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Neuralink从一个昂贵的研究项目转变为一家消费电子公司才能赢得更多资金;然而,许多在动物身上起作用的治疗方法,到了人体测试阶段都以失败告终。

 

OR--商业新媒体 】就在人们觉得2020年再发生什么都见怪不怪的时候,亿万富翁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做了应该会绝对让你瞠目结舌的事:把芯片植入猪脑。

当地时间8月28日下午,在位于加州弗里蒙特县的“神经连接”公司(Neuralink)总部,马斯克和一群尤卡坦猪一起现身。其中一些猪(其中一只名叫格特鲁德)之前接受过外科手术,由机器人将最新版本的Neuralink设备植入它们的大脑。这款设备直径23毫米,厚度8毫米,拥有1024路连接,能够感应温度气压,并读取脑电波、脉搏等生理信号。

彭博新闻社记者Ashlee Vance在现场目睹了格特鲁德的风采。Vance称,他很难从格特鲁德身上找到任何植入或手术的证据,这只动物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它在Neuralink公司办公室蹦蹦跳跳,就像其他一些没有植入物的猪一样。


植入Neuralink设备的小猪格特鲁德

“但是,当我给格特鲁德喂一根胡萝卜并抚摸她的鼻子时,她身后的一个巨大电脑屏幕活跃起来,显示出她的神经元在活动,并对我的触摸做出反应。” Vance说,“接下来,格特鲁德放屁了,我把这当成是对我们互动的肯定。”

透过直播现场,马斯克也向全世界展示了猪脑活动的实时无线传输。当演示的兽医抚摸受试小猪的鼻子时,在设备连接的1024个电极作用下,受试小猪脑内的电波信号清晰可见。

为了证明其技术的安全性,Neuralink公司表示,他们已经从一些动物身上取出了植入物,并发现这些动物恢复了正常生活,没有明显的不良影响。

马斯克在会上热情洋溢地谈到了这项技术在解决脑损伤和其他疾病方面的潜力。“神经元就像线路,你需要一个电子的东西来解决电子问题,”他说。


电极

Neuralink的计划和技术的首次重大披露是在2019年7月旧金山举行的一次类似活动中。当时,Neuralink曾一度打算使用植入物和另一个放置在耳朵后面的设备来处理诸如无线通信之类的事情。然而现在,它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捆绑在了一个小设备上。

一直以来,哲学家、科幻爱好者和空想家都有过借用外力增强智力或者掌握读心术的想法。近些年来,有不少的创业公司都在这些方面进行尝试。 CTRL-labs和Kernel等公司正在开发外部设备,用于从人体外部检测神经元的放电模式,并将其传输给计算机。下一阶段就是如何安全地将设备植入大脑,那里的神经信号最强,而且这个过程也可以进行得更快。可是毫不夸张地说,事实已经证明了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马斯克和其他Neuralink员工提出的主要论点是,现有的技术太危险、太麻烦,而且广泛使用的局限性太大。如今,最强大的植入物需要人们经历高风险的手术,而患者往往只有在医生和专家的监督下才能体验到这项技术的好处。除此之外,植入物的寿命可能会缩短,因为大脑将植入物视为入侵者,在植入物周围形成疤痕组织,干扰电信号。于是,Neuralink公司尝试制造一种更接近消费电子设备的植入物,这种植入物比现有产品更小、更便宜,对脑组织的影响更小,但可以处理更多的大脑数据。

在以往的医学研究中,脑机接口是有线的,头上挂着线走来走去,不方便也不美观。马斯克称新一代的Neuralink设备是完全无线的,使用感应充电,设备的电池续航时间为一整天,可以直接连接到佩戴者的智能手机上。

安装设备的新款手术机器人可以自动完成所有手术工作,先开颅,取下一小块头骨,再植入电极和电线,最后安装Neuralink设备填补头骨的空缺。

马斯克表示,植入手术可以在一个小时内完成,而且不需要全身麻醉。只要处理得当,手术中都不会流血,术后脑袋上只有一个小疤痕。


植入脑机接口设备的流程图,以及Neuralink开发的脑机接口手术机

至于Neuralink公司,马斯克希望能将其从目前的100名员工增加到大约1万人。正是这种雄心壮志,再加上理论上的未来能力,比如将音乐直接送入人的大脑,才有可能将Neuralink从一个昂贵的研究项目转变为一家消费电子公司。

对于这家四岁的初创公司来说,这次演示意在表明,Neuralink的脑机接口技术正在进步,有望在未来某一天安全地应用于人类。这种脑机接口技术可能会帮助一些身体状况不那么理想的人,同时也为一系列疯狂的科幻场景打开了大门。

在过去的26年里,伊隆·马斯克(Elon Musk)有太多值得炫耀的东西,包括早年的一家网络银行、太阳能屋顶瓦、隧道挖掘机、电动汽车、可重复使用的火箭,甚至偶尔骑着火箭的电动汽车。如今,得益于这几只活蹦乱跳的尤卡坦猪,人们不禁在想,他的手里是否又会又多了一张王牌。

当然,许多在动物身上起作用的治疗方法,到了人体测试阶段都以失败告终。即使植入物按照预期发挥了作用,该公司也需要证明它在治疗上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许多科学家认为这依旧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只有当所有这一切都完成后,其他消费者才有可能开始选择微创颅骨钻孔。编译/柚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埃隆·马斯克的下一张王牌?

发布日期:2020-08-30 07:28
将Neuralink从一个昂贵的研究项目转变为一家消费电子公司才能赢得更多资金;然而,许多在动物身上起作用的治疗方法,到了人体测试阶段都以失败告终。

 

OR--商业新媒体 】就在人们觉得2020年再发生什么都见怪不怪的时候,亿万富翁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做了应该会绝对让你瞠目结舌的事:把芯片植入猪脑。

当地时间8月28日下午,在位于加州弗里蒙特县的“神经连接”公司(Neuralink)总部,马斯克和一群尤卡坦猪一起现身。其中一些猪(其中一只名叫格特鲁德)之前接受过外科手术,由机器人将最新版本的Neuralink设备植入它们的大脑。这款设备直径23毫米,厚度8毫米,拥有1024路连接,能够感应温度气压,并读取脑电波、脉搏等生理信号。

彭博新闻社记者Ashlee Vance在现场目睹了格特鲁德的风采。Vance称,他很难从格特鲁德身上找到任何植入或手术的证据,这只动物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它在Neuralink公司办公室蹦蹦跳跳,就像其他一些没有植入物的猪一样。


植入Neuralink设备的小猪格特鲁德

“但是,当我给格特鲁德喂一根胡萝卜并抚摸她的鼻子时,她身后的一个巨大电脑屏幕活跃起来,显示出她的神经元在活动,并对我的触摸做出反应。” Vance说,“接下来,格特鲁德放屁了,我把这当成是对我们互动的肯定。”

透过直播现场,马斯克也向全世界展示了猪脑活动的实时无线传输。当演示的兽医抚摸受试小猪的鼻子时,在设备连接的1024个电极作用下,受试小猪脑内的电波信号清晰可见。

为了证明其技术的安全性,Neuralink公司表示,他们已经从一些动物身上取出了植入物,并发现这些动物恢复了正常生活,没有明显的不良影响。

马斯克在会上热情洋溢地谈到了这项技术在解决脑损伤和其他疾病方面的潜力。“神经元就像线路,你需要一个电子的东西来解决电子问题,”他说。


电极

Neuralink的计划和技术的首次重大披露是在2019年7月旧金山举行的一次类似活动中。当时,Neuralink曾一度打算使用植入物和另一个放置在耳朵后面的设备来处理诸如无线通信之类的事情。然而现在,它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捆绑在了一个小设备上。

一直以来,哲学家、科幻爱好者和空想家都有过借用外力增强智力或者掌握读心术的想法。近些年来,有不少的创业公司都在这些方面进行尝试。 CTRL-labs和Kernel等公司正在开发外部设备,用于从人体外部检测神经元的放电模式,并将其传输给计算机。下一阶段就是如何安全地将设备植入大脑,那里的神经信号最强,而且这个过程也可以进行得更快。可是毫不夸张地说,事实已经证明了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马斯克和其他Neuralink员工提出的主要论点是,现有的技术太危险、太麻烦,而且广泛使用的局限性太大。如今,最强大的植入物需要人们经历高风险的手术,而患者往往只有在医生和专家的监督下才能体验到这项技术的好处。除此之外,植入物的寿命可能会缩短,因为大脑将植入物视为入侵者,在植入物周围形成疤痕组织,干扰电信号。于是,Neuralink公司尝试制造一种更接近消费电子设备的植入物,这种植入物比现有产品更小、更便宜,对脑组织的影响更小,但可以处理更多的大脑数据。

在以往的医学研究中,脑机接口是有线的,头上挂着线走来走去,不方便也不美观。马斯克称新一代的Neuralink设备是完全无线的,使用感应充电,设备的电池续航时间为一整天,可以直接连接到佩戴者的智能手机上。

安装设备的新款手术机器人可以自动完成所有手术工作,先开颅,取下一小块头骨,再植入电极和电线,最后安装Neuralink设备填补头骨的空缺。

马斯克表示,植入手术可以在一个小时内完成,而且不需要全身麻醉。只要处理得当,手术中都不会流血,术后脑袋上只有一个小疤痕。


植入脑机接口设备的流程图,以及Neuralink开发的脑机接口手术机

至于Neuralink公司,马斯克希望能将其从目前的100名员工增加到大约1万人。正是这种雄心壮志,再加上理论上的未来能力,比如将音乐直接送入人的大脑,才有可能将Neuralink从一个昂贵的研究项目转变为一家消费电子公司。

对于这家四岁的初创公司来说,这次演示意在表明,Neuralink的脑机接口技术正在进步,有望在未来某一天安全地应用于人类。这种脑机接口技术可能会帮助一些身体状况不那么理想的人,同时也为一系列疯狂的科幻场景打开了大门。

在过去的26年里,伊隆·马斯克(Elon Musk)有太多值得炫耀的东西,包括早年的一家网络银行、太阳能屋顶瓦、隧道挖掘机、电动汽车、可重复使用的火箭,甚至偶尔骑着火箭的电动汽车。如今,得益于这几只活蹦乱跳的尤卡坦猪,人们不禁在想,他的手里是否又会又多了一张王牌。

当然,许多在动物身上起作用的治疗方法,到了人体测试阶段都以失败告终。即使植入物按照预期发挥了作用,该公司也需要证明它在治疗上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许多科学家认为这依旧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只有当所有这一切都完成后,其他消费者才有可能开始选择微创颅骨钻孔。编译/柚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将Neuralink从一个昂贵的研究项目转变为一家消费电子公司才能赢得更多资金;然而,许多在动物身上起作用的治疗方法,到了人体测试阶段都以失败告终。

 

OR--商业新媒体 】就在人们觉得2020年再发生什么都见怪不怪的时候,亿万富翁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做了应该会绝对让你瞠目结舌的事:把芯片植入猪脑。

当地时间8月28日下午,在位于加州弗里蒙特县的“神经连接”公司(Neuralink)总部,马斯克和一群尤卡坦猪一起现身。其中一些猪(其中一只名叫格特鲁德)之前接受过外科手术,由机器人将最新版本的Neuralink设备植入它们的大脑。这款设备直径23毫米,厚度8毫米,拥有1024路连接,能够感应温度气压,并读取脑电波、脉搏等生理信号。

彭博新闻社记者Ashlee Vance在现场目睹了格特鲁德的风采。Vance称,他很难从格特鲁德身上找到任何植入或手术的证据,这只动物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它在Neuralink公司办公室蹦蹦跳跳,就像其他一些没有植入物的猪一样。


植入Neuralink设备的小猪格特鲁德

“但是,当我给格特鲁德喂一根胡萝卜并抚摸她的鼻子时,她身后的一个巨大电脑屏幕活跃起来,显示出她的神经元在活动,并对我的触摸做出反应。” Vance说,“接下来,格特鲁德放屁了,我把这当成是对我们互动的肯定。”

透过直播现场,马斯克也向全世界展示了猪脑活动的实时无线传输。当演示的兽医抚摸受试小猪的鼻子时,在设备连接的1024个电极作用下,受试小猪脑内的电波信号清晰可见。

为了证明其技术的安全性,Neuralink公司表示,他们已经从一些动物身上取出了植入物,并发现这些动物恢复了正常生活,没有明显的不良影响。

马斯克在会上热情洋溢地谈到了这项技术在解决脑损伤和其他疾病方面的潜力。“神经元就像线路,你需要一个电子的东西来解决电子问题,”他说。


电极

Neuralink的计划和技术的首次重大披露是在2019年7月旧金山举行的一次类似活动中。当时,Neuralink曾一度打算使用植入物和另一个放置在耳朵后面的设备来处理诸如无线通信之类的事情。然而现在,它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捆绑在了一个小设备上。

一直以来,哲学家、科幻爱好者和空想家都有过借用外力增强智力或者掌握读心术的想法。近些年来,有不少的创业公司都在这些方面进行尝试。 CTRL-labs和Kernel等公司正在开发外部设备,用于从人体外部检测神经元的放电模式,并将其传输给计算机。下一阶段就是如何安全地将设备植入大脑,那里的神经信号最强,而且这个过程也可以进行得更快。可是毫不夸张地说,事实已经证明了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马斯克和其他Neuralink员工提出的主要论点是,现有的技术太危险、太麻烦,而且广泛使用的局限性太大。如今,最强大的植入物需要人们经历高风险的手术,而患者往往只有在医生和专家的监督下才能体验到这项技术的好处。除此之外,植入物的寿命可能会缩短,因为大脑将植入物视为入侵者,在植入物周围形成疤痕组织,干扰电信号。于是,Neuralink公司尝试制造一种更接近消费电子设备的植入物,这种植入物比现有产品更小、更便宜,对脑组织的影响更小,但可以处理更多的大脑数据。

在以往的医学研究中,脑机接口是有线的,头上挂着线走来走去,不方便也不美观。马斯克称新一代的Neuralink设备是完全无线的,使用感应充电,设备的电池续航时间为一整天,可以直接连接到佩戴者的智能手机上。

安装设备的新款手术机器人可以自动完成所有手术工作,先开颅,取下一小块头骨,再植入电极和电线,最后安装Neuralink设备填补头骨的空缺。

马斯克表示,植入手术可以在一个小时内完成,而且不需要全身麻醉。只要处理得当,手术中都不会流血,术后脑袋上只有一个小疤痕。


植入脑机接口设备的流程图,以及Neuralink开发的脑机接口手术机

至于Neuralink公司,马斯克希望能将其从目前的100名员工增加到大约1万人。正是这种雄心壮志,再加上理论上的未来能力,比如将音乐直接送入人的大脑,才有可能将Neuralink从一个昂贵的研究项目转变为一家消费电子公司。

对于这家四岁的初创公司来说,这次演示意在表明,Neuralink的脑机接口技术正在进步,有望在未来某一天安全地应用于人类。这种脑机接口技术可能会帮助一些身体状况不那么理想的人,同时也为一系列疯狂的科幻场景打开了大门。

在过去的26年里,伊隆·马斯克(Elon Musk)有太多值得炫耀的东西,包括早年的一家网络银行、太阳能屋顶瓦、隧道挖掘机、电动汽车、可重复使用的火箭,甚至偶尔骑着火箭的电动汽车。如今,得益于这几只活蹦乱跳的尤卡坦猪,人们不禁在想,他的手里是否又会又多了一张王牌。

当然,许多在动物身上起作用的治疗方法,到了人体测试阶段都以失败告终。即使植入物按照预期发挥了作用,该公司也需要证明它在治疗上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许多科学家认为这依旧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只有当所有这一切都完成后,其他消费者才有可能开始选择微创颅骨钻孔。编译/柚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埃隆·马斯克的下一张王牌?

发布日期:2020-08-30 07:28
将Neuralink从一个昂贵的研究项目转变为一家消费电子公司才能赢得更多资金;然而,许多在动物身上起作用的治疗方法,到了人体测试阶段都以失败告终。

 

OR--商业新媒体 】就在人们觉得2020年再发生什么都见怪不怪的时候,亿万富翁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做了应该会绝对让你瞠目结舌的事:把芯片植入猪脑。

当地时间8月28日下午,在位于加州弗里蒙特县的“神经连接”公司(Neuralink)总部,马斯克和一群尤卡坦猪一起现身。其中一些猪(其中一只名叫格特鲁德)之前接受过外科手术,由机器人将最新版本的Neuralink设备植入它们的大脑。这款设备直径23毫米,厚度8毫米,拥有1024路连接,能够感应温度气压,并读取脑电波、脉搏等生理信号。

彭博新闻社记者Ashlee Vance在现场目睹了格特鲁德的风采。Vance称,他很难从格特鲁德身上找到任何植入或手术的证据,这只动物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它在Neuralink公司办公室蹦蹦跳跳,就像其他一些没有植入物的猪一样。


植入Neuralink设备的小猪格特鲁德

“但是,当我给格特鲁德喂一根胡萝卜并抚摸她的鼻子时,她身后的一个巨大电脑屏幕活跃起来,显示出她的神经元在活动,并对我的触摸做出反应。” Vance说,“接下来,格特鲁德放屁了,我把这当成是对我们互动的肯定。”

透过直播现场,马斯克也向全世界展示了猪脑活动的实时无线传输。当演示的兽医抚摸受试小猪的鼻子时,在设备连接的1024个电极作用下,受试小猪脑内的电波信号清晰可见。

为了证明其技术的安全性,Neuralink公司表示,他们已经从一些动物身上取出了植入物,并发现这些动物恢复了正常生活,没有明显的不良影响。

马斯克在会上热情洋溢地谈到了这项技术在解决脑损伤和其他疾病方面的潜力。“神经元就像线路,你需要一个电子的东西来解决电子问题,”他说。


电极

Neuralink的计划和技术的首次重大披露是在2019年7月旧金山举行的一次类似活动中。当时,Neuralink曾一度打算使用植入物和另一个放置在耳朵后面的设备来处理诸如无线通信之类的事情。然而现在,它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捆绑在了一个小设备上。

一直以来,哲学家、科幻爱好者和空想家都有过借用外力增强智力或者掌握读心术的想法。近些年来,有不少的创业公司都在这些方面进行尝试。 CTRL-labs和Kernel等公司正在开发外部设备,用于从人体外部检测神经元的放电模式,并将其传输给计算机。下一阶段就是如何安全地将设备植入大脑,那里的神经信号最强,而且这个过程也可以进行得更快。可是毫不夸张地说,事实已经证明了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马斯克和其他Neuralink员工提出的主要论点是,现有的技术太危险、太麻烦,而且广泛使用的局限性太大。如今,最强大的植入物需要人们经历高风险的手术,而患者往往只有在医生和专家的监督下才能体验到这项技术的好处。除此之外,植入物的寿命可能会缩短,因为大脑将植入物视为入侵者,在植入物周围形成疤痕组织,干扰电信号。于是,Neuralink公司尝试制造一种更接近消费电子设备的植入物,这种植入物比现有产品更小、更便宜,对脑组织的影响更小,但可以处理更多的大脑数据。

在以往的医学研究中,脑机接口是有线的,头上挂着线走来走去,不方便也不美观。马斯克称新一代的Neuralink设备是完全无线的,使用感应充电,设备的电池续航时间为一整天,可以直接连接到佩戴者的智能手机上。

安装设备的新款手术机器人可以自动完成所有手术工作,先开颅,取下一小块头骨,再植入电极和电线,最后安装Neuralink设备填补头骨的空缺。

马斯克表示,植入手术可以在一个小时内完成,而且不需要全身麻醉。只要处理得当,手术中都不会流血,术后脑袋上只有一个小疤痕。


植入脑机接口设备的流程图,以及Neuralink开发的脑机接口手术机

至于Neuralink公司,马斯克希望能将其从目前的100名员工增加到大约1万人。正是这种雄心壮志,再加上理论上的未来能力,比如将音乐直接送入人的大脑,才有可能将Neuralink从一个昂贵的研究项目转变为一家消费电子公司。

对于这家四岁的初创公司来说,这次演示意在表明,Neuralink的脑机接口技术正在进步,有望在未来某一天安全地应用于人类。这种脑机接口技术可能会帮助一些身体状况不那么理想的人,同时也为一系列疯狂的科幻场景打开了大门。

在过去的26年里,伊隆·马斯克(Elon Musk)有太多值得炫耀的东西,包括早年的一家网络银行、太阳能屋顶瓦、隧道挖掘机、电动汽车、可重复使用的火箭,甚至偶尔骑着火箭的电动汽车。如今,得益于这几只活蹦乱跳的尤卡坦猪,人们不禁在想,他的手里是否又会又多了一张王牌。

当然,许多在动物身上起作用的治疗方法,到了人体测试阶段都以失败告终。即使植入物按照预期发挥了作用,该公司也需要证明它在治疗上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许多科学家认为这依旧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只有当所有这一切都完成后,其他消费者才有可能开始选择微创颅骨钻孔。编译/柚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将Neuralink从一个昂贵的研究项目转变为一家消费电子公司才能赢得更多资金;然而,许多在动物身上起作用的治疗方法,到了人体测试阶段都以失败告终。

 

OR--商业新媒体 】就在人们觉得2020年再发生什么都见怪不怪的时候,亿万富翁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做了应该会绝对让你瞠目结舌的事:把芯片植入猪脑。

当地时间8月28日下午,在位于加州弗里蒙特县的“神经连接”公司(Neuralink)总部,马斯克和一群尤卡坦猪一起现身。其中一些猪(其中一只名叫格特鲁德)之前接受过外科手术,由机器人将最新版本的Neuralink设备植入它们的大脑。这款设备直径23毫米,厚度8毫米,拥有1024路连接,能够感应温度气压,并读取脑电波、脉搏等生理信号。

彭博新闻社记者Ashlee Vance在现场目睹了格特鲁德的风采。Vance称,他很难从格特鲁德身上找到任何植入或手术的证据,这只动物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它在Neuralink公司办公室蹦蹦跳跳,就像其他一些没有植入物的猪一样。


植入Neuralink设备的小猪格特鲁德

“但是,当我给格特鲁德喂一根胡萝卜并抚摸她的鼻子时,她身后的一个巨大电脑屏幕活跃起来,显示出她的神经元在活动,并对我的触摸做出反应。” Vance说,“接下来,格特鲁德放屁了,我把这当成是对我们互动的肯定。”

透过直播现场,马斯克也向全世界展示了猪脑活动的实时无线传输。当演示的兽医抚摸受试小猪的鼻子时,在设备连接的1024个电极作用下,受试小猪脑内的电波信号清晰可见。

为了证明其技术的安全性,Neuralink公司表示,他们已经从一些动物身上取出了植入物,并发现这些动物恢复了正常生活,没有明显的不良影响。

马斯克在会上热情洋溢地谈到了这项技术在解决脑损伤和其他疾病方面的潜力。“神经元就像线路,你需要一个电子的东西来解决电子问题,”他说。


电极

Neuralink的计划和技术的首次重大披露是在2019年7月旧金山举行的一次类似活动中。当时,Neuralink曾一度打算使用植入物和另一个放置在耳朵后面的设备来处理诸如无线通信之类的事情。然而现在,它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捆绑在了一个小设备上。

一直以来,哲学家、科幻爱好者和空想家都有过借用外力增强智力或者掌握读心术的想法。近些年来,有不少的创业公司都在这些方面进行尝试。 CTRL-labs和Kernel等公司正在开发外部设备,用于从人体外部检测神经元的放电模式,并将其传输给计算机。下一阶段就是如何安全地将设备植入大脑,那里的神经信号最强,而且这个过程也可以进行得更快。可是毫不夸张地说,事实已经证明了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马斯克和其他Neuralink员工提出的主要论点是,现有的技术太危险、太麻烦,而且广泛使用的局限性太大。如今,最强大的植入物需要人们经历高风险的手术,而患者往往只有在医生和专家的监督下才能体验到这项技术的好处。除此之外,植入物的寿命可能会缩短,因为大脑将植入物视为入侵者,在植入物周围形成疤痕组织,干扰电信号。于是,Neuralink公司尝试制造一种更接近消费电子设备的植入物,这种植入物比现有产品更小、更便宜,对脑组织的影响更小,但可以处理更多的大脑数据。

在以往的医学研究中,脑机接口是有线的,头上挂着线走来走去,不方便也不美观。马斯克称新一代的Neuralink设备是完全无线的,使用感应充电,设备的电池续航时间为一整天,可以直接连接到佩戴者的智能手机上。

安装设备的新款手术机器人可以自动完成所有手术工作,先开颅,取下一小块头骨,再植入电极和电线,最后安装Neuralink设备填补头骨的空缺。

马斯克表示,植入手术可以在一个小时内完成,而且不需要全身麻醉。只要处理得当,手术中都不会流血,术后脑袋上只有一个小疤痕。


植入脑机接口设备的流程图,以及Neuralink开发的脑机接口手术机

至于Neuralink公司,马斯克希望能将其从目前的100名员工增加到大约1万人。正是这种雄心壮志,再加上理论上的未来能力,比如将音乐直接送入人的大脑,才有可能将Neuralink从一个昂贵的研究项目转变为一家消费电子公司。

对于这家四岁的初创公司来说,这次演示意在表明,Neuralink的脑机接口技术正在进步,有望在未来某一天安全地应用于人类。这种脑机接口技术可能会帮助一些身体状况不那么理想的人,同时也为一系列疯狂的科幻场景打开了大门。

在过去的26年里,伊隆·马斯克(Elon Musk)有太多值得炫耀的东西,包括早年的一家网络银行、太阳能屋顶瓦、隧道挖掘机、电动汽车、可重复使用的火箭,甚至偶尔骑着火箭的电动汽车。如今,得益于这几只活蹦乱跳的尤卡坦猪,人们不禁在想,他的手里是否又会又多了一张王牌。

当然,许多在动物身上起作用的治疗方法,到了人体测试阶段都以失败告终。即使植入物按照预期发挥了作用,该公司也需要证明它在治疗上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许多科学家认为这依旧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只有当所有这一切都完成后,其他消费者才有可能开始选择微创颅骨钻孔。编译/柚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