02
摘要:对于如何运作国际组织,尤其是世卫这样的在当前世界疫情环境下对中国十分重要的机构,拜登政府给中国演示了生动的一课。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拜登政府在就职前就对本届美国政府未来的对外政策公开明示:重视国际组织和盟友的力量。这被认为是结成遏制中国的国际联盟,用联盟的力量取胜。上周四,拜登演示了他就职后的第一个动作:美国停止退出世界卫生组织。

国际媒体对美国的这一动作虽然都有报道,但对其在今天的真正意义并没有充分理解到;同时,对于如何运作国际组织,尤其是世卫这样的在当前世界疫情环境下对中国十分重要的机构,拜登政府更是给中国演示了生动的一课。

拜登有了新帮手

拜登就职美国总统后,在落实就职前就已确定的加强与国际组织和盟友合作的政策方面,所采取的第一个步骤就是宣布美国停止退出世卫组织,并为此采取了一系列的行动。考虑到当前中美关系高度敏感的现实,特别是当前世界疫情泛滥的严峻形势,美国这一动作将对中国产生潜在的重大影响,如果从中美博弈角度看,拜登实际上已经先赢了第一步。

拜登这一动作给美国政府带来的第一个正面影响是:提高了美国国内的抗疫信心和声势。特朗普过去对世卫组织的对抗政策,在美国统治集团内部是备受争议的,而美国媒体对此一系列的批评性报道,从减轻民众恐慌和增强抗疫信心来说,基本上也是负面的。而现在的情况则相反了,世卫组织的联合国机构身份为拜登政府的国内抗疫提供了毋庸置疑的合法性,也有利于增加美国国内抗疫的信心;而且,美国媒体对美国政府停止退出世卫组织的反应,基本上也都是正面的。

拜登这一动作还提升了美国在国际抗疫合作中的领导力和影响力。

除了停止退出世卫组织外,美国还采取了下列动作。第一,高度肯定和赞扬世卫组织在抗击新冠国际大流行方面的卓越领导,这是上周四已被任命为拜登首席医学顾问的福奇在世卫组织会议上公开宣布的。第二,在特朗普下台前已经为世卫组织主导的世界疫苗联盟(GAVI)捐款40亿美元的基础上,拜登政府可能再捐款2-3亿美元,以帮助世卫组织解决欠发达国家没有财力购买抗疫疫苗的当前迫切问题。此外,美国还派福奇担任世卫组织执行董事。以福奇刚刚被任命的美国总统首席医学顾问的身份,加上上述美国对世卫组织的财力和政治上的支持,美国对世卫组织的影响力及领导力无疑会有很大的提升。

此外,通过向世卫组织主导的世界疫苗联盟(GAVI)捐款、提供技术支持等方式,美国还将有效提升自己在“第三世界”国家的影响力,让自己落下帮助贫困的欠发达国家民众抗疫救命的道义名声。

考虑到当前中美两国的敏感关系,美国针对世卫组织采取的上述一系列举动,从国际政治角度说,客观上必然造成中国对世卫组织影响力的下降或关系的疏远,而中国现在正面临新冠病毒来源的溯源、中国国产疫苗的国际承认、援助欠发达国家人民抗疫等一系列问题,而这一切都有赖于世卫组织的支持,而且根本无法规避开。

按照拜登政府依赖国际组织与盟友的力量与中国博弈的方案,拜登已经用温和而不留痕迹的方式,赢得了非常重要的一局。

如何与世卫及其他国际组织合作?

上述事实引发了一个问题,作为世界大国,尤其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如何与世卫这类的国际组织合作?

从美国运作世卫组织的上述行为看,美国行为方式如下。

首先是真正融入国际机构和组织,参与它的内部运作和管理,共同工作。例如拜登对世卫组织所做的那样:停止特朗普退出世卫组织的行动;派出本身也是科学家、现为美国总统首席医学顾问的福奇担任世卫组织的执行董事,继而参与世卫组织的高层管理、运作乃至决策。

特别是提供资金捐赠、提供技术和物资,让该机构运作顺利。而在这一过程中,自然伴随着美国派出技术和管理人员以及各类物资进入该机构,通过援助和物质支持,获得该机构的认可,提高美国在该机构的影响力。

最后,影响这个机构的运作,并通过这个机构,实现美国的利益。在特朗普施压世卫并与之关系恶化之前,美国一直是对世卫组织影响最大的国家,并利用这个机构实现美国的利益。

因此,与世卫及其他国际组织合作,有几点显然非常重要,值得高度关注。

一是在指导思想上避免本国独来独往,独立行事,而应参与其中,并在其中发挥积极的作用。不能动辄以泱泱大国和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身份对待它,尤其是不能用以上对下的姿态出现,而应以平等身份与之交往。毕竟世卫这样的国际组织属于联合国所属机构,在全球性相关业务上,世界各国受它指导,必须对之保持尊重。

二是在行动上,切不要打破现有国际体系去另起炉灶,而是与之合作并共同行动。在当前中国参与的世界性抗疫活动中,应和世卫组织合作,在相关项目和行动上共同操作。而现在的现实却是:以抗疫疫苗为例,从疫苗的研发、可靠性认证到推广,基本上独立行事,操作规则上另搞一套,最后要世卫组织同意将该疫苗产品推荐进入联合国的推荐疫苗目录,这会非常糟糕。

最后,要给国际组织以真诚的帮助,包括资金、技术和物资的捐赠,以及工作中的便利,为对方的工作提供实际而有效的帮助。

只有以上述合作的态度和行为对待世卫这类国际组织,才是运作它的前提,才能在一国和国际组织之间实现双赢。过去一年的抗疫历史证明,打破体系、另起炉灶,即便是美国这样强大的国家最后也未能成功,反而把自己弄得名声扫地,而其他国家则借机收买,试图从美国手里渔利。因此,真诚的合作才是成功运作世卫及国际组织的前提,必须认真对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对于如何运作国际组织,尤其是世卫这样的在当前世界疫情环境下对中国十分重要的机构,拜登政府给中国演示了生动的一课。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拜登政府在就职前就对本届美国政府未来的对外政策公开明示:重视国际组织和盟友的力量。这被认为是结成遏制中国的国际联盟,用联盟的力量取胜。上周四,拜登演示了他就职后的第一个动作:美国停止退出世界卫生组织。

国际媒体对美国的这一动作虽然都有报道,但对其在今天的真正意义并没有充分理解到;同时,对于如何运作国际组织,尤其是世卫这样的在当前世界疫情环境下对中国十分重要的机构,拜登政府更是给中国演示了生动的一课。

拜登有了新帮手

拜登就职美国总统后,在落实就职前就已确定的加强与国际组织和盟友合作的政策方面,所采取的第一个步骤就是宣布美国停止退出世卫组织,并为此采取了一系列的行动。考虑到当前中美关系高度敏感的现实,特别是当前世界疫情泛滥的严峻形势,美国这一动作将对中国产生潜在的重大影响,如果从中美博弈角度看,拜登实际上已经先赢了第一步。

拜登这一动作给美国政府带来的第一个正面影响是:提高了美国国内的抗疫信心和声势。特朗普过去对世卫组织的对抗政策,在美国统治集团内部是备受争议的,而美国媒体对此一系列的批评性报道,从减轻民众恐慌和增强抗疫信心来说,基本上也是负面的。而现在的情况则相反了,世卫组织的联合国机构身份为拜登政府的国内抗疫提供了毋庸置疑的合法性,也有利于增加美国国内抗疫的信心;而且,美国媒体对美国政府停止退出世卫组织的反应,基本上也都是正面的。

拜登这一动作还提升了美国在国际抗疫合作中的领导力和影响力。

除了停止退出世卫组织外,美国还采取了下列动作。第一,高度肯定和赞扬世卫组织在抗击新冠国际大流行方面的卓越领导,这是上周四已被任命为拜登首席医学顾问的福奇在世卫组织会议上公开宣布的。第二,在特朗普下台前已经为世卫组织主导的世界疫苗联盟(GAVI)捐款40亿美元的基础上,拜登政府可能再捐款2-3亿美元,以帮助世卫组织解决欠发达国家没有财力购买抗疫疫苗的当前迫切问题。此外,美国还派福奇担任世卫组织执行董事。以福奇刚刚被任命的美国总统首席医学顾问的身份,加上上述美国对世卫组织的财力和政治上的支持,美国对世卫组织的影响力及领导力无疑会有很大的提升。

此外,通过向世卫组织主导的世界疫苗联盟(GAVI)捐款、提供技术支持等方式,美国还将有效提升自己在“第三世界”国家的影响力,让自己落下帮助贫困的欠发达国家民众抗疫救命的道义名声。

考虑到当前中美两国的敏感关系,美国针对世卫组织采取的上述一系列举动,从国际政治角度说,客观上必然造成中国对世卫组织影响力的下降或关系的疏远,而中国现在正面临新冠病毒来源的溯源、中国国产疫苗的国际承认、援助欠发达国家人民抗疫等一系列问题,而这一切都有赖于世卫组织的支持,而且根本无法规避开。

按照拜登政府依赖国际组织与盟友的力量与中国博弈的方案,拜登已经用温和而不留痕迹的方式,赢得了非常重要的一局。

如何与世卫及其他国际组织合作?

上述事实引发了一个问题,作为世界大国,尤其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如何与世卫这类的国际组织合作?

从美国运作世卫组织的上述行为看,美国行为方式如下。

首先是真正融入国际机构和组织,参与它的内部运作和管理,共同工作。例如拜登对世卫组织所做的那样:停止特朗普退出世卫组织的行动;派出本身也是科学家、现为美国总统首席医学顾问的福奇担任世卫组织的执行董事,继而参与世卫组织的高层管理、运作乃至决策。

特别是提供资金捐赠、提供技术和物资,让该机构运作顺利。而在这一过程中,自然伴随着美国派出技术和管理人员以及各类物资进入该机构,通过援助和物质支持,获得该机构的认可,提高美国在该机构的影响力。

最后,影响这个机构的运作,并通过这个机构,实现美国的利益。在特朗普施压世卫并与之关系恶化之前,美国一直是对世卫组织影响最大的国家,并利用这个机构实现美国的利益。

因此,与世卫及其他国际组织合作,有几点显然非常重要,值得高度关注。

一是在指导思想上避免本国独来独往,独立行事,而应参与其中,并在其中发挥积极的作用。不能动辄以泱泱大国和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身份对待它,尤其是不能用以上对下的姿态出现,而应以平等身份与之交往。毕竟世卫这样的国际组织属于联合国所属机构,在全球性相关业务上,世界各国受它指导,必须对之保持尊重。

二是在行动上,切不要打破现有国际体系去另起炉灶,而是与之合作并共同行动。在当前中国参与的世界性抗疫活动中,应和世卫组织合作,在相关项目和行动上共同操作。而现在的现实却是:以抗疫疫苗为例,从疫苗的研发、可靠性认证到推广,基本上独立行事,操作规则上另搞一套,最后要世卫组织同意将该疫苗产品推荐进入联合国的推荐疫苗目录,这会非常糟糕。

最后,要给国际组织以真诚的帮助,包括资金、技术和物资的捐赠,以及工作中的便利,为对方的工作提供实际而有效的帮助。

只有以上述合作的态度和行为对待世卫这类国际组织,才是运作它的前提,才能在一国和国际组织之间实现双赢。过去一年的抗疫历史证明,打破体系、另起炉灶,即便是美国这样强大的国家最后也未能成功,反而把自己弄得名声扫地,而其他国家则借机收买,试图从美国手里渔利。因此,真诚的合作才是成功运作世卫及国际组织的前提,必须认真对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拜登就职后给中国演示的第一个动作

发布日期:2021-01-25 16:02
摘要:对于如何运作国际组织,尤其是世卫这样的在当前世界疫情环境下对中国十分重要的机构,拜登政府给中国演示了生动的一课。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拜登政府在就职前就对本届美国政府未来的对外政策公开明示:重视国际组织和盟友的力量。这被认为是结成遏制中国的国际联盟,用联盟的力量取胜。上周四,拜登演示了他就职后的第一个动作:美国停止退出世界卫生组织。

国际媒体对美国的这一动作虽然都有报道,但对其在今天的真正意义并没有充分理解到;同时,对于如何运作国际组织,尤其是世卫这样的在当前世界疫情环境下对中国十分重要的机构,拜登政府更是给中国演示了生动的一课。

拜登有了新帮手

拜登就职美国总统后,在落实就职前就已确定的加强与国际组织和盟友合作的政策方面,所采取的第一个步骤就是宣布美国停止退出世卫组织,并为此采取了一系列的行动。考虑到当前中美关系高度敏感的现实,特别是当前世界疫情泛滥的严峻形势,美国这一动作将对中国产生潜在的重大影响,如果从中美博弈角度看,拜登实际上已经先赢了第一步。

拜登这一动作给美国政府带来的第一个正面影响是:提高了美国国内的抗疫信心和声势。特朗普过去对世卫组织的对抗政策,在美国统治集团内部是备受争议的,而美国媒体对此一系列的批评性报道,从减轻民众恐慌和增强抗疫信心来说,基本上也是负面的。而现在的情况则相反了,世卫组织的联合国机构身份为拜登政府的国内抗疫提供了毋庸置疑的合法性,也有利于增加美国国内抗疫的信心;而且,美国媒体对美国政府停止退出世卫组织的反应,基本上也都是正面的。

拜登这一动作还提升了美国在国际抗疫合作中的领导力和影响力。

除了停止退出世卫组织外,美国还采取了下列动作。第一,高度肯定和赞扬世卫组织在抗击新冠国际大流行方面的卓越领导,这是上周四已被任命为拜登首席医学顾问的福奇在世卫组织会议上公开宣布的。第二,在特朗普下台前已经为世卫组织主导的世界疫苗联盟(GAVI)捐款40亿美元的基础上,拜登政府可能再捐款2-3亿美元,以帮助世卫组织解决欠发达国家没有财力购买抗疫疫苗的当前迫切问题。此外,美国还派福奇担任世卫组织执行董事。以福奇刚刚被任命的美国总统首席医学顾问的身份,加上上述美国对世卫组织的财力和政治上的支持,美国对世卫组织的影响力及领导力无疑会有很大的提升。

此外,通过向世卫组织主导的世界疫苗联盟(GAVI)捐款、提供技术支持等方式,美国还将有效提升自己在“第三世界”国家的影响力,让自己落下帮助贫困的欠发达国家民众抗疫救命的道义名声。

考虑到当前中美两国的敏感关系,美国针对世卫组织采取的上述一系列举动,从国际政治角度说,客观上必然造成中国对世卫组织影响力的下降或关系的疏远,而中国现在正面临新冠病毒来源的溯源、中国国产疫苗的国际承认、援助欠发达国家人民抗疫等一系列问题,而这一切都有赖于世卫组织的支持,而且根本无法规避开。

按照拜登政府依赖国际组织与盟友的力量与中国博弈的方案,拜登已经用温和而不留痕迹的方式,赢得了非常重要的一局。

如何与世卫及其他国际组织合作?

上述事实引发了一个问题,作为世界大国,尤其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如何与世卫这类的国际组织合作?

从美国运作世卫组织的上述行为看,美国行为方式如下。

首先是真正融入国际机构和组织,参与它的内部运作和管理,共同工作。例如拜登对世卫组织所做的那样:停止特朗普退出世卫组织的行动;派出本身也是科学家、现为美国总统首席医学顾问的福奇担任世卫组织的执行董事,继而参与世卫组织的高层管理、运作乃至决策。

特别是提供资金捐赠、提供技术和物资,让该机构运作顺利。而在这一过程中,自然伴随着美国派出技术和管理人员以及各类物资进入该机构,通过援助和物质支持,获得该机构的认可,提高美国在该机构的影响力。

最后,影响这个机构的运作,并通过这个机构,实现美国的利益。在特朗普施压世卫并与之关系恶化之前,美国一直是对世卫组织影响最大的国家,并利用这个机构实现美国的利益。

因此,与世卫及其他国际组织合作,有几点显然非常重要,值得高度关注。

一是在指导思想上避免本国独来独往,独立行事,而应参与其中,并在其中发挥积极的作用。不能动辄以泱泱大国和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身份对待它,尤其是不能用以上对下的姿态出现,而应以平等身份与之交往。毕竟世卫这样的国际组织属于联合国所属机构,在全球性相关业务上,世界各国受它指导,必须对之保持尊重。

二是在行动上,切不要打破现有国际体系去另起炉灶,而是与之合作并共同行动。在当前中国参与的世界性抗疫活动中,应和世卫组织合作,在相关项目和行动上共同操作。而现在的现实却是:以抗疫疫苗为例,从疫苗的研发、可靠性认证到推广,基本上独立行事,操作规则上另搞一套,最后要世卫组织同意将该疫苗产品推荐进入联合国的推荐疫苗目录,这会非常糟糕。

最后,要给国际组织以真诚的帮助,包括资金、技术和物资的捐赠,以及工作中的便利,为对方的工作提供实际而有效的帮助。

只有以上述合作的态度和行为对待世卫这类国际组织,才是运作它的前提,才能在一国和国际组织之间实现双赢。过去一年的抗疫历史证明,打破体系、另起炉灶,即便是美国这样强大的国家最后也未能成功,反而把自己弄得名声扫地,而其他国家则借机收买,试图从美国手里渔利。因此,真诚的合作才是成功运作世卫及国际组织的前提,必须认真对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对于如何运作国际组织,尤其是世卫这样的在当前世界疫情环境下对中国十分重要的机构,拜登政府给中国演示了生动的一课。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拜登政府在就职前就对本届美国政府未来的对外政策公开明示:重视国际组织和盟友的力量。这被认为是结成遏制中国的国际联盟,用联盟的力量取胜。上周四,拜登演示了他就职后的第一个动作:美国停止退出世界卫生组织。

国际媒体对美国的这一动作虽然都有报道,但对其在今天的真正意义并没有充分理解到;同时,对于如何运作国际组织,尤其是世卫这样的在当前世界疫情环境下对中国十分重要的机构,拜登政府更是给中国演示了生动的一课。

拜登有了新帮手

拜登就职美国总统后,在落实就职前就已确定的加强与国际组织和盟友合作的政策方面,所采取的第一个步骤就是宣布美国停止退出世卫组织,并为此采取了一系列的行动。考虑到当前中美关系高度敏感的现实,特别是当前世界疫情泛滥的严峻形势,美国这一动作将对中国产生潜在的重大影响,如果从中美博弈角度看,拜登实际上已经先赢了第一步。

拜登这一动作给美国政府带来的第一个正面影响是:提高了美国国内的抗疫信心和声势。特朗普过去对世卫组织的对抗政策,在美国统治集团内部是备受争议的,而美国媒体对此一系列的批评性报道,从减轻民众恐慌和增强抗疫信心来说,基本上也是负面的。而现在的情况则相反了,世卫组织的联合国机构身份为拜登政府的国内抗疫提供了毋庸置疑的合法性,也有利于增加美国国内抗疫的信心;而且,美国媒体对美国政府停止退出世卫组织的反应,基本上也都是正面的。

拜登这一动作还提升了美国在国际抗疫合作中的领导力和影响力。

除了停止退出世卫组织外,美国还采取了下列动作。第一,高度肯定和赞扬世卫组织在抗击新冠国际大流行方面的卓越领导,这是上周四已被任命为拜登首席医学顾问的福奇在世卫组织会议上公开宣布的。第二,在特朗普下台前已经为世卫组织主导的世界疫苗联盟(GAVI)捐款40亿美元的基础上,拜登政府可能再捐款2-3亿美元,以帮助世卫组织解决欠发达国家没有财力购买抗疫疫苗的当前迫切问题。此外,美国还派福奇担任世卫组织执行董事。以福奇刚刚被任命的美国总统首席医学顾问的身份,加上上述美国对世卫组织的财力和政治上的支持,美国对世卫组织的影响力及领导力无疑会有很大的提升。

此外,通过向世卫组织主导的世界疫苗联盟(GAVI)捐款、提供技术支持等方式,美国还将有效提升自己在“第三世界”国家的影响力,让自己落下帮助贫困的欠发达国家民众抗疫救命的道义名声。

考虑到当前中美两国的敏感关系,美国针对世卫组织采取的上述一系列举动,从国际政治角度说,客观上必然造成中国对世卫组织影响力的下降或关系的疏远,而中国现在正面临新冠病毒来源的溯源、中国国产疫苗的国际承认、援助欠发达国家人民抗疫等一系列问题,而这一切都有赖于世卫组织的支持,而且根本无法规避开。

按照拜登政府依赖国际组织与盟友的力量与中国博弈的方案,拜登已经用温和而不留痕迹的方式,赢得了非常重要的一局。

如何与世卫及其他国际组织合作?

上述事实引发了一个问题,作为世界大国,尤其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如何与世卫这类的国际组织合作?

从美国运作世卫组织的上述行为看,美国行为方式如下。

首先是真正融入国际机构和组织,参与它的内部运作和管理,共同工作。例如拜登对世卫组织所做的那样:停止特朗普退出世卫组织的行动;派出本身也是科学家、现为美国总统首席医学顾问的福奇担任世卫组织的执行董事,继而参与世卫组织的高层管理、运作乃至决策。

特别是提供资金捐赠、提供技术和物资,让该机构运作顺利。而在这一过程中,自然伴随着美国派出技术和管理人员以及各类物资进入该机构,通过援助和物质支持,获得该机构的认可,提高美国在该机构的影响力。

最后,影响这个机构的运作,并通过这个机构,实现美国的利益。在特朗普施压世卫并与之关系恶化之前,美国一直是对世卫组织影响最大的国家,并利用这个机构实现美国的利益。

因此,与世卫及其他国际组织合作,有几点显然非常重要,值得高度关注。

一是在指导思想上避免本国独来独往,独立行事,而应参与其中,并在其中发挥积极的作用。不能动辄以泱泱大国和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身份对待它,尤其是不能用以上对下的姿态出现,而应以平等身份与之交往。毕竟世卫这样的国际组织属于联合国所属机构,在全球性相关业务上,世界各国受它指导,必须对之保持尊重。

二是在行动上,切不要打破现有国际体系去另起炉灶,而是与之合作并共同行动。在当前中国参与的世界性抗疫活动中,应和世卫组织合作,在相关项目和行动上共同操作。而现在的现实却是:以抗疫疫苗为例,从疫苗的研发、可靠性认证到推广,基本上独立行事,操作规则上另搞一套,最后要世卫组织同意将该疫苗产品推荐进入联合国的推荐疫苗目录,这会非常糟糕。

最后,要给国际组织以真诚的帮助,包括资金、技术和物资的捐赠,以及工作中的便利,为对方的工作提供实际而有效的帮助。

只有以上述合作的态度和行为对待世卫这类国际组织,才是运作它的前提,才能在一国和国际组织之间实现双赢。过去一年的抗疫历史证明,打破体系、另起炉灶,即便是美国这样强大的国家最后也未能成功,反而把自己弄得名声扫地,而其他国家则借机收买,试图从美国手里渔利。因此,真诚的合作才是成功运作世卫及国际组织的前提,必须认真对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