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哈佛一调查报告显示2003年以来中国民众对政府满意度提高,我认为基本真实可信,但未来几年才是真正考验。



邓聿文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进行民意调查研究可能是一件吃力不讨好、但也有挑战性的事情。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阿什民主治理与创新中心近日发布的由该中心三位中国研究专家撰写的调查研究报告就引起了很大争议,争议焦点在于,如何看待这个调查的真实性或可信度,若可信度存疑,那由此得出的结论自然不靠谱。

哈佛调查报告的题目为《理解中国共产党韧性:中国民意长期调查》(以下简称哈佛报告),通过从2003年到2016年长达14年的时间对超3万名中国不同地方的城乡居民的8次面对面访问,来了解普通民众对中国四级政府的满意度,主要的调查议题有三个,即民众如何评价政府在公共服务、反腐倡廉及环境保护领域的表现。报告得出的结论是,自2003年以来,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几乎全面提高,从宏观的国家政策影响到地方官员的管理方式,民众认为政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能力和效率。其中,中央政府获得的满意度尤高,从2003年的86.1%,到2016年的93.1%。地方政府特别是乡镇政府的民众满意度则提升得更快,2003年只有44%,但到2016年接近70%。

可以说,哈佛的这个研究报告打破了人们向来持有的“专制”或“极权”国家民众对政府满意度较低的印象,使得研究者不得不承认西方政治学以往对中共极权统治的一些假设,无法解释中国当下的情况。但也因此,它在中国自由派中引发了很大争议。

哈佛报告发表后,我所在的一个微信群进行了激烈争论。一些人认为该报告的调查及其结论真实可信,而在反对意见中,有人认为该报告没有就调查的方法论依据进行解释,以及能否保证课题的独立性等,因为这是此类社会学田野调查的基本常识;也有人根本否认调查报告,认为进行任何此类调查都是徒劳,都是伪问题。

不过,与其一棍子将哈佛报告打死,我认为它基本真实可信。原因有三点:第一,考虑到这个调查时间跨度10多年,中国的舆论是存在一定空间的;另外,调查是面对面访问,基本上近似于私人空间,在私人空间,民众并非完全不敢表达自己的真实看法,即使不敢妄言中央,对地方政府特别是基层政府,还是不会有太多顾忌。第二,此次调查访问着重于公众对政府在公共服务、反腐及环保三个方面的评价,这三者政治敏感度都不强,而且客观地说,在这三个方面,中国政府总体上还是做了一些事情,即使是反腐,民众关注反腐本身以及反腐是否带来治理环境的改善。恰恰在上述三个方面,本届政府取得的成效比起以前显著,这可以解释为什么2016年中国四级政府的民众满意度达到最高。从这个角度说,中国的国力发展使得政府能够将相对多的资源投入到改善弱势群体的基本公共服务和环境中去,反腐也改善了民众和官员的关系。第三,假使哈佛报告数据失真,但由于它在长达10多年里作了8次调查研究,从而可以部分校正失真,并从中看出一些趋势性的东西。比如舆论都认为中国的统计数据严重注水,但不能由此说它在统计上没有一点价值,很多研究人员在研究中国的经济时,也引用它的数据,因为即使数据失真,但从它的前后数据中,是能够发现一些真实的问题。同样,哈佛的这个调查报告,如果某次调查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大幅提高或下降,那么,同样的调查方法,是什么导致这种变动,就值得注意。

在我看来,尤其不能因为哈佛报告得到中国官媒和中国政府的称赞就否认其研究价值。事实上,哈佛报告得出这个结论并不让人大惊小怪,其他民调也佐证了这点。比如最近几年国外一些知名调查公司搞的各国民意调查,中国一向排在前面。以美国皮尤中心2019年的民调为例,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超86%,为全球最高,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47%。不能轻飘飘用一句“假的,没有价值”把它否定掉。另外,这几年群体事件大幅减少,原因当然多样,但是不是亦反映民众的不满在降低?

所以,我们不能见到不合自己口味的研究就怀疑其可靠性甚至干脆否定。哈佛报告真正值得重视的不是它的中国政府民意高的结论,而是它指出的以下事实:中国政府如此高的满意度是建立在能够创造经济增长和改善民众福利等点上,一旦这些因素有变,中国政府的满意度便有可能受影响。换言之,中国政府的高支持度来源于其治理能力,因而我们可以反推,一旦中国政府的治理能力下降,民众对中国政府的信任和支持也就跟着下降。而中国政府治理能力的提升是和经济发展及由此带来的民众福利改善和提高有密切关系。

我们可能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当下,普通民众对民主的有无或多寡可能不是十分关注,他们在乎的其实是生活的改善和提高,过上好日子。在深度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经济和外界环境密切相关。但过去几年,由于中美关系的恶化,中国的外部环境也急剧变差,这直接影响到经济发展,进而影响到政府对公共服务的提供,所以人们看到,中国基本公共服务这两年虽有提高,但幅度慢下来了,经济困境对民众尤其是中产阶层生活水准的增进开始显现。哈佛报告截止于2016年,相对来说,该年中国的发展还是顺风顺水的,本轮中美关系的变坏始于2017年,之后几年更是从局部的特定领域向全局扩散,贸易战全面开打,如果后续几年继续跟进调查,民众对中国政府的评价可能会有所不同,有可能不像2016年那么高。

今年的疫情特别是早期疫情对中国政府的形象产生了很大冲击,但由于西方尤其美国疫情失控,中国民众对中国政府的满意度和支持度重又增加。问题在于,中国政府如何在疫情中和疫情后解决经济增长和民生难题。从美国在疫情期间出台的对中国的各种打压手段看,未来若干年中美龙虎斗会更惨烈,美国必定会使出浑身解数,动用全部资源与中国一决高下,这会给中国政府制造大量的外部问题。

所以,未来几年才是对中国政府的真正考验。■ 

延伸阅读:

哈佛大学调查报告:中国民众对中央政府的满意度高达93.1%


“根据哈佛大学最新国际调查结果,中国民众对中国共产党的满意度超过90%。”7月1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发推强硬反击美国务卿蓬佩奥污蔑中国共产党言论,并引用了一份哈佛大学最新调查报告作为力证。

这份报告就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阿什民主治理与创新中心(Ash Center for Democratic Governance and Innovation)于2020年7月发布的《理解中国共产党韧性:中国民意长期调查》。

这份长达18页的报告由肯尼迪学院的三名专家撰写,他们于2003至2016年间在中国进行了8次调查,与超过3.1万名中国城乡居民进行了面对面的谈话,以追踪中国公民在不同时期对中国各级政府的满意度,之后写就了这份调查报告。报告得出的结论是,2003年以来,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几乎全面提升,尤其是内陆及贫困地区的民众的满意度提升较大。

调查报告显示,从2003年到2016年,中国民众对中央、省(直辖市)、市县、乡镇四级政府的满意度均有所提升。2016年,中国民众对中央政府的满意度高达93.1%,其他三级政府的民众满意度均超过70%,省(直辖市)、市县、乡镇四级政府的满意度分别为81.7%、73.9%和70.2%。整体而言,政府等级越高,民众满意度越高。此外,从满意度提升方面来看,乡镇政府的民众满意度提升最为明显,从2003年的43.6%升至70.2%。

不仅如此,中国民众对地方政府官员的印象也发生了不少积极的转变。越来越多的民众认为,地方政府官员“友善、博学”“关心普通民众困难”。调查报告显示,在2003年间,仅39.1%受访民众表示地方政府官员“友善”,但这一数字在2016年升至74.3%。此外,也有75.7%的受访者认为地方政府官员“博学”。此外,更少的人认为他们“只说话不干事”“偏向于富人的利益”“只关心自己的利益”。

该报告还着重调查了中国民众如何评价政府在公共服务、反腐倡廉及环境保护这三个重点领域的表现。

在公共服务方面,大多数受访者认为政府正在努力改善他们的物质福利,尤其值得肯定的是中国政府为弱势群体提供保障所作的努力。报告指出,在2006年至2011间,所有受访者中医疗保险覆盖面翻了一番,从43%增至95%。其中,中国农村居民参加基本医疗保险的比例从32%上升到82.8%,基本养老金覆盖面也从2005年的36.8%上升到2011年的71.3%。

整体而言,受访者中较为贫困居民认为,政府在提供基本医疗保健、社会福利及其他公共服务方面所作的努力成效愈显。尽管存在收入差距过大等问题,大多数人都认为事情正在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并称赞中国政府改善其物质福利。

在反腐倡廉方面,报告称,腐败一直被中国民众视为其所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之一。数据显示,中国公民普遍对反腐败运动表示支持。2016年,71.5%的受访者表示认可政府打击腐败的努力。报告称,大多数受访者认为,政府控制腐败的努力正在取得成效,事情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此外,在环境保护方面,2016年6月时,受访中国民众表示最担心的环境问题是“空气污染”,其次是“食品安全”和“气候变化”。但是,人们对环境问题的治理依然保持乐观,43%的人预计当地的空气质量会变得更好。

报告的结尾,研究者指出,到2016年,中国政府比过去20年中的任何时候都更受欢迎。平均而言,中国政府提供的医疗保健、社会福利及其他基本公共服务比2003年开始调查时要好得多,也更公平。此外,在腐败方面,2009年至2011年满意度下降的情况被完全逆转。公众似乎普遍支持反腐运动。在环境问题上,即使有许多居民表示不满,但大多数受访者预计未来几年情况会有所改善。
正如华春莹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所说的,“报告的结论是,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基础稳固,韧性源于民众的广泛支持。根据这份调查报告,中国民众对中国政府满意率比过去几十年任何时候都高,普遍认为中国政府的执政能力和效率超过以往任何时候,事实上中国民众对中央政府满意度超过了93%。我想,这么高的支持率可能是美国那些政客无比羡慕却又无法企及的。这本身其实就是对蓬佩奥等个别政客恶毒攻击中国共产党的最好和最有力的回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1条评论,1人参与。

分享到:

如何看待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高?

发布日期:2020-07-31 06:55
摘要:哈佛一调查报告显示2003年以来中国民众对政府满意度提高,我认为基本真实可信,但未来几年才是真正考验。



邓聿文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进行民意调查研究可能是一件吃力不讨好、但也有挑战性的事情。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阿什民主治理与创新中心近日发布的由该中心三位中国研究专家撰写的调查研究报告就引起了很大争议,争议焦点在于,如何看待这个调查的真实性或可信度,若可信度存疑,那由此得出的结论自然不靠谱。

哈佛调查报告的题目为《理解中国共产党韧性:中国民意长期调查》(以下简称哈佛报告),通过从2003年到2016年长达14年的时间对超3万名中国不同地方的城乡居民的8次面对面访问,来了解普通民众对中国四级政府的满意度,主要的调查议题有三个,即民众如何评价政府在公共服务、反腐倡廉及环境保护领域的表现。报告得出的结论是,自2003年以来,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几乎全面提高,从宏观的国家政策影响到地方官员的管理方式,民众认为政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能力和效率。其中,中央政府获得的满意度尤高,从2003年的86.1%,到2016年的93.1%。地方政府特别是乡镇政府的民众满意度则提升得更快,2003年只有44%,但到2016年接近70%。

可以说,哈佛的这个研究报告打破了人们向来持有的“专制”或“极权”国家民众对政府满意度较低的印象,使得研究者不得不承认西方政治学以往对中共极权统治的一些假设,无法解释中国当下的情况。但也因此,它在中国自由派中引发了很大争议。

哈佛报告发表后,我所在的一个微信群进行了激烈争论。一些人认为该报告的调查及其结论真实可信,而在反对意见中,有人认为该报告没有就调查的方法论依据进行解释,以及能否保证课题的独立性等,因为这是此类社会学田野调查的基本常识;也有人根本否认调查报告,认为进行任何此类调查都是徒劳,都是伪问题。

不过,与其一棍子将哈佛报告打死,我认为它基本真实可信。原因有三点:第一,考虑到这个调查时间跨度10多年,中国的舆论是存在一定空间的;另外,调查是面对面访问,基本上近似于私人空间,在私人空间,民众并非完全不敢表达自己的真实看法,即使不敢妄言中央,对地方政府特别是基层政府,还是不会有太多顾忌。第二,此次调查访问着重于公众对政府在公共服务、反腐及环保三个方面的评价,这三者政治敏感度都不强,而且客观地说,在这三个方面,中国政府总体上还是做了一些事情,即使是反腐,民众关注反腐本身以及反腐是否带来治理环境的改善。恰恰在上述三个方面,本届政府取得的成效比起以前显著,这可以解释为什么2016年中国四级政府的民众满意度达到最高。从这个角度说,中国的国力发展使得政府能够将相对多的资源投入到改善弱势群体的基本公共服务和环境中去,反腐也改善了民众和官员的关系。第三,假使哈佛报告数据失真,但由于它在长达10多年里作了8次调查研究,从而可以部分校正失真,并从中看出一些趋势性的东西。比如舆论都认为中国的统计数据严重注水,但不能由此说它在统计上没有一点价值,很多研究人员在研究中国的经济时,也引用它的数据,因为即使数据失真,但从它的前后数据中,是能够发现一些真实的问题。同样,哈佛的这个调查报告,如果某次调查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大幅提高或下降,那么,同样的调查方法,是什么导致这种变动,就值得注意。

在我看来,尤其不能因为哈佛报告得到中国官媒和中国政府的称赞就否认其研究价值。事实上,哈佛报告得出这个结论并不让人大惊小怪,其他民调也佐证了这点。比如最近几年国外一些知名调查公司搞的各国民意调查,中国一向排在前面。以美国皮尤中心2019年的民调为例,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超86%,为全球最高,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47%。不能轻飘飘用一句“假的,没有价值”把它否定掉。另外,这几年群体事件大幅减少,原因当然多样,但是不是亦反映民众的不满在降低?

所以,我们不能见到不合自己口味的研究就怀疑其可靠性甚至干脆否定。哈佛报告真正值得重视的不是它的中国政府民意高的结论,而是它指出的以下事实:中国政府如此高的满意度是建立在能够创造经济增长和改善民众福利等点上,一旦这些因素有变,中国政府的满意度便有可能受影响。换言之,中国政府的高支持度来源于其治理能力,因而我们可以反推,一旦中国政府的治理能力下降,民众对中国政府的信任和支持也就跟着下降。而中国政府治理能力的提升是和经济发展及由此带来的民众福利改善和提高有密切关系。

我们可能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当下,普通民众对民主的有无或多寡可能不是十分关注,他们在乎的其实是生活的改善和提高,过上好日子。在深度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经济和外界环境密切相关。但过去几年,由于中美关系的恶化,中国的外部环境也急剧变差,这直接影响到经济发展,进而影响到政府对公共服务的提供,所以人们看到,中国基本公共服务这两年虽有提高,但幅度慢下来了,经济困境对民众尤其是中产阶层生活水准的增进开始显现。哈佛报告截止于2016年,相对来说,该年中国的发展还是顺风顺水的,本轮中美关系的变坏始于2017年,之后几年更是从局部的特定领域向全局扩散,贸易战全面开打,如果后续几年继续跟进调查,民众对中国政府的评价可能会有所不同,有可能不像2016年那么高。

今年的疫情特别是早期疫情对中国政府的形象产生了很大冲击,但由于西方尤其美国疫情失控,中国民众对中国政府的满意度和支持度重又增加。问题在于,中国政府如何在疫情中和疫情后解决经济增长和民生难题。从美国在疫情期间出台的对中国的各种打压手段看,未来若干年中美龙虎斗会更惨烈,美国必定会使出浑身解数,动用全部资源与中国一决高下,这会给中国政府制造大量的外部问题。

所以,未来几年才是对中国政府的真正考验。■ 

延伸阅读:

哈佛大学调查报告:中国民众对中央政府的满意度高达93.1%


“根据哈佛大学最新国际调查结果,中国民众对中国共产党的满意度超过90%。”7月1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发推强硬反击美国务卿蓬佩奥污蔑中国共产党言论,并引用了一份哈佛大学最新调查报告作为力证。

这份报告就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阿什民主治理与创新中心(Ash Center for Democratic Governance and Innovation)于2020年7月发布的《理解中国共产党韧性:中国民意长期调查》。

这份长达18页的报告由肯尼迪学院的三名专家撰写,他们于2003至2016年间在中国进行了8次调查,与超过3.1万名中国城乡居民进行了面对面的谈话,以追踪中国公民在不同时期对中国各级政府的满意度,之后写就了这份调查报告。报告得出的结论是,2003年以来,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几乎全面提升,尤其是内陆及贫困地区的民众的满意度提升较大。

调查报告显示,从2003年到2016年,中国民众对中央、省(直辖市)、市县、乡镇四级政府的满意度均有所提升。2016年,中国民众对中央政府的满意度高达93.1%,其他三级政府的民众满意度均超过70%,省(直辖市)、市县、乡镇四级政府的满意度分别为81.7%、73.9%和70.2%。整体而言,政府等级越高,民众满意度越高。此外,从满意度提升方面来看,乡镇政府的民众满意度提升最为明显,从2003年的43.6%升至70.2%。

不仅如此,中国民众对地方政府官员的印象也发生了不少积极的转变。越来越多的民众认为,地方政府官员“友善、博学”“关心普通民众困难”。调查报告显示,在2003年间,仅39.1%受访民众表示地方政府官员“友善”,但这一数字在2016年升至74.3%。此外,也有75.7%的受访者认为地方政府官员“博学”。此外,更少的人认为他们“只说话不干事”“偏向于富人的利益”“只关心自己的利益”。

该报告还着重调查了中国民众如何评价政府在公共服务、反腐倡廉及环境保护这三个重点领域的表现。

在公共服务方面,大多数受访者认为政府正在努力改善他们的物质福利,尤其值得肯定的是中国政府为弱势群体提供保障所作的努力。报告指出,在2006年至2011间,所有受访者中医疗保险覆盖面翻了一番,从43%增至95%。其中,中国农村居民参加基本医疗保险的比例从32%上升到82.8%,基本养老金覆盖面也从2005年的36.8%上升到2011年的71.3%。

整体而言,受访者中较为贫困居民认为,政府在提供基本医疗保健、社会福利及其他公共服务方面所作的努力成效愈显。尽管存在收入差距过大等问题,大多数人都认为事情正在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并称赞中国政府改善其物质福利。

在反腐倡廉方面,报告称,腐败一直被中国民众视为其所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之一。数据显示,中国公民普遍对反腐败运动表示支持。2016年,71.5%的受访者表示认可政府打击腐败的努力。报告称,大多数受访者认为,政府控制腐败的努力正在取得成效,事情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此外,在环境保护方面,2016年6月时,受访中国民众表示最担心的环境问题是“空气污染”,其次是“食品安全”和“气候变化”。但是,人们对环境问题的治理依然保持乐观,43%的人预计当地的空气质量会变得更好。

报告的结尾,研究者指出,到2016年,中国政府比过去20年中的任何时候都更受欢迎。平均而言,中国政府提供的医疗保健、社会福利及其他基本公共服务比2003年开始调查时要好得多,也更公平。此外,在腐败方面,2009年至2011年满意度下降的情况被完全逆转。公众似乎普遍支持反腐运动。在环境问题上,即使有许多居民表示不满,但大多数受访者预计未来几年情况会有所改善。
正如华春莹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所说的,“报告的结论是,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基础稳固,韧性源于民众的广泛支持。根据这份调查报告,中国民众对中国政府满意率比过去几十年任何时候都高,普遍认为中国政府的执政能力和效率超过以往任何时候,事实上中国民众对中央政府满意度超过了93%。我想,这么高的支持率可能是美国那些政客无比羡慕却又无法企及的。这本身其实就是对蓬佩奥等个别政客恶毒攻击中国共产党的最好和最有力的回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哈佛一调查报告显示2003年以来中国民众对政府满意度提高,我认为基本真实可信,但未来几年才是真正考验。



邓聿文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进行民意调查研究可能是一件吃力不讨好、但也有挑战性的事情。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阿什民主治理与创新中心近日发布的由该中心三位中国研究专家撰写的调查研究报告就引起了很大争议,争议焦点在于,如何看待这个调查的真实性或可信度,若可信度存疑,那由此得出的结论自然不靠谱。

哈佛调查报告的题目为《理解中国共产党韧性:中国民意长期调查》(以下简称哈佛报告),通过从2003年到2016年长达14年的时间对超3万名中国不同地方的城乡居民的8次面对面访问,来了解普通民众对中国四级政府的满意度,主要的调查议题有三个,即民众如何评价政府在公共服务、反腐倡廉及环境保护领域的表现。报告得出的结论是,自2003年以来,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几乎全面提高,从宏观的国家政策影响到地方官员的管理方式,民众认为政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能力和效率。其中,中央政府获得的满意度尤高,从2003年的86.1%,到2016年的93.1%。地方政府特别是乡镇政府的民众满意度则提升得更快,2003年只有44%,但到2016年接近70%。

可以说,哈佛的这个研究报告打破了人们向来持有的“专制”或“极权”国家民众对政府满意度较低的印象,使得研究者不得不承认西方政治学以往对中共极权统治的一些假设,无法解释中国当下的情况。但也因此,它在中国自由派中引发了很大争议。

哈佛报告发表后,我所在的一个微信群进行了激烈争论。一些人认为该报告的调查及其结论真实可信,而在反对意见中,有人认为该报告没有就调查的方法论依据进行解释,以及能否保证课题的独立性等,因为这是此类社会学田野调查的基本常识;也有人根本否认调查报告,认为进行任何此类调查都是徒劳,都是伪问题。

不过,与其一棍子将哈佛报告打死,我认为它基本真实可信。原因有三点:第一,考虑到这个调查时间跨度10多年,中国的舆论是存在一定空间的;另外,调查是面对面访问,基本上近似于私人空间,在私人空间,民众并非完全不敢表达自己的真实看法,即使不敢妄言中央,对地方政府特别是基层政府,还是不会有太多顾忌。第二,此次调查访问着重于公众对政府在公共服务、反腐及环保三个方面的评价,这三者政治敏感度都不强,而且客观地说,在这三个方面,中国政府总体上还是做了一些事情,即使是反腐,民众关注反腐本身以及反腐是否带来治理环境的改善。恰恰在上述三个方面,本届政府取得的成效比起以前显著,这可以解释为什么2016年中国四级政府的民众满意度达到最高。从这个角度说,中国的国力发展使得政府能够将相对多的资源投入到改善弱势群体的基本公共服务和环境中去,反腐也改善了民众和官员的关系。第三,假使哈佛报告数据失真,但由于它在长达10多年里作了8次调查研究,从而可以部分校正失真,并从中看出一些趋势性的东西。比如舆论都认为中国的统计数据严重注水,但不能由此说它在统计上没有一点价值,很多研究人员在研究中国的经济时,也引用它的数据,因为即使数据失真,但从它的前后数据中,是能够发现一些真实的问题。同样,哈佛的这个调查报告,如果某次调查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大幅提高或下降,那么,同样的调查方法,是什么导致这种变动,就值得注意。

在我看来,尤其不能因为哈佛报告得到中国官媒和中国政府的称赞就否认其研究价值。事实上,哈佛报告得出这个结论并不让人大惊小怪,其他民调也佐证了这点。比如最近几年国外一些知名调查公司搞的各国民意调查,中国一向排在前面。以美国皮尤中心2019年的民调为例,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超86%,为全球最高,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47%。不能轻飘飘用一句“假的,没有价值”把它否定掉。另外,这几年群体事件大幅减少,原因当然多样,但是不是亦反映民众的不满在降低?

所以,我们不能见到不合自己口味的研究就怀疑其可靠性甚至干脆否定。哈佛报告真正值得重视的不是它的中国政府民意高的结论,而是它指出的以下事实:中国政府如此高的满意度是建立在能够创造经济增长和改善民众福利等点上,一旦这些因素有变,中国政府的满意度便有可能受影响。换言之,中国政府的高支持度来源于其治理能力,因而我们可以反推,一旦中国政府的治理能力下降,民众对中国政府的信任和支持也就跟着下降。而中国政府治理能力的提升是和经济发展及由此带来的民众福利改善和提高有密切关系。

我们可能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当下,普通民众对民主的有无或多寡可能不是十分关注,他们在乎的其实是生活的改善和提高,过上好日子。在深度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经济和外界环境密切相关。但过去几年,由于中美关系的恶化,中国的外部环境也急剧变差,这直接影响到经济发展,进而影响到政府对公共服务的提供,所以人们看到,中国基本公共服务这两年虽有提高,但幅度慢下来了,经济困境对民众尤其是中产阶层生活水准的增进开始显现。哈佛报告截止于2016年,相对来说,该年中国的发展还是顺风顺水的,本轮中美关系的变坏始于2017年,之后几年更是从局部的特定领域向全局扩散,贸易战全面开打,如果后续几年继续跟进调查,民众对中国政府的评价可能会有所不同,有可能不像2016年那么高。

今年的疫情特别是早期疫情对中国政府的形象产生了很大冲击,但由于西方尤其美国疫情失控,中国民众对中国政府的满意度和支持度重又增加。问题在于,中国政府如何在疫情中和疫情后解决经济增长和民生难题。从美国在疫情期间出台的对中国的各种打压手段看,未来若干年中美龙虎斗会更惨烈,美国必定会使出浑身解数,动用全部资源与中国一决高下,这会给中国政府制造大量的外部问题。

所以,未来几年才是对中国政府的真正考验。■ 

延伸阅读:

哈佛大学调查报告:中国民众对中央政府的满意度高达93.1%


“根据哈佛大学最新国际调查结果,中国民众对中国共产党的满意度超过90%。”7月1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发推强硬反击美国务卿蓬佩奥污蔑中国共产党言论,并引用了一份哈佛大学最新调查报告作为力证。

这份报告就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阿什民主治理与创新中心(Ash Center for Democratic Governance and Innovation)于2020年7月发布的《理解中国共产党韧性:中国民意长期调查》。

这份长达18页的报告由肯尼迪学院的三名专家撰写,他们于2003至2016年间在中国进行了8次调查,与超过3.1万名中国城乡居民进行了面对面的谈话,以追踪中国公民在不同时期对中国各级政府的满意度,之后写就了这份调查报告。报告得出的结论是,2003年以来,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几乎全面提升,尤其是内陆及贫困地区的民众的满意度提升较大。

调查报告显示,从2003年到2016年,中国民众对中央、省(直辖市)、市县、乡镇四级政府的满意度均有所提升。2016年,中国民众对中央政府的满意度高达93.1%,其他三级政府的民众满意度均超过70%,省(直辖市)、市县、乡镇四级政府的满意度分别为81.7%、73.9%和70.2%。整体而言,政府等级越高,民众满意度越高。此外,从满意度提升方面来看,乡镇政府的民众满意度提升最为明显,从2003年的43.6%升至70.2%。

不仅如此,中国民众对地方政府官员的印象也发生了不少积极的转变。越来越多的民众认为,地方政府官员“友善、博学”“关心普通民众困难”。调查报告显示,在2003年间,仅39.1%受访民众表示地方政府官员“友善”,但这一数字在2016年升至74.3%。此外,也有75.7%的受访者认为地方政府官员“博学”。此外,更少的人认为他们“只说话不干事”“偏向于富人的利益”“只关心自己的利益”。

该报告还着重调查了中国民众如何评价政府在公共服务、反腐倡廉及环境保护这三个重点领域的表现。

在公共服务方面,大多数受访者认为政府正在努力改善他们的物质福利,尤其值得肯定的是中国政府为弱势群体提供保障所作的努力。报告指出,在2006年至2011间,所有受访者中医疗保险覆盖面翻了一番,从43%增至95%。其中,中国农村居民参加基本医疗保险的比例从32%上升到82.8%,基本养老金覆盖面也从2005年的36.8%上升到2011年的71.3%。

整体而言,受访者中较为贫困居民认为,政府在提供基本医疗保健、社会福利及其他公共服务方面所作的努力成效愈显。尽管存在收入差距过大等问题,大多数人都认为事情正在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并称赞中国政府改善其物质福利。

在反腐倡廉方面,报告称,腐败一直被中国民众视为其所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之一。数据显示,中国公民普遍对反腐败运动表示支持。2016年,71.5%的受访者表示认可政府打击腐败的努力。报告称,大多数受访者认为,政府控制腐败的努力正在取得成效,事情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此外,在环境保护方面,2016年6月时,受访中国民众表示最担心的环境问题是“空气污染”,其次是“食品安全”和“气候变化”。但是,人们对环境问题的治理依然保持乐观,43%的人预计当地的空气质量会变得更好。

报告的结尾,研究者指出,到2016年,中国政府比过去20年中的任何时候都更受欢迎。平均而言,中国政府提供的医疗保健、社会福利及其他基本公共服务比2003年开始调查时要好得多,也更公平。此外,在腐败方面,2009年至2011年满意度下降的情况被完全逆转。公众似乎普遍支持反腐运动。在环境问题上,即使有许多居民表示不满,但大多数受访者预计未来几年情况会有所改善。
正如华春莹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所说的,“报告的结论是,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基础稳固,韧性源于民众的广泛支持。根据这份调查报告,中国民众对中国政府满意率比过去几十年任何时候都高,普遍认为中国政府的执政能力和效率超过以往任何时候,事实上中国民众对中央政府满意度超过了93%。我想,这么高的支持率可能是美国那些政客无比羡慕却又无法企及的。这本身其实就是对蓬佩奥等个别政客恶毒攻击中国共产党的最好和最有力的回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1条评论,1人参与。

1条评论,1人参与。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如何看待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高?

发布日期:2020-07-31 06:55
摘要:哈佛一调查报告显示2003年以来中国民众对政府满意度提高,我认为基本真实可信,但未来几年才是真正考验。



邓聿文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进行民意调查研究可能是一件吃力不讨好、但也有挑战性的事情。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阿什民主治理与创新中心近日发布的由该中心三位中国研究专家撰写的调查研究报告就引起了很大争议,争议焦点在于,如何看待这个调查的真实性或可信度,若可信度存疑,那由此得出的结论自然不靠谱。

哈佛调查报告的题目为《理解中国共产党韧性:中国民意长期调查》(以下简称哈佛报告),通过从2003年到2016年长达14年的时间对超3万名中国不同地方的城乡居民的8次面对面访问,来了解普通民众对中国四级政府的满意度,主要的调查议题有三个,即民众如何评价政府在公共服务、反腐倡廉及环境保护领域的表现。报告得出的结论是,自2003年以来,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几乎全面提高,从宏观的国家政策影响到地方官员的管理方式,民众认为政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能力和效率。其中,中央政府获得的满意度尤高,从2003年的86.1%,到2016年的93.1%。地方政府特别是乡镇政府的民众满意度则提升得更快,2003年只有44%,但到2016年接近70%。

可以说,哈佛的这个研究报告打破了人们向来持有的“专制”或“极权”国家民众对政府满意度较低的印象,使得研究者不得不承认西方政治学以往对中共极权统治的一些假设,无法解释中国当下的情况。但也因此,它在中国自由派中引发了很大争议。

哈佛报告发表后,我所在的一个微信群进行了激烈争论。一些人认为该报告的调查及其结论真实可信,而在反对意见中,有人认为该报告没有就调查的方法论依据进行解释,以及能否保证课题的独立性等,因为这是此类社会学田野调查的基本常识;也有人根本否认调查报告,认为进行任何此类调查都是徒劳,都是伪问题。

不过,与其一棍子将哈佛报告打死,我认为它基本真实可信。原因有三点:第一,考虑到这个调查时间跨度10多年,中国的舆论是存在一定空间的;另外,调查是面对面访问,基本上近似于私人空间,在私人空间,民众并非完全不敢表达自己的真实看法,即使不敢妄言中央,对地方政府特别是基层政府,还是不会有太多顾忌。第二,此次调查访问着重于公众对政府在公共服务、反腐及环保三个方面的评价,这三者政治敏感度都不强,而且客观地说,在这三个方面,中国政府总体上还是做了一些事情,即使是反腐,民众关注反腐本身以及反腐是否带来治理环境的改善。恰恰在上述三个方面,本届政府取得的成效比起以前显著,这可以解释为什么2016年中国四级政府的民众满意度达到最高。从这个角度说,中国的国力发展使得政府能够将相对多的资源投入到改善弱势群体的基本公共服务和环境中去,反腐也改善了民众和官员的关系。第三,假使哈佛报告数据失真,但由于它在长达10多年里作了8次调查研究,从而可以部分校正失真,并从中看出一些趋势性的东西。比如舆论都认为中国的统计数据严重注水,但不能由此说它在统计上没有一点价值,很多研究人员在研究中国的经济时,也引用它的数据,因为即使数据失真,但从它的前后数据中,是能够发现一些真实的问题。同样,哈佛的这个调查报告,如果某次调查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大幅提高或下降,那么,同样的调查方法,是什么导致这种变动,就值得注意。

在我看来,尤其不能因为哈佛报告得到中国官媒和中国政府的称赞就否认其研究价值。事实上,哈佛报告得出这个结论并不让人大惊小怪,其他民调也佐证了这点。比如最近几年国外一些知名调查公司搞的各国民意调查,中国一向排在前面。以美国皮尤中心2019年的民调为例,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超86%,为全球最高,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47%。不能轻飘飘用一句“假的,没有价值”把它否定掉。另外,这几年群体事件大幅减少,原因当然多样,但是不是亦反映民众的不满在降低?

所以,我们不能见到不合自己口味的研究就怀疑其可靠性甚至干脆否定。哈佛报告真正值得重视的不是它的中国政府民意高的结论,而是它指出的以下事实:中国政府如此高的满意度是建立在能够创造经济增长和改善民众福利等点上,一旦这些因素有变,中国政府的满意度便有可能受影响。换言之,中国政府的高支持度来源于其治理能力,因而我们可以反推,一旦中国政府的治理能力下降,民众对中国政府的信任和支持也就跟着下降。而中国政府治理能力的提升是和经济发展及由此带来的民众福利改善和提高有密切关系。

我们可能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当下,普通民众对民主的有无或多寡可能不是十分关注,他们在乎的其实是生活的改善和提高,过上好日子。在深度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经济和外界环境密切相关。但过去几年,由于中美关系的恶化,中国的外部环境也急剧变差,这直接影响到经济发展,进而影响到政府对公共服务的提供,所以人们看到,中国基本公共服务这两年虽有提高,但幅度慢下来了,经济困境对民众尤其是中产阶层生活水准的增进开始显现。哈佛报告截止于2016年,相对来说,该年中国的发展还是顺风顺水的,本轮中美关系的变坏始于2017年,之后几年更是从局部的特定领域向全局扩散,贸易战全面开打,如果后续几年继续跟进调查,民众对中国政府的评价可能会有所不同,有可能不像2016年那么高。

今年的疫情特别是早期疫情对中国政府的形象产生了很大冲击,但由于西方尤其美国疫情失控,中国民众对中国政府的满意度和支持度重又增加。问题在于,中国政府如何在疫情中和疫情后解决经济增长和民生难题。从美国在疫情期间出台的对中国的各种打压手段看,未来若干年中美龙虎斗会更惨烈,美国必定会使出浑身解数,动用全部资源与中国一决高下,这会给中国政府制造大量的外部问题。

所以,未来几年才是对中国政府的真正考验。■ 

延伸阅读:

哈佛大学调查报告:中国民众对中央政府的满意度高达93.1%


“根据哈佛大学最新国际调查结果,中国民众对中国共产党的满意度超过90%。”7月1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发推强硬反击美国务卿蓬佩奥污蔑中国共产党言论,并引用了一份哈佛大学最新调查报告作为力证。

这份报告就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阿什民主治理与创新中心(Ash Center for Democratic Governance and Innovation)于2020年7月发布的《理解中国共产党韧性:中国民意长期调查》。

这份长达18页的报告由肯尼迪学院的三名专家撰写,他们于2003至2016年间在中国进行了8次调查,与超过3.1万名中国城乡居民进行了面对面的谈话,以追踪中国公民在不同时期对中国各级政府的满意度,之后写就了这份调查报告。报告得出的结论是,2003年以来,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几乎全面提升,尤其是内陆及贫困地区的民众的满意度提升较大。

调查报告显示,从2003年到2016年,中国民众对中央、省(直辖市)、市县、乡镇四级政府的满意度均有所提升。2016年,中国民众对中央政府的满意度高达93.1%,其他三级政府的民众满意度均超过70%,省(直辖市)、市县、乡镇四级政府的满意度分别为81.7%、73.9%和70.2%。整体而言,政府等级越高,民众满意度越高。此外,从满意度提升方面来看,乡镇政府的民众满意度提升最为明显,从2003年的43.6%升至70.2%。

不仅如此,中国民众对地方政府官员的印象也发生了不少积极的转变。越来越多的民众认为,地方政府官员“友善、博学”“关心普通民众困难”。调查报告显示,在2003年间,仅39.1%受访民众表示地方政府官员“友善”,但这一数字在2016年升至74.3%。此外,也有75.7%的受访者认为地方政府官员“博学”。此外,更少的人认为他们“只说话不干事”“偏向于富人的利益”“只关心自己的利益”。

该报告还着重调查了中国民众如何评价政府在公共服务、反腐倡廉及环境保护这三个重点领域的表现。

在公共服务方面,大多数受访者认为政府正在努力改善他们的物质福利,尤其值得肯定的是中国政府为弱势群体提供保障所作的努力。报告指出,在2006年至2011间,所有受访者中医疗保险覆盖面翻了一番,从43%增至95%。其中,中国农村居民参加基本医疗保险的比例从32%上升到82.8%,基本养老金覆盖面也从2005年的36.8%上升到2011年的71.3%。

整体而言,受访者中较为贫困居民认为,政府在提供基本医疗保健、社会福利及其他公共服务方面所作的努力成效愈显。尽管存在收入差距过大等问题,大多数人都认为事情正在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并称赞中国政府改善其物质福利。

在反腐倡廉方面,报告称,腐败一直被中国民众视为其所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之一。数据显示,中国公民普遍对反腐败运动表示支持。2016年,71.5%的受访者表示认可政府打击腐败的努力。报告称,大多数受访者认为,政府控制腐败的努力正在取得成效,事情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此外,在环境保护方面,2016年6月时,受访中国民众表示最担心的环境问题是“空气污染”,其次是“食品安全”和“气候变化”。但是,人们对环境问题的治理依然保持乐观,43%的人预计当地的空气质量会变得更好。

报告的结尾,研究者指出,到2016年,中国政府比过去20年中的任何时候都更受欢迎。平均而言,中国政府提供的医疗保健、社会福利及其他基本公共服务比2003年开始调查时要好得多,也更公平。此外,在腐败方面,2009年至2011年满意度下降的情况被完全逆转。公众似乎普遍支持反腐运动。在环境问题上,即使有许多居民表示不满,但大多数受访者预计未来几年情况会有所改善。
正如华春莹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所说的,“报告的结论是,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基础稳固,韧性源于民众的广泛支持。根据这份调查报告,中国民众对中国政府满意率比过去几十年任何时候都高,普遍认为中国政府的执政能力和效率超过以往任何时候,事实上中国民众对中央政府满意度超过了93%。我想,这么高的支持率可能是美国那些政客无比羡慕却又无法企及的。这本身其实就是对蓬佩奥等个别政客恶毒攻击中国共产党的最好和最有力的回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哈佛一调查报告显示2003年以来中国民众对政府满意度提高,我认为基本真实可信,但未来几年才是真正考验。



邓聿文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进行民意调查研究可能是一件吃力不讨好、但也有挑战性的事情。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阿什民主治理与创新中心近日发布的由该中心三位中国研究专家撰写的调查研究报告就引起了很大争议,争议焦点在于,如何看待这个调查的真实性或可信度,若可信度存疑,那由此得出的结论自然不靠谱。

哈佛调查报告的题目为《理解中国共产党韧性:中国民意长期调查》(以下简称哈佛报告),通过从2003年到2016年长达14年的时间对超3万名中国不同地方的城乡居民的8次面对面访问,来了解普通民众对中国四级政府的满意度,主要的调查议题有三个,即民众如何评价政府在公共服务、反腐倡廉及环境保护领域的表现。报告得出的结论是,自2003年以来,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几乎全面提高,从宏观的国家政策影响到地方官员的管理方式,民众认为政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能力和效率。其中,中央政府获得的满意度尤高,从2003年的86.1%,到2016年的93.1%。地方政府特别是乡镇政府的民众满意度则提升得更快,2003年只有44%,但到2016年接近70%。

可以说,哈佛的这个研究报告打破了人们向来持有的“专制”或“极权”国家民众对政府满意度较低的印象,使得研究者不得不承认西方政治学以往对中共极权统治的一些假设,无法解释中国当下的情况。但也因此,它在中国自由派中引发了很大争议。

哈佛报告发表后,我所在的一个微信群进行了激烈争论。一些人认为该报告的调查及其结论真实可信,而在反对意见中,有人认为该报告没有就调查的方法论依据进行解释,以及能否保证课题的独立性等,因为这是此类社会学田野调查的基本常识;也有人根本否认调查报告,认为进行任何此类调查都是徒劳,都是伪问题。

不过,与其一棍子将哈佛报告打死,我认为它基本真实可信。原因有三点:第一,考虑到这个调查时间跨度10多年,中国的舆论是存在一定空间的;另外,调查是面对面访问,基本上近似于私人空间,在私人空间,民众并非完全不敢表达自己的真实看法,即使不敢妄言中央,对地方政府特别是基层政府,还是不会有太多顾忌。第二,此次调查访问着重于公众对政府在公共服务、反腐及环保三个方面的评价,这三者政治敏感度都不强,而且客观地说,在这三个方面,中国政府总体上还是做了一些事情,即使是反腐,民众关注反腐本身以及反腐是否带来治理环境的改善。恰恰在上述三个方面,本届政府取得的成效比起以前显著,这可以解释为什么2016年中国四级政府的民众满意度达到最高。从这个角度说,中国的国力发展使得政府能够将相对多的资源投入到改善弱势群体的基本公共服务和环境中去,反腐也改善了民众和官员的关系。第三,假使哈佛报告数据失真,但由于它在长达10多年里作了8次调查研究,从而可以部分校正失真,并从中看出一些趋势性的东西。比如舆论都认为中国的统计数据严重注水,但不能由此说它在统计上没有一点价值,很多研究人员在研究中国的经济时,也引用它的数据,因为即使数据失真,但从它的前后数据中,是能够发现一些真实的问题。同样,哈佛的这个调查报告,如果某次调查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大幅提高或下降,那么,同样的调查方法,是什么导致这种变动,就值得注意。

在我看来,尤其不能因为哈佛报告得到中国官媒和中国政府的称赞就否认其研究价值。事实上,哈佛报告得出这个结论并不让人大惊小怪,其他民调也佐证了这点。比如最近几年国外一些知名调查公司搞的各国民意调查,中国一向排在前面。以美国皮尤中心2019年的民调为例,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超86%,为全球最高,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47%。不能轻飘飘用一句“假的,没有价值”把它否定掉。另外,这几年群体事件大幅减少,原因当然多样,但是不是亦反映民众的不满在降低?

所以,我们不能见到不合自己口味的研究就怀疑其可靠性甚至干脆否定。哈佛报告真正值得重视的不是它的中国政府民意高的结论,而是它指出的以下事实:中国政府如此高的满意度是建立在能够创造经济增长和改善民众福利等点上,一旦这些因素有变,中国政府的满意度便有可能受影响。换言之,中国政府的高支持度来源于其治理能力,因而我们可以反推,一旦中国政府的治理能力下降,民众对中国政府的信任和支持也就跟着下降。而中国政府治理能力的提升是和经济发展及由此带来的民众福利改善和提高有密切关系。

我们可能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当下,普通民众对民主的有无或多寡可能不是十分关注,他们在乎的其实是生活的改善和提高,过上好日子。在深度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经济和外界环境密切相关。但过去几年,由于中美关系的恶化,中国的外部环境也急剧变差,这直接影响到经济发展,进而影响到政府对公共服务的提供,所以人们看到,中国基本公共服务这两年虽有提高,但幅度慢下来了,经济困境对民众尤其是中产阶层生活水准的增进开始显现。哈佛报告截止于2016年,相对来说,该年中国的发展还是顺风顺水的,本轮中美关系的变坏始于2017年,之后几年更是从局部的特定领域向全局扩散,贸易战全面开打,如果后续几年继续跟进调查,民众对中国政府的评价可能会有所不同,有可能不像2016年那么高。

今年的疫情特别是早期疫情对中国政府的形象产生了很大冲击,但由于西方尤其美国疫情失控,中国民众对中国政府的满意度和支持度重又增加。问题在于,中国政府如何在疫情中和疫情后解决经济增长和民生难题。从美国在疫情期间出台的对中国的各种打压手段看,未来若干年中美龙虎斗会更惨烈,美国必定会使出浑身解数,动用全部资源与中国一决高下,这会给中国政府制造大量的外部问题。

所以,未来几年才是对中国政府的真正考验。■ 

延伸阅读:

哈佛大学调查报告:中国民众对中央政府的满意度高达93.1%


“根据哈佛大学最新国际调查结果,中国民众对中国共产党的满意度超过90%。”7月1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发推强硬反击美国务卿蓬佩奥污蔑中国共产党言论,并引用了一份哈佛大学最新调查报告作为力证。

这份报告就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阿什民主治理与创新中心(Ash Center for Democratic Governance and Innovation)于2020年7月发布的《理解中国共产党韧性:中国民意长期调查》。

这份长达18页的报告由肯尼迪学院的三名专家撰写,他们于2003至2016年间在中国进行了8次调查,与超过3.1万名中国城乡居民进行了面对面的谈话,以追踪中国公民在不同时期对中国各级政府的满意度,之后写就了这份调查报告。报告得出的结论是,2003年以来,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几乎全面提升,尤其是内陆及贫困地区的民众的满意度提升较大。

调查报告显示,从2003年到2016年,中国民众对中央、省(直辖市)、市县、乡镇四级政府的满意度均有所提升。2016年,中国民众对中央政府的满意度高达93.1%,其他三级政府的民众满意度均超过70%,省(直辖市)、市县、乡镇四级政府的满意度分别为81.7%、73.9%和70.2%。整体而言,政府等级越高,民众满意度越高。此外,从满意度提升方面来看,乡镇政府的民众满意度提升最为明显,从2003年的43.6%升至70.2%。

不仅如此,中国民众对地方政府官员的印象也发生了不少积极的转变。越来越多的民众认为,地方政府官员“友善、博学”“关心普通民众困难”。调查报告显示,在2003年间,仅39.1%受访民众表示地方政府官员“友善”,但这一数字在2016年升至74.3%。此外,也有75.7%的受访者认为地方政府官员“博学”。此外,更少的人认为他们“只说话不干事”“偏向于富人的利益”“只关心自己的利益”。

该报告还着重调查了中国民众如何评价政府在公共服务、反腐倡廉及环境保护这三个重点领域的表现。

在公共服务方面,大多数受访者认为政府正在努力改善他们的物质福利,尤其值得肯定的是中国政府为弱势群体提供保障所作的努力。报告指出,在2006年至2011间,所有受访者中医疗保险覆盖面翻了一番,从43%增至95%。其中,中国农村居民参加基本医疗保险的比例从32%上升到82.8%,基本养老金覆盖面也从2005年的36.8%上升到2011年的71.3%。

整体而言,受访者中较为贫困居民认为,政府在提供基本医疗保健、社会福利及其他公共服务方面所作的努力成效愈显。尽管存在收入差距过大等问题,大多数人都认为事情正在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并称赞中国政府改善其物质福利。

在反腐倡廉方面,报告称,腐败一直被中国民众视为其所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之一。数据显示,中国公民普遍对反腐败运动表示支持。2016年,71.5%的受访者表示认可政府打击腐败的努力。报告称,大多数受访者认为,政府控制腐败的努力正在取得成效,事情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此外,在环境保护方面,2016年6月时,受访中国民众表示最担心的环境问题是“空气污染”,其次是“食品安全”和“气候变化”。但是,人们对环境问题的治理依然保持乐观,43%的人预计当地的空气质量会变得更好。

报告的结尾,研究者指出,到2016年,中国政府比过去20年中的任何时候都更受欢迎。平均而言,中国政府提供的医疗保健、社会福利及其他基本公共服务比2003年开始调查时要好得多,也更公平。此外,在腐败方面,2009年至2011年满意度下降的情况被完全逆转。公众似乎普遍支持反腐运动。在环境问题上,即使有许多居民表示不满,但大多数受访者预计未来几年情况会有所改善。
正如华春莹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所说的,“报告的结论是,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基础稳固,韧性源于民众的广泛支持。根据这份调查报告,中国民众对中国政府满意率比过去几十年任何时候都高,普遍认为中国政府的执政能力和效率超过以往任何时候,事实上中国民众对中央政府满意度超过了93%。我想,这么高的支持率可能是美国那些政客无比羡慕却又无法企及的。这本身其实就是对蓬佩奥等个别政客恶毒攻击中国共产党的最好和最有力的回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1条评论,1人参与。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