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候任总统拜登或许会改变华盛顿与北京关系的基调,但商业领袖和民主党顾问表示,他可能会抵制中国想要成为全球科技领军者的目标。



 | Stu Woo / Asa Fitch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候任总统拜登(Joe Biden)或许会改变华盛顿与北京关系的基调,但商业领袖和民主党顾问表示,他可能会抵制中国想要成为全球科技领军者的目标。

遏制中国的科技影响力是在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科技政策的支柱——在这个领域,特朗普与他的继任者之间也几乎没有明显的分歧。在竞选期间,拜登表示他将投资提振美国科技,并与盟友合作在贸易方面与中国对抗,这是行业官员寄予希望的两个方面。

曾在特朗普政府任职的Rob Strayer周四说,“我们预计潜在的拜登政府将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尤其是挑战歧视性的许可做法,如北京方面要求在国内保留数据,以及美国公司承受压力、必须转让知识技术才能在中国开展业务。Strayer现在是信息技术产业委员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dustry Council)的执行副总裁。该行业组织代表包括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英特尔公司(Intel Corp., INTC)和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在内的美国科技巨头。

微软在本文发表后不予置评。苹果公司和英特尔未回覆置评要求。

分析师和行业管理人员表示,拜登政府可能会延续过去几年实施的许多政策,包括针对中国公司的出口限制(尤其是针对通讯设备制造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限制)以及对中国商品的关税。

美国阻挠中国技术进步的行动是两党过去几年来达成的为数不多的一项共识。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称,中国政府不公平地支持中国的科技公司,而且两党议员普遍认为,华为对全球各国构成安全威胁;华为已多次否认这一指控。

拜登和他的顾问在竞选期间称,他担心中国利用科技来推进国家控制,而不是为公民赋权。

前奥巴马政府官员、拜登竞选团队高级外交政策顾问布林肯(Antony Blinken)已表示:“在拜登看来,全球各国存在着科技民主和科技专制之间的鸿沟。”拜登竞选团队没有回应有关其对华战略的置评请求。

拜登的顾问已讨论如何应对中国在5G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拜登在竞选期间称,他对TikTok的问题感到担忧;TikTok是中国企业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旗下的热门社交媒体应用。

TikTok一直是特朗普政府的攻击目标;特朗普政府已寻求禁止该应用在美国的下载,并强制要求其将多数股份出售给美国投资者,理由是担心该公司可能会与北京方面分享美国用户的数据。TikTok已经表示绝不会这样做。

拜登在9月份的一次竞选造势活动中表示,TikTok可以获得这么多美国年轻人的数据非常令人担忧,他将与盟友和网络安全专家合作,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随着新政府采取行动加强美国的地位,事实或将证明,在科技领域的国内投资可能比外交政策行动更具决定性。拜登的顾问已表示,他们计划优先考虑让美国在人工智能、半导体和5G网络设备方面保持领先。

美国芯片行业希望能利用此类在国会拥有广泛支持的投资赚钱。该行业正在游说为国内建厂和研究支出提供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激励措施。

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首席执行官John Neuffer援引近期的统计数据说:“我们在美国没有生产足够的半导体。”近期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工厂只生产了12%的芯片,而大约四分之三的芯片是在亚洲生产的。

科技公司高管们的政策愿望清单也并不一致。一些芯片企业的领导人表示,旨在削弱华为和其他中国公司的出口管制也削减了他们自己的销售,导致研发预算减少,而对保护国家安全却没有什么作用。一些电信设备公司支持这些措施,称它们有助于抵消北京方面给予华为和其他中国公司的优势。

行业官员和分析师称,与当前政府的一个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可以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特朗普政府的一些举措,比如某些出口限制措施,让企业措手不及,几乎没有时间来调整。许多业内人士表示,他们现在期望在制定政策方面能有更大的发言权。

SEMI是一个代表制造业设备生产商和产业供应链中其他公司的行业组织。该组织的首席执行官Ajit Manocha表示,拜登上台后,对中国的担忧仍将存在,“但政策路径不一定会和特朗普政府一样。”他表示希望新一届政府能听取业界的意见。

预计拜登政府与其他国家政府打交道时也将更多采用协商的方式。拜登的顾问已表示,拜登政府将和盟友合作,在贸易问题上对抗北京。

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科技分析师Dan Wang称,不管拜登政府的对华技术贸易政策如何演变,北京方面已经致力于减少对美国供应商的依赖,并实现自给自足,以抵御出口管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拜登对华科技策略前瞻:加强防守,低调进攻

发布日期:2020-11-12 10:01
尽管候任总统拜登或许会改变华盛顿与北京关系的基调,但商业领袖和民主党顾问表示,他可能会抵制中国想要成为全球科技领军者的目标。



 | Stu Woo / Asa Fitch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候任总统拜登(Joe Biden)或许会改变华盛顿与北京关系的基调,但商业领袖和民主党顾问表示,他可能会抵制中国想要成为全球科技领军者的目标。

遏制中国的科技影响力是在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科技政策的支柱——在这个领域,特朗普与他的继任者之间也几乎没有明显的分歧。在竞选期间,拜登表示他将投资提振美国科技,并与盟友合作在贸易方面与中国对抗,这是行业官员寄予希望的两个方面。

曾在特朗普政府任职的Rob Strayer周四说,“我们预计潜在的拜登政府将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尤其是挑战歧视性的许可做法,如北京方面要求在国内保留数据,以及美国公司承受压力、必须转让知识技术才能在中国开展业务。Strayer现在是信息技术产业委员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dustry Council)的执行副总裁。该行业组织代表包括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英特尔公司(Intel Corp., INTC)和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在内的美国科技巨头。

微软在本文发表后不予置评。苹果公司和英特尔未回覆置评要求。

分析师和行业管理人员表示,拜登政府可能会延续过去几年实施的许多政策,包括针对中国公司的出口限制(尤其是针对通讯设备制造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限制)以及对中国商品的关税。

美国阻挠中国技术进步的行动是两党过去几年来达成的为数不多的一项共识。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称,中国政府不公平地支持中国的科技公司,而且两党议员普遍认为,华为对全球各国构成安全威胁;华为已多次否认这一指控。

拜登和他的顾问在竞选期间称,他担心中国利用科技来推进国家控制,而不是为公民赋权。

前奥巴马政府官员、拜登竞选团队高级外交政策顾问布林肯(Antony Blinken)已表示:“在拜登看来,全球各国存在着科技民主和科技专制之间的鸿沟。”拜登竞选团队没有回应有关其对华战略的置评请求。

拜登的顾问已讨论如何应对中国在5G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拜登在竞选期间称,他对TikTok的问题感到担忧;TikTok是中国企业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旗下的热门社交媒体应用。

TikTok一直是特朗普政府的攻击目标;特朗普政府已寻求禁止该应用在美国的下载,并强制要求其将多数股份出售给美国投资者,理由是担心该公司可能会与北京方面分享美国用户的数据。TikTok已经表示绝不会这样做。

拜登在9月份的一次竞选造势活动中表示,TikTok可以获得这么多美国年轻人的数据非常令人担忧,他将与盟友和网络安全专家合作,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随着新政府采取行动加强美国的地位,事实或将证明,在科技领域的国内投资可能比外交政策行动更具决定性。拜登的顾问已表示,他们计划优先考虑让美国在人工智能、半导体和5G网络设备方面保持领先。

美国芯片行业希望能利用此类在国会拥有广泛支持的投资赚钱。该行业正在游说为国内建厂和研究支出提供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激励措施。

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首席执行官John Neuffer援引近期的统计数据说:“我们在美国没有生产足够的半导体。”近期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工厂只生产了12%的芯片,而大约四分之三的芯片是在亚洲生产的。

科技公司高管们的政策愿望清单也并不一致。一些芯片企业的领导人表示,旨在削弱华为和其他中国公司的出口管制也削减了他们自己的销售,导致研发预算减少,而对保护国家安全却没有什么作用。一些电信设备公司支持这些措施,称它们有助于抵消北京方面给予华为和其他中国公司的优势。

行业官员和分析师称,与当前政府的一个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可以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特朗普政府的一些举措,比如某些出口限制措施,让企业措手不及,几乎没有时间来调整。许多业内人士表示,他们现在期望在制定政策方面能有更大的发言权。

SEMI是一个代表制造业设备生产商和产业供应链中其他公司的行业组织。该组织的首席执行官Ajit Manocha表示,拜登上台后,对中国的担忧仍将存在,“但政策路径不一定会和特朗普政府一样。”他表示希望新一届政府能听取业界的意见。

预计拜登政府与其他国家政府打交道时也将更多采用协商的方式。拜登的顾问已表示,拜登政府将和盟友合作,在贸易问题上对抗北京。

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科技分析师Dan Wang称,不管拜登政府的对华技术贸易政策如何演变,北京方面已经致力于减少对美国供应商的依赖,并实现自给自足,以抵御出口管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尽管候任总统拜登或许会改变华盛顿与北京关系的基调,但商业领袖和民主党顾问表示,他可能会抵制中国想要成为全球科技领军者的目标。



 | Stu Woo / Asa Fitch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候任总统拜登(Joe Biden)或许会改变华盛顿与北京关系的基调,但商业领袖和民主党顾问表示,他可能会抵制中国想要成为全球科技领军者的目标。

遏制中国的科技影响力是在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科技政策的支柱——在这个领域,特朗普与他的继任者之间也几乎没有明显的分歧。在竞选期间,拜登表示他将投资提振美国科技,并与盟友合作在贸易方面与中国对抗,这是行业官员寄予希望的两个方面。

曾在特朗普政府任职的Rob Strayer周四说,“我们预计潜在的拜登政府将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尤其是挑战歧视性的许可做法,如北京方面要求在国内保留数据,以及美国公司承受压力、必须转让知识技术才能在中国开展业务。Strayer现在是信息技术产业委员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dustry Council)的执行副总裁。该行业组织代表包括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英特尔公司(Intel Corp., INTC)和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在内的美国科技巨头。

微软在本文发表后不予置评。苹果公司和英特尔未回覆置评要求。

分析师和行业管理人员表示,拜登政府可能会延续过去几年实施的许多政策,包括针对中国公司的出口限制(尤其是针对通讯设备制造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限制)以及对中国商品的关税。

美国阻挠中国技术进步的行动是两党过去几年来达成的为数不多的一项共识。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称,中国政府不公平地支持中国的科技公司,而且两党议员普遍认为,华为对全球各国构成安全威胁;华为已多次否认这一指控。

拜登和他的顾问在竞选期间称,他担心中国利用科技来推进国家控制,而不是为公民赋权。

前奥巴马政府官员、拜登竞选团队高级外交政策顾问布林肯(Antony Blinken)已表示:“在拜登看来,全球各国存在着科技民主和科技专制之间的鸿沟。”拜登竞选团队没有回应有关其对华战略的置评请求。

拜登的顾问已讨论如何应对中国在5G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拜登在竞选期间称,他对TikTok的问题感到担忧;TikTok是中国企业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旗下的热门社交媒体应用。

TikTok一直是特朗普政府的攻击目标;特朗普政府已寻求禁止该应用在美国的下载,并强制要求其将多数股份出售给美国投资者,理由是担心该公司可能会与北京方面分享美国用户的数据。TikTok已经表示绝不会这样做。

拜登在9月份的一次竞选造势活动中表示,TikTok可以获得这么多美国年轻人的数据非常令人担忧,他将与盟友和网络安全专家合作,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随着新政府采取行动加强美国的地位,事实或将证明,在科技领域的国内投资可能比外交政策行动更具决定性。拜登的顾问已表示,他们计划优先考虑让美国在人工智能、半导体和5G网络设备方面保持领先。

美国芯片行业希望能利用此类在国会拥有广泛支持的投资赚钱。该行业正在游说为国内建厂和研究支出提供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激励措施。

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首席执行官John Neuffer援引近期的统计数据说:“我们在美国没有生产足够的半导体。”近期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工厂只生产了12%的芯片,而大约四分之三的芯片是在亚洲生产的。

科技公司高管们的政策愿望清单也并不一致。一些芯片企业的领导人表示,旨在削弱华为和其他中国公司的出口管制也削减了他们自己的销售,导致研发预算减少,而对保护国家安全却没有什么作用。一些电信设备公司支持这些措施,称它们有助于抵消北京方面给予华为和其他中国公司的优势。

行业官员和分析师称,与当前政府的一个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可以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特朗普政府的一些举措,比如某些出口限制措施,让企业措手不及,几乎没有时间来调整。许多业内人士表示,他们现在期望在制定政策方面能有更大的发言权。

SEMI是一个代表制造业设备生产商和产业供应链中其他公司的行业组织。该组织的首席执行官Ajit Manocha表示,拜登上台后,对中国的担忧仍将存在,“但政策路径不一定会和特朗普政府一样。”他表示希望新一届政府能听取业界的意见。

预计拜登政府与其他国家政府打交道时也将更多采用协商的方式。拜登的顾问已表示,拜登政府将和盟友合作,在贸易问题上对抗北京。

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科技分析师Dan Wang称,不管拜登政府的对华技术贸易政策如何演变,北京方面已经致力于减少对美国供应商的依赖,并实现自给自足,以抵御出口管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拜登对华科技策略前瞻:加强防守,低调进攻

发布日期:2020-11-12 10:01
尽管候任总统拜登或许会改变华盛顿与北京关系的基调,但商业领袖和民主党顾问表示,他可能会抵制中国想要成为全球科技领军者的目标。



 | Stu Woo / Asa Fitch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候任总统拜登(Joe Biden)或许会改变华盛顿与北京关系的基调,但商业领袖和民主党顾问表示,他可能会抵制中国想要成为全球科技领军者的目标。

遏制中国的科技影响力是在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科技政策的支柱——在这个领域,特朗普与他的继任者之间也几乎没有明显的分歧。在竞选期间,拜登表示他将投资提振美国科技,并与盟友合作在贸易方面与中国对抗,这是行业官员寄予希望的两个方面。

曾在特朗普政府任职的Rob Strayer周四说,“我们预计潜在的拜登政府将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尤其是挑战歧视性的许可做法,如北京方面要求在国内保留数据,以及美国公司承受压力、必须转让知识技术才能在中国开展业务。Strayer现在是信息技术产业委员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dustry Council)的执行副总裁。该行业组织代表包括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英特尔公司(Intel Corp., INTC)和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在内的美国科技巨头。

微软在本文发表后不予置评。苹果公司和英特尔未回覆置评要求。

分析师和行业管理人员表示,拜登政府可能会延续过去几年实施的许多政策,包括针对中国公司的出口限制(尤其是针对通讯设备制造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限制)以及对中国商品的关税。

美国阻挠中国技术进步的行动是两党过去几年来达成的为数不多的一项共识。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称,中国政府不公平地支持中国的科技公司,而且两党议员普遍认为,华为对全球各国构成安全威胁;华为已多次否认这一指控。

拜登和他的顾问在竞选期间称,他担心中国利用科技来推进国家控制,而不是为公民赋权。

前奥巴马政府官员、拜登竞选团队高级外交政策顾问布林肯(Antony Blinken)已表示:“在拜登看来,全球各国存在着科技民主和科技专制之间的鸿沟。”拜登竞选团队没有回应有关其对华战略的置评请求。

拜登的顾问已讨论如何应对中国在5G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拜登在竞选期间称,他对TikTok的问题感到担忧;TikTok是中国企业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旗下的热门社交媒体应用。

TikTok一直是特朗普政府的攻击目标;特朗普政府已寻求禁止该应用在美国的下载,并强制要求其将多数股份出售给美国投资者,理由是担心该公司可能会与北京方面分享美国用户的数据。TikTok已经表示绝不会这样做。

拜登在9月份的一次竞选造势活动中表示,TikTok可以获得这么多美国年轻人的数据非常令人担忧,他将与盟友和网络安全专家合作,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随着新政府采取行动加强美国的地位,事实或将证明,在科技领域的国内投资可能比外交政策行动更具决定性。拜登的顾问已表示,他们计划优先考虑让美国在人工智能、半导体和5G网络设备方面保持领先。

美国芯片行业希望能利用此类在国会拥有广泛支持的投资赚钱。该行业正在游说为国内建厂和研究支出提供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激励措施。

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首席执行官John Neuffer援引近期的统计数据说:“我们在美国没有生产足够的半导体。”近期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工厂只生产了12%的芯片,而大约四分之三的芯片是在亚洲生产的。

科技公司高管们的政策愿望清单也并不一致。一些芯片企业的领导人表示,旨在削弱华为和其他中国公司的出口管制也削减了他们自己的销售,导致研发预算减少,而对保护国家安全却没有什么作用。一些电信设备公司支持这些措施,称它们有助于抵消北京方面给予华为和其他中国公司的优势。

行业官员和分析师称,与当前政府的一个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可以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特朗普政府的一些举措,比如某些出口限制措施,让企业措手不及,几乎没有时间来调整。许多业内人士表示,他们现在期望在制定政策方面能有更大的发言权。

SEMI是一个代表制造业设备生产商和产业供应链中其他公司的行业组织。该组织的首席执行官Ajit Manocha表示,拜登上台后,对中国的担忧仍将存在,“但政策路径不一定会和特朗普政府一样。”他表示希望新一届政府能听取业界的意见。

预计拜登政府与其他国家政府打交道时也将更多采用协商的方式。拜登的顾问已表示,拜登政府将和盟友合作,在贸易问题上对抗北京。

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科技分析师Dan Wang称,不管拜登政府的对华技术贸易政策如何演变,北京方面已经致力于减少对美国供应商的依赖,并实现自给自足,以抵御出口管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尽管候任总统拜登或许会改变华盛顿与北京关系的基调,但商业领袖和民主党顾问表示,他可能会抵制中国想要成为全球科技领军者的目标。



 | Stu Woo / Asa Fitch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候任总统拜登(Joe Biden)或许会改变华盛顿与北京关系的基调,但商业领袖和民主党顾问表示,他可能会抵制中国想要成为全球科技领军者的目标。

遏制中国的科技影响力是在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科技政策的支柱——在这个领域,特朗普与他的继任者之间也几乎没有明显的分歧。在竞选期间,拜登表示他将投资提振美国科技,并与盟友合作在贸易方面与中国对抗,这是行业官员寄予希望的两个方面。

曾在特朗普政府任职的Rob Strayer周四说,“我们预计潜在的拜登政府将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尤其是挑战歧视性的许可做法,如北京方面要求在国内保留数据,以及美国公司承受压力、必须转让知识技术才能在中国开展业务。Strayer现在是信息技术产业委员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dustry Council)的执行副总裁。该行业组织代表包括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英特尔公司(Intel Corp., INTC)和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在内的美国科技巨头。

微软在本文发表后不予置评。苹果公司和英特尔未回覆置评要求。

分析师和行业管理人员表示,拜登政府可能会延续过去几年实施的许多政策,包括针对中国公司的出口限制(尤其是针对通讯设备制造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限制)以及对中国商品的关税。

美国阻挠中国技术进步的行动是两党过去几年来达成的为数不多的一项共识。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称,中国政府不公平地支持中国的科技公司,而且两党议员普遍认为,华为对全球各国构成安全威胁;华为已多次否认这一指控。

拜登和他的顾问在竞选期间称,他担心中国利用科技来推进国家控制,而不是为公民赋权。

前奥巴马政府官员、拜登竞选团队高级外交政策顾问布林肯(Antony Blinken)已表示:“在拜登看来,全球各国存在着科技民主和科技专制之间的鸿沟。”拜登竞选团队没有回应有关其对华战略的置评请求。

拜登的顾问已讨论如何应对中国在5G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拜登在竞选期间称,他对TikTok的问题感到担忧;TikTok是中国企业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旗下的热门社交媒体应用。

TikTok一直是特朗普政府的攻击目标;特朗普政府已寻求禁止该应用在美国的下载,并强制要求其将多数股份出售给美国投资者,理由是担心该公司可能会与北京方面分享美国用户的数据。TikTok已经表示绝不会这样做。

拜登在9月份的一次竞选造势活动中表示,TikTok可以获得这么多美国年轻人的数据非常令人担忧,他将与盟友和网络安全专家合作,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随着新政府采取行动加强美国的地位,事实或将证明,在科技领域的国内投资可能比外交政策行动更具决定性。拜登的顾问已表示,他们计划优先考虑让美国在人工智能、半导体和5G网络设备方面保持领先。

美国芯片行业希望能利用此类在国会拥有广泛支持的投资赚钱。该行业正在游说为国内建厂和研究支出提供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激励措施。

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首席执行官John Neuffer援引近期的统计数据说:“我们在美国没有生产足够的半导体。”近期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工厂只生产了12%的芯片,而大约四分之三的芯片是在亚洲生产的。

科技公司高管们的政策愿望清单也并不一致。一些芯片企业的领导人表示,旨在削弱华为和其他中国公司的出口管制也削减了他们自己的销售,导致研发预算减少,而对保护国家安全却没有什么作用。一些电信设备公司支持这些措施,称它们有助于抵消北京方面给予华为和其他中国公司的优势。

行业官员和分析师称,与当前政府的一个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可以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特朗普政府的一些举措,比如某些出口限制措施,让企业措手不及,几乎没有时间来调整。许多业内人士表示,他们现在期望在制定政策方面能有更大的发言权。

SEMI是一个代表制造业设备生产商和产业供应链中其他公司的行业组织。该组织的首席执行官Ajit Manocha表示,拜登上台后,对中国的担忧仍将存在,“但政策路径不一定会和特朗普政府一样。”他表示希望新一届政府能听取业界的意见。

预计拜登政府与其他国家政府打交道时也将更多采用协商的方式。拜登的顾问已表示,拜登政府将和盟友合作,在贸易问题上对抗北京。

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科技分析师Dan Wang称,不管拜登政府的对华技术贸易政策如何演变,北京方面已经致力于减少对美国供应商的依赖,并实现自给自足,以抵御出口管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