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好领导、坏领导与自恋领导

发布日期:2020-12-18 15:38
摘要:总统竞选人往往有强烈欲望。就连表面上性情温和的乔•拜登也渴望成功。学者认为,欲望远远超出雄心的范畴,而且是不可传授的。



 | 安德鲁•希尔

OR--商业新媒体

莉兹•赫林(Liz Herring)当年是一名干劲十足的辩手。在学校里,她随身带着一个装满索引卡片的金属盒,这样就能在课间见缝插针地准备辩题。一名辩论队队友告诉《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她想成为最好的辩手。她对此的渴望比我多。她的渴望比任何人都多。”

赫林就是现在的美国参议员、总统候选人角逐者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据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肯尼迪学院(Kennedy School)领导力教授芭芭拉•凯勒曼(Barbara Kellerman)介绍,她的推动力是“对成功的欲望”。凯勒曼最近对我说:“欲望真的让杰出的领导者……从众多普通的领导者中脱颖而出。”

总统候选人角逐者和提名候选人往往有强烈的欲望。就连表面上性情温和的乔•拜登(Joe Biden)也渴望成功,而凯勒曼教授认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主要驱动力是对金钱的欲望。

雄心——“锐意进取”——在许多领域被视为是成功的必要品质。而欲望远远超出雄心的范畴。欲望也是不可传授的,正如凯勒曼教授和学者同事托德•皮廷斯基(Todd Pittinsky)在新书《追求欲望的领导者》(Leaders Who Lust)中写的那样。

坚毅和冲劲——这两项以前基本上被忽视、直到近年才获得注意的领导力品质——是可以学会和练习的;欲望与生俱来。两位教授没有列出检查清单,教人们寻找内在的欲望。商学院也没有“欲望入门”课程。

凯勒曼教授表示,更不可宽恕的是,“领导力产业”未能研究追求欲望的行为。她认为,大多数商学院和领导力大师都一厢情愿地想象领导者应该是什么样,而不去想他们实际上是什么样。“领导力与平衡,领导力与适可而止,这些特质只在某些时候并行存在,”她的书指出,“其他时候它们并非如此。事实上,有时候领导力——包括特别有效的领导力……是恰恰相反的。”我脑中浮现出苹果(Apple)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特斯拉(Tesla)的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以及其他一根筋的商业领袖。

然而,即使很少人生来就是欲望强烈的领导者,但很多人会被这样的男性或女性所吸引,并追随他们。我们应该学习如何避免糟糕的领导,并选择好的领导。否则,我们注定会被带往糟糕的境地,因为欲望强烈的领导者还有一项鲜明特征——他们都不知满足。套用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在1938年评价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得势的话,他们的胃口往往“越吃越大”(grows with eating)。

对权力、性和金钱的欲望三部曲是人们熟悉的,而凯勒曼教授和皮廷斯基教授将其扩大成一个更广泛的类别——纳入对成功、正当性和留下遗产的欲望。这帮助支持他们的观点,即欲望是“价值观中性的”:希特勒是他们最先提到的领袖之一,紧随其后的是甘地(Ghandi)。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和艾滋病活动人士兼作家拉里•克雷默(Larry Kramer)都因他们对身份认同和平等的不懈追求而在书中得到介绍。比尔(Bill)及梅琳达•盖茨(Melinda Gates)和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则被该书列为渴望留下遗产的领导者。

这与近期对领导者自恋心理的研究——该领域因特朗普在2016年当选而变得热门——存在联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珍妮弗•查特曼(Jennifer Chatman)——她与人合著了标题调侃的论文《当“我”战胜“我们”》(When "Me" Trumps "We",“战胜”一词与特朗普拼写相同——译者注),最近由《管理学会发现期刊》(Academy of Management Discoveries)发表——挑战了一种假设:少量自恋心理是领导者的必要特质。自恋者倾向于获得更高收入,更难合作,道德意识更薄弱,比不那么自命不凡的同行更容易引发诉讼。更糟糕的是,最新研究似乎表明,他们的坏行为会影响他们主导的组织的文化。

查特曼最近提到比尔•盖茨,认为他是与“领导者必然会高调发表意见且过分自信”观点相反的成功领导者范例。不过,《追求欲望的领导者》用比尔与梅琳达•盖茨来说明“某种程度上的自恋和某种程度上的利他主义未必相互排斥”。这对夫妇数百亿美元的慈善基金既满足了他们对留下遗产的迷恋,也满足了全球的发展、健康和教育资源需求。

人们有可能见到老派的治理阻止领导者必要的自信和自尊演变成为自恋。高管猎头公司MWM Consulting曾在2013年发布一份题为《驯服那喀索斯》(Taming Narcissus,那喀索斯是古希腊神话中俊美而自恋的美少年,心理学上的“narcissism”(自恋)一词来源于他的名字——译者注)的论文,并由此发展了一套观点,认为对财务风险具有敏锐意识的董事会,应该花更多时间评估“人为风险”。

然而,欲望强烈的领导者无法轻易被驯服。就像许多吹哨人付出代价后明白的那样,反抗者常常会被扫地出门。追随者和监督者——从民选政客到非执行董事——都很容易成为坏领导的破坏性欲望的帮凶(凯勒曼教授下一本关于特朗普随从的书以此为主题)。没有简单的解药——除了研究有关欲望的知识。以及明智地选择你的领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总统竞选人往往有强烈欲望。就连表面上性情温和的乔•拜登也渴望成功。学者认为,欲望远远超出雄心的范畴,而且是不可传授的。



 | 安德鲁•希尔

OR--商业新媒体

莉兹•赫林(Liz Herring)当年是一名干劲十足的辩手。在学校里,她随身带着一个装满索引卡片的金属盒,这样就能在课间见缝插针地准备辩题。一名辩论队队友告诉《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她想成为最好的辩手。她对此的渴望比我多。她的渴望比任何人都多。”

赫林就是现在的美国参议员、总统候选人角逐者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据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肯尼迪学院(Kennedy School)领导力教授芭芭拉•凯勒曼(Barbara Kellerman)介绍,她的推动力是“对成功的欲望”。凯勒曼最近对我说:“欲望真的让杰出的领导者……从众多普通的领导者中脱颖而出。”

总统候选人角逐者和提名候选人往往有强烈的欲望。就连表面上性情温和的乔•拜登(Joe Biden)也渴望成功,而凯勒曼教授认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主要驱动力是对金钱的欲望。

雄心——“锐意进取”——在许多领域被视为是成功的必要品质。而欲望远远超出雄心的范畴。欲望也是不可传授的,正如凯勒曼教授和学者同事托德•皮廷斯基(Todd Pittinsky)在新书《追求欲望的领导者》(Leaders Who Lust)中写的那样。

坚毅和冲劲——这两项以前基本上被忽视、直到近年才获得注意的领导力品质——是可以学会和练习的;欲望与生俱来。两位教授没有列出检查清单,教人们寻找内在的欲望。商学院也没有“欲望入门”课程。

凯勒曼教授表示,更不可宽恕的是,“领导力产业”未能研究追求欲望的行为。她认为,大多数商学院和领导力大师都一厢情愿地想象领导者应该是什么样,而不去想他们实际上是什么样。“领导力与平衡,领导力与适可而止,这些特质只在某些时候并行存在,”她的书指出,“其他时候它们并非如此。事实上,有时候领导力——包括特别有效的领导力……是恰恰相反的。”我脑中浮现出苹果(Apple)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特斯拉(Tesla)的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以及其他一根筋的商业领袖。

然而,即使很少人生来就是欲望强烈的领导者,但很多人会被这样的男性或女性所吸引,并追随他们。我们应该学习如何避免糟糕的领导,并选择好的领导。否则,我们注定会被带往糟糕的境地,因为欲望强烈的领导者还有一项鲜明特征——他们都不知满足。套用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在1938年评价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得势的话,他们的胃口往往“越吃越大”(grows with eating)。

对权力、性和金钱的欲望三部曲是人们熟悉的,而凯勒曼教授和皮廷斯基教授将其扩大成一个更广泛的类别——纳入对成功、正当性和留下遗产的欲望。这帮助支持他们的观点,即欲望是“价值观中性的”:希特勒是他们最先提到的领袖之一,紧随其后的是甘地(Ghandi)。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和艾滋病活动人士兼作家拉里•克雷默(Larry Kramer)都因他们对身份认同和平等的不懈追求而在书中得到介绍。比尔(Bill)及梅琳达•盖茨(Melinda Gates)和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则被该书列为渴望留下遗产的领导者。

这与近期对领导者自恋心理的研究——该领域因特朗普在2016年当选而变得热门——存在联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珍妮弗•查特曼(Jennifer Chatman)——她与人合著了标题调侃的论文《当“我”战胜“我们”》(When "Me" Trumps "We",“战胜”一词与特朗普拼写相同——译者注),最近由《管理学会发现期刊》(Academy of Management Discoveries)发表——挑战了一种假设:少量自恋心理是领导者的必要特质。自恋者倾向于获得更高收入,更难合作,道德意识更薄弱,比不那么自命不凡的同行更容易引发诉讼。更糟糕的是,最新研究似乎表明,他们的坏行为会影响他们主导的组织的文化。

查特曼最近提到比尔•盖茨,认为他是与“领导者必然会高调发表意见且过分自信”观点相反的成功领导者范例。不过,《追求欲望的领导者》用比尔与梅琳达•盖茨来说明“某种程度上的自恋和某种程度上的利他主义未必相互排斥”。这对夫妇数百亿美元的慈善基金既满足了他们对留下遗产的迷恋,也满足了全球的发展、健康和教育资源需求。

人们有可能见到老派的治理阻止领导者必要的自信和自尊演变成为自恋。高管猎头公司MWM Consulting曾在2013年发布一份题为《驯服那喀索斯》(Taming Narcissus,那喀索斯是古希腊神话中俊美而自恋的美少年,心理学上的“narcissism”(自恋)一词来源于他的名字——译者注)的论文,并由此发展了一套观点,认为对财务风险具有敏锐意识的董事会,应该花更多时间评估“人为风险”。

然而,欲望强烈的领导者无法轻易被驯服。就像许多吹哨人付出代价后明白的那样,反抗者常常会被扫地出门。追随者和监督者——从民选政客到非执行董事——都很容易成为坏领导的破坏性欲望的帮凶(凯勒曼教授下一本关于特朗普随从的书以此为主题)。没有简单的解药——除了研究有关欲望的知识。以及明智地选择你的领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总统竞选人往往有强烈欲望。就连表面上性情温和的乔•拜登也渴望成功。学者认为,欲望远远超出雄心的范畴,而且是不可传授的。



 | 安德鲁•希尔

OR--商业新媒体

莉兹•赫林(Liz Herring)当年是一名干劲十足的辩手。在学校里,她随身带着一个装满索引卡片的金属盒,这样就能在课间见缝插针地准备辩题。一名辩论队队友告诉《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她想成为最好的辩手。她对此的渴望比我多。她的渴望比任何人都多。”

赫林就是现在的美国参议员、总统候选人角逐者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据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肯尼迪学院(Kennedy School)领导力教授芭芭拉•凯勒曼(Barbara Kellerman)介绍,她的推动力是“对成功的欲望”。凯勒曼最近对我说:“欲望真的让杰出的领导者……从众多普通的领导者中脱颖而出。”

总统候选人角逐者和提名候选人往往有强烈的欲望。就连表面上性情温和的乔•拜登(Joe Biden)也渴望成功,而凯勒曼教授认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主要驱动力是对金钱的欲望。

雄心——“锐意进取”——在许多领域被视为是成功的必要品质。而欲望远远超出雄心的范畴。欲望也是不可传授的,正如凯勒曼教授和学者同事托德•皮廷斯基(Todd Pittinsky)在新书《追求欲望的领导者》(Leaders Who Lust)中写的那样。

坚毅和冲劲——这两项以前基本上被忽视、直到近年才获得注意的领导力品质——是可以学会和练习的;欲望与生俱来。两位教授没有列出检查清单,教人们寻找内在的欲望。商学院也没有“欲望入门”课程。

凯勒曼教授表示,更不可宽恕的是,“领导力产业”未能研究追求欲望的行为。她认为,大多数商学院和领导力大师都一厢情愿地想象领导者应该是什么样,而不去想他们实际上是什么样。“领导力与平衡,领导力与适可而止,这些特质只在某些时候并行存在,”她的书指出,“其他时候它们并非如此。事实上,有时候领导力——包括特别有效的领导力……是恰恰相反的。”我脑中浮现出苹果(Apple)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特斯拉(Tesla)的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以及其他一根筋的商业领袖。

然而,即使很少人生来就是欲望强烈的领导者,但很多人会被这样的男性或女性所吸引,并追随他们。我们应该学习如何避免糟糕的领导,并选择好的领导。否则,我们注定会被带往糟糕的境地,因为欲望强烈的领导者还有一项鲜明特征——他们都不知满足。套用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在1938年评价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得势的话,他们的胃口往往“越吃越大”(grows with eating)。

对权力、性和金钱的欲望三部曲是人们熟悉的,而凯勒曼教授和皮廷斯基教授将其扩大成一个更广泛的类别——纳入对成功、正当性和留下遗产的欲望。这帮助支持他们的观点,即欲望是“价值观中性的”:希特勒是他们最先提到的领袖之一,紧随其后的是甘地(Ghandi)。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和艾滋病活动人士兼作家拉里•克雷默(Larry Kramer)都因他们对身份认同和平等的不懈追求而在书中得到介绍。比尔(Bill)及梅琳达•盖茨(Melinda Gates)和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则被该书列为渴望留下遗产的领导者。

这与近期对领导者自恋心理的研究——该领域因特朗普在2016年当选而变得热门——存在联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珍妮弗•查特曼(Jennifer Chatman)——她与人合著了标题调侃的论文《当“我”战胜“我们”》(When "Me" Trumps "We",“战胜”一词与特朗普拼写相同——译者注),最近由《管理学会发现期刊》(Academy of Management Discoveries)发表——挑战了一种假设:少量自恋心理是领导者的必要特质。自恋者倾向于获得更高收入,更难合作,道德意识更薄弱,比不那么自命不凡的同行更容易引发诉讼。更糟糕的是,最新研究似乎表明,他们的坏行为会影响他们主导的组织的文化。

查特曼最近提到比尔•盖茨,认为他是与“领导者必然会高调发表意见且过分自信”观点相反的成功领导者范例。不过,《追求欲望的领导者》用比尔与梅琳达•盖茨来说明“某种程度上的自恋和某种程度上的利他主义未必相互排斥”。这对夫妇数百亿美元的慈善基金既满足了他们对留下遗产的迷恋,也满足了全球的发展、健康和教育资源需求。

人们有可能见到老派的治理阻止领导者必要的自信和自尊演变成为自恋。高管猎头公司MWM Consulting曾在2013年发布一份题为《驯服那喀索斯》(Taming Narcissus,那喀索斯是古希腊神话中俊美而自恋的美少年,心理学上的“narcissism”(自恋)一词来源于他的名字——译者注)的论文,并由此发展了一套观点,认为对财务风险具有敏锐意识的董事会,应该花更多时间评估“人为风险”。

然而,欲望强烈的领导者无法轻易被驯服。就像许多吹哨人付出代价后明白的那样,反抗者常常会被扫地出门。追随者和监督者——从民选政客到非执行董事——都很容易成为坏领导的破坏性欲望的帮凶(凯勒曼教授下一本关于特朗普随从的书以此为主题)。没有简单的解药——除了研究有关欲望的知识。以及明智地选择你的领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好领导、坏领导与自恋领导

发布日期:2020-12-18 15:38
摘要:总统竞选人往往有强烈欲望。就连表面上性情温和的乔•拜登也渴望成功。学者认为,欲望远远超出雄心的范畴,而且是不可传授的。



 | 安德鲁•希尔

OR--商业新媒体

莉兹•赫林(Liz Herring)当年是一名干劲十足的辩手。在学校里,她随身带着一个装满索引卡片的金属盒,这样就能在课间见缝插针地准备辩题。一名辩论队队友告诉《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她想成为最好的辩手。她对此的渴望比我多。她的渴望比任何人都多。”

赫林就是现在的美国参议员、总统候选人角逐者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据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肯尼迪学院(Kennedy School)领导力教授芭芭拉•凯勒曼(Barbara Kellerman)介绍,她的推动力是“对成功的欲望”。凯勒曼最近对我说:“欲望真的让杰出的领导者……从众多普通的领导者中脱颖而出。”

总统候选人角逐者和提名候选人往往有强烈的欲望。就连表面上性情温和的乔•拜登(Joe Biden)也渴望成功,而凯勒曼教授认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主要驱动力是对金钱的欲望。

雄心——“锐意进取”——在许多领域被视为是成功的必要品质。而欲望远远超出雄心的范畴。欲望也是不可传授的,正如凯勒曼教授和学者同事托德•皮廷斯基(Todd Pittinsky)在新书《追求欲望的领导者》(Leaders Who Lust)中写的那样。

坚毅和冲劲——这两项以前基本上被忽视、直到近年才获得注意的领导力品质——是可以学会和练习的;欲望与生俱来。两位教授没有列出检查清单,教人们寻找内在的欲望。商学院也没有“欲望入门”课程。

凯勒曼教授表示,更不可宽恕的是,“领导力产业”未能研究追求欲望的行为。她认为,大多数商学院和领导力大师都一厢情愿地想象领导者应该是什么样,而不去想他们实际上是什么样。“领导力与平衡,领导力与适可而止,这些特质只在某些时候并行存在,”她的书指出,“其他时候它们并非如此。事实上,有时候领导力——包括特别有效的领导力……是恰恰相反的。”我脑中浮现出苹果(Apple)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特斯拉(Tesla)的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以及其他一根筋的商业领袖。

然而,即使很少人生来就是欲望强烈的领导者,但很多人会被这样的男性或女性所吸引,并追随他们。我们应该学习如何避免糟糕的领导,并选择好的领导。否则,我们注定会被带往糟糕的境地,因为欲望强烈的领导者还有一项鲜明特征——他们都不知满足。套用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在1938年评价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得势的话,他们的胃口往往“越吃越大”(grows with eating)。

对权力、性和金钱的欲望三部曲是人们熟悉的,而凯勒曼教授和皮廷斯基教授将其扩大成一个更广泛的类别——纳入对成功、正当性和留下遗产的欲望。这帮助支持他们的观点,即欲望是“价值观中性的”:希特勒是他们最先提到的领袖之一,紧随其后的是甘地(Ghandi)。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和艾滋病活动人士兼作家拉里•克雷默(Larry Kramer)都因他们对身份认同和平等的不懈追求而在书中得到介绍。比尔(Bill)及梅琳达•盖茨(Melinda Gates)和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则被该书列为渴望留下遗产的领导者。

这与近期对领导者自恋心理的研究——该领域因特朗普在2016年当选而变得热门——存在联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珍妮弗•查特曼(Jennifer Chatman)——她与人合著了标题调侃的论文《当“我”战胜“我们”》(When "Me" Trumps "We",“战胜”一词与特朗普拼写相同——译者注),最近由《管理学会发现期刊》(Academy of Management Discoveries)发表——挑战了一种假设:少量自恋心理是领导者的必要特质。自恋者倾向于获得更高收入,更难合作,道德意识更薄弱,比不那么自命不凡的同行更容易引发诉讼。更糟糕的是,最新研究似乎表明,他们的坏行为会影响他们主导的组织的文化。

查特曼最近提到比尔•盖茨,认为他是与“领导者必然会高调发表意见且过分自信”观点相反的成功领导者范例。不过,《追求欲望的领导者》用比尔与梅琳达•盖茨来说明“某种程度上的自恋和某种程度上的利他主义未必相互排斥”。这对夫妇数百亿美元的慈善基金既满足了他们对留下遗产的迷恋,也满足了全球的发展、健康和教育资源需求。

人们有可能见到老派的治理阻止领导者必要的自信和自尊演变成为自恋。高管猎头公司MWM Consulting曾在2013年发布一份题为《驯服那喀索斯》(Taming Narcissus,那喀索斯是古希腊神话中俊美而自恋的美少年,心理学上的“narcissism”(自恋)一词来源于他的名字——译者注)的论文,并由此发展了一套观点,认为对财务风险具有敏锐意识的董事会,应该花更多时间评估“人为风险”。

然而,欲望强烈的领导者无法轻易被驯服。就像许多吹哨人付出代价后明白的那样,反抗者常常会被扫地出门。追随者和监督者——从民选政客到非执行董事——都很容易成为坏领导的破坏性欲望的帮凶(凯勒曼教授下一本关于特朗普随从的书以此为主题)。没有简单的解药——除了研究有关欲望的知识。以及明智地选择你的领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总统竞选人往往有强烈欲望。就连表面上性情温和的乔•拜登也渴望成功。学者认为,欲望远远超出雄心的范畴,而且是不可传授的。



 | 安德鲁•希尔

OR--商业新媒体

莉兹•赫林(Liz Herring)当年是一名干劲十足的辩手。在学校里,她随身带着一个装满索引卡片的金属盒,这样就能在课间见缝插针地准备辩题。一名辩论队队友告诉《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她想成为最好的辩手。她对此的渴望比我多。她的渴望比任何人都多。”

赫林就是现在的美国参议员、总统候选人角逐者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据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肯尼迪学院(Kennedy School)领导力教授芭芭拉•凯勒曼(Barbara Kellerman)介绍,她的推动力是“对成功的欲望”。凯勒曼最近对我说:“欲望真的让杰出的领导者……从众多普通的领导者中脱颖而出。”

总统候选人角逐者和提名候选人往往有强烈的欲望。就连表面上性情温和的乔•拜登(Joe Biden)也渴望成功,而凯勒曼教授认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主要驱动力是对金钱的欲望。

雄心——“锐意进取”——在许多领域被视为是成功的必要品质。而欲望远远超出雄心的范畴。欲望也是不可传授的,正如凯勒曼教授和学者同事托德•皮廷斯基(Todd Pittinsky)在新书《追求欲望的领导者》(Leaders Who Lust)中写的那样。

坚毅和冲劲——这两项以前基本上被忽视、直到近年才获得注意的领导力品质——是可以学会和练习的;欲望与生俱来。两位教授没有列出检查清单,教人们寻找内在的欲望。商学院也没有“欲望入门”课程。

凯勒曼教授表示,更不可宽恕的是,“领导力产业”未能研究追求欲望的行为。她认为,大多数商学院和领导力大师都一厢情愿地想象领导者应该是什么样,而不去想他们实际上是什么样。“领导力与平衡,领导力与适可而止,这些特质只在某些时候并行存在,”她的书指出,“其他时候它们并非如此。事实上,有时候领导力——包括特别有效的领导力……是恰恰相反的。”我脑中浮现出苹果(Apple)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特斯拉(Tesla)的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以及其他一根筋的商业领袖。

然而,即使很少人生来就是欲望强烈的领导者,但很多人会被这样的男性或女性所吸引,并追随他们。我们应该学习如何避免糟糕的领导,并选择好的领导。否则,我们注定会被带往糟糕的境地,因为欲望强烈的领导者还有一项鲜明特征——他们都不知满足。套用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在1938年评价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得势的话,他们的胃口往往“越吃越大”(grows with eating)。

对权力、性和金钱的欲望三部曲是人们熟悉的,而凯勒曼教授和皮廷斯基教授将其扩大成一个更广泛的类别——纳入对成功、正当性和留下遗产的欲望。这帮助支持他们的观点,即欲望是“价值观中性的”:希特勒是他们最先提到的领袖之一,紧随其后的是甘地(Ghandi)。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和艾滋病活动人士兼作家拉里•克雷默(Larry Kramer)都因他们对身份认同和平等的不懈追求而在书中得到介绍。比尔(Bill)及梅琳达•盖茨(Melinda Gates)和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则被该书列为渴望留下遗产的领导者。

这与近期对领导者自恋心理的研究——该领域因特朗普在2016年当选而变得热门——存在联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珍妮弗•查特曼(Jennifer Chatman)——她与人合著了标题调侃的论文《当“我”战胜“我们”》(When "Me" Trumps "We",“战胜”一词与特朗普拼写相同——译者注),最近由《管理学会发现期刊》(Academy of Management Discoveries)发表——挑战了一种假设:少量自恋心理是领导者的必要特质。自恋者倾向于获得更高收入,更难合作,道德意识更薄弱,比不那么自命不凡的同行更容易引发诉讼。更糟糕的是,最新研究似乎表明,他们的坏行为会影响他们主导的组织的文化。

查特曼最近提到比尔•盖茨,认为他是与“领导者必然会高调发表意见且过分自信”观点相反的成功领导者范例。不过,《追求欲望的领导者》用比尔与梅琳达•盖茨来说明“某种程度上的自恋和某种程度上的利他主义未必相互排斥”。这对夫妇数百亿美元的慈善基金既满足了他们对留下遗产的迷恋,也满足了全球的发展、健康和教育资源需求。

人们有可能见到老派的治理阻止领导者必要的自信和自尊演变成为自恋。高管猎头公司MWM Consulting曾在2013年发布一份题为《驯服那喀索斯》(Taming Narcissus,那喀索斯是古希腊神话中俊美而自恋的美少年,心理学上的“narcissism”(自恋)一词来源于他的名字——译者注)的论文,并由此发展了一套观点,认为对财务风险具有敏锐意识的董事会,应该花更多时间评估“人为风险”。

然而,欲望强烈的领导者无法轻易被驯服。就像许多吹哨人付出代价后明白的那样,反抗者常常会被扫地出门。追随者和监督者——从民选政客到非执行董事——都很容易成为坏领导的破坏性欲望的帮凶(凯勒曼教授下一本关于特朗普随从的书以此为主题)。没有简单的解药——除了研究有关欲望的知识。以及明智地选择你的领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