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侯孝贤一生辗转于多种文化之间,他用电影书写“父亲的缺席”,他也成为了诸多亚洲电影人的“父亲”。



 | Louis Hothothot

OR--商业新媒体

11月21日,侯孝贤获得金马奖终身成就奖,这或许可以说是整个2020年的华语电影界最值得纪念的一件事。

作为颁奖开场嘉宾的日本导演是枝裕和,是这样说的:“我们两个没有血缘关系,但我始终认为,我就是他其中一位儿子。我想,世界上应该有许多人都像我一样,是侯导的粉丝……我今天仅代表他的孩子们,站在这里。”这番话显然是引起了诸多的共鸣,随后,金马奖主席李屏宾也在台上,指着一众伙伴们说:“侯导不是只有是枝导演一个儿子,我们都是你的孩子们。”

《风柜来的人》剧照

侯孝贤一生传奇,1947年,他生于广东;1948年,他随家(教育世家)迁徙台湾;青春年华浪迹于台湾庙街;成年之后,侯孝贤入职新影厂,拍摄了一系列卖座但矫情的琼瑶爱情剧。80年代之后,随着政治戒严风气的退却,台湾社会重焕民间活力,侯孝贤和杨德昌一举掀起台湾新电影运动,一改矫情的本土电影风潮,为台湾电影奠定深沉的思考和写实的风格。1989年,侯孝贤的代表作《悲情城市》,不仅确立其电影大师的地位,更是使得华语电影第一次获得了欧洲三大电影节的首奖。

侯孝贤一生辗转于多种文化(日本殖民文化、大陆文化、台湾原住民文化、外省人文化、欧美主导的国际消费主义文化等)之间,更是在作品中屡次处理文化冲突的主题。比如,《风柜来的人》和《恋恋风尘》中,都塑造了的农村孩子在大城市社会中的脆弱迷茫;《童年往事》中有“外省人”和本地人之间的冲突;《悲情城市》更是将大时代变革下不同的乡土族群之间的纷争,描绘的残忍又荒谬。


《恋恋风尘》剧照

侯孝贤的电影中的政治隐喻,一直都是其广受追捧、模仿和解读的电影元素。比如,在《恋恋风尘》这部青春片中,还夹杂了一个小小的故事,那是男主角在服兵役的时候,遇到了大陆逃难的渔民,虽然大家在政治归属上势不两立,但是情感上却不知道为何视彼此为亲人——这种心态,或许也代表了很多台湾人若即若离、难以言说的思乡之情吧!当渔民们离开的时候,所有的战士送出了自己最珍贵的礼物给他们,而后,在幽暗的海岸线上,目送他们的小船驶向海峡对岸……

其中,男主角送给大陆难民的礼物,是一个打火机,这个礼物是自己父亲在他当兵前夕,送给他的礼物。这个设定极为巧妙,一个打火机,连接了父亲和儿子,大陆和台湾的渊源关系。

另外,“缺席的父亲”和“伤残的父亲”,也是侯孝贤一而再、再而三使用的元素。

侯孝贤这一代台湾人,在蒋家父子执政的父权社会中,经历过家庭的裂变和伤痛(尤其是男性成员的创伤),还有父权社会转型所带给家庭的历史性阵痛——这一主题的研究,由侯孝贤开启,直到今天,仍然是台湾电影人的重要主题,如《阳光普照》(2019年金马奖最佳影片)等台湾新电影。

1983年,第一部具有侯氏艺术风格的电影《风柜来的人》完成,电影中的父亲已经中风很多年了;儿子照顾父亲,但是从来无法沟通。《恋恋风尘》中,父亲在儿子幼年时期便因矿区事故而导致伤残,在平日里,父子之间的沟通便极为有限。甚至,在儿子当兵走的时候,这个伤残的父亲熟睡未醒;儿子归来的时候,父亲又是不知踪迹。还有《童年往事》中的父亲(著名武侠演员田丰主演),干脆在孩子未成年的时候便早早死去;甚至,在未去世之前也是长期身患肺结核;因此,父亲和孩子们保持着距离,孩子对父亲保持着心理上的敬畏和精神上的缺失。

“伤残的父亲”和“缺席的父亲”,在这些看似漫不经心的故事设计中,侯孝贤轻描淡写、但是又毫发千钧地表达出台湾社会的转型和父权的衰落。

伟大的艺术家洞察并揭示出历史的隐痛!

侯孝贤艺术上的成就,带给后人启发。记得韩国名导李沧东第一次看侯孝贤的电影的时候惊呆了,他暗想:“这个遥远的台湾人,怎么能知道我的秘密?”同样在创作精神上深受侯孝贤影响的亚洲领袖们还包括,贾樟柯(中国第六代旗手)、万马才旦(藏地新浪潮领袖)等。

但是,侯孝贤被后辈尊为“父亲”,还不仅仅归功于他的艺术成就,还包括他对后辈的提携。是枝裕和拍完第一部剧情片获得侯孝贤的建议,最后电影在威尼斯获奖;当红的台湾导演钮承泽曾是侯孝贤的演员;缅甸名导赵德胤来自侯孝贤主持的金马学院;同辈的张艺谋也曾拜侯孝贤所助,从而获得《大红灯笼高高挂》的资金;纪录片导演黄惠侦《日常对话》获得侯的制片,最后在柏林电影节上获奖……

可以说,侯孝贤在创作、制作、教学等电影工业的各个环节中,都最大力度地帮助电影工业。这一位桃李满天下的父亲,在文化传承的历史中,从未缺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侯孝贤:亚洲电影的“父亲”

发布日期:2020-11-24 07:40
摘要:侯孝贤一生辗转于多种文化之间,他用电影书写“父亲的缺席”,他也成为了诸多亚洲电影人的“父亲”。



 | Louis Hothothot

OR--商业新媒体

11月21日,侯孝贤获得金马奖终身成就奖,这或许可以说是整个2020年的华语电影界最值得纪念的一件事。

作为颁奖开场嘉宾的日本导演是枝裕和,是这样说的:“我们两个没有血缘关系,但我始终认为,我就是他其中一位儿子。我想,世界上应该有许多人都像我一样,是侯导的粉丝……我今天仅代表他的孩子们,站在这里。”这番话显然是引起了诸多的共鸣,随后,金马奖主席李屏宾也在台上,指着一众伙伴们说:“侯导不是只有是枝导演一个儿子,我们都是你的孩子们。”

《风柜来的人》剧照

侯孝贤一生传奇,1947年,他生于广东;1948年,他随家(教育世家)迁徙台湾;青春年华浪迹于台湾庙街;成年之后,侯孝贤入职新影厂,拍摄了一系列卖座但矫情的琼瑶爱情剧。80年代之后,随着政治戒严风气的退却,台湾社会重焕民间活力,侯孝贤和杨德昌一举掀起台湾新电影运动,一改矫情的本土电影风潮,为台湾电影奠定深沉的思考和写实的风格。1989年,侯孝贤的代表作《悲情城市》,不仅确立其电影大师的地位,更是使得华语电影第一次获得了欧洲三大电影节的首奖。

侯孝贤一生辗转于多种文化(日本殖民文化、大陆文化、台湾原住民文化、外省人文化、欧美主导的国际消费主义文化等)之间,更是在作品中屡次处理文化冲突的主题。比如,《风柜来的人》和《恋恋风尘》中,都塑造了的农村孩子在大城市社会中的脆弱迷茫;《童年往事》中有“外省人”和本地人之间的冲突;《悲情城市》更是将大时代变革下不同的乡土族群之间的纷争,描绘的残忍又荒谬。


《恋恋风尘》剧照

侯孝贤的电影中的政治隐喻,一直都是其广受追捧、模仿和解读的电影元素。比如,在《恋恋风尘》这部青春片中,还夹杂了一个小小的故事,那是男主角在服兵役的时候,遇到了大陆逃难的渔民,虽然大家在政治归属上势不两立,但是情感上却不知道为何视彼此为亲人——这种心态,或许也代表了很多台湾人若即若离、难以言说的思乡之情吧!当渔民们离开的时候,所有的战士送出了自己最珍贵的礼物给他们,而后,在幽暗的海岸线上,目送他们的小船驶向海峡对岸……

其中,男主角送给大陆难民的礼物,是一个打火机,这个礼物是自己父亲在他当兵前夕,送给他的礼物。这个设定极为巧妙,一个打火机,连接了父亲和儿子,大陆和台湾的渊源关系。

另外,“缺席的父亲”和“伤残的父亲”,也是侯孝贤一而再、再而三使用的元素。

侯孝贤这一代台湾人,在蒋家父子执政的父权社会中,经历过家庭的裂变和伤痛(尤其是男性成员的创伤),还有父权社会转型所带给家庭的历史性阵痛——这一主题的研究,由侯孝贤开启,直到今天,仍然是台湾电影人的重要主题,如《阳光普照》(2019年金马奖最佳影片)等台湾新电影。

1983年,第一部具有侯氏艺术风格的电影《风柜来的人》完成,电影中的父亲已经中风很多年了;儿子照顾父亲,但是从来无法沟通。《恋恋风尘》中,父亲在儿子幼年时期便因矿区事故而导致伤残,在平日里,父子之间的沟通便极为有限。甚至,在儿子当兵走的时候,这个伤残的父亲熟睡未醒;儿子归来的时候,父亲又是不知踪迹。还有《童年往事》中的父亲(著名武侠演员田丰主演),干脆在孩子未成年的时候便早早死去;甚至,在未去世之前也是长期身患肺结核;因此,父亲和孩子们保持着距离,孩子对父亲保持着心理上的敬畏和精神上的缺失。

“伤残的父亲”和“缺席的父亲”,在这些看似漫不经心的故事设计中,侯孝贤轻描淡写、但是又毫发千钧地表达出台湾社会的转型和父权的衰落。

伟大的艺术家洞察并揭示出历史的隐痛!

侯孝贤艺术上的成就,带给后人启发。记得韩国名导李沧东第一次看侯孝贤的电影的时候惊呆了,他暗想:“这个遥远的台湾人,怎么能知道我的秘密?”同样在创作精神上深受侯孝贤影响的亚洲领袖们还包括,贾樟柯(中国第六代旗手)、万马才旦(藏地新浪潮领袖)等。

但是,侯孝贤被后辈尊为“父亲”,还不仅仅归功于他的艺术成就,还包括他对后辈的提携。是枝裕和拍完第一部剧情片获得侯孝贤的建议,最后电影在威尼斯获奖;当红的台湾导演钮承泽曾是侯孝贤的演员;缅甸名导赵德胤来自侯孝贤主持的金马学院;同辈的张艺谋也曾拜侯孝贤所助,从而获得《大红灯笼高高挂》的资金;纪录片导演黄惠侦《日常对话》获得侯的制片,最后在柏林电影节上获奖……

可以说,侯孝贤在创作、制作、教学等电影工业的各个环节中,都最大力度地帮助电影工业。这一位桃李满天下的父亲,在文化传承的历史中,从未缺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侯孝贤一生辗转于多种文化之间,他用电影书写“父亲的缺席”,他也成为了诸多亚洲电影人的“父亲”。



 | Louis Hothothot

OR--商业新媒体

11月21日,侯孝贤获得金马奖终身成就奖,这或许可以说是整个2020年的华语电影界最值得纪念的一件事。

作为颁奖开场嘉宾的日本导演是枝裕和,是这样说的:“我们两个没有血缘关系,但我始终认为,我就是他其中一位儿子。我想,世界上应该有许多人都像我一样,是侯导的粉丝……我今天仅代表他的孩子们,站在这里。”这番话显然是引起了诸多的共鸣,随后,金马奖主席李屏宾也在台上,指着一众伙伴们说:“侯导不是只有是枝导演一个儿子,我们都是你的孩子们。”

《风柜来的人》剧照

侯孝贤一生传奇,1947年,他生于广东;1948年,他随家(教育世家)迁徙台湾;青春年华浪迹于台湾庙街;成年之后,侯孝贤入职新影厂,拍摄了一系列卖座但矫情的琼瑶爱情剧。80年代之后,随着政治戒严风气的退却,台湾社会重焕民间活力,侯孝贤和杨德昌一举掀起台湾新电影运动,一改矫情的本土电影风潮,为台湾电影奠定深沉的思考和写实的风格。1989年,侯孝贤的代表作《悲情城市》,不仅确立其电影大师的地位,更是使得华语电影第一次获得了欧洲三大电影节的首奖。

侯孝贤一生辗转于多种文化(日本殖民文化、大陆文化、台湾原住民文化、外省人文化、欧美主导的国际消费主义文化等)之间,更是在作品中屡次处理文化冲突的主题。比如,《风柜来的人》和《恋恋风尘》中,都塑造了的农村孩子在大城市社会中的脆弱迷茫;《童年往事》中有“外省人”和本地人之间的冲突;《悲情城市》更是将大时代变革下不同的乡土族群之间的纷争,描绘的残忍又荒谬。


《恋恋风尘》剧照

侯孝贤的电影中的政治隐喻,一直都是其广受追捧、模仿和解读的电影元素。比如,在《恋恋风尘》这部青春片中,还夹杂了一个小小的故事,那是男主角在服兵役的时候,遇到了大陆逃难的渔民,虽然大家在政治归属上势不两立,但是情感上却不知道为何视彼此为亲人——这种心态,或许也代表了很多台湾人若即若离、难以言说的思乡之情吧!当渔民们离开的时候,所有的战士送出了自己最珍贵的礼物给他们,而后,在幽暗的海岸线上,目送他们的小船驶向海峡对岸……

其中,男主角送给大陆难民的礼物,是一个打火机,这个礼物是自己父亲在他当兵前夕,送给他的礼物。这个设定极为巧妙,一个打火机,连接了父亲和儿子,大陆和台湾的渊源关系。

另外,“缺席的父亲”和“伤残的父亲”,也是侯孝贤一而再、再而三使用的元素。

侯孝贤这一代台湾人,在蒋家父子执政的父权社会中,经历过家庭的裂变和伤痛(尤其是男性成员的创伤),还有父权社会转型所带给家庭的历史性阵痛——这一主题的研究,由侯孝贤开启,直到今天,仍然是台湾电影人的重要主题,如《阳光普照》(2019年金马奖最佳影片)等台湾新电影。

1983年,第一部具有侯氏艺术风格的电影《风柜来的人》完成,电影中的父亲已经中风很多年了;儿子照顾父亲,但是从来无法沟通。《恋恋风尘》中,父亲在儿子幼年时期便因矿区事故而导致伤残,在平日里,父子之间的沟通便极为有限。甚至,在儿子当兵走的时候,这个伤残的父亲熟睡未醒;儿子归来的时候,父亲又是不知踪迹。还有《童年往事》中的父亲(著名武侠演员田丰主演),干脆在孩子未成年的时候便早早死去;甚至,在未去世之前也是长期身患肺结核;因此,父亲和孩子们保持着距离,孩子对父亲保持着心理上的敬畏和精神上的缺失。

“伤残的父亲”和“缺席的父亲”,在这些看似漫不经心的故事设计中,侯孝贤轻描淡写、但是又毫发千钧地表达出台湾社会的转型和父权的衰落。

伟大的艺术家洞察并揭示出历史的隐痛!

侯孝贤艺术上的成就,带给后人启发。记得韩国名导李沧东第一次看侯孝贤的电影的时候惊呆了,他暗想:“这个遥远的台湾人,怎么能知道我的秘密?”同样在创作精神上深受侯孝贤影响的亚洲领袖们还包括,贾樟柯(中国第六代旗手)、万马才旦(藏地新浪潮领袖)等。

但是,侯孝贤被后辈尊为“父亲”,还不仅仅归功于他的艺术成就,还包括他对后辈的提携。是枝裕和拍完第一部剧情片获得侯孝贤的建议,最后电影在威尼斯获奖;当红的台湾导演钮承泽曾是侯孝贤的演员;缅甸名导赵德胤来自侯孝贤主持的金马学院;同辈的张艺谋也曾拜侯孝贤所助,从而获得《大红灯笼高高挂》的资金;纪录片导演黄惠侦《日常对话》获得侯的制片,最后在柏林电影节上获奖……

可以说,侯孝贤在创作、制作、教学等电影工业的各个环节中,都最大力度地帮助电影工业。这一位桃李满天下的父亲,在文化传承的历史中,从未缺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侯孝贤:亚洲电影的“父亲”

发布日期:2020-11-24 07:40
摘要:侯孝贤一生辗转于多种文化之间,他用电影书写“父亲的缺席”,他也成为了诸多亚洲电影人的“父亲”。



 | Louis Hothothot

OR--商业新媒体

11月21日,侯孝贤获得金马奖终身成就奖,这或许可以说是整个2020年的华语电影界最值得纪念的一件事。

作为颁奖开场嘉宾的日本导演是枝裕和,是这样说的:“我们两个没有血缘关系,但我始终认为,我就是他其中一位儿子。我想,世界上应该有许多人都像我一样,是侯导的粉丝……我今天仅代表他的孩子们,站在这里。”这番话显然是引起了诸多的共鸣,随后,金马奖主席李屏宾也在台上,指着一众伙伴们说:“侯导不是只有是枝导演一个儿子,我们都是你的孩子们。”

《风柜来的人》剧照

侯孝贤一生传奇,1947年,他生于广东;1948年,他随家(教育世家)迁徙台湾;青春年华浪迹于台湾庙街;成年之后,侯孝贤入职新影厂,拍摄了一系列卖座但矫情的琼瑶爱情剧。80年代之后,随着政治戒严风气的退却,台湾社会重焕民间活力,侯孝贤和杨德昌一举掀起台湾新电影运动,一改矫情的本土电影风潮,为台湾电影奠定深沉的思考和写实的风格。1989年,侯孝贤的代表作《悲情城市》,不仅确立其电影大师的地位,更是使得华语电影第一次获得了欧洲三大电影节的首奖。

侯孝贤一生辗转于多种文化(日本殖民文化、大陆文化、台湾原住民文化、外省人文化、欧美主导的国际消费主义文化等)之间,更是在作品中屡次处理文化冲突的主题。比如,《风柜来的人》和《恋恋风尘》中,都塑造了的农村孩子在大城市社会中的脆弱迷茫;《童年往事》中有“外省人”和本地人之间的冲突;《悲情城市》更是将大时代变革下不同的乡土族群之间的纷争,描绘的残忍又荒谬。


《恋恋风尘》剧照

侯孝贤的电影中的政治隐喻,一直都是其广受追捧、模仿和解读的电影元素。比如,在《恋恋风尘》这部青春片中,还夹杂了一个小小的故事,那是男主角在服兵役的时候,遇到了大陆逃难的渔民,虽然大家在政治归属上势不两立,但是情感上却不知道为何视彼此为亲人——这种心态,或许也代表了很多台湾人若即若离、难以言说的思乡之情吧!当渔民们离开的时候,所有的战士送出了自己最珍贵的礼物给他们,而后,在幽暗的海岸线上,目送他们的小船驶向海峡对岸……

其中,男主角送给大陆难民的礼物,是一个打火机,这个礼物是自己父亲在他当兵前夕,送给他的礼物。这个设定极为巧妙,一个打火机,连接了父亲和儿子,大陆和台湾的渊源关系。

另外,“缺席的父亲”和“伤残的父亲”,也是侯孝贤一而再、再而三使用的元素。

侯孝贤这一代台湾人,在蒋家父子执政的父权社会中,经历过家庭的裂变和伤痛(尤其是男性成员的创伤),还有父权社会转型所带给家庭的历史性阵痛——这一主题的研究,由侯孝贤开启,直到今天,仍然是台湾电影人的重要主题,如《阳光普照》(2019年金马奖最佳影片)等台湾新电影。

1983年,第一部具有侯氏艺术风格的电影《风柜来的人》完成,电影中的父亲已经中风很多年了;儿子照顾父亲,但是从来无法沟通。《恋恋风尘》中,父亲在儿子幼年时期便因矿区事故而导致伤残,在平日里,父子之间的沟通便极为有限。甚至,在儿子当兵走的时候,这个伤残的父亲熟睡未醒;儿子归来的时候,父亲又是不知踪迹。还有《童年往事》中的父亲(著名武侠演员田丰主演),干脆在孩子未成年的时候便早早死去;甚至,在未去世之前也是长期身患肺结核;因此,父亲和孩子们保持着距离,孩子对父亲保持着心理上的敬畏和精神上的缺失。

“伤残的父亲”和“缺席的父亲”,在这些看似漫不经心的故事设计中,侯孝贤轻描淡写、但是又毫发千钧地表达出台湾社会的转型和父权的衰落。

伟大的艺术家洞察并揭示出历史的隐痛!

侯孝贤艺术上的成就,带给后人启发。记得韩国名导李沧东第一次看侯孝贤的电影的时候惊呆了,他暗想:“这个遥远的台湾人,怎么能知道我的秘密?”同样在创作精神上深受侯孝贤影响的亚洲领袖们还包括,贾樟柯(中国第六代旗手)、万马才旦(藏地新浪潮领袖)等。

但是,侯孝贤被后辈尊为“父亲”,还不仅仅归功于他的艺术成就,还包括他对后辈的提携。是枝裕和拍完第一部剧情片获得侯孝贤的建议,最后电影在威尼斯获奖;当红的台湾导演钮承泽曾是侯孝贤的演员;缅甸名导赵德胤来自侯孝贤主持的金马学院;同辈的张艺谋也曾拜侯孝贤所助,从而获得《大红灯笼高高挂》的资金;纪录片导演黄惠侦《日常对话》获得侯的制片,最后在柏林电影节上获奖……

可以说,侯孝贤在创作、制作、教学等电影工业的各个环节中,都最大力度地帮助电影工业。这一位桃李满天下的父亲,在文化传承的历史中,从未缺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侯孝贤一生辗转于多种文化之间,他用电影书写“父亲的缺席”,他也成为了诸多亚洲电影人的“父亲”。



 | Louis Hothothot

OR--商业新媒体

11月21日,侯孝贤获得金马奖终身成就奖,这或许可以说是整个2020年的华语电影界最值得纪念的一件事。

作为颁奖开场嘉宾的日本导演是枝裕和,是这样说的:“我们两个没有血缘关系,但我始终认为,我就是他其中一位儿子。我想,世界上应该有许多人都像我一样,是侯导的粉丝……我今天仅代表他的孩子们,站在这里。”这番话显然是引起了诸多的共鸣,随后,金马奖主席李屏宾也在台上,指着一众伙伴们说:“侯导不是只有是枝导演一个儿子,我们都是你的孩子们。”

《风柜来的人》剧照

侯孝贤一生传奇,1947年,他生于广东;1948年,他随家(教育世家)迁徙台湾;青春年华浪迹于台湾庙街;成年之后,侯孝贤入职新影厂,拍摄了一系列卖座但矫情的琼瑶爱情剧。80年代之后,随着政治戒严风气的退却,台湾社会重焕民间活力,侯孝贤和杨德昌一举掀起台湾新电影运动,一改矫情的本土电影风潮,为台湾电影奠定深沉的思考和写实的风格。1989年,侯孝贤的代表作《悲情城市》,不仅确立其电影大师的地位,更是使得华语电影第一次获得了欧洲三大电影节的首奖。

侯孝贤一生辗转于多种文化(日本殖民文化、大陆文化、台湾原住民文化、外省人文化、欧美主导的国际消费主义文化等)之间,更是在作品中屡次处理文化冲突的主题。比如,《风柜来的人》和《恋恋风尘》中,都塑造了的农村孩子在大城市社会中的脆弱迷茫;《童年往事》中有“外省人”和本地人之间的冲突;《悲情城市》更是将大时代变革下不同的乡土族群之间的纷争,描绘的残忍又荒谬。


《恋恋风尘》剧照

侯孝贤的电影中的政治隐喻,一直都是其广受追捧、模仿和解读的电影元素。比如,在《恋恋风尘》这部青春片中,还夹杂了一个小小的故事,那是男主角在服兵役的时候,遇到了大陆逃难的渔民,虽然大家在政治归属上势不两立,但是情感上却不知道为何视彼此为亲人——这种心态,或许也代表了很多台湾人若即若离、难以言说的思乡之情吧!当渔民们离开的时候,所有的战士送出了自己最珍贵的礼物给他们,而后,在幽暗的海岸线上,目送他们的小船驶向海峡对岸……

其中,男主角送给大陆难民的礼物,是一个打火机,这个礼物是自己父亲在他当兵前夕,送给他的礼物。这个设定极为巧妙,一个打火机,连接了父亲和儿子,大陆和台湾的渊源关系。

另外,“缺席的父亲”和“伤残的父亲”,也是侯孝贤一而再、再而三使用的元素。

侯孝贤这一代台湾人,在蒋家父子执政的父权社会中,经历过家庭的裂变和伤痛(尤其是男性成员的创伤),还有父权社会转型所带给家庭的历史性阵痛——这一主题的研究,由侯孝贤开启,直到今天,仍然是台湾电影人的重要主题,如《阳光普照》(2019年金马奖最佳影片)等台湾新电影。

1983年,第一部具有侯氏艺术风格的电影《风柜来的人》完成,电影中的父亲已经中风很多年了;儿子照顾父亲,但是从来无法沟通。《恋恋风尘》中,父亲在儿子幼年时期便因矿区事故而导致伤残,在平日里,父子之间的沟通便极为有限。甚至,在儿子当兵走的时候,这个伤残的父亲熟睡未醒;儿子归来的时候,父亲又是不知踪迹。还有《童年往事》中的父亲(著名武侠演员田丰主演),干脆在孩子未成年的时候便早早死去;甚至,在未去世之前也是长期身患肺结核;因此,父亲和孩子们保持着距离,孩子对父亲保持着心理上的敬畏和精神上的缺失。

“伤残的父亲”和“缺席的父亲”,在这些看似漫不经心的故事设计中,侯孝贤轻描淡写、但是又毫发千钧地表达出台湾社会的转型和父权的衰落。

伟大的艺术家洞察并揭示出历史的隐痛!

侯孝贤艺术上的成就,带给后人启发。记得韩国名导李沧东第一次看侯孝贤的电影的时候惊呆了,他暗想:“这个遥远的台湾人,怎么能知道我的秘密?”同样在创作精神上深受侯孝贤影响的亚洲领袖们还包括,贾樟柯(中国第六代旗手)、万马才旦(藏地新浪潮领袖)等。

但是,侯孝贤被后辈尊为“父亲”,还不仅仅归功于他的艺术成就,还包括他对后辈的提携。是枝裕和拍完第一部剧情片获得侯孝贤的建议,最后电影在威尼斯获奖;当红的台湾导演钮承泽曾是侯孝贤的演员;缅甸名导赵德胤来自侯孝贤主持的金马学院;同辈的张艺谋也曾拜侯孝贤所助,从而获得《大红灯笼高高挂》的资金;纪录片导演黄惠侦《日常对话》获得侯的制片,最后在柏林电影节上获奖……

可以说,侯孝贤在创作、制作、教学等电影工业的各个环节中,都最大力度地帮助电影工业。这一位桃李满天下的父亲,在文化传承的历史中,从未缺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