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世卫组织估算,目前全球近视人口为26亿,到2030年将增至约33.6亿,而严重近视又会增加罹患其他眼疾的风险。医学界目前认为,儿童近视需要进行治疗,而非只做矫正。



 | Brian Gormley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近视人群数量不断增加,医学界正尝试治疗儿童近视,而不仅仅是用普通眼镜和隐形眼镜矫正视力。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提供的数据,目前全球近视人口为26亿人,而到了2030年,近视人口将达到33.6亿左右。这些数字引发了人们的担忧:随着近视变得更加普遍,越来越多人可能患上与高度近视相关的严重眼疾。

美国国家眼科研究所(National Eye Institute)代理副所长玛丽·弗朗西斯·科奇(Mary Frances Cotch)说,“如果你在年少时得了近视,并逐渐发展成高度近视,以后患视网膜并发症的风险就会增加。”

很多公司在多个方面都表现了对解决近视问题的兴趣。去年11月份,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批准库博光学公司(Cooper Vision Inc.)的“MiSight”品牌隐形眼镜上市,这是首款可延缓儿童近视的隐形眼镜产品。研究表明,目前一些眼科专业人士为近视儿童提供治疗时,也会开出阿托品眼药水和获批用于其他用途的隐形眼镜,研究表明这些药物能有效地控制近视。

据美国国家眼科研究所称,约42%的美国人受近视影响,相比1971年25%的近视率上升了不少。近视的主要成因是眼球前后径过长,因而图像聚焦在眼球后部的光敏组织——视网膜的前方,而不是视网膜上,导致远处物体显得模糊。近视通常在儿童时期形成,并在十八九岁或20出头的时候停止加深,但也可能会继续加深,专家称。

疗法并非适用于所有人

医生说,轻度近视通常不那么令人担心,但影响约4%美国成年人的严重或高度近视会增加罹患眼疾的风险,比如视网膜脱离、青光眼、早期白内障和近视性黄斑病,其中近视性黄斑病是全球范围内致盲的主要原因。

俄亥俄州立大学眼视光学院(Ohio State University College of Optometry)维尔德莫斯基金会(E.F.Wildermuth Foundation)的眼视光学教授唐纳德·穆蒂(Donald Mutti)说:“近视每严重一分,风险就会增加一分。”

近视多源自基因,但研究人员认为,环境因素也可能导致近视的增加,比如人们户外活动的时间较少。2015年《美国医学协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称中国广州市曾对该市的6岁儿童进行了为期三年的研究,发现学校只要每天增加40分钟的户外活动时间,就能减少学生患近视的几率。有一种理论认为,户外光线刺激视网膜释放多巴胺,进而抑制眼轴变长。

一些研究人员称,近距离看书看报、玩手机、玩电脑等活动增加,也可能导致近视人数激增。

费城威尔斯眼科医院(Wills Eye Hospital)的小儿眼科医生卡米·甘顿(KammiGunton)说,目前没有任何一项测试能准确预测儿童的近视程度,而且并非所有孩子都会患上高度近视。甘顿表示,因此控制近视的治疗手段并非适用于所有人,但对于那些家族有高度近视史及近视快速加深的儿童来说,上述治疗手段还是有用的,

FDA批准上市的MiSight隐形眼镜适合8到12岁的儿童。他们可以白天佩戴,晚上扔掉。库博光学公司称,在对135名8至12岁儿童进行的一项为期三年的临床试验中,MiSight隐形眼镜延缓了近视的发展。这种镜片在纠正视力的同时,还能将刺激眼球发育的外部光线聚焦在视网膜前。按库博光学公司的说法,这会延缓眼轴增长的速度。

“它能有效通过一些手段让眼球长得慢一点。”库博光学公司总裁 丹·麦克布莱德(Dan McBride)说。

得克萨斯州弗里斯科市(Frisco)的儿童验光师卡莉·杨(Carlee Young)说,为了充分发挥MiSight隐形眼镜的功效,孩子们必须每天佩戴10小时,每周佩戴6天,直到他们十七至九岁为止。 所有戴隐形眼镜的人都有可能受到感染,导致视力丧失或失明,但感染的风险较小。她说,佩戴日抛可显著降低风险,但却无法完全消除风险;她还补充说,她看到大多数8岁的孩子都自己佩戴隐形眼镜,并保持良好的卫生习惯,这是降低感染风险的关键。

过去,在近视治疗的过程中,医生让儿童佩戴一些质地较硬但透气的隐形眼镜,这种隐形眼镜被称为角膜塑形眼镜,简称Ortho-K镜,博士康公司(Bausch Health Cos)旗下的博士伦(Bausch+Lomb)便是生产此类隐形眼镜的企业之一。

这种隐形镜片能暂时使眼角膜中心变平,使近视患者能够在第二天不戴有形眼镜或隐形眼镜的情况下清楚地看到东西。该隐形眼镜的这一用途自2002年以来已获FDA批准。由于研究已经证明Ortho-K镜片也可以抑制眼球的生长,所以医生也将其作为控制近视的超药品说明书用药。

Ortho-K镜片改变了眼睛周围光线的焦点,会触发减缓眼球生长速度的信号,休斯顿大学眼视光学院(University of Houston College of Optometry)教授厄尔·史密斯(Earl Smith)说。史密斯为一些开发近视治疗手段的企业提供科学建议。

根据2018年《眼科学》杂志的一篇论文,Ortho-K镜片也有比较小的可能会让近视患者感染一种叫“微生物角膜炎”的眼疾,并最终导致失明。不过,曾让近视患者用Ortho-K眼镜的佛罗里达州奥科伊市(Ocoee)验光师罗珊妮·阿琼-科恩(Roxanne Achong-Coan)称,只要正确佩戴Ortho-K镜片,感染角膜炎且失明的风险是微乎其微的。她说,对于喜欢游泳或进行身体接触类运动的孩子来说,Ortho-K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

一些验光师和眼科医生给患者开眼药水,这些眼药水的成分是低浓度的阿托品,可以控制近视加深,且不会产生佩戴隐形眼镜所带来的风险。

美国FDA批准将阿托品作为治疗包括弱视在内一些眼疾的手段,但还未包括近视。《眼科学》杂志发表了一项来自香港的研究成果,验证了低浓度阿托品的作用。香港曾对400多名4至12岁儿童进行过研究,发现低浓度阿托品有助于控制近视,而且没有明显副作用;不过,研究人员并未完全了解阿托品的工作原理。

该研究项目的牵头人、香港中文大学(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眼科及视觉科学系(Department of Ophthalmology and Visual Sciences)副教授任卓昇(Jason C.S.Yam)说,一旦眼轴变长,手术也无法使它恢复正常。干预的最佳时机是在童年,他说,如果童年时期近视得不到控制,“眼疾将会给我们的社会带来更沉重的负担”。

患者必须每天都滴阿托品眼药水,可能要坚持数年,所以该疗法的最大挑战在于患者是否听从医嘱,位于德克萨斯州汤博尔(Tomball)和伍德兰茨(The Woodlands)的休斯顿眼科协会(Houston Eye Association)的儿童眼科医生艾伦·米勒(Aaron Miller)称。米勒医生同时还担任美国眼科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Ophthalmology)的临床发言人。

甘顿说,使用阿托品还存在其它风险,包括对光线敏感、视力不佳、瞳孔增大、过敏反应或滴眼液中毒等。医生们表示,目前,低剂量阿托品必须从专门定制药物制剂的药店那里购买。不过,一些企业正致力于开发针对近视的阿托品治疗方法,比如新泽西州布里奇沃特市(Bridgewater)的内瓦卡尔公司(Nevakar Inc.)、纽约的艾诺维亚公司(Eyenovia Inc.)、以及加州德马尔市(Del Mar)的初创生物技术企业西德奈西斯公司(Sydnexis Inc.)。这三家公司的产品已到了后期临床试验阶段,他们表示,希望在未来几年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批准。艾诺维亚公司的系统由一种自主研发的手持设备组成,该设备可将微量的药物输送至患者眼中。

“上天的恩赐”

马里兰州日耳曼镇(Germantown)的居民拉胡·帕塔萨拉蒂(Raghu Parthasarathi)说,从2016年到2017年,他11岁女儿的近视快速加深,树屋健康公司(Treehouse Health LLC)医生让她佩戴一副定制版的Ortho-K隐形眼镜,六个月后还给她加开了阿托品滴眼液,她的视力终于稳定了下来。树屋健康公司旗下经营着“树屋眼科”诊所(Treehouse Eyes)、数家近视控制中心,并将其品牌和知识产权授权给那些希望为患者提供近视治疗的眼科护理中心。

他说:“对我们来说,这真是上天的恩赐。”

与此同时,总部位于加州帕洛阿尔托的赛特格拉斯公司研发了一款特殊的眼镜。该公司首席医疗官乔·拉蓬(Joe Rappon)说,这款产品可通过降低眼镜佩戴者周边视觉的对比度来控制近视,从而减缓眼球的生长速度。

5月下旬,赛特格拉斯公司的眼镜产品在欧盟、英国和其它一些国家获得了营销授权。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托马斯·查尔伯格(Thomas Chalberg)称,为了改善产品,公司正就这款眼镜产品对256名消费者进行调研,并计划在2021年申请FDA批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儿童近视新疗法利弊谈

发布日期:2020-11-11 10:41
据世卫组织估算,目前全球近视人口为26亿,到2030年将增至约33.6亿,而严重近视又会增加罹患其他眼疾的风险。医学界目前认为,儿童近视需要进行治疗,而非只做矫正。



 | Brian Gormley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近视人群数量不断增加,医学界正尝试治疗儿童近视,而不仅仅是用普通眼镜和隐形眼镜矫正视力。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提供的数据,目前全球近视人口为26亿人,而到了2030年,近视人口将达到33.6亿左右。这些数字引发了人们的担忧:随着近视变得更加普遍,越来越多人可能患上与高度近视相关的严重眼疾。

美国国家眼科研究所(National Eye Institute)代理副所长玛丽·弗朗西斯·科奇(Mary Frances Cotch)说,“如果你在年少时得了近视,并逐渐发展成高度近视,以后患视网膜并发症的风险就会增加。”

很多公司在多个方面都表现了对解决近视问题的兴趣。去年11月份,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批准库博光学公司(Cooper Vision Inc.)的“MiSight”品牌隐形眼镜上市,这是首款可延缓儿童近视的隐形眼镜产品。研究表明,目前一些眼科专业人士为近视儿童提供治疗时,也会开出阿托品眼药水和获批用于其他用途的隐形眼镜,研究表明这些药物能有效地控制近视。

据美国国家眼科研究所称,约42%的美国人受近视影响,相比1971年25%的近视率上升了不少。近视的主要成因是眼球前后径过长,因而图像聚焦在眼球后部的光敏组织——视网膜的前方,而不是视网膜上,导致远处物体显得模糊。近视通常在儿童时期形成,并在十八九岁或20出头的时候停止加深,但也可能会继续加深,专家称。

疗法并非适用于所有人

医生说,轻度近视通常不那么令人担心,但影响约4%美国成年人的严重或高度近视会增加罹患眼疾的风险,比如视网膜脱离、青光眼、早期白内障和近视性黄斑病,其中近视性黄斑病是全球范围内致盲的主要原因。

俄亥俄州立大学眼视光学院(Ohio State University College of Optometry)维尔德莫斯基金会(E.F.Wildermuth Foundation)的眼视光学教授唐纳德·穆蒂(Donald Mutti)说:“近视每严重一分,风险就会增加一分。”

近视多源自基因,但研究人员认为,环境因素也可能导致近视的增加,比如人们户外活动的时间较少。2015年《美国医学协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称中国广州市曾对该市的6岁儿童进行了为期三年的研究,发现学校只要每天增加40分钟的户外活动时间,就能减少学生患近视的几率。有一种理论认为,户外光线刺激视网膜释放多巴胺,进而抑制眼轴变长。

一些研究人员称,近距离看书看报、玩手机、玩电脑等活动增加,也可能导致近视人数激增。

费城威尔斯眼科医院(Wills Eye Hospital)的小儿眼科医生卡米·甘顿(KammiGunton)说,目前没有任何一项测试能准确预测儿童的近视程度,而且并非所有孩子都会患上高度近视。甘顿表示,因此控制近视的治疗手段并非适用于所有人,但对于那些家族有高度近视史及近视快速加深的儿童来说,上述治疗手段还是有用的,

FDA批准上市的MiSight隐形眼镜适合8到12岁的儿童。他们可以白天佩戴,晚上扔掉。库博光学公司称,在对135名8至12岁儿童进行的一项为期三年的临床试验中,MiSight隐形眼镜延缓了近视的发展。这种镜片在纠正视力的同时,还能将刺激眼球发育的外部光线聚焦在视网膜前。按库博光学公司的说法,这会延缓眼轴增长的速度。

“它能有效通过一些手段让眼球长得慢一点。”库博光学公司总裁 丹·麦克布莱德(Dan McBride)说。

得克萨斯州弗里斯科市(Frisco)的儿童验光师卡莉·杨(Carlee Young)说,为了充分发挥MiSight隐形眼镜的功效,孩子们必须每天佩戴10小时,每周佩戴6天,直到他们十七至九岁为止。 所有戴隐形眼镜的人都有可能受到感染,导致视力丧失或失明,但感染的风险较小。她说,佩戴日抛可显著降低风险,但却无法完全消除风险;她还补充说,她看到大多数8岁的孩子都自己佩戴隐形眼镜,并保持良好的卫生习惯,这是降低感染风险的关键。

过去,在近视治疗的过程中,医生让儿童佩戴一些质地较硬但透气的隐形眼镜,这种隐形眼镜被称为角膜塑形眼镜,简称Ortho-K镜,博士康公司(Bausch Health Cos)旗下的博士伦(Bausch+Lomb)便是生产此类隐形眼镜的企业之一。

这种隐形镜片能暂时使眼角膜中心变平,使近视患者能够在第二天不戴有形眼镜或隐形眼镜的情况下清楚地看到东西。该隐形眼镜的这一用途自2002年以来已获FDA批准。由于研究已经证明Ortho-K镜片也可以抑制眼球的生长,所以医生也将其作为控制近视的超药品说明书用药。

Ortho-K镜片改变了眼睛周围光线的焦点,会触发减缓眼球生长速度的信号,休斯顿大学眼视光学院(University of Houston College of Optometry)教授厄尔·史密斯(Earl Smith)说。史密斯为一些开发近视治疗手段的企业提供科学建议。

根据2018年《眼科学》杂志的一篇论文,Ortho-K镜片也有比较小的可能会让近视患者感染一种叫“微生物角膜炎”的眼疾,并最终导致失明。不过,曾让近视患者用Ortho-K眼镜的佛罗里达州奥科伊市(Ocoee)验光师罗珊妮·阿琼-科恩(Roxanne Achong-Coan)称,只要正确佩戴Ortho-K镜片,感染角膜炎且失明的风险是微乎其微的。她说,对于喜欢游泳或进行身体接触类运动的孩子来说,Ortho-K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

一些验光师和眼科医生给患者开眼药水,这些眼药水的成分是低浓度的阿托品,可以控制近视加深,且不会产生佩戴隐形眼镜所带来的风险。

美国FDA批准将阿托品作为治疗包括弱视在内一些眼疾的手段,但还未包括近视。《眼科学》杂志发表了一项来自香港的研究成果,验证了低浓度阿托品的作用。香港曾对400多名4至12岁儿童进行过研究,发现低浓度阿托品有助于控制近视,而且没有明显副作用;不过,研究人员并未完全了解阿托品的工作原理。

该研究项目的牵头人、香港中文大学(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眼科及视觉科学系(Department of Ophthalmology and Visual Sciences)副教授任卓昇(Jason C.S.Yam)说,一旦眼轴变长,手术也无法使它恢复正常。干预的最佳时机是在童年,他说,如果童年时期近视得不到控制,“眼疾将会给我们的社会带来更沉重的负担”。

患者必须每天都滴阿托品眼药水,可能要坚持数年,所以该疗法的最大挑战在于患者是否听从医嘱,位于德克萨斯州汤博尔(Tomball)和伍德兰茨(The Woodlands)的休斯顿眼科协会(Houston Eye Association)的儿童眼科医生艾伦·米勒(Aaron Miller)称。米勒医生同时还担任美国眼科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Ophthalmology)的临床发言人。

甘顿说,使用阿托品还存在其它风险,包括对光线敏感、视力不佳、瞳孔增大、过敏反应或滴眼液中毒等。医生们表示,目前,低剂量阿托品必须从专门定制药物制剂的药店那里购买。不过,一些企业正致力于开发针对近视的阿托品治疗方法,比如新泽西州布里奇沃特市(Bridgewater)的内瓦卡尔公司(Nevakar Inc.)、纽约的艾诺维亚公司(Eyenovia Inc.)、以及加州德马尔市(Del Mar)的初创生物技术企业西德奈西斯公司(Sydnexis Inc.)。这三家公司的产品已到了后期临床试验阶段,他们表示,希望在未来几年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批准。艾诺维亚公司的系统由一种自主研发的手持设备组成,该设备可将微量的药物输送至患者眼中。

“上天的恩赐”

马里兰州日耳曼镇(Germantown)的居民拉胡·帕塔萨拉蒂(Raghu Parthasarathi)说,从2016年到2017年,他11岁女儿的近视快速加深,树屋健康公司(Treehouse Health LLC)医生让她佩戴一副定制版的Ortho-K隐形眼镜,六个月后还给她加开了阿托品滴眼液,她的视力终于稳定了下来。树屋健康公司旗下经营着“树屋眼科”诊所(Treehouse Eyes)、数家近视控制中心,并将其品牌和知识产权授权给那些希望为患者提供近视治疗的眼科护理中心。

他说:“对我们来说,这真是上天的恩赐。”

与此同时,总部位于加州帕洛阿尔托的赛特格拉斯公司研发了一款特殊的眼镜。该公司首席医疗官乔·拉蓬(Joe Rappon)说,这款产品可通过降低眼镜佩戴者周边视觉的对比度来控制近视,从而减缓眼球的生长速度。

5月下旬,赛特格拉斯公司的眼镜产品在欧盟、英国和其它一些国家获得了营销授权。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托马斯·查尔伯格(Thomas Chalberg)称,为了改善产品,公司正就这款眼镜产品对256名消费者进行调研,并计划在2021年申请FDA批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据世卫组织估算,目前全球近视人口为26亿,到2030年将增至约33.6亿,而严重近视又会增加罹患其他眼疾的风险。医学界目前认为,儿童近视需要进行治疗,而非只做矫正。



 | Brian Gormley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近视人群数量不断增加,医学界正尝试治疗儿童近视,而不仅仅是用普通眼镜和隐形眼镜矫正视力。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提供的数据,目前全球近视人口为26亿人,而到了2030年,近视人口将达到33.6亿左右。这些数字引发了人们的担忧:随着近视变得更加普遍,越来越多人可能患上与高度近视相关的严重眼疾。

美国国家眼科研究所(National Eye Institute)代理副所长玛丽·弗朗西斯·科奇(Mary Frances Cotch)说,“如果你在年少时得了近视,并逐渐发展成高度近视,以后患视网膜并发症的风险就会增加。”

很多公司在多个方面都表现了对解决近视问题的兴趣。去年11月份,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批准库博光学公司(Cooper Vision Inc.)的“MiSight”品牌隐形眼镜上市,这是首款可延缓儿童近视的隐形眼镜产品。研究表明,目前一些眼科专业人士为近视儿童提供治疗时,也会开出阿托品眼药水和获批用于其他用途的隐形眼镜,研究表明这些药物能有效地控制近视。

据美国国家眼科研究所称,约42%的美国人受近视影响,相比1971年25%的近视率上升了不少。近视的主要成因是眼球前后径过长,因而图像聚焦在眼球后部的光敏组织——视网膜的前方,而不是视网膜上,导致远处物体显得模糊。近视通常在儿童时期形成,并在十八九岁或20出头的时候停止加深,但也可能会继续加深,专家称。

疗法并非适用于所有人

医生说,轻度近视通常不那么令人担心,但影响约4%美国成年人的严重或高度近视会增加罹患眼疾的风险,比如视网膜脱离、青光眼、早期白内障和近视性黄斑病,其中近视性黄斑病是全球范围内致盲的主要原因。

俄亥俄州立大学眼视光学院(Ohio State University College of Optometry)维尔德莫斯基金会(E.F.Wildermuth Foundation)的眼视光学教授唐纳德·穆蒂(Donald Mutti)说:“近视每严重一分,风险就会增加一分。”

近视多源自基因,但研究人员认为,环境因素也可能导致近视的增加,比如人们户外活动的时间较少。2015年《美国医学协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称中国广州市曾对该市的6岁儿童进行了为期三年的研究,发现学校只要每天增加40分钟的户外活动时间,就能减少学生患近视的几率。有一种理论认为,户外光线刺激视网膜释放多巴胺,进而抑制眼轴变长。

一些研究人员称,近距离看书看报、玩手机、玩电脑等活动增加,也可能导致近视人数激增。

费城威尔斯眼科医院(Wills Eye Hospital)的小儿眼科医生卡米·甘顿(KammiGunton)说,目前没有任何一项测试能准确预测儿童的近视程度,而且并非所有孩子都会患上高度近视。甘顿表示,因此控制近视的治疗手段并非适用于所有人,但对于那些家族有高度近视史及近视快速加深的儿童来说,上述治疗手段还是有用的,

FDA批准上市的MiSight隐形眼镜适合8到12岁的儿童。他们可以白天佩戴,晚上扔掉。库博光学公司称,在对135名8至12岁儿童进行的一项为期三年的临床试验中,MiSight隐形眼镜延缓了近视的发展。这种镜片在纠正视力的同时,还能将刺激眼球发育的外部光线聚焦在视网膜前。按库博光学公司的说法,这会延缓眼轴增长的速度。

“它能有效通过一些手段让眼球长得慢一点。”库博光学公司总裁 丹·麦克布莱德(Dan McBride)说。

得克萨斯州弗里斯科市(Frisco)的儿童验光师卡莉·杨(Carlee Young)说,为了充分发挥MiSight隐形眼镜的功效,孩子们必须每天佩戴10小时,每周佩戴6天,直到他们十七至九岁为止。 所有戴隐形眼镜的人都有可能受到感染,导致视力丧失或失明,但感染的风险较小。她说,佩戴日抛可显著降低风险,但却无法完全消除风险;她还补充说,她看到大多数8岁的孩子都自己佩戴隐形眼镜,并保持良好的卫生习惯,这是降低感染风险的关键。

过去,在近视治疗的过程中,医生让儿童佩戴一些质地较硬但透气的隐形眼镜,这种隐形眼镜被称为角膜塑形眼镜,简称Ortho-K镜,博士康公司(Bausch Health Cos)旗下的博士伦(Bausch+Lomb)便是生产此类隐形眼镜的企业之一。

这种隐形镜片能暂时使眼角膜中心变平,使近视患者能够在第二天不戴有形眼镜或隐形眼镜的情况下清楚地看到东西。该隐形眼镜的这一用途自2002年以来已获FDA批准。由于研究已经证明Ortho-K镜片也可以抑制眼球的生长,所以医生也将其作为控制近视的超药品说明书用药。

Ortho-K镜片改变了眼睛周围光线的焦点,会触发减缓眼球生长速度的信号,休斯顿大学眼视光学院(University of Houston College of Optometry)教授厄尔·史密斯(Earl Smith)说。史密斯为一些开发近视治疗手段的企业提供科学建议。

根据2018年《眼科学》杂志的一篇论文,Ortho-K镜片也有比较小的可能会让近视患者感染一种叫“微生物角膜炎”的眼疾,并最终导致失明。不过,曾让近视患者用Ortho-K眼镜的佛罗里达州奥科伊市(Ocoee)验光师罗珊妮·阿琼-科恩(Roxanne Achong-Coan)称,只要正确佩戴Ortho-K镜片,感染角膜炎且失明的风险是微乎其微的。她说,对于喜欢游泳或进行身体接触类运动的孩子来说,Ortho-K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

一些验光师和眼科医生给患者开眼药水,这些眼药水的成分是低浓度的阿托品,可以控制近视加深,且不会产生佩戴隐形眼镜所带来的风险。

美国FDA批准将阿托品作为治疗包括弱视在内一些眼疾的手段,但还未包括近视。《眼科学》杂志发表了一项来自香港的研究成果,验证了低浓度阿托品的作用。香港曾对400多名4至12岁儿童进行过研究,发现低浓度阿托品有助于控制近视,而且没有明显副作用;不过,研究人员并未完全了解阿托品的工作原理。

该研究项目的牵头人、香港中文大学(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眼科及视觉科学系(Department of Ophthalmology and Visual Sciences)副教授任卓昇(Jason C.S.Yam)说,一旦眼轴变长,手术也无法使它恢复正常。干预的最佳时机是在童年,他说,如果童年时期近视得不到控制,“眼疾将会给我们的社会带来更沉重的负担”。

患者必须每天都滴阿托品眼药水,可能要坚持数年,所以该疗法的最大挑战在于患者是否听从医嘱,位于德克萨斯州汤博尔(Tomball)和伍德兰茨(The Woodlands)的休斯顿眼科协会(Houston Eye Association)的儿童眼科医生艾伦·米勒(Aaron Miller)称。米勒医生同时还担任美国眼科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Ophthalmology)的临床发言人。

甘顿说,使用阿托品还存在其它风险,包括对光线敏感、视力不佳、瞳孔增大、过敏反应或滴眼液中毒等。医生们表示,目前,低剂量阿托品必须从专门定制药物制剂的药店那里购买。不过,一些企业正致力于开发针对近视的阿托品治疗方法,比如新泽西州布里奇沃特市(Bridgewater)的内瓦卡尔公司(Nevakar Inc.)、纽约的艾诺维亚公司(Eyenovia Inc.)、以及加州德马尔市(Del Mar)的初创生物技术企业西德奈西斯公司(Sydnexis Inc.)。这三家公司的产品已到了后期临床试验阶段,他们表示,希望在未来几年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批准。艾诺维亚公司的系统由一种自主研发的手持设备组成,该设备可将微量的药物输送至患者眼中。

“上天的恩赐”

马里兰州日耳曼镇(Germantown)的居民拉胡·帕塔萨拉蒂(Raghu Parthasarathi)说,从2016年到2017年,他11岁女儿的近视快速加深,树屋健康公司(Treehouse Health LLC)医生让她佩戴一副定制版的Ortho-K隐形眼镜,六个月后还给她加开了阿托品滴眼液,她的视力终于稳定了下来。树屋健康公司旗下经营着“树屋眼科”诊所(Treehouse Eyes)、数家近视控制中心,并将其品牌和知识产权授权给那些希望为患者提供近视治疗的眼科护理中心。

他说:“对我们来说,这真是上天的恩赐。”

与此同时,总部位于加州帕洛阿尔托的赛特格拉斯公司研发了一款特殊的眼镜。该公司首席医疗官乔·拉蓬(Joe Rappon)说,这款产品可通过降低眼镜佩戴者周边视觉的对比度来控制近视,从而减缓眼球的生长速度。

5月下旬,赛特格拉斯公司的眼镜产品在欧盟、英国和其它一些国家获得了营销授权。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托马斯·查尔伯格(Thomas Chalberg)称,为了改善产品,公司正就这款眼镜产品对256名消费者进行调研,并计划在2021年申请FDA批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儿童近视新疗法利弊谈

发布日期:2020-11-11 10:41
据世卫组织估算,目前全球近视人口为26亿,到2030年将增至约33.6亿,而严重近视又会增加罹患其他眼疾的风险。医学界目前认为,儿童近视需要进行治疗,而非只做矫正。



 | Brian Gormley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近视人群数量不断增加,医学界正尝试治疗儿童近视,而不仅仅是用普通眼镜和隐形眼镜矫正视力。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提供的数据,目前全球近视人口为26亿人,而到了2030年,近视人口将达到33.6亿左右。这些数字引发了人们的担忧:随着近视变得更加普遍,越来越多人可能患上与高度近视相关的严重眼疾。

美国国家眼科研究所(National Eye Institute)代理副所长玛丽·弗朗西斯·科奇(Mary Frances Cotch)说,“如果你在年少时得了近视,并逐渐发展成高度近视,以后患视网膜并发症的风险就会增加。”

很多公司在多个方面都表现了对解决近视问题的兴趣。去年11月份,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批准库博光学公司(Cooper Vision Inc.)的“MiSight”品牌隐形眼镜上市,这是首款可延缓儿童近视的隐形眼镜产品。研究表明,目前一些眼科专业人士为近视儿童提供治疗时,也会开出阿托品眼药水和获批用于其他用途的隐形眼镜,研究表明这些药物能有效地控制近视。

据美国国家眼科研究所称,约42%的美国人受近视影响,相比1971年25%的近视率上升了不少。近视的主要成因是眼球前后径过长,因而图像聚焦在眼球后部的光敏组织——视网膜的前方,而不是视网膜上,导致远处物体显得模糊。近视通常在儿童时期形成,并在十八九岁或20出头的时候停止加深,但也可能会继续加深,专家称。

疗法并非适用于所有人

医生说,轻度近视通常不那么令人担心,但影响约4%美国成年人的严重或高度近视会增加罹患眼疾的风险,比如视网膜脱离、青光眼、早期白内障和近视性黄斑病,其中近视性黄斑病是全球范围内致盲的主要原因。

俄亥俄州立大学眼视光学院(Ohio State University College of Optometry)维尔德莫斯基金会(E.F.Wildermuth Foundation)的眼视光学教授唐纳德·穆蒂(Donald Mutti)说:“近视每严重一分,风险就会增加一分。”

近视多源自基因,但研究人员认为,环境因素也可能导致近视的增加,比如人们户外活动的时间较少。2015年《美国医学协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称中国广州市曾对该市的6岁儿童进行了为期三年的研究,发现学校只要每天增加40分钟的户外活动时间,就能减少学生患近视的几率。有一种理论认为,户外光线刺激视网膜释放多巴胺,进而抑制眼轴变长。

一些研究人员称,近距离看书看报、玩手机、玩电脑等活动增加,也可能导致近视人数激增。

费城威尔斯眼科医院(Wills Eye Hospital)的小儿眼科医生卡米·甘顿(KammiGunton)说,目前没有任何一项测试能准确预测儿童的近视程度,而且并非所有孩子都会患上高度近视。甘顿表示,因此控制近视的治疗手段并非适用于所有人,但对于那些家族有高度近视史及近视快速加深的儿童来说,上述治疗手段还是有用的,

FDA批准上市的MiSight隐形眼镜适合8到12岁的儿童。他们可以白天佩戴,晚上扔掉。库博光学公司称,在对135名8至12岁儿童进行的一项为期三年的临床试验中,MiSight隐形眼镜延缓了近视的发展。这种镜片在纠正视力的同时,还能将刺激眼球发育的外部光线聚焦在视网膜前。按库博光学公司的说法,这会延缓眼轴增长的速度。

“它能有效通过一些手段让眼球长得慢一点。”库博光学公司总裁 丹·麦克布莱德(Dan McBride)说。

得克萨斯州弗里斯科市(Frisco)的儿童验光师卡莉·杨(Carlee Young)说,为了充分发挥MiSight隐形眼镜的功效,孩子们必须每天佩戴10小时,每周佩戴6天,直到他们十七至九岁为止。 所有戴隐形眼镜的人都有可能受到感染,导致视力丧失或失明,但感染的风险较小。她说,佩戴日抛可显著降低风险,但却无法完全消除风险;她还补充说,她看到大多数8岁的孩子都自己佩戴隐形眼镜,并保持良好的卫生习惯,这是降低感染风险的关键。

过去,在近视治疗的过程中,医生让儿童佩戴一些质地较硬但透气的隐形眼镜,这种隐形眼镜被称为角膜塑形眼镜,简称Ortho-K镜,博士康公司(Bausch Health Cos)旗下的博士伦(Bausch+Lomb)便是生产此类隐形眼镜的企业之一。

这种隐形镜片能暂时使眼角膜中心变平,使近视患者能够在第二天不戴有形眼镜或隐形眼镜的情况下清楚地看到东西。该隐形眼镜的这一用途自2002年以来已获FDA批准。由于研究已经证明Ortho-K镜片也可以抑制眼球的生长,所以医生也将其作为控制近视的超药品说明书用药。

Ortho-K镜片改变了眼睛周围光线的焦点,会触发减缓眼球生长速度的信号,休斯顿大学眼视光学院(University of Houston College of Optometry)教授厄尔·史密斯(Earl Smith)说。史密斯为一些开发近视治疗手段的企业提供科学建议。

根据2018年《眼科学》杂志的一篇论文,Ortho-K镜片也有比较小的可能会让近视患者感染一种叫“微生物角膜炎”的眼疾,并最终导致失明。不过,曾让近视患者用Ortho-K眼镜的佛罗里达州奥科伊市(Ocoee)验光师罗珊妮·阿琼-科恩(Roxanne Achong-Coan)称,只要正确佩戴Ortho-K镜片,感染角膜炎且失明的风险是微乎其微的。她说,对于喜欢游泳或进行身体接触类运动的孩子来说,Ortho-K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

一些验光师和眼科医生给患者开眼药水,这些眼药水的成分是低浓度的阿托品,可以控制近视加深,且不会产生佩戴隐形眼镜所带来的风险。

美国FDA批准将阿托品作为治疗包括弱视在内一些眼疾的手段,但还未包括近视。《眼科学》杂志发表了一项来自香港的研究成果,验证了低浓度阿托品的作用。香港曾对400多名4至12岁儿童进行过研究,发现低浓度阿托品有助于控制近视,而且没有明显副作用;不过,研究人员并未完全了解阿托品的工作原理。

该研究项目的牵头人、香港中文大学(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眼科及视觉科学系(Department of Ophthalmology and Visual Sciences)副教授任卓昇(Jason C.S.Yam)说,一旦眼轴变长,手术也无法使它恢复正常。干预的最佳时机是在童年,他说,如果童年时期近视得不到控制,“眼疾将会给我们的社会带来更沉重的负担”。

患者必须每天都滴阿托品眼药水,可能要坚持数年,所以该疗法的最大挑战在于患者是否听从医嘱,位于德克萨斯州汤博尔(Tomball)和伍德兰茨(The Woodlands)的休斯顿眼科协会(Houston Eye Association)的儿童眼科医生艾伦·米勒(Aaron Miller)称。米勒医生同时还担任美国眼科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Ophthalmology)的临床发言人。

甘顿说,使用阿托品还存在其它风险,包括对光线敏感、视力不佳、瞳孔增大、过敏反应或滴眼液中毒等。医生们表示,目前,低剂量阿托品必须从专门定制药物制剂的药店那里购买。不过,一些企业正致力于开发针对近视的阿托品治疗方法,比如新泽西州布里奇沃特市(Bridgewater)的内瓦卡尔公司(Nevakar Inc.)、纽约的艾诺维亚公司(Eyenovia Inc.)、以及加州德马尔市(Del Mar)的初创生物技术企业西德奈西斯公司(Sydnexis Inc.)。这三家公司的产品已到了后期临床试验阶段,他们表示,希望在未来几年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批准。艾诺维亚公司的系统由一种自主研发的手持设备组成,该设备可将微量的药物输送至患者眼中。

“上天的恩赐”

马里兰州日耳曼镇(Germantown)的居民拉胡·帕塔萨拉蒂(Raghu Parthasarathi)说,从2016年到2017年,他11岁女儿的近视快速加深,树屋健康公司(Treehouse Health LLC)医生让她佩戴一副定制版的Ortho-K隐形眼镜,六个月后还给她加开了阿托品滴眼液,她的视力终于稳定了下来。树屋健康公司旗下经营着“树屋眼科”诊所(Treehouse Eyes)、数家近视控制中心,并将其品牌和知识产权授权给那些希望为患者提供近视治疗的眼科护理中心。

他说:“对我们来说,这真是上天的恩赐。”

与此同时,总部位于加州帕洛阿尔托的赛特格拉斯公司研发了一款特殊的眼镜。该公司首席医疗官乔·拉蓬(Joe Rappon)说,这款产品可通过降低眼镜佩戴者周边视觉的对比度来控制近视,从而减缓眼球的生长速度。

5月下旬,赛特格拉斯公司的眼镜产品在欧盟、英国和其它一些国家获得了营销授权。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托马斯·查尔伯格(Thomas Chalberg)称,为了改善产品,公司正就这款眼镜产品对256名消费者进行调研,并计划在2021年申请FDA批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据世卫组织估算,目前全球近视人口为26亿,到2030年将增至约33.6亿,而严重近视又会增加罹患其他眼疾的风险。医学界目前认为,儿童近视需要进行治疗,而非只做矫正。



 | Brian Gormley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近视人群数量不断增加,医学界正尝试治疗儿童近视,而不仅仅是用普通眼镜和隐形眼镜矫正视力。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提供的数据,目前全球近视人口为26亿人,而到了2030年,近视人口将达到33.6亿左右。这些数字引发了人们的担忧:随着近视变得更加普遍,越来越多人可能患上与高度近视相关的严重眼疾。

美国国家眼科研究所(National Eye Institute)代理副所长玛丽·弗朗西斯·科奇(Mary Frances Cotch)说,“如果你在年少时得了近视,并逐渐发展成高度近视,以后患视网膜并发症的风险就会增加。”

很多公司在多个方面都表现了对解决近视问题的兴趣。去年11月份,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批准库博光学公司(Cooper Vision Inc.)的“MiSight”品牌隐形眼镜上市,这是首款可延缓儿童近视的隐形眼镜产品。研究表明,目前一些眼科专业人士为近视儿童提供治疗时,也会开出阿托品眼药水和获批用于其他用途的隐形眼镜,研究表明这些药物能有效地控制近视。

据美国国家眼科研究所称,约42%的美国人受近视影响,相比1971年25%的近视率上升了不少。近视的主要成因是眼球前后径过长,因而图像聚焦在眼球后部的光敏组织——视网膜的前方,而不是视网膜上,导致远处物体显得模糊。近视通常在儿童时期形成,并在十八九岁或20出头的时候停止加深,但也可能会继续加深,专家称。

疗法并非适用于所有人

医生说,轻度近视通常不那么令人担心,但影响约4%美国成年人的严重或高度近视会增加罹患眼疾的风险,比如视网膜脱离、青光眼、早期白内障和近视性黄斑病,其中近视性黄斑病是全球范围内致盲的主要原因。

俄亥俄州立大学眼视光学院(Ohio State University College of Optometry)维尔德莫斯基金会(E.F.Wildermuth Foundation)的眼视光学教授唐纳德·穆蒂(Donald Mutti)说:“近视每严重一分,风险就会增加一分。”

近视多源自基因,但研究人员认为,环境因素也可能导致近视的增加,比如人们户外活动的时间较少。2015年《美国医学协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称中国广州市曾对该市的6岁儿童进行了为期三年的研究,发现学校只要每天增加40分钟的户外活动时间,就能减少学生患近视的几率。有一种理论认为,户外光线刺激视网膜释放多巴胺,进而抑制眼轴变长。

一些研究人员称,近距离看书看报、玩手机、玩电脑等活动增加,也可能导致近视人数激增。

费城威尔斯眼科医院(Wills Eye Hospital)的小儿眼科医生卡米·甘顿(KammiGunton)说,目前没有任何一项测试能准确预测儿童的近视程度,而且并非所有孩子都会患上高度近视。甘顿表示,因此控制近视的治疗手段并非适用于所有人,但对于那些家族有高度近视史及近视快速加深的儿童来说,上述治疗手段还是有用的,

FDA批准上市的MiSight隐形眼镜适合8到12岁的儿童。他们可以白天佩戴,晚上扔掉。库博光学公司称,在对135名8至12岁儿童进行的一项为期三年的临床试验中,MiSight隐形眼镜延缓了近视的发展。这种镜片在纠正视力的同时,还能将刺激眼球发育的外部光线聚焦在视网膜前。按库博光学公司的说法,这会延缓眼轴增长的速度。

“它能有效通过一些手段让眼球长得慢一点。”库博光学公司总裁 丹·麦克布莱德(Dan McBride)说。

得克萨斯州弗里斯科市(Frisco)的儿童验光师卡莉·杨(Carlee Young)说,为了充分发挥MiSight隐形眼镜的功效,孩子们必须每天佩戴10小时,每周佩戴6天,直到他们十七至九岁为止。 所有戴隐形眼镜的人都有可能受到感染,导致视力丧失或失明,但感染的风险较小。她说,佩戴日抛可显著降低风险,但却无法完全消除风险;她还补充说,她看到大多数8岁的孩子都自己佩戴隐形眼镜,并保持良好的卫生习惯,这是降低感染风险的关键。

过去,在近视治疗的过程中,医生让儿童佩戴一些质地较硬但透气的隐形眼镜,这种隐形眼镜被称为角膜塑形眼镜,简称Ortho-K镜,博士康公司(Bausch Health Cos)旗下的博士伦(Bausch+Lomb)便是生产此类隐形眼镜的企业之一。

这种隐形镜片能暂时使眼角膜中心变平,使近视患者能够在第二天不戴有形眼镜或隐形眼镜的情况下清楚地看到东西。该隐形眼镜的这一用途自2002年以来已获FDA批准。由于研究已经证明Ortho-K镜片也可以抑制眼球的生长,所以医生也将其作为控制近视的超药品说明书用药。

Ortho-K镜片改变了眼睛周围光线的焦点,会触发减缓眼球生长速度的信号,休斯顿大学眼视光学院(University of Houston College of Optometry)教授厄尔·史密斯(Earl Smith)说。史密斯为一些开发近视治疗手段的企业提供科学建议。

根据2018年《眼科学》杂志的一篇论文,Ortho-K镜片也有比较小的可能会让近视患者感染一种叫“微生物角膜炎”的眼疾,并最终导致失明。不过,曾让近视患者用Ortho-K眼镜的佛罗里达州奥科伊市(Ocoee)验光师罗珊妮·阿琼-科恩(Roxanne Achong-Coan)称,只要正确佩戴Ortho-K镜片,感染角膜炎且失明的风险是微乎其微的。她说,对于喜欢游泳或进行身体接触类运动的孩子来说,Ortho-K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

一些验光师和眼科医生给患者开眼药水,这些眼药水的成分是低浓度的阿托品,可以控制近视加深,且不会产生佩戴隐形眼镜所带来的风险。

美国FDA批准将阿托品作为治疗包括弱视在内一些眼疾的手段,但还未包括近视。《眼科学》杂志发表了一项来自香港的研究成果,验证了低浓度阿托品的作用。香港曾对400多名4至12岁儿童进行过研究,发现低浓度阿托品有助于控制近视,而且没有明显副作用;不过,研究人员并未完全了解阿托品的工作原理。

该研究项目的牵头人、香港中文大学(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眼科及视觉科学系(Department of Ophthalmology and Visual Sciences)副教授任卓昇(Jason C.S.Yam)说,一旦眼轴变长,手术也无法使它恢复正常。干预的最佳时机是在童年,他说,如果童年时期近视得不到控制,“眼疾将会给我们的社会带来更沉重的负担”。

患者必须每天都滴阿托品眼药水,可能要坚持数年,所以该疗法的最大挑战在于患者是否听从医嘱,位于德克萨斯州汤博尔(Tomball)和伍德兰茨(The Woodlands)的休斯顿眼科协会(Houston Eye Association)的儿童眼科医生艾伦·米勒(Aaron Miller)称。米勒医生同时还担任美国眼科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Ophthalmology)的临床发言人。

甘顿说,使用阿托品还存在其它风险,包括对光线敏感、视力不佳、瞳孔增大、过敏反应或滴眼液中毒等。医生们表示,目前,低剂量阿托品必须从专门定制药物制剂的药店那里购买。不过,一些企业正致力于开发针对近视的阿托品治疗方法,比如新泽西州布里奇沃特市(Bridgewater)的内瓦卡尔公司(Nevakar Inc.)、纽约的艾诺维亚公司(Eyenovia Inc.)、以及加州德马尔市(Del Mar)的初创生物技术企业西德奈西斯公司(Sydnexis Inc.)。这三家公司的产品已到了后期临床试验阶段,他们表示,希望在未来几年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批准。艾诺维亚公司的系统由一种自主研发的手持设备组成,该设备可将微量的药物输送至患者眼中。

“上天的恩赐”

马里兰州日耳曼镇(Germantown)的居民拉胡·帕塔萨拉蒂(Raghu Parthasarathi)说,从2016年到2017年,他11岁女儿的近视快速加深,树屋健康公司(Treehouse Health LLC)医生让她佩戴一副定制版的Ortho-K隐形眼镜,六个月后还给她加开了阿托品滴眼液,她的视力终于稳定了下来。树屋健康公司旗下经营着“树屋眼科”诊所(Treehouse Eyes)、数家近视控制中心,并将其品牌和知识产权授权给那些希望为患者提供近视治疗的眼科护理中心。

他说:“对我们来说,这真是上天的恩赐。”

与此同时,总部位于加州帕洛阿尔托的赛特格拉斯公司研发了一款特殊的眼镜。该公司首席医疗官乔·拉蓬(Joe Rappon)说,这款产品可通过降低眼镜佩戴者周边视觉的对比度来控制近视,从而减缓眼球的生长速度。

5月下旬,赛特格拉斯公司的眼镜产品在欧盟、英国和其它一些国家获得了营销授权。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托马斯·查尔伯格(Thomas Chalberg)称,为了改善产品,公司正就这款眼镜产品对256名消费者进行调研,并计划在2021年申请FDA批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