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研制出疫苗只是打赢新冠战争的一个方面,我们还需要解决分发、运输、相关物资短缺以及打消民众对疫苗疑虑等难题。



 | 韩保罗
OR--商业新媒体

本文作者是赛诺菲(Sanofi)的首席执行官

我们正在进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的新阶段,首先来自辉瑞(Pfizer)和BioNTech、然后是莫德纳(Moderna)的中期数据表明,一种安全有效的疫苗可期。预计会有更多的候选疫苗取得类似进展——赛诺菲有两种疫苗正在试验中。一种是基于我们的流感疫苗,与葛兰素史克(GSK)合作研发的疫苗,第一和第二阶段研究的数据将很快出来。第二种使用与辉瑞和莫德纳类似的信使RNA(mRNA)技术。但是,拥有疫苗只是遏制新冠病毒的复杂战争的一个方面。

最大的障碍或许在分发环节。疫苗是不可交换使用的,如果需要的话,确保个人获得两剂相同的疫苗至关重要。还可能存在保障疫苗效力的问题。莫德纳和辉瑞的疫苗需要分别储存在零下20度和零下70度左右,并在冷藏后的5天内或30天内使用。制药公司正急于开发可运输的冷藏集装箱,物流公司正在建设冷冻库。大规模疫苗接种诊所可以帮助在城市中进行分配,比如英国改建的南丁格尔(Nightingale)医院。

但对于那些生活在农村地区的人们以及中低收入国家来说,物流障碍势必会耽误疫苗的广泛分发,而这对于阻止病毒传播至关重要。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几种不同的疫苗。一些疫苗将使用需要在“冷链”上有所创新的较新技术。还有些疫苗将借鉴已被证实的针对呼吸道病毒的方法,并使用已建立的分销渠道,如世界各地运送流感疫苗的渠道。

计算机建模对于确定全球需要多少针头、注射器和玻璃瓶至关重要。在美国,将需要8.5亿支针头和注射器来注射新冠肺炎疫苗和流感疫苗。今年5月,美国应急药品国家战略储备(Strategic National Stockpile)仅拥有1500万支注射器。美国政府正在努力增加供应,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也在准备建立储备。但是,我们需要对有关预测进行分析,并采用全系统办法,以确保我们有足够物资。与扩大口罩生产和近期其他在制造上做出的壮举一样,这个问题可以通过全球协调合作来解决。

对航空公司和船运公司来说,新冠疫苗的运输将是一项巨大的工程。要向地球上78亿人每人分发一剂药物,就需要相当于8000架波音747货机的运力。地面运输公司将不得不开发新的路线,将疫苗从仓库运送到分销中心。自新冠大流行开始以来,制药和运输公司一直在合作寻找新的途径,以便药物及时被用到患者身上,即使边境关闭。我们需要依赖这种合作。

最后,我们必须加倍努力,让公众相信新冠疫苗将会进行彻底的安全性评估。美国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51%的人表示他们计划接种新冠肺炎疫苗,欧洲一些国家也出现了怀疑疫苗的情绪。作为疫苗制造商,我们需要对临床试验过程和确保安全性的措施尽可能透明。正如我们从赛诺菲脊髓灰质炎疫苗和流感疫苗上所见证的,着重于教育和透明度、由社区驱动的模式有助于推动人们对疫苗的接受,尤其是在医护人员的支持下。

疫苗不是灵丹妙药,而是提高身体抵御致命病原体能力的措施。在疫苗即将问世的情况下,人们很容易相信疫情不久就会结束。但是前面的路还很长。如果我们预见到各种挑战并以协调的方式行动,我们将更快地从这些创新疫苗使人们重获的自由中受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战胜新冠疫情不仅仅需要新疫苗

发布日期:2020-11-23 07:26
摘要:研制出疫苗只是打赢新冠战争的一个方面,我们还需要解决分发、运输、相关物资短缺以及打消民众对疫苗疑虑等难题。



 | 韩保罗
OR--商业新媒体

本文作者是赛诺菲(Sanofi)的首席执行官

我们正在进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的新阶段,首先来自辉瑞(Pfizer)和BioNTech、然后是莫德纳(Moderna)的中期数据表明,一种安全有效的疫苗可期。预计会有更多的候选疫苗取得类似进展——赛诺菲有两种疫苗正在试验中。一种是基于我们的流感疫苗,与葛兰素史克(GSK)合作研发的疫苗,第一和第二阶段研究的数据将很快出来。第二种使用与辉瑞和莫德纳类似的信使RNA(mRNA)技术。但是,拥有疫苗只是遏制新冠病毒的复杂战争的一个方面。

最大的障碍或许在分发环节。疫苗是不可交换使用的,如果需要的话,确保个人获得两剂相同的疫苗至关重要。还可能存在保障疫苗效力的问题。莫德纳和辉瑞的疫苗需要分别储存在零下20度和零下70度左右,并在冷藏后的5天内或30天内使用。制药公司正急于开发可运输的冷藏集装箱,物流公司正在建设冷冻库。大规模疫苗接种诊所可以帮助在城市中进行分配,比如英国改建的南丁格尔(Nightingale)医院。

但对于那些生活在农村地区的人们以及中低收入国家来说,物流障碍势必会耽误疫苗的广泛分发,而这对于阻止病毒传播至关重要。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几种不同的疫苗。一些疫苗将使用需要在“冷链”上有所创新的较新技术。还有些疫苗将借鉴已被证实的针对呼吸道病毒的方法,并使用已建立的分销渠道,如世界各地运送流感疫苗的渠道。

计算机建模对于确定全球需要多少针头、注射器和玻璃瓶至关重要。在美国,将需要8.5亿支针头和注射器来注射新冠肺炎疫苗和流感疫苗。今年5月,美国应急药品国家战略储备(Strategic National Stockpile)仅拥有1500万支注射器。美国政府正在努力增加供应,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也在准备建立储备。但是,我们需要对有关预测进行分析,并采用全系统办法,以确保我们有足够物资。与扩大口罩生产和近期其他在制造上做出的壮举一样,这个问题可以通过全球协调合作来解决。

对航空公司和船运公司来说,新冠疫苗的运输将是一项巨大的工程。要向地球上78亿人每人分发一剂药物,就需要相当于8000架波音747货机的运力。地面运输公司将不得不开发新的路线,将疫苗从仓库运送到分销中心。自新冠大流行开始以来,制药和运输公司一直在合作寻找新的途径,以便药物及时被用到患者身上,即使边境关闭。我们需要依赖这种合作。

最后,我们必须加倍努力,让公众相信新冠疫苗将会进行彻底的安全性评估。美国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51%的人表示他们计划接种新冠肺炎疫苗,欧洲一些国家也出现了怀疑疫苗的情绪。作为疫苗制造商,我们需要对临床试验过程和确保安全性的措施尽可能透明。正如我们从赛诺菲脊髓灰质炎疫苗和流感疫苗上所见证的,着重于教育和透明度、由社区驱动的模式有助于推动人们对疫苗的接受,尤其是在医护人员的支持下。

疫苗不是灵丹妙药,而是提高身体抵御致命病原体能力的措施。在疫苗即将问世的情况下,人们很容易相信疫情不久就会结束。但是前面的路还很长。如果我们预见到各种挑战并以协调的方式行动,我们将更快地从这些创新疫苗使人们重获的自由中受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研制出疫苗只是打赢新冠战争的一个方面,我们还需要解决分发、运输、相关物资短缺以及打消民众对疫苗疑虑等难题。



 | 韩保罗
OR--商业新媒体

本文作者是赛诺菲(Sanofi)的首席执行官

我们正在进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的新阶段,首先来自辉瑞(Pfizer)和BioNTech、然后是莫德纳(Moderna)的中期数据表明,一种安全有效的疫苗可期。预计会有更多的候选疫苗取得类似进展——赛诺菲有两种疫苗正在试验中。一种是基于我们的流感疫苗,与葛兰素史克(GSK)合作研发的疫苗,第一和第二阶段研究的数据将很快出来。第二种使用与辉瑞和莫德纳类似的信使RNA(mRNA)技术。但是,拥有疫苗只是遏制新冠病毒的复杂战争的一个方面。

最大的障碍或许在分发环节。疫苗是不可交换使用的,如果需要的话,确保个人获得两剂相同的疫苗至关重要。还可能存在保障疫苗效力的问题。莫德纳和辉瑞的疫苗需要分别储存在零下20度和零下70度左右,并在冷藏后的5天内或30天内使用。制药公司正急于开发可运输的冷藏集装箱,物流公司正在建设冷冻库。大规模疫苗接种诊所可以帮助在城市中进行分配,比如英国改建的南丁格尔(Nightingale)医院。

但对于那些生活在农村地区的人们以及中低收入国家来说,物流障碍势必会耽误疫苗的广泛分发,而这对于阻止病毒传播至关重要。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几种不同的疫苗。一些疫苗将使用需要在“冷链”上有所创新的较新技术。还有些疫苗将借鉴已被证实的针对呼吸道病毒的方法,并使用已建立的分销渠道,如世界各地运送流感疫苗的渠道。

计算机建模对于确定全球需要多少针头、注射器和玻璃瓶至关重要。在美国,将需要8.5亿支针头和注射器来注射新冠肺炎疫苗和流感疫苗。今年5月,美国应急药品国家战略储备(Strategic National Stockpile)仅拥有1500万支注射器。美国政府正在努力增加供应,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也在准备建立储备。但是,我们需要对有关预测进行分析,并采用全系统办法,以确保我们有足够物资。与扩大口罩生产和近期其他在制造上做出的壮举一样,这个问题可以通过全球协调合作来解决。

对航空公司和船运公司来说,新冠疫苗的运输将是一项巨大的工程。要向地球上78亿人每人分发一剂药物,就需要相当于8000架波音747货机的运力。地面运输公司将不得不开发新的路线,将疫苗从仓库运送到分销中心。自新冠大流行开始以来,制药和运输公司一直在合作寻找新的途径,以便药物及时被用到患者身上,即使边境关闭。我们需要依赖这种合作。

最后,我们必须加倍努力,让公众相信新冠疫苗将会进行彻底的安全性评估。美国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51%的人表示他们计划接种新冠肺炎疫苗,欧洲一些国家也出现了怀疑疫苗的情绪。作为疫苗制造商,我们需要对临床试验过程和确保安全性的措施尽可能透明。正如我们从赛诺菲脊髓灰质炎疫苗和流感疫苗上所见证的,着重于教育和透明度、由社区驱动的模式有助于推动人们对疫苗的接受,尤其是在医护人员的支持下。

疫苗不是灵丹妙药,而是提高身体抵御致命病原体能力的措施。在疫苗即将问世的情况下,人们很容易相信疫情不久就会结束。但是前面的路还很长。如果我们预见到各种挑战并以协调的方式行动,我们将更快地从这些创新疫苗使人们重获的自由中受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战胜新冠疫情不仅仅需要新疫苗

发布日期:2020-11-23 07:26
摘要:研制出疫苗只是打赢新冠战争的一个方面,我们还需要解决分发、运输、相关物资短缺以及打消民众对疫苗疑虑等难题。



 | 韩保罗
OR--商业新媒体

本文作者是赛诺菲(Sanofi)的首席执行官

我们正在进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的新阶段,首先来自辉瑞(Pfizer)和BioNTech、然后是莫德纳(Moderna)的中期数据表明,一种安全有效的疫苗可期。预计会有更多的候选疫苗取得类似进展——赛诺菲有两种疫苗正在试验中。一种是基于我们的流感疫苗,与葛兰素史克(GSK)合作研发的疫苗,第一和第二阶段研究的数据将很快出来。第二种使用与辉瑞和莫德纳类似的信使RNA(mRNA)技术。但是,拥有疫苗只是遏制新冠病毒的复杂战争的一个方面。

最大的障碍或许在分发环节。疫苗是不可交换使用的,如果需要的话,确保个人获得两剂相同的疫苗至关重要。还可能存在保障疫苗效力的问题。莫德纳和辉瑞的疫苗需要分别储存在零下20度和零下70度左右,并在冷藏后的5天内或30天内使用。制药公司正急于开发可运输的冷藏集装箱,物流公司正在建设冷冻库。大规模疫苗接种诊所可以帮助在城市中进行分配,比如英国改建的南丁格尔(Nightingale)医院。

但对于那些生活在农村地区的人们以及中低收入国家来说,物流障碍势必会耽误疫苗的广泛分发,而这对于阻止病毒传播至关重要。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几种不同的疫苗。一些疫苗将使用需要在“冷链”上有所创新的较新技术。还有些疫苗将借鉴已被证实的针对呼吸道病毒的方法,并使用已建立的分销渠道,如世界各地运送流感疫苗的渠道。

计算机建模对于确定全球需要多少针头、注射器和玻璃瓶至关重要。在美国,将需要8.5亿支针头和注射器来注射新冠肺炎疫苗和流感疫苗。今年5月,美国应急药品国家战略储备(Strategic National Stockpile)仅拥有1500万支注射器。美国政府正在努力增加供应,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也在准备建立储备。但是,我们需要对有关预测进行分析,并采用全系统办法,以确保我们有足够物资。与扩大口罩生产和近期其他在制造上做出的壮举一样,这个问题可以通过全球协调合作来解决。

对航空公司和船运公司来说,新冠疫苗的运输将是一项巨大的工程。要向地球上78亿人每人分发一剂药物,就需要相当于8000架波音747货机的运力。地面运输公司将不得不开发新的路线,将疫苗从仓库运送到分销中心。自新冠大流行开始以来,制药和运输公司一直在合作寻找新的途径,以便药物及时被用到患者身上,即使边境关闭。我们需要依赖这种合作。

最后,我们必须加倍努力,让公众相信新冠疫苗将会进行彻底的安全性评估。美国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51%的人表示他们计划接种新冠肺炎疫苗,欧洲一些国家也出现了怀疑疫苗的情绪。作为疫苗制造商,我们需要对临床试验过程和确保安全性的措施尽可能透明。正如我们从赛诺菲脊髓灰质炎疫苗和流感疫苗上所见证的,着重于教育和透明度、由社区驱动的模式有助于推动人们对疫苗的接受,尤其是在医护人员的支持下。

疫苗不是灵丹妙药,而是提高身体抵御致命病原体能力的措施。在疫苗即将问世的情况下,人们很容易相信疫情不久就会结束。但是前面的路还很长。如果我们预见到各种挑战并以协调的方式行动,我们将更快地从这些创新疫苗使人们重获的自由中受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研制出疫苗只是打赢新冠战争的一个方面,我们还需要解决分发、运输、相关物资短缺以及打消民众对疫苗疑虑等难题。



 | 韩保罗
OR--商业新媒体

本文作者是赛诺菲(Sanofi)的首席执行官

我们正在进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的新阶段,首先来自辉瑞(Pfizer)和BioNTech、然后是莫德纳(Moderna)的中期数据表明,一种安全有效的疫苗可期。预计会有更多的候选疫苗取得类似进展——赛诺菲有两种疫苗正在试验中。一种是基于我们的流感疫苗,与葛兰素史克(GSK)合作研发的疫苗,第一和第二阶段研究的数据将很快出来。第二种使用与辉瑞和莫德纳类似的信使RNA(mRNA)技术。但是,拥有疫苗只是遏制新冠病毒的复杂战争的一个方面。

最大的障碍或许在分发环节。疫苗是不可交换使用的,如果需要的话,确保个人获得两剂相同的疫苗至关重要。还可能存在保障疫苗效力的问题。莫德纳和辉瑞的疫苗需要分别储存在零下20度和零下70度左右,并在冷藏后的5天内或30天内使用。制药公司正急于开发可运输的冷藏集装箱,物流公司正在建设冷冻库。大规模疫苗接种诊所可以帮助在城市中进行分配,比如英国改建的南丁格尔(Nightingale)医院。

但对于那些生活在农村地区的人们以及中低收入国家来说,物流障碍势必会耽误疫苗的广泛分发,而这对于阻止病毒传播至关重要。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几种不同的疫苗。一些疫苗将使用需要在“冷链”上有所创新的较新技术。还有些疫苗将借鉴已被证实的针对呼吸道病毒的方法,并使用已建立的分销渠道,如世界各地运送流感疫苗的渠道。

计算机建模对于确定全球需要多少针头、注射器和玻璃瓶至关重要。在美国,将需要8.5亿支针头和注射器来注射新冠肺炎疫苗和流感疫苗。今年5月,美国应急药品国家战略储备(Strategic National Stockpile)仅拥有1500万支注射器。美国政府正在努力增加供应,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也在准备建立储备。但是,我们需要对有关预测进行分析,并采用全系统办法,以确保我们有足够物资。与扩大口罩生产和近期其他在制造上做出的壮举一样,这个问题可以通过全球协调合作来解决。

对航空公司和船运公司来说,新冠疫苗的运输将是一项巨大的工程。要向地球上78亿人每人分发一剂药物,就需要相当于8000架波音747货机的运力。地面运输公司将不得不开发新的路线,将疫苗从仓库运送到分销中心。自新冠大流行开始以来,制药和运输公司一直在合作寻找新的途径,以便药物及时被用到患者身上,即使边境关闭。我们需要依赖这种合作。

最后,我们必须加倍努力,让公众相信新冠疫苗将会进行彻底的安全性评估。美国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51%的人表示他们计划接种新冠肺炎疫苗,欧洲一些国家也出现了怀疑疫苗的情绪。作为疫苗制造商,我们需要对临床试验过程和确保安全性的措施尽可能透明。正如我们从赛诺菲脊髓灰质炎疫苗和流感疫苗上所见证的,着重于教育和透明度、由社区驱动的模式有助于推动人们对疫苗的接受,尤其是在医护人员的支持下。

疫苗不是灵丹妙药,而是提高身体抵御致命病原体能力的措施。在疫苗即将问世的情况下,人们很容易相信疫情不久就会结束。但是前面的路还很长。如果我们预见到各种挑战并以协调的方式行动,我们将更快地从这些创新疫苗使人们重获的自由中受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