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进行SDR普遍分配的建议已经得到基金组织绝大部分成员国支持。为应对疫情和推动全球经济复苏,国际社会应尽快达成共识并落实SDR分配。



易纲

OR--商业新媒体本文作者是中国人民银行(PBOC)行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以下简称“基金组织”)已先后采取一系列措施帮助成员国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对经济的冲击。然而,进行特别提款权(SDR)普遍分配这项措施,虽经反复讨论,却始终未能实施。这是个错误。SDR有时被称作“纸黄金”,可以被快速创造。SDR普遍分配是基金组织的危机应对中待拼上的一块拼图。

在新冠疫情的巨大冲击下,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尤为脆弱,进行SDR普遍分配对其尤为重要。多数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面对的不仅是一场公共卫生危机,它们还面临经济和金融方面的诸多挑战。国际社会不应该对这些国家坐视不管。

SDR的价值由基金组织基于一篮子主要货币确定。通过SDR普遍分配,可以补充基金组织成员国的外汇储备,提升其购买力,是应对这场百年不遇危机的快速、务实、公平和低成本的措施。

SDR普遍分配对那些尚未被全球金融安全网和货币互换网络充分覆盖的发展中国家尤为重要。

基金组织的快速信贷(RCF)和快速融资工具(RFI)等紧急融资工具能够发放的贷款数量较为有限。很多受到疫情冲击的国家对申请基金组织传统贷款项目心存疑虑。根据基金组织测算,在下行情景下,成员国对基金组织资金的额外需求总量将超过2万亿美元,远超基金组织1万亿美元的现有资源。

SDR普遍分配是有先例可循的。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2009年4月的G20伦敦峰会迅速就2500亿美元SDR普遍分配的方案达成共识。这对缓解危机、提振信心和促进全球经济复苏发挥了重要作用。此外,作为危机应对措施,SDR普遍分配可以快速发生。4月伦敦峰会过后,8月7日基金组织理事会即批准了分配方案,8月28日分配方案即落实。

SDR普遍分配是应对当前危机切实可行的措施。在一个理想世界,我们会根据基金组织各成员国的需求、而非它们在在基金组织的份额对SDR进行特殊分配。这样可以避免一大部分SDR流向富裕经济体。但这需要修改基金组织协定,短时间难以发生。

并且,普遍分配SDR对提升有关国家储备的边际效应十分显著。根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估算,如果基金组织普遍分配5000亿美元SDR,76个全球最贫穷的国家可获得220亿美元SDR,其总国际储备可上升超过9%(其中22个国家国际储备可上升超过20%)。这将远超20国集团(G20)缓债倡议覆盖的发展中国家2020年需偿付的140亿美元的债务总额。

同时,基金组织可以通过减贫与增长信托(PRGT)等其它已有的工具,动员和调配额外的SDR资源,为成员国提供支持。

SDR分配成本较低,且可以提升成员国外汇储备。

一国仅在将SDR兑换为其它硬通货时才需支付利息,这一利息也低于市场融资的成本。SDR利率确实不如优惠贷款成本低廉,但优惠贷款是十分有限的。因此,SDR资源和优惠贷款是相互补充的关系。与此同时,发达国家也可以通过SDR分配获得更丰富的资源来参与国际救助,这可以减轻对国内财政资源的压力。

关于SDR普遍分配确实存在一些特殊关切。

关切之一是SDR普遍分配未附加改革条件,会助长道德风险。但新冠疫情是外生冲击,在爆发全球卫生危机和流动性紧张时期,坚持要求结构性改革是错误的。“活下来”是首要问题。SDR分配、基金组织快速信贷和快速融资工具是避免疫情对生产力造成永久性破坏的紧急工具,这些工具不附加改革条件是正确的。

与此同时,还有些人提出了一些自SDR创立之初就有的疑问,但不能将这些关切作为不采取行动的借口。

其中一种关切是,分配SDR意味着允许基金组织创造货币。实际上,SDR和货币不能划等号。基金组织将SDR定性为一种补充性储备资产。SDR目前仅限于官方部门使用,私人部门一般不接受,SDR的使用范围远小于货币。此外,SDR分配不需要以对应的篮子货币发行为基础,因此也不会直接引起货币创造。

还有一种关切是,SDR创立的目的是满足全球对储备资产的长期需求,但新冠疫情并非长期危机。这种观点对SDR的理解过于狭隘。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已经超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持续的时间还有高度的不确定性,长期影响更难以估量。进行SDR普遍分配可以补充各成员国的外汇储备、减轻流动性不足,并最终有助于保持国际货币体系的有效运行。

进行SDR普遍分配的建议已经得到基金组织绝大部分成员国支持。为应对疫情和推动全球经济复苏,国际社会应尽快达成共识并落实SDR分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应利用SDR应对新冠疫情

发布日期:2020-07-17 15:56
摘要:进行SDR普遍分配的建议已经得到基金组织绝大部分成员国支持。为应对疫情和推动全球经济复苏,国际社会应尽快达成共识并落实SDR分配。



易纲

OR--商业新媒体本文作者是中国人民银行(PBOC)行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以下简称“基金组织”)已先后采取一系列措施帮助成员国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对经济的冲击。然而,进行特别提款权(SDR)普遍分配这项措施,虽经反复讨论,却始终未能实施。这是个错误。SDR有时被称作“纸黄金”,可以被快速创造。SDR普遍分配是基金组织的危机应对中待拼上的一块拼图。

在新冠疫情的巨大冲击下,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尤为脆弱,进行SDR普遍分配对其尤为重要。多数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面对的不仅是一场公共卫生危机,它们还面临经济和金融方面的诸多挑战。国际社会不应该对这些国家坐视不管。

SDR的价值由基金组织基于一篮子主要货币确定。通过SDR普遍分配,可以补充基金组织成员国的外汇储备,提升其购买力,是应对这场百年不遇危机的快速、务实、公平和低成本的措施。

SDR普遍分配对那些尚未被全球金融安全网和货币互换网络充分覆盖的发展中国家尤为重要。

基金组织的快速信贷(RCF)和快速融资工具(RFI)等紧急融资工具能够发放的贷款数量较为有限。很多受到疫情冲击的国家对申请基金组织传统贷款项目心存疑虑。根据基金组织测算,在下行情景下,成员国对基金组织资金的额外需求总量将超过2万亿美元,远超基金组织1万亿美元的现有资源。

SDR普遍分配是有先例可循的。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2009年4月的G20伦敦峰会迅速就2500亿美元SDR普遍分配的方案达成共识。这对缓解危机、提振信心和促进全球经济复苏发挥了重要作用。此外,作为危机应对措施,SDR普遍分配可以快速发生。4月伦敦峰会过后,8月7日基金组织理事会即批准了分配方案,8月28日分配方案即落实。

SDR普遍分配是应对当前危机切实可行的措施。在一个理想世界,我们会根据基金组织各成员国的需求、而非它们在在基金组织的份额对SDR进行特殊分配。这样可以避免一大部分SDR流向富裕经济体。但这需要修改基金组织协定,短时间难以发生。

并且,普遍分配SDR对提升有关国家储备的边际效应十分显著。根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估算,如果基金组织普遍分配5000亿美元SDR,76个全球最贫穷的国家可获得220亿美元SDR,其总国际储备可上升超过9%(其中22个国家国际储备可上升超过20%)。这将远超20国集团(G20)缓债倡议覆盖的发展中国家2020年需偿付的140亿美元的债务总额。

同时,基金组织可以通过减贫与增长信托(PRGT)等其它已有的工具,动员和调配额外的SDR资源,为成员国提供支持。

SDR分配成本较低,且可以提升成员国外汇储备。

一国仅在将SDR兑换为其它硬通货时才需支付利息,这一利息也低于市场融资的成本。SDR利率确实不如优惠贷款成本低廉,但优惠贷款是十分有限的。因此,SDR资源和优惠贷款是相互补充的关系。与此同时,发达国家也可以通过SDR分配获得更丰富的资源来参与国际救助,这可以减轻对国内财政资源的压力。

关于SDR普遍分配确实存在一些特殊关切。

关切之一是SDR普遍分配未附加改革条件,会助长道德风险。但新冠疫情是外生冲击,在爆发全球卫生危机和流动性紧张时期,坚持要求结构性改革是错误的。“活下来”是首要问题。SDR分配、基金组织快速信贷和快速融资工具是避免疫情对生产力造成永久性破坏的紧急工具,这些工具不附加改革条件是正确的。

与此同时,还有些人提出了一些自SDR创立之初就有的疑问,但不能将这些关切作为不采取行动的借口。

其中一种关切是,分配SDR意味着允许基金组织创造货币。实际上,SDR和货币不能划等号。基金组织将SDR定性为一种补充性储备资产。SDR目前仅限于官方部门使用,私人部门一般不接受,SDR的使用范围远小于货币。此外,SDR分配不需要以对应的篮子货币发行为基础,因此也不会直接引起货币创造。

还有一种关切是,SDR创立的目的是满足全球对储备资产的长期需求,但新冠疫情并非长期危机。这种观点对SDR的理解过于狭隘。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已经超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持续的时间还有高度的不确定性,长期影响更难以估量。进行SDR普遍分配可以补充各成员国的外汇储备、减轻流动性不足,并最终有助于保持国际货币体系的有效运行。

进行SDR普遍分配的建议已经得到基金组织绝大部分成员国支持。为应对疫情和推动全球经济复苏,国际社会应尽快达成共识并落实SDR分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进行SDR普遍分配的建议已经得到基金组织绝大部分成员国支持。为应对疫情和推动全球经济复苏,国际社会应尽快达成共识并落实SDR分配。



易纲

OR--商业新媒体本文作者是中国人民银行(PBOC)行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以下简称“基金组织”)已先后采取一系列措施帮助成员国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对经济的冲击。然而,进行特别提款权(SDR)普遍分配这项措施,虽经反复讨论,却始终未能实施。这是个错误。SDR有时被称作“纸黄金”,可以被快速创造。SDR普遍分配是基金组织的危机应对中待拼上的一块拼图。

在新冠疫情的巨大冲击下,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尤为脆弱,进行SDR普遍分配对其尤为重要。多数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面对的不仅是一场公共卫生危机,它们还面临经济和金融方面的诸多挑战。国际社会不应该对这些国家坐视不管。

SDR的价值由基金组织基于一篮子主要货币确定。通过SDR普遍分配,可以补充基金组织成员国的外汇储备,提升其购买力,是应对这场百年不遇危机的快速、务实、公平和低成本的措施。

SDR普遍分配对那些尚未被全球金融安全网和货币互换网络充分覆盖的发展中国家尤为重要。

基金组织的快速信贷(RCF)和快速融资工具(RFI)等紧急融资工具能够发放的贷款数量较为有限。很多受到疫情冲击的国家对申请基金组织传统贷款项目心存疑虑。根据基金组织测算,在下行情景下,成员国对基金组织资金的额外需求总量将超过2万亿美元,远超基金组织1万亿美元的现有资源。

SDR普遍分配是有先例可循的。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2009年4月的G20伦敦峰会迅速就2500亿美元SDR普遍分配的方案达成共识。这对缓解危机、提振信心和促进全球经济复苏发挥了重要作用。此外,作为危机应对措施,SDR普遍分配可以快速发生。4月伦敦峰会过后,8月7日基金组织理事会即批准了分配方案,8月28日分配方案即落实。

SDR普遍分配是应对当前危机切实可行的措施。在一个理想世界,我们会根据基金组织各成员国的需求、而非它们在在基金组织的份额对SDR进行特殊分配。这样可以避免一大部分SDR流向富裕经济体。但这需要修改基金组织协定,短时间难以发生。

并且,普遍分配SDR对提升有关国家储备的边际效应十分显著。根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估算,如果基金组织普遍分配5000亿美元SDR,76个全球最贫穷的国家可获得220亿美元SDR,其总国际储备可上升超过9%(其中22个国家国际储备可上升超过20%)。这将远超20国集团(G20)缓债倡议覆盖的发展中国家2020年需偿付的140亿美元的债务总额。

同时,基金组织可以通过减贫与增长信托(PRGT)等其它已有的工具,动员和调配额外的SDR资源,为成员国提供支持。

SDR分配成本较低,且可以提升成员国外汇储备。

一国仅在将SDR兑换为其它硬通货时才需支付利息,这一利息也低于市场融资的成本。SDR利率确实不如优惠贷款成本低廉,但优惠贷款是十分有限的。因此,SDR资源和优惠贷款是相互补充的关系。与此同时,发达国家也可以通过SDR分配获得更丰富的资源来参与国际救助,这可以减轻对国内财政资源的压力。

关于SDR普遍分配确实存在一些特殊关切。

关切之一是SDR普遍分配未附加改革条件,会助长道德风险。但新冠疫情是外生冲击,在爆发全球卫生危机和流动性紧张时期,坚持要求结构性改革是错误的。“活下来”是首要问题。SDR分配、基金组织快速信贷和快速融资工具是避免疫情对生产力造成永久性破坏的紧急工具,这些工具不附加改革条件是正确的。

与此同时,还有些人提出了一些自SDR创立之初就有的疑问,但不能将这些关切作为不采取行动的借口。

其中一种关切是,分配SDR意味着允许基金组织创造货币。实际上,SDR和货币不能划等号。基金组织将SDR定性为一种补充性储备资产。SDR目前仅限于官方部门使用,私人部门一般不接受,SDR的使用范围远小于货币。此外,SDR分配不需要以对应的篮子货币发行为基础,因此也不会直接引起货币创造。

还有一种关切是,SDR创立的目的是满足全球对储备资产的长期需求,但新冠疫情并非长期危机。这种观点对SDR的理解过于狭隘。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已经超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持续的时间还有高度的不确定性,长期影响更难以估量。进行SDR普遍分配可以补充各成员国的外汇储备、减轻流动性不足,并最终有助于保持国际货币体系的有效运行。

进行SDR普遍分配的建议已经得到基金组织绝大部分成员国支持。为应对疫情和推动全球经济复苏,国际社会应尽快达成共识并落实SDR分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应利用SDR应对新冠疫情

发布日期:2020-07-17 15:56
摘要:进行SDR普遍分配的建议已经得到基金组织绝大部分成员国支持。为应对疫情和推动全球经济复苏,国际社会应尽快达成共识并落实SDR分配。



易纲

OR--商业新媒体本文作者是中国人民银行(PBOC)行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以下简称“基金组织”)已先后采取一系列措施帮助成员国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对经济的冲击。然而,进行特别提款权(SDR)普遍分配这项措施,虽经反复讨论,却始终未能实施。这是个错误。SDR有时被称作“纸黄金”,可以被快速创造。SDR普遍分配是基金组织的危机应对中待拼上的一块拼图。

在新冠疫情的巨大冲击下,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尤为脆弱,进行SDR普遍分配对其尤为重要。多数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面对的不仅是一场公共卫生危机,它们还面临经济和金融方面的诸多挑战。国际社会不应该对这些国家坐视不管。

SDR的价值由基金组织基于一篮子主要货币确定。通过SDR普遍分配,可以补充基金组织成员国的外汇储备,提升其购买力,是应对这场百年不遇危机的快速、务实、公平和低成本的措施。

SDR普遍分配对那些尚未被全球金融安全网和货币互换网络充分覆盖的发展中国家尤为重要。

基金组织的快速信贷(RCF)和快速融资工具(RFI)等紧急融资工具能够发放的贷款数量较为有限。很多受到疫情冲击的国家对申请基金组织传统贷款项目心存疑虑。根据基金组织测算,在下行情景下,成员国对基金组织资金的额外需求总量将超过2万亿美元,远超基金组织1万亿美元的现有资源。

SDR普遍分配是有先例可循的。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2009年4月的G20伦敦峰会迅速就2500亿美元SDR普遍分配的方案达成共识。这对缓解危机、提振信心和促进全球经济复苏发挥了重要作用。此外,作为危机应对措施,SDR普遍分配可以快速发生。4月伦敦峰会过后,8月7日基金组织理事会即批准了分配方案,8月28日分配方案即落实。

SDR普遍分配是应对当前危机切实可行的措施。在一个理想世界,我们会根据基金组织各成员国的需求、而非它们在在基金组织的份额对SDR进行特殊分配。这样可以避免一大部分SDR流向富裕经济体。但这需要修改基金组织协定,短时间难以发生。

并且,普遍分配SDR对提升有关国家储备的边际效应十分显著。根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估算,如果基金组织普遍分配5000亿美元SDR,76个全球最贫穷的国家可获得220亿美元SDR,其总国际储备可上升超过9%(其中22个国家国际储备可上升超过20%)。这将远超20国集团(G20)缓债倡议覆盖的发展中国家2020年需偿付的140亿美元的债务总额。

同时,基金组织可以通过减贫与增长信托(PRGT)等其它已有的工具,动员和调配额外的SDR资源,为成员国提供支持。

SDR分配成本较低,且可以提升成员国外汇储备。

一国仅在将SDR兑换为其它硬通货时才需支付利息,这一利息也低于市场融资的成本。SDR利率确实不如优惠贷款成本低廉,但优惠贷款是十分有限的。因此,SDR资源和优惠贷款是相互补充的关系。与此同时,发达国家也可以通过SDR分配获得更丰富的资源来参与国际救助,这可以减轻对国内财政资源的压力。

关于SDR普遍分配确实存在一些特殊关切。

关切之一是SDR普遍分配未附加改革条件,会助长道德风险。但新冠疫情是外生冲击,在爆发全球卫生危机和流动性紧张时期,坚持要求结构性改革是错误的。“活下来”是首要问题。SDR分配、基金组织快速信贷和快速融资工具是避免疫情对生产力造成永久性破坏的紧急工具,这些工具不附加改革条件是正确的。

与此同时,还有些人提出了一些自SDR创立之初就有的疑问,但不能将这些关切作为不采取行动的借口。

其中一种关切是,分配SDR意味着允许基金组织创造货币。实际上,SDR和货币不能划等号。基金组织将SDR定性为一种补充性储备资产。SDR目前仅限于官方部门使用,私人部门一般不接受,SDR的使用范围远小于货币。此外,SDR分配不需要以对应的篮子货币发行为基础,因此也不会直接引起货币创造。

还有一种关切是,SDR创立的目的是满足全球对储备资产的长期需求,但新冠疫情并非长期危机。这种观点对SDR的理解过于狭隘。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已经超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持续的时间还有高度的不确定性,长期影响更难以估量。进行SDR普遍分配可以补充各成员国的外汇储备、减轻流动性不足,并最终有助于保持国际货币体系的有效运行。

进行SDR普遍分配的建议已经得到基金组织绝大部分成员国支持。为应对疫情和推动全球经济复苏,国际社会应尽快达成共识并落实SDR分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进行SDR普遍分配的建议已经得到基金组织绝大部分成员国支持。为应对疫情和推动全球经济复苏,国际社会应尽快达成共识并落实SDR分配。



易纲

OR--商业新媒体本文作者是中国人民银行(PBOC)行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以下简称“基金组织”)已先后采取一系列措施帮助成员国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对经济的冲击。然而,进行特别提款权(SDR)普遍分配这项措施,虽经反复讨论,却始终未能实施。这是个错误。SDR有时被称作“纸黄金”,可以被快速创造。SDR普遍分配是基金组织的危机应对中待拼上的一块拼图。

在新冠疫情的巨大冲击下,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尤为脆弱,进行SDR普遍分配对其尤为重要。多数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面对的不仅是一场公共卫生危机,它们还面临经济和金融方面的诸多挑战。国际社会不应该对这些国家坐视不管。

SDR的价值由基金组织基于一篮子主要货币确定。通过SDR普遍分配,可以补充基金组织成员国的外汇储备,提升其购买力,是应对这场百年不遇危机的快速、务实、公平和低成本的措施。

SDR普遍分配对那些尚未被全球金融安全网和货币互换网络充分覆盖的发展中国家尤为重要。

基金组织的快速信贷(RCF)和快速融资工具(RFI)等紧急融资工具能够发放的贷款数量较为有限。很多受到疫情冲击的国家对申请基金组织传统贷款项目心存疑虑。根据基金组织测算,在下行情景下,成员国对基金组织资金的额外需求总量将超过2万亿美元,远超基金组织1万亿美元的现有资源。

SDR普遍分配是有先例可循的。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2009年4月的G20伦敦峰会迅速就2500亿美元SDR普遍分配的方案达成共识。这对缓解危机、提振信心和促进全球经济复苏发挥了重要作用。此外,作为危机应对措施,SDR普遍分配可以快速发生。4月伦敦峰会过后,8月7日基金组织理事会即批准了分配方案,8月28日分配方案即落实。

SDR普遍分配是应对当前危机切实可行的措施。在一个理想世界,我们会根据基金组织各成员国的需求、而非它们在在基金组织的份额对SDR进行特殊分配。这样可以避免一大部分SDR流向富裕经济体。但这需要修改基金组织协定,短时间难以发生。

并且,普遍分配SDR对提升有关国家储备的边际效应十分显著。根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估算,如果基金组织普遍分配5000亿美元SDR,76个全球最贫穷的国家可获得220亿美元SDR,其总国际储备可上升超过9%(其中22个国家国际储备可上升超过20%)。这将远超20国集团(G20)缓债倡议覆盖的发展中国家2020年需偿付的140亿美元的债务总额。

同时,基金组织可以通过减贫与增长信托(PRGT)等其它已有的工具,动员和调配额外的SDR资源,为成员国提供支持。

SDR分配成本较低,且可以提升成员国外汇储备。

一国仅在将SDR兑换为其它硬通货时才需支付利息,这一利息也低于市场融资的成本。SDR利率确实不如优惠贷款成本低廉,但优惠贷款是十分有限的。因此,SDR资源和优惠贷款是相互补充的关系。与此同时,发达国家也可以通过SDR分配获得更丰富的资源来参与国际救助,这可以减轻对国内财政资源的压力。

关于SDR普遍分配确实存在一些特殊关切。

关切之一是SDR普遍分配未附加改革条件,会助长道德风险。但新冠疫情是外生冲击,在爆发全球卫生危机和流动性紧张时期,坚持要求结构性改革是错误的。“活下来”是首要问题。SDR分配、基金组织快速信贷和快速融资工具是避免疫情对生产力造成永久性破坏的紧急工具,这些工具不附加改革条件是正确的。

与此同时,还有些人提出了一些自SDR创立之初就有的疑问,但不能将这些关切作为不采取行动的借口。

其中一种关切是,分配SDR意味着允许基金组织创造货币。实际上,SDR和货币不能划等号。基金组织将SDR定性为一种补充性储备资产。SDR目前仅限于官方部门使用,私人部门一般不接受,SDR的使用范围远小于货币。此外,SDR分配不需要以对应的篮子货币发行为基础,因此也不会直接引起货币创造。

还有一种关切是,SDR创立的目的是满足全球对储备资产的长期需求,但新冠疫情并非长期危机。这种观点对SDR的理解过于狭隘。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已经超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持续的时间还有高度的不确定性,长期影响更难以估量。进行SDR普遍分配可以补充各成员国的外汇储备、减轻流动性不足,并最终有助于保持国际货币体系的有效运行。

进行SDR普遍分配的建议已经得到基金组织绝大部分成员国支持。为应对疫情和推动全球经济复苏,国际社会应尽快达成共识并落实SDR分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