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是世界局势混战时刻,疫情肆虐,中美碰撞;谁是二十世纪影响最大的国际战略大师?布热津斯基不容错过,其思想对于当下有何启发?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2020,是世界局势的混战时刻,新冠疫情肆虐,中美关系碰撞。值此时刻,难免有多难思良将之感。那么,谁是二十世纪影响世界最大的国际战略大师?

对于国人而言,多数人第一印象大概是就是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事实上,值得铭记的名字还很多,与之比肩的至少还有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Zbigniew Kazimierz Brzeziński )。他的地缘政治思想,对于当下有何启发?

犹太欧洲移民

基辛格和布热津斯基,其实有不少相似之处。对于《徐瑾经济人》老朋友来说,基辛格背景并不陌生。

光看布热津斯基这个名字,就知道他的欧洲背景。和基辛格类似,两人都是欧洲犹太裔,都是学而优则仕,从顶级大学进入华盛顿权力中心。两人都曾经在哈佛任教,他们对于世界秩序的理解,多少都天然带有欧洲上层传统的缜密系统思考,也有与美国理想主义外交传统迥异的现实主义倾向;而他们在美国政坛淡出,也被认为是美国外交脱离精英主义与宏大格局的发端。

两人出生于20年代,都是因为纳粹而离开的欧洲难民,1938年来到北美,布热津斯基在2017年去世。不过,基辛格来自德国,效力于共和党政府,而布热津斯基来自波兰,效力于民主党政府。或许正是因为波兰的背景,布热津斯基以极端反对苏联闻名,而他对苏联体制的衰落,即使在苏联如日中天时刻,也一直保持着异于常人的信念。

早在60年代,布热津斯基就曾经担任林登•约翰逊总统的顾问,1977年至1981年,他任卡特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这是他大放光彩的时代,他所奠定的外交战略格局,后人至多是完善,难有超越。

大棋局中国际形势

谈到布热津斯基,离不开他的名著《大棋局》。国家关系对于他这样的战略家而言,就是一个棋局,棋盘上大大小小的国家,分别充当了不同角色,纵横捭阖之间,世界风云变色。在这样的世界中,国家战略是可以清晰体现的,是作为阳谋,而不是密不可宣的阴谋。

这本书首次出版于1998年。那是美国的黄金时代,一方面,苏联解体、俄罗斯低迷、欧洲一体化推进、北约东扩,美国作为世界唯一霸权国家,在欧亚大陆的话语权空前强大;另一方面,中美关系处于稳定向好阶段,中国经济虽然起飞,但是还没有引发广泛的世界侧目与反弹,此时美国的自信不言而喻。

然而,即使在美国形势一片向好欢呼声中,布热津斯基这样老成谋国的智者,也在设想美国在欧亚可能遭遇的挑战与应对。

作为地缘政治大师,布热津斯基的叙述焦点在于欧亚大陆。欧亚大陆作为世界的核心,一直也是世界力量的来源。然而,随着苏联解体,美国成为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意味着一个前所未有的变化:一个非欧亚大陆国家,成为了欧亚大陆的仲裁者。

也正因此,对美国来说,如何介入甚至管理欧亚大陆事务,不仅将决定美国的地缘政治利益,更能决定美国的全球地位。反过来说,欧亚大陆的和平与否,不仅决定美国的全球地位,也决定了世界的福祉。布热津斯基赞同哈佛大学的政治学家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P.Huntington)的判断,“比起一个美国在决定全球事务方面继续拥有比其他任何国家更大影响的世界来,一个美国不占首要地位的世界将是一个更加充满暴力、更为混乱、更少民主和经济增长更困难的世界。维持美国在国际上的首要地位是保障美国人的繁荣和安全的关键,也是保障自由、民主、开放经济和国际秩序在这个世界上继续存在下去的关键。”

政治是辨别敌我的斗争,国际关系也不例外。那么,美国如何“管理”欧亚大陆?首要任务之一就是找到自己对手,加以阻止。因此,阻止一个占主导地位和敌对的欧亚大陆大国的出现,对美国至关重要。

中国,作为地缘战略棋手的崛起

这样的国家会是谁呢?在布热津斯基的设想中,欧亚大陆新政治地图上至少可辨明五个关键的地缘战略棋手和五个地缘政治支轴国家。

所谓活跃的地缘战略棋手,布热津斯基定义为“是有能力、有民族意志在其国境之外运用力量或影响去改变现有地缘政治状况以致影响美国的利益的国家”,他认定五个关键的地缘战略棋手是法国、德国、俄罗斯、中国和印度。

所谓地缘政治支轴国家,布热津斯基认为其重要性不是来自它们的力量和动机,而是来自它们所处的敏感地理位置以及它们潜在的脆弱状态对地缘战略棋手行为造成的影响。据此,他认为乌克兰、阿塞拜疆、韩国、土耳其和伊朗五个国家,起着十分重要的地缘政治支轴国家的作用。

布热津斯基指出,虽然霸权和人类历史一样古老,但美国作为唯一全球性超级大国,与此前帝国有所不同——回顾美国作为超级强国崛起,其实不过100年,正是这一百年内,美国从一个相对孤立于西半球的国家或者所谓大陆岛,变成一个影响和控制力遍布全世界的大国。

他强调,美国的全球力量在四个领域的领先:首先是在军事方面,其次是经济,美国在当时虽然遭受日本德国挑战,但仍旧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火车头;第三是技术方面的优势,最后他认为美国文化虽然有些粗俗,却对世界尤其年轻人无比的吸引力。

当下的启发

时过境迁,情况有什么变化?

有意思的是,早年因为二战局势变化,布热津斯基年幼时候计划离开母国波兰,他首先申请英国签证,却被拒绝,后来他拿到了加拿大签证,辗转之下才来到美国。在布热津斯基2017年去世的时候,FT的专栏作家提到一个笑话,“美国是一个可以让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不用改名都能名声鹊起的地方。” 由此可见,美国确实是一个对有才华的人即使是移民也敞开机会的国家。然而,移民的大量涌入,尤其是非欧洲移民的涌入,也带来了文化融合新问题,进而滋生了政治诸多问题。

今天的美国还在伟大么?伴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地位不同程度遭遇了挑战,尤其中国科技的崛起,让美国近年感到强大的不安。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四大实力是美国外在实力,更值得思考的是,四大实力背后的内在实力到底是什么?事实上,二战后全球秩序主要来自美国涉及与推动,因此在很大程度与美国力量绑定。布热津斯基认为,美国设计的全球体系反映了美国的国内经验,而美国国内经验最主要的一点就是美国社会及其政治制度的多元性特点。这种全球体系显然是动态的,也会受到美国国内政治经济的牵扯与扰动。

布热津斯基当年已经预言了中国的崛起,其经济会超过日本,他对于中美关系是如何构想的呢?他认为,美国对欧亚大陆的一项有效政策必须具有一只远东的锚。因此,要贯彻美国的欧亚地缘战略,仅仅和日本密切合作并不足够,美国必须同中国建立合作关系。

从中国方面而言,按照逻辑来说,美国并不是天然的敌人。因为美国远在天边,对亚洲大陆领土不抱太多企图,二者并没有不可融合的利益冲突。布热津斯基指出,按照“我的邻居的邻居是我的盟友”这一原则,美国应该是中国天然盟友。然而,真实的情况远为更复杂,布热津斯基承认,台湾问题、日本问题,使得中美关系存在“迎头相撞”的可能。

在布热津斯基的沙盘推演中,即使到2020年,中国正在成为在东亚的占有优势的地区大国,但是不太可能在全球性大国的主要方面真正具有竞争力。他认为,对于中国而言,利益最大化方式是以和平方式加强中国在东亚来自于亚洲地区的地位,“削弱美国在本地区的实力,以至于力量锐降的美国不得不需要把在地区内发挥主导作用的中国作为其盟友,并且最终甚至需要把具有全球实力的中国当作其伙伴。中国将会寻求并实现这一目标,但其方式,又要避免造成美日扩大安全联盟的防务范围,或者美国在本地区的实力被日本的实力所取代。”

从美国角度呢?他认为,两个问题的答案,将界定美国在欧亚大陆远东地区的作用。首先是中国崛起的问题,“从美国的观点来看,在中国发展成为主导的地区大国的可能性以及其寻求全球大国地位的日益增长的愿望方面,可行的定义和可接受的范围是什么?”其次,是日本的战后正常化问题,“日本力图界定其全球作用之时,它对作为美国保护国地位的默认程度必然减小,美国应怎样应付由此而在本地区产生的后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大选之下重新审视中美大棋局(上)

发布日期:2020-11-02 06:05
2020是世界局势混战时刻,疫情肆虐,中美碰撞;谁是二十世纪影响最大的国际战略大师?布热津斯基不容错过,其思想对于当下有何启发?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2020,是世界局势的混战时刻,新冠疫情肆虐,中美关系碰撞。值此时刻,难免有多难思良将之感。那么,谁是二十世纪影响世界最大的国际战略大师?

对于国人而言,多数人第一印象大概是就是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事实上,值得铭记的名字还很多,与之比肩的至少还有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Zbigniew Kazimierz Brzeziński )。他的地缘政治思想,对于当下有何启发?

犹太欧洲移民

基辛格和布热津斯基,其实有不少相似之处。对于《徐瑾经济人》老朋友来说,基辛格背景并不陌生。

光看布热津斯基这个名字,就知道他的欧洲背景。和基辛格类似,两人都是欧洲犹太裔,都是学而优则仕,从顶级大学进入华盛顿权力中心。两人都曾经在哈佛任教,他们对于世界秩序的理解,多少都天然带有欧洲上层传统的缜密系统思考,也有与美国理想主义外交传统迥异的现实主义倾向;而他们在美国政坛淡出,也被认为是美国外交脱离精英主义与宏大格局的发端。

两人出生于20年代,都是因为纳粹而离开的欧洲难民,1938年来到北美,布热津斯基在2017年去世。不过,基辛格来自德国,效力于共和党政府,而布热津斯基来自波兰,效力于民主党政府。或许正是因为波兰的背景,布热津斯基以极端反对苏联闻名,而他对苏联体制的衰落,即使在苏联如日中天时刻,也一直保持着异于常人的信念。

早在60年代,布热津斯基就曾经担任林登•约翰逊总统的顾问,1977年至1981年,他任卡特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这是他大放光彩的时代,他所奠定的外交战略格局,后人至多是完善,难有超越。

大棋局中国际形势

谈到布热津斯基,离不开他的名著《大棋局》。国家关系对于他这样的战略家而言,就是一个棋局,棋盘上大大小小的国家,分别充当了不同角色,纵横捭阖之间,世界风云变色。在这样的世界中,国家战略是可以清晰体现的,是作为阳谋,而不是密不可宣的阴谋。

这本书首次出版于1998年。那是美国的黄金时代,一方面,苏联解体、俄罗斯低迷、欧洲一体化推进、北约东扩,美国作为世界唯一霸权国家,在欧亚大陆的话语权空前强大;另一方面,中美关系处于稳定向好阶段,中国经济虽然起飞,但是还没有引发广泛的世界侧目与反弹,此时美国的自信不言而喻。

然而,即使在美国形势一片向好欢呼声中,布热津斯基这样老成谋国的智者,也在设想美国在欧亚可能遭遇的挑战与应对。

作为地缘政治大师,布热津斯基的叙述焦点在于欧亚大陆。欧亚大陆作为世界的核心,一直也是世界力量的来源。然而,随着苏联解体,美国成为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意味着一个前所未有的变化:一个非欧亚大陆国家,成为了欧亚大陆的仲裁者。

也正因此,对美国来说,如何介入甚至管理欧亚大陆事务,不仅将决定美国的地缘政治利益,更能决定美国的全球地位。反过来说,欧亚大陆的和平与否,不仅决定美国的全球地位,也决定了世界的福祉。布热津斯基赞同哈佛大学的政治学家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P.Huntington)的判断,“比起一个美国在决定全球事务方面继续拥有比其他任何国家更大影响的世界来,一个美国不占首要地位的世界将是一个更加充满暴力、更为混乱、更少民主和经济增长更困难的世界。维持美国在国际上的首要地位是保障美国人的繁荣和安全的关键,也是保障自由、民主、开放经济和国际秩序在这个世界上继续存在下去的关键。”

政治是辨别敌我的斗争,国际关系也不例外。那么,美国如何“管理”欧亚大陆?首要任务之一就是找到自己对手,加以阻止。因此,阻止一个占主导地位和敌对的欧亚大陆大国的出现,对美国至关重要。

中国,作为地缘战略棋手的崛起

这样的国家会是谁呢?在布热津斯基的设想中,欧亚大陆新政治地图上至少可辨明五个关键的地缘战略棋手和五个地缘政治支轴国家。

所谓活跃的地缘战略棋手,布热津斯基定义为“是有能力、有民族意志在其国境之外运用力量或影响去改变现有地缘政治状况以致影响美国的利益的国家”,他认定五个关键的地缘战略棋手是法国、德国、俄罗斯、中国和印度。

所谓地缘政治支轴国家,布热津斯基认为其重要性不是来自它们的力量和动机,而是来自它们所处的敏感地理位置以及它们潜在的脆弱状态对地缘战略棋手行为造成的影响。据此,他认为乌克兰、阿塞拜疆、韩国、土耳其和伊朗五个国家,起着十分重要的地缘政治支轴国家的作用。

布热津斯基指出,虽然霸权和人类历史一样古老,但美国作为唯一全球性超级大国,与此前帝国有所不同——回顾美国作为超级强国崛起,其实不过100年,正是这一百年内,美国从一个相对孤立于西半球的国家或者所谓大陆岛,变成一个影响和控制力遍布全世界的大国。

他强调,美国的全球力量在四个领域的领先:首先是在军事方面,其次是经济,美国在当时虽然遭受日本德国挑战,但仍旧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火车头;第三是技术方面的优势,最后他认为美国文化虽然有些粗俗,却对世界尤其年轻人无比的吸引力。

当下的启发

时过境迁,情况有什么变化?

有意思的是,早年因为二战局势变化,布热津斯基年幼时候计划离开母国波兰,他首先申请英国签证,却被拒绝,后来他拿到了加拿大签证,辗转之下才来到美国。在布热津斯基2017年去世的时候,FT的专栏作家提到一个笑话,“美国是一个可以让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不用改名都能名声鹊起的地方。” 由此可见,美国确实是一个对有才华的人即使是移民也敞开机会的国家。然而,移民的大量涌入,尤其是非欧洲移民的涌入,也带来了文化融合新问题,进而滋生了政治诸多问题。

今天的美国还在伟大么?伴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地位不同程度遭遇了挑战,尤其中国科技的崛起,让美国近年感到强大的不安。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四大实力是美国外在实力,更值得思考的是,四大实力背后的内在实力到底是什么?事实上,二战后全球秩序主要来自美国涉及与推动,因此在很大程度与美国力量绑定。布热津斯基认为,美国设计的全球体系反映了美国的国内经验,而美国国内经验最主要的一点就是美国社会及其政治制度的多元性特点。这种全球体系显然是动态的,也会受到美国国内政治经济的牵扯与扰动。

布热津斯基当年已经预言了中国的崛起,其经济会超过日本,他对于中美关系是如何构想的呢?他认为,美国对欧亚大陆的一项有效政策必须具有一只远东的锚。因此,要贯彻美国的欧亚地缘战略,仅仅和日本密切合作并不足够,美国必须同中国建立合作关系。

从中国方面而言,按照逻辑来说,美国并不是天然的敌人。因为美国远在天边,对亚洲大陆领土不抱太多企图,二者并没有不可融合的利益冲突。布热津斯基指出,按照“我的邻居的邻居是我的盟友”这一原则,美国应该是中国天然盟友。然而,真实的情况远为更复杂,布热津斯基承认,台湾问题、日本问题,使得中美关系存在“迎头相撞”的可能。

在布热津斯基的沙盘推演中,即使到2020年,中国正在成为在东亚的占有优势的地区大国,但是不太可能在全球性大国的主要方面真正具有竞争力。他认为,对于中国而言,利益最大化方式是以和平方式加强中国在东亚来自于亚洲地区的地位,“削弱美国在本地区的实力,以至于力量锐降的美国不得不需要把在地区内发挥主导作用的中国作为其盟友,并且最终甚至需要把具有全球实力的中国当作其伙伴。中国将会寻求并实现这一目标,但其方式,又要避免造成美日扩大安全联盟的防务范围,或者美国在本地区的实力被日本的实力所取代。”

从美国角度呢?他认为,两个问题的答案,将界定美国在欧亚大陆远东地区的作用。首先是中国崛起的问题,“从美国的观点来看,在中国发展成为主导的地区大国的可能性以及其寻求全球大国地位的日益增长的愿望方面,可行的定义和可接受的范围是什么?”其次,是日本的战后正常化问题,“日本力图界定其全球作用之时,它对作为美国保护国地位的默认程度必然减小,美国应怎样应付由此而在本地区产生的后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2020是世界局势混战时刻,疫情肆虐,中美碰撞;谁是二十世纪影响最大的国际战略大师?布热津斯基不容错过,其思想对于当下有何启发?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2020,是世界局势的混战时刻,新冠疫情肆虐,中美关系碰撞。值此时刻,难免有多难思良将之感。那么,谁是二十世纪影响世界最大的国际战略大师?

对于国人而言,多数人第一印象大概是就是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事实上,值得铭记的名字还很多,与之比肩的至少还有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Zbigniew Kazimierz Brzeziński )。他的地缘政治思想,对于当下有何启发?

犹太欧洲移民

基辛格和布热津斯基,其实有不少相似之处。对于《徐瑾经济人》老朋友来说,基辛格背景并不陌生。

光看布热津斯基这个名字,就知道他的欧洲背景。和基辛格类似,两人都是欧洲犹太裔,都是学而优则仕,从顶级大学进入华盛顿权力中心。两人都曾经在哈佛任教,他们对于世界秩序的理解,多少都天然带有欧洲上层传统的缜密系统思考,也有与美国理想主义外交传统迥异的现实主义倾向;而他们在美国政坛淡出,也被认为是美国外交脱离精英主义与宏大格局的发端。

两人出生于20年代,都是因为纳粹而离开的欧洲难民,1938年来到北美,布热津斯基在2017年去世。不过,基辛格来自德国,效力于共和党政府,而布热津斯基来自波兰,效力于民主党政府。或许正是因为波兰的背景,布热津斯基以极端反对苏联闻名,而他对苏联体制的衰落,即使在苏联如日中天时刻,也一直保持着异于常人的信念。

早在60年代,布热津斯基就曾经担任林登•约翰逊总统的顾问,1977年至1981年,他任卡特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这是他大放光彩的时代,他所奠定的外交战略格局,后人至多是完善,难有超越。

大棋局中国际形势

谈到布热津斯基,离不开他的名著《大棋局》。国家关系对于他这样的战略家而言,就是一个棋局,棋盘上大大小小的国家,分别充当了不同角色,纵横捭阖之间,世界风云变色。在这样的世界中,国家战略是可以清晰体现的,是作为阳谋,而不是密不可宣的阴谋。

这本书首次出版于1998年。那是美国的黄金时代,一方面,苏联解体、俄罗斯低迷、欧洲一体化推进、北约东扩,美国作为世界唯一霸权国家,在欧亚大陆的话语权空前强大;另一方面,中美关系处于稳定向好阶段,中国经济虽然起飞,但是还没有引发广泛的世界侧目与反弹,此时美国的自信不言而喻。

然而,即使在美国形势一片向好欢呼声中,布热津斯基这样老成谋国的智者,也在设想美国在欧亚可能遭遇的挑战与应对。

作为地缘政治大师,布热津斯基的叙述焦点在于欧亚大陆。欧亚大陆作为世界的核心,一直也是世界力量的来源。然而,随着苏联解体,美国成为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意味着一个前所未有的变化:一个非欧亚大陆国家,成为了欧亚大陆的仲裁者。

也正因此,对美国来说,如何介入甚至管理欧亚大陆事务,不仅将决定美国的地缘政治利益,更能决定美国的全球地位。反过来说,欧亚大陆的和平与否,不仅决定美国的全球地位,也决定了世界的福祉。布热津斯基赞同哈佛大学的政治学家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P.Huntington)的判断,“比起一个美国在决定全球事务方面继续拥有比其他任何国家更大影响的世界来,一个美国不占首要地位的世界将是一个更加充满暴力、更为混乱、更少民主和经济增长更困难的世界。维持美国在国际上的首要地位是保障美国人的繁荣和安全的关键,也是保障自由、民主、开放经济和国际秩序在这个世界上继续存在下去的关键。”

政治是辨别敌我的斗争,国际关系也不例外。那么,美国如何“管理”欧亚大陆?首要任务之一就是找到自己对手,加以阻止。因此,阻止一个占主导地位和敌对的欧亚大陆大国的出现,对美国至关重要。

中国,作为地缘战略棋手的崛起

这样的国家会是谁呢?在布热津斯基的设想中,欧亚大陆新政治地图上至少可辨明五个关键的地缘战略棋手和五个地缘政治支轴国家。

所谓活跃的地缘战略棋手,布热津斯基定义为“是有能力、有民族意志在其国境之外运用力量或影响去改变现有地缘政治状况以致影响美国的利益的国家”,他认定五个关键的地缘战略棋手是法国、德国、俄罗斯、中国和印度。

所谓地缘政治支轴国家,布热津斯基认为其重要性不是来自它们的力量和动机,而是来自它们所处的敏感地理位置以及它们潜在的脆弱状态对地缘战略棋手行为造成的影响。据此,他认为乌克兰、阿塞拜疆、韩国、土耳其和伊朗五个国家,起着十分重要的地缘政治支轴国家的作用。

布热津斯基指出,虽然霸权和人类历史一样古老,但美国作为唯一全球性超级大国,与此前帝国有所不同——回顾美国作为超级强国崛起,其实不过100年,正是这一百年内,美国从一个相对孤立于西半球的国家或者所谓大陆岛,变成一个影响和控制力遍布全世界的大国。

他强调,美国的全球力量在四个领域的领先:首先是在军事方面,其次是经济,美国在当时虽然遭受日本德国挑战,但仍旧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火车头;第三是技术方面的优势,最后他认为美国文化虽然有些粗俗,却对世界尤其年轻人无比的吸引力。

当下的启发

时过境迁,情况有什么变化?

有意思的是,早年因为二战局势变化,布热津斯基年幼时候计划离开母国波兰,他首先申请英国签证,却被拒绝,后来他拿到了加拿大签证,辗转之下才来到美国。在布热津斯基2017年去世的时候,FT的专栏作家提到一个笑话,“美国是一个可以让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不用改名都能名声鹊起的地方。” 由此可见,美国确实是一个对有才华的人即使是移民也敞开机会的国家。然而,移民的大量涌入,尤其是非欧洲移民的涌入,也带来了文化融合新问题,进而滋生了政治诸多问题。

今天的美国还在伟大么?伴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地位不同程度遭遇了挑战,尤其中国科技的崛起,让美国近年感到强大的不安。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四大实力是美国外在实力,更值得思考的是,四大实力背后的内在实力到底是什么?事实上,二战后全球秩序主要来自美国涉及与推动,因此在很大程度与美国力量绑定。布热津斯基认为,美国设计的全球体系反映了美国的国内经验,而美国国内经验最主要的一点就是美国社会及其政治制度的多元性特点。这种全球体系显然是动态的,也会受到美国国内政治经济的牵扯与扰动。

布热津斯基当年已经预言了中国的崛起,其经济会超过日本,他对于中美关系是如何构想的呢?他认为,美国对欧亚大陆的一项有效政策必须具有一只远东的锚。因此,要贯彻美国的欧亚地缘战略,仅仅和日本密切合作并不足够,美国必须同中国建立合作关系。

从中国方面而言,按照逻辑来说,美国并不是天然的敌人。因为美国远在天边,对亚洲大陆领土不抱太多企图,二者并没有不可融合的利益冲突。布热津斯基指出,按照“我的邻居的邻居是我的盟友”这一原则,美国应该是中国天然盟友。然而,真实的情况远为更复杂,布热津斯基承认,台湾问题、日本问题,使得中美关系存在“迎头相撞”的可能。

在布热津斯基的沙盘推演中,即使到2020年,中国正在成为在东亚的占有优势的地区大国,但是不太可能在全球性大国的主要方面真正具有竞争力。他认为,对于中国而言,利益最大化方式是以和平方式加强中国在东亚来自于亚洲地区的地位,“削弱美国在本地区的实力,以至于力量锐降的美国不得不需要把在地区内发挥主导作用的中国作为其盟友,并且最终甚至需要把具有全球实力的中国当作其伙伴。中国将会寻求并实现这一目标,但其方式,又要避免造成美日扩大安全联盟的防务范围,或者美国在本地区的实力被日本的实力所取代。”

从美国角度呢?他认为,两个问题的答案,将界定美国在欧亚大陆远东地区的作用。首先是中国崛起的问题,“从美国的观点来看,在中国发展成为主导的地区大国的可能性以及其寻求全球大国地位的日益增长的愿望方面,可行的定义和可接受的范围是什么?”其次,是日本的战后正常化问题,“日本力图界定其全球作用之时,它对作为美国保护国地位的默认程度必然减小,美国应怎样应付由此而在本地区产生的后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大选之下重新审视中美大棋局(上)

发布日期:2020-11-02 06:05
2020是世界局势混战时刻,疫情肆虐,中美碰撞;谁是二十世纪影响最大的国际战略大师?布热津斯基不容错过,其思想对于当下有何启发?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2020,是世界局势的混战时刻,新冠疫情肆虐,中美关系碰撞。值此时刻,难免有多难思良将之感。那么,谁是二十世纪影响世界最大的国际战略大师?

对于国人而言,多数人第一印象大概是就是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事实上,值得铭记的名字还很多,与之比肩的至少还有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Zbigniew Kazimierz Brzeziński )。他的地缘政治思想,对于当下有何启发?

犹太欧洲移民

基辛格和布热津斯基,其实有不少相似之处。对于《徐瑾经济人》老朋友来说,基辛格背景并不陌生。

光看布热津斯基这个名字,就知道他的欧洲背景。和基辛格类似,两人都是欧洲犹太裔,都是学而优则仕,从顶级大学进入华盛顿权力中心。两人都曾经在哈佛任教,他们对于世界秩序的理解,多少都天然带有欧洲上层传统的缜密系统思考,也有与美国理想主义外交传统迥异的现实主义倾向;而他们在美国政坛淡出,也被认为是美国外交脱离精英主义与宏大格局的发端。

两人出生于20年代,都是因为纳粹而离开的欧洲难民,1938年来到北美,布热津斯基在2017年去世。不过,基辛格来自德国,效力于共和党政府,而布热津斯基来自波兰,效力于民主党政府。或许正是因为波兰的背景,布热津斯基以极端反对苏联闻名,而他对苏联体制的衰落,即使在苏联如日中天时刻,也一直保持着异于常人的信念。

早在60年代,布热津斯基就曾经担任林登•约翰逊总统的顾问,1977年至1981年,他任卡特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这是他大放光彩的时代,他所奠定的外交战略格局,后人至多是完善,难有超越。

大棋局中国际形势

谈到布热津斯基,离不开他的名著《大棋局》。国家关系对于他这样的战略家而言,就是一个棋局,棋盘上大大小小的国家,分别充当了不同角色,纵横捭阖之间,世界风云变色。在这样的世界中,国家战略是可以清晰体现的,是作为阳谋,而不是密不可宣的阴谋。

这本书首次出版于1998年。那是美国的黄金时代,一方面,苏联解体、俄罗斯低迷、欧洲一体化推进、北约东扩,美国作为世界唯一霸权国家,在欧亚大陆的话语权空前强大;另一方面,中美关系处于稳定向好阶段,中国经济虽然起飞,但是还没有引发广泛的世界侧目与反弹,此时美国的自信不言而喻。

然而,即使在美国形势一片向好欢呼声中,布热津斯基这样老成谋国的智者,也在设想美国在欧亚可能遭遇的挑战与应对。

作为地缘政治大师,布热津斯基的叙述焦点在于欧亚大陆。欧亚大陆作为世界的核心,一直也是世界力量的来源。然而,随着苏联解体,美国成为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意味着一个前所未有的变化:一个非欧亚大陆国家,成为了欧亚大陆的仲裁者。

也正因此,对美国来说,如何介入甚至管理欧亚大陆事务,不仅将决定美国的地缘政治利益,更能决定美国的全球地位。反过来说,欧亚大陆的和平与否,不仅决定美国的全球地位,也决定了世界的福祉。布热津斯基赞同哈佛大学的政治学家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P.Huntington)的判断,“比起一个美国在决定全球事务方面继续拥有比其他任何国家更大影响的世界来,一个美国不占首要地位的世界将是一个更加充满暴力、更为混乱、更少民主和经济增长更困难的世界。维持美国在国际上的首要地位是保障美国人的繁荣和安全的关键,也是保障自由、民主、开放经济和国际秩序在这个世界上继续存在下去的关键。”

政治是辨别敌我的斗争,国际关系也不例外。那么,美国如何“管理”欧亚大陆?首要任务之一就是找到自己对手,加以阻止。因此,阻止一个占主导地位和敌对的欧亚大陆大国的出现,对美国至关重要。

中国,作为地缘战略棋手的崛起

这样的国家会是谁呢?在布热津斯基的设想中,欧亚大陆新政治地图上至少可辨明五个关键的地缘战略棋手和五个地缘政治支轴国家。

所谓活跃的地缘战略棋手,布热津斯基定义为“是有能力、有民族意志在其国境之外运用力量或影响去改变现有地缘政治状况以致影响美国的利益的国家”,他认定五个关键的地缘战略棋手是法国、德国、俄罗斯、中国和印度。

所谓地缘政治支轴国家,布热津斯基认为其重要性不是来自它们的力量和动机,而是来自它们所处的敏感地理位置以及它们潜在的脆弱状态对地缘战略棋手行为造成的影响。据此,他认为乌克兰、阿塞拜疆、韩国、土耳其和伊朗五个国家,起着十分重要的地缘政治支轴国家的作用。

布热津斯基指出,虽然霸权和人类历史一样古老,但美国作为唯一全球性超级大国,与此前帝国有所不同——回顾美国作为超级强国崛起,其实不过100年,正是这一百年内,美国从一个相对孤立于西半球的国家或者所谓大陆岛,变成一个影响和控制力遍布全世界的大国。

他强调,美国的全球力量在四个领域的领先:首先是在军事方面,其次是经济,美国在当时虽然遭受日本德国挑战,但仍旧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火车头;第三是技术方面的优势,最后他认为美国文化虽然有些粗俗,却对世界尤其年轻人无比的吸引力。

当下的启发

时过境迁,情况有什么变化?

有意思的是,早年因为二战局势变化,布热津斯基年幼时候计划离开母国波兰,他首先申请英国签证,却被拒绝,后来他拿到了加拿大签证,辗转之下才来到美国。在布热津斯基2017年去世的时候,FT的专栏作家提到一个笑话,“美国是一个可以让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不用改名都能名声鹊起的地方。” 由此可见,美国确实是一个对有才华的人即使是移民也敞开机会的国家。然而,移民的大量涌入,尤其是非欧洲移民的涌入,也带来了文化融合新问题,进而滋生了政治诸多问题。

今天的美国还在伟大么?伴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地位不同程度遭遇了挑战,尤其中国科技的崛起,让美国近年感到强大的不安。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四大实力是美国外在实力,更值得思考的是,四大实力背后的内在实力到底是什么?事实上,二战后全球秩序主要来自美国涉及与推动,因此在很大程度与美国力量绑定。布热津斯基认为,美国设计的全球体系反映了美国的国内经验,而美国国内经验最主要的一点就是美国社会及其政治制度的多元性特点。这种全球体系显然是动态的,也会受到美国国内政治经济的牵扯与扰动。

布热津斯基当年已经预言了中国的崛起,其经济会超过日本,他对于中美关系是如何构想的呢?他认为,美国对欧亚大陆的一项有效政策必须具有一只远东的锚。因此,要贯彻美国的欧亚地缘战略,仅仅和日本密切合作并不足够,美国必须同中国建立合作关系。

从中国方面而言,按照逻辑来说,美国并不是天然的敌人。因为美国远在天边,对亚洲大陆领土不抱太多企图,二者并没有不可融合的利益冲突。布热津斯基指出,按照“我的邻居的邻居是我的盟友”这一原则,美国应该是中国天然盟友。然而,真实的情况远为更复杂,布热津斯基承认,台湾问题、日本问题,使得中美关系存在“迎头相撞”的可能。

在布热津斯基的沙盘推演中,即使到2020年,中国正在成为在东亚的占有优势的地区大国,但是不太可能在全球性大国的主要方面真正具有竞争力。他认为,对于中国而言,利益最大化方式是以和平方式加强中国在东亚来自于亚洲地区的地位,“削弱美国在本地区的实力,以至于力量锐降的美国不得不需要把在地区内发挥主导作用的中国作为其盟友,并且最终甚至需要把具有全球实力的中国当作其伙伴。中国将会寻求并实现这一目标,但其方式,又要避免造成美日扩大安全联盟的防务范围,或者美国在本地区的实力被日本的实力所取代。”

从美国角度呢?他认为,两个问题的答案,将界定美国在欧亚大陆远东地区的作用。首先是中国崛起的问题,“从美国的观点来看,在中国发展成为主导的地区大国的可能性以及其寻求全球大国地位的日益增长的愿望方面,可行的定义和可接受的范围是什么?”其次,是日本的战后正常化问题,“日本力图界定其全球作用之时,它对作为美国保护国地位的默认程度必然减小,美国应怎样应付由此而在本地区产生的后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2020是世界局势混战时刻,疫情肆虐,中美碰撞;谁是二十世纪影响最大的国际战略大师?布热津斯基不容错过,其思想对于当下有何启发?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2020,是世界局势的混战时刻,新冠疫情肆虐,中美关系碰撞。值此时刻,难免有多难思良将之感。那么,谁是二十世纪影响世界最大的国际战略大师?

对于国人而言,多数人第一印象大概是就是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事实上,值得铭记的名字还很多,与之比肩的至少还有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Zbigniew Kazimierz Brzeziński )。他的地缘政治思想,对于当下有何启发?

犹太欧洲移民

基辛格和布热津斯基,其实有不少相似之处。对于《徐瑾经济人》老朋友来说,基辛格背景并不陌生。

光看布热津斯基这个名字,就知道他的欧洲背景。和基辛格类似,两人都是欧洲犹太裔,都是学而优则仕,从顶级大学进入华盛顿权力中心。两人都曾经在哈佛任教,他们对于世界秩序的理解,多少都天然带有欧洲上层传统的缜密系统思考,也有与美国理想主义外交传统迥异的现实主义倾向;而他们在美国政坛淡出,也被认为是美国外交脱离精英主义与宏大格局的发端。

两人出生于20年代,都是因为纳粹而离开的欧洲难民,1938年来到北美,布热津斯基在2017年去世。不过,基辛格来自德国,效力于共和党政府,而布热津斯基来自波兰,效力于民主党政府。或许正是因为波兰的背景,布热津斯基以极端反对苏联闻名,而他对苏联体制的衰落,即使在苏联如日中天时刻,也一直保持着异于常人的信念。

早在60年代,布热津斯基就曾经担任林登•约翰逊总统的顾问,1977年至1981年,他任卡特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这是他大放光彩的时代,他所奠定的外交战略格局,后人至多是完善,难有超越。

大棋局中国际形势

谈到布热津斯基,离不开他的名著《大棋局》。国家关系对于他这样的战略家而言,就是一个棋局,棋盘上大大小小的国家,分别充当了不同角色,纵横捭阖之间,世界风云变色。在这样的世界中,国家战略是可以清晰体现的,是作为阳谋,而不是密不可宣的阴谋。

这本书首次出版于1998年。那是美国的黄金时代,一方面,苏联解体、俄罗斯低迷、欧洲一体化推进、北约东扩,美国作为世界唯一霸权国家,在欧亚大陆的话语权空前强大;另一方面,中美关系处于稳定向好阶段,中国经济虽然起飞,但是还没有引发广泛的世界侧目与反弹,此时美国的自信不言而喻。

然而,即使在美国形势一片向好欢呼声中,布热津斯基这样老成谋国的智者,也在设想美国在欧亚可能遭遇的挑战与应对。

作为地缘政治大师,布热津斯基的叙述焦点在于欧亚大陆。欧亚大陆作为世界的核心,一直也是世界力量的来源。然而,随着苏联解体,美国成为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意味着一个前所未有的变化:一个非欧亚大陆国家,成为了欧亚大陆的仲裁者。

也正因此,对美国来说,如何介入甚至管理欧亚大陆事务,不仅将决定美国的地缘政治利益,更能决定美国的全球地位。反过来说,欧亚大陆的和平与否,不仅决定美国的全球地位,也决定了世界的福祉。布热津斯基赞同哈佛大学的政治学家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P.Huntington)的判断,“比起一个美国在决定全球事务方面继续拥有比其他任何国家更大影响的世界来,一个美国不占首要地位的世界将是一个更加充满暴力、更为混乱、更少民主和经济增长更困难的世界。维持美国在国际上的首要地位是保障美国人的繁荣和安全的关键,也是保障自由、民主、开放经济和国际秩序在这个世界上继续存在下去的关键。”

政治是辨别敌我的斗争,国际关系也不例外。那么,美国如何“管理”欧亚大陆?首要任务之一就是找到自己对手,加以阻止。因此,阻止一个占主导地位和敌对的欧亚大陆大国的出现,对美国至关重要。

中国,作为地缘战略棋手的崛起

这样的国家会是谁呢?在布热津斯基的设想中,欧亚大陆新政治地图上至少可辨明五个关键的地缘战略棋手和五个地缘政治支轴国家。

所谓活跃的地缘战略棋手,布热津斯基定义为“是有能力、有民族意志在其国境之外运用力量或影响去改变现有地缘政治状况以致影响美国的利益的国家”,他认定五个关键的地缘战略棋手是法国、德国、俄罗斯、中国和印度。

所谓地缘政治支轴国家,布热津斯基认为其重要性不是来自它们的力量和动机,而是来自它们所处的敏感地理位置以及它们潜在的脆弱状态对地缘战略棋手行为造成的影响。据此,他认为乌克兰、阿塞拜疆、韩国、土耳其和伊朗五个国家,起着十分重要的地缘政治支轴国家的作用。

布热津斯基指出,虽然霸权和人类历史一样古老,但美国作为唯一全球性超级大国,与此前帝国有所不同——回顾美国作为超级强国崛起,其实不过100年,正是这一百年内,美国从一个相对孤立于西半球的国家或者所谓大陆岛,变成一个影响和控制力遍布全世界的大国。

他强调,美国的全球力量在四个领域的领先:首先是在军事方面,其次是经济,美国在当时虽然遭受日本德国挑战,但仍旧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火车头;第三是技术方面的优势,最后他认为美国文化虽然有些粗俗,却对世界尤其年轻人无比的吸引力。

当下的启发

时过境迁,情况有什么变化?

有意思的是,早年因为二战局势变化,布热津斯基年幼时候计划离开母国波兰,他首先申请英国签证,却被拒绝,后来他拿到了加拿大签证,辗转之下才来到美国。在布热津斯基2017年去世的时候,FT的专栏作家提到一个笑话,“美国是一个可以让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不用改名都能名声鹊起的地方。” 由此可见,美国确实是一个对有才华的人即使是移民也敞开机会的国家。然而,移民的大量涌入,尤其是非欧洲移民的涌入,也带来了文化融合新问题,进而滋生了政治诸多问题。

今天的美国还在伟大么?伴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地位不同程度遭遇了挑战,尤其中国科技的崛起,让美国近年感到强大的不安。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四大实力是美国外在实力,更值得思考的是,四大实力背后的内在实力到底是什么?事实上,二战后全球秩序主要来自美国涉及与推动,因此在很大程度与美国力量绑定。布热津斯基认为,美国设计的全球体系反映了美国的国内经验,而美国国内经验最主要的一点就是美国社会及其政治制度的多元性特点。这种全球体系显然是动态的,也会受到美国国内政治经济的牵扯与扰动。

布热津斯基当年已经预言了中国的崛起,其经济会超过日本,他对于中美关系是如何构想的呢?他认为,美国对欧亚大陆的一项有效政策必须具有一只远东的锚。因此,要贯彻美国的欧亚地缘战略,仅仅和日本密切合作并不足够,美国必须同中国建立合作关系。

从中国方面而言,按照逻辑来说,美国并不是天然的敌人。因为美国远在天边,对亚洲大陆领土不抱太多企图,二者并没有不可融合的利益冲突。布热津斯基指出,按照“我的邻居的邻居是我的盟友”这一原则,美国应该是中国天然盟友。然而,真实的情况远为更复杂,布热津斯基承认,台湾问题、日本问题,使得中美关系存在“迎头相撞”的可能。

在布热津斯基的沙盘推演中,即使到2020年,中国正在成为在东亚的占有优势的地区大国,但是不太可能在全球性大国的主要方面真正具有竞争力。他认为,对于中国而言,利益最大化方式是以和平方式加强中国在东亚来自于亚洲地区的地位,“削弱美国在本地区的实力,以至于力量锐降的美国不得不需要把在地区内发挥主导作用的中国作为其盟友,并且最终甚至需要把具有全球实力的中国当作其伙伴。中国将会寻求并实现这一目标,但其方式,又要避免造成美日扩大安全联盟的防务范围,或者美国在本地区的实力被日本的实力所取代。”

从美国角度呢?他认为,两个问题的答案,将界定美国在欧亚大陆远东地区的作用。首先是中国崛起的问题,“从美国的观点来看,在中国发展成为主导的地区大国的可能性以及其寻求全球大国地位的日益增长的愿望方面,可行的定义和可接受的范围是什么?”其次,是日本的战后正常化问题,“日本力图界定其全球作用之时,它对作为美国保护国地位的默认程度必然减小,美国应怎样应付由此而在本地区产生的后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