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流媒体巨头日益庞大和国际化,它的老板能否保住其创新文化?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许多老板都会告诉你,要保持创新,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最好的人,然后随便他们怎么干。没有几个老板像奈飞(Netflix)的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那样,真的就是按这句话的字面意思做的。奈飞的员工可以随心所欲地休假,在花公司的钱方面也没有限制,只要是“合乎奈飞的最大利益”——而这也就是公司报销政策的全部内容。任何人都可以访问敏感信息,例如会让华尔街为之疯狂的订户流动总数。高管们签署几百万美元的交易也无需顶层批准。表现突出的员工能拿到业界最高的薪酬,无论干的活是编写计算机代码还是创作电影剧本。表现不佳的则会被毫不客气地裁掉。

这听起会导致代价高昂的无政府状态。但是,这种被哈斯廷斯调侃为“在混乱边缘试探”的管理方式让奈飞受益良多。它的7900名全职员工中的大多数人似乎很满意被像职业运动员那样对待——只要没有人能比他们把手头的活干得更出色,他们就可以获得丰厚的报酬。奈飞员工人均创造260万美元的年营业收入,是迪士尼员工的九倍;人均创造2650万美元的股东价值,是谷歌员工的三倍。

投资者对奈飞的追捧一如从世界各地到它网上追剧的1.93亿人。自20o2年上市以来,奈飞的股价已经上涨了5oo倍(见图表),是美国企业史上上市18年后股价涨幅十强之一,哈斯廷斯语带自豪地指出。今年,它一度超越迪士尼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娱乐公司。

125个理由

这样的业绩记录为哈斯廷斯赢得了名望。自年前他概述自己管理理念的"文化手册"幻灯片在网上发布以来,浏览量已达20o0万次。马克·扎克伯格在Facebook的得力助手谢丽尔·桑德伯格(sSherylSandberg)称之为硅谷有史以来最重要的文件。哈斯廷斯将这25张幻灯片扩充成了一本注定会畅销的新书。但这也引出了一个问题∶随着奈飞从一家加州的创业公司变身全球娱乐业巨头,书的标题所述"无规则之规则"否仍然适用?

人们很容易太过看重企业文化,而它可能就是成功企业讲给自己听的事后诸葛亮的故事。GE在上世纪9o年代的崛起更多是靠金融运作,而不是时任CEO杰克·韦尔奇引入的、后来被普遍效仿的绩效排名和"淘汰掉"排在后10%的人的做法。如果奈飞的老板在2000年代未没有凭诡异的先见之明去押注于流媒体,或者好莱坞的老牌公司不是不可思议地毫无准备,用了十年的时间才意识到威胁,奈飞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而投资者也展示了深厚的廉价资本储备,更展示了极大的耐心。过去一年中,奈飞那些创造超高营业额的员工每人烧掉了12.3万美元的现金(见图表2);公司到今年才实现自2014年以来季度现金流首次转正。运气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廉价DVD播放器正好赶上在2001年圣诞节前亮相,就在几个月前,哈斯廷斯因互联网泡沬破裂被迫解雇了120多名员工中的三分之一,当时奈飞还是一家DVD邮寄租赁公司。

但是,正如咨询公司MoffatNathanson的迈克尔·内桑森(Michael Nathanson)所说∶"每次奈飞遇到障碍,总能找到聪明的变通办法,并变得更强大。"最值得注意的是,当电视网络和制片公司终于意识到流媒体的趋势并开始努力抢占内容许可时,奈飞已经开始制作自己的节目,后来又开始制作长电影。如果员工做事要层层审批,这一转身可能就需要更长时间。奈飞奉行"彻底的坦率",上至哈斯廷斯,所有人的想法都可以被任何新老员工挑战,这有助剔除坏点子。"晒晒太阳"的做法——即当众解释做出某些选择的原因——可能让人不好过,但有!避免重蹈覆辙。奈飞的资深员工"放下身段的本事实属少见",写过两篇奈飞案例研究的哈佛商学院教授史兆威说。

现在,这种创新友好型文化正从三个方面受到冲击。前两个来自奈飞内部∶公司不断扩大的规模和业务范围。第三个源自外部。

先看规模。扁平化的层级结构和开诚布公的态度在硅谷很管用,因为那里的人性情相似、社会经济背景相近,但这一套在已经国际化的奈飞员工队伍中很难维系下去。它的员工人数五年内已翻了近两番(算上临时雇员还要更多,这类员工2015年时还不足400人,现在已有2200多人)。用哈斯廷斯的话来说,亚洲、欧洲和拉丁美洲的员工可能会觉得总部来的人"很奇异"。在没有明确规则的情况下,奈飞的主管们及其下属不断协商"任务情境",这带来了有益的灵活性。但这么做花费时间,而这些时间本可以用于完善产品-—而随着文化理解上的默契被国际扩张所稀释,在这上头耗费的时间就越发地多了。人均营收比2015年下降了7%。

许多国家对劳动者的保护比美国更多。这对于"去留测试"来说是个问题。这种测试要求管理者不断自问是否愿意竭力争取下属不要走人,如果答案为"否",就立即掏出慷慨的遣散费让其走人。这些"分手协议"的大方程度从美国的四个月工资到荷兰的六个月以上工资不等,哈斯廷斯说这"慷慨"得令人难以拒绝。就连在巴西这样员工诉讼可与足球并列为国民运动的国家也没有人状告奈飞。不过这种好合好散的情况可能不会持久。

员工增多给内部透明度带来了额外的风险。即使员工流失率徘徊在10%上下,了解奈飞财务和战略押注的前员工数量目前仍以每年数百人的速度增长。哈斯廷斯表示不利的信息泄露仍很少见,而且无关紧要。但他承认,严重的泄漏可能是"迟早的事"。

第二个挑战与奈飞的业务范围有关。在成立的头十年,公司主要是由哈斯廷斯这样的技术专家组成,联合创始人马克·兰道夫(Marc Randolph,20o0年离职)把他比作《星际迷航》中超理性、没有情感的斯波克(Spock)。这个评价从来就不完全公道。奈飞的产品是由!据驱动的,但哈斯廷斯和柯克船长(Kirk)一样重视人员管理上的判断力。不过,按好莱坞的标准(他现在基本上每周都有几天在那里,在影视公司的勾心斗角和情绪化的制作人中周旋),他和他的公司可能已经和机器人差不多了。

一名与奈飞合作过的制片人觉察到它的水平层级结构"潜移默化地"渗入好莱坞的迹象。这样可以加快工作进度。但是,她抱怨道,"有日需要的是一个制作助理来协助自己,而不是让他来委托自己创作剧本的。"同时,奈飞错过了革新影视公司其他一些老式做法的机会。它在 2018年与金牌电视制作人珊达·莱梅斯(ShondaRhimes)签署了五年1.5亿美元的协议,大多数电视网络可能都付不起这个价。但一位前高管表示,这份协议的安排是好莱坞式的,与去留测试的理念相悖。

再者,奈飞可能别无选择,只能向新行业拓展。这将分散它对优质流媒体娱乐这个核心产品的聚焦。但是,娱乐业正日益变成各大企业集团的保留地。迪士尼有主题公园、周边商品销售和电视网络。有线电视巨头康卡斯特(Comcast,拥有NBC环球【INBCUniversall)和电信集团AT&T(控制着HBO和华纳媒体【Warner Medial)握有内容渠道。苹果和亚马逊在好莱坞的野心与它们强大的科技平台紧密联系

这些动作迟缓的巨兽是一回事,而与它们正面竞争可能就需要在灵活和效率之间做不一样的权衡。这也可能意味着收购。哈斯廷斯没有购物计划。但他承认,强大的文化"在寻求大型收购时是一大弱点"。当整合规模在几十人以上时就可能发生文化冲突,他的第一家公司 Pure Software在9o年代收购竞争对手时就出现过这种问题。

战来自外部。疫情抑制了思想交流。通过Zzoom评估和解雇员工也更困难。奈飞的12个月滚动员工流失率下降了三分之一,至7%。哈斯廷斯本月稍早时表示,他没看到居家工作的"任何积极面"。

亲爱的白人

此外还有敦促美国公司更加关注多元化的公众压力。哈斯廷斯2016年在奈飞的价值体系中加入了包容,但在他致投资者的信中或公司年报中几乎都没有提及。他承认对多元化的渴望与奈飞的唯精英理想之间存在冲突(奈飞在所有管理指标上都不设定额,更倾向于柯克船长式的判断)。正如哈斯廷斯新书的合著者、法国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教授艾琳·迈耶(Eri Meyer)所指出的那样,奈飞的企业气质是掩藏不住的"超男子气概"。而一个人的极度坦率会是对另一个人的不经意冒犯。

奈飞的股东及它们在董事会的代表对哈斯廷斯调和这些冲突的能力有信心。哈斯廷斯也给了他们很多理由来相信他的判断。但他也完全楚,只有继续让神奇上演,自己的位子才能坐稳。去留测试他同样逃不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奈飞:哈斯廷斯主义

发布日期:2020-09-28 11:31
这家流媒体巨头日益庞大和国际化,它的老板能否保住其创新文化?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许多老板都会告诉你,要保持创新,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最好的人,然后随便他们怎么干。没有几个老板像奈飞(Netflix)的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那样,真的就是按这句话的字面意思做的。奈飞的员工可以随心所欲地休假,在花公司的钱方面也没有限制,只要是“合乎奈飞的最大利益”——而这也就是公司报销政策的全部内容。任何人都可以访问敏感信息,例如会让华尔街为之疯狂的订户流动总数。高管们签署几百万美元的交易也无需顶层批准。表现突出的员工能拿到业界最高的薪酬,无论干的活是编写计算机代码还是创作电影剧本。表现不佳的则会被毫不客气地裁掉。

这听起会导致代价高昂的无政府状态。但是,这种被哈斯廷斯调侃为“在混乱边缘试探”的管理方式让奈飞受益良多。它的7900名全职员工中的大多数人似乎很满意被像职业运动员那样对待——只要没有人能比他们把手头的活干得更出色,他们就可以获得丰厚的报酬。奈飞员工人均创造260万美元的年营业收入,是迪士尼员工的九倍;人均创造2650万美元的股东价值,是谷歌员工的三倍。

投资者对奈飞的追捧一如从世界各地到它网上追剧的1.93亿人。自20o2年上市以来,奈飞的股价已经上涨了5oo倍(见图表),是美国企业史上上市18年后股价涨幅十强之一,哈斯廷斯语带自豪地指出。今年,它一度超越迪士尼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娱乐公司。

125个理由

这样的业绩记录为哈斯廷斯赢得了名望。自年前他概述自己管理理念的"文化手册"幻灯片在网上发布以来,浏览量已达20o0万次。马克·扎克伯格在Facebook的得力助手谢丽尔·桑德伯格(sSherylSandberg)称之为硅谷有史以来最重要的文件。哈斯廷斯将这25张幻灯片扩充成了一本注定会畅销的新书。但这也引出了一个问题∶随着奈飞从一家加州的创业公司变身全球娱乐业巨头,书的标题所述"无规则之规则"否仍然适用?

人们很容易太过看重企业文化,而它可能就是成功企业讲给自己听的事后诸葛亮的故事。GE在上世纪9o年代的崛起更多是靠金融运作,而不是时任CEO杰克·韦尔奇引入的、后来被普遍效仿的绩效排名和"淘汰掉"排在后10%的人的做法。如果奈飞的老板在2000年代未没有凭诡异的先见之明去押注于流媒体,或者好莱坞的老牌公司不是不可思议地毫无准备,用了十年的时间才意识到威胁,奈飞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而投资者也展示了深厚的廉价资本储备,更展示了极大的耐心。过去一年中,奈飞那些创造超高营业额的员工每人烧掉了12.3万美元的现金(见图表2);公司到今年才实现自2014年以来季度现金流首次转正。运气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廉价DVD播放器正好赶上在2001年圣诞节前亮相,就在几个月前,哈斯廷斯因互联网泡沬破裂被迫解雇了120多名员工中的三分之一,当时奈飞还是一家DVD邮寄租赁公司。

但是,正如咨询公司MoffatNathanson的迈克尔·内桑森(Michael Nathanson)所说∶"每次奈飞遇到障碍,总能找到聪明的变通办法,并变得更强大。"最值得注意的是,当电视网络和制片公司终于意识到流媒体的趋势并开始努力抢占内容许可时,奈飞已经开始制作自己的节目,后来又开始制作长电影。如果员工做事要层层审批,这一转身可能就需要更长时间。奈飞奉行"彻底的坦率",上至哈斯廷斯,所有人的想法都可以被任何新老员工挑战,这有助剔除坏点子。"晒晒太阳"的做法——即当众解释做出某些选择的原因——可能让人不好过,但有!避免重蹈覆辙。奈飞的资深员工"放下身段的本事实属少见",写过两篇奈飞案例研究的哈佛商学院教授史兆威说。

现在,这种创新友好型文化正从三个方面受到冲击。前两个来自奈飞内部∶公司不断扩大的规模和业务范围。第三个源自外部。

先看规模。扁平化的层级结构和开诚布公的态度在硅谷很管用,因为那里的人性情相似、社会经济背景相近,但这一套在已经国际化的奈飞员工队伍中很难维系下去。它的员工人数五年内已翻了近两番(算上临时雇员还要更多,这类员工2015年时还不足400人,现在已有2200多人)。用哈斯廷斯的话来说,亚洲、欧洲和拉丁美洲的员工可能会觉得总部来的人"很奇异"。在没有明确规则的情况下,奈飞的主管们及其下属不断协商"任务情境",这带来了有益的灵活性。但这么做花费时间,而这些时间本可以用于完善产品-—而随着文化理解上的默契被国际扩张所稀释,在这上头耗费的时间就越发地多了。人均营收比2015年下降了7%。

许多国家对劳动者的保护比美国更多。这对于"去留测试"来说是个问题。这种测试要求管理者不断自问是否愿意竭力争取下属不要走人,如果答案为"否",就立即掏出慷慨的遣散费让其走人。这些"分手协议"的大方程度从美国的四个月工资到荷兰的六个月以上工资不等,哈斯廷斯说这"慷慨"得令人难以拒绝。就连在巴西这样员工诉讼可与足球并列为国民运动的国家也没有人状告奈飞。不过这种好合好散的情况可能不会持久。

员工增多给内部透明度带来了额外的风险。即使员工流失率徘徊在10%上下,了解奈飞财务和战略押注的前员工数量目前仍以每年数百人的速度增长。哈斯廷斯表示不利的信息泄露仍很少见,而且无关紧要。但他承认,严重的泄漏可能是"迟早的事"。

第二个挑战与奈飞的业务范围有关。在成立的头十年,公司主要是由哈斯廷斯这样的技术专家组成,联合创始人马克·兰道夫(Marc Randolph,20o0年离职)把他比作《星际迷航》中超理性、没有情感的斯波克(Spock)。这个评价从来就不完全公道。奈飞的产品是由!据驱动的,但哈斯廷斯和柯克船长(Kirk)一样重视人员管理上的判断力。不过,按好莱坞的标准(他现在基本上每周都有几天在那里,在影视公司的勾心斗角和情绪化的制作人中周旋),他和他的公司可能已经和机器人差不多了。

一名与奈飞合作过的制片人觉察到它的水平层级结构"潜移默化地"渗入好莱坞的迹象。这样可以加快工作进度。但是,她抱怨道,"有日需要的是一个制作助理来协助自己,而不是让他来委托自己创作剧本的。"同时,奈飞错过了革新影视公司其他一些老式做法的机会。它在 2018年与金牌电视制作人珊达·莱梅斯(ShondaRhimes)签署了五年1.5亿美元的协议,大多数电视网络可能都付不起这个价。但一位前高管表示,这份协议的安排是好莱坞式的,与去留测试的理念相悖。

再者,奈飞可能别无选择,只能向新行业拓展。这将分散它对优质流媒体娱乐这个核心产品的聚焦。但是,娱乐业正日益变成各大企业集团的保留地。迪士尼有主题公园、周边商品销售和电视网络。有线电视巨头康卡斯特(Comcast,拥有NBC环球【INBCUniversall)和电信集团AT&T(控制着HBO和华纳媒体【Warner Medial)握有内容渠道。苹果和亚马逊在好莱坞的野心与它们强大的科技平台紧密联系

这些动作迟缓的巨兽是一回事,而与它们正面竞争可能就需要在灵活和效率之间做不一样的权衡。这也可能意味着收购。哈斯廷斯没有购物计划。但他承认,强大的文化"在寻求大型收购时是一大弱点"。当整合规模在几十人以上时就可能发生文化冲突,他的第一家公司 Pure Software在9o年代收购竞争对手时就出现过这种问题。

战来自外部。疫情抑制了思想交流。通过Zzoom评估和解雇员工也更困难。奈飞的12个月滚动员工流失率下降了三分之一,至7%。哈斯廷斯本月稍早时表示,他没看到居家工作的"任何积极面"。

亲爱的白人

此外还有敦促美国公司更加关注多元化的公众压力。哈斯廷斯2016年在奈飞的价值体系中加入了包容,但在他致投资者的信中或公司年报中几乎都没有提及。他承认对多元化的渴望与奈飞的唯精英理想之间存在冲突(奈飞在所有管理指标上都不设定额,更倾向于柯克船长式的判断)。正如哈斯廷斯新书的合著者、法国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教授艾琳·迈耶(Eri Meyer)所指出的那样,奈飞的企业气质是掩藏不住的"超男子气概"。而一个人的极度坦率会是对另一个人的不经意冒犯。

奈飞的股东及它们在董事会的代表对哈斯廷斯调和这些冲突的能力有信心。哈斯廷斯也给了他们很多理由来相信他的判断。但他也完全楚,只有继续让神奇上演,自己的位子才能坐稳。去留测试他同样逃不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这家流媒体巨头日益庞大和国际化,它的老板能否保住其创新文化?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许多老板都会告诉你,要保持创新,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最好的人,然后随便他们怎么干。没有几个老板像奈飞(Netflix)的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那样,真的就是按这句话的字面意思做的。奈飞的员工可以随心所欲地休假,在花公司的钱方面也没有限制,只要是“合乎奈飞的最大利益”——而这也就是公司报销政策的全部内容。任何人都可以访问敏感信息,例如会让华尔街为之疯狂的订户流动总数。高管们签署几百万美元的交易也无需顶层批准。表现突出的员工能拿到业界最高的薪酬,无论干的活是编写计算机代码还是创作电影剧本。表现不佳的则会被毫不客气地裁掉。

这听起会导致代价高昂的无政府状态。但是,这种被哈斯廷斯调侃为“在混乱边缘试探”的管理方式让奈飞受益良多。它的7900名全职员工中的大多数人似乎很满意被像职业运动员那样对待——只要没有人能比他们把手头的活干得更出色,他们就可以获得丰厚的报酬。奈飞员工人均创造260万美元的年营业收入,是迪士尼员工的九倍;人均创造2650万美元的股东价值,是谷歌员工的三倍。

投资者对奈飞的追捧一如从世界各地到它网上追剧的1.93亿人。自20o2年上市以来,奈飞的股价已经上涨了5oo倍(见图表),是美国企业史上上市18年后股价涨幅十强之一,哈斯廷斯语带自豪地指出。今年,它一度超越迪士尼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娱乐公司。

125个理由

这样的业绩记录为哈斯廷斯赢得了名望。自年前他概述自己管理理念的"文化手册"幻灯片在网上发布以来,浏览量已达20o0万次。马克·扎克伯格在Facebook的得力助手谢丽尔·桑德伯格(sSherylSandberg)称之为硅谷有史以来最重要的文件。哈斯廷斯将这25张幻灯片扩充成了一本注定会畅销的新书。但这也引出了一个问题∶随着奈飞从一家加州的创业公司变身全球娱乐业巨头,书的标题所述"无规则之规则"否仍然适用?

人们很容易太过看重企业文化,而它可能就是成功企业讲给自己听的事后诸葛亮的故事。GE在上世纪9o年代的崛起更多是靠金融运作,而不是时任CEO杰克·韦尔奇引入的、后来被普遍效仿的绩效排名和"淘汰掉"排在后10%的人的做法。如果奈飞的老板在2000年代未没有凭诡异的先见之明去押注于流媒体,或者好莱坞的老牌公司不是不可思议地毫无准备,用了十年的时间才意识到威胁,奈飞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而投资者也展示了深厚的廉价资本储备,更展示了极大的耐心。过去一年中,奈飞那些创造超高营业额的员工每人烧掉了12.3万美元的现金(见图表2);公司到今年才实现自2014年以来季度现金流首次转正。运气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廉价DVD播放器正好赶上在2001年圣诞节前亮相,就在几个月前,哈斯廷斯因互联网泡沬破裂被迫解雇了120多名员工中的三分之一,当时奈飞还是一家DVD邮寄租赁公司。

但是,正如咨询公司MoffatNathanson的迈克尔·内桑森(Michael Nathanson)所说∶"每次奈飞遇到障碍,总能找到聪明的变通办法,并变得更强大。"最值得注意的是,当电视网络和制片公司终于意识到流媒体的趋势并开始努力抢占内容许可时,奈飞已经开始制作自己的节目,后来又开始制作长电影。如果员工做事要层层审批,这一转身可能就需要更长时间。奈飞奉行"彻底的坦率",上至哈斯廷斯,所有人的想法都可以被任何新老员工挑战,这有助剔除坏点子。"晒晒太阳"的做法——即当众解释做出某些选择的原因——可能让人不好过,但有!避免重蹈覆辙。奈飞的资深员工"放下身段的本事实属少见",写过两篇奈飞案例研究的哈佛商学院教授史兆威说。

现在,这种创新友好型文化正从三个方面受到冲击。前两个来自奈飞内部∶公司不断扩大的规模和业务范围。第三个源自外部。

先看规模。扁平化的层级结构和开诚布公的态度在硅谷很管用,因为那里的人性情相似、社会经济背景相近,但这一套在已经国际化的奈飞员工队伍中很难维系下去。它的员工人数五年内已翻了近两番(算上临时雇员还要更多,这类员工2015年时还不足400人,现在已有2200多人)。用哈斯廷斯的话来说,亚洲、欧洲和拉丁美洲的员工可能会觉得总部来的人"很奇异"。在没有明确规则的情况下,奈飞的主管们及其下属不断协商"任务情境",这带来了有益的灵活性。但这么做花费时间,而这些时间本可以用于完善产品-—而随着文化理解上的默契被国际扩张所稀释,在这上头耗费的时间就越发地多了。人均营收比2015年下降了7%。

许多国家对劳动者的保护比美国更多。这对于"去留测试"来说是个问题。这种测试要求管理者不断自问是否愿意竭力争取下属不要走人,如果答案为"否",就立即掏出慷慨的遣散费让其走人。这些"分手协议"的大方程度从美国的四个月工资到荷兰的六个月以上工资不等,哈斯廷斯说这"慷慨"得令人难以拒绝。就连在巴西这样员工诉讼可与足球并列为国民运动的国家也没有人状告奈飞。不过这种好合好散的情况可能不会持久。

员工增多给内部透明度带来了额外的风险。即使员工流失率徘徊在10%上下,了解奈飞财务和战略押注的前员工数量目前仍以每年数百人的速度增长。哈斯廷斯表示不利的信息泄露仍很少见,而且无关紧要。但他承认,严重的泄漏可能是"迟早的事"。

第二个挑战与奈飞的业务范围有关。在成立的头十年,公司主要是由哈斯廷斯这样的技术专家组成,联合创始人马克·兰道夫(Marc Randolph,20o0年离职)把他比作《星际迷航》中超理性、没有情感的斯波克(Spock)。这个评价从来就不完全公道。奈飞的产品是由!据驱动的,但哈斯廷斯和柯克船长(Kirk)一样重视人员管理上的判断力。不过,按好莱坞的标准(他现在基本上每周都有几天在那里,在影视公司的勾心斗角和情绪化的制作人中周旋),他和他的公司可能已经和机器人差不多了。

一名与奈飞合作过的制片人觉察到它的水平层级结构"潜移默化地"渗入好莱坞的迹象。这样可以加快工作进度。但是,她抱怨道,"有日需要的是一个制作助理来协助自己,而不是让他来委托自己创作剧本的。"同时,奈飞错过了革新影视公司其他一些老式做法的机会。它在 2018年与金牌电视制作人珊达·莱梅斯(ShondaRhimes)签署了五年1.5亿美元的协议,大多数电视网络可能都付不起这个价。但一位前高管表示,这份协议的安排是好莱坞式的,与去留测试的理念相悖。

再者,奈飞可能别无选择,只能向新行业拓展。这将分散它对优质流媒体娱乐这个核心产品的聚焦。但是,娱乐业正日益变成各大企业集团的保留地。迪士尼有主题公园、周边商品销售和电视网络。有线电视巨头康卡斯特(Comcast,拥有NBC环球【INBCUniversall)和电信集团AT&T(控制着HBO和华纳媒体【Warner Medial)握有内容渠道。苹果和亚马逊在好莱坞的野心与它们强大的科技平台紧密联系

这些动作迟缓的巨兽是一回事,而与它们正面竞争可能就需要在灵活和效率之间做不一样的权衡。这也可能意味着收购。哈斯廷斯没有购物计划。但他承认,强大的文化"在寻求大型收购时是一大弱点"。当整合规模在几十人以上时就可能发生文化冲突,他的第一家公司 Pure Software在9o年代收购竞争对手时就出现过这种问题。

战来自外部。疫情抑制了思想交流。通过Zzoom评估和解雇员工也更困难。奈飞的12个月滚动员工流失率下降了三分之一,至7%。哈斯廷斯本月稍早时表示,他没看到居家工作的"任何积极面"。

亲爱的白人

此外还有敦促美国公司更加关注多元化的公众压力。哈斯廷斯2016年在奈飞的价值体系中加入了包容,但在他致投资者的信中或公司年报中几乎都没有提及。他承认对多元化的渴望与奈飞的唯精英理想之间存在冲突(奈飞在所有管理指标上都不设定额,更倾向于柯克船长式的判断)。正如哈斯廷斯新书的合著者、法国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教授艾琳·迈耶(Eri Meyer)所指出的那样,奈飞的企业气质是掩藏不住的"超男子气概"。而一个人的极度坦率会是对另一个人的不经意冒犯。

奈飞的股东及它们在董事会的代表对哈斯廷斯调和这些冲突的能力有信心。哈斯廷斯也给了他们很多理由来相信他的判断。但他也完全楚,只有继续让神奇上演,自己的位子才能坐稳。去留测试他同样逃不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奈飞:哈斯廷斯主义

发布日期:2020-09-28 11:31
这家流媒体巨头日益庞大和国际化,它的老板能否保住其创新文化?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许多老板都会告诉你,要保持创新,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最好的人,然后随便他们怎么干。没有几个老板像奈飞(Netflix)的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那样,真的就是按这句话的字面意思做的。奈飞的员工可以随心所欲地休假,在花公司的钱方面也没有限制,只要是“合乎奈飞的最大利益”——而这也就是公司报销政策的全部内容。任何人都可以访问敏感信息,例如会让华尔街为之疯狂的订户流动总数。高管们签署几百万美元的交易也无需顶层批准。表现突出的员工能拿到业界最高的薪酬,无论干的活是编写计算机代码还是创作电影剧本。表现不佳的则会被毫不客气地裁掉。

这听起会导致代价高昂的无政府状态。但是,这种被哈斯廷斯调侃为“在混乱边缘试探”的管理方式让奈飞受益良多。它的7900名全职员工中的大多数人似乎很满意被像职业运动员那样对待——只要没有人能比他们把手头的活干得更出色,他们就可以获得丰厚的报酬。奈飞员工人均创造260万美元的年营业收入,是迪士尼员工的九倍;人均创造2650万美元的股东价值,是谷歌员工的三倍。

投资者对奈飞的追捧一如从世界各地到它网上追剧的1.93亿人。自20o2年上市以来,奈飞的股价已经上涨了5oo倍(见图表),是美国企业史上上市18年后股价涨幅十强之一,哈斯廷斯语带自豪地指出。今年,它一度超越迪士尼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娱乐公司。

125个理由

这样的业绩记录为哈斯廷斯赢得了名望。自年前他概述自己管理理念的"文化手册"幻灯片在网上发布以来,浏览量已达20o0万次。马克·扎克伯格在Facebook的得力助手谢丽尔·桑德伯格(sSherylSandberg)称之为硅谷有史以来最重要的文件。哈斯廷斯将这25张幻灯片扩充成了一本注定会畅销的新书。但这也引出了一个问题∶随着奈飞从一家加州的创业公司变身全球娱乐业巨头,书的标题所述"无规则之规则"否仍然适用?

人们很容易太过看重企业文化,而它可能就是成功企业讲给自己听的事后诸葛亮的故事。GE在上世纪9o年代的崛起更多是靠金融运作,而不是时任CEO杰克·韦尔奇引入的、后来被普遍效仿的绩效排名和"淘汰掉"排在后10%的人的做法。如果奈飞的老板在2000年代未没有凭诡异的先见之明去押注于流媒体,或者好莱坞的老牌公司不是不可思议地毫无准备,用了十年的时间才意识到威胁,奈飞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而投资者也展示了深厚的廉价资本储备,更展示了极大的耐心。过去一年中,奈飞那些创造超高营业额的员工每人烧掉了12.3万美元的现金(见图表2);公司到今年才实现自2014年以来季度现金流首次转正。运气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廉价DVD播放器正好赶上在2001年圣诞节前亮相,就在几个月前,哈斯廷斯因互联网泡沬破裂被迫解雇了120多名员工中的三分之一,当时奈飞还是一家DVD邮寄租赁公司。

但是,正如咨询公司MoffatNathanson的迈克尔·内桑森(Michael Nathanson)所说∶"每次奈飞遇到障碍,总能找到聪明的变通办法,并变得更强大。"最值得注意的是,当电视网络和制片公司终于意识到流媒体的趋势并开始努力抢占内容许可时,奈飞已经开始制作自己的节目,后来又开始制作长电影。如果员工做事要层层审批,这一转身可能就需要更长时间。奈飞奉行"彻底的坦率",上至哈斯廷斯,所有人的想法都可以被任何新老员工挑战,这有助剔除坏点子。"晒晒太阳"的做法——即当众解释做出某些选择的原因——可能让人不好过,但有!避免重蹈覆辙。奈飞的资深员工"放下身段的本事实属少见",写过两篇奈飞案例研究的哈佛商学院教授史兆威说。

现在,这种创新友好型文化正从三个方面受到冲击。前两个来自奈飞内部∶公司不断扩大的规模和业务范围。第三个源自外部。

先看规模。扁平化的层级结构和开诚布公的态度在硅谷很管用,因为那里的人性情相似、社会经济背景相近,但这一套在已经国际化的奈飞员工队伍中很难维系下去。它的员工人数五年内已翻了近两番(算上临时雇员还要更多,这类员工2015年时还不足400人,现在已有2200多人)。用哈斯廷斯的话来说,亚洲、欧洲和拉丁美洲的员工可能会觉得总部来的人"很奇异"。在没有明确规则的情况下,奈飞的主管们及其下属不断协商"任务情境",这带来了有益的灵活性。但这么做花费时间,而这些时间本可以用于完善产品-—而随着文化理解上的默契被国际扩张所稀释,在这上头耗费的时间就越发地多了。人均营收比2015年下降了7%。

许多国家对劳动者的保护比美国更多。这对于"去留测试"来说是个问题。这种测试要求管理者不断自问是否愿意竭力争取下属不要走人,如果答案为"否",就立即掏出慷慨的遣散费让其走人。这些"分手协议"的大方程度从美国的四个月工资到荷兰的六个月以上工资不等,哈斯廷斯说这"慷慨"得令人难以拒绝。就连在巴西这样员工诉讼可与足球并列为国民运动的国家也没有人状告奈飞。不过这种好合好散的情况可能不会持久。

员工增多给内部透明度带来了额外的风险。即使员工流失率徘徊在10%上下,了解奈飞财务和战略押注的前员工数量目前仍以每年数百人的速度增长。哈斯廷斯表示不利的信息泄露仍很少见,而且无关紧要。但他承认,严重的泄漏可能是"迟早的事"。

第二个挑战与奈飞的业务范围有关。在成立的头十年,公司主要是由哈斯廷斯这样的技术专家组成,联合创始人马克·兰道夫(Marc Randolph,20o0年离职)把他比作《星际迷航》中超理性、没有情感的斯波克(Spock)。这个评价从来就不完全公道。奈飞的产品是由!据驱动的,但哈斯廷斯和柯克船长(Kirk)一样重视人员管理上的判断力。不过,按好莱坞的标准(他现在基本上每周都有几天在那里,在影视公司的勾心斗角和情绪化的制作人中周旋),他和他的公司可能已经和机器人差不多了。

一名与奈飞合作过的制片人觉察到它的水平层级结构"潜移默化地"渗入好莱坞的迹象。这样可以加快工作进度。但是,她抱怨道,"有日需要的是一个制作助理来协助自己,而不是让他来委托自己创作剧本的。"同时,奈飞错过了革新影视公司其他一些老式做法的机会。它在 2018年与金牌电视制作人珊达·莱梅斯(ShondaRhimes)签署了五年1.5亿美元的协议,大多数电视网络可能都付不起这个价。但一位前高管表示,这份协议的安排是好莱坞式的,与去留测试的理念相悖。

再者,奈飞可能别无选择,只能向新行业拓展。这将分散它对优质流媒体娱乐这个核心产品的聚焦。但是,娱乐业正日益变成各大企业集团的保留地。迪士尼有主题公园、周边商品销售和电视网络。有线电视巨头康卡斯特(Comcast,拥有NBC环球【INBCUniversall)和电信集团AT&T(控制着HBO和华纳媒体【Warner Medial)握有内容渠道。苹果和亚马逊在好莱坞的野心与它们强大的科技平台紧密联系

这些动作迟缓的巨兽是一回事,而与它们正面竞争可能就需要在灵活和效率之间做不一样的权衡。这也可能意味着收购。哈斯廷斯没有购物计划。但他承认,强大的文化"在寻求大型收购时是一大弱点"。当整合规模在几十人以上时就可能发生文化冲突,他的第一家公司 Pure Software在9o年代收购竞争对手时就出现过这种问题。

战来自外部。疫情抑制了思想交流。通过Zzoom评估和解雇员工也更困难。奈飞的12个月滚动员工流失率下降了三分之一,至7%。哈斯廷斯本月稍早时表示,他没看到居家工作的"任何积极面"。

亲爱的白人

此外还有敦促美国公司更加关注多元化的公众压力。哈斯廷斯2016年在奈飞的价值体系中加入了包容,但在他致投资者的信中或公司年报中几乎都没有提及。他承认对多元化的渴望与奈飞的唯精英理想之间存在冲突(奈飞在所有管理指标上都不设定额,更倾向于柯克船长式的判断)。正如哈斯廷斯新书的合著者、法国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教授艾琳·迈耶(Eri Meyer)所指出的那样,奈飞的企业气质是掩藏不住的"超男子气概"。而一个人的极度坦率会是对另一个人的不经意冒犯。

奈飞的股东及它们在董事会的代表对哈斯廷斯调和这些冲突的能力有信心。哈斯廷斯也给了他们很多理由来相信他的判断。但他也完全楚,只有继续让神奇上演,自己的位子才能坐稳。去留测试他同样逃不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这家流媒体巨头日益庞大和国际化,它的老板能否保住其创新文化?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许多老板都会告诉你,要保持创新,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最好的人,然后随便他们怎么干。没有几个老板像奈飞(Netflix)的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那样,真的就是按这句话的字面意思做的。奈飞的员工可以随心所欲地休假,在花公司的钱方面也没有限制,只要是“合乎奈飞的最大利益”——而这也就是公司报销政策的全部内容。任何人都可以访问敏感信息,例如会让华尔街为之疯狂的订户流动总数。高管们签署几百万美元的交易也无需顶层批准。表现突出的员工能拿到业界最高的薪酬,无论干的活是编写计算机代码还是创作电影剧本。表现不佳的则会被毫不客气地裁掉。

这听起会导致代价高昂的无政府状态。但是,这种被哈斯廷斯调侃为“在混乱边缘试探”的管理方式让奈飞受益良多。它的7900名全职员工中的大多数人似乎很满意被像职业运动员那样对待——只要没有人能比他们把手头的活干得更出色,他们就可以获得丰厚的报酬。奈飞员工人均创造260万美元的年营业收入,是迪士尼员工的九倍;人均创造2650万美元的股东价值,是谷歌员工的三倍。

投资者对奈飞的追捧一如从世界各地到它网上追剧的1.93亿人。自20o2年上市以来,奈飞的股价已经上涨了5oo倍(见图表),是美国企业史上上市18年后股价涨幅十强之一,哈斯廷斯语带自豪地指出。今年,它一度超越迪士尼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娱乐公司。

125个理由

这样的业绩记录为哈斯廷斯赢得了名望。自年前他概述自己管理理念的"文化手册"幻灯片在网上发布以来,浏览量已达20o0万次。马克·扎克伯格在Facebook的得力助手谢丽尔·桑德伯格(sSherylSandberg)称之为硅谷有史以来最重要的文件。哈斯廷斯将这25张幻灯片扩充成了一本注定会畅销的新书。但这也引出了一个问题∶随着奈飞从一家加州的创业公司变身全球娱乐业巨头,书的标题所述"无规则之规则"否仍然适用?

人们很容易太过看重企业文化,而它可能就是成功企业讲给自己听的事后诸葛亮的故事。GE在上世纪9o年代的崛起更多是靠金融运作,而不是时任CEO杰克·韦尔奇引入的、后来被普遍效仿的绩效排名和"淘汰掉"排在后10%的人的做法。如果奈飞的老板在2000年代未没有凭诡异的先见之明去押注于流媒体,或者好莱坞的老牌公司不是不可思议地毫无准备,用了十年的时间才意识到威胁,奈飞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而投资者也展示了深厚的廉价资本储备,更展示了极大的耐心。过去一年中,奈飞那些创造超高营业额的员工每人烧掉了12.3万美元的现金(见图表2);公司到今年才实现自2014年以来季度现金流首次转正。运气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廉价DVD播放器正好赶上在2001年圣诞节前亮相,就在几个月前,哈斯廷斯因互联网泡沬破裂被迫解雇了120多名员工中的三分之一,当时奈飞还是一家DVD邮寄租赁公司。

但是,正如咨询公司MoffatNathanson的迈克尔·内桑森(Michael Nathanson)所说∶"每次奈飞遇到障碍,总能找到聪明的变通办法,并变得更强大。"最值得注意的是,当电视网络和制片公司终于意识到流媒体的趋势并开始努力抢占内容许可时,奈飞已经开始制作自己的节目,后来又开始制作长电影。如果员工做事要层层审批,这一转身可能就需要更长时间。奈飞奉行"彻底的坦率",上至哈斯廷斯,所有人的想法都可以被任何新老员工挑战,这有助剔除坏点子。"晒晒太阳"的做法——即当众解释做出某些选择的原因——可能让人不好过,但有!避免重蹈覆辙。奈飞的资深员工"放下身段的本事实属少见",写过两篇奈飞案例研究的哈佛商学院教授史兆威说。

现在,这种创新友好型文化正从三个方面受到冲击。前两个来自奈飞内部∶公司不断扩大的规模和业务范围。第三个源自外部。

先看规模。扁平化的层级结构和开诚布公的态度在硅谷很管用,因为那里的人性情相似、社会经济背景相近,但这一套在已经国际化的奈飞员工队伍中很难维系下去。它的员工人数五年内已翻了近两番(算上临时雇员还要更多,这类员工2015年时还不足400人,现在已有2200多人)。用哈斯廷斯的话来说,亚洲、欧洲和拉丁美洲的员工可能会觉得总部来的人"很奇异"。在没有明确规则的情况下,奈飞的主管们及其下属不断协商"任务情境",这带来了有益的灵活性。但这么做花费时间,而这些时间本可以用于完善产品-—而随着文化理解上的默契被国际扩张所稀释,在这上头耗费的时间就越发地多了。人均营收比2015年下降了7%。

许多国家对劳动者的保护比美国更多。这对于"去留测试"来说是个问题。这种测试要求管理者不断自问是否愿意竭力争取下属不要走人,如果答案为"否",就立即掏出慷慨的遣散费让其走人。这些"分手协议"的大方程度从美国的四个月工资到荷兰的六个月以上工资不等,哈斯廷斯说这"慷慨"得令人难以拒绝。就连在巴西这样员工诉讼可与足球并列为国民运动的国家也没有人状告奈飞。不过这种好合好散的情况可能不会持久。

员工增多给内部透明度带来了额外的风险。即使员工流失率徘徊在10%上下,了解奈飞财务和战略押注的前员工数量目前仍以每年数百人的速度增长。哈斯廷斯表示不利的信息泄露仍很少见,而且无关紧要。但他承认,严重的泄漏可能是"迟早的事"。

第二个挑战与奈飞的业务范围有关。在成立的头十年,公司主要是由哈斯廷斯这样的技术专家组成,联合创始人马克·兰道夫(Marc Randolph,20o0年离职)把他比作《星际迷航》中超理性、没有情感的斯波克(Spock)。这个评价从来就不完全公道。奈飞的产品是由!据驱动的,但哈斯廷斯和柯克船长(Kirk)一样重视人员管理上的判断力。不过,按好莱坞的标准(他现在基本上每周都有几天在那里,在影视公司的勾心斗角和情绪化的制作人中周旋),他和他的公司可能已经和机器人差不多了。

一名与奈飞合作过的制片人觉察到它的水平层级结构"潜移默化地"渗入好莱坞的迹象。这样可以加快工作进度。但是,她抱怨道,"有日需要的是一个制作助理来协助自己,而不是让他来委托自己创作剧本的。"同时,奈飞错过了革新影视公司其他一些老式做法的机会。它在 2018年与金牌电视制作人珊达·莱梅斯(ShondaRhimes)签署了五年1.5亿美元的协议,大多数电视网络可能都付不起这个价。但一位前高管表示,这份协议的安排是好莱坞式的,与去留测试的理念相悖。

再者,奈飞可能别无选择,只能向新行业拓展。这将分散它对优质流媒体娱乐这个核心产品的聚焦。但是,娱乐业正日益变成各大企业集团的保留地。迪士尼有主题公园、周边商品销售和电视网络。有线电视巨头康卡斯特(Comcast,拥有NBC环球【INBCUniversall)和电信集团AT&T(控制着HBO和华纳媒体【Warner Medial)握有内容渠道。苹果和亚马逊在好莱坞的野心与它们强大的科技平台紧密联系

这些动作迟缓的巨兽是一回事,而与它们正面竞争可能就需要在灵活和效率之间做不一样的权衡。这也可能意味着收购。哈斯廷斯没有购物计划。但他承认,强大的文化"在寻求大型收购时是一大弱点"。当整合规模在几十人以上时就可能发生文化冲突,他的第一家公司 Pure Software在9o年代收购竞争对手时就出现过这种问题。

战来自外部。疫情抑制了思想交流。通过Zzoom评估和解雇员工也更困难。奈飞的12个月滚动员工流失率下降了三分之一,至7%。哈斯廷斯本月稍早时表示,他没看到居家工作的"任何积极面"。

亲爱的白人

此外还有敦促美国公司更加关注多元化的公众压力。哈斯廷斯2016年在奈飞的价值体系中加入了包容,但在他致投资者的信中或公司年报中几乎都没有提及。他承认对多元化的渴望与奈飞的唯精英理想之间存在冲突(奈飞在所有管理指标上都不设定额,更倾向于柯克船长式的判断)。正如哈斯廷斯新书的合著者、法国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教授艾琳·迈耶(Eri Meyer)所指出的那样,奈飞的企业气质是掩藏不住的"超男子气概"。而一个人的极度坦率会是对另一个人的不经意冒犯。

奈飞的股东及它们在董事会的代表对哈斯廷斯调和这些冲突的能力有信心。哈斯廷斯也给了他们很多理由来相信他的判断。但他也完全楚,只有继续让神奇上演,自己的位子才能坐稳。去留测试他同样逃不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