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最早开始制裁华为之时,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向记者表示,“美国无法扼杀我们”。



 | BBC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最早开始制裁华为之时,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向记者表示,“美国无法扼杀我们”。

不过随着美国对华为的禁令层层加码,华为的呼吸空间似乎也受到进一步挤压。今年9月15日,美国对华为的最严禁令生效,令这家中国高科技领头羊企业面临“断芯”的“至暗时刻”。

这家全球最大的通信设备制造商和第二大手机制造商被迫走上“求生之路”,第一步就是卖掉其手机子品牌——荣耀。

华为的这条自救之路如何走下去?,能否走得通?记者为您梳理和解读。

白宫易主:华为的机遇

华为旗下的手机子品牌“荣耀”,是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重要一员 —— 每年荣耀品牌智能手机出货量超过7000万部,一度占据中国手机市场10%,为华为持续创造可观利润。

华为官方宣布出售的消息,与其说“突然”,不如说印证业界猜想。

美国禁令生效后不久,电子信息行业知名分析师郭明錤发布报告认为,如果华为出售荣耀手机业务,对荣耀、供应商和中国相关行业是多赢局面。

此后路透社和中国媒体不断有消息佐证这一猜想。但官方渠道一直辟谣,称其为“不实消息”。

直到11月美国大选结果逐渐明了之后,华为才正式公布出售荣耀的消息。荣耀的收购方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是在9月组建的,据称是为收购量身定做, 可见一斑。

这个时机对华为而言颇为有利——特朗普忙于对大选欺诈的指控,而且两个月后白宫易主几乎已成定局,这段不稳定时期,或许为这家中国科技巨头带来难得的时间窗口。

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首席教授朴之水(Albert Park)认为,虽然拜登上任后没什么政治动机调整现有对华立场,不过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他将不得不专注美国国内疫情。

经济学人智库(EIU)首席贸易分析师马志昂(Nick Marro)也认为,拜登上任第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将优先处理国内疫情和经济困境。

在竞选期间,拜登对中国的强硬发言多集中于贸易,对科技战的表态却不多。美国大选结果明了后,对华为而言,有必要抓住机遇卖掉荣耀,以开启求生之路。

400亿美元现金流?

美国针对华为的禁令之严似乎让其窒息,中美交恶态势很可能长期持续,两个因素作用下,华为想生存下去,就只能自建“去美国化”的芯片产能。

一个芯片从无到有,要经历设计、制造、封装和测试等环节,其中中国科技力量自主化率最低的就是芯片制造。华为决定抓住自己仅有的一点能力,踏上了自救之路。

就在美国大选投票日前,《金融时报》援引知情人士称,华为正计划在上海建设一家不涉及美国技术的芯片工厂。合作者是由上海市政府支持的上海集成电路研发中心有限公司。

报道称,该工厂预计将从制造低端45纳米芯片开始,目标是在2021年底之前为"物联网"设备制造28纳米芯片,并在2022年底之前为5G电信设备生产20纳米的芯片。虽然按照规划,该工厂几年内都无法生产最先进的5纳米芯片,但可以为华为的部分业务做“去美化”准备。

要完成芯片自主,不仅需要时间,还需要巨量资金。因此,郭明錤认为卖掉荣耀,对荣耀和华为都是利好。

一方面,在华为“断芯”情况下,优先保障主品牌的芯片供应,荣耀则更早早迎来“生死考验”,9月后新机型发售戛然而止,独立后或许求得一线生机。

另一方面,交易为华为带来大量现金,允许其布局自己的求生之路。中国媒体财新引用一名买方渠道商之一称,这笔交易在400亿美元左右。而在10月的华为新机型发布会后,华为方面曾表示已在芯片领域投资200亿美元。

白宫易主,或许给华为多了一点时间,但要突围,华为更需要资金。

战略性收缩

“不懂战略退却的人,就不会战略进攻。”去年四月,任正非在一次讲话中谈及如何应对华为的被美国围堵的严峻形势,认为应当退出那些不再领先的领域,进行战略性收缩。两个月后,华为就进行了一次主动战略收缩——出售华为海洋51%的股权。

对于华为而言,想要继续收缩,荣耀成了不二之选。其一,华为消费者业务、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和云服务及人工智能业务中,荣耀所属的消费者业务受冲击最大,急需独立以求存。

其二,在中国,中低端智能手机在中国是名副其实的红海,竞争激烈,利润被不断压低。荣耀的成长空间有限。

相比之下,其他部分的业务成长空间巨大。比如,华为即便在多国禁令下,依然在今年一季度拿下全球35.7%的5G基站市场份额,高居市场第一名。

中国高科技企业受美国制裁和限制后加强了对国内供应的需求,为本土芯片业发展带来了3千亿美元的投资机会。

再比如,行业分析师普遍认为,5G技术普及后,将迎来IoT(物联网)市场的爆发,市场研究机构Markets&Markets报告显示,到2024年,物联网解决方案和服务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2789亿美元。这个领域华为也开始布局,华为中国运营商业务部副总裁杨涛表示,华为的战略是持续投芯片+网络+平台+生态,早在2016年,华为就推出了第一代NB-IoT芯片。

分析人士认为,这些新兴领域成长空间巨大,也不用智能手机需要的芯片那么高端,是华为能否走通“求生之路”的关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华为卖掉手机子品牌“荣耀”,开启求生之路?

发布日期:2020-11-24 04:23
摘要:美国最早开始制裁华为之时,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向记者表示,“美国无法扼杀我们”。



 | BBC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最早开始制裁华为之时,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向记者表示,“美国无法扼杀我们”。

不过随着美国对华为的禁令层层加码,华为的呼吸空间似乎也受到进一步挤压。今年9月15日,美国对华为的最严禁令生效,令这家中国高科技领头羊企业面临“断芯”的“至暗时刻”。

这家全球最大的通信设备制造商和第二大手机制造商被迫走上“求生之路”,第一步就是卖掉其手机子品牌——荣耀。

华为的这条自救之路如何走下去?,能否走得通?记者为您梳理和解读。

白宫易主:华为的机遇

华为旗下的手机子品牌“荣耀”,是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重要一员 —— 每年荣耀品牌智能手机出货量超过7000万部,一度占据中国手机市场10%,为华为持续创造可观利润。

华为官方宣布出售的消息,与其说“突然”,不如说印证业界猜想。

美国禁令生效后不久,电子信息行业知名分析师郭明錤发布报告认为,如果华为出售荣耀手机业务,对荣耀、供应商和中国相关行业是多赢局面。

此后路透社和中国媒体不断有消息佐证这一猜想。但官方渠道一直辟谣,称其为“不实消息”。

直到11月美国大选结果逐渐明了之后,华为才正式公布出售荣耀的消息。荣耀的收购方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是在9月组建的,据称是为收购量身定做, 可见一斑。

这个时机对华为而言颇为有利——特朗普忙于对大选欺诈的指控,而且两个月后白宫易主几乎已成定局,这段不稳定时期,或许为这家中国科技巨头带来难得的时间窗口。

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首席教授朴之水(Albert Park)认为,虽然拜登上任后没什么政治动机调整现有对华立场,不过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他将不得不专注美国国内疫情。

经济学人智库(EIU)首席贸易分析师马志昂(Nick Marro)也认为,拜登上任第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将优先处理国内疫情和经济困境。

在竞选期间,拜登对中国的强硬发言多集中于贸易,对科技战的表态却不多。美国大选结果明了后,对华为而言,有必要抓住机遇卖掉荣耀,以开启求生之路。

400亿美元现金流?

美国针对华为的禁令之严似乎让其窒息,中美交恶态势很可能长期持续,两个因素作用下,华为想生存下去,就只能自建“去美国化”的芯片产能。

一个芯片从无到有,要经历设计、制造、封装和测试等环节,其中中国科技力量自主化率最低的就是芯片制造。华为决定抓住自己仅有的一点能力,踏上了自救之路。

就在美国大选投票日前,《金融时报》援引知情人士称,华为正计划在上海建设一家不涉及美国技术的芯片工厂。合作者是由上海市政府支持的上海集成电路研发中心有限公司。

报道称,该工厂预计将从制造低端45纳米芯片开始,目标是在2021年底之前为"物联网"设备制造28纳米芯片,并在2022年底之前为5G电信设备生产20纳米的芯片。虽然按照规划,该工厂几年内都无法生产最先进的5纳米芯片,但可以为华为的部分业务做“去美化”准备。

要完成芯片自主,不仅需要时间,还需要巨量资金。因此,郭明錤认为卖掉荣耀,对荣耀和华为都是利好。

一方面,在华为“断芯”情况下,优先保障主品牌的芯片供应,荣耀则更早早迎来“生死考验”,9月后新机型发售戛然而止,独立后或许求得一线生机。

另一方面,交易为华为带来大量现金,允许其布局自己的求生之路。中国媒体财新引用一名买方渠道商之一称,这笔交易在400亿美元左右。而在10月的华为新机型发布会后,华为方面曾表示已在芯片领域投资200亿美元。

白宫易主,或许给华为多了一点时间,但要突围,华为更需要资金。

战略性收缩

“不懂战略退却的人,就不会战略进攻。”去年四月,任正非在一次讲话中谈及如何应对华为的被美国围堵的严峻形势,认为应当退出那些不再领先的领域,进行战略性收缩。两个月后,华为就进行了一次主动战略收缩——出售华为海洋51%的股权。

对于华为而言,想要继续收缩,荣耀成了不二之选。其一,华为消费者业务、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和云服务及人工智能业务中,荣耀所属的消费者业务受冲击最大,急需独立以求存。

其二,在中国,中低端智能手机在中国是名副其实的红海,竞争激烈,利润被不断压低。荣耀的成长空间有限。

相比之下,其他部分的业务成长空间巨大。比如,华为即便在多国禁令下,依然在今年一季度拿下全球35.7%的5G基站市场份额,高居市场第一名。

中国高科技企业受美国制裁和限制后加强了对国内供应的需求,为本土芯片业发展带来了3千亿美元的投资机会。

再比如,行业分析师普遍认为,5G技术普及后,将迎来IoT(物联网)市场的爆发,市场研究机构Markets&Markets报告显示,到2024年,物联网解决方案和服务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2789亿美元。这个领域华为也开始布局,华为中国运营商业务部副总裁杨涛表示,华为的战略是持续投芯片+网络+平台+生态,早在2016年,华为就推出了第一代NB-IoT芯片。

分析人士认为,这些新兴领域成长空间巨大,也不用智能手机需要的芯片那么高端,是华为能否走通“求生之路”的关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最早开始制裁华为之时,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向记者表示,“美国无法扼杀我们”。



 | BBC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最早开始制裁华为之时,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向记者表示,“美国无法扼杀我们”。

不过随着美国对华为的禁令层层加码,华为的呼吸空间似乎也受到进一步挤压。今年9月15日,美国对华为的最严禁令生效,令这家中国高科技领头羊企业面临“断芯”的“至暗时刻”。

这家全球最大的通信设备制造商和第二大手机制造商被迫走上“求生之路”,第一步就是卖掉其手机子品牌——荣耀。

华为的这条自救之路如何走下去?,能否走得通?记者为您梳理和解读。

白宫易主:华为的机遇

华为旗下的手机子品牌“荣耀”,是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重要一员 —— 每年荣耀品牌智能手机出货量超过7000万部,一度占据中国手机市场10%,为华为持续创造可观利润。

华为官方宣布出售的消息,与其说“突然”,不如说印证业界猜想。

美国禁令生效后不久,电子信息行业知名分析师郭明錤发布报告认为,如果华为出售荣耀手机业务,对荣耀、供应商和中国相关行业是多赢局面。

此后路透社和中国媒体不断有消息佐证这一猜想。但官方渠道一直辟谣,称其为“不实消息”。

直到11月美国大选结果逐渐明了之后,华为才正式公布出售荣耀的消息。荣耀的收购方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是在9月组建的,据称是为收购量身定做, 可见一斑。

这个时机对华为而言颇为有利——特朗普忙于对大选欺诈的指控,而且两个月后白宫易主几乎已成定局,这段不稳定时期,或许为这家中国科技巨头带来难得的时间窗口。

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首席教授朴之水(Albert Park)认为,虽然拜登上任后没什么政治动机调整现有对华立场,不过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他将不得不专注美国国内疫情。

经济学人智库(EIU)首席贸易分析师马志昂(Nick Marro)也认为,拜登上任第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将优先处理国内疫情和经济困境。

在竞选期间,拜登对中国的强硬发言多集中于贸易,对科技战的表态却不多。美国大选结果明了后,对华为而言,有必要抓住机遇卖掉荣耀,以开启求生之路。

400亿美元现金流?

美国针对华为的禁令之严似乎让其窒息,中美交恶态势很可能长期持续,两个因素作用下,华为想生存下去,就只能自建“去美国化”的芯片产能。

一个芯片从无到有,要经历设计、制造、封装和测试等环节,其中中国科技力量自主化率最低的就是芯片制造。华为决定抓住自己仅有的一点能力,踏上了自救之路。

就在美国大选投票日前,《金融时报》援引知情人士称,华为正计划在上海建设一家不涉及美国技术的芯片工厂。合作者是由上海市政府支持的上海集成电路研发中心有限公司。

报道称,该工厂预计将从制造低端45纳米芯片开始,目标是在2021年底之前为"物联网"设备制造28纳米芯片,并在2022年底之前为5G电信设备生产20纳米的芯片。虽然按照规划,该工厂几年内都无法生产最先进的5纳米芯片,但可以为华为的部分业务做“去美化”准备。

要完成芯片自主,不仅需要时间,还需要巨量资金。因此,郭明錤认为卖掉荣耀,对荣耀和华为都是利好。

一方面,在华为“断芯”情况下,优先保障主品牌的芯片供应,荣耀则更早早迎来“生死考验”,9月后新机型发售戛然而止,独立后或许求得一线生机。

另一方面,交易为华为带来大量现金,允许其布局自己的求生之路。中国媒体财新引用一名买方渠道商之一称,这笔交易在400亿美元左右。而在10月的华为新机型发布会后,华为方面曾表示已在芯片领域投资200亿美元。

白宫易主,或许给华为多了一点时间,但要突围,华为更需要资金。

战略性收缩

“不懂战略退却的人,就不会战略进攻。”去年四月,任正非在一次讲话中谈及如何应对华为的被美国围堵的严峻形势,认为应当退出那些不再领先的领域,进行战略性收缩。两个月后,华为就进行了一次主动战略收缩——出售华为海洋51%的股权。

对于华为而言,想要继续收缩,荣耀成了不二之选。其一,华为消费者业务、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和云服务及人工智能业务中,荣耀所属的消费者业务受冲击最大,急需独立以求存。

其二,在中国,中低端智能手机在中国是名副其实的红海,竞争激烈,利润被不断压低。荣耀的成长空间有限。

相比之下,其他部分的业务成长空间巨大。比如,华为即便在多国禁令下,依然在今年一季度拿下全球35.7%的5G基站市场份额,高居市场第一名。

中国高科技企业受美国制裁和限制后加强了对国内供应的需求,为本土芯片业发展带来了3千亿美元的投资机会。

再比如,行业分析师普遍认为,5G技术普及后,将迎来IoT(物联网)市场的爆发,市场研究机构Markets&Markets报告显示,到2024年,物联网解决方案和服务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2789亿美元。这个领域华为也开始布局,华为中国运营商业务部副总裁杨涛表示,华为的战略是持续投芯片+网络+平台+生态,早在2016年,华为就推出了第一代NB-IoT芯片。

分析人士认为,这些新兴领域成长空间巨大,也不用智能手机需要的芯片那么高端,是华为能否走通“求生之路”的关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华为卖掉手机子品牌“荣耀”,开启求生之路?

发布日期:2020-11-24 04:23
摘要:美国最早开始制裁华为之时,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向记者表示,“美国无法扼杀我们”。



 | BBC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最早开始制裁华为之时,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向记者表示,“美国无法扼杀我们”。

不过随着美国对华为的禁令层层加码,华为的呼吸空间似乎也受到进一步挤压。今年9月15日,美国对华为的最严禁令生效,令这家中国高科技领头羊企业面临“断芯”的“至暗时刻”。

这家全球最大的通信设备制造商和第二大手机制造商被迫走上“求生之路”,第一步就是卖掉其手机子品牌——荣耀。

华为的这条自救之路如何走下去?,能否走得通?记者为您梳理和解读。

白宫易主:华为的机遇

华为旗下的手机子品牌“荣耀”,是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重要一员 —— 每年荣耀品牌智能手机出货量超过7000万部,一度占据中国手机市场10%,为华为持续创造可观利润。

华为官方宣布出售的消息,与其说“突然”,不如说印证业界猜想。

美国禁令生效后不久,电子信息行业知名分析师郭明錤发布报告认为,如果华为出售荣耀手机业务,对荣耀、供应商和中国相关行业是多赢局面。

此后路透社和中国媒体不断有消息佐证这一猜想。但官方渠道一直辟谣,称其为“不实消息”。

直到11月美国大选结果逐渐明了之后,华为才正式公布出售荣耀的消息。荣耀的收购方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是在9月组建的,据称是为收购量身定做, 可见一斑。

这个时机对华为而言颇为有利——特朗普忙于对大选欺诈的指控,而且两个月后白宫易主几乎已成定局,这段不稳定时期,或许为这家中国科技巨头带来难得的时间窗口。

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首席教授朴之水(Albert Park)认为,虽然拜登上任后没什么政治动机调整现有对华立场,不过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他将不得不专注美国国内疫情。

经济学人智库(EIU)首席贸易分析师马志昂(Nick Marro)也认为,拜登上任第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将优先处理国内疫情和经济困境。

在竞选期间,拜登对中国的强硬发言多集中于贸易,对科技战的表态却不多。美国大选结果明了后,对华为而言,有必要抓住机遇卖掉荣耀,以开启求生之路。

400亿美元现金流?

美国针对华为的禁令之严似乎让其窒息,中美交恶态势很可能长期持续,两个因素作用下,华为想生存下去,就只能自建“去美国化”的芯片产能。

一个芯片从无到有,要经历设计、制造、封装和测试等环节,其中中国科技力量自主化率最低的就是芯片制造。华为决定抓住自己仅有的一点能力,踏上了自救之路。

就在美国大选投票日前,《金融时报》援引知情人士称,华为正计划在上海建设一家不涉及美国技术的芯片工厂。合作者是由上海市政府支持的上海集成电路研发中心有限公司。

报道称,该工厂预计将从制造低端45纳米芯片开始,目标是在2021年底之前为"物联网"设备制造28纳米芯片,并在2022年底之前为5G电信设备生产20纳米的芯片。虽然按照规划,该工厂几年内都无法生产最先进的5纳米芯片,但可以为华为的部分业务做“去美化”准备。

要完成芯片自主,不仅需要时间,还需要巨量资金。因此,郭明錤认为卖掉荣耀,对荣耀和华为都是利好。

一方面,在华为“断芯”情况下,优先保障主品牌的芯片供应,荣耀则更早早迎来“生死考验”,9月后新机型发售戛然而止,独立后或许求得一线生机。

另一方面,交易为华为带来大量现金,允许其布局自己的求生之路。中国媒体财新引用一名买方渠道商之一称,这笔交易在400亿美元左右。而在10月的华为新机型发布会后,华为方面曾表示已在芯片领域投资200亿美元。

白宫易主,或许给华为多了一点时间,但要突围,华为更需要资金。

战略性收缩

“不懂战略退却的人,就不会战略进攻。”去年四月,任正非在一次讲话中谈及如何应对华为的被美国围堵的严峻形势,认为应当退出那些不再领先的领域,进行战略性收缩。两个月后,华为就进行了一次主动战略收缩——出售华为海洋51%的股权。

对于华为而言,想要继续收缩,荣耀成了不二之选。其一,华为消费者业务、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和云服务及人工智能业务中,荣耀所属的消费者业务受冲击最大,急需独立以求存。

其二,在中国,中低端智能手机在中国是名副其实的红海,竞争激烈,利润被不断压低。荣耀的成长空间有限。

相比之下,其他部分的业务成长空间巨大。比如,华为即便在多国禁令下,依然在今年一季度拿下全球35.7%的5G基站市场份额,高居市场第一名。

中国高科技企业受美国制裁和限制后加强了对国内供应的需求,为本土芯片业发展带来了3千亿美元的投资机会。

再比如,行业分析师普遍认为,5G技术普及后,将迎来IoT(物联网)市场的爆发,市场研究机构Markets&Markets报告显示,到2024年,物联网解决方案和服务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2789亿美元。这个领域华为也开始布局,华为中国运营商业务部副总裁杨涛表示,华为的战略是持续投芯片+网络+平台+生态,早在2016年,华为就推出了第一代NB-IoT芯片。

分析人士认为,这些新兴领域成长空间巨大,也不用智能手机需要的芯片那么高端,是华为能否走通“求生之路”的关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最早开始制裁华为之时,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向记者表示,“美国无法扼杀我们”。



 | BBC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最早开始制裁华为之时,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向记者表示,“美国无法扼杀我们”。

不过随着美国对华为的禁令层层加码,华为的呼吸空间似乎也受到进一步挤压。今年9月15日,美国对华为的最严禁令生效,令这家中国高科技领头羊企业面临“断芯”的“至暗时刻”。

这家全球最大的通信设备制造商和第二大手机制造商被迫走上“求生之路”,第一步就是卖掉其手机子品牌——荣耀。

华为的这条自救之路如何走下去?,能否走得通?记者为您梳理和解读。

白宫易主:华为的机遇

华为旗下的手机子品牌“荣耀”,是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重要一员 —— 每年荣耀品牌智能手机出货量超过7000万部,一度占据中国手机市场10%,为华为持续创造可观利润。

华为官方宣布出售的消息,与其说“突然”,不如说印证业界猜想。

美国禁令生效后不久,电子信息行业知名分析师郭明錤发布报告认为,如果华为出售荣耀手机业务,对荣耀、供应商和中国相关行业是多赢局面。

此后路透社和中国媒体不断有消息佐证这一猜想。但官方渠道一直辟谣,称其为“不实消息”。

直到11月美国大选结果逐渐明了之后,华为才正式公布出售荣耀的消息。荣耀的收购方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是在9月组建的,据称是为收购量身定做, 可见一斑。

这个时机对华为而言颇为有利——特朗普忙于对大选欺诈的指控,而且两个月后白宫易主几乎已成定局,这段不稳定时期,或许为这家中国科技巨头带来难得的时间窗口。

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首席教授朴之水(Albert Park)认为,虽然拜登上任后没什么政治动机调整现有对华立场,不过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他将不得不专注美国国内疫情。

经济学人智库(EIU)首席贸易分析师马志昂(Nick Marro)也认为,拜登上任第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将优先处理国内疫情和经济困境。

在竞选期间,拜登对中国的强硬发言多集中于贸易,对科技战的表态却不多。美国大选结果明了后,对华为而言,有必要抓住机遇卖掉荣耀,以开启求生之路。

400亿美元现金流?

美国针对华为的禁令之严似乎让其窒息,中美交恶态势很可能长期持续,两个因素作用下,华为想生存下去,就只能自建“去美国化”的芯片产能。

一个芯片从无到有,要经历设计、制造、封装和测试等环节,其中中国科技力量自主化率最低的就是芯片制造。华为决定抓住自己仅有的一点能力,踏上了自救之路。

就在美国大选投票日前,《金融时报》援引知情人士称,华为正计划在上海建设一家不涉及美国技术的芯片工厂。合作者是由上海市政府支持的上海集成电路研发中心有限公司。

报道称,该工厂预计将从制造低端45纳米芯片开始,目标是在2021年底之前为"物联网"设备制造28纳米芯片,并在2022年底之前为5G电信设备生产20纳米的芯片。虽然按照规划,该工厂几年内都无法生产最先进的5纳米芯片,但可以为华为的部分业务做“去美化”准备。

要完成芯片自主,不仅需要时间,还需要巨量资金。因此,郭明錤认为卖掉荣耀,对荣耀和华为都是利好。

一方面,在华为“断芯”情况下,优先保障主品牌的芯片供应,荣耀则更早早迎来“生死考验”,9月后新机型发售戛然而止,独立后或许求得一线生机。

另一方面,交易为华为带来大量现金,允许其布局自己的求生之路。中国媒体财新引用一名买方渠道商之一称,这笔交易在400亿美元左右。而在10月的华为新机型发布会后,华为方面曾表示已在芯片领域投资200亿美元。

白宫易主,或许给华为多了一点时间,但要突围,华为更需要资金。

战略性收缩

“不懂战略退却的人,就不会战略进攻。”去年四月,任正非在一次讲话中谈及如何应对华为的被美国围堵的严峻形势,认为应当退出那些不再领先的领域,进行战略性收缩。两个月后,华为就进行了一次主动战略收缩——出售华为海洋51%的股权。

对于华为而言,想要继续收缩,荣耀成了不二之选。其一,华为消费者业务、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和云服务及人工智能业务中,荣耀所属的消费者业务受冲击最大,急需独立以求存。

其二,在中国,中低端智能手机在中国是名副其实的红海,竞争激烈,利润被不断压低。荣耀的成长空间有限。

相比之下,其他部分的业务成长空间巨大。比如,华为即便在多国禁令下,依然在今年一季度拿下全球35.7%的5G基站市场份额,高居市场第一名。

中国高科技企业受美国制裁和限制后加强了对国内供应的需求,为本土芯片业发展带来了3千亿美元的投资机会。

再比如,行业分析师普遍认为,5G技术普及后,将迎来IoT(物联网)市场的爆发,市场研究机构Markets&Markets报告显示,到2024年,物联网解决方案和服务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2789亿美元。这个领域华为也开始布局,华为中国运营商业务部副总裁杨涛表示,华为的战略是持续投芯片+网络+平台+生态,早在2016年,华为就推出了第一代NB-IoT芯片。

分析人士认为,这些新兴领域成长空间巨大,也不用智能手机需要的芯片那么高端,是华为能否走通“求生之路”的关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