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张一鸣的中场战事似乎进入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周春林

OR--商业新媒体 】“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李宗盛当初创作这首歌时,其实蕴含了两层意思:一是高处不胜寒,二是无敌最寂寞。

现在的张一鸣,才刚刚到第二层。

“它当然已经被我们盯上了”。

7月6日,彭佩奥宣布计划禁止多个中国社交媒体软件;
7 月 10 日,亚马逊要求员工将 TikTok 从所有“访问亚马逊电子邮件”的移动设备上移除,但亚马逊随后又表示这封邮件发送有误;
7 月 15 日,美国政府方面再次表示,将在几周内对 TikTok 采取行动;
7月18日,特朗普竞选团在Facebook及Instagram上投放政治广告,呼吁封禁TikTok;
7月20 日,众议院更投票通过了一项禁止国会议员和国会工作人员使用 TikTok 的提案……

一股力量正从美国庙堂推向江湖。

一切都来得太快,事态的发展远远超出了张一鸣的想象。这只魔幻“黑天鹅”的到来,让他今年没睡过一个好觉。

对张来说,成为一个真正的国际互联网巨头,是一件正确的“错事”。

现如今,作为中国出海最成功的一款APP,TikTok 被裹挟在这场地缘政治的洪流之中。

摆在他面前的选项不复杂。

留下,承受国际风云变幻,刁难是一定的,前景是不确定的;退回来,依然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巨头之一,只是偏安一隅。

1

张一鸣也没想到,TikTok会突然爆发的如此耀眼。

今年2月,TikTok以1.13亿次的下载量创下纪录;3月,TikTok下载量达到1.15亿次,全球用户数正式突破10亿;4月,其全球下载量超过了20亿,冲到了全球第一的位置。

数据持续攀升。

在狂飙突进中,3月,字节跳动进行组织框架调整,张一鸣将重心放在公司的全球战略和发展上。这一次,张信心满满。

可极致的高光,五色令人目盲,至亮同时可以是至暗。中场狙击发生了。希望TikTok和字节跳动中场休息的“呼声”突然被高音喇叭喊出,一些“裁判”也纷纷亮出了红牌。

6月,印度突然宣布禁止中国的59款APP,包括TikTok。一切都在告诉张,这一次美方不是说说而已,没有预留缓冲时间让字节跳动去准备。

一个个真假难辨的消息也在这个波云诡谲的时段里被广泛传播。有知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的风险投资人向张一鸣提出了一系列建议,以解决美国对 TikTok这个短视频App构成安全威胁的担忧。

威胁,是出现在各种传闻里,最多的词汇。一如字节跳动在内容分发领域通过算法来为它的用户提供信息那样,威胁二字成为了张这个“用户”,在别人的主场上被别人的算法裹挟下,被强行塞满的内容。

一个针对张一鸣的信息茧房正在形成。而在过去,制造信息茧房,从来都是张的专利。

怎么破?是中流击水,还是中场休息,张一鸣的中场战事似乎进入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2

威胁,对于TikTok,并不陌生。有关于此的指责,几乎从它诞生伊始,就伴随着。

这就是一个原罪,只是最早的威胁,字面意义不是安全,而是未成年人保护。

在TikTok出海之初,它最大的海外竞品是Musical。本身功能很单一的Musical,用来征服用户的手法是简单的配乐和对口型,而用户群则主要集中在14岁左右,活跃度高。当然,在合并之后,也就成了 TikTok起家时的种子用户群。

但很快问题就来了。2019年初,美国公平贸易委员会向TikTok罚款570万美元,指责其未经家长允许获得儿童个人信息。8个多月之后,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发起调查,调查内容为“TikTok持有大量用户数据,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安全”。

截至目前,TikTok在美国至少经历了5次不同程度的禁令或调查。而这个收集信息的“原罪”,恰恰也是在那场10亿美元收购中一起“传染”回来的。

张一鸣并没有否认过这个原罪,只是一直通过各种渠道,强调那是合并前的问题。

7月,针对美国众议院通过法案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一事,TikTok发言人更委婉的表示,“数百万美国家庭使用TikTok来进行娱乐活动和创意表达,我们认识到这不是联邦政府设备的用途。对于我们而言,安全的用户体验,保护用户隐私,是最高优先级的事。”

为了表达诚意,6月,字节跳动开始禁止中国内部员工访问海外产品的代码库。

但这并不影响希望 TikTok中场休息的各方势力,继续挥舞起威胁的大棒,甚至在全球各国,都有利益集团正在筹划以此来阻断 TikTok的“传播”。

何以至此?答案或许是,此刻强迫TikTok中场休息,机不可失、失之伤身。

对于美国政府而言,TikTok最大的威胁是在引领美国的文化潮流。短短几个月内的大爆发,让它深感恐惧:

毕竟,这个应用来自中国,哪怕应用的数据不放在中国、管理层也“去中国化”,但中国的母公司总会是“看不见的手”。

而且,越懂美国人的需求,就越让美国政府感受到威胁。

下架、封杀、甚至掐灭之,皆可。如果TikTok能真正改变一下国籍,亦可。

对于西方世界特别是美国的友商而言,比起竞争的威胁来说,TikTok其实正好处在最合适的并购节点上。TikTok的价值正在飙升,估值在200亿到400亿美元之间,但它的巨大用户量摆在那里,如果一旦成功“转会”,相当于白送。

更重要的是,此刻也是TikTok的中场,最具潜力也最便宜的时刻。

据Sensor Tower数据,2020年6月TikTok全球营收超过907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6.35亿元,同比增7.3倍。中国市场贡献了约89%的营收(来自抖音);美国贡献6%的营收,位列第二。而按照预期,今年TikTok在美国约有5亿美元收入。

实在是一笔小钱,在庞大的用户体量下,TikTok刚“被”完成市场孵化,市场拓展和盈利姿势远未展开,这使得它带给友商的危险,远远高过它的估值。此刻不拿下,等它过了中场,大把进钱之时,就会贵到想收购也无能为力了。

2020年3月,昆仑万维因为类似的“TikTok原因”,被迫出售了垂直社交应用grindr。

有一就有二,这让友商们看到了希望。

3

张一鸣和字节跳动不是昆仑万维。

后者从游戏产业而来,运作的每一个项目大多是在资本得失上锱铢必较;而张一鸣则一心想成为内容领域真正的国际互联网巨头。

今天大踏步的撤退,是为了将来大踏步的前进。

退,稀释股份、让出控制权,甚至还有建议张一鸣也一起改了国籍为好。

张一鸣的一切迹象似乎也在退。除了对各种外部并购和报价,不予置评外,字节跳动一直在想方设法的缓解矛盾。

6月,迪士尼前高级副总裁凯文·梅耶尔成为TikTok首席执行官,并兼任字节跳动首席运营官;7月,从谷歌和Facebook雇用了数十名员工,包括数名高管,并计划未来3年内在美国雇用10000名员工,在全球进行招聘,以贴上国际化标签;此外,从2019年开始,字节跳动就已经在雇佣游说公司,试图为自己在海外争取更多空间……

这被外界视作一步步退让的明显标记,未尝不是作为80后张一鸣的一记拖刀计。

本地化运营是国际化的常规套路,而大张旗鼓、密集展开,则可以为自己赢得一些缓冲时间。7月末,又拿出2亿美元成立基金,为美国年满18周岁的内容创作者提供支持,除了减少封杀事件带来大号们的流失外,顺便也“标注”一下自己无意于未成年人的隐私。

拖刀计,意在示弱于人前,避免自己在面对各方势力逼宫之时,太过刚硬的形象与言辞,引发进一步矛盾激化。

一切都只为赢得时间,以空间换时间来苦撑待变。

毕竟,张清楚,如果失去了TikTok,未来或许就不会再有一次如此绝佳的爆发来切入国际市场的机会了,真的大踏步的撤退,友商们也不会再给字节跳动大踏步前进的机会。

天时已经引爆了TikTok的成功,人和也有了,现在只是地利出现了问题,唯有苦撑待变,别无他法。

尽管还存在一个极其悲催的结局:全球封杀之下,TikTok被彻底打回原形,成为中国的抖音。

但这样的结局,和让出股份与控制权,惟一的区别仅仅是后者拿到了数百亿美元的转会费,然后“安乐死”而已。

显然,这不是张一鸣需要的结局。

就如当年抖音和TikTok在中国与海外同步开花、两头下注一般,张一鸣还足够年轻,和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一样,有“资本”博上一把。

这样做,靠胆气不行,还要靠底气。

好在,字节跳动不缺钱。

据中信证券最新研报数据,全球范围内,在广告规模上,字节跳动仅次于谷歌、和Facebook,位列第三。

于是,张一鸣有了施展拖刀计的所有可能。

同时,在当下仅仅靠封杀只是夺走有限的用户数量,且按照西方世界司法体系和各种规则展开往往都旷日持久的常态下,这一场持久战只要对手不放出“非死不可”的绝杀,已经成为全球顶流的TikTok,还有足够的空间来交换时间。

无论前景如何,TikTok都不得不见证一些历史。

一旦风云变幻,拖刀计的另一精髓就可展开。关老爷的回马刀,在足够的武力值碾压下,结果不难想象。

张一鸣和字节跳动,都不应该寂寞和困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张一鸣:越过山丘

发布日期:2020-08-03 15:14
摘要:张一鸣的中场战事似乎进入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周春林

OR--商业新媒体 】“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李宗盛当初创作这首歌时,其实蕴含了两层意思:一是高处不胜寒,二是无敌最寂寞。

现在的张一鸣,才刚刚到第二层。

“它当然已经被我们盯上了”。

7月6日,彭佩奥宣布计划禁止多个中国社交媒体软件;
7 月 10 日,亚马逊要求员工将 TikTok 从所有“访问亚马逊电子邮件”的移动设备上移除,但亚马逊随后又表示这封邮件发送有误;
7 月 15 日,美国政府方面再次表示,将在几周内对 TikTok 采取行动;
7月18日,特朗普竞选团在Facebook及Instagram上投放政治广告,呼吁封禁TikTok;
7月20 日,众议院更投票通过了一项禁止国会议员和国会工作人员使用 TikTok 的提案……

一股力量正从美国庙堂推向江湖。

一切都来得太快,事态的发展远远超出了张一鸣的想象。这只魔幻“黑天鹅”的到来,让他今年没睡过一个好觉。

对张来说,成为一个真正的国际互联网巨头,是一件正确的“错事”。

现如今,作为中国出海最成功的一款APP,TikTok 被裹挟在这场地缘政治的洪流之中。

摆在他面前的选项不复杂。

留下,承受国际风云变幻,刁难是一定的,前景是不确定的;退回来,依然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巨头之一,只是偏安一隅。

1

张一鸣也没想到,TikTok会突然爆发的如此耀眼。

今年2月,TikTok以1.13亿次的下载量创下纪录;3月,TikTok下载量达到1.15亿次,全球用户数正式突破10亿;4月,其全球下载量超过了20亿,冲到了全球第一的位置。

数据持续攀升。

在狂飙突进中,3月,字节跳动进行组织框架调整,张一鸣将重心放在公司的全球战略和发展上。这一次,张信心满满。

可极致的高光,五色令人目盲,至亮同时可以是至暗。中场狙击发生了。希望TikTok和字节跳动中场休息的“呼声”突然被高音喇叭喊出,一些“裁判”也纷纷亮出了红牌。

6月,印度突然宣布禁止中国的59款APP,包括TikTok。一切都在告诉张,这一次美方不是说说而已,没有预留缓冲时间让字节跳动去准备。

一个个真假难辨的消息也在这个波云诡谲的时段里被广泛传播。有知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的风险投资人向张一鸣提出了一系列建议,以解决美国对 TikTok这个短视频App构成安全威胁的担忧。

威胁,是出现在各种传闻里,最多的词汇。一如字节跳动在内容分发领域通过算法来为它的用户提供信息那样,威胁二字成为了张这个“用户”,在别人的主场上被别人的算法裹挟下,被强行塞满的内容。

一个针对张一鸣的信息茧房正在形成。而在过去,制造信息茧房,从来都是张的专利。

怎么破?是中流击水,还是中场休息,张一鸣的中场战事似乎进入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2

威胁,对于TikTok,并不陌生。有关于此的指责,几乎从它诞生伊始,就伴随着。

这就是一个原罪,只是最早的威胁,字面意义不是安全,而是未成年人保护。

在TikTok出海之初,它最大的海外竞品是Musical。本身功能很单一的Musical,用来征服用户的手法是简单的配乐和对口型,而用户群则主要集中在14岁左右,活跃度高。当然,在合并之后,也就成了 TikTok起家时的种子用户群。

但很快问题就来了。2019年初,美国公平贸易委员会向TikTok罚款570万美元,指责其未经家长允许获得儿童个人信息。8个多月之后,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发起调查,调查内容为“TikTok持有大量用户数据,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安全”。

截至目前,TikTok在美国至少经历了5次不同程度的禁令或调查。而这个收集信息的“原罪”,恰恰也是在那场10亿美元收购中一起“传染”回来的。

张一鸣并没有否认过这个原罪,只是一直通过各种渠道,强调那是合并前的问题。

7月,针对美国众议院通过法案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一事,TikTok发言人更委婉的表示,“数百万美国家庭使用TikTok来进行娱乐活动和创意表达,我们认识到这不是联邦政府设备的用途。对于我们而言,安全的用户体验,保护用户隐私,是最高优先级的事。”

为了表达诚意,6月,字节跳动开始禁止中国内部员工访问海外产品的代码库。

但这并不影响希望 TikTok中场休息的各方势力,继续挥舞起威胁的大棒,甚至在全球各国,都有利益集团正在筹划以此来阻断 TikTok的“传播”。

何以至此?答案或许是,此刻强迫TikTok中场休息,机不可失、失之伤身。

对于美国政府而言,TikTok最大的威胁是在引领美国的文化潮流。短短几个月内的大爆发,让它深感恐惧:

毕竟,这个应用来自中国,哪怕应用的数据不放在中国、管理层也“去中国化”,但中国的母公司总会是“看不见的手”。

而且,越懂美国人的需求,就越让美国政府感受到威胁。

下架、封杀、甚至掐灭之,皆可。如果TikTok能真正改变一下国籍,亦可。

对于西方世界特别是美国的友商而言,比起竞争的威胁来说,TikTok其实正好处在最合适的并购节点上。TikTok的价值正在飙升,估值在200亿到400亿美元之间,但它的巨大用户量摆在那里,如果一旦成功“转会”,相当于白送。

更重要的是,此刻也是TikTok的中场,最具潜力也最便宜的时刻。

据Sensor Tower数据,2020年6月TikTok全球营收超过907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6.35亿元,同比增7.3倍。中国市场贡献了约89%的营收(来自抖音);美国贡献6%的营收,位列第二。而按照预期,今年TikTok在美国约有5亿美元收入。

实在是一笔小钱,在庞大的用户体量下,TikTok刚“被”完成市场孵化,市场拓展和盈利姿势远未展开,这使得它带给友商的危险,远远高过它的估值。此刻不拿下,等它过了中场,大把进钱之时,就会贵到想收购也无能为力了。

2020年3月,昆仑万维因为类似的“TikTok原因”,被迫出售了垂直社交应用grindr。

有一就有二,这让友商们看到了希望。

3

张一鸣和字节跳动不是昆仑万维。

后者从游戏产业而来,运作的每一个项目大多是在资本得失上锱铢必较;而张一鸣则一心想成为内容领域真正的国际互联网巨头。

今天大踏步的撤退,是为了将来大踏步的前进。

退,稀释股份、让出控制权,甚至还有建议张一鸣也一起改了国籍为好。

张一鸣的一切迹象似乎也在退。除了对各种外部并购和报价,不予置评外,字节跳动一直在想方设法的缓解矛盾。

6月,迪士尼前高级副总裁凯文·梅耶尔成为TikTok首席执行官,并兼任字节跳动首席运营官;7月,从谷歌和Facebook雇用了数十名员工,包括数名高管,并计划未来3年内在美国雇用10000名员工,在全球进行招聘,以贴上国际化标签;此外,从2019年开始,字节跳动就已经在雇佣游说公司,试图为自己在海外争取更多空间……

这被外界视作一步步退让的明显标记,未尝不是作为80后张一鸣的一记拖刀计。

本地化运营是国际化的常规套路,而大张旗鼓、密集展开,则可以为自己赢得一些缓冲时间。7月末,又拿出2亿美元成立基金,为美国年满18周岁的内容创作者提供支持,除了减少封杀事件带来大号们的流失外,顺便也“标注”一下自己无意于未成年人的隐私。

拖刀计,意在示弱于人前,避免自己在面对各方势力逼宫之时,太过刚硬的形象与言辞,引发进一步矛盾激化。

一切都只为赢得时间,以空间换时间来苦撑待变。

毕竟,张清楚,如果失去了TikTok,未来或许就不会再有一次如此绝佳的爆发来切入国际市场的机会了,真的大踏步的撤退,友商们也不会再给字节跳动大踏步前进的机会。

天时已经引爆了TikTok的成功,人和也有了,现在只是地利出现了问题,唯有苦撑待变,别无他法。

尽管还存在一个极其悲催的结局:全球封杀之下,TikTok被彻底打回原形,成为中国的抖音。

但这样的结局,和让出股份与控制权,惟一的区别仅仅是后者拿到了数百亿美元的转会费,然后“安乐死”而已。

显然,这不是张一鸣需要的结局。

就如当年抖音和TikTok在中国与海外同步开花、两头下注一般,张一鸣还足够年轻,和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一样,有“资本”博上一把。

这样做,靠胆气不行,还要靠底气。

好在,字节跳动不缺钱。

据中信证券最新研报数据,全球范围内,在广告规模上,字节跳动仅次于谷歌、和Facebook,位列第三。

于是,张一鸣有了施展拖刀计的所有可能。

同时,在当下仅仅靠封杀只是夺走有限的用户数量,且按照西方世界司法体系和各种规则展开往往都旷日持久的常态下,这一场持久战只要对手不放出“非死不可”的绝杀,已经成为全球顶流的TikTok,还有足够的空间来交换时间。

无论前景如何,TikTok都不得不见证一些历史。

一旦风云变幻,拖刀计的另一精髓就可展开。关老爷的回马刀,在足够的武力值碾压下,结果不难想象。

张一鸣和字节跳动,都不应该寂寞和困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张一鸣的中场战事似乎进入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周春林

OR--商业新媒体 】“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李宗盛当初创作这首歌时,其实蕴含了两层意思:一是高处不胜寒,二是无敌最寂寞。

现在的张一鸣,才刚刚到第二层。

“它当然已经被我们盯上了”。

7月6日,彭佩奥宣布计划禁止多个中国社交媒体软件;
7 月 10 日,亚马逊要求员工将 TikTok 从所有“访问亚马逊电子邮件”的移动设备上移除,但亚马逊随后又表示这封邮件发送有误;
7 月 15 日,美国政府方面再次表示,将在几周内对 TikTok 采取行动;
7月18日,特朗普竞选团在Facebook及Instagram上投放政治广告,呼吁封禁TikTok;
7月20 日,众议院更投票通过了一项禁止国会议员和国会工作人员使用 TikTok 的提案……

一股力量正从美国庙堂推向江湖。

一切都来得太快,事态的发展远远超出了张一鸣的想象。这只魔幻“黑天鹅”的到来,让他今年没睡过一个好觉。

对张来说,成为一个真正的国际互联网巨头,是一件正确的“错事”。

现如今,作为中国出海最成功的一款APP,TikTok 被裹挟在这场地缘政治的洪流之中。

摆在他面前的选项不复杂。

留下,承受国际风云变幻,刁难是一定的,前景是不确定的;退回来,依然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巨头之一,只是偏安一隅。

1

张一鸣也没想到,TikTok会突然爆发的如此耀眼。

今年2月,TikTok以1.13亿次的下载量创下纪录;3月,TikTok下载量达到1.15亿次,全球用户数正式突破10亿;4月,其全球下载量超过了20亿,冲到了全球第一的位置。

数据持续攀升。

在狂飙突进中,3月,字节跳动进行组织框架调整,张一鸣将重心放在公司的全球战略和发展上。这一次,张信心满满。

可极致的高光,五色令人目盲,至亮同时可以是至暗。中场狙击发生了。希望TikTok和字节跳动中场休息的“呼声”突然被高音喇叭喊出,一些“裁判”也纷纷亮出了红牌。

6月,印度突然宣布禁止中国的59款APP,包括TikTok。一切都在告诉张,这一次美方不是说说而已,没有预留缓冲时间让字节跳动去准备。

一个个真假难辨的消息也在这个波云诡谲的时段里被广泛传播。有知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的风险投资人向张一鸣提出了一系列建议,以解决美国对 TikTok这个短视频App构成安全威胁的担忧。

威胁,是出现在各种传闻里,最多的词汇。一如字节跳动在内容分发领域通过算法来为它的用户提供信息那样,威胁二字成为了张这个“用户”,在别人的主场上被别人的算法裹挟下,被强行塞满的内容。

一个针对张一鸣的信息茧房正在形成。而在过去,制造信息茧房,从来都是张的专利。

怎么破?是中流击水,还是中场休息,张一鸣的中场战事似乎进入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2

威胁,对于TikTok,并不陌生。有关于此的指责,几乎从它诞生伊始,就伴随着。

这就是一个原罪,只是最早的威胁,字面意义不是安全,而是未成年人保护。

在TikTok出海之初,它最大的海外竞品是Musical。本身功能很单一的Musical,用来征服用户的手法是简单的配乐和对口型,而用户群则主要集中在14岁左右,活跃度高。当然,在合并之后,也就成了 TikTok起家时的种子用户群。

但很快问题就来了。2019年初,美国公平贸易委员会向TikTok罚款570万美元,指责其未经家长允许获得儿童个人信息。8个多月之后,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发起调查,调查内容为“TikTok持有大量用户数据,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安全”。

截至目前,TikTok在美国至少经历了5次不同程度的禁令或调查。而这个收集信息的“原罪”,恰恰也是在那场10亿美元收购中一起“传染”回来的。

张一鸣并没有否认过这个原罪,只是一直通过各种渠道,强调那是合并前的问题。

7月,针对美国众议院通过法案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一事,TikTok发言人更委婉的表示,“数百万美国家庭使用TikTok来进行娱乐活动和创意表达,我们认识到这不是联邦政府设备的用途。对于我们而言,安全的用户体验,保护用户隐私,是最高优先级的事。”

为了表达诚意,6月,字节跳动开始禁止中国内部员工访问海外产品的代码库。

但这并不影响希望 TikTok中场休息的各方势力,继续挥舞起威胁的大棒,甚至在全球各国,都有利益集团正在筹划以此来阻断 TikTok的“传播”。

何以至此?答案或许是,此刻强迫TikTok中场休息,机不可失、失之伤身。

对于美国政府而言,TikTok最大的威胁是在引领美国的文化潮流。短短几个月内的大爆发,让它深感恐惧:

毕竟,这个应用来自中国,哪怕应用的数据不放在中国、管理层也“去中国化”,但中国的母公司总会是“看不见的手”。

而且,越懂美国人的需求,就越让美国政府感受到威胁。

下架、封杀、甚至掐灭之,皆可。如果TikTok能真正改变一下国籍,亦可。

对于西方世界特别是美国的友商而言,比起竞争的威胁来说,TikTok其实正好处在最合适的并购节点上。TikTok的价值正在飙升,估值在200亿到400亿美元之间,但它的巨大用户量摆在那里,如果一旦成功“转会”,相当于白送。

更重要的是,此刻也是TikTok的中场,最具潜力也最便宜的时刻。

据Sensor Tower数据,2020年6月TikTok全球营收超过907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6.35亿元,同比增7.3倍。中国市场贡献了约89%的营收(来自抖音);美国贡献6%的营收,位列第二。而按照预期,今年TikTok在美国约有5亿美元收入。

实在是一笔小钱,在庞大的用户体量下,TikTok刚“被”完成市场孵化,市场拓展和盈利姿势远未展开,这使得它带给友商的危险,远远高过它的估值。此刻不拿下,等它过了中场,大把进钱之时,就会贵到想收购也无能为力了。

2020年3月,昆仑万维因为类似的“TikTok原因”,被迫出售了垂直社交应用grindr。

有一就有二,这让友商们看到了希望。

3

张一鸣和字节跳动不是昆仑万维。

后者从游戏产业而来,运作的每一个项目大多是在资本得失上锱铢必较;而张一鸣则一心想成为内容领域真正的国际互联网巨头。

今天大踏步的撤退,是为了将来大踏步的前进。

退,稀释股份、让出控制权,甚至还有建议张一鸣也一起改了国籍为好。

张一鸣的一切迹象似乎也在退。除了对各种外部并购和报价,不予置评外,字节跳动一直在想方设法的缓解矛盾。

6月,迪士尼前高级副总裁凯文·梅耶尔成为TikTok首席执行官,并兼任字节跳动首席运营官;7月,从谷歌和Facebook雇用了数十名员工,包括数名高管,并计划未来3年内在美国雇用10000名员工,在全球进行招聘,以贴上国际化标签;此外,从2019年开始,字节跳动就已经在雇佣游说公司,试图为自己在海外争取更多空间……

这被外界视作一步步退让的明显标记,未尝不是作为80后张一鸣的一记拖刀计。

本地化运营是国际化的常规套路,而大张旗鼓、密集展开,则可以为自己赢得一些缓冲时间。7月末,又拿出2亿美元成立基金,为美国年满18周岁的内容创作者提供支持,除了减少封杀事件带来大号们的流失外,顺便也“标注”一下自己无意于未成年人的隐私。

拖刀计,意在示弱于人前,避免自己在面对各方势力逼宫之时,太过刚硬的形象与言辞,引发进一步矛盾激化。

一切都只为赢得时间,以空间换时间来苦撑待变。

毕竟,张清楚,如果失去了TikTok,未来或许就不会再有一次如此绝佳的爆发来切入国际市场的机会了,真的大踏步的撤退,友商们也不会再给字节跳动大踏步前进的机会。

天时已经引爆了TikTok的成功,人和也有了,现在只是地利出现了问题,唯有苦撑待变,别无他法。

尽管还存在一个极其悲催的结局:全球封杀之下,TikTok被彻底打回原形,成为中国的抖音。

但这样的结局,和让出股份与控制权,惟一的区别仅仅是后者拿到了数百亿美元的转会费,然后“安乐死”而已。

显然,这不是张一鸣需要的结局。

就如当年抖音和TikTok在中国与海外同步开花、两头下注一般,张一鸣还足够年轻,和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一样,有“资本”博上一把。

这样做,靠胆气不行,还要靠底气。

好在,字节跳动不缺钱。

据中信证券最新研报数据,全球范围内,在广告规模上,字节跳动仅次于谷歌、和Facebook,位列第三。

于是,张一鸣有了施展拖刀计的所有可能。

同时,在当下仅仅靠封杀只是夺走有限的用户数量,且按照西方世界司法体系和各种规则展开往往都旷日持久的常态下,这一场持久战只要对手不放出“非死不可”的绝杀,已经成为全球顶流的TikTok,还有足够的空间来交换时间。

无论前景如何,TikTok都不得不见证一些历史。

一旦风云变幻,拖刀计的另一精髓就可展开。关老爷的回马刀,在足够的武力值碾压下,结果不难想象。

张一鸣和字节跳动,都不应该寂寞和困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张一鸣:越过山丘

发布日期:2020-08-03 15:14
摘要:张一鸣的中场战事似乎进入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周春林

OR--商业新媒体 】“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李宗盛当初创作这首歌时,其实蕴含了两层意思:一是高处不胜寒,二是无敌最寂寞。

现在的张一鸣,才刚刚到第二层。

“它当然已经被我们盯上了”。

7月6日,彭佩奥宣布计划禁止多个中国社交媒体软件;
7 月 10 日,亚马逊要求员工将 TikTok 从所有“访问亚马逊电子邮件”的移动设备上移除,但亚马逊随后又表示这封邮件发送有误;
7 月 15 日,美国政府方面再次表示,将在几周内对 TikTok 采取行动;
7月18日,特朗普竞选团在Facebook及Instagram上投放政治广告,呼吁封禁TikTok;
7月20 日,众议院更投票通过了一项禁止国会议员和国会工作人员使用 TikTok 的提案……

一股力量正从美国庙堂推向江湖。

一切都来得太快,事态的发展远远超出了张一鸣的想象。这只魔幻“黑天鹅”的到来,让他今年没睡过一个好觉。

对张来说,成为一个真正的国际互联网巨头,是一件正确的“错事”。

现如今,作为中国出海最成功的一款APP,TikTok 被裹挟在这场地缘政治的洪流之中。

摆在他面前的选项不复杂。

留下,承受国际风云变幻,刁难是一定的,前景是不确定的;退回来,依然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巨头之一,只是偏安一隅。

1

张一鸣也没想到,TikTok会突然爆发的如此耀眼。

今年2月,TikTok以1.13亿次的下载量创下纪录;3月,TikTok下载量达到1.15亿次,全球用户数正式突破10亿;4月,其全球下载量超过了20亿,冲到了全球第一的位置。

数据持续攀升。

在狂飙突进中,3月,字节跳动进行组织框架调整,张一鸣将重心放在公司的全球战略和发展上。这一次,张信心满满。

可极致的高光,五色令人目盲,至亮同时可以是至暗。中场狙击发生了。希望TikTok和字节跳动中场休息的“呼声”突然被高音喇叭喊出,一些“裁判”也纷纷亮出了红牌。

6月,印度突然宣布禁止中国的59款APP,包括TikTok。一切都在告诉张,这一次美方不是说说而已,没有预留缓冲时间让字节跳动去准备。

一个个真假难辨的消息也在这个波云诡谲的时段里被广泛传播。有知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的风险投资人向张一鸣提出了一系列建议,以解决美国对 TikTok这个短视频App构成安全威胁的担忧。

威胁,是出现在各种传闻里,最多的词汇。一如字节跳动在内容分发领域通过算法来为它的用户提供信息那样,威胁二字成为了张这个“用户”,在别人的主场上被别人的算法裹挟下,被强行塞满的内容。

一个针对张一鸣的信息茧房正在形成。而在过去,制造信息茧房,从来都是张的专利。

怎么破?是中流击水,还是中场休息,张一鸣的中场战事似乎进入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2

威胁,对于TikTok,并不陌生。有关于此的指责,几乎从它诞生伊始,就伴随着。

这就是一个原罪,只是最早的威胁,字面意义不是安全,而是未成年人保护。

在TikTok出海之初,它最大的海外竞品是Musical。本身功能很单一的Musical,用来征服用户的手法是简单的配乐和对口型,而用户群则主要集中在14岁左右,活跃度高。当然,在合并之后,也就成了 TikTok起家时的种子用户群。

但很快问题就来了。2019年初,美国公平贸易委员会向TikTok罚款570万美元,指责其未经家长允许获得儿童个人信息。8个多月之后,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发起调查,调查内容为“TikTok持有大量用户数据,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安全”。

截至目前,TikTok在美国至少经历了5次不同程度的禁令或调查。而这个收集信息的“原罪”,恰恰也是在那场10亿美元收购中一起“传染”回来的。

张一鸣并没有否认过这个原罪,只是一直通过各种渠道,强调那是合并前的问题。

7月,针对美国众议院通过法案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一事,TikTok发言人更委婉的表示,“数百万美国家庭使用TikTok来进行娱乐活动和创意表达,我们认识到这不是联邦政府设备的用途。对于我们而言,安全的用户体验,保护用户隐私,是最高优先级的事。”

为了表达诚意,6月,字节跳动开始禁止中国内部员工访问海外产品的代码库。

但这并不影响希望 TikTok中场休息的各方势力,继续挥舞起威胁的大棒,甚至在全球各国,都有利益集团正在筹划以此来阻断 TikTok的“传播”。

何以至此?答案或许是,此刻强迫TikTok中场休息,机不可失、失之伤身。

对于美国政府而言,TikTok最大的威胁是在引领美国的文化潮流。短短几个月内的大爆发,让它深感恐惧:

毕竟,这个应用来自中国,哪怕应用的数据不放在中国、管理层也“去中国化”,但中国的母公司总会是“看不见的手”。

而且,越懂美国人的需求,就越让美国政府感受到威胁。

下架、封杀、甚至掐灭之,皆可。如果TikTok能真正改变一下国籍,亦可。

对于西方世界特别是美国的友商而言,比起竞争的威胁来说,TikTok其实正好处在最合适的并购节点上。TikTok的价值正在飙升,估值在200亿到400亿美元之间,但它的巨大用户量摆在那里,如果一旦成功“转会”,相当于白送。

更重要的是,此刻也是TikTok的中场,最具潜力也最便宜的时刻。

据Sensor Tower数据,2020年6月TikTok全球营收超过907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6.35亿元,同比增7.3倍。中国市场贡献了约89%的营收(来自抖音);美国贡献6%的营收,位列第二。而按照预期,今年TikTok在美国约有5亿美元收入。

实在是一笔小钱,在庞大的用户体量下,TikTok刚“被”完成市场孵化,市场拓展和盈利姿势远未展开,这使得它带给友商的危险,远远高过它的估值。此刻不拿下,等它过了中场,大把进钱之时,就会贵到想收购也无能为力了。

2020年3月,昆仑万维因为类似的“TikTok原因”,被迫出售了垂直社交应用grindr。

有一就有二,这让友商们看到了希望。

3

张一鸣和字节跳动不是昆仑万维。

后者从游戏产业而来,运作的每一个项目大多是在资本得失上锱铢必较;而张一鸣则一心想成为内容领域真正的国际互联网巨头。

今天大踏步的撤退,是为了将来大踏步的前进。

退,稀释股份、让出控制权,甚至还有建议张一鸣也一起改了国籍为好。

张一鸣的一切迹象似乎也在退。除了对各种外部并购和报价,不予置评外,字节跳动一直在想方设法的缓解矛盾。

6月,迪士尼前高级副总裁凯文·梅耶尔成为TikTok首席执行官,并兼任字节跳动首席运营官;7月,从谷歌和Facebook雇用了数十名员工,包括数名高管,并计划未来3年内在美国雇用10000名员工,在全球进行招聘,以贴上国际化标签;此外,从2019年开始,字节跳动就已经在雇佣游说公司,试图为自己在海外争取更多空间……

这被外界视作一步步退让的明显标记,未尝不是作为80后张一鸣的一记拖刀计。

本地化运营是国际化的常规套路,而大张旗鼓、密集展开,则可以为自己赢得一些缓冲时间。7月末,又拿出2亿美元成立基金,为美国年满18周岁的内容创作者提供支持,除了减少封杀事件带来大号们的流失外,顺便也“标注”一下自己无意于未成年人的隐私。

拖刀计,意在示弱于人前,避免自己在面对各方势力逼宫之时,太过刚硬的形象与言辞,引发进一步矛盾激化。

一切都只为赢得时间,以空间换时间来苦撑待变。

毕竟,张清楚,如果失去了TikTok,未来或许就不会再有一次如此绝佳的爆发来切入国际市场的机会了,真的大踏步的撤退,友商们也不会再给字节跳动大踏步前进的机会。

天时已经引爆了TikTok的成功,人和也有了,现在只是地利出现了问题,唯有苦撑待变,别无他法。

尽管还存在一个极其悲催的结局:全球封杀之下,TikTok被彻底打回原形,成为中国的抖音。

但这样的结局,和让出股份与控制权,惟一的区别仅仅是后者拿到了数百亿美元的转会费,然后“安乐死”而已。

显然,这不是张一鸣需要的结局。

就如当年抖音和TikTok在中国与海外同步开花、两头下注一般,张一鸣还足够年轻,和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一样,有“资本”博上一把。

这样做,靠胆气不行,还要靠底气。

好在,字节跳动不缺钱。

据中信证券最新研报数据,全球范围内,在广告规模上,字节跳动仅次于谷歌、和Facebook,位列第三。

于是,张一鸣有了施展拖刀计的所有可能。

同时,在当下仅仅靠封杀只是夺走有限的用户数量,且按照西方世界司法体系和各种规则展开往往都旷日持久的常态下,这一场持久战只要对手不放出“非死不可”的绝杀,已经成为全球顶流的TikTok,还有足够的空间来交换时间。

无论前景如何,TikTok都不得不见证一些历史。

一旦风云变幻,拖刀计的另一精髓就可展开。关老爷的回马刀,在足够的武力值碾压下,结果不难想象。

张一鸣和字节跳动,都不应该寂寞和困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张一鸣的中场战事似乎进入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周春林

OR--商业新媒体 】“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李宗盛当初创作这首歌时,其实蕴含了两层意思:一是高处不胜寒,二是无敌最寂寞。

现在的张一鸣,才刚刚到第二层。

“它当然已经被我们盯上了”。

7月6日,彭佩奥宣布计划禁止多个中国社交媒体软件;
7 月 10 日,亚马逊要求员工将 TikTok 从所有“访问亚马逊电子邮件”的移动设备上移除,但亚马逊随后又表示这封邮件发送有误;
7 月 15 日,美国政府方面再次表示,将在几周内对 TikTok 采取行动;
7月18日,特朗普竞选团在Facebook及Instagram上投放政治广告,呼吁封禁TikTok;
7月20 日,众议院更投票通过了一项禁止国会议员和国会工作人员使用 TikTok 的提案……

一股力量正从美国庙堂推向江湖。

一切都来得太快,事态的发展远远超出了张一鸣的想象。这只魔幻“黑天鹅”的到来,让他今年没睡过一个好觉。

对张来说,成为一个真正的国际互联网巨头,是一件正确的“错事”。

现如今,作为中国出海最成功的一款APP,TikTok 被裹挟在这场地缘政治的洪流之中。

摆在他面前的选项不复杂。

留下,承受国际风云变幻,刁难是一定的,前景是不确定的;退回来,依然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巨头之一,只是偏安一隅。

1

张一鸣也没想到,TikTok会突然爆发的如此耀眼。

今年2月,TikTok以1.13亿次的下载量创下纪录;3月,TikTok下载量达到1.15亿次,全球用户数正式突破10亿;4月,其全球下载量超过了20亿,冲到了全球第一的位置。

数据持续攀升。

在狂飙突进中,3月,字节跳动进行组织框架调整,张一鸣将重心放在公司的全球战略和发展上。这一次,张信心满满。

可极致的高光,五色令人目盲,至亮同时可以是至暗。中场狙击发生了。希望TikTok和字节跳动中场休息的“呼声”突然被高音喇叭喊出,一些“裁判”也纷纷亮出了红牌。

6月,印度突然宣布禁止中国的59款APP,包括TikTok。一切都在告诉张,这一次美方不是说说而已,没有预留缓冲时间让字节跳动去准备。

一个个真假难辨的消息也在这个波云诡谲的时段里被广泛传播。有知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的风险投资人向张一鸣提出了一系列建议,以解决美国对 TikTok这个短视频App构成安全威胁的担忧。

威胁,是出现在各种传闻里,最多的词汇。一如字节跳动在内容分发领域通过算法来为它的用户提供信息那样,威胁二字成为了张这个“用户”,在别人的主场上被别人的算法裹挟下,被强行塞满的内容。

一个针对张一鸣的信息茧房正在形成。而在过去,制造信息茧房,从来都是张的专利。

怎么破?是中流击水,还是中场休息,张一鸣的中场战事似乎进入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2

威胁,对于TikTok,并不陌生。有关于此的指责,几乎从它诞生伊始,就伴随着。

这就是一个原罪,只是最早的威胁,字面意义不是安全,而是未成年人保护。

在TikTok出海之初,它最大的海外竞品是Musical。本身功能很单一的Musical,用来征服用户的手法是简单的配乐和对口型,而用户群则主要集中在14岁左右,活跃度高。当然,在合并之后,也就成了 TikTok起家时的种子用户群。

但很快问题就来了。2019年初,美国公平贸易委员会向TikTok罚款570万美元,指责其未经家长允许获得儿童个人信息。8个多月之后,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发起调查,调查内容为“TikTok持有大量用户数据,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安全”。

截至目前,TikTok在美国至少经历了5次不同程度的禁令或调查。而这个收集信息的“原罪”,恰恰也是在那场10亿美元收购中一起“传染”回来的。

张一鸣并没有否认过这个原罪,只是一直通过各种渠道,强调那是合并前的问题。

7月,针对美国众议院通过法案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一事,TikTok发言人更委婉的表示,“数百万美国家庭使用TikTok来进行娱乐活动和创意表达,我们认识到这不是联邦政府设备的用途。对于我们而言,安全的用户体验,保护用户隐私,是最高优先级的事。”

为了表达诚意,6月,字节跳动开始禁止中国内部员工访问海外产品的代码库。

但这并不影响希望 TikTok中场休息的各方势力,继续挥舞起威胁的大棒,甚至在全球各国,都有利益集团正在筹划以此来阻断 TikTok的“传播”。

何以至此?答案或许是,此刻强迫TikTok中场休息,机不可失、失之伤身。

对于美国政府而言,TikTok最大的威胁是在引领美国的文化潮流。短短几个月内的大爆发,让它深感恐惧:

毕竟,这个应用来自中国,哪怕应用的数据不放在中国、管理层也“去中国化”,但中国的母公司总会是“看不见的手”。

而且,越懂美国人的需求,就越让美国政府感受到威胁。

下架、封杀、甚至掐灭之,皆可。如果TikTok能真正改变一下国籍,亦可。

对于西方世界特别是美国的友商而言,比起竞争的威胁来说,TikTok其实正好处在最合适的并购节点上。TikTok的价值正在飙升,估值在200亿到400亿美元之间,但它的巨大用户量摆在那里,如果一旦成功“转会”,相当于白送。

更重要的是,此刻也是TikTok的中场,最具潜力也最便宜的时刻。

据Sensor Tower数据,2020年6月TikTok全球营收超过907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6.35亿元,同比增7.3倍。中国市场贡献了约89%的营收(来自抖音);美国贡献6%的营收,位列第二。而按照预期,今年TikTok在美国约有5亿美元收入。

实在是一笔小钱,在庞大的用户体量下,TikTok刚“被”完成市场孵化,市场拓展和盈利姿势远未展开,这使得它带给友商的危险,远远高过它的估值。此刻不拿下,等它过了中场,大把进钱之时,就会贵到想收购也无能为力了。

2020年3月,昆仑万维因为类似的“TikTok原因”,被迫出售了垂直社交应用grindr。

有一就有二,这让友商们看到了希望。

3

张一鸣和字节跳动不是昆仑万维。

后者从游戏产业而来,运作的每一个项目大多是在资本得失上锱铢必较;而张一鸣则一心想成为内容领域真正的国际互联网巨头。

今天大踏步的撤退,是为了将来大踏步的前进。

退,稀释股份、让出控制权,甚至还有建议张一鸣也一起改了国籍为好。

张一鸣的一切迹象似乎也在退。除了对各种外部并购和报价,不予置评外,字节跳动一直在想方设法的缓解矛盾。

6月,迪士尼前高级副总裁凯文·梅耶尔成为TikTok首席执行官,并兼任字节跳动首席运营官;7月,从谷歌和Facebook雇用了数十名员工,包括数名高管,并计划未来3年内在美国雇用10000名员工,在全球进行招聘,以贴上国际化标签;此外,从2019年开始,字节跳动就已经在雇佣游说公司,试图为自己在海外争取更多空间……

这被外界视作一步步退让的明显标记,未尝不是作为80后张一鸣的一记拖刀计。

本地化运营是国际化的常规套路,而大张旗鼓、密集展开,则可以为自己赢得一些缓冲时间。7月末,又拿出2亿美元成立基金,为美国年满18周岁的内容创作者提供支持,除了减少封杀事件带来大号们的流失外,顺便也“标注”一下自己无意于未成年人的隐私。

拖刀计,意在示弱于人前,避免自己在面对各方势力逼宫之时,太过刚硬的形象与言辞,引发进一步矛盾激化。

一切都只为赢得时间,以空间换时间来苦撑待变。

毕竟,张清楚,如果失去了TikTok,未来或许就不会再有一次如此绝佳的爆发来切入国际市场的机会了,真的大踏步的撤退,友商们也不会再给字节跳动大踏步前进的机会。

天时已经引爆了TikTok的成功,人和也有了,现在只是地利出现了问题,唯有苦撑待变,别无他法。

尽管还存在一个极其悲催的结局:全球封杀之下,TikTok被彻底打回原形,成为中国的抖音。

但这样的结局,和让出股份与控制权,惟一的区别仅仅是后者拿到了数百亿美元的转会费,然后“安乐死”而已。

显然,这不是张一鸣需要的结局。

就如当年抖音和TikTok在中国与海外同步开花、两头下注一般,张一鸣还足够年轻,和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一样,有“资本”博上一把。

这样做,靠胆气不行,还要靠底气。

好在,字节跳动不缺钱。

据中信证券最新研报数据,全球范围内,在广告规模上,字节跳动仅次于谷歌、和Facebook,位列第三。

于是,张一鸣有了施展拖刀计的所有可能。

同时,在当下仅仅靠封杀只是夺走有限的用户数量,且按照西方世界司法体系和各种规则展开往往都旷日持久的常态下,这一场持久战只要对手不放出“非死不可”的绝杀,已经成为全球顶流的TikTok,还有足够的空间来交换时间。

无论前景如何,TikTok都不得不见证一些历史。

一旦风云变幻,拖刀计的另一精髓就可展开。关老爷的回马刀,在足够的武力值碾压下,结果不难想象。

张一鸣和字节跳动,都不应该寂寞和困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