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从疫情中的快速复苏,及新冠在世界其他地区造成的混乱,正促使大量资金流入中国。中国官员称,中国成为许多跨国投资的“避风港”。



 | 韩乐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几年中,代表魁北克政府养老金体系投资国际资产的加拿大企业——亿万豪剑桥(Ivanhoé Cambridge)已向中国物流业投资20亿美元。今年6月,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肆虐全球之际,亿万豪剑桥决定向该领域再投入4亿美元。

亿万豪剑桥亚太区高级副总裁乔治•阿格滕(George Agethen)表示:“我们确实一直在尽可能快速、负责任地加大对中国物流业的配置。”他指出,目前“大环境很艰难”,难以做出投资决策。

“对投资中国和中国物流业感兴趣的人……到处都是。”他补充称,“我认识的投资者中,没有一个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今年年初,当中国境内出现新冠病毒时,对华外商直接投资(FDI)大幅下跌。但中国从疫情中的快速复苏以及新冠病毒在世界其他地区造成的混乱,正促使大量资金流入中国。

这样的转变可能有利于中国扩大国内消费、逐步放开外资参与本国众多行业的较长期计划,尽管中国政府此前已出手打压了国内一些最大的企业集团以及它们在过去十年推动的资本外流。

官方数据显示,10月份中国吸收的FDI连续第七个月上升,同比增长18%,至819亿元人民币(合118亿美元)。

中国商务部官员宗长青上月表示,不少外资企业将中国作为跨国投资的“避风港”。

FDI的上升趋势与中国经济复苏背景下大量资金涌入中国金融市场的更广泛热潮相呼应,这股资金潮帮助推动人民币汇率升至多年来的最高水平。与世界其他地区的经济下滑相比,预计中国经济今年将增长2%。

“这表明中国是一个具有吸引力的投资地点,就像它对证券投资具有吸引力一样。”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艾丽西亚•加西亚-赫雷罗(Alicia Garcia-Herrerro)表示,“相对而言,中国的增长更好,投资回报更高。”

法国外贸银行表示,如果不计算香港与中国内地之间的并购交易,那么,房地产、信息和通信技术(ICT)、电子商务和消费等行业中的并购交易活动增幅最大。这类行业往往依赖于本身作为一个终端市场的中国市场,与中国下一个五年规划紧密挂钩。中国“十四五”规划将经济重点放在国内生产上,以求服务本国消费者。

在外国投资者对中国表现出更浓厚兴趣之前,中美两国之间刚刚经历了投资降温。尽管今年地缘政治局势紧张,但目前新冠疫情正在帮助推快中国国内长期存在的一些投资趋势。

与电子商务一样,物流业也在抓住中国城市化程度提高和消费者需求增长所带来的机遇。摩根大通资产管理(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今年与中国物流企业新宜中国(New Ease)成立了一家6亿美元的合资企业,代表北美、欧洲、中东和亚洲的投资者进行资产投资。

阿格滕表示:“看看中国的城市化、中国中产阶级的急速扩张、以及中国发展起来的消费支出——这正是外国投资者不断寻找办法想要参与投资的宏大主题。”

法国外贸银行表示,尽管外资进入兴趣上升,但中国的对外投资仍然疲弱。2015年至2017年,由于海航(HNA)和安邦(Anbang)等大型企业集团高度活跃,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大幅增长,但随后出现下降。

加利福尼亚州智库Wong MNC Center的创始执行董事让-马克•F•布兰查德(Jean-Marc F Blanchard)提供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达到770亿美元,不足2017年水平的一半。

布兰查德表示,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下跌与政治因素有关,这些企业的高调作风可能“招致政府警觉”。他认为,蚂蚁集团(Ant)最近未能在上海上市,也出于同样的问题。

由于海航未能履行法院判决的给付义务,该公司董事长陈峰从9月份起被禁止乘坐飞机高铁。海航最初是一家航空公司,通过高额举债为其海外扩张提供资金,希望成为一家全球性企业集团。2015年至2017年期间,海航是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一个重要来源,在此期间贡献了近500亿美元。

布兰查德补充称,当时由于外汇储备下降,中国政府“对大额资金流出非常敏感”。

对外投资在政治上受到的支持出现减弱迹象的同时,中国政府对外资参与国内多个行业的态度更加开放,特别是金融服务领域——今年以来,金融服务领域的开放程度有所提高。

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副总监亚当•李森科(Adam Lysenko)表示,中国在放松对资本流出的严格管制之时,会把外资流入作为一项重要工作。

“维持稳定的关键将是确保放松资本流出管制不会立即引发资金快速出逃。”他表示,“对北京来说,这是一条很难走的钢丝。”■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外资热情回归中国

发布日期:2020-11-19 16:29
摘要:中国从疫情中的快速复苏,及新冠在世界其他地区造成的混乱,正促使大量资金流入中国。中国官员称,中国成为许多跨国投资的“避风港”。



 | 韩乐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几年中,代表魁北克政府养老金体系投资国际资产的加拿大企业——亿万豪剑桥(Ivanhoé Cambridge)已向中国物流业投资20亿美元。今年6月,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肆虐全球之际,亿万豪剑桥决定向该领域再投入4亿美元。

亿万豪剑桥亚太区高级副总裁乔治•阿格滕(George Agethen)表示:“我们确实一直在尽可能快速、负责任地加大对中国物流业的配置。”他指出,目前“大环境很艰难”,难以做出投资决策。

“对投资中国和中国物流业感兴趣的人……到处都是。”他补充称,“我认识的投资者中,没有一个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今年年初,当中国境内出现新冠病毒时,对华外商直接投资(FDI)大幅下跌。但中国从疫情中的快速复苏以及新冠病毒在世界其他地区造成的混乱,正促使大量资金流入中国。

这样的转变可能有利于中国扩大国内消费、逐步放开外资参与本国众多行业的较长期计划,尽管中国政府此前已出手打压了国内一些最大的企业集团以及它们在过去十年推动的资本外流。

官方数据显示,10月份中国吸收的FDI连续第七个月上升,同比增长18%,至819亿元人民币(合118亿美元)。

中国商务部官员宗长青上月表示,不少外资企业将中国作为跨国投资的“避风港”。

FDI的上升趋势与中国经济复苏背景下大量资金涌入中国金融市场的更广泛热潮相呼应,这股资金潮帮助推动人民币汇率升至多年来的最高水平。与世界其他地区的经济下滑相比,预计中国经济今年将增长2%。

“这表明中国是一个具有吸引力的投资地点,就像它对证券投资具有吸引力一样。”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艾丽西亚•加西亚-赫雷罗(Alicia Garcia-Herrerro)表示,“相对而言,中国的增长更好,投资回报更高。”

法国外贸银行表示,如果不计算香港与中国内地之间的并购交易,那么,房地产、信息和通信技术(ICT)、电子商务和消费等行业中的并购交易活动增幅最大。这类行业往往依赖于本身作为一个终端市场的中国市场,与中国下一个五年规划紧密挂钩。中国“十四五”规划将经济重点放在国内生产上,以求服务本国消费者。

在外国投资者对中国表现出更浓厚兴趣之前,中美两国之间刚刚经历了投资降温。尽管今年地缘政治局势紧张,但目前新冠疫情正在帮助推快中国国内长期存在的一些投资趋势。

与电子商务一样,物流业也在抓住中国城市化程度提高和消费者需求增长所带来的机遇。摩根大通资产管理(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今年与中国物流企业新宜中国(New Ease)成立了一家6亿美元的合资企业,代表北美、欧洲、中东和亚洲的投资者进行资产投资。

阿格滕表示:“看看中国的城市化、中国中产阶级的急速扩张、以及中国发展起来的消费支出——这正是外国投资者不断寻找办法想要参与投资的宏大主题。”

法国外贸银行表示,尽管外资进入兴趣上升,但中国的对外投资仍然疲弱。2015年至2017年,由于海航(HNA)和安邦(Anbang)等大型企业集团高度活跃,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大幅增长,但随后出现下降。

加利福尼亚州智库Wong MNC Center的创始执行董事让-马克•F•布兰查德(Jean-Marc F Blanchard)提供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达到770亿美元,不足2017年水平的一半。

布兰查德表示,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下跌与政治因素有关,这些企业的高调作风可能“招致政府警觉”。他认为,蚂蚁集团(Ant)最近未能在上海上市,也出于同样的问题。

由于海航未能履行法院判决的给付义务,该公司董事长陈峰从9月份起被禁止乘坐飞机高铁。海航最初是一家航空公司,通过高额举债为其海外扩张提供资金,希望成为一家全球性企业集团。2015年至2017年期间,海航是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一个重要来源,在此期间贡献了近500亿美元。

布兰查德补充称,当时由于外汇储备下降,中国政府“对大额资金流出非常敏感”。

对外投资在政治上受到的支持出现减弱迹象的同时,中国政府对外资参与国内多个行业的态度更加开放,特别是金融服务领域——今年以来,金融服务领域的开放程度有所提高。

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副总监亚当•李森科(Adam Lysenko)表示,中国在放松对资本流出的严格管制之时,会把外资流入作为一项重要工作。

“维持稳定的关键将是确保放松资本流出管制不会立即引发资金快速出逃。”他表示,“对北京来说,这是一条很难走的钢丝。”■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从疫情中的快速复苏,及新冠在世界其他地区造成的混乱,正促使大量资金流入中国。中国官员称,中国成为许多跨国投资的“避风港”。



 | 韩乐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几年中,代表魁北克政府养老金体系投资国际资产的加拿大企业——亿万豪剑桥(Ivanhoé Cambridge)已向中国物流业投资20亿美元。今年6月,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肆虐全球之际,亿万豪剑桥决定向该领域再投入4亿美元。

亿万豪剑桥亚太区高级副总裁乔治•阿格滕(George Agethen)表示:“我们确实一直在尽可能快速、负责任地加大对中国物流业的配置。”他指出,目前“大环境很艰难”,难以做出投资决策。

“对投资中国和中国物流业感兴趣的人……到处都是。”他补充称,“我认识的投资者中,没有一个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今年年初,当中国境内出现新冠病毒时,对华外商直接投资(FDI)大幅下跌。但中国从疫情中的快速复苏以及新冠病毒在世界其他地区造成的混乱,正促使大量资金流入中国。

这样的转变可能有利于中国扩大国内消费、逐步放开外资参与本国众多行业的较长期计划,尽管中国政府此前已出手打压了国内一些最大的企业集团以及它们在过去十年推动的资本外流。

官方数据显示,10月份中国吸收的FDI连续第七个月上升,同比增长18%,至819亿元人民币(合118亿美元)。

中国商务部官员宗长青上月表示,不少外资企业将中国作为跨国投资的“避风港”。

FDI的上升趋势与中国经济复苏背景下大量资金涌入中国金融市场的更广泛热潮相呼应,这股资金潮帮助推动人民币汇率升至多年来的最高水平。与世界其他地区的经济下滑相比,预计中国经济今年将增长2%。

“这表明中国是一个具有吸引力的投资地点,就像它对证券投资具有吸引力一样。”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艾丽西亚•加西亚-赫雷罗(Alicia Garcia-Herrerro)表示,“相对而言,中国的增长更好,投资回报更高。”

法国外贸银行表示,如果不计算香港与中国内地之间的并购交易,那么,房地产、信息和通信技术(ICT)、电子商务和消费等行业中的并购交易活动增幅最大。这类行业往往依赖于本身作为一个终端市场的中国市场,与中国下一个五年规划紧密挂钩。中国“十四五”规划将经济重点放在国内生产上,以求服务本国消费者。

在外国投资者对中国表现出更浓厚兴趣之前,中美两国之间刚刚经历了投资降温。尽管今年地缘政治局势紧张,但目前新冠疫情正在帮助推快中国国内长期存在的一些投资趋势。

与电子商务一样,物流业也在抓住中国城市化程度提高和消费者需求增长所带来的机遇。摩根大通资产管理(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今年与中国物流企业新宜中国(New Ease)成立了一家6亿美元的合资企业,代表北美、欧洲、中东和亚洲的投资者进行资产投资。

阿格滕表示:“看看中国的城市化、中国中产阶级的急速扩张、以及中国发展起来的消费支出——这正是外国投资者不断寻找办法想要参与投资的宏大主题。”

法国外贸银行表示,尽管外资进入兴趣上升,但中国的对外投资仍然疲弱。2015年至2017年,由于海航(HNA)和安邦(Anbang)等大型企业集团高度活跃,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大幅增长,但随后出现下降。

加利福尼亚州智库Wong MNC Center的创始执行董事让-马克•F•布兰查德(Jean-Marc F Blanchard)提供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达到770亿美元,不足2017年水平的一半。

布兰查德表示,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下跌与政治因素有关,这些企业的高调作风可能“招致政府警觉”。他认为,蚂蚁集团(Ant)最近未能在上海上市,也出于同样的问题。

由于海航未能履行法院判决的给付义务,该公司董事长陈峰从9月份起被禁止乘坐飞机高铁。海航最初是一家航空公司,通过高额举债为其海外扩张提供资金,希望成为一家全球性企业集团。2015年至2017年期间,海航是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一个重要来源,在此期间贡献了近500亿美元。

布兰查德补充称,当时由于外汇储备下降,中国政府“对大额资金流出非常敏感”。

对外投资在政治上受到的支持出现减弱迹象的同时,中国政府对外资参与国内多个行业的态度更加开放,特别是金融服务领域——今年以来,金融服务领域的开放程度有所提高。

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副总监亚当•李森科(Adam Lysenko)表示,中国在放松对资本流出的严格管制之时,会把外资流入作为一项重要工作。

“维持稳定的关键将是确保放松资本流出管制不会立即引发资金快速出逃。”他表示,“对北京来说,这是一条很难走的钢丝。”■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外资热情回归中国

发布日期:2020-11-19 16:29
摘要:中国从疫情中的快速复苏,及新冠在世界其他地区造成的混乱,正促使大量资金流入中国。中国官员称,中国成为许多跨国投资的“避风港”。



 | 韩乐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几年中,代表魁北克政府养老金体系投资国际资产的加拿大企业——亿万豪剑桥(Ivanhoé Cambridge)已向中国物流业投资20亿美元。今年6月,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肆虐全球之际,亿万豪剑桥决定向该领域再投入4亿美元。

亿万豪剑桥亚太区高级副总裁乔治•阿格滕(George Agethen)表示:“我们确实一直在尽可能快速、负责任地加大对中国物流业的配置。”他指出,目前“大环境很艰难”,难以做出投资决策。

“对投资中国和中国物流业感兴趣的人……到处都是。”他补充称,“我认识的投资者中,没有一个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今年年初,当中国境内出现新冠病毒时,对华外商直接投资(FDI)大幅下跌。但中国从疫情中的快速复苏以及新冠病毒在世界其他地区造成的混乱,正促使大量资金流入中国。

这样的转变可能有利于中国扩大国内消费、逐步放开外资参与本国众多行业的较长期计划,尽管中国政府此前已出手打压了国内一些最大的企业集团以及它们在过去十年推动的资本外流。

官方数据显示,10月份中国吸收的FDI连续第七个月上升,同比增长18%,至819亿元人民币(合118亿美元)。

中国商务部官员宗长青上月表示,不少外资企业将中国作为跨国投资的“避风港”。

FDI的上升趋势与中国经济复苏背景下大量资金涌入中国金融市场的更广泛热潮相呼应,这股资金潮帮助推动人民币汇率升至多年来的最高水平。与世界其他地区的经济下滑相比,预计中国经济今年将增长2%。

“这表明中国是一个具有吸引力的投资地点,就像它对证券投资具有吸引力一样。”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艾丽西亚•加西亚-赫雷罗(Alicia Garcia-Herrerro)表示,“相对而言,中国的增长更好,投资回报更高。”

法国外贸银行表示,如果不计算香港与中国内地之间的并购交易,那么,房地产、信息和通信技术(ICT)、电子商务和消费等行业中的并购交易活动增幅最大。这类行业往往依赖于本身作为一个终端市场的中国市场,与中国下一个五年规划紧密挂钩。中国“十四五”规划将经济重点放在国内生产上,以求服务本国消费者。

在外国投资者对中国表现出更浓厚兴趣之前,中美两国之间刚刚经历了投资降温。尽管今年地缘政治局势紧张,但目前新冠疫情正在帮助推快中国国内长期存在的一些投资趋势。

与电子商务一样,物流业也在抓住中国城市化程度提高和消费者需求增长所带来的机遇。摩根大通资产管理(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今年与中国物流企业新宜中国(New Ease)成立了一家6亿美元的合资企业,代表北美、欧洲、中东和亚洲的投资者进行资产投资。

阿格滕表示:“看看中国的城市化、中国中产阶级的急速扩张、以及中国发展起来的消费支出——这正是外国投资者不断寻找办法想要参与投资的宏大主题。”

法国外贸银行表示,尽管外资进入兴趣上升,但中国的对外投资仍然疲弱。2015年至2017年,由于海航(HNA)和安邦(Anbang)等大型企业集团高度活跃,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大幅增长,但随后出现下降。

加利福尼亚州智库Wong MNC Center的创始执行董事让-马克•F•布兰查德(Jean-Marc F Blanchard)提供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达到770亿美元,不足2017年水平的一半。

布兰查德表示,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下跌与政治因素有关,这些企业的高调作风可能“招致政府警觉”。他认为,蚂蚁集团(Ant)最近未能在上海上市,也出于同样的问题。

由于海航未能履行法院判决的给付义务,该公司董事长陈峰从9月份起被禁止乘坐飞机高铁。海航最初是一家航空公司,通过高额举债为其海外扩张提供资金,希望成为一家全球性企业集团。2015年至2017年期间,海航是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一个重要来源,在此期间贡献了近500亿美元。

布兰查德补充称,当时由于外汇储备下降,中国政府“对大额资金流出非常敏感”。

对外投资在政治上受到的支持出现减弱迹象的同时,中国政府对外资参与国内多个行业的态度更加开放,特别是金融服务领域——今年以来,金融服务领域的开放程度有所提高。

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副总监亚当•李森科(Adam Lysenko)表示,中国在放松对资本流出的严格管制之时,会把外资流入作为一项重要工作。

“维持稳定的关键将是确保放松资本流出管制不会立即引发资金快速出逃。”他表示,“对北京来说,这是一条很难走的钢丝。”■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从疫情中的快速复苏,及新冠在世界其他地区造成的混乱,正促使大量资金流入中国。中国官员称,中国成为许多跨国投资的“避风港”。



 | 韩乐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几年中,代表魁北克政府养老金体系投资国际资产的加拿大企业——亿万豪剑桥(Ivanhoé Cambridge)已向中国物流业投资20亿美元。今年6月,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肆虐全球之际,亿万豪剑桥决定向该领域再投入4亿美元。

亿万豪剑桥亚太区高级副总裁乔治•阿格滕(George Agethen)表示:“我们确实一直在尽可能快速、负责任地加大对中国物流业的配置。”他指出,目前“大环境很艰难”,难以做出投资决策。

“对投资中国和中国物流业感兴趣的人……到处都是。”他补充称,“我认识的投资者中,没有一个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今年年初,当中国境内出现新冠病毒时,对华外商直接投资(FDI)大幅下跌。但中国从疫情中的快速复苏以及新冠病毒在世界其他地区造成的混乱,正促使大量资金流入中国。

这样的转变可能有利于中国扩大国内消费、逐步放开外资参与本国众多行业的较长期计划,尽管中国政府此前已出手打压了国内一些最大的企业集团以及它们在过去十年推动的资本外流。

官方数据显示,10月份中国吸收的FDI连续第七个月上升,同比增长18%,至819亿元人民币(合118亿美元)。

中国商务部官员宗长青上月表示,不少外资企业将中国作为跨国投资的“避风港”。

FDI的上升趋势与中国经济复苏背景下大量资金涌入中国金融市场的更广泛热潮相呼应,这股资金潮帮助推动人民币汇率升至多年来的最高水平。与世界其他地区的经济下滑相比,预计中国经济今年将增长2%。

“这表明中国是一个具有吸引力的投资地点,就像它对证券投资具有吸引力一样。”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艾丽西亚•加西亚-赫雷罗(Alicia Garcia-Herrerro)表示,“相对而言,中国的增长更好,投资回报更高。”

法国外贸银行表示,如果不计算香港与中国内地之间的并购交易,那么,房地产、信息和通信技术(ICT)、电子商务和消费等行业中的并购交易活动增幅最大。这类行业往往依赖于本身作为一个终端市场的中国市场,与中国下一个五年规划紧密挂钩。中国“十四五”规划将经济重点放在国内生产上,以求服务本国消费者。

在外国投资者对中国表现出更浓厚兴趣之前,中美两国之间刚刚经历了投资降温。尽管今年地缘政治局势紧张,但目前新冠疫情正在帮助推快中国国内长期存在的一些投资趋势。

与电子商务一样,物流业也在抓住中国城市化程度提高和消费者需求增长所带来的机遇。摩根大通资产管理(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今年与中国物流企业新宜中国(New Ease)成立了一家6亿美元的合资企业,代表北美、欧洲、中东和亚洲的投资者进行资产投资。

阿格滕表示:“看看中国的城市化、中国中产阶级的急速扩张、以及中国发展起来的消费支出——这正是外国投资者不断寻找办法想要参与投资的宏大主题。”

法国外贸银行表示,尽管外资进入兴趣上升,但中国的对外投资仍然疲弱。2015年至2017年,由于海航(HNA)和安邦(Anbang)等大型企业集团高度活跃,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大幅增长,但随后出现下降。

加利福尼亚州智库Wong MNC Center的创始执行董事让-马克•F•布兰查德(Jean-Marc F Blanchard)提供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达到770亿美元,不足2017年水平的一半。

布兰查德表示,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下跌与政治因素有关,这些企业的高调作风可能“招致政府警觉”。他认为,蚂蚁集团(Ant)最近未能在上海上市,也出于同样的问题。

由于海航未能履行法院判决的给付义务,该公司董事长陈峰从9月份起被禁止乘坐飞机高铁。海航最初是一家航空公司,通过高额举债为其海外扩张提供资金,希望成为一家全球性企业集团。2015年至2017年期间,海航是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一个重要来源,在此期间贡献了近500亿美元。

布兰查德补充称,当时由于外汇储备下降,中国政府“对大额资金流出非常敏感”。

对外投资在政治上受到的支持出现减弱迹象的同时,中国政府对外资参与国内多个行业的态度更加开放,特别是金融服务领域——今年以来,金融服务领域的开放程度有所提高。

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副总监亚当•李森科(Adam Lysenko)表示,中国在放松对资本流出的严格管制之时,会把外资流入作为一项重要工作。

“维持稳定的关键将是确保放松资本流出管制不会立即引发资金快速出逃。”他表示,“对北京来说,这是一条很难走的钢丝。”■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