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的信用体系建立不易,是什么原因导致此次信用违约恐慌的出现,后续又会怎么发展,会不会进一步演化进而形成区域乃至系统性风险?



 | 蔡浩

OR--商业新媒体

近日,关于信用市场违约的评论、段子刷爆自媒体,信用债市场加入“双11打折”行列,引发业界对信用体系崩塌的恐慌。这一恐慌甚至有向金融市场其他领域蔓延的趋势,股债连续三天的双杀便是明证。中国的信用体系建立不易,刘鹤副总理就曾经强调过“市场讲信用,欠债必还钱”。那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次信用违约恐慌的出现,后续又会怎么发展,会不会进一步演化进而形成区域乃至系统性风险呢?

近年来的信用违约潮特征

2016年的信用违约风险爆发主要受2015-2016年经济基本面影响,彼时传统制造业去产能、部分城市房地产去库存任务艰巨,经济面临持续下行压力。企业盈利恶化导致内部现金流下滑,从而影响了发债主体的债券兑付。当时的特点是民营企业违约占比最大,央企、国企较少但金额占比更高。

两年后的2018年,信用市场又迎来了一波影响面更大的违约潮。当时的经济环境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后,已经有所起色,但在去杠杆政策的推动下,整个社会融资环境偏紧,企业再融资压力加大。而中美贸易摩擦的爆发,给经济增长前景蒙上了阴影,企业预期经营风险加大,生产效益下滑。股票市场应声大跌带来的股权质押平仓风险在融资环境偏紧的背景下被放大,企业外部现金流萎缩,流动性风险加剧,从而导致信用债违约频发。彼时的违约主体以民营上市公司为主(供给侧改革受益较少),股市融资不畅,债市则因为资管新规的因素将非标再融资之路堵住,从而导致资金链条的断裂。

而近日的信用违约则呈现出新的特征,在疫情后经济逐步复苏的背景下,地方AAA级国企却连续“爆雷”,冲击市场信仰。先是官司缠身的辽宁华晨汽车集团在一个多月内分别被几大评级公司从AAA的最高信用评级持续下调到CCC的垃圾债评级,并不出意外的于10月下旬出现实质违约,接着是同样AAA评级的河南永城煤电控股集团于11月10日到期的20永煤SCP003出现无法兑付本息的实质性违约。地方国企的连续违约在历史上并非没有先例,但对市场真正造成巨大冲击的是先后有多家自媒体爆料,这两家企业事先都存在转移优质资产的迹象,这对市场给国企定价时经常采用的政府支持、偿债意愿和核心资产保障分析框架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尤其前者还面临破产逃债的指控。一时间信用债投资市场的“国企信仰”、“AAA”信仰面临崩塌,后续的信用债(包括此前已经暴露过风险的“网红债”)遭“清仓甩卖”似乎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违约影响分析

从历史上来看,本次地方国企的连续违约本不应造成这么剧烈的市场动荡,但正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资本市场对事态发展的敏感程度历来都是超前的。从本次国企违约地方政府迟迟没有表态和拿出具体的解决方案来看,至少表明了一个问题,就是在疫情影响下,地方政府一方面收入锐减,一方面又要举债保民生保就业,收支不平衡可能已经到了比较严峻的地步,因而对支持地方国企渡过难关的意愿和能力有所减弱。

而市场关于两家公司涉嫌转移优质资产逃债的指控更加值得关注。这可能是今年监管鼓励银行对小微企业实施无还本付息展期后出现的国企逆向选择,如果放任不管,势必会有第三家、第四家企业进行效仿,最终的结果就是国企融资信用的崩塌,让市场对国企融资进行重新定价,这无疑将推高整个信用体系的融资成本,不利于整个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

而从短期来看,市场对信用崩塌的恐慌,则可能产生流动性冲击,对整个金融市场都产生影响。恐慌会导致信用债集中抛盘和投资者赎回的出现,而信用债市场流动性本来就较差,某些债已经打折到脚踝的地步依然鲜有人问津,开放式基金和资管产品不得不通过甩卖利率债、股票等流动性较好地产品去筹集流动性,这可能是周三开始股债连续三天双杀的主要原因,也是近日资金市场紧张的重要因素(另一因素是双十一影响)。

对后续事态发展的展望

两年半前,在全国政协“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专题协商会上,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有四句话至今还被广为流传“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借钱是要还的,投资是要承担风险的,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的”。一年前,刘鹤在出席进一步做好清欠工作全国电视电话会议时强调,“市场讲信用,欠债必还钱”,强调进一步做好清欠工作是一项重要政治任务。

由此可见,本次国企信用违约对市场的冲击以及后续影响,必定会引起更高层监管的关注。预计央行将会通过短期增加MLF和OMO投放的方式去平抑近期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冲击,防止金融风险从单一市场向多市场传导。

但这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应急手段,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本质上还是要从强化信用体系建设的角度着手。预计会有更高层面的监管(比如金稳委)出面协调地方政府,强化“市场讲信用,欠债必还钱”的观念,由财政、金融一起出力,解决国企信用违约的问题,杜绝国企“逃废债”的现象,还信用市场以信心,防止信用风险演变成区域乃至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局面。

而对债券投资而言,本轮信用市场抛售中被裹挟误伤的众多信用债可能会出现估值洼地,但对于已经“网红”很久的部分债券,仍建议谨慎对待。

(作者系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高级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市场讲信用,欠债必还钱

发布日期:2020-11-16 07:12
摘要:中国的信用体系建立不易,是什么原因导致此次信用违约恐慌的出现,后续又会怎么发展,会不会进一步演化进而形成区域乃至系统性风险?



 | 蔡浩

OR--商业新媒体

近日,关于信用市场违约的评论、段子刷爆自媒体,信用债市场加入“双11打折”行列,引发业界对信用体系崩塌的恐慌。这一恐慌甚至有向金融市场其他领域蔓延的趋势,股债连续三天的双杀便是明证。中国的信用体系建立不易,刘鹤副总理就曾经强调过“市场讲信用,欠债必还钱”。那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次信用违约恐慌的出现,后续又会怎么发展,会不会进一步演化进而形成区域乃至系统性风险呢?

近年来的信用违约潮特征

2016年的信用违约风险爆发主要受2015-2016年经济基本面影响,彼时传统制造业去产能、部分城市房地产去库存任务艰巨,经济面临持续下行压力。企业盈利恶化导致内部现金流下滑,从而影响了发债主体的债券兑付。当时的特点是民营企业违约占比最大,央企、国企较少但金额占比更高。

两年后的2018年,信用市场又迎来了一波影响面更大的违约潮。当时的经济环境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后,已经有所起色,但在去杠杆政策的推动下,整个社会融资环境偏紧,企业再融资压力加大。而中美贸易摩擦的爆发,给经济增长前景蒙上了阴影,企业预期经营风险加大,生产效益下滑。股票市场应声大跌带来的股权质押平仓风险在融资环境偏紧的背景下被放大,企业外部现金流萎缩,流动性风险加剧,从而导致信用债违约频发。彼时的违约主体以民营上市公司为主(供给侧改革受益较少),股市融资不畅,债市则因为资管新规的因素将非标再融资之路堵住,从而导致资金链条的断裂。

而近日的信用违约则呈现出新的特征,在疫情后经济逐步复苏的背景下,地方AAA级国企却连续“爆雷”,冲击市场信仰。先是官司缠身的辽宁华晨汽车集团在一个多月内分别被几大评级公司从AAA的最高信用评级持续下调到CCC的垃圾债评级,并不出意外的于10月下旬出现实质违约,接着是同样AAA评级的河南永城煤电控股集团于11月10日到期的20永煤SCP003出现无法兑付本息的实质性违约。地方国企的连续违约在历史上并非没有先例,但对市场真正造成巨大冲击的是先后有多家自媒体爆料,这两家企业事先都存在转移优质资产的迹象,这对市场给国企定价时经常采用的政府支持、偿债意愿和核心资产保障分析框架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尤其前者还面临破产逃债的指控。一时间信用债投资市场的“国企信仰”、“AAA”信仰面临崩塌,后续的信用债(包括此前已经暴露过风险的“网红债”)遭“清仓甩卖”似乎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违约影响分析

从历史上来看,本次地方国企的连续违约本不应造成这么剧烈的市场动荡,但正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资本市场对事态发展的敏感程度历来都是超前的。从本次国企违约地方政府迟迟没有表态和拿出具体的解决方案来看,至少表明了一个问题,就是在疫情影响下,地方政府一方面收入锐减,一方面又要举债保民生保就业,收支不平衡可能已经到了比较严峻的地步,因而对支持地方国企渡过难关的意愿和能力有所减弱。

而市场关于两家公司涉嫌转移优质资产逃债的指控更加值得关注。这可能是今年监管鼓励银行对小微企业实施无还本付息展期后出现的国企逆向选择,如果放任不管,势必会有第三家、第四家企业进行效仿,最终的结果就是国企融资信用的崩塌,让市场对国企融资进行重新定价,这无疑将推高整个信用体系的融资成本,不利于整个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

而从短期来看,市场对信用崩塌的恐慌,则可能产生流动性冲击,对整个金融市场都产生影响。恐慌会导致信用债集中抛盘和投资者赎回的出现,而信用债市场流动性本来就较差,某些债已经打折到脚踝的地步依然鲜有人问津,开放式基金和资管产品不得不通过甩卖利率债、股票等流动性较好地产品去筹集流动性,这可能是周三开始股债连续三天双杀的主要原因,也是近日资金市场紧张的重要因素(另一因素是双十一影响)。

对后续事态发展的展望

两年半前,在全国政协“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专题协商会上,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有四句话至今还被广为流传“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借钱是要还的,投资是要承担风险的,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的”。一年前,刘鹤在出席进一步做好清欠工作全国电视电话会议时强调,“市场讲信用,欠债必还钱”,强调进一步做好清欠工作是一项重要政治任务。

由此可见,本次国企信用违约对市场的冲击以及后续影响,必定会引起更高层监管的关注。预计央行将会通过短期增加MLF和OMO投放的方式去平抑近期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冲击,防止金融风险从单一市场向多市场传导。

但这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应急手段,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本质上还是要从强化信用体系建设的角度着手。预计会有更高层面的监管(比如金稳委)出面协调地方政府,强化“市场讲信用,欠债必还钱”的观念,由财政、金融一起出力,解决国企信用违约的问题,杜绝国企“逃废债”的现象,还信用市场以信心,防止信用风险演变成区域乃至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局面。

而对债券投资而言,本轮信用市场抛售中被裹挟误伤的众多信用债可能会出现估值洼地,但对于已经“网红”很久的部分债券,仍建议谨慎对待。

(作者系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高级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的信用体系建立不易,是什么原因导致此次信用违约恐慌的出现,后续又会怎么发展,会不会进一步演化进而形成区域乃至系统性风险?



 | 蔡浩

OR--商业新媒体

近日,关于信用市场违约的评论、段子刷爆自媒体,信用债市场加入“双11打折”行列,引发业界对信用体系崩塌的恐慌。这一恐慌甚至有向金融市场其他领域蔓延的趋势,股债连续三天的双杀便是明证。中国的信用体系建立不易,刘鹤副总理就曾经强调过“市场讲信用,欠债必还钱”。那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次信用违约恐慌的出现,后续又会怎么发展,会不会进一步演化进而形成区域乃至系统性风险呢?

近年来的信用违约潮特征

2016年的信用违约风险爆发主要受2015-2016年经济基本面影响,彼时传统制造业去产能、部分城市房地产去库存任务艰巨,经济面临持续下行压力。企业盈利恶化导致内部现金流下滑,从而影响了发债主体的债券兑付。当时的特点是民营企业违约占比最大,央企、国企较少但金额占比更高。

两年后的2018年,信用市场又迎来了一波影响面更大的违约潮。当时的经济环境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后,已经有所起色,但在去杠杆政策的推动下,整个社会融资环境偏紧,企业再融资压力加大。而中美贸易摩擦的爆发,给经济增长前景蒙上了阴影,企业预期经营风险加大,生产效益下滑。股票市场应声大跌带来的股权质押平仓风险在融资环境偏紧的背景下被放大,企业外部现金流萎缩,流动性风险加剧,从而导致信用债违约频发。彼时的违约主体以民营上市公司为主(供给侧改革受益较少),股市融资不畅,债市则因为资管新规的因素将非标再融资之路堵住,从而导致资金链条的断裂。

而近日的信用违约则呈现出新的特征,在疫情后经济逐步复苏的背景下,地方AAA级国企却连续“爆雷”,冲击市场信仰。先是官司缠身的辽宁华晨汽车集团在一个多月内分别被几大评级公司从AAA的最高信用评级持续下调到CCC的垃圾债评级,并不出意外的于10月下旬出现实质违约,接着是同样AAA评级的河南永城煤电控股集团于11月10日到期的20永煤SCP003出现无法兑付本息的实质性违约。地方国企的连续违约在历史上并非没有先例,但对市场真正造成巨大冲击的是先后有多家自媒体爆料,这两家企业事先都存在转移优质资产的迹象,这对市场给国企定价时经常采用的政府支持、偿债意愿和核心资产保障分析框架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尤其前者还面临破产逃债的指控。一时间信用债投资市场的“国企信仰”、“AAA”信仰面临崩塌,后续的信用债(包括此前已经暴露过风险的“网红债”)遭“清仓甩卖”似乎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违约影响分析

从历史上来看,本次地方国企的连续违约本不应造成这么剧烈的市场动荡,但正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资本市场对事态发展的敏感程度历来都是超前的。从本次国企违约地方政府迟迟没有表态和拿出具体的解决方案来看,至少表明了一个问题,就是在疫情影响下,地方政府一方面收入锐减,一方面又要举债保民生保就业,收支不平衡可能已经到了比较严峻的地步,因而对支持地方国企渡过难关的意愿和能力有所减弱。

而市场关于两家公司涉嫌转移优质资产逃债的指控更加值得关注。这可能是今年监管鼓励银行对小微企业实施无还本付息展期后出现的国企逆向选择,如果放任不管,势必会有第三家、第四家企业进行效仿,最终的结果就是国企融资信用的崩塌,让市场对国企融资进行重新定价,这无疑将推高整个信用体系的融资成本,不利于整个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

而从短期来看,市场对信用崩塌的恐慌,则可能产生流动性冲击,对整个金融市场都产生影响。恐慌会导致信用债集中抛盘和投资者赎回的出现,而信用债市场流动性本来就较差,某些债已经打折到脚踝的地步依然鲜有人问津,开放式基金和资管产品不得不通过甩卖利率债、股票等流动性较好地产品去筹集流动性,这可能是周三开始股债连续三天双杀的主要原因,也是近日资金市场紧张的重要因素(另一因素是双十一影响)。

对后续事态发展的展望

两年半前,在全国政协“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专题协商会上,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有四句话至今还被广为流传“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借钱是要还的,投资是要承担风险的,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的”。一年前,刘鹤在出席进一步做好清欠工作全国电视电话会议时强调,“市场讲信用,欠债必还钱”,强调进一步做好清欠工作是一项重要政治任务。

由此可见,本次国企信用违约对市场的冲击以及后续影响,必定会引起更高层监管的关注。预计央行将会通过短期增加MLF和OMO投放的方式去平抑近期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冲击,防止金融风险从单一市场向多市场传导。

但这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应急手段,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本质上还是要从强化信用体系建设的角度着手。预计会有更高层面的监管(比如金稳委)出面协调地方政府,强化“市场讲信用,欠债必还钱”的观念,由财政、金融一起出力,解决国企信用违约的问题,杜绝国企“逃废债”的现象,还信用市场以信心,防止信用风险演变成区域乃至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局面。

而对债券投资而言,本轮信用市场抛售中被裹挟误伤的众多信用债可能会出现估值洼地,但对于已经“网红”很久的部分债券,仍建议谨慎对待。

(作者系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高级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市场讲信用,欠债必还钱

发布日期:2020-11-16 07:12
摘要:中国的信用体系建立不易,是什么原因导致此次信用违约恐慌的出现,后续又会怎么发展,会不会进一步演化进而形成区域乃至系统性风险?



 | 蔡浩

OR--商业新媒体

近日,关于信用市场违约的评论、段子刷爆自媒体,信用债市场加入“双11打折”行列,引发业界对信用体系崩塌的恐慌。这一恐慌甚至有向金融市场其他领域蔓延的趋势,股债连续三天的双杀便是明证。中国的信用体系建立不易,刘鹤副总理就曾经强调过“市场讲信用,欠债必还钱”。那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次信用违约恐慌的出现,后续又会怎么发展,会不会进一步演化进而形成区域乃至系统性风险呢?

近年来的信用违约潮特征

2016年的信用违约风险爆发主要受2015-2016年经济基本面影响,彼时传统制造业去产能、部分城市房地产去库存任务艰巨,经济面临持续下行压力。企业盈利恶化导致内部现金流下滑,从而影响了发债主体的债券兑付。当时的特点是民营企业违约占比最大,央企、国企较少但金额占比更高。

两年后的2018年,信用市场又迎来了一波影响面更大的违约潮。当时的经济环境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后,已经有所起色,但在去杠杆政策的推动下,整个社会融资环境偏紧,企业再融资压力加大。而中美贸易摩擦的爆发,给经济增长前景蒙上了阴影,企业预期经营风险加大,生产效益下滑。股票市场应声大跌带来的股权质押平仓风险在融资环境偏紧的背景下被放大,企业外部现金流萎缩,流动性风险加剧,从而导致信用债违约频发。彼时的违约主体以民营上市公司为主(供给侧改革受益较少),股市融资不畅,债市则因为资管新规的因素将非标再融资之路堵住,从而导致资金链条的断裂。

而近日的信用违约则呈现出新的特征,在疫情后经济逐步复苏的背景下,地方AAA级国企却连续“爆雷”,冲击市场信仰。先是官司缠身的辽宁华晨汽车集团在一个多月内分别被几大评级公司从AAA的最高信用评级持续下调到CCC的垃圾债评级,并不出意外的于10月下旬出现实质违约,接着是同样AAA评级的河南永城煤电控股集团于11月10日到期的20永煤SCP003出现无法兑付本息的实质性违约。地方国企的连续违约在历史上并非没有先例,但对市场真正造成巨大冲击的是先后有多家自媒体爆料,这两家企业事先都存在转移优质资产的迹象,这对市场给国企定价时经常采用的政府支持、偿债意愿和核心资产保障分析框架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尤其前者还面临破产逃债的指控。一时间信用债投资市场的“国企信仰”、“AAA”信仰面临崩塌,后续的信用债(包括此前已经暴露过风险的“网红债”)遭“清仓甩卖”似乎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违约影响分析

从历史上来看,本次地方国企的连续违约本不应造成这么剧烈的市场动荡,但正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资本市场对事态发展的敏感程度历来都是超前的。从本次国企违约地方政府迟迟没有表态和拿出具体的解决方案来看,至少表明了一个问题,就是在疫情影响下,地方政府一方面收入锐减,一方面又要举债保民生保就业,收支不平衡可能已经到了比较严峻的地步,因而对支持地方国企渡过难关的意愿和能力有所减弱。

而市场关于两家公司涉嫌转移优质资产逃债的指控更加值得关注。这可能是今年监管鼓励银行对小微企业实施无还本付息展期后出现的国企逆向选择,如果放任不管,势必会有第三家、第四家企业进行效仿,最终的结果就是国企融资信用的崩塌,让市场对国企融资进行重新定价,这无疑将推高整个信用体系的融资成本,不利于整个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

而从短期来看,市场对信用崩塌的恐慌,则可能产生流动性冲击,对整个金融市场都产生影响。恐慌会导致信用债集中抛盘和投资者赎回的出现,而信用债市场流动性本来就较差,某些债已经打折到脚踝的地步依然鲜有人问津,开放式基金和资管产品不得不通过甩卖利率债、股票等流动性较好地产品去筹集流动性,这可能是周三开始股债连续三天双杀的主要原因,也是近日资金市场紧张的重要因素(另一因素是双十一影响)。

对后续事态发展的展望

两年半前,在全国政协“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专题协商会上,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有四句话至今还被广为流传“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借钱是要还的,投资是要承担风险的,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的”。一年前,刘鹤在出席进一步做好清欠工作全国电视电话会议时强调,“市场讲信用,欠债必还钱”,强调进一步做好清欠工作是一项重要政治任务。

由此可见,本次国企信用违约对市场的冲击以及后续影响,必定会引起更高层监管的关注。预计央行将会通过短期增加MLF和OMO投放的方式去平抑近期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冲击,防止金融风险从单一市场向多市场传导。

但这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应急手段,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本质上还是要从强化信用体系建设的角度着手。预计会有更高层面的监管(比如金稳委)出面协调地方政府,强化“市场讲信用,欠债必还钱”的观念,由财政、金融一起出力,解决国企信用违约的问题,杜绝国企“逃废债”的现象,还信用市场以信心,防止信用风险演变成区域乃至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局面。

而对债券投资而言,本轮信用市场抛售中被裹挟误伤的众多信用债可能会出现估值洼地,但对于已经“网红”很久的部分债券,仍建议谨慎对待。

(作者系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高级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的信用体系建立不易,是什么原因导致此次信用违约恐慌的出现,后续又会怎么发展,会不会进一步演化进而形成区域乃至系统性风险?



 | 蔡浩

OR--商业新媒体

近日,关于信用市场违约的评论、段子刷爆自媒体,信用债市场加入“双11打折”行列,引发业界对信用体系崩塌的恐慌。这一恐慌甚至有向金融市场其他领域蔓延的趋势,股债连续三天的双杀便是明证。中国的信用体系建立不易,刘鹤副总理就曾经强调过“市场讲信用,欠债必还钱”。那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次信用违约恐慌的出现,后续又会怎么发展,会不会进一步演化进而形成区域乃至系统性风险呢?

近年来的信用违约潮特征

2016年的信用违约风险爆发主要受2015-2016年经济基本面影响,彼时传统制造业去产能、部分城市房地产去库存任务艰巨,经济面临持续下行压力。企业盈利恶化导致内部现金流下滑,从而影响了发债主体的债券兑付。当时的特点是民营企业违约占比最大,央企、国企较少但金额占比更高。

两年后的2018年,信用市场又迎来了一波影响面更大的违约潮。当时的经济环境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后,已经有所起色,但在去杠杆政策的推动下,整个社会融资环境偏紧,企业再融资压力加大。而中美贸易摩擦的爆发,给经济增长前景蒙上了阴影,企业预期经营风险加大,生产效益下滑。股票市场应声大跌带来的股权质押平仓风险在融资环境偏紧的背景下被放大,企业外部现金流萎缩,流动性风险加剧,从而导致信用债违约频发。彼时的违约主体以民营上市公司为主(供给侧改革受益较少),股市融资不畅,债市则因为资管新规的因素将非标再融资之路堵住,从而导致资金链条的断裂。

而近日的信用违约则呈现出新的特征,在疫情后经济逐步复苏的背景下,地方AAA级国企却连续“爆雷”,冲击市场信仰。先是官司缠身的辽宁华晨汽车集团在一个多月内分别被几大评级公司从AAA的最高信用评级持续下调到CCC的垃圾债评级,并不出意外的于10月下旬出现实质违约,接着是同样AAA评级的河南永城煤电控股集团于11月10日到期的20永煤SCP003出现无法兑付本息的实质性违约。地方国企的连续违约在历史上并非没有先例,但对市场真正造成巨大冲击的是先后有多家自媒体爆料,这两家企业事先都存在转移优质资产的迹象,这对市场给国企定价时经常采用的政府支持、偿债意愿和核心资产保障分析框架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尤其前者还面临破产逃债的指控。一时间信用债投资市场的“国企信仰”、“AAA”信仰面临崩塌,后续的信用债(包括此前已经暴露过风险的“网红债”)遭“清仓甩卖”似乎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违约影响分析

从历史上来看,本次地方国企的连续违约本不应造成这么剧烈的市场动荡,但正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资本市场对事态发展的敏感程度历来都是超前的。从本次国企违约地方政府迟迟没有表态和拿出具体的解决方案来看,至少表明了一个问题,就是在疫情影响下,地方政府一方面收入锐减,一方面又要举债保民生保就业,收支不平衡可能已经到了比较严峻的地步,因而对支持地方国企渡过难关的意愿和能力有所减弱。

而市场关于两家公司涉嫌转移优质资产逃债的指控更加值得关注。这可能是今年监管鼓励银行对小微企业实施无还本付息展期后出现的国企逆向选择,如果放任不管,势必会有第三家、第四家企业进行效仿,最终的结果就是国企融资信用的崩塌,让市场对国企融资进行重新定价,这无疑将推高整个信用体系的融资成本,不利于整个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

而从短期来看,市场对信用崩塌的恐慌,则可能产生流动性冲击,对整个金融市场都产生影响。恐慌会导致信用债集中抛盘和投资者赎回的出现,而信用债市场流动性本来就较差,某些债已经打折到脚踝的地步依然鲜有人问津,开放式基金和资管产品不得不通过甩卖利率债、股票等流动性较好地产品去筹集流动性,这可能是周三开始股债连续三天双杀的主要原因,也是近日资金市场紧张的重要因素(另一因素是双十一影响)。

对后续事态发展的展望

两年半前,在全国政协“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专题协商会上,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有四句话至今还被广为流传“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借钱是要还的,投资是要承担风险的,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的”。一年前,刘鹤在出席进一步做好清欠工作全国电视电话会议时强调,“市场讲信用,欠债必还钱”,强调进一步做好清欠工作是一项重要政治任务。

由此可见,本次国企信用违约对市场的冲击以及后续影响,必定会引起更高层监管的关注。预计央行将会通过短期增加MLF和OMO投放的方式去平抑近期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冲击,防止金融风险从单一市场向多市场传导。

但这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应急手段,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本质上还是要从强化信用体系建设的角度着手。预计会有更高层面的监管(比如金稳委)出面协调地方政府,强化“市场讲信用,欠债必还钱”的观念,由财政、金融一起出力,解决国企信用违约的问题,杜绝国企“逃废债”的现象,还信用市场以信心,防止信用风险演变成区域乃至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局面。

而对债券投资而言,本轮信用市场抛售中被裹挟误伤的众多信用债可能会出现估值洼地,但对于已经“网红”很久的部分债券,仍建议谨慎对待。

(作者系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高级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