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交往联络是人类最根本和最基本的需求,不满30岁的受访者中有47%的人有焦虑感。



Sarah Green Carmichael

OR--商业新媒体 】试想一种对你的健康十分有害的生活状态,其对预期寿命的减损程度不亚于每天吸15支烟。这种状态会削弱人的免疫系统,增加罹患痴呆症和心脏病的风险,甚至会导致伤口愈合速度放慢,并损害癌症患者的抗病能力。

这就是孤独。

至少自2017年以来,美国前医疗总监维韦克·默西(Vivek Murthy)就一直在针对他所谓的“孤独流行病”对人体健康的影响发出警告。但这个言犹在耳的警告在当前产生了更深远的影响,既是因为他有一本新书恰好在不久前出版,也是因为新冠疫情带来了长达数月的隔离状态。

我之所以提到孤独对身体健康的影响,是因为面对这样一场致命性显而易见(停在医院门口的冷藏卡车就是例证)的疫情,全世界似乎都认为,如果有人——特别是年轻人——现在感觉孤单寂寞,那就是自私、软弱、自我优越感或者就是无聊。毕竟,美国“最伟大的一代”(The Greatest Generation)熬过了“大萧条”,参加过二战,而今天的年轻人只被要求在Netflix上看剧。

这种巧舌如簧的对比是夜间幽默节目最爱用的段子,但却忽略了一个事实:交往联络是人类最根本和最基本的需求。虽然手机通话和视频聊天能使人们保持联系,但毕竟不同于亲身会面。人们也不可能仅凭科技手段为彼此提供像在线下一样充分的支持。视频会议不能让你照看孩子,也不能让你帮朋友搬家。

疫情期间,生活孤独的老年人总能收获很多同情。笔者无意淡化老年生活的艰辛,但有必要问一句:这种同情不是一样可以用在孤独的年轻人身上吗?光滑的肌肤和浓密的头发并不会减轻孤独所带来的痛苦。

恰恰相反,年轻人的感受可能比老年人更糟。疫情爆发前进行的调查发现,年轻群体中有孤独感的人占比最高,而年龄超过72岁的老年人中有孤独感的人占比最低。

较年轻群体中,感觉焦虑和抑郁的人占比也更高,这种情况没有因疫情而改变。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今年7月发布的数据显示,不满30岁的受访者中有47%的人有焦虑感,这个比例随受访者年龄增长而稳步下降。80岁及以上的受访者中只有13%的人表示自己有焦虑症状。大学生和毕业生一般可以通过学校获得负担得起的精神健康护理,但学校关门停课导致这类资源更难获取。

今年春季,20多岁的劳动者相比于职场前辈更有可能遭到裁员。不满25岁的劳动者中有四分之一失去了工作,而在25-34岁的劳动者中,这个比例是13%。这不仅让他们失去了医疗福利,也让他们失去了工作所带来的使命感和条理性。

工作能为较年轻的人群提供一个重要的社交环境。总体来说,20多岁的人可能比年长者更重视社交,也更可能交上新朋友。这一点在职场上尤其明显,职场上的年轻人往往会建立更多的私人关系,并认为这样的友谊能促使他们在工作中表现得更好。

不满35岁的人也较少在家庭生活上安定下来,一般都是与亲人、室友或未婚伴侣住在一起。回想笔者20多岁的时候,单单一年间就可能将这些选项都经历一遍。在室友、男友和工作都不停变换的生活中,友谊就成了唯一的“压舱石”。如果我在20多岁时遇到了这场疫情,我的生活会变得面目全非。

但现在我已接近中年,情况就不是这样。事实上,美国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的数据显示,目前最不太可能有孤独感的年龄段是35-64岁,这个年龄群最有可能就业,也最有可能与配偶一起生活。

较年长的人或许更有能力应对孤独,在面对逆境时可能也更加坚韧。人类的大脑终其一生都在不断变化。较年长者的大脑会产生更多的满意感和满足感,也更善于正确地看待事物和集中精力。他们更能专注于积极的一面,对批评的反应更小,在解读他人感受时也更加准确。年轻时强烈的情绪起伏——焦虑和种种不适应——已经被源于成熟的泰然自若所取代。

那些年龄超过65岁的人更有可能独自生活,这是使人感觉孤独的一个风险。但另一方面,他们对于独处已驾轻就熟。笔者采访过的一些退休者表示,这场疫情几乎没有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任何变化。

因此,笔者希望人们给予年轻人多一些理解。人们往往因羞于启齿而不愿寻求治疗,并可能在自己是否曾暴露于新冠病毒的问题上撒谎,从而使检测和追踪变得更加困难。如果我们不想让20多岁的年轻人去酒吧,就应该关闭酒吧,而不是让酒吧重新开业,然后大声斥责那些出现在酒吧的年轻人。

防控新冠疫情的公共政策不能靠羞辱或死缠烂打来让人们遵守规定。的确,一些年轻人或许可以在保持社交距离方面做得更好。但要明白,对他们来说,做到这一点可能更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千禧一代的新麻烦——孤独

发布日期:2020-08-19 11:59
摘要:交往联络是人类最根本和最基本的需求,不满30岁的受访者中有47%的人有焦虑感。



Sarah Green Carmichael

OR--商业新媒体 】试想一种对你的健康十分有害的生活状态,其对预期寿命的减损程度不亚于每天吸15支烟。这种状态会削弱人的免疫系统,增加罹患痴呆症和心脏病的风险,甚至会导致伤口愈合速度放慢,并损害癌症患者的抗病能力。

这就是孤独。

至少自2017年以来,美国前医疗总监维韦克·默西(Vivek Murthy)就一直在针对他所谓的“孤独流行病”对人体健康的影响发出警告。但这个言犹在耳的警告在当前产生了更深远的影响,既是因为他有一本新书恰好在不久前出版,也是因为新冠疫情带来了长达数月的隔离状态。

我之所以提到孤独对身体健康的影响,是因为面对这样一场致命性显而易见(停在医院门口的冷藏卡车就是例证)的疫情,全世界似乎都认为,如果有人——特别是年轻人——现在感觉孤单寂寞,那就是自私、软弱、自我优越感或者就是无聊。毕竟,美国“最伟大的一代”(The Greatest Generation)熬过了“大萧条”,参加过二战,而今天的年轻人只被要求在Netflix上看剧。

这种巧舌如簧的对比是夜间幽默节目最爱用的段子,但却忽略了一个事实:交往联络是人类最根本和最基本的需求。虽然手机通话和视频聊天能使人们保持联系,但毕竟不同于亲身会面。人们也不可能仅凭科技手段为彼此提供像在线下一样充分的支持。视频会议不能让你照看孩子,也不能让你帮朋友搬家。

疫情期间,生活孤独的老年人总能收获很多同情。笔者无意淡化老年生活的艰辛,但有必要问一句:这种同情不是一样可以用在孤独的年轻人身上吗?光滑的肌肤和浓密的头发并不会减轻孤独所带来的痛苦。

恰恰相反,年轻人的感受可能比老年人更糟。疫情爆发前进行的调查发现,年轻群体中有孤独感的人占比最高,而年龄超过72岁的老年人中有孤独感的人占比最低。

较年轻群体中,感觉焦虑和抑郁的人占比也更高,这种情况没有因疫情而改变。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今年7月发布的数据显示,不满30岁的受访者中有47%的人有焦虑感,这个比例随受访者年龄增长而稳步下降。80岁及以上的受访者中只有13%的人表示自己有焦虑症状。大学生和毕业生一般可以通过学校获得负担得起的精神健康护理,但学校关门停课导致这类资源更难获取。

今年春季,20多岁的劳动者相比于职场前辈更有可能遭到裁员。不满25岁的劳动者中有四分之一失去了工作,而在25-34岁的劳动者中,这个比例是13%。这不仅让他们失去了医疗福利,也让他们失去了工作所带来的使命感和条理性。

工作能为较年轻的人群提供一个重要的社交环境。总体来说,20多岁的人可能比年长者更重视社交,也更可能交上新朋友。这一点在职场上尤其明显,职场上的年轻人往往会建立更多的私人关系,并认为这样的友谊能促使他们在工作中表现得更好。

不满35岁的人也较少在家庭生活上安定下来,一般都是与亲人、室友或未婚伴侣住在一起。回想笔者20多岁的时候,单单一年间就可能将这些选项都经历一遍。在室友、男友和工作都不停变换的生活中,友谊就成了唯一的“压舱石”。如果我在20多岁时遇到了这场疫情,我的生活会变得面目全非。

但现在我已接近中年,情况就不是这样。事实上,美国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的数据显示,目前最不太可能有孤独感的年龄段是35-64岁,这个年龄群最有可能就业,也最有可能与配偶一起生活。

较年长的人或许更有能力应对孤独,在面对逆境时可能也更加坚韧。人类的大脑终其一生都在不断变化。较年长者的大脑会产生更多的满意感和满足感,也更善于正确地看待事物和集中精力。他们更能专注于积极的一面,对批评的反应更小,在解读他人感受时也更加准确。年轻时强烈的情绪起伏——焦虑和种种不适应——已经被源于成熟的泰然自若所取代。

那些年龄超过65岁的人更有可能独自生活,这是使人感觉孤独的一个风险。但另一方面,他们对于独处已驾轻就熟。笔者采访过的一些退休者表示,这场疫情几乎没有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任何变化。

因此,笔者希望人们给予年轻人多一些理解。人们往往因羞于启齿而不愿寻求治疗,并可能在自己是否曾暴露于新冠病毒的问题上撒谎,从而使检测和追踪变得更加困难。如果我们不想让20多岁的年轻人去酒吧,就应该关闭酒吧,而不是让酒吧重新开业,然后大声斥责那些出现在酒吧的年轻人。

防控新冠疫情的公共政策不能靠羞辱或死缠烂打来让人们遵守规定。的确,一些年轻人或许可以在保持社交距离方面做得更好。但要明白,对他们来说,做到这一点可能更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交往联络是人类最根本和最基本的需求,不满30岁的受访者中有47%的人有焦虑感。



Sarah Green Carmichael

OR--商业新媒体 】试想一种对你的健康十分有害的生活状态,其对预期寿命的减损程度不亚于每天吸15支烟。这种状态会削弱人的免疫系统,增加罹患痴呆症和心脏病的风险,甚至会导致伤口愈合速度放慢,并损害癌症患者的抗病能力。

这就是孤独。

至少自2017年以来,美国前医疗总监维韦克·默西(Vivek Murthy)就一直在针对他所谓的“孤独流行病”对人体健康的影响发出警告。但这个言犹在耳的警告在当前产生了更深远的影响,既是因为他有一本新书恰好在不久前出版,也是因为新冠疫情带来了长达数月的隔离状态。

我之所以提到孤独对身体健康的影响,是因为面对这样一场致命性显而易见(停在医院门口的冷藏卡车就是例证)的疫情,全世界似乎都认为,如果有人——特别是年轻人——现在感觉孤单寂寞,那就是自私、软弱、自我优越感或者就是无聊。毕竟,美国“最伟大的一代”(The Greatest Generation)熬过了“大萧条”,参加过二战,而今天的年轻人只被要求在Netflix上看剧。

这种巧舌如簧的对比是夜间幽默节目最爱用的段子,但却忽略了一个事实:交往联络是人类最根本和最基本的需求。虽然手机通话和视频聊天能使人们保持联系,但毕竟不同于亲身会面。人们也不可能仅凭科技手段为彼此提供像在线下一样充分的支持。视频会议不能让你照看孩子,也不能让你帮朋友搬家。

疫情期间,生活孤独的老年人总能收获很多同情。笔者无意淡化老年生活的艰辛,但有必要问一句:这种同情不是一样可以用在孤独的年轻人身上吗?光滑的肌肤和浓密的头发并不会减轻孤独所带来的痛苦。

恰恰相反,年轻人的感受可能比老年人更糟。疫情爆发前进行的调查发现,年轻群体中有孤独感的人占比最高,而年龄超过72岁的老年人中有孤独感的人占比最低。

较年轻群体中,感觉焦虑和抑郁的人占比也更高,这种情况没有因疫情而改变。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今年7月发布的数据显示,不满30岁的受访者中有47%的人有焦虑感,这个比例随受访者年龄增长而稳步下降。80岁及以上的受访者中只有13%的人表示自己有焦虑症状。大学生和毕业生一般可以通过学校获得负担得起的精神健康护理,但学校关门停课导致这类资源更难获取。

今年春季,20多岁的劳动者相比于职场前辈更有可能遭到裁员。不满25岁的劳动者中有四分之一失去了工作,而在25-34岁的劳动者中,这个比例是13%。这不仅让他们失去了医疗福利,也让他们失去了工作所带来的使命感和条理性。

工作能为较年轻的人群提供一个重要的社交环境。总体来说,20多岁的人可能比年长者更重视社交,也更可能交上新朋友。这一点在职场上尤其明显,职场上的年轻人往往会建立更多的私人关系,并认为这样的友谊能促使他们在工作中表现得更好。

不满35岁的人也较少在家庭生活上安定下来,一般都是与亲人、室友或未婚伴侣住在一起。回想笔者20多岁的时候,单单一年间就可能将这些选项都经历一遍。在室友、男友和工作都不停变换的生活中,友谊就成了唯一的“压舱石”。如果我在20多岁时遇到了这场疫情,我的生活会变得面目全非。

但现在我已接近中年,情况就不是这样。事实上,美国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的数据显示,目前最不太可能有孤独感的年龄段是35-64岁,这个年龄群最有可能就业,也最有可能与配偶一起生活。

较年长的人或许更有能力应对孤独,在面对逆境时可能也更加坚韧。人类的大脑终其一生都在不断变化。较年长者的大脑会产生更多的满意感和满足感,也更善于正确地看待事物和集中精力。他们更能专注于积极的一面,对批评的反应更小,在解读他人感受时也更加准确。年轻时强烈的情绪起伏——焦虑和种种不适应——已经被源于成熟的泰然自若所取代。

那些年龄超过65岁的人更有可能独自生活,这是使人感觉孤独的一个风险。但另一方面,他们对于独处已驾轻就熟。笔者采访过的一些退休者表示,这场疫情几乎没有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任何变化。

因此,笔者希望人们给予年轻人多一些理解。人们往往因羞于启齿而不愿寻求治疗,并可能在自己是否曾暴露于新冠病毒的问题上撒谎,从而使检测和追踪变得更加困难。如果我们不想让20多岁的年轻人去酒吧,就应该关闭酒吧,而不是让酒吧重新开业,然后大声斥责那些出现在酒吧的年轻人。

防控新冠疫情的公共政策不能靠羞辱或死缠烂打来让人们遵守规定。的确,一些年轻人或许可以在保持社交距离方面做得更好。但要明白,对他们来说,做到这一点可能更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千禧一代的新麻烦——孤独

发布日期:2020-08-19 11:59
摘要:交往联络是人类最根本和最基本的需求,不满30岁的受访者中有47%的人有焦虑感。



Sarah Green Carmichael

OR--商业新媒体 】试想一种对你的健康十分有害的生活状态,其对预期寿命的减损程度不亚于每天吸15支烟。这种状态会削弱人的免疫系统,增加罹患痴呆症和心脏病的风险,甚至会导致伤口愈合速度放慢,并损害癌症患者的抗病能力。

这就是孤独。

至少自2017年以来,美国前医疗总监维韦克·默西(Vivek Murthy)就一直在针对他所谓的“孤独流行病”对人体健康的影响发出警告。但这个言犹在耳的警告在当前产生了更深远的影响,既是因为他有一本新书恰好在不久前出版,也是因为新冠疫情带来了长达数月的隔离状态。

我之所以提到孤独对身体健康的影响,是因为面对这样一场致命性显而易见(停在医院门口的冷藏卡车就是例证)的疫情,全世界似乎都认为,如果有人——特别是年轻人——现在感觉孤单寂寞,那就是自私、软弱、自我优越感或者就是无聊。毕竟,美国“最伟大的一代”(The Greatest Generation)熬过了“大萧条”,参加过二战,而今天的年轻人只被要求在Netflix上看剧。

这种巧舌如簧的对比是夜间幽默节目最爱用的段子,但却忽略了一个事实:交往联络是人类最根本和最基本的需求。虽然手机通话和视频聊天能使人们保持联系,但毕竟不同于亲身会面。人们也不可能仅凭科技手段为彼此提供像在线下一样充分的支持。视频会议不能让你照看孩子,也不能让你帮朋友搬家。

疫情期间,生活孤独的老年人总能收获很多同情。笔者无意淡化老年生活的艰辛,但有必要问一句:这种同情不是一样可以用在孤独的年轻人身上吗?光滑的肌肤和浓密的头发并不会减轻孤独所带来的痛苦。

恰恰相反,年轻人的感受可能比老年人更糟。疫情爆发前进行的调查发现,年轻群体中有孤独感的人占比最高,而年龄超过72岁的老年人中有孤独感的人占比最低。

较年轻群体中,感觉焦虑和抑郁的人占比也更高,这种情况没有因疫情而改变。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今年7月发布的数据显示,不满30岁的受访者中有47%的人有焦虑感,这个比例随受访者年龄增长而稳步下降。80岁及以上的受访者中只有13%的人表示自己有焦虑症状。大学生和毕业生一般可以通过学校获得负担得起的精神健康护理,但学校关门停课导致这类资源更难获取。

今年春季,20多岁的劳动者相比于职场前辈更有可能遭到裁员。不满25岁的劳动者中有四分之一失去了工作,而在25-34岁的劳动者中,这个比例是13%。这不仅让他们失去了医疗福利,也让他们失去了工作所带来的使命感和条理性。

工作能为较年轻的人群提供一个重要的社交环境。总体来说,20多岁的人可能比年长者更重视社交,也更可能交上新朋友。这一点在职场上尤其明显,职场上的年轻人往往会建立更多的私人关系,并认为这样的友谊能促使他们在工作中表现得更好。

不满35岁的人也较少在家庭生活上安定下来,一般都是与亲人、室友或未婚伴侣住在一起。回想笔者20多岁的时候,单单一年间就可能将这些选项都经历一遍。在室友、男友和工作都不停变换的生活中,友谊就成了唯一的“压舱石”。如果我在20多岁时遇到了这场疫情,我的生活会变得面目全非。

但现在我已接近中年,情况就不是这样。事实上,美国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的数据显示,目前最不太可能有孤独感的年龄段是35-64岁,这个年龄群最有可能就业,也最有可能与配偶一起生活。

较年长的人或许更有能力应对孤独,在面对逆境时可能也更加坚韧。人类的大脑终其一生都在不断变化。较年长者的大脑会产生更多的满意感和满足感,也更善于正确地看待事物和集中精力。他们更能专注于积极的一面,对批评的反应更小,在解读他人感受时也更加准确。年轻时强烈的情绪起伏——焦虑和种种不适应——已经被源于成熟的泰然自若所取代。

那些年龄超过65岁的人更有可能独自生活,这是使人感觉孤独的一个风险。但另一方面,他们对于独处已驾轻就熟。笔者采访过的一些退休者表示,这场疫情几乎没有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任何变化。

因此,笔者希望人们给予年轻人多一些理解。人们往往因羞于启齿而不愿寻求治疗,并可能在自己是否曾暴露于新冠病毒的问题上撒谎,从而使检测和追踪变得更加困难。如果我们不想让20多岁的年轻人去酒吧,就应该关闭酒吧,而不是让酒吧重新开业,然后大声斥责那些出现在酒吧的年轻人。

防控新冠疫情的公共政策不能靠羞辱或死缠烂打来让人们遵守规定。的确,一些年轻人或许可以在保持社交距离方面做得更好。但要明白,对他们来说,做到这一点可能更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交往联络是人类最根本和最基本的需求,不满30岁的受访者中有47%的人有焦虑感。



Sarah Green Carmichael

OR--商业新媒体 】试想一种对你的健康十分有害的生活状态,其对预期寿命的减损程度不亚于每天吸15支烟。这种状态会削弱人的免疫系统,增加罹患痴呆症和心脏病的风险,甚至会导致伤口愈合速度放慢,并损害癌症患者的抗病能力。

这就是孤独。

至少自2017年以来,美国前医疗总监维韦克·默西(Vivek Murthy)就一直在针对他所谓的“孤独流行病”对人体健康的影响发出警告。但这个言犹在耳的警告在当前产生了更深远的影响,既是因为他有一本新书恰好在不久前出版,也是因为新冠疫情带来了长达数月的隔离状态。

我之所以提到孤独对身体健康的影响,是因为面对这样一场致命性显而易见(停在医院门口的冷藏卡车就是例证)的疫情,全世界似乎都认为,如果有人——特别是年轻人——现在感觉孤单寂寞,那就是自私、软弱、自我优越感或者就是无聊。毕竟,美国“最伟大的一代”(The Greatest Generation)熬过了“大萧条”,参加过二战,而今天的年轻人只被要求在Netflix上看剧。

这种巧舌如簧的对比是夜间幽默节目最爱用的段子,但却忽略了一个事实:交往联络是人类最根本和最基本的需求。虽然手机通话和视频聊天能使人们保持联系,但毕竟不同于亲身会面。人们也不可能仅凭科技手段为彼此提供像在线下一样充分的支持。视频会议不能让你照看孩子,也不能让你帮朋友搬家。

疫情期间,生活孤独的老年人总能收获很多同情。笔者无意淡化老年生活的艰辛,但有必要问一句:这种同情不是一样可以用在孤独的年轻人身上吗?光滑的肌肤和浓密的头发并不会减轻孤独所带来的痛苦。

恰恰相反,年轻人的感受可能比老年人更糟。疫情爆发前进行的调查发现,年轻群体中有孤独感的人占比最高,而年龄超过72岁的老年人中有孤独感的人占比最低。

较年轻群体中,感觉焦虑和抑郁的人占比也更高,这种情况没有因疫情而改变。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今年7月发布的数据显示,不满30岁的受访者中有47%的人有焦虑感,这个比例随受访者年龄增长而稳步下降。80岁及以上的受访者中只有13%的人表示自己有焦虑症状。大学生和毕业生一般可以通过学校获得负担得起的精神健康护理,但学校关门停课导致这类资源更难获取。

今年春季,20多岁的劳动者相比于职场前辈更有可能遭到裁员。不满25岁的劳动者中有四分之一失去了工作,而在25-34岁的劳动者中,这个比例是13%。这不仅让他们失去了医疗福利,也让他们失去了工作所带来的使命感和条理性。

工作能为较年轻的人群提供一个重要的社交环境。总体来说,20多岁的人可能比年长者更重视社交,也更可能交上新朋友。这一点在职场上尤其明显,职场上的年轻人往往会建立更多的私人关系,并认为这样的友谊能促使他们在工作中表现得更好。

不满35岁的人也较少在家庭生活上安定下来,一般都是与亲人、室友或未婚伴侣住在一起。回想笔者20多岁的时候,单单一年间就可能将这些选项都经历一遍。在室友、男友和工作都不停变换的生活中,友谊就成了唯一的“压舱石”。如果我在20多岁时遇到了这场疫情,我的生活会变得面目全非。

但现在我已接近中年,情况就不是这样。事实上,美国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的数据显示,目前最不太可能有孤独感的年龄段是35-64岁,这个年龄群最有可能就业,也最有可能与配偶一起生活。

较年长的人或许更有能力应对孤独,在面对逆境时可能也更加坚韧。人类的大脑终其一生都在不断变化。较年长者的大脑会产生更多的满意感和满足感,也更善于正确地看待事物和集中精力。他们更能专注于积极的一面,对批评的反应更小,在解读他人感受时也更加准确。年轻时强烈的情绪起伏——焦虑和种种不适应——已经被源于成熟的泰然自若所取代。

那些年龄超过65岁的人更有可能独自生活,这是使人感觉孤独的一个风险。但另一方面,他们对于独处已驾轻就熟。笔者采访过的一些退休者表示,这场疫情几乎没有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任何变化。

因此,笔者希望人们给予年轻人多一些理解。人们往往因羞于启齿而不愿寻求治疗,并可能在自己是否曾暴露于新冠病毒的问题上撒谎,从而使检测和追踪变得更加困难。如果我们不想让20多岁的年轻人去酒吧,就应该关闭酒吧,而不是让酒吧重新开业,然后大声斥责那些出现在酒吧的年轻人。

防控新冠疫情的公共政策不能靠羞辱或死缠烂打来让人们遵守规定。的确,一些年轻人或许可以在保持社交距离方面做得更好。但要明白,对他们来说,做到这一点可能更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