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019冠状病毒病成了自1918年流感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大流行病,对全世界造成了巨大的人道和经济损失。



 | 克莱夫•库克森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名词)由一种2019年12月在中国武汉首次被记录的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疾病,迅速传遍了全世界,造成了自1918年流感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大流行病。

这个定义了2020年的词汇是由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首次公开说出的。他在2月11日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每日媒体简报会上宣布:“我们现在将这种疾病命名为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即2019冠状病毒病)。我说一下拼法:COVID-19。”

COVID代表冠状病毒病,19代表它首次被发现的年份。世界卫生组织的疾病命名指导意味着要避免使用可能引起冒犯或污名化的词语。谭德塞说:“我们必须取一个不指向地理位置、动物、个人或群体的名字。”

西班牙仍然对1918年流感大流行被称为“西班牙流感”感到不满。2009年,世界卫生组织屈服于肉类行业的压力,同意不再将一种新的病毒株称为猪流感,而是改为甲型H1N1流感。因此,新冠病毒的命名不能提到中国武汉或蝙蝠——后者被认为是新冠病毒的宿主。

但COVID-19符合另一个命名标准:发音合理。随着时间推移,后缀19逐渐被省略,于是该流行病直接被称作COVID。

在2月11日的另一份声明中,负责病毒命名的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n Taxonomy of Viruses)将引发该疾病的病原体命名为SARS-CoV-2。

之所以选择这个名称,是因为这种新病毒与2003年导致“非典”(SARS)爆发的病毒密切相关,但它有两个缺点。SARS-CoV-2不好说也不好写,而且疾病和病原体的名称不同也会让人产生混淆。

将该病毒也命名为COVID-19可能更简单些。支持双重命名的人指出,病毒和它们所导致的疾病通常有不同的名称,比如艾滋病毒(HIV)和艾滋病(AIDS)——不过这两个名字既简单又容易记住。但作为一种人人都在谈论的传染病,此前从未面临过如此困难的命名。

包括英国《金融时报》在内的许多出版物都试图保持COVID-19和SARS-CoV-2之间的区别,而包括世界卫生组织本身在内的其他一些机构则渐渐放弃了该病原体的名称,开始使用“COVID-19病毒”。

鉴于后来发生的事情,现在再回顾谭德塞在2月11日简报会上的其他言论颇令人唏嘘。他说:“如果我们现在投入理性的和基于证据的干预措施,我们就有切实的机会阻止这场疫情。我们还有一个机会之窗。”

全世界并没有抓住这个机会。谭德塞当时报告总共有43101例COVID-19病例和1018例死亡——在中国以外只有1例死亡病例。目前官方统计的全球病例数字为7400万,死亡人数为165万,经济损失高达数十万亿美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年度词汇:COVID-19

发布日期:2020-12-22 17:15
摘要:2019冠状病毒病成了自1918年流感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大流行病,对全世界造成了巨大的人道和经济损失。



 | 克莱夫•库克森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名词)由一种2019年12月在中国武汉首次被记录的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疾病,迅速传遍了全世界,造成了自1918年流感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大流行病。

这个定义了2020年的词汇是由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首次公开说出的。他在2月11日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每日媒体简报会上宣布:“我们现在将这种疾病命名为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即2019冠状病毒病)。我说一下拼法:COVID-19。”

COVID代表冠状病毒病,19代表它首次被发现的年份。世界卫生组织的疾病命名指导意味着要避免使用可能引起冒犯或污名化的词语。谭德塞说:“我们必须取一个不指向地理位置、动物、个人或群体的名字。”

西班牙仍然对1918年流感大流行被称为“西班牙流感”感到不满。2009年,世界卫生组织屈服于肉类行业的压力,同意不再将一种新的病毒株称为猪流感,而是改为甲型H1N1流感。因此,新冠病毒的命名不能提到中国武汉或蝙蝠——后者被认为是新冠病毒的宿主。

但COVID-19符合另一个命名标准:发音合理。随着时间推移,后缀19逐渐被省略,于是该流行病直接被称作COVID。

在2月11日的另一份声明中,负责病毒命名的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n Taxonomy of Viruses)将引发该疾病的病原体命名为SARS-CoV-2。

之所以选择这个名称,是因为这种新病毒与2003年导致“非典”(SARS)爆发的病毒密切相关,但它有两个缺点。SARS-CoV-2不好说也不好写,而且疾病和病原体的名称不同也会让人产生混淆。

将该病毒也命名为COVID-19可能更简单些。支持双重命名的人指出,病毒和它们所导致的疾病通常有不同的名称,比如艾滋病毒(HIV)和艾滋病(AIDS)——不过这两个名字既简单又容易记住。但作为一种人人都在谈论的传染病,此前从未面临过如此困难的命名。

包括英国《金融时报》在内的许多出版物都试图保持COVID-19和SARS-CoV-2之间的区别,而包括世界卫生组织本身在内的其他一些机构则渐渐放弃了该病原体的名称,开始使用“COVID-19病毒”。

鉴于后来发生的事情,现在再回顾谭德塞在2月11日简报会上的其他言论颇令人唏嘘。他说:“如果我们现在投入理性的和基于证据的干预措施,我们就有切实的机会阻止这场疫情。我们还有一个机会之窗。”

全世界并没有抓住这个机会。谭德塞当时报告总共有43101例COVID-19病例和1018例死亡——在中国以外只有1例死亡病例。目前官方统计的全球病例数字为7400万,死亡人数为165万,经济损失高达数十万亿美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2019冠状病毒病成了自1918年流感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大流行病,对全世界造成了巨大的人道和经济损失。



 | 克莱夫•库克森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名词)由一种2019年12月在中国武汉首次被记录的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疾病,迅速传遍了全世界,造成了自1918年流感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大流行病。

这个定义了2020年的词汇是由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首次公开说出的。他在2月11日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每日媒体简报会上宣布:“我们现在将这种疾病命名为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即2019冠状病毒病)。我说一下拼法:COVID-19。”

COVID代表冠状病毒病,19代表它首次被发现的年份。世界卫生组织的疾病命名指导意味着要避免使用可能引起冒犯或污名化的词语。谭德塞说:“我们必须取一个不指向地理位置、动物、个人或群体的名字。”

西班牙仍然对1918年流感大流行被称为“西班牙流感”感到不满。2009年,世界卫生组织屈服于肉类行业的压力,同意不再将一种新的病毒株称为猪流感,而是改为甲型H1N1流感。因此,新冠病毒的命名不能提到中国武汉或蝙蝠——后者被认为是新冠病毒的宿主。

但COVID-19符合另一个命名标准:发音合理。随着时间推移,后缀19逐渐被省略,于是该流行病直接被称作COVID。

在2月11日的另一份声明中,负责病毒命名的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n Taxonomy of Viruses)将引发该疾病的病原体命名为SARS-CoV-2。

之所以选择这个名称,是因为这种新病毒与2003年导致“非典”(SARS)爆发的病毒密切相关,但它有两个缺点。SARS-CoV-2不好说也不好写,而且疾病和病原体的名称不同也会让人产生混淆。

将该病毒也命名为COVID-19可能更简单些。支持双重命名的人指出,病毒和它们所导致的疾病通常有不同的名称,比如艾滋病毒(HIV)和艾滋病(AIDS)——不过这两个名字既简单又容易记住。但作为一种人人都在谈论的传染病,此前从未面临过如此困难的命名。

包括英国《金融时报》在内的许多出版物都试图保持COVID-19和SARS-CoV-2之间的区别,而包括世界卫生组织本身在内的其他一些机构则渐渐放弃了该病原体的名称,开始使用“COVID-19病毒”。

鉴于后来发生的事情,现在再回顾谭德塞在2月11日简报会上的其他言论颇令人唏嘘。他说:“如果我们现在投入理性的和基于证据的干预措施,我们就有切实的机会阻止这场疫情。我们还有一个机会之窗。”

全世界并没有抓住这个机会。谭德塞当时报告总共有43101例COVID-19病例和1018例死亡——在中国以外只有1例死亡病例。目前官方统计的全球病例数字为7400万,死亡人数为165万,经济损失高达数十万亿美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年度词汇:COVID-19

发布日期:2020-12-22 17:15
摘要:2019冠状病毒病成了自1918年流感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大流行病,对全世界造成了巨大的人道和经济损失。



 | 克莱夫•库克森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名词)由一种2019年12月在中国武汉首次被记录的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疾病,迅速传遍了全世界,造成了自1918年流感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大流行病。

这个定义了2020年的词汇是由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首次公开说出的。他在2月11日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每日媒体简报会上宣布:“我们现在将这种疾病命名为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即2019冠状病毒病)。我说一下拼法:COVID-19。”

COVID代表冠状病毒病,19代表它首次被发现的年份。世界卫生组织的疾病命名指导意味着要避免使用可能引起冒犯或污名化的词语。谭德塞说:“我们必须取一个不指向地理位置、动物、个人或群体的名字。”

西班牙仍然对1918年流感大流行被称为“西班牙流感”感到不满。2009年,世界卫生组织屈服于肉类行业的压力,同意不再将一种新的病毒株称为猪流感,而是改为甲型H1N1流感。因此,新冠病毒的命名不能提到中国武汉或蝙蝠——后者被认为是新冠病毒的宿主。

但COVID-19符合另一个命名标准:发音合理。随着时间推移,后缀19逐渐被省略,于是该流行病直接被称作COVID。

在2月11日的另一份声明中,负责病毒命名的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n Taxonomy of Viruses)将引发该疾病的病原体命名为SARS-CoV-2。

之所以选择这个名称,是因为这种新病毒与2003年导致“非典”(SARS)爆发的病毒密切相关,但它有两个缺点。SARS-CoV-2不好说也不好写,而且疾病和病原体的名称不同也会让人产生混淆。

将该病毒也命名为COVID-19可能更简单些。支持双重命名的人指出,病毒和它们所导致的疾病通常有不同的名称,比如艾滋病毒(HIV)和艾滋病(AIDS)——不过这两个名字既简单又容易记住。但作为一种人人都在谈论的传染病,此前从未面临过如此困难的命名。

包括英国《金融时报》在内的许多出版物都试图保持COVID-19和SARS-CoV-2之间的区别,而包括世界卫生组织本身在内的其他一些机构则渐渐放弃了该病原体的名称,开始使用“COVID-19病毒”。

鉴于后来发生的事情,现在再回顾谭德塞在2月11日简报会上的其他言论颇令人唏嘘。他说:“如果我们现在投入理性的和基于证据的干预措施,我们就有切实的机会阻止这场疫情。我们还有一个机会之窗。”

全世界并没有抓住这个机会。谭德塞当时报告总共有43101例COVID-19病例和1018例死亡——在中国以外只有1例死亡病例。目前官方统计的全球病例数字为7400万,死亡人数为165万,经济损失高达数十万亿美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2019冠状病毒病成了自1918年流感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大流行病,对全世界造成了巨大的人道和经济损失。



 | 克莱夫•库克森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名词)由一种2019年12月在中国武汉首次被记录的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疾病,迅速传遍了全世界,造成了自1918年流感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大流行病。

这个定义了2020年的词汇是由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首次公开说出的。他在2月11日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每日媒体简报会上宣布:“我们现在将这种疾病命名为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即2019冠状病毒病)。我说一下拼法:COVID-19。”

COVID代表冠状病毒病,19代表它首次被发现的年份。世界卫生组织的疾病命名指导意味着要避免使用可能引起冒犯或污名化的词语。谭德塞说:“我们必须取一个不指向地理位置、动物、个人或群体的名字。”

西班牙仍然对1918年流感大流行被称为“西班牙流感”感到不满。2009年,世界卫生组织屈服于肉类行业的压力,同意不再将一种新的病毒株称为猪流感,而是改为甲型H1N1流感。因此,新冠病毒的命名不能提到中国武汉或蝙蝠——后者被认为是新冠病毒的宿主。

但COVID-19符合另一个命名标准:发音合理。随着时间推移,后缀19逐渐被省略,于是该流行病直接被称作COVID。

在2月11日的另一份声明中,负责病毒命名的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n Taxonomy of Viruses)将引发该疾病的病原体命名为SARS-CoV-2。

之所以选择这个名称,是因为这种新病毒与2003年导致“非典”(SARS)爆发的病毒密切相关,但它有两个缺点。SARS-CoV-2不好说也不好写,而且疾病和病原体的名称不同也会让人产生混淆。

将该病毒也命名为COVID-19可能更简单些。支持双重命名的人指出,病毒和它们所导致的疾病通常有不同的名称,比如艾滋病毒(HIV)和艾滋病(AIDS)——不过这两个名字既简单又容易记住。但作为一种人人都在谈论的传染病,此前从未面临过如此困难的命名。

包括英国《金融时报》在内的许多出版物都试图保持COVID-19和SARS-CoV-2之间的区别,而包括世界卫生组织本身在内的其他一些机构则渐渐放弃了该病原体的名称,开始使用“COVID-19病毒”。

鉴于后来发生的事情,现在再回顾谭德塞在2月11日简报会上的其他言论颇令人唏嘘。他说:“如果我们现在投入理性的和基于证据的干预措施,我们就有切实的机会阻止这场疫情。我们还有一个机会之窗。”

全世界并没有抓住这个机会。谭德塞当时报告总共有43101例COVID-19病例和1018例死亡——在中国以外只有1例死亡病例。目前官方统计的全球病例数字为7400万,死亡人数为165万,经济损失高达数十万亿美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