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工业互联网能够直接连接消费者和制造商,这种模式在服装业已初具雏形。投资机构正在其他垂直行业搜寻这样的目标。



 | 廖明

OR--商业新媒体

【编者按】总部位于伦敦的Preqin,是全球PEVC和对冲基金等另类资产行业最权威的数据公司,为全球超过83000家机构LP提供投资基金的数据服务和报告,是众多机构LP唯一使用的数据服务提供商。

从未出版过针对中国市场独立报告的Preqin,在2019年应机构投资者增加在中国配置的请求,首次出版了中国区PE/VC市场的旗舰大报告,并挑选了Prospect Avenue Capital (PAC)作为中国唯一的基金参与了报告的撰写。

Preqin在2020年再次投票挑选PAC作为中国唯一的基金参与撰写《2021 Preqin Global Private Equity & Venture Capital Report》。这个年度全球报告是全球一级市场每年最重要的行业报告,被誉为行业圣经。另外一家参与撰写的基金是KKR。

成立于2018年的PAC,是一家专注于投资中国科技和互联网行业的PE基金,规模5亿美元。创始人廖明在普林斯顿大学伍德罗威尔逊学院学习并获得MPA学位之前,是中国外交部的一名外交官。普林斯顿毕业后,他在香港的几家投资银行工作,包括摩根士丹利。成立PAC之前,他是瑞银集团北京代表处的首席代表。


Preqin今年的年度报告已于2月4日发布,现将廖明的文章《How China's Industrial Internet Is Redefining ‘Made in China’》全文编译并发布。

以下为报告中文版全文:

顾客从商店买东西时,订单的履行跨越了三个行业——制造、物流和零售。近年来,电子商务和数字化推动物流和零售行业发生了深刻变化,移动应用作为中心平台,方便了顾客、仓库和最后一英里配送商之间实时交换数据。但效率的提高到此为止。迄今仍与新的电商生态系统分离、脱节的制造业,可能是最后一块拼图。中国大多数私募股权投资者已经意识到,消费互联网领域的投资机会已经大大减少,他们需要换一个方向寻找新的机会——在中国的制造业中寻找。

为了满足消费者对更短交货期的需求(甚至对高度个性化的产品也是如此),就必须通过革新制造流程来提高效率。在各方推动下兴起的“工业互联网”(Industrial Internet),则寻求解决这一挑战。工业互联网这个词,是腾讯(Tencent)创始人马化腾(Pony Ma)在2018年创造的。工业互联网也叫工业物联网(IIoT),它描述的是5G移动网络、大数据和云计算等各种技术与工业设备的结合,这种结合将传统制造商转变为智能工厂——在智能工厂中,高度个性化产品可以通过数字化机器大规模按需制造。这些机器及其性能数据由一个集中的云端管理。在中国服装行业,一些公司利用工业互联网,为制造商打开了与零售商、顾客和供应商(更具体地说,是与他们的数据)直接接触的渠道,从而创造出一种不一样的“快时尚”。

在上游产业中,中国云纺织厂智布互联(Smart Fabric)通过它自己开发的、结合企业资源规划(ERP)和物联网技术的软件,在华南和东南亚实现了数万台纺纱机的数字化。智布互联为70%的世界前200强服装代工制造商(OEM)提供服务,将最大的零售商和高街品牌发给它们的订单整合起来。储存在智布互联云端的订单,会被智能地分配到隶属不同代工厂的数百家纱线工厂和染坊中符合这些订单生产规格的特定机器上。整个过程受到严密监控,数据在云端保存。生产完成的布料再一次通过智布互联的云端,直接转到服装制造商那里完成最后的缝制。制造商的生产能力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利用,同时零售商和品牌的成本也显著降低。

凭借高利润率和迅速增长的营收,智布互联无需拥有任何实体设备,就将成为全球最大的面料制造商。自然而然地,该公司的云也将成为纺织行业的云。尽管如此,智布互联不是一家“软件即服务”(SaaS)公司。它是一家云制造公司,利用其软件解决方案在其不断壮大的工厂网络中优化生产,从而帮助零售商节约成本,从中赚取酬金。就像特斯拉(Tesla)代表着汽车行业的未来一样,智布互联也代表着服装行业的未来,对它的估值应该反映它的这一地位。

中国电商巨头也在为工业互联网铺设基础设施。在下游产业中,阿里巴巴(Alibaba)最近推出其智能工厂雏形——犀牛智造(Rhino),专门大规模生产定制服装。犀牛智造能够利用阿里巴巴庞大的消费者数据,帮助小型服装企业预测哪些单品会畅销,从而简化生产计划。在工厂内部,犀牛智造的机器都配有智能摄像头,各工作站之间有传送带连接。每块布料都有标记,可追踪溯源,整个工作流程通过数字方式记录在阿里巴巴的云端,这样商家就可以远程追踪进度。通过将生产线的每一道工序数字化,阿里巴巴正在为终端服装制造商采用标准化的通用操作系统运行所有机器奠定基础。

工业互联网的未来的关键,在于数据交换、系统整合和创建通用系统。事实上,外界对于智布互联和犀牛智造进行合作寄予厚望,希望它们能够整合它们的两个系统。它们成功通过整合利基需求缩短了产品生产周期,使得制造商能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响应消费者不断变化的喜好,这种模式短期内可能会改变中国的服装制造业,从长远来看可能会改变世界各地的工厂。

一些人认为,许多制造公司已经通过建立能够简化流程、提高运营效率的内部系统,实现了业务的数字化。但他们没有领悟工业互联网的实质:那些系统关注的是公司内部的数据收集,而不是整个行业的数据整合。

拥有自己的制造执行系统(MES)、能够在自己的服务器上存储数据的公司,创造了一个个互相孤立的“数据岛”。除非合并这些岛屿,否则消费大众市场制造商将继续游离在新的零售生态系统之外。在收集、处理和整合无数工厂的数据,以便这些数据与零售数据连接之前,数据交换只能是单向的——零售数据可以发往工厂,但工厂无法给零售商回传任何信息。

服装业当前的这些动向,仅仅触及了未来几年工业互联网对中国产业转型和商业创新的意义的皮毛。据智库GSMA Intelligence估计,到2025年,全球工业物联网连接数将达到138亿,其中大中华区约占41亿,即全球市场的三分之一。毫无疑问,并不是每一家制造公司都会采用工业互联网模式。大型公司尤其会反对将其业务的“大脑”交给垄断的云制造商。但事实上,在任何行业中,大型公司都只占少数。大多数工厂都只是代工厂——没有品牌的制造商。它们的利润率反映了这一现实。它们需要的是订单——持续的订单。虽然智布互联不太可能主导面料制造行业,但能在其体系之外独立生存的大型企业也将寥寥无几。消费品将是工业互联网颠覆的第一个行业,原因是消费品批量生产且相对标准化。投资机构如今正在搜寻其他垂直行业,寻找下一个智布互联。或许家电制造行业也会出现这种中心化云端。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已经看到中国电商企业如何消除线上和线下世界之间的界限,在所有接触点上创造无缝的客户体验。如今,人们已经非常了解成功的消费互联网商业模式了,工业互联网代表着下一个创新前沿。同样的这些公司现在正在构建C2M(从消费者到制造商)战略,以永久地改变消费者与制造商的互动方式,可能去除零售商这个中间环节。中国这个世界制造之都正在重新定义“中国制造”,作为投资机构,我们很高兴能支持中国工业应用领域的新一波冠军企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工业互联网如何重新定义“中国制造”

发布日期:2021-02-05 10:18
摘要:工业互联网能够直接连接消费者和制造商,这种模式在服装业已初具雏形。投资机构正在其他垂直行业搜寻这样的目标。



 | 廖明

OR--商业新媒体

【编者按】总部位于伦敦的Preqin,是全球PEVC和对冲基金等另类资产行业最权威的数据公司,为全球超过83000家机构LP提供投资基金的数据服务和报告,是众多机构LP唯一使用的数据服务提供商。

从未出版过针对中国市场独立报告的Preqin,在2019年应机构投资者增加在中国配置的请求,首次出版了中国区PE/VC市场的旗舰大报告,并挑选了Prospect Avenue Capital (PAC)作为中国唯一的基金参与了报告的撰写。

Preqin在2020年再次投票挑选PAC作为中国唯一的基金参与撰写《2021 Preqin Global Private Equity & Venture Capital Report》。这个年度全球报告是全球一级市场每年最重要的行业报告,被誉为行业圣经。另外一家参与撰写的基金是KKR。

成立于2018年的PAC,是一家专注于投资中国科技和互联网行业的PE基金,规模5亿美元。创始人廖明在普林斯顿大学伍德罗威尔逊学院学习并获得MPA学位之前,是中国外交部的一名外交官。普林斯顿毕业后,他在香港的几家投资银行工作,包括摩根士丹利。成立PAC之前,他是瑞银集团北京代表处的首席代表。


Preqin今年的年度报告已于2月4日发布,现将廖明的文章《How China's Industrial Internet Is Redefining ‘Made in China’》全文编译并发布。

以下为报告中文版全文:

顾客从商店买东西时,订单的履行跨越了三个行业——制造、物流和零售。近年来,电子商务和数字化推动物流和零售行业发生了深刻变化,移动应用作为中心平台,方便了顾客、仓库和最后一英里配送商之间实时交换数据。但效率的提高到此为止。迄今仍与新的电商生态系统分离、脱节的制造业,可能是最后一块拼图。中国大多数私募股权投资者已经意识到,消费互联网领域的投资机会已经大大减少,他们需要换一个方向寻找新的机会——在中国的制造业中寻找。

为了满足消费者对更短交货期的需求(甚至对高度个性化的产品也是如此),就必须通过革新制造流程来提高效率。在各方推动下兴起的“工业互联网”(Industrial Internet),则寻求解决这一挑战。工业互联网这个词,是腾讯(Tencent)创始人马化腾(Pony Ma)在2018年创造的。工业互联网也叫工业物联网(IIoT),它描述的是5G移动网络、大数据和云计算等各种技术与工业设备的结合,这种结合将传统制造商转变为智能工厂——在智能工厂中,高度个性化产品可以通过数字化机器大规模按需制造。这些机器及其性能数据由一个集中的云端管理。在中国服装行业,一些公司利用工业互联网,为制造商打开了与零售商、顾客和供应商(更具体地说,是与他们的数据)直接接触的渠道,从而创造出一种不一样的“快时尚”。

在上游产业中,中国云纺织厂智布互联(Smart Fabric)通过它自己开发的、结合企业资源规划(ERP)和物联网技术的软件,在华南和东南亚实现了数万台纺纱机的数字化。智布互联为70%的世界前200强服装代工制造商(OEM)提供服务,将最大的零售商和高街品牌发给它们的订单整合起来。储存在智布互联云端的订单,会被智能地分配到隶属不同代工厂的数百家纱线工厂和染坊中符合这些订单生产规格的特定机器上。整个过程受到严密监控,数据在云端保存。生产完成的布料再一次通过智布互联的云端,直接转到服装制造商那里完成最后的缝制。制造商的生产能力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利用,同时零售商和品牌的成本也显著降低。

凭借高利润率和迅速增长的营收,智布互联无需拥有任何实体设备,就将成为全球最大的面料制造商。自然而然地,该公司的云也将成为纺织行业的云。尽管如此,智布互联不是一家“软件即服务”(SaaS)公司。它是一家云制造公司,利用其软件解决方案在其不断壮大的工厂网络中优化生产,从而帮助零售商节约成本,从中赚取酬金。就像特斯拉(Tesla)代表着汽车行业的未来一样,智布互联也代表着服装行业的未来,对它的估值应该反映它的这一地位。

中国电商巨头也在为工业互联网铺设基础设施。在下游产业中,阿里巴巴(Alibaba)最近推出其智能工厂雏形——犀牛智造(Rhino),专门大规模生产定制服装。犀牛智造能够利用阿里巴巴庞大的消费者数据,帮助小型服装企业预测哪些单品会畅销,从而简化生产计划。在工厂内部,犀牛智造的机器都配有智能摄像头,各工作站之间有传送带连接。每块布料都有标记,可追踪溯源,整个工作流程通过数字方式记录在阿里巴巴的云端,这样商家就可以远程追踪进度。通过将生产线的每一道工序数字化,阿里巴巴正在为终端服装制造商采用标准化的通用操作系统运行所有机器奠定基础。

工业互联网的未来的关键,在于数据交换、系统整合和创建通用系统。事实上,外界对于智布互联和犀牛智造进行合作寄予厚望,希望它们能够整合它们的两个系统。它们成功通过整合利基需求缩短了产品生产周期,使得制造商能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响应消费者不断变化的喜好,这种模式短期内可能会改变中国的服装制造业,从长远来看可能会改变世界各地的工厂。

一些人认为,许多制造公司已经通过建立能够简化流程、提高运营效率的内部系统,实现了业务的数字化。但他们没有领悟工业互联网的实质:那些系统关注的是公司内部的数据收集,而不是整个行业的数据整合。

拥有自己的制造执行系统(MES)、能够在自己的服务器上存储数据的公司,创造了一个个互相孤立的“数据岛”。除非合并这些岛屿,否则消费大众市场制造商将继续游离在新的零售生态系统之外。在收集、处理和整合无数工厂的数据,以便这些数据与零售数据连接之前,数据交换只能是单向的——零售数据可以发往工厂,但工厂无法给零售商回传任何信息。

服装业当前的这些动向,仅仅触及了未来几年工业互联网对中国产业转型和商业创新的意义的皮毛。据智库GSMA Intelligence估计,到2025年,全球工业物联网连接数将达到138亿,其中大中华区约占41亿,即全球市场的三分之一。毫无疑问,并不是每一家制造公司都会采用工业互联网模式。大型公司尤其会反对将其业务的“大脑”交给垄断的云制造商。但事实上,在任何行业中,大型公司都只占少数。大多数工厂都只是代工厂——没有品牌的制造商。它们的利润率反映了这一现实。它们需要的是订单——持续的订单。虽然智布互联不太可能主导面料制造行业,但能在其体系之外独立生存的大型企业也将寥寥无几。消费品将是工业互联网颠覆的第一个行业,原因是消费品批量生产且相对标准化。投资机构如今正在搜寻其他垂直行业,寻找下一个智布互联。或许家电制造行业也会出现这种中心化云端。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已经看到中国电商企业如何消除线上和线下世界之间的界限,在所有接触点上创造无缝的客户体验。如今,人们已经非常了解成功的消费互联网商业模式了,工业互联网代表着下一个创新前沿。同样的这些公司现在正在构建C2M(从消费者到制造商)战略,以永久地改变消费者与制造商的互动方式,可能去除零售商这个中间环节。中国这个世界制造之都正在重新定义“中国制造”,作为投资机构,我们很高兴能支持中国工业应用领域的新一波冠军企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工业互联网能够直接连接消费者和制造商,这种模式在服装业已初具雏形。投资机构正在其他垂直行业搜寻这样的目标。



 | 廖明

OR--商业新媒体

【编者按】总部位于伦敦的Preqin,是全球PEVC和对冲基金等另类资产行业最权威的数据公司,为全球超过83000家机构LP提供投资基金的数据服务和报告,是众多机构LP唯一使用的数据服务提供商。

从未出版过针对中国市场独立报告的Preqin,在2019年应机构投资者增加在中国配置的请求,首次出版了中国区PE/VC市场的旗舰大报告,并挑选了Prospect Avenue Capital (PAC)作为中国唯一的基金参与了报告的撰写。

Preqin在2020年再次投票挑选PAC作为中国唯一的基金参与撰写《2021 Preqin Global Private Equity & Venture Capital Report》。这个年度全球报告是全球一级市场每年最重要的行业报告,被誉为行业圣经。另外一家参与撰写的基金是KKR。

成立于2018年的PAC,是一家专注于投资中国科技和互联网行业的PE基金,规模5亿美元。创始人廖明在普林斯顿大学伍德罗威尔逊学院学习并获得MPA学位之前,是中国外交部的一名外交官。普林斯顿毕业后,他在香港的几家投资银行工作,包括摩根士丹利。成立PAC之前,他是瑞银集团北京代表处的首席代表。


Preqin今年的年度报告已于2月4日发布,现将廖明的文章《How China's Industrial Internet Is Redefining ‘Made in China’》全文编译并发布。

以下为报告中文版全文:

顾客从商店买东西时,订单的履行跨越了三个行业——制造、物流和零售。近年来,电子商务和数字化推动物流和零售行业发生了深刻变化,移动应用作为中心平台,方便了顾客、仓库和最后一英里配送商之间实时交换数据。但效率的提高到此为止。迄今仍与新的电商生态系统分离、脱节的制造业,可能是最后一块拼图。中国大多数私募股权投资者已经意识到,消费互联网领域的投资机会已经大大减少,他们需要换一个方向寻找新的机会——在中国的制造业中寻找。

为了满足消费者对更短交货期的需求(甚至对高度个性化的产品也是如此),就必须通过革新制造流程来提高效率。在各方推动下兴起的“工业互联网”(Industrial Internet),则寻求解决这一挑战。工业互联网这个词,是腾讯(Tencent)创始人马化腾(Pony Ma)在2018年创造的。工业互联网也叫工业物联网(IIoT),它描述的是5G移动网络、大数据和云计算等各种技术与工业设备的结合,这种结合将传统制造商转变为智能工厂——在智能工厂中,高度个性化产品可以通过数字化机器大规模按需制造。这些机器及其性能数据由一个集中的云端管理。在中国服装行业,一些公司利用工业互联网,为制造商打开了与零售商、顾客和供应商(更具体地说,是与他们的数据)直接接触的渠道,从而创造出一种不一样的“快时尚”。

在上游产业中,中国云纺织厂智布互联(Smart Fabric)通过它自己开发的、结合企业资源规划(ERP)和物联网技术的软件,在华南和东南亚实现了数万台纺纱机的数字化。智布互联为70%的世界前200强服装代工制造商(OEM)提供服务,将最大的零售商和高街品牌发给它们的订单整合起来。储存在智布互联云端的订单,会被智能地分配到隶属不同代工厂的数百家纱线工厂和染坊中符合这些订单生产规格的特定机器上。整个过程受到严密监控,数据在云端保存。生产完成的布料再一次通过智布互联的云端,直接转到服装制造商那里完成最后的缝制。制造商的生产能力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利用,同时零售商和品牌的成本也显著降低。

凭借高利润率和迅速增长的营收,智布互联无需拥有任何实体设备,就将成为全球最大的面料制造商。自然而然地,该公司的云也将成为纺织行业的云。尽管如此,智布互联不是一家“软件即服务”(SaaS)公司。它是一家云制造公司,利用其软件解决方案在其不断壮大的工厂网络中优化生产,从而帮助零售商节约成本,从中赚取酬金。就像特斯拉(Tesla)代表着汽车行业的未来一样,智布互联也代表着服装行业的未来,对它的估值应该反映它的这一地位。

中国电商巨头也在为工业互联网铺设基础设施。在下游产业中,阿里巴巴(Alibaba)最近推出其智能工厂雏形——犀牛智造(Rhino),专门大规模生产定制服装。犀牛智造能够利用阿里巴巴庞大的消费者数据,帮助小型服装企业预测哪些单品会畅销,从而简化生产计划。在工厂内部,犀牛智造的机器都配有智能摄像头,各工作站之间有传送带连接。每块布料都有标记,可追踪溯源,整个工作流程通过数字方式记录在阿里巴巴的云端,这样商家就可以远程追踪进度。通过将生产线的每一道工序数字化,阿里巴巴正在为终端服装制造商采用标准化的通用操作系统运行所有机器奠定基础。

工业互联网的未来的关键,在于数据交换、系统整合和创建通用系统。事实上,外界对于智布互联和犀牛智造进行合作寄予厚望,希望它们能够整合它们的两个系统。它们成功通过整合利基需求缩短了产品生产周期,使得制造商能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响应消费者不断变化的喜好,这种模式短期内可能会改变中国的服装制造业,从长远来看可能会改变世界各地的工厂。

一些人认为,许多制造公司已经通过建立能够简化流程、提高运营效率的内部系统,实现了业务的数字化。但他们没有领悟工业互联网的实质:那些系统关注的是公司内部的数据收集,而不是整个行业的数据整合。

拥有自己的制造执行系统(MES)、能够在自己的服务器上存储数据的公司,创造了一个个互相孤立的“数据岛”。除非合并这些岛屿,否则消费大众市场制造商将继续游离在新的零售生态系统之外。在收集、处理和整合无数工厂的数据,以便这些数据与零售数据连接之前,数据交换只能是单向的——零售数据可以发往工厂,但工厂无法给零售商回传任何信息。

服装业当前的这些动向,仅仅触及了未来几年工业互联网对中国产业转型和商业创新的意义的皮毛。据智库GSMA Intelligence估计,到2025年,全球工业物联网连接数将达到138亿,其中大中华区约占41亿,即全球市场的三分之一。毫无疑问,并不是每一家制造公司都会采用工业互联网模式。大型公司尤其会反对将其业务的“大脑”交给垄断的云制造商。但事实上,在任何行业中,大型公司都只占少数。大多数工厂都只是代工厂——没有品牌的制造商。它们的利润率反映了这一现实。它们需要的是订单——持续的订单。虽然智布互联不太可能主导面料制造行业,但能在其体系之外独立生存的大型企业也将寥寥无几。消费品将是工业互联网颠覆的第一个行业,原因是消费品批量生产且相对标准化。投资机构如今正在搜寻其他垂直行业,寻找下一个智布互联。或许家电制造行业也会出现这种中心化云端。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已经看到中国电商企业如何消除线上和线下世界之间的界限,在所有接触点上创造无缝的客户体验。如今,人们已经非常了解成功的消费互联网商业模式了,工业互联网代表着下一个创新前沿。同样的这些公司现在正在构建C2M(从消费者到制造商)战略,以永久地改变消费者与制造商的互动方式,可能去除零售商这个中间环节。中国这个世界制造之都正在重新定义“中国制造”,作为投资机构,我们很高兴能支持中国工业应用领域的新一波冠军企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工业互联网如何重新定义“中国制造”

发布日期:2021-02-05 10:18
摘要:工业互联网能够直接连接消费者和制造商,这种模式在服装业已初具雏形。投资机构正在其他垂直行业搜寻这样的目标。



 | 廖明

OR--商业新媒体

【编者按】总部位于伦敦的Preqin,是全球PEVC和对冲基金等另类资产行业最权威的数据公司,为全球超过83000家机构LP提供投资基金的数据服务和报告,是众多机构LP唯一使用的数据服务提供商。

从未出版过针对中国市场独立报告的Preqin,在2019年应机构投资者增加在中国配置的请求,首次出版了中国区PE/VC市场的旗舰大报告,并挑选了Prospect Avenue Capital (PAC)作为中国唯一的基金参与了报告的撰写。

Preqin在2020年再次投票挑选PAC作为中国唯一的基金参与撰写《2021 Preqin Global Private Equity & Venture Capital Report》。这个年度全球报告是全球一级市场每年最重要的行业报告,被誉为行业圣经。另外一家参与撰写的基金是KKR。

成立于2018年的PAC,是一家专注于投资中国科技和互联网行业的PE基金,规模5亿美元。创始人廖明在普林斯顿大学伍德罗威尔逊学院学习并获得MPA学位之前,是中国外交部的一名外交官。普林斯顿毕业后,他在香港的几家投资银行工作,包括摩根士丹利。成立PAC之前,他是瑞银集团北京代表处的首席代表。


Preqin今年的年度报告已于2月4日发布,现将廖明的文章《How China's Industrial Internet Is Redefining ‘Made in China’》全文编译并发布。

以下为报告中文版全文:

顾客从商店买东西时,订单的履行跨越了三个行业——制造、物流和零售。近年来,电子商务和数字化推动物流和零售行业发生了深刻变化,移动应用作为中心平台,方便了顾客、仓库和最后一英里配送商之间实时交换数据。但效率的提高到此为止。迄今仍与新的电商生态系统分离、脱节的制造业,可能是最后一块拼图。中国大多数私募股权投资者已经意识到,消费互联网领域的投资机会已经大大减少,他们需要换一个方向寻找新的机会——在中国的制造业中寻找。

为了满足消费者对更短交货期的需求(甚至对高度个性化的产品也是如此),就必须通过革新制造流程来提高效率。在各方推动下兴起的“工业互联网”(Industrial Internet),则寻求解决这一挑战。工业互联网这个词,是腾讯(Tencent)创始人马化腾(Pony Ma)在2018年创造的。工业互联网也叫工业物联网(IIoT),它描述的是5G移动网络、大数据和云计算等各种技术与工业设备的结合,这种结合将传统制造商转变为智能工厂——在智能工厂中,高度个性化产品可以通过数字化机器大规模按需制造。这些机器及其性能数据由一个集中的云端管理。在中国服装行业,一些公司利用工业互联网,为制造商打开了与零售商、顾客和供应商(更具体地说,是与他们的数据)直接接触的渠道,从而创造出一种不一样的“快时尚”。

在上游产业中,中国云纺织厂智布互联(Smart Fabric)通过它自己开发的、结合企业资源规划(ERP)和物联网技术的软件,在华南和东南亚实现了数万台纺纱机的数字化。智布互联为70%的世界前200强服装代工制造商(OEM)提供服务,将最大的零售商和高街品牌发给它们的订单整合起来。储存在智布互联云端的订单,会被智能地分配到隶属不同代工厂的数百家纱线工厂和染坊中符合这些订单生产规格的特定机器上。整个过程受到严密监控,数据在云端保存。生产完成的布料再一次通过智布互联的云端,直接转到服装制造商那里完成最后的缝制。制造商的生产能力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利用,同时零售商和品牌的成本也显著降低。

凭借高利润率和迅速增长的营收,智布互联无需拥有任何实体设备,就将成为全球最大的面料制造商。自然而然地,该公司的云也将成为纺织行业的云。尽管如此,智布互联不是一家“软件即服务”(SaaS)公司。它是一家云制造公司,利用其软件解决方案在其不断壮大的工厂网络中优化生产,从而帮助零售商节约成本,从中赚取酬金。就像特斯拉(Tesla)代表着汽车行业的未来一样,智布互联也代表着服装行业的未来,对它的估值应该反映它的这一地位。

中国电商巨头也在为工业互联网铺设基础设施。在下游产业中,阿里巴巴(Alibaba)最近推出其智能工厂雏形——犀牛智造(Rhino),专门大规模生产定制服装。犀牛智造能够利用阿里巴巴庞大的消费者数据,帮助小型服装企业预测哪些单品会畅销,从而简化生产计划。在工厂内部,犀牛智造的机器都配有智能摄像头,各工作站之间有传送带连接。每块布料都有标记,可追踪溯源,整个工作流程通过数字方式记录在阿里巴巴的云端,这样商家就可以远程追踪进度。通过将生产线的每一道工序数字化,阿里巴巴正在为终端服装制造商采用标准化的通用操作系统运行所有机器奠定基础。

工业互联网的未来的关键,在于数据交换、系统整合和创建通用系统。事实上,外界对于智布互联和犀牛智造进行合作寄予厚望,希望它们能够整合它们的两个系统。它们成功通过整合利基需求缩短了产品生产周期,使得制造商能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响应消费者不断变化的喜好,这种模式短期内可能会改变中国的服装制造业,从长远来看可能会改变世界各地的工厂。

一些人认为,许多制造公司已经通过建立能够简化流程、提高运营效率的内部系统,实现了业务的数字化。但他们没有领悟工业互联网的实质:那些系统关注的是公司内部的数据收集,而不是整个行业的数据整合。

拥有自己的制造执行系统(MES)、能够在自己的服务器上存储数据的公司,创造了一个个互相孤立的“数据岛”。除非合并这些岛屿,否则消费大众市场制造商将继续游离在新的零售生态系统之外。在收集、处理和整合无数工厂的数据,以便这些数据与零售数据连接之前,数据交换只能是单向的——零售数据可以发往工厂,但工厂无法给零售商回传任何信息。

服装业当前的这些动向,仅仅触及了未来几年工业互联网对中国产业转型和商业创新的意义的皮毛。据智库GSMA Intelligence估计,到2025年,全球工业物联网连接数将达到138亿,其中大中华区约占41亿,即全球市场的三分之一。毫无疑问,并不是每一家制造公司都会采用工业互联网模式。大型公司尤其会反对将其业务的“大脑”交给垄断的云制造商。但事实上,在任何行业中,大型公司都只占少数。大多数工厂都只是代工厂——没有品牌的制造商。它们的利润率反映了这一现实。它们需要的是订单——持续的订单。虽然智布互联不太可能主导面料制造行业,但能在其体系之外独立生存的大型企业也将寥寥无几。消费品将是工业互联网颠覆的第一个行业,原因是消费品批量生产且相对标准化。投资机构如今正在搜寻其他垂直行业,寻找下一个智布互联。或许家电制造行业也会出现这种中心化云端。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已经看到中国电商企业如何消除线上和线下世界之间的界限,在所有接触点上创造无缝的客户体验。如今,人们已经非常了解成功的消费互联网商业模式了,工业互联网代表着下一个创新前沿。同样的这些公司现在正在构建C2M(从消费者到制造商)战略,以永久地改变消费者与制造商的互动方式,可能去除零售商这个中间环节。中国这个世界制造之都正在重新定义“中国制造”,作为投资机构,我们很高兴能支持中国工业应用领域的新一波冠军企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工业互联网能够直接连接消费者和制造商,这种模式在服装业已初具雏形。投资机构正在其他垂直行业搜寻这样的目标。



 | 廖明

OR--商业新媒体

【编者按】总部位于伦敦的Preqin,是全球PEVC和对冲基金等另类资产行业最权威的数据公司,为全球超过83000家机构LP提供投资基金的数据服务和报告,是众多机构LP唯一使用的数据服务提供商。

从未出版过针对中国市场独立报告的Preqin,在2019年应机构投资者增加在中国配置的请求,首次出版了中国区PE/VC市场的旗舰大报告,并挑选了Prospect Avenue Capital (PAC)作为中国唯一的基金参与了报告的撰写。

Preqin在2020年再次投票挑选PAC作为中国唯一的基金参与撰写《2021 Preqin Global Private Equity & Venture Capital Report》。这个年度全球报告是全球一级市场每年最重要的行业报告,被誉为行业圣经。另外一家参与撰写的基金是KKR。

成立于2018年的PAC,是一家专注于投资中国科技和互联网行业的PE基金,规模5亿美元。创始人廖明在普林斯顿大学伍德罗威尔逊学院学习并获得MPA学位之前,是中国外交部的一名外交官。普林斯顿毕业后,他在香港的几家投资银行工作,包括摩根士丹利。成立PAC之前,他是瑞银集团北京代表处的首席代表。


Preqin今年的年度报告已于2月4日发布,现将廖明的文章《How China's Industrial Internet Is Redefining ‘Made in China’》全文编译并发布。

以下为报告中文版全文:

顾客从商店买东西时,订单的履行跨越了三个行业——制造、物流和零售。近年来,电子商务和数字化推动物流和零售行业发生了深刻变化,移动应用作为中心平台,方便了顾客、仓库和最后一英里配送商之间实时交换数据。但效率的提高到此为止。迄今仍与新的电商生态系统分离、脱节的制造业,可能是最后一块拼图。中国大多数私募股权投资者已经意识到,消费互联网领域的投资机会已经大大减少,他们需要换一个方向寻找新的机会——在中国的制造业中寻找。

为了满足消费者对更短交货期的需求(甚至对高度个性化的产品也是如此),就必须通过革新制造流程来提高效率。在各方推动下兴起的“工业互联网”(Industrial Internet),则寻求解决这一挑战。工业互联网这个词,是腾讯(Tencent)创始人马化腾(Pony Ma)在2018年创造的。工业互联网也叫工业物联网(IIoT),它描述的是5G移动网络、大数据和云计算等各种技术与工业设备的结合,这种结合将传统制造商转变为智能工厂——在智能工厂中,高度个性化产品可以通过数字化机器大规模按需制造。这些机器及其性能数据由一个集中的云端管理。在中国服装行业,一些公司利用工业互联网,为制造商打开了与零售商、顾客和供应商(更具体地说,是与他们的数据)直接接触的渠道,从而创造出一种不一样的“快时尚”。

在上游产业中,中国云纺织厂智布互联(Smart Fabric)通过它自己开发的、结合企业资源规划(ERP)和物联网技术的软件,在华南和东南亚实现了数万台纺纱机的数字化。智布互联为70%的世界前200强服装代工制造商(OEM)提供服务,将最大的零售商和高街品牌发给它们的订单整合起来。储存在智布互联云端的订单,会被智能地分配到隶属不同代工厂的数百家纱线工厂和染坊中符合这些订单生产规格的特定机器上。整个过程受到严密监控,数据在云端保存。生产完成的布料再一次通过智布互联的云端,直接转到服装制造商那里完成最后的缝制。制造商的生产能力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利用,同时零售商和品牌的成本也显著降低。

凭借高利润率和迅速增长的营收,智布互联无需拥有任何实体设备,就将成为全球最大的面料制造商。自然而然地,该公司的云也将成为纺织行业的云。尽管如此,智布互联不是一家“软件即服务”(SaaS)公司。它是一家云制造公司,利用其软件解决方案在其不断壮大的工厂网络中优化生产,从而帮助零售商节约成本,从中赚取酬金。就像特斯拉(Tesla)代表着汽车行业的未来一样,智布互联也代表着服装行业的未来,对它的估值应该反映它的这一地位。

中国电商巨头也在为工业互联网铺设基础设施。在下游产业中,阿里巴巴(Alibaba)最近推出其智能工厂雏形——犀牛智造(Rhino),专门大规模生产定制服装。犀牛智造能够利用阿里巴巴庞大的消费者数据,帮助小型服装企业预测哪些单品会畅销,从而简化生产计划。在工厂内部,犀牛智造的机器都配有智能摄像头,各工作站之间有传送带连接。每块布料都有标记,可追踪溯源,整个工作流程通过数字方式记录在阿里巴巴的云端,这样商家就可以远程追踪进度。通过将生产线的每一道工序数字化,阿里巴巴正在为终端服装制造商采用标准化的通用操作系统运行所有机器奠定基础。

工业互联网的未来的关键,在于数据交换、系统整合和创建通用系统。事实上,外界对于智布互联和犀牛智造进行合作寄予厚望,希望它们能够整合它们的两个系统。它们成功通过整合利基需求缩短了产品生产周期,使得制造商能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响应消费者不断变化的喜好,这种模式短期内可能会改变中国的服装制造业,从长远来看可能会改变世界各地的工厂。

一些人认为,许多制造公司已经通过建立能够简化流程、提高运营效率的内部系统,实现了业务的数字化。但他们没有领悟工业互联网的实质:那些系统关注的是公司内部的数据收集,而不是整个行业的数据整合。

拥有自己的制造执行系统(MES)、能够在自己的服务器上存储数据的公司,创造了一个个互相孤立的“数据岛”。除非合并这些岛屿,否则消费大众市场制造商将继续游离在新的零售生态系统之外。在收集、处理和整合无数工厂的数据,以便这些数据与零售数据连接之前,数据交换只能是单向的——零售数据可以发往工厂,但工厂无法给零售商回传任何信息。

服装业当前的这些动向,仅仅触及了未来几年工业互联网对中国产业转型和商业创新的意义的皮毛。据智库GSMA Intelligence估计,到2025年,全球工业物联网连接数将达到138亿,其中大中华区约占41亿,即全球市场的三分之一。毫无疑问,并不是每一家制造公司都会采用工业互联网模式。大型公司尤其会反对将其业务的“大脑”交给垄断的云制造商。但事实上,在任何行业中,大型公司都只占少数。大多数工厂都只是代工厂——没有品牌的制造商。它们的利润率反映了这一现实。它们需要的是订单——持续的订单。虽然智布互联不太可能主导面料制造行业,但能在其体系之外独立生存的大型企业也将寥寥无几。消费品将是工业互联网颠覆的第一个行业,原因是消费品批量生产且相对标准化。投资机构如今正在搜寻其他垂直行业,寻找下一个智布互联。或许家电制造行业也会出现这种中心化云端。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已经看到中国电商企业如何消除线上和线下世界之间的界限,在所有接触点上创造无缝的客户体验。如今,人们已经非常了解成功的消费互联网商业模式了,工业互联网代表着下一个创新前沿。同样的这些公司现在正在构建C2M(从消费者到制造商)战略,以永久地改变消费者与制造商的互动方式,可能去除零售商这个中间环节。中国这个世界制造之都正在重新定义“中国制造”,作为投资机构,我们很高兴能支持中国工业应用领域的新一波冠军企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