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将召开;彭博经济学家表示十四五规划面临外部挑战。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将于10月26日至29日在北京召开。此次会议将聚焦中国第十四个五年(从2021年到2025年)规划的框架,以及未来15年的愿景和目标,为有关领导层计划如何把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重心移向加强自给自足提供线索。

彭博亚洲首席经济学家舒畅与彭博经济学家曲天石撰文称,中国领导层考虑2021-2025年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正值大环境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受美中贸易战和新冠疫情拖累,经济增速势将放缓到改革开放以来最低水平。技术、人口和气候挑战带来了重新调整诸多经济领域战略政策的要求。彭博经济学家研究了“十四五”规划的潜在重点领域,并评估了2016-2020年“十三五”规划中关键经济和金融目标的实施进展。

中国最高领导层将于10月26-29日举行会议,审阅“十四五”规划提案。这份政策蓝图的总体主题可能是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重点是国内循环。

“十四五”规划可能不会设置明确的GDP增长目标,而是将重点放在增长质量上。这将意味着促进消费,扩大对新基础设施的投资,升级公共设施并支持服务业增长。

强调鼓励内循环并不代表中国将对世界关闭大门。彭博经济学家预计这份规划将鼓励双向贸易,并促进服务业贸易。

在中国近些年取得更大进步的金融改革方面,加速双向开放的动力可能仍然存在,包括向外国公司开放国内金融市场,允许私人投资组合资金更多地流出中国,以及放松对中国公司外资持股比例的限制。

改革的一个重要层面将是促进竞争中立,为国有和包括内外资在内的非国有企业创造公平竞争环境。迄今为止,中国在这方面进展有限。

“十三五”规划期间的增长及预测

2016-2020年经济增速低于“十三五”规划目标。当时的目标是到2020年将GDP从2010年水平提高一倍,这五年期间的平均增速为6.5%。

“十三五”期间最初几年达到了目标增速。但是,中美贸易摩擦导致2019年经济增长显著放缓,2020年经济又受到新冠疫情的严重冲击。彭博经济学家对2020年经济增速的预期为2%,基于此,2016-2020年平均增速料为5.7%。

“十四五”规划可能会设定增长提质目标而不是数字目标。

预计2021年从疫情引发的衰退中反弹后,中国经济可能会在2022-2025年间逐渐减速。彭博经济学家预计2021年经济增长8.2%--部分原因是增长基数较低,2022-2025年将放缓至平均增长5.4%。

消费

尽管政策着重于激励消费者,但在很大程度上,消费在支持经济增长方面还没有起到主要作用。“十三五”规划明确要求增加消费对经济的贡献。过去几年消费取得了进步,但对经济的贡献比例仍低于投资。在疫情冲击后最初的复苏阶段,消费大大落后于生产和投资,直到最近才开始回升。

预计“十四五”规划将强调内循环,其中促进消费会是一个关键方面。

投资

尽管政策制定者试图降低投资的主导地位,但它仍是经济的重要支柱。2016-2019年间,资本形成平均增长率为8.4%,2011-2015年为11%。投资像过去一样对中国经济复苏做出了重要贡献。

需要以更有效的方式开展资本支出,并且要有新的重点。彭博经济学家预计未来五年投资增速将放缓至平均6%左右。

投资领域可能会从铁路、公路、机场等就旧基础设施领域扩大到信息技术、公共设施升级和旧宅翻新等新基础设施领域。

促进服务业

在政策推动下,服务业已取得可观的增长。“十三五”规划有一整章是关于促进服务业发展。第三产业在经济中的比例保持上升趋势,占2019年GDP的53.9%。这从信息技术、旅游和教育等领域的蓬勃发展中可见一斑。

提升服务业在经济中的作用,料将继续成为政策重点。中国服务贸易赤字持续保持较高水平,凸显了增长空间。

除了提高服务业质量和政策框架外,中国还可能进一步鼓励服务业对外贸易。

竞争中立

促进私营部门一直是最近几份五年规划的常规内容。“十三五”规划要求支持非公共部门。但国有部门改革仍缺乏进展。过去五年中,私营部门的作用也有所减弱。私营部门利润占2019年利润总额的29%,低于2015年37%的峰值。

私营部门贡献比例

新冠疫情冲击后私营部门对经济复苏的重要作用可能真正引起了重视。例如,政府通过税收和融资等措施定向支持中小企业,帮助他们摆脱困境。

将关注“十四五”规划是否更强调为国有和非国有部门创造公平竞争环境,以及是否为实现这一目标给出具体指导。

货币政策与金融稳定

按“十三五”规划指示,中国的货币政策操作框架改革取得了很大进步。规划要求加强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建设目标利率和利率走廊。

中国央行于2019年8月推出了新框架,在该框架下,1年期贷款优惠利率成为关键政策利率。

在不到一年时间里,无论是新贷款还是存量贷款,都已经改为参考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定价。

利率改革

汇率现在主要由市场力量决定,自2017年以来中国央行施加的干预有限

“十四五”规划可能继续强调维护金融稳定并严格控制杠杆,继续执行“十三五”规划中的倡议,强调预防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

中国债务与GDP之比

2016-2019年,中国债务与GDP之比增速远低于上一个五年。

考虑到全球金融危机后4万亿元人民币刺激计划带来的巨额债务增长,中国对以刺激性措施支持经济复苏保持谨慎姿态。

尤其是对房地产部门实行了严格的金融监督。近年来,政府一再强调“房住不炒”——反映了对社会和金融稳定的担忧。

在应对最近一次经济低迷的过程中,当局挡住了用刺激楼市来刺激经济的诱惑。

最近宣布的三条“红线”是控制房地产市场相关风险的另一个例证。

预期“十四五”规划中,这样的谨慎态度还会很明显。

金融改革

中国在执行“十三五”规划期间加快了金融改革,规划要求加强金融体系并促进资本市场发展。

过去几年的进展包括为科技公司开辟上市通道,推出A股科创板。

即便如此,中国金融体系的发展道路还很漫长,这一领域势必将成为“十四五”规划重点。

潜在目标包括为陷入困境的金融机构建立解决机制,扩大私人公司融资渠道,允许私人资本进入金融体系更多领域。

不会对外关闭

鼓励“双循环”并不代表中国将对世界关闭大门。实际上,加强外循环可能会体现在经济的许多方面。

“十四五”规划可能会体现贸易策略的转变。可能会从过去以出口为重转变为更加强调双向流动,并进一步促进服务贸易。

在过去几年,中国加快了金融开放步伐,这种趋势势必会持续。最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扩大了一系列的互通计划,取消对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的配额限制,并取消对金融机构外资持股比例的限制。

外资持有的中国境内金融资产

预计将保持金融开放速度。“十四五”规划可能从总体上展现进一步促进金融开放的意图。可能会包含进一步对外资企业开放国内金融市场,更多中国公司赴海外上市,允许更多私人投资组合资金外流,放松对外资持有中国公司的限制。还可能有支持人民币国际化的进一步的基础设施建设。

其它领域

“十四五”规划还可能在环保相关领域设定具有约束力的目标,以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

预计将降低中国在关键技术上对外部资源的依赖。

可能会强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是改善营商环境和鼓励创新的组成部分。整理编辑/柚子、赵晓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彭博经济学家:中国“十四五”规划料强调内循环

发布日期:2020-10-24 07:02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将召开;彭博经济学家表示十四五规划面临外部挑战。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将于10月26日至29日在北京召开。此次会议将聚焦中国第十四个五年(从2021年到2025年)规划的框架,以及未来15年的愿景和目标,为有关领导层计划如何把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重心移向加强自给自足提供线索。

彭博亚洲首席经济学家舒畅与彭博经济学家曲天石撰文称,中国领导层考虑2021-2025年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正值大环境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受美中贸易战和新冠疫情拖累,经济增速势将放缓到改革开放以来最低水平。技术、人口和气候挑战带来了重新调整诸多经济领域战略政策的要求。彭博经济学家研究了“十四五”规划的潜在重点领域,并评估了2016-2020年“十三五”规划中关键经济和金融目标的实施进展。

中国最高领导层将于10月26-29日举行会议,审阅“十四五”规划提案。这份政策蓝图的总体主题可能是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重点是国内循环。

“十四五”规划可能不会设置明确的GDP增长目标,而是将重点放在增长质量上。这将意味着促进消费,扩大对新基础设施的投资,升级公共设施并支持服务业增长。

强调鼓励内循环并不代表中国将对世界关闭大门。彭博经济学家预计这份规划将鼓励双向贸易,并促进服务业贸易。

在中国近些年取得更大进步的金融改革方面,加速双向开放的动力可能仍然存在,包括向外国公司开放国内金融市场,允许私人投资组合资金更多地流出中国,以及放松对中国公司外资持股比例的限制。

改革的一个重要层面将是促进竞争中立,为国有和包括内外资在内的非国有企业创造公平竞争环境。迄今为止,中国在这方面进展有限。

“十三五”规划期间的增长及预测

2016-2020年经济增速低于“十三五”规划目标。当时的目标是到2020年将GDP从2010年水平提高一倍,这五年期间的平均增速为6.5%。

“十三五”期间最初几年达到了目标增速。但是,中美贸易摩擦导致2019年经济增长显著放缓,2020年经济又受到新冠疫情的严重冲击。彭博经济学家对2020年经济增速的预期为2%,基于此,2016-2020年平均增速料为5.7%。

“十四五”规划可能会设定增长提质目标而不是数字目标。

预计2021年从疫情引发的衰退中反弹后,中国经济可能会在2022-2025年间逐渐减速。彭博经济学家预计2021年经济增长8.2%--部分原因是增长基数较低,2022-2025年将放缓至平均增长5.4%。

消费

尽管政策着重于激励消费者,但在很大程度上,消费在支持经济增长方面还没有起到主要作用。“十三五”规划明确要求增加消费对经济的贡献。过去几年消费取得了进步,但对经济的贡献比例仍低于投资。在疫情冲击后最初的复苏阶段,消费大大落后于生产和投资,直到最近才开始回升。

预计“十四五”规划将强调内循环,其中促进消费会是一个关键方面。

投资

尽管政策制定者试图降低投资的主导地位,但它仍是经济的重要支柱。2016-2019年间,资本形成平均增长率为8.4%,2011-2015年为11%。投资像过去一样对中国经济复苏做出了重要贡献。

需要以更有效的方式开展资本支出,并且要有新的重点。彭博经济学家预计未来五年投资增速将放缓至平均6%左右。

投资领域可能会从铁路、公路、机场等就旧基础设施领域扩大到信息技术、公共设施升级和旧宅翻新等新基础设施领域。

促进服务业

在政策推动下,服务业已取得可观的增长。“十三五”规划有一整章是关于促进服务业发展。第三产业在经济中的比例保持上升趋势,占2019年GDP的53.9%。这从信息技术、旅游和教育等领域的蓬勃发展中可见一斑。

提升服务业在经济中的作用,料将继续成为政策重点。中国服务贸易赤字持续保持较高水平,凸显了增长空间。

除了提高服务业质量和政策框架外,中国还可能进一步鼓励服务业对外贸易。

竞争中立

促进私营部门一直是最近几份五年规划的常规内容。“十三五”规划要求支持非公共部门。但国有部门改革仍缺乏进展。过去五年中,私营部门的作用也有所减弱。私营部门利润占2019年利润总额的29%,低于2015年37%的峰值。

私营部门贡献比例

新冠疫情冲击后私营部门对经济复苏的重要作用可能真正引起了重视。例如,政府通过税收和融资等措施定向支持中小企业,帮助他们摆脱困境。

将关注“十四五”规划是否更强调为国有和非国有部门创造公平竞争环境,以及是否为实现这一目标给出具体指导。

货币政策与金融稳定

按“十三五”规划指示,中国的货币政策操作框架改革取得了很大进步。规划要求加强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建设目标利率和利率走廊。

中国央行于2019年8月推出了新框架,在该框架下,1年期贷款优惠利率成为关键政策利率。

在不到一年时间里,无论是新贷款还是存量贷款,都已经改为参考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定价。

利率改革

汇率现在主要由市场力量决定,自2017年以来中国央行施加的干预有限

“十四五”规划可能继续强调维护金融稳定并严格控制杠杆,继续执行“十三五”规划中的倡议,强调预防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

中国债务与GDP之比

2016-2019年,中国债务与GDP之比增速远低于上一个五年。

考虑到全球金融危机后4万亿元人民币刺激计划带来的巨额债务增长,中国对以刺激性措施支持经济复苏保持谨慎姿态。

尤其是对房地产部门实行了严格的金融监督。近年来,政府一再强调“房住不炒”——反映了对社会和金融稳定的担忧。

在应对最近一次经济低迷的过程中,当局挡住了用刺激楼市来刺激经济的诱惑。

最近宣布的三条“红线”是控制房地产市场相关风险的另一个例证。

预期“十四五”规划中,这样的谨慎态度还会很明显。

金融改革

中国在执行“十三五”规划期间加快了金融改革,规划要求加强金融体系并促进资本市场发展。

过去几年的进展包括为科技公司开辟上市通道,推出A股科创板。

即便如此,中国金融体系的发展道路还很漫长,这一领域势必将成为“十四五”规划重点。

潜在目标包括为陷入困境的金融机构建立解决机制,扩大私人公司融资渠道,允许私人资本进入金融体系更多领域。

不会对外关闭

鼓励“双循环”并不代表中国将对世界关闭大门。实际上,加强外循环可能会体现在经济的许多方面。

“十四五”规划可能会体现贸易策略的转变。可能会从过去以出口为重转变为更加强调双向流动,并进一步促进服务贸易。

在过去几年,中国加快了金融开放步伐,这种趋势势必会持续。最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扩大了一系列的互通计划,取消对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的配额限制,并取消对金融机构外资持股比例的限制。

外资持有的中国境内金融资产

预计将保持金融开放速度。“十四五”规划可能从总体上展现进一步促进金融开放的意图。可能会包含进一步对外资企业开放国内金融市场,更多中国公司赴海外上市,允许更多私人投资组合资金外流,放松对外资持有中国公司的限制。还可能有支持人民币国际化的进一步的基础设施建设。

其它领域

“十四五”规划还可能在环保相关领域设定具有约束力的目标,以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

预计将降低中国在关键技术上对外部资源的依赖。

可能会强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是改善营商环境和鼓励创新的组成部分。整理编辑/柚子、赵晓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将召开;彭博经济学家表示十四五规划面临外部挑战。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将于10月26日至29日在北京召开。此次会议将聚焦中国第十四个五年(从2021年到2025年)规划的框架,以及未来15年的愿景和目标,为有关领导层计划如何把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重心移向加强自给自足提供线索。

彭博亚洲首席经济学家舒畅与彭博经济学家曲天石撰文称,中国领导层考虑2021-2025年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正值大环境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受美中贸易战和新冠疫情拖累,经济增速势将放缓到改革开放以来最低水平。技术、人口和气候挑战带来了重新调整诸多经济领域战略政策的要求。彭博经济学家研究了“十四五”规划的潜在重点领域,并评估了2016-2020年“十三五”规划中关键经济和金融目标的实施进展。

中国最高领导层将于10月26-29日举行会议,审阅“十四五”规划提案。这份政策蓝图的总体主题可能是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重点是国内循环。

“十四五”规划可能不会设置明确的GDP增长目标,而是将重点放在增长质量上。这将意味着促进消费,扩大对新基础设施的投资,升级公共设施并支持服务业增长。

强调鼓励内循环并不代表中国将对世界关闭大门。彭博经济学家预计这份规划将鼓励双向贸易,并促进服务业贸易。

在中国近些年取得更大进步的金融改革方面,加速双向开放的动力可能仍然存在,包括向外国公司开放国内金融市场,允许私人投资组合资金更多地流出中国,以及放松对中国公司外资持股比例的限制。

改革的一个重要层面将是促进竞争中立,为国有和包括内外资在内的非国有企业创造公平竞争环境。迄今为止,中国在这方面进展有限。

“十三五”规划期间的增长及预测

2016-2020年经济增速低于“十三五”规划目标。当时的目标是到2020年将GDP从2010年水平提高一倍,这五年期间的平均增速为6.5%。

“十三五”期间最初几年达到了目标增速。但是,中美贸易摩擦导致2019年经济增长显著放缓,2020年经济又受到新冠疫情的严重冲击。彭博经济学家对2020年经济增速的预期为2%,基于此,2016-2020年平均增速料为5.7%。

“十四五”规划可能会设定增长提质目标而不是数字目标。

预计2021年从疫情引发的衰退中反弹后,中国经济可能会在2022-2025年间逐渐减速。彭博经济学家预计2021年经济增长8.2%--部分原因是增长基数较低,2022-2025年将放缓至平均增长5.4%。

消费

尽管政策着重于激励消费者,但在很大程度上,消费在支持经济增长方面还没有起到主要作用。“十三五”规划明确要求增加消费对经济的贡献。过去几年消费取得了进步,但对经济的贡献比例仍低于投资。在疫情冲击后最初的复苏阶段,消费大大落后于生产和投资,直到最近才开始回升。

预计“十四五”规划将强调内循环,其中促进消费会是一个关键方面。

投资

尽管政策制定者试图降低投资的主导地位,但它仍是经济的重要支柱。2016-2019年间,资本形成平均增长率为8.4%,2011-2015年为11%。投资像过去一样对中国经济复苏做出了重要贡献。

需要以更有效的方式开展资本支出,并且要有新的重点。彭博经济学家预计未来五年投资增速将放缓至平均6%左右。

投资领域可能会从铁路、公路、机场等就旧基础设施领域扩大到信息技术、公共设施升级和旧宅翻新等新基础设施领域。

促进服务业

在政策推动下,服务业已取得可观的增长。“十三五”规划有一整章是关于促进服务业发展。第三产业在经济中的比例保持上升趋势,占2019年GDP的53.9%。这从信息技术、旅游和教育等领域的蓬勃发展中可见一斑。

提升服务业在经济中的作用,料将继续成为政策重点。中国服务贸易赤字持续保持较高水平,凸显了增长空间。

除了提高服务业质量和政策框架外,中国还可能进一步鼓励服务业对外贸易。

竞争中立

促进私营部门一直是最近几份五年规划的常规内容。“十三五”规划要求支持非公共部门。但国有部门改革仍缺乏进展。过去五年中,私营部门的作用也有所减弱。私营部门利润占2019年利润总额的29%,低于2015年37%的峰值。

私营部门贡献比例

新冠疫情冲击后私营部门对经济复苏的重要作用可能真正引起了重视。例如,政府通过税收和融资等措施定向支持中小企业,帮助他们摆脱困境。

将关注“十四五”规划是否更强调为国有和非国有部门创造公平竞争环境,以及是否为实现这一目标给出具体指导。

货币政策与金融稳定

按“十三五”规划指示,中国的货币政策操作框架改革取得了很大进步。规划要求加强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建设目标利率和利率走廊。

中国央行于2019年8月推出了新框架,在该框架下,1年期贷款优惠利率成为关键政策利率。

在不到一年时间里,无论是新贷款还是存量贷款,都已经改为参考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定价。

利率改革

汇率现在主要由市场力量决定,自2017年以来中国央行施加的干预有限

“十四五”规划可能继续强调维护金融稳定并严格控制杠杆,继续执行“十三五”规划中的倡议,强调预防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

中国债务与GDP之比

2016-2019年,中国债务与GDP之比增速远低于上一个五年。

考虑到全球金融危机后4万亿元人民币刺激计划带来的巨额债务增长,中国对以刺激性措施支持经济复苏保持谨慎姿态。

尤其是对房地产部门实行了严格的金融监督。近年来,政府一再强调“房住不炒”——反映了对社会和金融稳定的担忧。

在应对最近一次经济低迷的过程中,当局挡住了用刺激楼市来刺激经济的诱惑。

最近宣布的三条“红线”是控制房地产市场相关风险的另一个例证。

预期“十四五”规划中,这样的谨慎态度还会很明显。

金融改革

中国在执行“十三五”规划期间加快了金融改革,规划要求加强金融体系并促进资本市场发展。

过去几年的进展包括为科技公司开辟上市通道,推出A股科创板。

即便如此,中国金融体系的发展道路还很漫长,这一领域势必将成为“十四五”规划重点。

潜在目标包括为陷入困境的金融机构建立解决机制,扩大私人公司融资渠道,允许私人资本进入金融体系更多领域。

不会对外关闭

鼓励“双循环”并不代表中国将对世界关闭大门。实际上,加强外循环可能会体现在经济的许多方面。

“十四五”规划可能会体现贸易策略的转变。可能会从过去以出口为重转变为更加强调双向流动,并进一步促进服务贸易。

在过去几年,中国加快了金融开放步伐,这种趋势势必会持续。最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扩大了一系列的互通计划,取消对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的配额限制,并取消对金融机构外资持股比例的限制。

外资持有的中国境内金融资产

预计将保持金融开放速度。“十四五”规划可能从总体上展现进一步促进金融开放的意图。可能会包含进一步对外资企业开放国内金融市场,更多中国公司赴海外上市,允许更多私人投资组合资金外流,放松对外资持有中国公司的限制。还可能有支持人民币国际化的进一步的基础设施建设。

其它领域

“十四五”规划还可能在环保相关领域设定具有约束力的目标,以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

预计将降低中国在关键技术上对外部资源的依赖。

可能会强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是改善营商环境和鼓励创新的组成部分。整理编辑/柚子、赵晓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彭博经济学家:中国“十四五”规划料强调内循环

发布日期:2020-10-24 07:02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将召开;彭博经济学家表示十四五规划面临外部挑战。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将于10月26日至29日在北京召开。此次会议将聚焦中国第十四个五年(从2021年到2025年)规划的框架,以及未来15年的愿景和目标,为有关领导层计划如何把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重心移向加强自给自足提供线索。

彭博亚洲首席经济学家舒畅与彭博经济学家曲天石撰文称,中国领导层考虑2021-2025年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正值大环境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受美中贸易战和新冠疫情拖累,经济增速势将放缓到改革开放以来最低水平。技术、人口和气候挑战带来了重新调整诸多经济领域战略政策的要求。彭博经济学家研究了“十四五”规划的潜在重点领域,并评估了2016-2020年“十三五”规划中关键经济和金融目标的实施进展。

中国最高领导层将于10月26-29日举行会议,审阅“十四五”规划提案。这份政策蓝图的总体主题可能是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重点是国内循环。

“十四五”规划可能不会设置明确的GDP增长目标,而是将重点放在增长质量上。这将意味着促进消费,扩大对新基础设施的投资,升级公共设施并支持服务业增长。

强调鼓励内循环并不代表中国将对世界关闭大门。彭博经济学家预计这份规划将鼓励双向贸易,并促进服务业贸易。

在中国近些年取得更大进步的金融改革方面,加速双向开放的动力可能仍然存在,包括向外国公司开放国内金融市场,允许私人投资组合资金更多地流出中国,以及放松对中国公司外资持股比例的限制。

改革的一个重要层面将是促进竞争中立,为国有和包括内外资在内的非国有企业创造公平竞争环境。迄今为止,中国在这方面进展有限。

“十三五”规划期间的增长及预测

2016-2020年经济增速低于“十三五”规划目标。当时的目标是到2020年将GDP从2010年水平提高一倍,这五年期间的平均增速为6.5%。

“十三五”期间最初几年达到了目标增速。但是,中美贸易摩擦导致2019年经济增长显著放缓,2020年经济又受到新冠疫情的严重冲击。彭博经济学家对2020年经济增速的预期为2%,基于此,2016-2020年平均增速料为5.7%。

“十四五”规划可能会设定增长提质目标而不是数字目标。

预计2021年从疫情引发的衰退中反弹后,中国经济可能会在2022-2025年间逐渐减速。彭博经济学家预计2021年经济增长8.2%--部分原因是增长基数较低,2022-2025年将放缓至平均增长5.4%。

消费

尽管政策着重于激励消费者,但在很大程度上,消费在支持经济增长方面还没有起到主要作用。“十三五”规划明确要求增加消费对经济的贡献。过去几年消费取得了进步,但对经济的贡献比例仍低于投资。在疫情冲击后最初的复苏阶段,消费大大落后于生产和投资,直到最近才开始回升。

预计“十四五”规划将强调内循环,其中促进消费会是一个关键方面。

投资

尽管政策制定者试图降低投资的主导地位,但它仍是经济的重要支柱。2016-2019年间,资本形成平均增长率为8.4%,2011-2015年为11%。投资像过去一样对中国经济复苏做出了重要贡献。

需要以更有效的方式开展资本支出,并且要有新的重点。彭博经济学家预计未来五年投资增速将放缓至平均6%左右。

投资领域可能会从铁路、公路、机场等就旧基础设施领域扩大到信息技术、公共设施升级和旧宅翻新等新基础设施领域。

促进服务业

在政策推动下,服务业已取得可观的增长。“十三五”规划有一整章是关于促进服务业发展。第三产业在经济中的比例保持上升趋势,占2019年GDP的53.9%。这从信息技术、旅游和教育等领域的蓬勃发展中可见一斑。

提升服务业在经济中的作用,料将继续成为政策重点。中国服务贸易赤字持续保持较高水平,凸显了增长空间。

除了提高服务业质量和政策框架外,中国还可能进一步鼓励服务业对外贸易。

竞争中立

促进私营部门一直是最近几份五年规划的常规内容。“十三五”规划要求支持非公共部门。但国有部门改革仍缺乏进展。过去五年中,私营部门的作用也有所减弱。私营部门利润占2019年利润总额的29%,低于2015年37%的峰值。

私营部门贡献比例

新冠疫情冲击后私营部门对经济复苏的重要作用可能真正引起了重视。例如,政府通过税收和融资等措施定向支持中小企业,帮助他们摆脱困境。

将关注“十四五”规划是否更强调为国有和非国有部门创造公平竞争环境,以及是否为实现这一目标给出具体指导。

货币政策与金融稳定

按“十三五”规划指示,中国的货币政策操作框架改革取得了很大进步。规划要求加强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建设目标利率和利率走廊。

中国央行于2019年8月推出了新框架,在该框架下,1年期贷款优惠利率成为关键政策利率。

在不到一年时间里,无论是新贷款还是存量贷款,都已经改为参考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定价。

利率改革

汇率现在主要由市场力量决定,自2017年以来中国央行施加的干预有限

“十四五”规划可能继续强调维护金融稳定并严格控制杠杆,继续执行“十三五”规划中的倡议,强调预防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

中国债务与GDP之比

2016-2019年,中国债务与GDP之比增速远低于上一个五年。

考虑到全球金融危机后4万亿元人民币刺激计划带来的巨额债务增长,中国对以刺激性措施支持经济复苏保持谨慎姿态。

尤其是对房地产部门实行了严格的金融监督。近年来,政府一再强调“房住不炒”——反映了对社会和金融稳定的担忧。

在应对最近一次经济低迷的过程中,当局挡住了用刺激楼市来刺激经济的诱惑。

最近宣布的三条“红线”是控制房地产市场相关风险的另一个例证。

预期“十四五”规划中,这样的谨慎态度还会很明显。

金融改革

中国在执行“十三五”规划期间加快了金融改革,规划要求加强金融体系并促进资本市场发展。

过去几年的进展包括为科技公司开辟上市通道,推出A股科创板。

即便如此,中国金融体系的发展道路还很漫长,这一领域势必将成为“十四五”规划重点。

潜在目标包括为陷入困境的金融机构建立解决机制,扩大私人公司融资渠道,允许私人资本进入金融体系更多领域。

不会对外关闭

鼓励“双循环”并不代表中国将对世界关闭大门。实际上,加强外循环可能会体现在经济的许多方面。

“十四五”规划可能会体现贸易策略的转变。可能会从过去以出口为重转变为更加强调双向流动,并进一步促进服务贸易。

在过去几年,中国加快了金融开放步伐,这种趋势势必会持续。最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扩大了一系列的互通计划,取消对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的配额限制,并取消对金融机构外资持股比例的限制。

外资持有的中国境内金融资产

预计将保持金融开放速度。“十四五”规划可能从总体上展现进一步促进金融开放的意图。可能会包含进一步对外资企业开放国内金融市场,更多中国公司赴海外上市,允许更多私人投资组合资金外流,放松对外资持有中国公司的限制。还可能有支持人民币国际化的进一步的基础设施建设。

其它领域

“十四五”规划还可能在环保相关领域设定具有约束力的目标,以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

预计将降低中国在关键技术上对外部资源的依赖。

可能会强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是改善营商环境和鼓励创新的组成部分。整理编辑/柚子、赵晓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将召开;彭博经济学家表示十四五规划面临外部挑战。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将于10月26日至29日在北京召开。此次会议将聚焦中国第十四个五年(从2021年到2025年)规划的框架,以及未来15年的愿景和目标,为有关领导层计划如何把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重心移向加强自给自足提供线索。

彭博亚洲首席经济学家舒畅与彭博经济学家曲天石撰文称,中国领导层考虑2021-2025年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正值大环境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受美中贸易战和新冠疫情拖累,经济增速势将放缓到改革开放以来最低水平。技术、人口和气候挑战带来了重新调整诸多经济领域战略政策的要求。彭博经济学家研究了“十四五”规划的潜在重点领域,并评估了2016-2020年“十三五”规划中关键经济和金融目标的实施进展。

中国最高领导层将于10月26-29日举行会议,审阅“十四五”规划提案。这份政策蓝图的总体主题可能是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重点是国内循环。

“十四五”规划可能不会设置明确的GDP增长目标,而是将重点放在增长质量上。这将意味着促进消费,扩大对新基础设施的投资,升级公共设施并支持服务业增长。

强调鼓励内循环并不代表中国将对世界关闭大门。彭博经济学家预计这份规划将鼓励双向贸易,并促进服务业贸易。

在中国近些年取得更大进步的金融改革方面,加速双向开放的动力可能仍然存在,包括向外国公司开放国内金融市场,允许私人投资组合资金更多地流出中国,以及放松对中国公司外资持股比例的限制。

改革的一个重要层面将是促进竞争中立,为国有和包括内外资在内的非国有企业创造公平竞争环境。迄今为止,中国在这方面进展有限。

“十三五”规划期间的增长及预测

2016-2020年经济增速低于“十三五”规划目标。当时的目标是到2020年将GDP从2010年水平提高一倍,这五年期间的平均增速为6.5%。

“十三五”期间最初几年达到了目标增速。但是,中美贸易摩擦导致2019年经济增长显著放缓,2020年经济又受到新冠疫情的严重冲击。彭博经济学家对2020年经济增速的预期为2%,基于此,2016-2020年平均增速料为5.7%。

“十四五”规划可能会设定增长提质目标而不是数字目标。

预计2021年从疫情引发的衰退中反弹后,中国经济可能会在2022-2025年间逐渐减速。彭博经济学家预计2021年经济增长8.2%--部分原因是增长基数较低,2022-2025年将放缓至平均增长5.4%。

消费

尽管政策着重于激励消费者,但在很大程度上,消费在支持经济增长方面还没有起到主要作用。“十三五”规划明确要求增加消费对经济的贡献。过去几年消费取得了进步,但对经济的贡献比例仍低于投资。在疫情冲击后最初的复苏阶段,消费大大落后于生产和投资,直到最近才开始回升。

预计“十四五”规划将强调内循环,其中促进消费会是一个关键方面。

投资

尽管政策制定者试图降低投资的主导地位,但它仍是经济的重要支柱。2016-2019年间,资本形成平均增长率为8.4%,2011-2015年为11%。投资像过去一样对中国经济复苏做出了重要贡献。

需要以更有效的方式开展资本支出,并且要有新的重点。彭博经济学家预计未来五年投资增速将放缓至平均6%左右。

投资领域可能会从铁路、公路、机场等就旧基础设施领域扩大到信息技术、公共设施升级和旧宅翻新等新基础设施领域。

促进服务业

在政策推动下,服务业已取得可观的增长。“十三五”规划有一整章是关于促进服务业发展。第三产业在经济中的比例保持上升趋势,占2019年GDP的53.9%。这从信息技术、旅游和教育等领域的蓬勃发展中可见一斑。

提升服务业在经济中的作用,料将继续成为政策重点。中国服务贸易赤字持续保持较高水平,凸显了增长空间。

除了提高服务业质量和政策框架外,中国还可能进一步鼓励服务业对外贸易。

竞争中立

促进私营部门一直是最近几份五年规划的常规内容。“十三五”规划要求支持非公共部门。但国有部门改革仍缺乏进展。过去五年中,私营部门的作用也有所减弱。私营部门利润占2019年利润总额的29%,低于2015年37%的峰值。

私营部门贡献比例

新冠疫情冲击后私营部门对经济复苏的重要作用可能真正引起了重视。例如,政府通过税收和融资等措施定向支持中小企业,帮助他们摆脱困境。

将关注“十四五”规划是否更强调为国有和非国有部门创造公平竞争环境,以及是否为实现这一目标给出具体指导。

货币政策与金融稳定

按“十三五”规划指示,中国的货币政策操作框架改革取得了很大进步。规划要求加强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建设目标利率和利率走廊。

中国央行于2019年8月推出了新框架,在该框架下,1年期贷款优惠利率成为关键政策利率。

在不到一年时间里,无论是新贷款还是存量贷款,都已经改为参考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定价。

利率改革

汇率现在主要由市场力量决定,自2017年以来中国央行施加的干预有限

“十四五”规划可能继续强调维护金融稳定并严格控制杠杆,继续执行“十三五”规划中的倡议,强调预防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

中国债务与GDP之比

2016-2019年,中国债务与GDP之比增速远低于上一个五年。

考虑到全球金融危机后4万亿元人民币刺激计划带来的巨额债务增长,中国对以刺激性措施支持经济复苏保持谨慎姿态。

尤其是对房地产部门实行了严格的金融监督。近年来,政府一再强调“房住不炒”——反映了对社会和金融稳定的担忧。

在应对最近一次经济低迷的过程中,当局挡住了用刺激楼市来刺激经济的诱惑。

最近宣布的三条“红线”是控制房地产市场相关风险的另一个例证。

预期“十四五”规划中,这样的谨慎态度还会很明显。

金融改革

中国在执行“十三五”规划期间加快了金融改革,规划要求加强金融体系并促进资本市场发展。

过去几年的进展包括为科技公司开辟上市通道,推出A股科创板。

即便如此,中国金融体系的发展道路还很漫长,这一领域势必将成为“十四五”规划重点。

潜在目标包括为陷入困境的金融机构建立解决机制,扩大私人公司融资渠道,允许私人资本进入金融体系更多领域。

不会对外关闭

鼓励“双循环”并不代表中国将对世界关闭大门。实际上,加强外循环可能会体现在经济的许多方面。

“十四五”规划可能会体现贸易策略的转变。可能会从过去以出口为重转变为更加强调双向流动,并进一步促进服务贸易。

在过去几年,中国加快了金融开放步伐,这种趋势势必会持续。最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扩大了一系列的互通计划,取消对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的配额限制,并取消对金融机构外资持股比例的限制。

外资持有的中国境内金融资产

预计将保持金融开放速度。“十四五”规划可能从总体上展现进一步促进金融开放的意图。可能会包含进一步对外资企业开放国内金融市场,更多中国公司赴海外上市,允许更多私人投资组合资金外流,放松对外资持有中国公司的限制。还可能有支持人民币国际化的进一步的基础设施建设。

其它领域

“十四五”规划还可能在环保相关领域设定具有约束力的目标,以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

预计将降低中国在关键技术上对外部资源的依赖。

可能会强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是改善营商环境和鼓励创新的组成部分。整理编辑/柚子、赵晓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