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部分实力最雄厚的金融机构正在加紧布局中国的基金管理业等金融服务业,以期获利于中国走向开放的资本市场。



 |  托马斯•黑尔 香港 , 西沃恩•赖丁 伦敦 , Wang Xueqiao 上海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华尔街部分实力最雄厚的金融机构正在加紧努力在中国敲定交易——即便美中关系在不断恶化。

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Rock)上月获批与中国一家国有银行成立合资公司。几天后,与之竞争的资产管理公司先锋集团(Vanguard)表示将把地区总部迁至上海,而花旗集团(Citigroup)成为了首家在华获得基金托管牌照的美资银行。此外,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计划收购中国一家合资基金公司中当地合作伙伴全部股份的细节也已浮出水面。

这一连串新动作出现的背景是,北京方面正采取措施,推动本国规模庞大、但受到严密保护的资本市场走向自由化。这些举动显示出,在11月美国总统大选前夕美中关系愈发紧张的表象背后,两国在金融服务方面正越走越近。

“你看(中国)遍地都是钱,世界上还有别的地方有这样的机会,而且能获得如此多可管理的资金吗?”花旗集团旗下花旗信托(Cititrust)亚洲董事长斯图尔特•奥尔德克罗夫特(Stewart Aldcroft)表示,“坦率地说,其他任何地方都没有”。

最近这一波的活动主要集中在中国的基金管理业。在今年1月公布的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包括基金管理业在内的多个服务行业被视为给双方提供了一个“合作与互利”的机会。

中国今年实施的改革意味着,外资公司首次可以在中国快速增长的共同基金行业全资拥有自己的基金公司。德勤(Deloitte)的一项预测显示,到2023年,公开注册的基金管理的资产可能达到3.4万亿美元。

咨询公司Casey Quirk估计,到2023年,中国将超过英国成为全球第二大基金市场。

上海咨奔商务咨询(Z-Ben)创始人张磊德(Peter Alexander)表示:“我们知道中国打算开放这一市场,但他们这么做的原因并不是出于慷慨大度。”而是,他称,中国希望得利于美国的“最佳实践”。

奥尔德克罗夫特引述了6年前中国证监会(CSRC)高级官员造访花旗和香港证监会(SFC)的例子。“他们把外资公司带来的竞争看作一种非常健康的发展。”他说。

中国的共同基金业仍处于起步阶段。高盛(Goldman Sachs)估计,中国只有7%的家庭资产投资于股票和共同基金,而美国的这一比例为32%。中国家庭的资产三分之二是房产,近五分之一是现金和存款。

中国股市还受到波动的严重冲击——今年以来,随着股指大幅上涨,官方媒体对这一问题表达了担忧。股价的剧烈波动引发了普通投资者对股市可能太过危险的担忧。

“对于我们这些没有专业金融知识的散户投资者来说,赚钱太难。”40多岁的上海散户投资者沈佳虹(音译)表示。她没有买股票,而是主要购买共同基金,并根据通讯服务应用微信(WeChat)上的排名对这些基金进行评估。

外资公司的兴趣并不仅限于销售共同基金。贝莱德最近获批在中国全资拥有自己的共同基金公司,而其与中国建设银行(CCB)以及新加坡淡马锡(Temasek)成立的新合资公司,还将使其在中国由本土银行主导的理财市场赢得一席之地。本月,中国批准花旗成为首家可在华提供簿记、交易结算和收入处理等托管服务的美资银行。

今年3月,摩根士丹利获批取得其在华证券合资公司的多数股权。摩根大通最近获批成为首家在华全资拥有一家期货公司的外资银行。此外,摩根大通已通过旗下的资产管理公司控股了其在华的共同基金公司。

2018年摩根大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在北京接受彭博(Bloomberg)采访时表示,摩根大通将“在这里建设百年基业”。

戴蒙表示:“将来有一天,你很可能将在这里看到一座与我们在纽约的大厦一样的大厦。”

夺取市场份额可能并不容易。标准人寿安本(Standard Life Aberdeen)亚洲区主管杨修(Hugh Young)表示,国际资产管理公司面对的是一些“根基稳固”的本土竞争对手。

他补充称,许多外资公司都试图巩固自己在中国市场的地位,以便得利于资本流动的最终自由化,届时中国政府将放松对允许家庭和企业向海外转移资金数量的控制。

张磊德也认为,“在全球管理中国资金”是外资公司追寻的“圣杯”——但中国政府不会允许它们主导这一过程。“中国人肯定要走出去买某家公司。”他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华尔街巨头无惧政治紧张继续深耕中国市场

发布日期:2020-09-14 06:47
华尔街部分实力最雄厚的金融机构正在加紧布局中国的基金管理业等金融服务业,以期获利于中国走向开放的资本市场。



 |  托马斯•黑尔 香港 , 西沃恩•赖丁 伦敦 , Wang Xueqiao 上海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华尔街部分实力最雄厚的金融机构正在加紧努力在中国敲定交易——即便美中关系在不断恶化。

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Rock)上月获批与中国一家国有银行成立合资公司。几天后,与之竞争的资产管理公司先锋集团(Vanguard)表示将把地区总部迁至上海,而花旗集团(Citigroup)成为了首家在华获得基金托管牌照的美资银行。此外,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计划收购中国一家合资基金公司中当地合作伙伴全部股份的细节也已浮出水面。

这一连串新动作出现的背景是,北京方面正采取措施,推动本国规模庞大、但受到严密保护的资本市场走向自由化。这些举动显示出,在11月美国总统大选前夕美中关系愈发紧张的表象背后,两国在金融服务方面正越走越近。

“你看(中国)遍地都是钱,世界上还有别的地方有这样的机会,而且能获得如此多可管理的资金吗?”花旗集团旗下花旗信托(Cititrust)亚洲董事长斯图尔特•奥尔德克罗夫特(Stewart Aldcroft)表示,“坦率地说,其他任何地方都没有”。

最近这一波的活动主要集中在中国的基金管理业。在今年1月公布的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包括基金管理业在内的多个服务行业被视为给双方提供了一个“合作与互利”的机会。

中国今年实施的改革意味着,外资公司首次可以在中国快速增长的共同基金行业全资拥有自己的基金公司。德勤(Deloitte)的一项预测显示,到2023年,公开注册的基金管理的资产可能达到3.4万亿美元。

咨询公司Casey Quirk估计,到2023年,中国将超过英国成为全球第二大基金市场。

上海咨奔商务咨询(Z-Ben)创始人张磊德(Peter Alexander)表示:“我们知道中国打算开放这一市场,但他们这么做的原因并不是出于慷慨大度。”而是,他称,中国希望得利于美国的“最佳实践”。

奥尔德克罗夫特引述了6年前中国证监会(CSRC)高级官员造访花旗和香港证监会(SFC)的例子。“他们把外资公司带来的竞争看作一种非常健康的发展。”他说。

中国的共同基金业仍处于起步阶段。高盛(Goldman Sachs)估计,中国只有7%的家庭资产投资于股票和共同基金,而美国的这一比例为32%。中国家庭的资产三分之二是房产,近五分之一是现金和存款。

中国股市还受到波动的严重冲击——今年以来,随着股指大幅上涨,官方媒体对这一问题表达了担忧。股价的剧烈波动引发了普通投资者对股市可能太过危险的担忧。

“对于我们这些没有专业金融知识的散户投资者来说,赚钱太难。”40多岁的上海散户投资者沈佳虹(音译)表示。她没有买股票,而是主要购买共同基金,并根据通讯服务应用微信(WeChat)上的排名对这些基金进行评估。

外资公司的兴趣并不仅限于销售共同基金。贝莱德最近获批在中国全资拥有自己的共同基金公司,而其与中国建设银行(CCB)以及新加坡淡马锡(Temasek)成立的新合资公司,还将使其在中国由本土银行主导的理财市场赢得一席之地。本月,中国批准花旗成为首家可在华提供簿记、交易结算和收入处理等托管服务的美资银行。

今年3月,摩根士丹利获批取得其在华证券合资公司的多数股权。摩根大通最近获批成为首家在华全资拥有一家期货公司的外资银行。此外,摩根大通已通过旗下的资产管理公司控股了其在华的共同基金公司。

2018年摩根大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在北京接受彭博(Bloomberg)采访时表示,摩根大通将“在这里建设百年基业”。

戴蒙表示:“将来有一天,你很可能将在这里看到一座与我们在纽约的大厦一样的大厦。”

夺取市场份额可能并不容易。标准人寿安本(Standard Life Aberdeen)亚洲区主管杨修(Hugh Young)表示,国际资产管理公司面对的是一些“根基稳固”的本土竞争对手。

他补充称,许多外资公司都试图巩固自己在中国市场的地位,以便得利于资本流动的最终自由化,届时中国政府将放松对允许家庭和企业向海外转移资金数量的控制。

张磊德也认为,“在全球管理中国资金”是外资公司追寻的“圣杯”——但中国政府不会允许它们主导这一过程。“中国人肯定要走出去买某家公司。”他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华尔街部分实力最雄厚的金融机构正在加紧布局中国的基金管理业等金融服务业,以期获利于中国走向开放的资本市场。



 |  托马斯•黑尔 香港 , 西沃恩•赖丁 伦敦 , Wang Xueqiao 上海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华尔街部分实力最雄厚的金融机构正在加紧努力在中国敲定交易——即便美中关系在不断恶化。

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Rock)上月获批与中国一家国有银行成立合资公司。几天后,与之竞争的资产管理公司先锋集团(Vanguard)表示将把地区总部迁至上海,而花旗集团(Citigroup)成为了首家在华获得基金托管牌照的美资银行。此外,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计划收购中国一家合资基金公司中当地合作伙伴全部股份的细节也已浮出水面。

这一连串新动作出现的背景是,北京方面正采取措施,推动本国规模庞大、但受到严密保护的资本市场走向自由化。这些举动显示出,在11月美国总统大选前夕美中关系愈发紧张的表象背后,两国在金融服务方面正越走越近。

“你看(中国)遍地都是钱,世界上还有别的地方有这样的机会,而且能获得如此多可管理的资金吗?”花旗集团旗下花旗信托(Cititrust)亚洲董事长斯图尔特•奥尔德克罗夫特(Stewart Aldcroft)表示,“坦率地说,其他任何地方都没有”。

最近这一波的活动主要集中在中国的基金管理业。在今年1月公布的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包括基金管理业在内的多个服务行业被视为给双方提供了一个“合作与互利”的机会。

中国今年实施的改革意味着,外资公司首次可以在中国快速增长的共同基金行业全资拥有自己的基金公司。德勤(Deloitte)的一项预测显示,到2023年,公开注册的基金管理的资产可能达到3.4万亿美元。

咨询公司Casey Quirk估计,到2023年,中国将超过英国成为全球第二大基金市场。

上海咨奔商务咨询(Z-Ben)创始人张磊德(Peter Alexander)表示:“我们知道中国打算开放这一市场,但他们这么做的原因并不是出于慷慨大度。”而是,他称,中国希望得利于美国的“最佳实践”。

奥尔德克罗夫特引述了6年前中国证监会(CSRC)高级官员造访花旗和香港证监会(SFC)的例子。“他们把外资公司带来的竞争看作一种非常健康的发展。”他说。

中国的共同基金业仍处于起步阶段。高盛(Goldman Sachs)估计,中国只有7%的家庭资产投资于股票和共同基金,而美国的这一比例为32%。中国家庭的资产三分之二是房产,近五分之一是现金和存款。

中国股市还受到波动的严重冲击——今年以来,随着股指大幅上涨,官方媒体对这一问题表达了担忧。股价的剧烈波动引发了普通投资者对股市可能太过危险的担忧。

“对于我们这些没有专业金融知识的散户投资者来说,赚钱太难。”40多岁的上海散户投资者沈佳虹(音译)表示。她没有买股票,而是主要购买共同基金,并根据通讯服务应用微信(WeChat)上的排名对这些基金进行评估。

外资公司的兴趣并不仅限于销售共同基金。贝莱德最近获批在中国全资拥有自己的共同基金公司,而其与中国建设银行(CCB)以及新加坡淡马锡(Temasek)成立的新合资公司,还将使其在中国由本土银行主导的理财市场赢得一席之地。本月,中国批准花旗成为首家可在华提供簿记、交易结算和收入处理等托管服务的美资银行。

今年3月,摩根士丹利获批取得其在华证券合资公司的多数股权。摩根大通最近获批成为首家在华全资拥有一家期货公司的外资银行。此外,摩根大通已通过旗下的资产管理公司控股了其在华的共同基金公司。

2018年摩根大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在北京接受彭博(Bloomberg)采访时表示,摩根大通将“在这里建设百年基业”。

戴蒙表示:“将来有一天,你很可能将在这里看到一座与我们在纽约的大厦一样的大厦。”

夺取市场份额可能并不容易。标准人寿安本(Standard Life Aberdeen)亚洲区主管杨修(Hugh Young)表示,国际资产管理公司面对的是一些“根基稳固”的本土竞争对手。

他补充称,许多外资公司都试图巩固自己在中国市场的地位,以便得利于资本流动的最终自由化,届时中国政府将放松对允许家庭和企业向海外转移资金数量的控制。

张磊德也认为,“在全球管理中国资金”是外资公司追寻的“圣杯”——但中国政府不会允许它们主导这一过程。“中国人肯定要走出去买某家公司。”他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华尔街巨头无惧政治紧张继续深耕中国市场

发布日期:2020-09-14 06:47
华尔街部分实力最雄厚的金融机构正在加紧布局中国的基金管理业等金融服务业,以期获利于中国走向开放的资本市场。



 |  托马斯•黑尔 香港 , 西沃恩•赖丁 伦敦 , Wang Xueqiao 上海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华尔街部分实力最雄厚的金融机构正在加紧努力在中国敲定交易——即便美中关系在不断恶化。

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Rock)上月获批与中国一家国有银行成立合资公司。几天后,与之竞争的资产管理公司先锋集团(Vanguard)表示将把地区总部迁至上海,而花旗集团(Citigroup)成为了首家在华获得基金托管牌照的美资银行。此外,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计划收购中国一家合资基金公司中当地合作伙伴全部股份的细节也已浮出水面。

这一连串新动作出现的背景是,北京方面正采取措施,推动本国规模庞大、但受到严密保护的资本市场走向自由化。这些举动显示出,在11月美国总统大选前夕美中关系愈发紧张的表象背后,两国在金融服务方面正越走越近。

“你看(中国)遍地都是钱,世界上还有别的地方有这样的机会,而且能获得如此多可管理的资金吗?”花旗集团旗下花旗信托(Cititrust)亚洲董事长斯图尔特•奥尔德克罗夫特(Stewart Aldcroft)表示,“坦率地说,其他任何地方都没有”。

最近这一波的活动主要集中在中国的基金管理业。在今年1月公布的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包括基金管理业在内的多个服务行业被视为给双方提供了一个“合作与互利”的机会。

中国今年实施的改革意味着,外资公司首次可以在中国快速增长的共同基金行业全资拥有自己的基金公司。德勤(Deloitte)的一项预测显示,到2023年,公开注册的基金管理的资产可能达到3.4万亿美元。

咨询公司Casey Quirk估计,到2023年,中国将超过英国成为全球第二大基金市场。

上海咨奔商务咨询(Z-Ben)创始人张磊德(Peter Alexander)表示:“我们知道中国打算开放这一市场,但他们这么做的原因并不是出于慷慨大度。”而是,他称,中国希望得利于美国的“最佳实践”。

奥尔德克罗夫特引述了6年前中国证监会(CSRC)高级官员造访花旗和香港证监会(SFC)的例子。“他们把外资公司带来的竞争看作一种非常健康的发展。”他说。

中国的共同基金业仍处于起步阶段。高盛(Goldman Sachs)估计,中国只有7%的家庭资产投资于股票和共同基金,而美国的这一比例为32%。中国家庭的资产三分之二是房产,近五分之一是现金和存款。

中国股市还受到波动的严重冲击——今年以来,随着股指大幅上涨,官方媒体对这一问题表达了担忧。股价的剧烈波动引发了普通投资者对股市可能太过危险的担忧。

“对于我们这些没有专业金融知识的散户投资者来说,赚钱太难。”40多岁的上海散户投资者沈佳虹(音译)表示。她没有买股票,而是主要购买共同基金,并根据通讯服务应用微信(WeChat)上的排名对这些基金进行评估。

外资公司的兴趣并不仅限于销售共同基金。贝莱德最近获批在中国全资拥有自己的共同基金公司,而其与中国建设银行(CCB)以及新加坡淡马锡(Temasek)成立的新合资公司,还将使其在中国由本土银行主导的理财市场赢得一席之地。本月,中国批准花旗成为首家可在华提供簿记、交易结算和收入处理等托管服务的美资银行。

今年3月,摩根士丹利获批取得其在华证券合资公司的多数股权。摩根大通最近获批成为首家在华全资拥有一家期货公司的外资银行。此外,摩根大通已通过旗下的资产管理公司控股了其在华的共同基金公司。

2018年摩根大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在北京接受彭博(Bloomberg)采访时表示,摩根大通将“在这里建设百年基业”。

戴蒙表示:“将来有一天,你很可能将在这里看到一座与我们在纽约的大厦一样的大厦。”

夺取市场份额可能并不容易。标准人寿安本(Standard Life Aberdeen)亚洲区主管杨修(Hugh Young)表示,国际资产管理公司面对的是一些“根基稳固”的本土竞争对手。

他补充称,许多外资公司都试图巩固自己在中国市场的地位,以便得利于资本流动的最终自由化,届时中国政府将放松对允许家庭和企业向海外转移资金数量的控制。

张磊德也认为,“在全球管理中国资金”是外资公司追寻的“圣杯”——但中国政府不会允许它们主导这一过程。“中国人肯定要走出去买某家公司。”他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华尔街部分实力最雄厚的金融机构正在加紧布局中国的基金管理业等金融服务业,以期获利于中国走向开放的资本市场。



 |  托马斯•黑尔 香港 , 西沃恩•赖丁 伦敦 , Wang Xueqiao 上海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华尔街部分实力最雄厚的金融机构正在加紧努力在中国敲定交易——即便美中关系在不断恶化。

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Rock)上月获批与中国一家国有银行成立合资公司。几天后,与之竞争的资产管理公司先锋集团(Vanguard)表示将把地区总部迁至上海,而花旗集团(Citigroup)成为了首家在华获得基金托管牌照的美资银行。此外,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计划收购中国一家合资基金公司中当地合作伙伴全部股份的细节也已浮出水面。

这一连串新动作出现的背景是,北京方面正采取措施,推动本国规模庞大、但受到严密保护的资本市场走向自由化。这些举动显示出,在11月美国总统大选前夕美中关系愈发紧张的表象背后,两国在金融服务方面正越走越近。

“你看(中国)遍地都是钱,世界上还有别的地方有这样的机会,而且能获得如此多可管理的资金吗?”花旗集团旗下花旗信托(Cititrust)亚洲董事长斯图尔特•奥尔德克罗夫特(Stewart Aldcroft)表示,“坦率地说,其他任何地方都没有”。

最近这一波的活动主要集中在中国的基金管理业。在今年1月公布的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包括基金管理业在内的多个服务行业被视为给双方提供了一个“合作与互利”的机会。

中国今年实施的改革意味着,外资公司首次可以在中国快速增长的共同基金行业全资拥有自己的基金公司。德勤(Deloitte)的一项预测显示,到2023年,公开注册的基金管理的资产可能达到3.4万亿美元。

咨询公司Casey Quirk估计,到2023年,中国将超过英国成为全球第二大基金市场。

上海咨奔商务咨询(Z-Ben)创始人张磊德(Peter Alexander)表示:“我们知道中国打算开放这一市场,但他们这么做的原因并不是出于慷慨大度。”而是,他称,中国希望得利于美国的“最佳实践”。

奥尔德克罗夫特引述了6年前中国证监会(CSRC)高级官员造访花旗和香港证监会(SFC)的例子。“他们把外资公司带来的竞争看作一种非常健康的发展。”他说。

中国的共同基金业仍处于起步阶段。高盛(Goldman Sachs)估计,中国只有7%的家庭资产投资于股票和共同基金,而美国的这一比例为32%。中国家庭的资产三分之二是房产,近五分之一是现金和存款。

中国股市还受到波动的严重冲击——今年以来,随着股指大幅上涨,官方媒体对这一问题表达了担忧。股价的剧烈波动引发了普通投资者对股市可能太过危险的担忧。

“对于我们这些没有专业金融知识的散户投资者来说,赚钱太难。”40多岁的上海散户投资者沈佳虹(音译)表示。她没有买股票,而是主要购买共同基金,并根据通讯服务应用微信(WeChat)上的排名对这些基金进行评估。

外资公司的兴趣并不仅限于销售共同基金。贝莱德最近获批在中国全资拥有自己的共同基金公司,而其与中国建设银行(CCB)以及新加坡淡马锡(Temasek)成立的新合资公司,还将使其在中国由本土银行主导的理财市场赢得一席之地。本月,中国批准花旗成为首家可在华提供簿记、交易结算和收入处理等托管服务的美资银行。

今年3月,摩根士丹利获批取得其在华证券合资公司的多数股权。摩根大通最近获批成为首家在华全资拥有一家期货公司的外资银行。此外,摩根大通已通过旗下的资产管理公司控股了其在华的共同基金公司。

2018年摩根大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在北京接受彭博(Bloomberg)采访时表示,摩根大通将“在这里建设百年基业”。

戴蒙表示:“将来有一天,你很可能将在这里看到一座与我们在纽约的大厦一样的大厦。”

夺取市场份额可能并不容易。标准人寿安本(Standard Life Aberdeen)亚洲区主管杨修(Hugh Young)表示,国际资产管理公司面对的是一些“根基稳固”的本土竞争对手。

他补充称,许多外资公司都试图巩固自己在中国市场的地位,以便得利于资本流动的最终自由化,届时中国政府将放松对允许家庭和企业向海外转移资金数量的控制。

张磊德也认为,“在全球管理中国资金”是外资公司追寻的“圣杯”——但中国政府不会允许它们主导这一过程。“中国人肯定要走出去买某家公司。”他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