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明尼苏达州黑人男子乔治·佛洛伊德在被警察拘留期间死亡,与威斯康辛州黑人男子雅各布·布莱克被警察枪击重伤,引发全国各地示威浪潮之际,成千上万群众响应号召,重演1963年“向华盛顿进军”大游行。


管受到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威胁,约5万群众依然来到林坑纪念堂前表达对种族歧视与警察暴力执法的不满。

BBC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明尼苏达州黑人男子乔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在被警察拘留期间死亡,与威斯康辛州黑人男子雅各布·布莱克(Jacob Blake)被警察枪击重伤,引发全国各地示威浪潮之际,成千上万群众响应号召,重演1963年“向华盛顿进军”(March on Washington)大游行。

乔治·佛洛伊德的妹妹布里奇特·弗洛伊德(Bridgett Floyd)星期五(8月28日)在首都重地举行的这场集会上呼吁群众“继承他的遗志”。 布里奇特说:“我哥哥今天不能发声了。我们必须帮他发声,我们必须做出改变。”

老雅各布·布莱克告诉群众,这是一场对美国种族主义的审批,而判决是“有罪,有罪,有罪!”

演说者要求种族平等,敦促民众在11月总统选举中投票。

2020“向华盛顿进军”大游行的主题是什么?

这场运动名为“承诺游行:把你的膝盖从我们的脖子上移开”(The Commitment March: Get Your Knee Off Our Necks)。今年5月,一名警察在乔治·佛洛伊德的脖子上跪了几分钟,不久佛洛伊德去世。

这次抗议聚集了几代活动人士,呼吁警察改革,并敦促美国人在11月大选中投票。运动由民权领袖阿尔·夏普顿牧师(Reverend Al Sharpton)和马丁·路德·金三世(Martin Luther King III)组织。

被警察枪击或杀害的美国黑人难属站在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当年发表著名演讲《我有一个梦想》的同一地点,向5万群众讲话。

1963年的华盛顿大游行是美国历史上一次重大事件,约25万名支持者聚集在从林肯纪念堂到华盛顿纪念碑1.9英里(3公里)的地方,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政治集会之一。美国国会次年通过了《民权法案》(Civil Rights Act),宣布种族隔离违法。

这场游行又称为“向华盛顿进军”。

今年6月,在佛洛伊德追悼会上,夏普顿牧师宣布举办2020大游行,恰逢1963年“向华盛顿进军”大游行的57周年纪念日。

夏普顿牧师的组织“国家行动网络”(National Action Network)与马丁·路德·金三世合作召集了这次集会。

“这个国家从没见过这么强大的运动,这是我父亲所说的良心联盟的现代化身,” 马丁·路德·金三世说。

“如果我们怀着决心和激情前进,就能完成1960年代开始的这项大胆工作。”

他的女儿尤兰达·瑞妮·金(Yolanda Renee King)也发表了激情洋溢的演说。

尤兰达·金说:“我们掌握了自拍,掌握了TikTok,现在该掌握自己了。就在他遇害前不到一年,我的祖父(马丁·路德·金)就预示到今天这个时刻。他说过,我们在进入新一阶段的斗争。”

“民权是第一阶段,新一阶段就是争取真正平等。”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游行日子临近,威斯康辛州基诺沙(Kenosha)发生了布莱克被枪击事件,继而爆发暴力抗议和另一起枪击案,导致两人死亡。

自佛洛伊德今年5月去世以来,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反对种族主义和警察暴力的游行席卷美国,蔓延全球。

“我们处在危机之中”
卡布拉尔(Sam Cabral)、波帕特(Shrai Popat) 华盛顿报道

为迎接游行,参加者早在上午7点就在宪法大道两旁排起了长队。

从费城赶来的劳埃德·米纳(Lloyd Miner)表示:“我来是为了我的使命,向本届政府授权,我们说到做到:我们想要改变。”

对于雷克斯·爱坤弥(Rex Ikwueme)来说,这是一种紧迫感。他说:“我们处在危机之中,真的必须把事情理顺。我们不能这样生活,不能每周都像看电影一样看着同胞死去。这是不正常的。”

“很明显,警察在全国各地的行为表明,他们把我们当成目标,我们不允许这样,”他继续说。“这与整个美国梦相矛盾。”

警察对非裔美国人的暴力行为是今天许多游行者最关心的问题。

来自弗吉尼亚州罗阿诺克(Roanoke)的阿特利亚·布莱恩特(Artelia Bryant)说,在她看来,警方对非裔美国人的态度自1963年以来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布莱恩特希望立法者和执法部门对黑人在拘留期间死去负责。

那该怎么做?

“逮捕警察,”布莱恩特说。“他们可以从杀害布伦娜·泰勒(Breonna Taylor)的警察开始做起。”

许多人呼吁立即通过国家警察改革法案,即《乔治·佛洛伊德治安法》(George Floyd Justice in Policing Act)和《约翰·路易斯投票权促进法》(John Lewis Voting Rights Advancement Act),后者用已故民权偶像和国会议员约翰·路易斯的名字命名。

帕特里克·雷耶斯(Patrick Reyes)从纽约布鲁克林来到华盛顿。他说,自第一次华盛顿大游行以来57年里,政府出台了具有重大影响的政策,比如旨在保护少数族裔选民的里程碑式的《投票权法案》(Voting Rights Act)。但他说,自那以后,空洞的立法接踵而至:“选民压迫至今依然存在。”

“我们不是征求意见,我们也不是请求。”雷耶斯说。“我们强烈要求正义。”

还有谁在集会上发言?

上午发言的还有民主党籍马萨诸塞州联邦众议员阿娅娜·普莱斯利(Ayanna Pressley),她赞扬了过去美国黑人维权的积极行动,他们的“牺牲和自决塑造了历史,把我们带到这一时刻”。

“我们是黑色人种,”她说。“我们代表了转变。我们是社会、政治和文化进步的象征。”

演讲者还有一位呼吁结束困扰黑人社区枪支暴力的年轻活动人士,以及来自工会、同性恋权利组织和西班牙裔活动组织的代表,他们表达了对“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的支持。

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中文名贺锦丽 )也透过网络连线发表讲话。哈里斯在人权活动人士的家庭中长大,她对过去的民权领袖表示敬意。她说:“为我们的祖先前进,为我们的子孙前进。”

组织者表示,议程倡议包括奴隶制赔偿、取消对警察部门的资助,以及投资黑人社区医疗、住房和社会服务。这份倡议由来自全国各地数百名代表起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华盛顿大游行再现 乔治·佛洛伊德难属呼吁“继承遗志”反抗种族歧视

发布日期:2020-08-30 10:28
美国明尼苏达州黑人男子乔治·佛洛伊德在被警察拘留期间死亡,与威斯康辛州黑人男子雅各布·布莱克被警察枪击重伤,引发全国各地示威浪潮之际,成千上万群众响应号召,重演1963年“向华盛顿进军”大游行。


管受到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威胁,约5万群众依然来到林坑纪念堂前表达对种族歧视与警察暴力执法的不满。

BBC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明尼苏达州黑人男子乔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在被警察拘留期间死亡,与威斯康辛州黑人男子雅各布·布莱克(Jacob Blake)被警察枪击重伤,引发全国各地示威浪潮之际,成千上万群众响应号召,重演1963年“向华盛顿进军”(March on Washington)大游行。

乔治·佛洛伊德的妹妹布里奇特·弗洛伊德(Bridgett Floyd)星期五(8月28日)在首都重地举行的这场集会上呼吁群众“继承他的遗志”。 布里奇特说:“我哥哥今天不能发声了。我们必须帮他发声,我们必须做出改变。”

老雅各布·布莱克告诉群众,这是一场对美国种族主义的审批,而判决是“有罪,有罪,有罪!”

演说者要求种族平等,敦促民众在11月总统选举中投票。

2020“向华盛顿进军”大游行的主题是什么?

这场运动名为“承诺游行:把你的膝盖从我们的脖子上移开”(The Commitment March: Get Your Knee Off Our Necks)。今年5月,一名警察在乔治·佛洛伊德的脖子上跪了几分钟,不久佛洛伊德去世。

这次抗议聚集了几代活动人士,呼吁警察改革,并敦促美国人在11月大选中投票。运动由民权领袖阿尔·夏普顿牧师(Reverend Al Sharpton)和马丁·路德·金三世(Martin Luther King III)组织。

被警察枪击或杀害的美国黑人难属站在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当年发表著名演讲《我有一个梦想》的同一地点,向5万群众讲话。

1963年的华盛顿大游行是美国历史上一次重大事件,约25万名支持者聚集在从林肯纪念堂到华盛顿纪念碑1.9英里(3公里)的地方,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政治集会之一。美国国会次年通过了《民权法案》(Civil Rights Act),宣布种族隔离违法。

这场游行又称为“向华盛顿进军”。

今年6月,在佛洛伊德追悼会上,夏普顿牧师宣布举办2020大游行,恰逢1963年“向华盛顿进军”大游行的57周年纪念日。

夏普顿牧师的组织“国家行动网络”(National Action Network)与马丁·路德·金三世合作召集了这次集会。

“这个国家从没见过这么强大的运动,这是我父亲所说的良心联盟的现代化身,” 马丁·路德·金三世说。

“如果我们怀着决心和激情前进,就能完成1960年代开始的这项大胆工作。”

他的女儿尤兰达·瑞妮·金(Yolanda Renee King)也发表了激情洋溢的演说。

尤兰达·金说:“我们掌握了自拍,掌握了TikTok,现在该掌握自己了。就在他遇害前不到一年,我的祖父(马丁·路德·金)就预示到今天这个时刻。他说过,我们在进入新一阶段的斗争。”

“民权是第一阶段,新一阶段就是争取真正平等。”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游行日子临近,威斯康辛州基诺沙(Kenosha)发生了布莱克被枪击事件,继而爆发暴力抗议和另一起枪击案,导致两人死亡。

自佛洛伊德今年5月去世以来,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反对种族主义和警察暴力的游行席卷美国,蔓延全球。

“我们处在危机之中”
卡布拉尔(Sam Cabral)、波帕特(Shrai Popat) 华盛顿报道

为迎接游行,参加者早在上午7点就在宪法大道两旁排起了长队。

从费城赶来的劳埃德·米纳(Lloyd Miner)表示:“我来是为了我的使命,向本届政府授权,我们说到做到:我们想要改变。”

对于雷克斯·爱坤弥(Rex Ikwueme)来说,这是一种紧迫感。他说:“我们处在危机之中,真的必须把事情理顺。我们不能这样生活,不能每周都像看电影一样看着同胞死去。这是不正常的。”

“很明显,警察在全国各地的行为表明,他们把我们当成目标,我们不允许这样,”他继续说。“这与整个美国梦相矛盾。”

警察对非裔美国人的暴力行为是今天许多游行者最关心的问题。

来自弗吉尼亚州罗阿诺克(Roanoke)的阿特利亚·布莱恩特(Artelia Bryant)说,在她看来,警方对非裔美国人的态度自1963年以来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布莱恩特希望立法者和执法部门对黑人在拘留期间死去负责。

那该怎么做?

“逮捕警察,”布莱恩特说。“他们可以从杀害布伦娜·泰勒(Breonna Taylor)的警察开始做起。”

许多人呼吁立即通过国家警察改革法案,即《乔治·佛洛伊德治安法》(George Floyd Justice in Policing Act)和《约翰·路易斯投票权促进法》(John Lewis Voting Rights Advancement Act),后者用已故民权偶像和国会议员约翰·路易斯的名字命名。

帕特里克·雷耶斯(Patrick Reyes)从纽约布鲁克林来到华盛顿。他说,自第一次华盛顿大游行以来57年里,政府出台了具有重大影响的政策,比如旨在保护少数族裔选民的里程碑式的《投票权法案》(Voting Rights Act)。但他说,自那以后,空洞的立法接踵而至:“选民压迫至今依然存在。”

“我们不是征求意见,我们也不是请求。”雷耶斯说。“我们强烈要求正义。”

还有谁在集会上发言?

上午发言的还有民主党籍马萨诸塞州联邦众议员阿娅娜·普莱斯利(Ayanna Pressley),她赞扬了过去美国黑人维权的积极行动,他们的“牺牲和自决塑造了历史,把我们带到这一时刻”。

“我们是黑色人种,”她说。“我们代表了转变。我们是社会、政治和文化进步的象征。”

演讲者还有一位呼吁结束困扰黑人社区枪支暴力的年轻活动人士,以及来自工会、同性恋权利组织和西班牙裔活动组织的代表,他们表达了对“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的支持。

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中文名贺锦丽 )也透过网络连线发表讲话。哈里斯在人权活动人士的家庭中长大,她对过去的民权领袖表示敬意。她说:“为我们的祖先前进,为我们的子孙前进。”

组织者表示,议程倡议包括奴隶制赔偿、取消对警察部门的资助,以及投资黑人社区医疗、住房和社会服务。这份倡议由来自全国各地数百名代表起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美国明尼苏达州黑人男子乔治·佛洛伊德在被警察拘留期间死亡,与威斯康辛州黑人男子雅各布·布莱克被警察枪击重伤,引发全国各地示威浪潮之际,成千上万群众响应号召,重演1963年“向华盛顿进军”大游行。


管受到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威胁,约5万群众依然来到林坑纪念堂前表达对种族歧视与警察暴力执法的不满。

BBC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明尼苏达州黑人男子乔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在被警察拘留期间死亡,与威斯康辛州黑人男子雅各布·布莱克(Jacob Blake)被警察枪击重伤,引发全国各地示威浪潮之际,成千上万群众响应号召,重演1963年“向华盛顿进军”(March on Washington)大游行。

乔治·佛洛伊德的妹妹布里奇特·弗洛伊德(Bridgett Floyd)星期五(8月28日)在首都重地举行的这场集会上呼吁群众“继承他的遗志”。 布里奇特说:“我哥哥今天不能发声了。我们必须帮他发声,我们必须做出改变。”

老雅各布·布莱克告诉群众,这是一场对美国种族主义的审批,而判决是“有罪,有罪,有罪!”

演说者要求种族平等,敦促民众在11月总统选举中投票。

2020“向华盛顿进军”大游行的主题是什么?

这场运动名为“承诺游行:把你的膝盖从我们的脖子上移开”(The Commitment March: Get Your Knee Off Our Necks)。今年5月,一名警察在乔治·佛洛伊德的脖子上跪了几分钟,不久佛洛伊德去世。

这次抗议聚集了几代活动人士,呼吁警察改革,并敦促美国人在11月大选中投票。运动由民权领袖阿尔·夏普顿牧师(Reverend Al Sharpton)和马丁·路德·金三世(Martin Luther King III)组织。

被警察枪击或杀害的美国黑人难属站在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当年发表著名演讲《我有一个梦想》的同一地点,向5万群众讲话。

1963年的华盛顿大游行是美国历史上一次重大事件,约25万名支持者聚集在从林肯纪念堂到华盛顿纪念碑1.9英里(3公里)的地方,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政治集会之一。美国国会次年通过了《民权法案》(Civil Rights Act),宣布种族隔离违法。

这场游行又称为“向华盛顿进军”。

今年6月,在佛洛伊德追悼会上,夏普顿牧师宣布举办2020大游行,恰逢1963年“向华盛顿进军”大游行的57周年纪念日。

夏普顿牧师的组织“国家行动网络”(National Action Network)与马丁·路德·金三世合作召集了这次集会。

“这个国家从没见过这么强大的运动,这是我父亲所说的良心联盟的现代化身,” 马丁·路德·金三世说。

“如果我们怀着决心和激情前进,就能完成1960年代开始的这项大胆工作。”

他的女儿尤兰达·瑞妮·金(Yolanda Renee King)也发表了激情洋溢的演说。

尤兰达·金说:“我们掌握了自拍,掌握了TikTok,现在该掌握自己了。就在他遇害前不到一年,我的祖父(马丁·路德·金)就预示到今天这个时刻。他说过,我们在进入新一阶段的斗争。”

“民权是第一阶段,新一阶段就是争取真正平等。”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游行日子临近,威斯康辛州基诺沙(Kenosha)发生了布莱克被枪击事件,继而爆发暴力抗议和另一起枪击案,导致两人死亡。

自佛洛伊德今年5月去世以来,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反对种族主义和警察暴力的游行席卷美国,蔓延全球。

“我们处在危机之中”
卡布拉尔(Sam Cabral)、波帕特(Shrai Popat) 华盛顿报道

为迎接游行,参加者早在上午7点就在宪法大道两旁排起了长队。

从费城赶来的劳埃德·米纳(Lloyd Miner)表示:“我来是为了我的使命,向本届政府授权,我们说到做到:我们想要改变。”

对于雷克斯·爱坤弥(Rex Ikwueme)来说,这是一种紧迫感。他说:“我们处在危机之中,真的必须把事情理顺。我们不能这样生活,不能每周都像看电影一样看着同胞死去。这是不正常的。”

“很明显,警察在全国各地的行为表明,他们把我们当成目标,我们不允许这样,”他继续说。“这与整个美国梦相矛盾。”

警察对非裔美国人的暴力行为是今天许多游行者最关心的问题。

来自弗吉尼亚州罗阿诺克(Roanoke)的阿特利亚·布莱恩特(Artelia Bryant)说,在她看来,警方对非裔美国人的态度自1963年以来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布莱恩特希望立法者和执法部门对黑人在拘留期间死去负责。

那该怎么做?

“逮捕警察,”布莱恩特说。“他们可以从杀害布伦娜·泰勒(Breonna Taylor)的警察开始做起。”

许多人呼吁立即通过国家警察改革法案,即《乔治·佛洛伊德治安法》(George Floyd Justice in Policing Act)和《约翰·路易斯投票权促进法》(John Lewis Voting Rights Advancement Act),后者用已故民权偶像和国会议员约翰·路易斯的名字命名。

帕特里克·雷耶斯(Patrick Reyes)从纽约布鲁克林来到华盛顿。他说,自第一次华盛顿大游行以来57年里,政府出台了具有重大影响的政策,比如旨在保护少数族裔选民的里程碑式的《投票权法案》(Voting Rights Act)。但他说,自那以后,空洞的立法接踵而至:“选民压迫至今依然存在。”

“我们不是征求意见,我们也不是请求。”雷耶斯说。“我们强烈要求正义。”

还有谁在集会上发言?

上午发言的还有民主党籍马萨诸塞州联邦众议员阿娅娜·普莱斯利(Ayanna Pressley),她赞扬了过去美国黑人维权的积极行动,他们的“牺牲和自决塑造了历史,把我们带到这一时刻”。

“我们是黑色人种,”她说。“我们代表了转变。我们是社会、政治和文化进步的象征。”

演讲者还有一位呼吁结束困扰黑人社区枪支暴力的年轻活动人士,以及来自工会、同性恋权利组织和西班牙裔活动组织的代表,他们表达了对“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的支持。

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中文名贺锦丽 )也透过网络连线发表讲话。哈里斯在人权活动人士的家庭中长大,她对过去的民权领袖表示敬意。她说:“为我们的祖先前进,为我们的子孙前进。”

组织者表示,议程倡议包括奴隶制赔偿、取消对警察部门的资助,以及投资黑人社区医疗、住房和社会服务。这份倡议由来自全国各地数百名代表起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华盛顿大游行再现 乔治·佛洛伊德难属呼吁“继承遗志”反抗种族歧视

发布日期:2020-08-30 10:28
美国明尼苏达州黑人男子乔治·佛洛伊德在被警察拘留期间死亡,与威斯康辛州黑人男子雅各布·布莱克被警察枪击重伤,引发全国各地示威浪潮之际,成千上万群众响应号召,重演1963年“向华盛顿进军”大游行。


管受到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威胁,约5万群众依然来到林坑纪念堂前表达对种族歧视与警察暴力执法的不满。

BBC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明尼苏达州黑人男子乔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在被警察拘留期间死亡,与威斯康辛州黑人男子雅各布·布莱克(Jacob Blake)被警察枪击重伤,引发全国各地示威浪潮之际,成千上万群众响应号召,重演1963年“向华盛顿进军”(March on Washington)大游行。

乔治·佛洛伊德的妹妹布里奇特·弗洛伊德(Bridgett Floyd)星期五(8月28日)在首都重地举行的这场集会上呼吁群众“继承他的遗志”。 布里奇特说:“我哥哥今天不能发声了。我们必须帮他发声,我们必须做出改变。”

老雅各布·布莱克告诉群众,这是一场对美国种族主义的审批,而判决是“有罪,有罪,有罪!”

演说者要求种族平等,敦促民众在11月总统选举中投票。

2020“向华盛顿进军”大游行的主题是什么?

这场运动名为“承诺游行:把你的膝盖从我们的脖子上移开”(The Commitment March: Get Your Knee Off Our Necks)。今年5月,一名警察在乔治·佛洛伊德的脖子上跪了几分钟,不久佛洛伊德去世。

这次抗议聚集了几代活动人士,呼吁警察改革,并敦促美国人在11月大选中投票。运动由民权领袖阿尔·夏普顿牧师(Reverend Al Sharpton)和马丁·路德·金三世(Martin Luther King III)组织。

被警察枪击或杀害的美国黑人难属站在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当年发表著名演讲《我有一个梦想》的同一地点,向5万群众讲话。

1963年的华盛顿大游行是美国历史上一次重大事件,约25万名支持者聚集在从林肯纪念堂到华盛顿纪念碑1.9英里(3公里)的地方,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政治集会之一。美国国会次年通过了《民权法案》(Civil Rights Act),宣布种族隔离违法。

这场游行又称为“向华盛顿进军”。

今年6月,在佛洛伊德追悼会上,夏普顿牧师宣布举办2020大游行,恰逢1963年“向华盛顿进军”大游行的57周年纪念日。

夏普顿牧师的组织“国家行动网络”(National Action Network)与马丁·路德·金三世合作召集了这次集会。

“这个国家从没见过这么强大的运动,这是我父亲所说的良心联盟的现代化身,” 马丁·路德·金三世说。

“如果我们怀着决心和激情前进,就能完成1960年代开始的这项大胆工作。”

他的女儿尤兰达·瑞妮·金(Yolanda Renee King)也发表了激情洋溢的演说。

尤兰达·金说:“我们掌握了自拍,掌握了TikTok,现在该掌握自己了。就在他遇害前不到一年,我的祖父(马丁·路德·金)就预示到今天这个时刻。他说过,我们在进入新一阶段的斗争。”

“民权是第一阶段,新一阶段就是争取真正平等。”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游行日子临近,威斯康辛州基诺沙(Kenosha)发生了布莱克被枪击事件,继而爆发暴力抗议和另一起枪击案,导致两人死亡。

自佛洛伊德今年5月去世以来,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反对种族主义和警察暴力的游行席卷美国,蔓延全球。

“我们处在危机之中”
卡布拉尔(Sam Cabral)、波帕特(Shrai Popat) 华盛顿报道

为迎接游行,参加者早在上午7点就在宪法大道两旁排起了长队。

从费城赶来的劳埃德·米纳(Lloyd Miner)表示:“我来是为了我的使命,向本届政府授权,我们说到做到:我们想要改变。”

对于雷克斯·爱坤弥(Rex Ikwueme)来说,这是一种紧迫感。他说:“我们处在危机之中,真的必须把事情理顺。我们不能这样生活,不能每周都像看电影一样看着同胞死去。这是不正常的。”

“很明显,警察在全国各地的行为表明,他们把我们当成目标,我们不允许这样,”他继续说。“这与整个美国梦相矛盾。”

警察对非裔美国人的暴力行为是今天许多游行者最关心的问题。

来自弗吉尼亚州罗阿诺克(Roanoke)的阿特利亚·布莱恩特(Artelia Bryant)说,在她看来,警方对非裔美国人的态度自1963年以来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布莱恩特希望立法者和执法部门对黑人在拘留期间死去负责。

那该怎么做?

“逮捕警察,”布莱恩特说。“他们可以从杀害布伦娜·泰勒(Breonna Taylor)的警察开始做起。”

许多人呼吁立即通过国家警察改革法案,即《乔治·佛洛伊德治安法》(George Floyd Justice in Policing Act)和《约翰·路易斯投票权促进法》(John Lewis Voting Rights Advancement Act),后者用已故民权偶像和国会议员约翰·路易斯的名字命名。

帕特里克·雷耶斯(Patrick Reyes)从纽约布鲁克林来到华盛顿。他说,自第一次华盛顿大游行以来57年里,政府出台了具有重大影响的政策,比如旨在保护少数族裔选民的里程碑式的《投票权法案》(Voting Rights Act)。但他说,自那以后,空洞的立法接踵而至:“选民压迫至今依然存在。”

“我们不是征求意见,我们也不是请求。”雷耶斯说。“我们强烈要求正义。”

还有谁在集会上发言?

上午发言的还有民主党籍马萨诸塞州联邦众议员阿娅娜·普莱斯利(Ayanna Pressley),她赞扬了过去美国黑人维权的积极行动,他们的“牺牲和自决塑造了历史,把我们带到这一时刻”。

“我们是黑色人种,”她说。“我们代表了转变。我们是社会、政治和文化进步的象征。”

演讲者还有一位呼吁结束困扰黑人社区枪支暴力的年轻活动人士,以及来自工会、同性恋权利组织和西班牙裔活动组织的代表,他们表达了对“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的支持。

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中文名贺锦丽 )也透过网络连线发表讲话。哈里斯在人权活动人士的家庭中长大,她对过去的民权领袖表示敬意。她说:“为我们的祖先前进,为我们的子孙前进。”

组织者表示,议程倡议包括奴隶制赔偿、取消对警察部门的资助,以及投资黑人社区医疗、住房和社会服务。这份倡议由来自全国各地数百名代表起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美国明尼苏达州黑人男子乔治·佛洛伊德在被警察拘留期间死亡,与威斯康辛州黑人男子雅各布·布莱克被警察枪击重伤,引发全国各地示威浪潮之际,成千上万群众响应号召,重演1963年“向华盛顿进军”大游行。


管受到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威胁,约5万群众依然来到林坑纪念堂前表达对种族歧视与警察暴力执法的不满。

BBC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明尼苏达州黑人男子乔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在被警察拘留期间死亡,与威斯康辛州黑人男子雅各布·布莱克(Jacob Blake)被警察枪击重伤,引发全国各地示威浪潮之际,成千上万群众响应号召,重演1963年“向华盛顿进军”(March on Washington)大游行。

乔治·佛洛伊德的妹妹布里奇特·弗洛伊德(Bridgett Floyd)星期五(8月28日)在首都重地举行的这场集会上呼吁群众“继承他的遗志”。 布里奇特说:“我哥哥今天不能发声了。我们必须帮他发声,我们必须做出改变。”

老雅各布·布莱克告诉群众,这是一场对美国种族主义的审批,而判决是“有罪,有罪,有罪!”

演说者要求种族平等,敦促民众在11月总统选举中投票。

2020“向华盛顿进军”大游行的主题是什么?

这场运动名为“承诺游行:把你的膝盖从我们的脖子上移开”(The Commitment March: Get Your Knee Off Our Necks)。今年5月,一名警察在乔治·佛洛伊德的脖子上跪了几分钟,不久佛洛伊德去世。

这次抗议聚集了几代活动人士,呼吁警察改革,并敦促美国人在11月大选中投票。运动由民权领袖阿尔·夏普顿牧师(Reverend Al Sharpton)和马丁·路德·金三世(Martin Luther King III)组织。

被警察枪击或杀害的美国黑人难属站在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当年发表著名演讲《我有一个梦想》的同一地点,向5万群众讲话。

1963年的华盛顿大游行是美国历史上一次重大事件,约25万名支持者聚集在从林肯纪念堂到华盛顿纪念碑1.9英里(3公里)的地方,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政治集会之一。美国国会次年通过了《民权法案》(Civil Rights Act),宣布种族隔离违法。

这场游行又称为“向华盛顿进军”。

今年6月,在佛洛伊德追悼会上,夏普顿牧师宣布举办2020大游行,恰逢1963年“向华盛顿进军”大游行的57周年纪念日。

夏普顿牧师的组织“国家行动网络”(National Action Network)与马丁·路德·金三世合作召集了这次集会。

“这个国家从没见过这么强大的运动,这是我父亲所说的良心联盟的现代化身,” 马丁·路德·金三世说。

“如果我们怀着决心和激情前进,就能完成1960年代开始的这项大胆工作。”

他的女儿尤兰达·瑞妮·金(Yolanda Renee King)也发表了激情洋溢的演说。

尤兰达·金说:“我们掌握了自拍,掌握了TikTok,现在该掌握自己了。就在他遇害前不到一年,我的祖父(马丁·路德·金)就预示到今天这个时刻。他说过,我们在进入新一阶段的斗争。”

“民权是第一阶段,新一阶段就是争取真正平等。”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游行日子临近,威斯康辛州基诺沙(Kenosha)发生了布莱克被枪击事件,继而爆发暴力抗议和另一起枪击案,导致两人死亡。

自佛洛伊德今年5月去世以来,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反对种族主义和警察暴力的游行席卷美国,蔓延全球。

“我们处在危机之中”
卡布拉尔(Sam Cabral)、波帕特(Shrai Popat) 华盛顿报道

为迎接游行,参加者早在上午7点就在宪法大道两旁排起了长队。

从费城赶来的劳埃德·米纳(Lloyd Miner)表示:“我来是为了我的使命,向本届政府授权,我们说到做到:我们想要改变。”

对于雷克斯·爱坤弥(Rex Ikwueme)来说,这是一种紧迫感。他说:“我们处在危机之中,真的必须把事情理顺。我们不能这样生活,不能每周都像看电影一样看着同胞死去。这是不正常的。”

“很明显,警察在全国各地的行为表明,他们把我们当成目标,我们不允许这样,”他继续说。“这与整个美国梦相矛盾。”

警察对非裔美国人的暴力行为是今天许多游行者最关心的问题。

来自弗吉尼亚州罗阿诺克(Roanoke)的阿特利亚·布莱恩特(Artelia Bryant)说,在她看来,警方对非裔美国人的态度自1963年以来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布莱恩特希望立法者和执法部门对黑人在拘留期间死去负责。

那该怎么做?

“逮捕警察,”布莱恩特说。“他们可以从杀害布伦娜·泰勒(Breonna Taylor)的警察开始做起。”

许多人呼吁立即通过国家警察改革法案,即《乔治·佛洛伊德治安法》(George Floyd Justice in Policing Act)和《约翰·路易斯投票权促进法》(John Lewis Voting Rights Advancement Act),后者用已故民权偶像和国会议员约翰·路易斯的名字命名。

帕特里克·雷耶斯(Patrick Reyes)从纽约布鲁克林来到华盛顿。他说,自第一次华盛顿大游行以来57年里,政府出台了具有重大影响的政策,比如旨在保护少数族裔选民的里程碑式的《投票权法案》(Voting Rights Act)。但他说,自那以后,空洞的立法接踵而至:“选民压迫至今依然存在。”

“我们不是征求意见,我们也不是请求。”雷耶斯说。“我们强烈要求正义。”

还有谁在集会上发言?

上午发言的还有民主党籍马萨诸塞州联邦众议员阿娅娜·普莱斯利(Ayanna Pressley),她赞扬了过去美国黑人维权的积极行动,他们的“牺牲和自决塑造了历史,把我们带到这一时刻”。

“我们是黑色人种,”她说。“我们代表了转变。我们是社会、政治和文化进步的象征。”

演讲者还有一位呼吁结束困扰黑人社区枪支暴力的年轻活动人士,以及来自工会、同性恋权利组织和西班牙裔活动组织的代表,他们表达了对“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的支持。

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中文名贺锦丽 )也透过网络连线发表讲话。哈里斯在人权活动人士的家庭中长大,她对过去的民权领袖表示敬意。她说:“为我们的祖先前进,为我们的子孙前进。”

组织者表示,议程倡议包括奴隶制赔偿、取消对警察部门的资助,以及投资黑人社区医疗、住房和社会服务。这份倡议由来自全国各地数百名代表起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