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硅谷巨头将特朗普逐出社交平台的一致举动加剧了一场激烈辩论:如何平衡科技公司封禁用户的权利与个人的言论自由?



 | 汉娜•墨菲 旧金山 , 基兰•斯泰西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24年重返白宫之路所面临的威胁,不仅来自本周将启动弹劾程序的华盛顿,还来自硅谷,那里的科技公司开始对总统的舆论造势机器进行前所未有的压制。

特朗普不再拥有Twitter或Facebook账号,因为在他的支持者上周暴力冲击美国国会大厦后,两家公司都已禁止他使用他们的平台。与此同时,苹果(Apple)、谷歌(Google)和亚马逊(Amazon)都采取了措施,将Twitter竞争对手Parler下架——特朗普的许多最激进的右翼支持者使用这款小众应用。

这些举动助燃了一场激烈辩论,其焦点问题是:如何平衡科技公司封禁违反其内容政策的用户的权利与个人的言论自由权利?

特朗普的批评者欢呼他被网络平台拒之门外;许多人说,早就应该这样做了。但其他人担心,这些举动恰恰表明少数私营公司掌握着多大的政治力量。

“我们了解现在永久封禁(特朗普)的意愿,”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高级立法顾问凯特•鲁安(Kate Ruan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但每个人都应该感到担忧的是,Facebook和Twitter这样的公司可以行使不受制约的权力,把人们从已成为数十亿人不可或缺的言论平台上移除——尤其是当政治现实使那些决定变得容易的时候。”

多年来,社交媒体公司一直受到压力,要求他们对特朗普采取行动。许多左翼人士认为,他利用这些平台煽动暴力,放大阴谋论,并且散播假消息,包括近期有关民主党人非法“窃取”他的选举胜利的无根据说法。

但是,直到上周支持特朗普的人群冲击国会,而总统在网上赞美这些暴乱者后,各社交平台才被说服要彻底封禁他。

Facebook率先采取行动,宣布将无限期冻结总统的账号。然后,Twitter——特朗普最喜欢的扩音器,被他用来向8800万关注者直接喊话——表示将永久封禁他,并且不允许他从关联账号(例如白宫的官方账号)发布推文。YouTube、TikTok、Pinterest和Snap随后也采取限制措施。

这还不算,掌管互联网底层基础设施的科技集团首次采取行动,封杀那些被用于策划上周三暴力事件的应用和论坛。亚马逊表示,将暂停其为Parler提供的网络托管服务,实际上迫使这款应用下线——除非它能找到另一家提供商。此前,苹果和谷歌也在各自的应用商店将Parler下架。

“就像每个社交平台一样,这些服务也有其服务条款,所有这些条款都会明文禁止煽动暴力和仇恨之类的事情,”自由派社交媒体活动组织“沉睡的巨人”(Sleeping Giants)的马特•里维茨(Matt Rivitz)表示。“此前他们很少执行这些规则。”

Twitter一名前高管表示,该公司相信自己一直以来对特朗普“非常耐心”。但在担心1月20日乔•拜登(Joe Biden)就职前后还会发生暴力事件的背景下,该公司上周觉得不得不封禁总统。

“公告中的警告很清楚……那是一种还会有更多麻烦的感觉。而如果他们什么都不做,到时候他们会因为无所作为而受到批评。”

特朗普和他的最铁杆盟友做出愤怒反应,白宫称Twitter员工“与民主党人和激进左翼人士配合”,不让总统发声。

然而,在另一些人看来,早就应该进行这种压制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公共政策教授、曾在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政府中担任美国劳工部长的罗伯特•赖克(Robert Reich)表示:“社交媒体平台已经晚了四年。他们让特朗普的谎言、阴谋论和仇恨情绪深深地扎根。这种政治遗产将多年困扰我们。”

不过,一些人相信科技公司只是出于自己的利益行事,目的是避免遭受民主党人批评,并防止拜登政府上台后迅速对他们采取监管行动。

拜登曾呼吁废除第230条(Section 230),美国通讯法中的这一条款保护社交媒体公司,使其不会因在其平台上发布的内容而被起诉。他领导的行政当局还将处理针对谷歌和Facebook的反垄断案件,同时国会议员继续推动制定更为严格的联邦隐私法律。

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上周日对福克斯新闻(Fox News)表示:“这很讽刺……这帮人现在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民主党即将掌权,他们认为这是一条捷径,可以迎合权势,避免被施加任何限制,避免通过任何对他们不利的法律。”

无论实情如何,上周的事件都让拜登政府面临更大压力,要求其尽快(而不是拖延)采取行动,收紧对科技巨头业务的监管。

与此同时,特朗普与支持者乃至世界进行沟通的选择范围显然更窄了。他吹嘘了建立他自己的平台的可能性,但是此举也可能面临来自网络托管服务提供商的压制。

很多事情取决于Facebook是否决定将其针对这位总统的禁令永久化。“如果他们不禁止,而他回来了,那么Facebook就会成为他的新Twitter,成为他的主要发帖工具,”非营利组织“媒体事务”(Media Matters)行政总裁安吉洛•卡鲁索内(Angelo Carusone)表示。

但他补充说:“他的政治势力将会受到影响,因为这限制了他充当反对党灵魂人物发声的能力。毫无疑问,这会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他的气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封禁特朗普:硅谷是否做得过火了?

发布日期:2021-01-12 11:11
摘要:硅谷巨头将特朗普逐出社交平台的一致举动加剧了一场激烈辩论:如何平衡科技公司封禁用户的权利与个人的言论自由?



 | 汉娜•墨菲 旧金山 , 基兰•斯泰西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24年重返白宫之路所面临的威胁,不仅来自本周将启动弹劾程序的华盛顿,还来自硅谷,那里的科技公司开始对总统的舆论造势机器进行前所未有的压制。

特朗普不再拥有Twitter或Facebook账号,因为在他的支持者上周暴力冲击美国国会大厦后,两家公司都已禁止他使用他们的平台。与此同时,苹果(Apple)、谷歌(Google)和亚马逊(Amazon)都采取了措施,将Twitter竞争对手Parler下架——特朗普的许多最激进的右翼支持者使用这款小众应用。

这些举动助燃了一场激烈辩论,其焦点问题是:如何平衡科技公司封禁违反其内容政策的用户的权利与个人的言论自由权利?

特朗普的批评者欢呼他被网络平台拒之门外;许多人说,早就应该这样做了。但其他人担心,这些举动恰恰表明少数私营公司掌握着多大的政治力量。

“我们了解现在永久封禁(特朗普)的意愿,”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高级立法顾问凯特•鲁安(Kate Ruan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但每个人都应该感到担忧的是,Facebook和Twitter这样的公司可以行使不受制约的权力,把人们从已成为数十亿人不可或缺的言论平台上移除——尤其是当政治现实使那些决定变得容易的时候。”

多年来,社交媒体公司一直受到压力,要求他们对特朗普采取行动。许多左翼人士认为,他利用这些平台煽动暴力,放大阴谋论,并且散播假消息,包括近期有关民主党人非法“窃取”他的选举胜利的无根据说法。

但是,直到上周支持特朗普的人群冲击国会,而总统在网上赞美这些暴乱者后,各社交平台才被说服要彻底封禁他。

Facebook率先采取行动,宣布将无限期冻结总统的账号。然后,Twitter——特朗普最喜欢的扩音器,被他用来向8800万关注者直接喊话——表示将永久封禁他,并且不允许他从关联账号(例如白宫的官方账号)发布推文。YouTube、TikTok、Pinterest和Snap随后也采取限制措施。

这还不算,掌管互联网底层基础设施的科技集团首次采取行动,封杀那些被用于策划上周三暴力事件的应用和论坛。亚马逊表示,将暂停其为Parler提供的网络托管服务,实际上迫使这款应用下线——除非它能找到另一家提供商。此前,苹果和谷歌也在各自的应用商店将Parler下架。

“就像每个社交平台一样,这些服务也有其服务条款,所有这些条款都会明文禁止煽动暴力和仇恨之类的事情,”自由派社交媒体活动组织“沉睡的巨人”(Sleeping Giants)的马特•里维茨(Matt Rivitz)表示。“此前他们很少执行这些规则。”

Twitter一名前高管表示,该公司相信自己一直以来对特朗普“非常耐心”。但在担心1月20日乔•拜登(Joe Biden)就职前后还会发生暴力事件的背景下,该公司上周觉得不得不封禁总统。

“公告中的警告很清楚……那是一种还会有更多麻烦的感觉。而如果他们什么都不做,到时候他们会因为无所作为而受到批评。”

特朗普和他的最铁杆盟友做出愤怒反应,白宫称Twitter员工“与民主党人和激进左翼人士配合”,不让总统发声。

然而,在另一些人看来,早就应该进行这种压制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公共政策教授、曾在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政府中担任美国劳工部长的罗伯特•赖克(Robert Reich)表示:“社交媒体平台已经晚了四年。他们让特朗普的谎言、阴谋论和仇恨情绪深深地扎根。这种政治遗产将多年困扰我们。”

不过,一些人相信科技公司只是出于自己的利益行事,目的是避免遭受民主党人批评,并防止拜登政府上台后迅速对他们采取监管行动。

拜登曾呼吁废除第230条(Section 230),美国通讯法中的这一条款保护社交媒体公司,使其不会因在其平台上发布的内容而被起诉。他领导的行政当局还将处理针对谷歌和Facebook的反垄断案件,同时国会议员继续推动制定更为严格的联邦隐私法律。

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上周日对福克斯新闻(Fox News)表示:“这很讽刺……这帮人现在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民主党即将掌权,他们认为这是一条捷径,可以迎合权势,避免被施加任何限制,避免通过任何对他们不利的法律。”

无论实情如何,上周的事件都让拜登政府面临更大压力,要求其尽快(而不是拖延)采取行动,收紧对科技巨头业务的监管。

与此同时,特朗普与支持者乃至世界进行沟通的选择范围显然更窄了。他吹嘘了建立他自己的平台的可能性,但是此举也可能面临来自网络托管服务提供商的压制。

很多事情取决于Facebook是否决定将其针对这位总统的禁令永久化。“如果他们不禁止,而他回来了,那么Facebook就会成为他的新Twitter,成为他的主要发帖工具,”非营利组织“媒体事务”(Media Matters)行政总裁安吉洛•卡鲁索内(Angelo Carusone)表示。

但他补充说:“他的政治势力将会受到影响,因为这限制了他充当反对党灵魂人物发声的能力。毫无疑问,这会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他的气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硅谷巨头将特朗普逐出社交平台的一致举动加剧了一场激烈辩论:如何平衡科技公司封禁用户的权利与个人的言论自由?



 | 汉娜•墨菲 旧金山 , 基兰•斯泰西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24年重返白宫之路所面临的威胁,不仅来自本周将启动弹劾程序的华盛顿,还来自硅谷,那里的科技公司开始对总统的舆论造势机器进行前所未有的压制。

特朗普不再拥有Twitter或Facebook账号,因为在他的支持者上周暴力冲击美国国会大厦后,两家公司都已禁止他使用他们的平台。与此同时,苹果(Apple)、谷歌(Google)和亚马逊(Amazon)都采取了措施,将Twitter竞争对手Parler下架——特朗普的许多最激进的右翼支持者使用这款小众应用。

这些举动助燃了一场激烈辩论,其焦点问题是:如何平衡科技公司封禁违反其内容政策的用户的权利与个人的言论自由权利?

特朗普的批评者欢呼他被网络平台拒之门外;许多人说,早就应该这样做了。但其他人担心,这些举动恰恰表明少数私营公司掌握着多大的政治力量。

“我们了解现在永久封禁(特朗普)的意愿,”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高级立法顾问凯特•鲁安(Kate Ruan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但每个人都应该感到担忧的是,Facebook和Twitter这样的公司可以行使不受制约的权力,把人们从已成为数十亿人不可或缺的言论平台上移除——尤其是当政治现实使那些决定变得容易的时候。”

多年来,社交媒体公司一直受到压力,要求他们对特朗普采取行动。许多左翼人士认为,他利用这些平台煽动暴力,放大阴谋论,并且散播假消息,包括近期有关民主党人非法“窃取”他的选举胜利的无根据说法。

但是,直到上周支持特朗普的人群冲击国会,而总统在网上赞美这些暴乱者后,各社交平台才被说服要彻底封禁他。

Facebook率先采取行动,宣布将无限期冻结总统的账号。然后,Twitter——特朗普最喜欢的扩音器,被他用来向8800万关注者直接喊话——表示将永久封禁他,并且不允许他从关联账号(例如白宫的官方账号)发布推文。YouTube、TikTok、Pinterest和Snap随后也采取限制措施。

这还不算,掌管互联网底层基础设施的科技集团首次采取行动,封杀那些被用于策划上周三暴力事件的应用和论坛。亚马逊表示,将暂停其为Parler提供的网络托管服务,实际上迫使这款应用下线——除非它能找到另一家提供商。此前,苹果和谷歌也在各自的应用商店将Parler下架。

“就像每个社交平台一样,这些服务也有其服务条款,所有这些条款都会明文禁止煽动暴力和仇恨之类的事情,”自由派社交媒体活动组织“沉睡的巨人”(Sleeping Giants)的马特•里维茨(Matt Rivitz)表示。“此前他们很少执行这些规则。”

Twitter一名前高管表示,该公司相信自己一直以来对特朗普“非常耐心”。但在担心1月20日乔•拜登(Joe Biden)就职前后还会发生暴力事件的背景下,该公司上周觉得不得不封禁总统。

“公告中的警告很清楚……那是一种还会有更多麻烦的感觉。而如果他们什么都不做,到时候他们会因为无所作为而受到批评。”

特朗普和他的最铁杆盟友做出愤怒反应,白宫称Twitter员工“与民主党人和激进左翼人士配合”,不让总统发声。

然而,在另一些人看来,早就应该进行这种压制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公共政策教授、曾在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政府中担任美国劳工部长的罗伯特•赖克(Robert Reich)表示:“社交媒体平台已经晚了四年。他们让特朗普的谎言、阴谋论和仇恨情绪深深地扎根。这种政治遗产将多年困扰我们。”

不过,一些人相信科技公司只是出于自己的利益行事,目的是避免遭受民主党人批评,并防止拜登政府上台后迅速对他们采取监管行动。

拜登曾呼吁废除第230条(Section 230),美国通讯法中的这一条款保护社交媒体公司,使其不会因在其平台上发布的内容而被起诉。他领导的行政当局还将处理针对谷歌和Facebook的反垄断案件,同时国会议员继续推动制定更为严格的联邦隐私法律。

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上周日对福克斯新闻(Fox News)表示:“这很讽刺……这帮人现在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民主党即将掌权,他们认为这是一条捷径,可以迎合权势,避免被施加任何限制,避免通过任何对他们不利的法律。”

无论实情如何,上周的事件都让拜登政府面临更大压力,要求其尽快(而不是拖延)采取行动,收紧对科技巨头业务的监管。

与此同时,特朗普与支持者乃至世界进行沟通的选择范围显然更窄了。他吹嘘了建立他自己的平台的可能性,但是此举也可能面临来自网络托管服务提供商的压制。

很多事情取决于Facebook是否决定将其针对这位总统的禁令永久化。“如果他们不禁止,而他回来了,那么Facebook就会成为他的新Twitter,成为他的主要发帖工具,”非营利组织“媒体事务”(Media Matters)行政总裁安吉洛•卡鲁索内(Angelo Carusone)表示。

但他补充说:“他的政治势力将会受到影响,因为这限制了他充当反对党灵魂人物发声的能力。毫无疑问,这会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他的气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封禁特朗普:硅谷是否做得过火了?

发布日期:2021-01-12 11:11
摘要:硅谷巨头将特朗普逐出社交平台的一致举动加剧了一场激烈辩论:如何平衡科技公司封禁用户的权利与个人的言论自由?



 | 汉娜•墨菲 旧金山 , 基兰•斯泰西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24年重返白宫之路所面临的威胁,不仅来自本周将启动弹劾程序的华盛顿,还来自硅谷,那里的科技公司开始对总统的舆论造势机器进行前所未有的压制。

特朗普不再拥有Twitter或Facebook账号,因为在他的支持者上周暴力冲击美国国会大厦后,两家公司都已禁止他使用他们的平台。与此同时,苹果(Apple)、谷歌(Google)和亚马逊(Amazon)都采取了措施,将Twitter竞争对手Parler下架——特朗普的许多最激进的右翼支持者使用这款小众应用。

这些举动助燃了一场激烈辩论,其焦点问题是:如何平衡科技公司封禁违反其内容政策的用户的权利与个人的言论自由权利?

特朗普的批评者欢呼他被网络平台拒之门外;许多人说,早就应该这样做了。但其他人担心,这些举动恰恰表明少数私营公司掌握着多大的政治力量。

“我们了解现在永久封禁(特朗普)的意愿,”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高级立法顾问凯特•鲁安(Kate Ruan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但每个人都应该感到担忧的是,Facebook和Twitter这样的公司可以行使不受制约的权力,把人们从已成为数十亿人不可或缺的言论平台上移除——尤其是当政治现实使那些决定变得容易的时候。”

多年来,社交媒体公司一直受到压力,要求他们对特朗普采取行动。许多左翼人士认为,他利用这些平台煽动暴力,放大阴谋论,并且散播假消息,包括近期有关民主党人非法“窃取”他的选举胜利的无根据说法。

但是,直到上周支持特朗普的人群冲击国会,而总统在网上赞美这些暴乱者后,各社交平台才被说服要彻底封禁他。

Facebook率先采取行动,宣布将无限期冻结总统的账号。然后,Twitter——特朗普最喜欢的扩音器,被他用来向8800万关注者直接喊话——表示将永久封禁他,并且不允许他从关联账号(例如白宫的官方账号)发布推文。YouTube、TikTok、Pinterest和Snap随后也采取限制措施。

这还不算,掌管互联网底层基础设施的科技集团首次采取行动,封杀那些被用于策划上周三暴力事件的应用和论坛。亚马逊表示,将暂停其为Parler提供的网络托管服务,实际上迫使这款应用下线——除非它能找到另一家提供商。此前,苹果和谷歌也在各自的应用商店将Parler下架。

“就像每个社交平台一样,这些服务也有其服务条款,所有这些条款都会明文禁止煽动暴力和仇恨之类的事情,”自由派社交媒体活动组织“沉睡的巨人”(Sleeping Giants)的马特•里维茨(Matt Rivitz)表示。“此前他们很少执行这些规则。”

Twitter一名前高管表示,该公司相信自己一直以来对特朗普“非常耐心”。但在担心1月20日乔•拜登(Joe Biden)就职前后还会发生暴力事件的背景下,该公司上周觉得不得不封禁总统。

“公告中的警告很清楚……那是一种还会有更多麻烦的感觉。而如果他们什么都不做,到时候他们会因为无所作为而受到批评。”

特朗普和他的最铁杆盟友做出愤怒反应,白宫称Twitter员工“与民主党人和激进左翼人士配合”,不让总统发声。

然而,在另一些人看来,早就应该进行这种压制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公共政策教授、曾在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政府中担任美国劳工部长的罗伯特•赖克(Robert Reich)表示:“社交媒体平台已经晚了四年。他们让特朗普的谎言、阴谋论和仇恨情绪深深地扎根。这种政治遗产将多年困扰我们。”

不过,一些人相信科技公司只是出于自己的利益行事,目的是避免遭受民主党人批评,并防止拜登政府上台后迅速对他们采取监管行动。

拜登曾呼吁废除第230条(Section 230),美国通讯法中的这一条款保护社交媒体公司,使其不会因在其平台上发布的内容而被起诉。他领导的行政当局还将处理针对谷歌和Facebook的反垄断案件,同时国会议员继续推动制定更为严格的联邦隐私法律。

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上周日对福克斯新闻(Fox News)表示:“这很讽刺……这帮人现在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民主党即将掌权,他们认为这是一条捷径,可以迎合权势,避免被施加任何限制,避免通过任何对他们不利的法律。”

无论实情如何,上周的事件都让拜登政府面临更大压力,要求其尽快(而不是拖延)采取行动,收紧对科技巨头业务的监管。

与此同时,特朗普与支持者乃至世界进行沟通的选择范围显然更窄了。他吹嘘了建立他自己的平台的可能性,但是此举也可能面临来自网络托管服务提供商的压制。

很多事情取决于Facebook是否决定将其针对这位总统的禁令永久化。“如果他们不禁止,而他回来了,那么Facebook就会成为他的新Twitter,成为他的主要发帖工具,”非营利组织“媒体事务”(Media Matters)行政总裁安吉洛•卡鲁索内(Angelo Carusone)表示。

但他补充说:“他的政治势力将会受到影响,因为这限制了他充当反对党灵魂人物发声的能力。毫无疑问,这会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他的气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硅谷巨头将特朗普逐出社交平台的一致举动加剧了一场激烈辩论:如何平衡科技公司封禁用户的权利与个人的言论自由?



 | 汉娜•墨菲 旧金山 , 基兰•斯泰西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24年重返白宫之路所面临的威胁,不仅来自本周将启动弹劾程序的华盛顿,还来自硅谷,那里的科技公司开始对总统的舆论造势机器进行前所未有的压制。

特朗普不再拥有Twitter或Facebook账号,因为在他的支持者上周暴力冲击美国国会大厦后,两家公司都已禁止他使用他们的平台。与此同时,苹果(Apple)、谷歌(Google)和亚马逊(Amazon)都采取了措施,将Twitter竞争对手Parler下架——特朗普的许多最激进的右翼支持者使用这款小众应用。

这些举动助燃了一场激烈辩论,其焦点问题是:如何平衡科技公司封禁违反其内容政策的用户的权利与个人的言论自由权利?

特朗普的批评者欢呼他被网络平台拒之门外;许多人说,早就应该这样做了。但其他人担心,这些举动恰恰表明少数私营公司掌握着多大的政治力量。

“我们了解现在永久封禁(特朗普)的意愿,”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高级立法顾问凯特•鲁安(Kate Ruan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但每个人都应该感到担忧的是,Facebook和Twitter这样的公司可以行使不受制约的权力,把人们从已成为数十亿人不可或缺的言论平台上移除——尤其是当政治现实使那些决定变得容易的时候。”

多年来,社交媒体公司一直受到压力,要求他们对特朗普采取行动。许多左翼人士认为,他利用这些平台煽动暴力,放大阴谋论,并且散播假消息,包括近期有关民主党人非法“窃取”他的选举胜利的无根据说法。

但是,直到上周支持特朗普的人群冲击国会,而总统在网上赞美这些暴乱者后,各社交平台才被说服要彻底封禁他。

Facebook率先采取行动,宣布将无限期冻结总统的账号。然后,Twitter——特朗普最喜欢的扩音器,被他用来向8800万关注者直接喊话——表示将永久封禁他,并且不允许他从关联账号(例如白宫的官方账号)发布推文。YouTube、TikTok、Pinterest和Snap随后也采取限制措施。

这还不算,掌管互联网底层基础设施的科技集团首次采取行动,封杀那些被用于策划上周三暴力事件的应用和论坛。亚马逊表示,将暂停其为Parler提供的网络托管服务,实际上迫使这款应用下线——除非它能找到另一家提供商。此前,苹果和谷歌也在各自的应用商店将Parler下架。

“就像每个社交平台一样,这些服务也有其服务条款,所有这些条款都会明文禁止煽动暴力和仇恨之类的事情,”自由派社交媒体活动组织“沉睡的巨人”(Sleeping Giants)的马特•里维茨(Matt Rivitz)表示。“此前他们很少执行这些规则。”

Twitter一名前高管表示,该公司相信自己一直以来对特朗普“非常耐心”。但在担心1月20日乔•拜登(Joe Biden)就职前后还会发生暴力事件的背景下,该公司上周觉得不得不封禁总统。

“公告中的警告很清楚……那是一种还会有更多麻烦的感觉。而如果他们什么都不做,到时候他们会因为无所作为而受到批评。”

特朗普和他的最铁杆盟友做出愤怒反应,白宫称Twitter员工“与民主党人和激进左翼人士配合”,不让总统发声。

然而,在另一些人看来,早就应该进行这种压制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公共政策教授、曾在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政府中担任美国劳工部长的罗伯特•赖克(Robert Reich)表示:“社交媒体平台已经晚了四年。他们让特朗普的谎言、阴谋论和仇恨情绪深深地扎根。这种政治遗产将多年困扰我们。”

不过,一些人相信科技公司只是出于自己的利益行事,目的是避免遭受民主党人批评,并防止拜登政府上台后迅速对他们采取监管行动。

拜登曾呼吁废除第230条(Section 230),美国通讯法中的这一条款保护社交媒体公司,使其不会因在其平台上发布的内容而被起诉。他领导的行政当局还将处理针对谷歌和Facebook的反垄断案件,同时国会议员继续推动制定更为严格的联邦隐私法律。

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上周日对福克斯新闻(Fox News)表示:“这很讽刺……这帮人现在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民主党即将掌权,他们认为这是一条捷径,可以迎合权势,避免被施加任何限制,避免通过任何对他们不利的法律。”

无论实情如何,上周的事件都让拜登政府面临更大压力,要求其尽快(而不是拖延)采取行动,收紧对科技巨头业务的监管。

与此同时,特朗普与支持者乃至世界进行沟通的选择范围显然更窄了。他吹嘘了建立他自己的平台的可能性,但是此举也可能面临来自网络托管服务提供商的压制。

很多事情取决于Facebook是否决定将其针对这位总统的禁令永久化。“如果他们不禁止,而他回来了,那么Facebook就会成为他的新Twitter,成为他的主要发帖工具,”非营利组织“媒体事务”(Media Matters)行政总裁安吉洛•卡鲁索内(Angelo Carusone)表示。

但他补充说:“他的政治势力将会受到影响,因为这限制了他充当反对党灵魂人物发声的能力。毫无疑问,这会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他的气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