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任正非:人才很关键,面试最重要

发布日期:2020-11-10 05:37
人才一直以来都是华为不断发展的动力源泉。任总专门针对研发应届生招聘发表讲话,一方面凸显对于人才的重视,另一方面也探讨了究竟该如何通过面试寻找和发现特色人才。



 | 任正非

OR--商业新媒体 】编者按:本文系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于10月27日在华为研发应届生招聘座谈会上的讲话内容,摘自“华为心声社区”,略有改动。众所周知,人才一直以来都是华为不断发展的动力源泉。任总专门针对研发应届生招聘发表讲话,一方面凸显对于人才的重视,另一方面也探讨了究竟该如何通过面试寻找和发现特色人才。尤为值得一提的是,任总在讲话最后特别推荐人力资源部全员学习一篇网帖。在此,我们将任总讲话与这篇网帖一并整理刊发,在思考任总人才思想的同时,共同探究到底数学天才陆家義的坎坷经历对于组织的人才管理有着怎样的启发借鉴。


人才:公司血管里青春澎湃的血

2021-2022年是求生存、谋发展战略攻关最艰难的两年,在公司聚焦的业务领域,作战需强大的队伍,要有足够水平的兵力才能集中优势兵力打赢“歼灭战”。要敢于吸收国内、外人才,不拘一格降人才。

我们有足够的钱,足够大的空间,容纳天下英才,发挥他们的创造才华。

无论是求生存,还是谋发展,人才最关键。

2021-2022年是我们重要的战略攻关年,战略重心要压到前端,不仅保持正常的研发预算,还会额外增加数十亿美元的攻关经费投入。从战略格局来看,我们要有一股“新流”进来,让我们血管流着青春澎湃的血。明年的应届生招聘人数至少扩大到8000人,但进来的一定是优秀的人。

第一,人力资源部要与战略部门讨论未来人才需求和人才布局,提高人才布局与队伍结构管理的战略性,这只是一部分,不是最重要的部分。各部门没有这么大的战略洞察能力,不要花大量时间去调研部门的需求。

在公司聚焦的领域上,只要看到国内、国外有合适的人才,先吸引进来,不受编制的限制。所以,最重要的是抓好面试。招进来的人做出重要成绩,表彰时应包括“伯乐”一起表彰嘉奖。

第二,重视人才的来源途经,多与业界大拿、优秀学校校长、世界大赛主席等沟通交流,扩大优秀人才的挖掘来源。这要作为重点的重点去抓。

将当前分散自循环的对外技术交流、对外技术合作、联合实验室,与人才招聘获得等环节联动起来,谁发现优秀人才就推荐,让优秀人才更早地进入我们的作战序列,让技术合作与人才合作循环起来。

创新人才招聘考核模式。在合作中已经有突出贡献的,不必再经过面试环节。面试是发现被面试人的优点,沿着他的优点去深入了解他。让被面试人能用二十分钟说自己,就是把自己的水平像论文一样阐述一遍,然后针对他的优点提问,切忌跑偏来考察他、吓唬他。

第三,关注海外博士和软件人才的引进,善于发现有洞察能力的年轻人。国外软件的教学方法与国内不一样,我们需要从架构上优化我们的软件工程。我们所做的工作已经接近前沿,领袖就是要具有洞察力。

抓住当前时机,做好留学生入职,外籍学生可以加入国内或海外研究所,特别要关注东欧籍学生群体在全球的成长与挖掘。可以引外籍博士来中国做博士后。外国学生包括了世界各人种、各国各民族。

第四,有些在国外没有技术突破,也不是顶尖的人,但对所属领域有着很深的理解力,对我们来说,也是我们需要的人才,可以拿着“手术刀”来参加我们“杀猪”的战斗。

面试:解放思想,以牛人吸引牛人

如何识别出真正的人才,面试至关重要。我们要重视面试官的选拔和面试过程,通过三年时间把面试达到先进水平。

人才是最关键的,面试是最重要的,你们要在文件中强调,在去年的基础上如何改善面试水平。大家要解放思想,不要用教条的标准来约束面试。希望通过三年时间,将我们的面试达到一个先进水平,去年已做了一点,今年应该比去年做得更好。

第一,我们要选拔有开放思维和战略洞察能力的人做面试官,不拘于他的出身和当前职务。

面试官要在识别人才上有建树,如果面试官看不清谁是苗子,如何能识别优秀人才呢?

面试官的选择,不要把年度、半年度的绩效看得太重要,综合考虑技术能力和人才识别能力。牛人才能识别、吸引牛人。今年比去年可以再提高面试官的标准及比例。

面试官也要有责任心和积极性,面试官的面试成绩作为他绩效考核的一部分,也作为晋升或专委会任职的一个资历支撑。

第二,面试不要简单地搞部门所有制,如果这个面试官有能力,就多面试几个应聘者,即使应聘者不适合这个面试官的部门,可以列入公共需求里。面试不一定全由我们公司的专家,也可以付费让社会专家帮我们面试。

第三,培训部要加大机考平台建设,各个业务要提升考题水平,人力资源充分利用工具进行第一轮初选。没有通过第一轮初选的个别人员,想面谈,也是可以的。

人力资源部全员要学习《一个被我们“嫌弃”了23年的数学天才,累死才知道他的价值》这篇帖子,陆家羲这样的人才有很多,我们要思考如何能在我们公司产生这样的人。有些人才有能力的潜伏期,可能短时间发挥不出作用来,我们要去观察他是不是有能力。

最典型的是艾森豪威尔,他在西点军校的考试成绩不好,是在一场战争中有建功才没有被淘汰,后面25年只升到上校;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他用了4年时间就升到五星上将。(任总讲话内容到此结束)

附:一个被“嫌弃”了23年的数学天才,累死才知道他的价值

他静静地走了,死前没有留下任何话,他是被活活冻死、累死的......临终前,这个中学教师留下一道难题,让整个中国都沉默了。

他,就是陆家羲。

1935年6月10日,他出生在上海一个贫苦家庭,从小成绩优异,尤其对数学情有独钟。

1951年,16岁的陆家羲告别家人,只身来到沈阳,考入东北电器工业管理局办的统计训练班。半年后,以第一名的成绩分配到哈尔滨电机厂工作。

在厂子里,陆家羲一干就是5年多,他利用业余时间,顽强地自学了高中的全部课程。1957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得到一本《数学方法趣引》,立刻被那些妙趣横生的世界级数学难题深深吸引了,一连好几天都如痴如醉。

当年的陆家羲只有22岁,他只是单纯地对这些难题感兴趣,却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本薄薄的小册子竟然会改变他的一生,为他带来遗憾、光荣和死亡。

书中的“科克曼女生问题”早在1850年就被提出,100多年来悬而未决。陆家羲的心中萌生一个念头:我要攻克这个世界难题!

只有初中文凭、高中课程全靠自学的中国青年,有如此的志向令人佩服,但搞研究不能只凭热情和决心,知识的匮乏使陆家羲想要继续读书。

1957年秋天,他放弃工作,考入了吉林师范大学物理系(现为东北师范大学),靠微薄的助学金开始了艰苦的大学生活。

他曾对人讲过,自己真正热爱的是物理,愿意在此领域里作出更加直接的贡献。但是,搞物理研究需要实验,需要很多物质条件,这些陆家羲不具备,在当时的条件下,他只好先在数学上发力。

一支笔,几张纸,一个夜深人静时在宿舍楼道口借灯光的孤独身影。这就是挑战世界难题的全部条件。整整四年,陆家羲没有一天停止过思考,毕业时,他已经基本破解了“科克曼女生问题”。

这实在是令人惊叹的天才大脑!但谁能料到,他即将会遭遇那么多的不幸……

1961年,他把论文《寇克曼系列和斯坦纳系列制作方法》寄给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一年过去了,对方回信“可以投稿”没有肯定,没有建议,就这样将他的成果搁置一边。他苦笑,只继续埋头完善论文。

1963年,他再次把修改过的论文,又投寄给《中国数学通报》。又是一年的等待,而回信只有草率的一句:建议改投其他刊物。

1965年冬,他把“寇克曼系列”推广到四元组,投给《数学学报》。又等了一年,退稿信写着:没价值!三次投稿,三次被退,他耗费多年心血的研究成果,一次次被忽视、一次次被搁浅。他没等来世界数学的宝座,却等来了一场10年浩劫。

期间,1966年-1976年,在极左思潮日益弥漫的时候,陆家羲被当成“疯子”,扣上了一顶走“白专道路”的帽子,送到干校进行劳动改造。这给他的精神造成了很大伤害,也使他中断了一切思考。

十年动乱,中国科学几乎停滞了,但世界并不会因此停下脚步。1971年,意大利两名数学家向全世界庄严宣布: “寇克曼系列”解决了!这枚世界数学金牌从此永远属于了意大利!意大利人将永远引以为傲!而此时的他,却浑然不知,还在傻傻等着有一天国家能把它公开。

直到1979年,当他看到了从北京借来的《组合论》杂志,他 “啊!”的一声大叫,随即泪流满面,《组合论》杂志白纸黑字的写着:寇克曼问题在国外已于1971年被破解了。破解者是意大利的数学家!

他崩溃发狂,嚎啕大哭,

这样的结果,他怎能接受?!

要知道,从1961年起,

他就已经得到了“寇克曼系列”的成果!

意大利数学家的证明比他的证明晚10年!

但却比他的论文先问世8年!

18年里,他一次次投稿,却一次次被拒,他的青春年华在等待中失去。祖国学术最好的前进岁月在时间上流失。中国问鼎世界数学巅峰的绝佳机会!就这样错过了。

18年的心血苦熬,他与“寇克曼系列”永别了!但他并没有因此一蹶不振,而是很快抬起头,望向数学王国的另一座高峰——“斯坦纳系列”。那是与陈景润“歌德巴赫猜想”,齐名的另一大世界级数学难题!他恳请校方给他多一点时间研究,但却被拒绝了!

长期高强度的脑力劳动和熬夜,使他患上神经性牙痛病,他心一横,索性拔牙。不到一年时间,满口的牙竟然都被他给拔光了……双腮塌陷,瘦的几乎脱相,妻子看他这样忍不住偷偷落泪。

终于,1980年,他完成了“斯坦纳系列”论文。他再次登上了世界数学的巅峰!他激动的目光炯炯,可神情依然肃穆。之前的经验告诉他:能发表,也许比解出这道难题更难!

稿件寄到北京,又是石沉大海!他始终活在权威部门视线的死角里,泱泱中华竟看不到这个数学王者!

论文被苏州大学的朱烈教授看到,他有一双发现天才的慧眼。朱教授找到陆家羲,建议他把论文直接寄给世界权威期刊《组合论》。

1982年5月,陆家羲收到了正式出版通知与版权签约书。1983年3月,陆家羲的前3篇论文正式发表;4月,后3篇论文一并发表。至此,独自闪耀了130多年的“斯坦纳系列”明珠,被中国的陆家羲最先摘取了!

马上,他把相关6篇论文相继寄往美国,仅仅一个月,他就收到了全部回信。一个月啊!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的学术论文经过中国、美国、加拿大,又从美国返回中国,五段跨国旅程,仅仅用了一个月。相比之前每封信都要等一年的时间,这简直就像是奇迹!

多伦多大学门德尔松教授在信中写:“这是世界上20 多年来,组合设计方面最重大的成果之一。”捧着这篇信纸,他闭上眼睛紧抿着嘴唇,泪水无声的簌簌而下。

1982年5月,他做了一个重要决定:接受哥伦比亚大学的版权签约书,不收取任何报酬。消息传出,各种声音纷至沓来,有人劝他:何不等等?还有机会取得报酬。有人酸溜溜的讽刺:让外国人发表,就是不爱国。但这些声音他统统不在意:决不能让“寇克曼系列”的悲剧重演。

之后的1983年1月,《组合论》杂志给与他的论文极高评价;3月,他的三篇论文出版,撼动了世界组合学领域;4月,《组合论》杂志发表系列论文,他的名字彻底响彻了西方数学界......但讽刺的是,国内竟还对他一无所知!

中国有关单位向加拿大门德尔松教授,和滑铁卢大学郝迪教授发出邀请,请他们到中国讲学,他们却感到十分吃惊。门德尔松惊讶地问道:“请我去讲组合数学?可你们中国不是有陆家羲博士吗?”外国人的话好像特别有分量,主办方马上邀请他参加学术会议。他奋斗半生未能摸进中国科研大门,如今竟被门德尔松这一句话,实现了。

终于,他被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同胞看见了。可中国的彗星,为什么偏要等外国人推荐后才被重视呢?!

但即使他已名扬世界,包头九中和教育局领导却不知道。就连参加学术会议的400元路费都是他妻子筹借的。

7月25日,中国首届组合数学学术讨论会在大连开幕。加拿大门德尔松先生向他提出邀请,请他到多伦多大学工作。他婉言谢绝了,说:“我国组合学还不发达,我要留在祖国。”门德尔松笑了,钦佩的望着他,还把多伦多大学的校徽赠给了他。

会议中,他以特邀代表的身份走上讲台,用中文向全世界数学界宣布:我已经证明了“斯坦纳系列”! 顿时,全场沸腾了!

会后,无数惜才的手伸向他:中国应用数学研究所副所长,推荐他到合肥讲学;华南师院、华中师大、兰州大学、大连工学院、哈工大、黑龙江大学邀请他到本校任教;内蒙古大学陈子歧副教授连拉带劝:“还是留在内蒙大学的好!”这颗金子,终于被人发现了,但并非所有人都发现了......

9 月,包头市九中校长,收到了来自多伦多大学的一封信。斯特兰格威校长和门德尔松教授,诚恳的邀请他去加拿大讲学,这两个外国学者,爱惜人才就像爱惜钻石,不论国界。但九中校长却对此不屑一顾“又不会提高升学率!去什么去?”

1983年,是他几乎被累垮的一年。数学研究、论文发表,教课任务……

他忙着整理讲学稿,忙着思考“斯坦纳系列”完稿论文。连鞋子露出了脚趾头,他都不舍得再去买一双。他明白,时间和金钱他都浪费不起!

武汉会议结束后,他强撑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家,把衣兜里舍不得吃的桔子,拿出来分给女儿们,便一头栽倒在床,累的再也起不来。妻子帮他盖好被子,他虚弱的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就闭上了眼睛。而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个微笑竟是他最后的告别!

1983年10月31日凌晨一点,他永远的离开了。那一年,他才刚刚48岁。他走的太早、太寒碜,躺在土坑上,依然穿着那双露着脚趾头的鞋。一句遗言都没有留,只留下了15箱书和400多元外债,再就是抽屉里尚未完成的,“斯坦纳系列”最后一篇论文。

在他去世当天,妻子收到中国科学院寄来的45元钱。其中28元是从大连到合肥的路费;9元是他买的一部数学新作报销款;剩下的8元,是他为人代审稿件的酬劳。他一生中唯一从出版部门换来的报酬,就是这8元!

他死了,死的一贫如洗,死的不声不响。包头市新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同志来了;中国数学学会内蒙古分会主席来了;内蒙古师范大学数学系主任来了;好友和学生们恸哭着走向他……

斯特兰格威校长发来唁电:“门德尔松教授和我对此非常沉痛,这对世界数学无疑将是极大的损失……”12月,《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汇报》、《内蒙古日报》,同时刊登了他的讣闻。《人民日报》报道的标题是:“拚博20 多年,耗尽毕生心血,中学教师陆家羲攻克世界难题斯坦纳系列。”

1984年9月,中国组合数学学会组织了“陆家羲学术工作评审委员会”,对他一生的研究成果给予了高度评价。

1984年底,曾“拒绝”过陆家羲的《数学学报》,终于全文刊发了他于23年前投出的,那篇关于“科克曼女生问题”的论文。

1987年,陆家羲的《不相交的斯坦纳三元系大集》研究成果,被国家科委评为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

他走的不甘、走的憋屈,他解开了世界性数学难题,但却留下了一道更难的现实问题给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寇克曼系列”的悲剧?为什么会有英才早逝的遗憾?

而今,那个时代早已成为历史,他的名字仍旧被很多人所遗忘!世人皆知陈景润的“哥德巴赫猜想”,但如今又有多少人知道,他曾为祖国作出的巨大贡献与牺牲?!这样的默默英才,我们怎能忘记?

陆家羲的研究,究竟有什么价值、地位如何,在数学界自有判断,我们不做过多的评价。但是,价值绝不和经济效益划等号。哪怕陆家羲没有作出直接贡献、没有产生具体价值,单单只是挑战了人类智慧的极限,难道还不值得敬佩、不值得保护吗?

在陆家羲的故事中,我们看到了民族自信的缺乏,我们不仅需要提升对五千年灿烂中华文明的自信,更需要对现在和未来的科学自信。会念经的不是外来和尚,也许就在山后的破庙里。最大的珍珠不在深海,也许就在河边的滩涂中。我们中国历来不缺乏人才和天才,缺乏的是发现人才和天才的眼睛,以及培养、扶持、保护他们的机制。

假设,没有国际期刊的公开发表,没有国外学者的主动提及,或许陆家羲这个土生土长的天才将会一直贫病交加,终其一生都被埋没。如何避免这种“墙内开花墙外香,错把朱砂当红土”的悲剧再次发生,才是我们最应该思考的。

他的逝去鞭策激励着后辈的努力。他走了,但他的精神永不散。

千年中华,雄姿沃土;
逝者一问,纵今穿古。

2020年,正值陆家羲逝世37周年的祭日,让我们向这位伟大的科学家致以崇高的敬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人才一直以来都是华为不断发展的动力源泉。任总专门针对研发应届生招聘发表讲话,一方面凸显对于人才的重视,另一方面也探讨了究竟该如何通过面试寻找和发现特色人才。



 | 任正非

OR--商业新媒体 】编者按:本文系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于10月27日在华为研发应届生招聘座谈会上的讲话内容,摘自“华为心声社区”,略有改动。众所周知,人才一直以来都是华为不断发展的动力源泉。任总专门针对研发应届生招聘发表讲话,一方面凸显对于人才的重视,另一方面也探讨了究竟该如何通过面试寻找和发现特色人才。尤为值得一提的是,任总在讲话最后特别推荐人力资源部全员学习一篇网帖。在此,我们将任总讲话与这篇网帖一并整理刊发,在思考任总人才思想的同时,共同探究到底数学天才陆家義的坎坷经历对于组织的人才管理有着怎样的启发借鉴。


人才:公司血管里青春澎湃的血

2021-2022年是求生存、谋发展战略攻关最艰难的两年,在公司聚焦的业务领域,作战需强大的队伍,要有足够水平的兵力才能集中优势兵力打赢“歼灭战”。要敢于吸收国内、外人才,不拘一格降人才。

我们有足够的钱,足够大的空间,容纳天下英才,发挥他们的创造才华。

无论是求生存,还是谋发展,人才最关键。

2021-2022年是我们重要的战略攻关年,战略重心要压到前端,不仅保持正常的研发预算,还会额外增加数十亿美元的攻关经费投入。从战略格局来看,我们要有一股“新流”进来,让我们血管流着青春澎湃的血。明年的应届生招聘人数至少扩大到8000人,但进来的一定是优秀的人。

第一,人力资源部要与战略部门讨论未来人才需求和人才布局,提高人才布局与队伍结构管理的战略性,这只是一部分,不是最重要的部分。各部门没有这么大的战略洞察能力,不要花大量时间去调研部门的需求。

在公司聚焦的领域上,只要看到国内、国外有合适的人才,先吸引进来,不受编制的限制。所以,最重要的是抓好面试。招进来的人做出重要成绩,表彰时应包括“伯乐”一起表彰嘉奖。

第二,重视人才的来源途经,多与业界大拿、优秀学校校长、世界大赛主席等沟通交流,扩大优秀人才的挖掘来源。这要作为重点的重点去抓。

将当前分散自循环的对外技术交流、对外技术合作、联合实验室,与人才招聘获得等环节联动起来,谁发现优秀人才就推荐,让优秀人才更早地进入我们的作战序列,让技术合作与人才合作循环起来。

创新人才招聘考核模式。在合作中已经有突出贡献的,不必再经过面试环节。面试是发现被面试人的优点,沿着他的优点去深入了解他。让被面试人能用二十分钟说自己,就是把自己的水平像论文一样阐述一遍,然后针对他的优点提问,切忌跑偏来考察他、吓唬他。

第三,关注海外博士和软件人才的引进,善于发现有洞察能力的年轻人。国外软件的教学方法与国内不一样,我们需要从架构上优化我们的软件工程。我们所做的工作已经接近前沿,领袖就是要具有洞察力。

抓住当前时机,做好留学生入职,外籍学生可以加入国内或海外研究所,特别要关注东欧籍学生群体在全球的成长与挖掘。可以引外籍博士来中国做博士后。外国学生包括了世界各人种、各国各民族。

第四,有些在国外没有技术突破,也不是顶尖的人,但对所属领域有着很深的理解力,对我们来说,也是我们需要的人才,可以拿着“手术刀”来参加我们“杀猪”的战斗。

面试:解放思想,以牛人吸引牛人

如何识别出真正的人才,面试至关重要。我们要重视面试官的选拔和面试过程,通过三年时间把面试达到先进水平。

人才是最关键的,面试是最重要的,你们要在文件中强调,在去年的基础上如何改善面试水平。大家要解放思想,不要用教条的标准来约束面试。希望通过三年时间,将我们的面试达到一个先进水平,去年已做了一点,今年应该比去年做得更好。

第一,我们要选拔有开放思维和战略洞察能力的人做面试官,不拘于他的出身和当前职务。

面试官要在识别人才上有建树,如果面试官看不清谁是苗子,如何能识别优秀人才呢?

面试官的选择,不要把年度、半年度的绩效看得太重要,综合考虑技术能力和人才识别能力。牛人才能识别、吸引牛人。今年比去年可以再提高面试官的标准及比例。

面试官也要有责任心和积极性,面试官的面试成绩作为他绩效考核的一部分,也作为晋升或专委会任职的一个资历支撑。

第二,面试不要简单地搞部门所有制,如果这个面试官有能力,就多面试几个应聘者,即使应聘者不适合这个面试官的部门,可以列入公共需求里。面试不一定全由我们公司的专家,也可以付费让社会专家帮我们面试。

第三,培训部要加大机考平台建设,各个业务要提升考题水平,人力资源充分利用工具进行第一轮初选。没有通过第一轮初选的个别人员,想面谈,也是可以的。

人力资源部全员要学习《一个被我们“嫌弃”了23年的数学天才,累死才知道他的价值》这篇帖子,陆家羲这样的人才有很多,我们要思考如何能在我们公司产生这样的人。有些人才有能力的潜伏期,可能短时间发挥不出作用来,我们要去观察他是不是有能力。

最典型的是艾森豪威尔,他在西点军校的考试成绩不好,是在一场战争中有建功才没有被淘汰,后面25年只升到上校;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他用了4年时间就升到五星上将。(任总讲话内容到此结束)

附:一个被“嫌弃”了23年的数学天才,累死才知道他的价值

他静静地走了,死前没有留下任何话,他是被活活冻死、累死的......临终前,这个中学教师留下一道难题,让整个中国都沉默了。

他,就是陆家羲。

1935年6月10日,他出生在上海一个贫苦家庭,从小成绩优异,尤其对数学情有独钟。

1951年,16岁的陆家羲告别家人,只身来到沈阳,考入东北电器工业管理局办的统计训练班。半年后,以第一名的成绩分配到哈尔滨电机厂工作。

在厂子里,陆家羲一干就是5年多,他利用业余时间,顽强地自学了高中的全部课程。1957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得到一本《数学方法趣引》,立刻被那些妙趣横生的世界级数学难题深深吸引了,一连好几天都如痴如醉。

当年的陆家羲只有22岁,他只是单纯地对这些难题感兴趣,却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本薄薄的小册子竟然会改变他的一生,为他带来遗憾、光荣和死亡。

书中的“科克曼女生问题”早在1850年就被提出,100多年来悬而未决。陆家羲的心中萌生一个念头:我要攻克这个世界难题!

只有初中文凭、高中课程全靠自学的中国青年,有如此的志向令人佩服,但搞研究不能只凭热情和决心,知识的匮乏使陆家羲想要继续读书。

1957年秋天,他放弃工作,考入了吉林师范大学物理系(现为东北师范大学),靠微薄的助学金开始了艰苦的大学生活。

他曾对人讲过,自己真正热爱的是物理,愿意在此领域里作出更加直接的贡献。但是,搞物理研究需要实验,需要很多物质条件,这些陆家羲不具备,在当时的条件下,他只好先在数学上发力。

一支笔,几张纸,一个夜深人静时在宿舍楼道口借灯光的孤独身影。这就是挑战世界难题的全部条件。整整四年,陆家羲没有一天停止过思考,毕业时,他已经基本破解了“科克曼女生问题”。

这实在是令人惊叹的天才大脑!但谁能料到,他即将会遭遇那么多的不幸……

1961年,他把论文《寇克曼系列和斯坦纳系列制作方法》寄给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一年过去了,对方回信“可以投稿”没有肯定,没有建议,就这样将他的成果搁置一边。他苦笑,只继续埋头完善论文。

1963年,他再次把修改过的论文,又投寄给《中国数学通报》。又是一年的等待,而回信只有草率的一句:建议改投其他刊物。

1965年冬,他把“寇克曼系列”推广到四元组,投给《数学学报》。又等了一年,退稿信写着:没价值!三次投稿,三次被退,他耗费多年心血的研究成果,一次次被忽视、一次次被搁浅。他没等来世界数学的宝座,却等来了一场10年浩劫。

期间,1966年-1976年,在极左思潮日益弥漫的时候,陆家羲被当成“疯子”,扣上了一顶走“白专道路”的帽子,送到干校进行劳动改造。这给他的精神造成了很大伤害,也使他中断了一切思考。

十年动乱,中国科学几乎停滞了,但世界并不会因此停下脚步。1971年,意大利两名数学家向全世界庄严宣布: “寇克曼系列”解决了!这枚世界数学金牌从此永远属于了意大利!意大利人将永远引以为傲!而此时的他,却浑然不知,还在傻傻等着有一天国家能把它公开。

直到1979年,当他看到了从北京借来的《组合论》杂志,他 “啊!”的一声大叫,随即泪流满面,《组合论》杂志白纸黑字的写着:寇克曼问题在国外已于1971年被破解了。破解者是意大利的数学家!

他崩溃发狂,嚎啕大哭,

这样的结果,他怎能接受?!

要知道,从1961年起,

他就已经得到了“寇克曼系列”的成果!

意大利数学家的证明比他的证明晚10年!

但却比他的论文先问世8年!

18年里,他一次次投稿,却一次次被拒,他的青春年华在等待中失去。祖国学术最好的前进岁月在时间上流失。中国问鼎世界数学巅峰的绝佳机会!就这样错过了。

18年的心血苦熬,他与“寇克曼系列”永别了!但他并没有因此一蹶不振,而是很快抬起头,望向数学王国的另一座高峰——“斯坦纳系列”。那是与陈景润“歌德巴赫猜想”,齐名的另一大世界级数学难题!他恳请校方给他多一点时间研究,但却被拒绝了!

长期高强度的脑力劳动和熬夜,使他患上神经性牙痛病,他心一横,索性拔牙。不到一年时间,满口的牙竟然都被他给拔光了……双腮塌陷,瘦的几乎脱相,妻子看他这样忍不住偷偷落泪。

终于,1980年,他完成了“斯坦纳系列”论文。他再次登上了世界数学的巅峰!他激动的目光炯炯,可神情依然肃穆。之前的经验告诉他:能发表,也许比解出这道难题更难!

稿件寄到北京,又是石沉大海!他始终活在权威部门视线的死角里,泱泱中华竟看不到这个数学王者!

论文被苏州大学的朱烈教授看到,他有一双发现天才的慧眼。朱教授找到陆家羲,建议他把论文直接寄给世界权威期刊《组合论》。

1982年5月,陆家羲收到了正式出版通知与版权签约书。1983年3月,陆家羲的前3篇论文正式发表;4月,后3篇论文一并发表。至此,独自闪耀了130多年的“斯坦纳系列”明珠,被中国的陆家羲最先摘取了!

马上,他把相关6篇论文相继寄往美国,仅仅一个月,他就收到了全部回信。一个月啊!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的学术论文经过中国、美国、加拿大,又从美国返回中国,五段跨国旅程,仅仅用了一个月。相比之前每封信都要等一年的时间,这简直就像是奇迹!

多伦多大学门德尔松教授在信中写:“这是世界上20 多年来,组合设计方面最重大的成果之一。”捧着这篇信纸,他闭上眼睛紧抿着嘴唇,泪水无声的簌簌而下。

1982年5月,他做了一个重要决定:接受哥伦比亚大学的版权签约书,不收取任何报酬。消息传出,各种声音纷至沓来,有人劝他:何不等等?还有机会取得报酬。有人酸溜溜的讽刺:让外国人发表,就是不爱国。但这些声音他统统不在意:决不能让“寇克曼系列”的悲剧重演。

之后的1983年1月,《组合论》杂志给与他的论文极高评价;3月,他的三篇论文出版,撼动了世界组合学领域;4月,《组合论》杂志发表系列论文,他的名字彻底响彻了西方数学界......但讽刺的是,国内竟还对他一无所知!

中国有关单位向加拿大门德尔松教授,和滑铁卢大学郝迪教授发出邀请,请他们到中国讲学,他们却感到十分吃惊。门德尔松惊讶地问道:“请我去讲组合数学?可你们中国不是有陆家羲博士吗?”外国人的话好像特别有分量,主办方马上邀请他参加学术会议。他奋斗半生未能摸进中国科研大门,如今竟被门德尔松这一句话,实现了。

终于,他被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同胞看见了。可中国的彗星,为什么偏要等外国人推荐后才被重视呢?!

但即使他已名扬世界,包头九中和教育局领导却不知道。就连参加学术会议的400元路费都是他妻子筹借的。

7月25日,中国首届组合数学学术讨论会在大连开幕。加拿大门德尔松先生向他提出邀请,请他到多伦多大学工作。他婉言谢绝了,说:“我国组合学还不发达,我要留在祖国。”门德尔松笑了,钦佩的望着他,还把多伦多大学的校徽赠给了他。

会议中,他以特邀代表的身份走上讲台,用中文向全世界数学界宣布:我已经证明了“斯坦纳系列”! 顿时,全场沸腾了!

会后,无数惜才的手伸向他:中国应用数学研究所副所长,推荐他到合肥讲学;华南师院、华中师大、兰州大学、大连工学院、哈工大、黑龙江大学邀请他到本校任教;内蒙古大学陈子歧副教授连拉带劝:“还是留在内蒙大学的好!”这颗金子,终于被人发现了,但并非所有人都发现了......

9 月,包头市九中校长,收到了来自多伦多大学的一封信。斯特兰格威校长和门德尔松教授,诚恳的邀请他去加拿大讲学,这两个外国学者,爱惜人才就像爱惜钻石,不论国界。但九中校长却对此不屑一顾“又不会提高升学率!去什么去?”

1983年,是他几乎被累垮的一年。数学研究、论文发表,教课任务……

他忙着整理讲学稿,忙着思考“斯坦纳系列”完稿论文。连鞋子露出了脚趾头,他都不舍得再去买一双。他明白,时间和金钱他都浪费不起!

武汉会议结束后,他强撑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家,把衣兜里舍不得吃的桔子,拿出来分给女儿们,便一头栽倒在床,累的再也起不来。妻子帮他盖好被子,他虚弱的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就闭上了眼睛。而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个微笑竟是他最后的告别!

1983年10月31日凌晨一点,他永远的离开了。那一年,他才刚刚48岁。他走的太早、太寒碜,躺在土坑上,依然穿着那双露着脚趾头的鞋。一句遗言都没有留,只留下了15箱书和400多元外债,再就是抽屉里尚未完成的,“斯坦纳系列”最后一篇论文。

在他去世当天,妻子收到中国科学院寄来的45元钱。其中28元是从大连到合肥的路费;9元是他买的一部数学新作报销款;剩下的8元,是他为人代审稿件的酬劳。他一生中唯一从出版部门换来的报酬,就是这8元!

他死了,死的一贫如洗,死的不声不响。包头市新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同志来了;中国数学学会内蒙古分会主席来了;内蒙古师范大学数学系主任来了;好友和学生们恸哭着走向他……

斯特兰格威校长发来唁电:“门德尔松教授和我对此非常沉痛,这对世界数学无疑将是极大的损失……”12月,《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汇报》、《内蒙古日报》,同时刊登了他的讣闻。《人民日报》报道的标题是:“拚博20 多年,耗尽毕生心血,中学教师陆家羲攻克世界难题斯坦纳系列。”

1984年9月,中国组合数学学会组织了“陆家羲学术工作评审委员会”,对他一生的研究成果给予了高度评价。

1984年底,曾“拒绝”过陆家羲的《数学学报》,终于全文刊发了他于23年前投出的,那篇关于“科克曼女生问题”的论文。

1987年,陆家羲的《不相交的斯坦纳三元系大集》研究成果,被国家科委评为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

他走的不甘、走的憋屈,他解开了世界性数学难题,但却留下了一道更难的现实问题给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寇克曼系列”的悲剧?为什么会有英才早逝的遗憾?

而今,那个时代早已成为历史,他的名字仍旧被很多人所遗忘!世人皆知陈景润的“哥德巴赫猜想”,但如今又有多少人知道,他曾为祖国作出的巨大贡献与牺牲?!这样的默默英才,我们怎能忘记?

陆家羲的研究,究竟有什么价值、地位如何,在数学界自有判断,我们不做过多的评价。但是,价值绝不和经济效益划等号。哪怕陆家羲没有作出直接贡献、没有产生具体价值,单单只是挑战了人类智慧的极限,难道还不值得敬佩、不值得保护吗?

在陆家羲的故事中,我们看到了民族自信的缺乏,我们不仅需要提升对五千年灿烂中华文明的自信,更需要对现在和未来的科学自信。会念经的不是外来和尚,也许就在山后的破庙里。最大的珍珠不在深海,也许就在河边的滩涂中。我们中国历来不缺乏人才和天才,缺乏的是发现人才和天才的眼睛,以及培养、扶持、保护他们的机制。

假设,没有国际期刊的公开发表,没有国外学者的主动提及,或许陆家羲这个土生土长的天才将会一直贫病交加,终其一生都被埋没。如何避免这种“墙内开花墙外香,错把朱砂当红土”的悲剧再次发生,才是我们最应该思考的。

他的逝去鞭策激励着后辈的努力。他走了,但他的精神永不散。

千年中华,雄姿沃土;
逝者一问,纵今穿古。

2020年,正值陆家羲逝世37周年的祭日,让我们向这位伟大的科学家致以崇高的敬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人才一直以来都是华为不断发展的动力源泉。任总专门针对研发应届生招聘发表讲话,一方面凸显对于人才的重视,另一方面也探讨了究竟该如何通过面试寻找和发现特色人才。



 | 任正非

OR--商业新媒体 】编者按:本文系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于10月27日在华为研发应届生招聘座谈会上的讲话内容,摘自“华为心声社区”,略有改动。众所周知,人才一直以来都是华为不断发展的动力源泉。任总专门针对研发应届生招聘发表讲话,一方面凸显对于人才的重视,另一方面也探讨了究竟该如何通过面试寻找和发现特色人才。尤为值得一提的是,任总在讲话最后特别推荐人力资源部全员学习一篇网帖。在此,我们将任总讲话与这篇网帖一并整理刊发,在思考任总人才思想的同时,共同探究到底数学天才陆家義的坎坷经历对于组织的人才管理有着怎样的启发借鉴。


人才:公司血管里青春澎湃的血

2021-2022年是求生存、谋发展战略攻关最艰难的两年,在公司聚焦的业务领域,作战需强大的队伍,要有足够水平的兵力才能集中优势兵力打赢“歼灭战”。要敢于吸收国内、外人才,不拘一格降人才。

我们有足够的钱,足够大的空间,容纳天下英才,发挥他们的创造才华。

无论是求生存,还是谋发展,人才最关键。

2021-2022年是我们重要的战略攻关年,战略重心要压到前端,不仅保持正常的研发预算,还会额外增加数十亿美元的攻关经费投入。从战略格局来看,我们要有一股“新流”进来,让我们血管流着青春澎湃的血。明年的应届生招聘人数至少扩大到8000人,但进来的一定是优秀的人。

第一,人力资源部要与战略部门讨论未来人才需求和人才布局,提高人才布局与队伍结构管理的战略性,这只是一部分,不是最重要的部分。各部门没有这么大的战略洞察能力,不要花大量时间去调研部门的需求。

在公司聚焦的领域上,只要看到国内、国外有合适的人才,先吸引进来,不受编制的限制。所以,最重要的是抓好面试。招进来的人做出重要成绩,表彰时应包括“伯乐”一起表彰嘉奖。

第二,重视人才的来源途经,多与业界大拿、优秀学校校长、世界大赛主席等沟通交流,扩大优秀人才的挖掘来源。这要作为重点的重点去抓。

将当前分散自循环的对外技术交流、对外技术合作、联合实验室,与人才招聘获得等环节联动起来,谁发现优秀人才就推荐,让优秀人才更早地进入我们的作战序列,让技术合作与人才合作循环起来。

创新人才招聘考核模式。在合作中已经有突出贡献的,不必再经过面试环节。面试是发现被面试人的优点,沿着他的优点去深入了解他。让被面试人能用二十分钟说自己,就是把自己的水平像论文一样阐述一遍,然后针对他的优点提问,切忌跑偏来考察他、吓唬他。

第三,关注海外博士和软件人才的引进,善于发现有洞察能力的年轻人。国外软件的教学方法与国内不一样,我们需要从架构上优化我们的软件工程。我们所做的工作已经接近前沿,领袖就是要具有洞察力。

抓住当前时机,做好留学生入职,外籍学生可以加入国内或海外研究所,特别要关注东欧籍学生群体在全球的成长与挖掘。可以引外籍博士来中国做博士后。外国学生包括了世界各人种、各国各民族。

第四,有些在国外没有技术突破,也不是顶尖的人,但对所属领域有着很深的理解力,对我们来说,也是我们需要的人才,可以拿着“手术刀”来参加我们“杀猪”的战斗。

面试:解放思想,以牛人吸引牛人

如何识别出真正的人才,面试至关重要。我们要重视面试官的选拔和面试过程,通过三年时间把面试达到先进水平。

人才是最关键的,面试是最重要的,你们要在文件中强调,在去年的基础上如何改善面试水平。大家要解放思想,不要用教条的标准来约束面试。希望通过三年时间,将我们的面试达到一个先进水平,去年已做了一点,今年应该比去年做得更好。

第一,我们要选拔有开放思维和战略洞察能力的人做面试官,不拘于他的出身和当前职务。

面试官要在识别人才上有建树,如果面试官看不清谁是苗子,如何能识别优秀人才呢?

面试官的选择,不要把年度、半年度的绩效看得太重要,综合考虑技术能力和人才识别能力。牛人才能识别、吸引牛人。今年比去年可以再提高面试官的标准及比例。

面试官也要有责任心和积极性,面试官的面试成绩作为他绩效考核的一部分,也作为晋升或专委会任职的一个资历支撑。

第二,面试不要简单地搞部门所有制,如果这个面试官有能力,就多面试几个应聘者,即使应聘者不适合这个面试官的部门,可以列入公共需求里。面试不一定全由我们公司的专家,也可以付费让社会专家帮我们面试。

第三,培训部要加大机考平台建设,各个业务要提升考题水平,人力资源充分利用工具进行第一轮初选。没有通过第一轮初选的个别人员,想面谈,也是可以的。

人力资源部全员要学习《一个被我们“嫌弃”了23年的数学天才,累死才知道他的价值》这篇帖子,陆家羲这样的人才有很多,我们要思考如何能在我们公司产生这样的人。有些人才有能力的潜伏期,可能短时间发挥不出作用来,我们要去观察他是不是有能力。

最典型的是艾森豪威尔,他在西点军校的考试成绩不好,是在一场战争中有建功才没有被淘汰,后面25年只升到上校;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他用了4年时间就升到五星上将。(任总讲话内容到此结束)

附:一个被“嫌弃”了23年的数学天才,累死才知道他的价值

他静静地走了,死前没有留下任何话,他是被活活冻死、累死的......临终前,这个中学教师留下一道难题,让整个中国都沉默了。

他,就是陆家羲。

1935年6月10日,他出生在上海一个贫苦家庭,从小成绩优异,尤其对数学情有独钟。

1951年,16岁的陆家羲告别家人,只身来到沈阳,考入东北电器工业管理局办的统计训练班。半年后,以第一名的成绩分配到哈尔滨电机厂工作。

在厂子里,陆家羲一干就是5年多,他利用业余时间,顽强地自学了高中的全部课程。1957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得到一本《数学方法趣引》,立刻被那些妙趣横生的世界级数学难题深深吸引了,一连好几天都如痴如醉。

当年的陆家羲只有22岁,他只是单纯地对这些难题感兴趣,却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本薄薄的小册子竟然会改变他的一生,为他带来遗憾、光荣和死亡。

书中的“科克曼女生问题”早在1850年就被提出,100多年来悬而未决。陆家羲的心中萌生一个念头:我要攻克这个世界难题!

只有初中文凭、高中课程全靠自学的中国青年,有如此的志向令人佩服,但搞研究不能只凭热情和决心,知识的匮乏使陆家羲想要继续读书。

1957年秋天,他放弃工作,考入了吉林师范大学物理系(现为东北师范大学),靠微薄的助学金开始了艰苦的大学生活。

他曾对人讲过,自己真正热爱的是物理,愿意在此领域里作出更加直接的贡献。但是,搞物理研究需要实验,需要很多物质条件,这些陆家羲不具备,在当时的条件下,他只好先在数学上发力。

一支笔,几张纸,一个夜深人静时在宿舍楼道口借灯光的孤独身影。这就是挑战世界难题的全部条件。整整四年,陆家羲没有一天停止过思考,毕业时,他已经基本破解了“科克曼女生问题”。

这实在是令人惊叹的天才大脑!但谁能料到,他即将会遭遇那么多的不幸……

1961年,他把论文《寇克曼系列和斯坦纳系列制作方法》寄给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一年过去了,对方回信“可以投稿”没有肯定,没有建议,就这样将他的成果搁置一边。他苦笑,只继续埋头完善论文。

1963年,他再次把修改过的论文,又投寄给《中国数学通报》。又是一年的等待,而回信只有草率的一句:建议改投其他刊物。

1965年冬,他把“寇克曼系列”推广到四元组,投给《数学学报》。又等了一年,退稿信写着:没价值!三次投稿,三次被退,他耗费多年心血的研究成果,一次次被忽视、一次次被搁浅。他没等来世界数学的宝座,却等来了一场10年浩劫。

期间,1966年-1976年,在极左思潮日益弥漫的时候,陆家羲被当成“疯子”,扣上了一顶走“白专道路”的帽子,送到干校进行劳动改造。这给他的精神造成了很大伤害,也使他中断了一切思考。

十年动乱,中国科学几乎停滞了,但世界并不会因此停下脚步。1971年,意大利两名数学家向全世界庄严宣布: “寇克曼系列”解决了!这枚世界数学金牌从此永远属于了意大利!意大利人将永远引以为傲!而此时的他,却浑然不知,还在傻傻等着有一天国家能把它公开。

直到1979年,当他看到了从北京借来的《组合论》杂志,他 “啊!”的一声大叫,随即泪流满面,《组合论》杂志白纸黑字的写着:寇克曼问题在国外已于1971年被破解了。破解者是意大利的数学家!

他崩溃发狂,嚎啕大哭,

这样的结果,他怎能接受?!

要知道,从1961年起,

他就已经得到了“寇克曼系列”的成果!

意大利数学家的证明比他的证明晚10年!

但却比他的论文先问世8年!

18年里,他一次次投稿,却一次次被拒,他的青春年华在等待中失去。祖国学术最好的前进岁月在时间上流失。中国问鼎世界数学巅峰的绝佳机会!就这样错过了。

18年的心血苦熬,他与“寇克曼系列”永别了!但他并没有因此一蹶不振,而是很快抬起头,望向数学王国的另一座高峰——“斯坦纳系列”。那是与陈景润“歌德巴赫猜想”,齐名的另一大世界级数学难题!他恳请校方给他多一点时间研究,但却被拒绝了!

长期高强度的脑力劳动和熬夜,使他患上神经性牙痛病,他心一横,索性拔牙。不到一年时间,满口的牙竟然都被他给拔光了……双腮塌陷,瘦的几乎脱相,妻子看他这样忍不住偷偷落泪。

终于,1980年,他完成了“斯坦纳系列”论文。他再次登上了世界数学的巅峰!他激动的目光炯炯,可神情依然肃穆。之前的经验告诉他:能发表,也许比解出这道难题更难!

稿件寄到北京,又是石沉大海!他始终活在权威部门视线的死角里,泱泱中华竟看不到这个数学王者!

论文被苏州大学的朱烈教授看到,他有一双发现天才的慧眼。朱教授找到陆家羲,建议他把论文直接寄给世界权威期刊《组合论》。

1982年5月,陆家羲收到了正式出版通知与版权签约书。1983年3月,陆家羲的前3篇论文正式发表;4月,后3篇论文一并发表。至此,独自闪耀了130多年的“斯坦纳系列”明珠,被中国的陆家羲最先摘取了!

马上,他把相关6篇论文相继寄往美国,仅仅一个月,他就收到了全部回信。一个月啊!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的学术论文经过中国、美国、加拿大,又从美国返回中国,五段跨国旅程,仅仅用了一个月。相比之前每封信都要等一年的时间,这简直就像是奇迹!

多伦多大学门德尔松教授在信中写:“这是世界上20 多年来,组合设计方面最重大的成果之一。”捧着这篇信纸,他闭上眼睛紧抿着嘴唇,泪水无声的簌簌而下。

1982年5月,他做了一个重要决定:接受哥伦比亚大学的版权签约书,不收取任何报酬。消息传出,各种声音纷至沓来,有人劝他:何不等等?还有机会取得报酬。有人酸溜溜的讽刺:让外国人发表,就是不爱国。但这些声音他统统不在意:决不能让“寇克曼系列”的悲剧重演。

之后的1983年1月,《组合论》杂志给与他的论文极高评价;3月,他的三篇论文出版,撼动了世界组合学领域;4月,《组合论》杂志发表系列论文,他的名字彻底响彻了西方数学界......但讽刺的是,国内竟还对他一无所知!

中国有关单位向加拿大门德尔松教授,和滑铁卢大学郝迪教授发出邀请,请他们到中国讲学,他们却感到十分吃惊。门德尔松惊讶地问道:“请我去讲组合数学?可你们中国不是有陆家羲博士吗?”外国人的话好像特别有分量,主办方马上邀请他参加学术会议。他奋斗半生未能摸进中国科研大门,如今竟被门德尔松这一句话,实现了。

终于,他被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同胞看见了。可中国的彗星,为什么偏要等外国人推荐后才被重视呢?!

但即使他已名扬世界,包头九中和教育局领导却不知道。就连参加学术会议的400元路费都是他妻子筹借的。

7月25日,中国首届组合数学学术讨论会在大连开幕。加拿大门德尔松先生向他提出邀请,请他到多伦多大学工作。他婉言谢绝了,说:“我国组合学还不发达,我要留在祖国。”门德尔松笑了,钦佩的望着他,还把多伦多大学的校徽赠给了他。

会议中,他以特邀代表的身份走上讲台,用中文向全世界数学界宣布:我已经证明了“斯坦纳系列”! 顿时,全场沸腾了!

会后,无数惜才的手伸向他:中国应用数学研究所副所长,推荐他到合肥讲学;华南师院、华中师大、兰州大学、大连工学院、哈工大、黑龙江大学邀请他到本校任教;内蒙古大学陈子歧副教授连拉带劝:“还是留在内蒙大学的好!”这颗金子,终于被人发现了,但并非所有人都发现了......

9 月,包头市九中校长,收到了来自多伦多大学的一封信。斯特兰格威校长和门德尔松教授,诚恳的邀请他去加拿大讲学,这两个外国学者,爱惜人才就像爱惜钻石,不论国界。但九中校长却对此不屑一顾“又不会提高升学率!去什么去?”

1983年,是他几乎被累垮的一年。数学研究、论文发表,教课任务……

他忙着整理讲学稿,忙着思考“斯坦纳系列”完稿论文。连鞋子露出了脚趾头,他都不舍得再去买一双。他明白,时间和金钱他都浪费不起!

武汉会议结束后,他强撑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家,把衣兜里舍不得吃的桔子,拿出来分给女儿们,便一头栽倒在床,累的再也起不来。妻子帮他盖好被子,他虚弱的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就闭上了眼睛。而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个微笑竟是他最后的告别!

1983年10月31日凌晨一点,他永远的离开了。那一年,他才刚刚48岁。他走的太早、太寒碜,躺在土坑上,依然穿着那双露着脚趾头的鞋。一句遗言都没有留,只留下了15箱书和400多元外债,再就是抽屉里尚未完成的,“斯坦纳系列”最后一篇论文。

在他去世当天,妻子收到中国科学院寄来的45元钱。其中28元是从大连到合肥的路费;9元是他买的一部数学新作报销款;剩下的8元,是他为人代审稿件的酬劳。他一生中唯一从出版部门换来的报酬,就是这8元!

他死了,死的一贫如洗,死的不声不响。包头市新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同志来了;中国数学学会内蒙古分会主席来了;内蒙古师范大学数学系主任来了;好友和学生们恸哭着走向他……

斯特兰格威校长发来唁电:“门德尔松教授和我对此非常沉痛,这对世界数学无疑将是极大的损失……”12月,《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汇报》、《内蒙古日报》,同时刊登了他的讣闻。《人民日报》报道的标题是:“拚博20 多年,耗尽毕生心血,中学教师陆家羲攻克世界难题斯坦纳系列。”

1984年9月,中国组合数学学会组织了“陆家羲学术工作评审委员会”,对他一生的研究成果给予了高度评价。

1984年底,曾“拒绝”过陆家羲的《数学学报》,终于全文刊发了他于23年前投出的,那篇关于“科克曼女生问题”的论文。

1987年,陆家羲的《不相交的斯坦纳三元系大集》研究成果,被国家科委评为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

他走的不甘、走的憋屈,他解开了世界性数学难题,但却留下了一道更难的现实问题给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寇克曼系列”的悲剧?为什么会有英才早逝的遗憾?

而今,那个时代早已成为历史,他的名字仍旧被很多人所遗忘!世人皆知陈景润的“哥德巴赫猜想”,但如今又有多少人知道,他曾为祖国作出的巨大贡献与牺牲?!这样的默默英才,我们怎能忘记?

陆家羲的研究,究竟有什么价值、地位如何,在数学界自有判断,我们不做过多的评价。但是,价值绝不和经济效益划等号。哪怕陆家羲没有作出直接贡献、没有产生具体价值,单单只是挑战了人类智慧的极限,难道还不值得敬佩、不值得保护吗?

在陆家羲的故事中,我们看到了民族自信的缺乏,我们不仅需要提升对五千年灿烂中华文明的自信,更需要对现在和未来的科学自信。会念经的不是外来和尚,也许就在山后的破庙里。最大的珍珠不在深海,也许就在河边的滩涂中。我们中国历来不缺乏人才和天才,缺乏的是发现人才和天才的眼睛,以及培养、扶持、保护他们的机制。

假设,没有国际期刊的公开发表,没有国外学者的主动提及,或许陆家羲这个土生土长的天才将会一直贫病交加,终其一生都被埋没。如何避免这种“墙内开花墙外香,错把朱砂当红土”的悲剧再次发生,才是我们最应该思考的。

他的逝去鞭策激励着后辈的努力。他走了,但他的精神永不散。

千年中华,雄姿沃土;
逝者一问,纵今穿古。

2020年,正值陆家羲逝世37周年的祭日,让我们向这位伟大的科学家致以崇高的敬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任正非:人才很关键,面试最重要

发布日期:2020-11-10 05:37
人才一直以来都是华为不断发展的动力源泉。任总专门针对研发应届生招聘发表讲话,一方面凸显对于人才的重视,另一方面也探讨了究竟该如何通过面试寻找和发现特色人才。



 | 任正非

OR--商业新媒体 】编者按:本文系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于10月27日在华为研发应届生招聘座谈会上的讲话内容,摘自“华为心声社区”,略有改动。众所周知,人才一直以来都是华为不断发展的动力源泉。任总专门针对研发应届生招聘发表讲话,一方面凸显对于人才的重视,另一方面也探讨了究竟该如何通过面试寻找和发现特色人才。尤为值得一提的是,任总在讲话最后特别推荐人力资源部全员学习一篇网帖。在此,我们将任总讲话与这篇网帖一并整理刊发,在思考任总人才思想的同时,共同探究到底数学天才陆家義的坎坷经历对于组织的人才管理有着怎样的启发借鉴。


人才:公司血管里青春澎湃的血

2021-2022年是求生存、谋发展战略攻关最艰难的两年,在公司聚焦的业务领域,作战需强大的队伍,要有足够水平的兵力才能集中优势兵力打赢“歼灭战”。要敢于吸收国内、外人才,不拘一格降人才。

我们有足够的钱,足够大的空间,容纳天下英才,发挥他们的创造才华。

无论是求生存,还是谋发展,人才最关键。

2021-2022年是我们重要的战略攻关年,战略重心要压到前端,不仅保持正常的研发预算,还会额外增加数十亿美元的攻关经费投入。从战略格局来看,我们要有一股“新流”进来,让我们血管流着青春澎湃的血。明年的应届生招聘人数至少扩大到8000人,但进来的一定是优秀的人。

第一,人力资源部要与战略部门讨论未来人才需求和人才布局,提高人才布局与队伍结构管理的战略性,这只是一部分,不是最重要的部分。各部门没有这么大的战略洞察能力,不要花大量时间去调研部门的需求。

在公司聚焦的领域上,只要看到国内、国外有合适的人才,先吸引进来,不受编制的限制。所以,最重要的是抓好面试。招进来的人做出重要成绩,表彰时应包括“伯乐”一起表彰嘉奖。

第二,重视人才的来源途经,多与业界大拿、优秀学校校长、世界大赛主席等沟通交流,扩大优秀人才的挖掘来源。这要作为重点的重点去抓。

将当前分散自循环的对外技术交流、对外技术合作、联合实验室,与人才招聘获得等环节联动起来,谁发现优秀人才就推荐,让优秀人才更早地进入我们的作战序列,让技术合作与人才合作循环起来。

创新人才招聘考核模式。在合作中已经有突出贡献的,不必再经过面试环节。面试是发现被面试人的优点,沿着他的优点去深入了解他。让被面试人能用二十分钟说自己,就是把自己的水平像论文一样阐述一遍,然后针对他的优点提问,切忌跑偏来考察他、吓唬他。

第三,关注海外博士和软件人才的引进,善于发现有洞察能力的年轻人。国外软件的教学方法与国内不一样,我们需要从架构上优化我们的软件工程。我们所做的工作已经接近前沿,领袖就是要具有洞察力。

抓住当前时机,做好留学生入职,外籍学生可以加入国内或海外研究所,特别要关注东欧籍学生群体在全球的成长与挖掘。可以引外籍博士来中国做博士后。外国学生包括了世界各人种、各国各民族。

第四,有些在国外没有技术突破,也不是顶尖的人,但对所属领域有着很深的理解力,对我们来说,也是我们需要的人才,可以拿着“手术刀”来参加我们“杀猪”的战斗。

面试:解放思想,以牛人吸引牛人

如何识别出真正的人才,面试至关重要。我们要重视面试官的选拔和面试过程,通过三年时间把面试达到先进水平。

人才是最关键的,面试是最重要的,你们要在文件中强调,在去年的基础上如何改善面试水平。大家要解放思想,不要用教条的标准来约束面试。希望通过三年时间,将我们的面试达到一个先进水平,去年已做了一点,今年应该比去年做得更好。

第一,我们要选拔有开放思维和战略洞察能力的人做面试官,不拘于他的出身和当前职务。

面试官要在识别人才上有建树,如果面试官看不清谁是苗子,如何能识别优秀人才呢?

面试官的选择,不要把年度、半年度的绩效看得太重要,综合考虑技术能力和人才识别能力。牛人才能识别、吸引牛人。今年比去年可以再提高面试官的标准及比例。

面试官也要有责任心和积极性,面试官的面试成绩作为他绩效考核的一部分,也作为晋升或专委会任职的一个资历支撑。

第二,面试不要简单地搞部门所有制,如果这个面试官有能力,就多面试几个应聘者,即使应聘者不适合这个面试官的部门,可以列入公共需求里。面试不一定全由我们公司的专家,也可以付费让社会专家帮我们面试。

第三,培训部要加大机考平台建设,各个业务要提升考题水平,人力资源充分利用工具进行第一轮初选。没有通过第一轮初选的个别人员,想面谈,也是可以的。

人力资源部全员要学习《一个被我们“嫌弃”了23年的数学天才,累死才知道他的价值》这篇帖子,陆家羲这样的人才有很多,我们要思考如何能在我们公司产生这样的人。有些人才有能力的潜伏期,可能短时间发挥不出作用来,我们要去观察他是不是有能力。

最典型的是艾森豪威尔,他在西点军校的考试成绩不好,是在一场战争中有建功才没有被淘汰,后面25年只升到上校;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他用了4年时间就升到五星上将。(任总讲话内容到此结束)

附:一个被“嫌弃”了23年的数学天才,累死才知道他的价值

他静静地走了,死前没有留下任何话,他是被活活冻死、累死的......临终前,这个中学教师留下一道难题,让整个中国都沉默了。

他,就是陆家羲。

1935年6月10日,他出生在上海一个贫苦家庭,从小成绩优异,尤其对数学情有独钟。

1951年,16岁的陆家羲告别家人,只身来到沈阳,考入东北电器工业管理局办的统计训练班。半年后,以第一名的成绩分配到哈尔滨电机厂工作。

在厂子里,陆家羲一干就是5年多,他利用业余时间,顽强地自学了高中的全部课程。1957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得到一本《数学方法趣引》,立刻被那些妙趣横生的世界级数学难题深深吸引了,一连好几天都如痴如醉。

当年的陆家羲只有22岁,他只是单纯地对这些难题感兴趣,却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本薄薄的小册子竟然会改变他的一生,为他带来遗憾、光荣和死亡。

书中的“科克曼女生问题”早在1850年就被提出,100多年来悬而未决。陆家羲的心中萌生一个念头:我要攻克这个世界难题!

只有初中文凭、高中课程全靠自学的中国青年,有如此的志向令人佩服,但搞研究不能只凭热情和决心,知识的匮乏使陆家羲想要继续读书。

1957年秋天,他放弃工作,考入了吉林师范大学物理系(现为东北师范大学),靠微薄的助学金开始了艰苦的大学生活。

他曾对人讲过,自己真正热爱的是物理,愿意在此领域里作出更加直接的贡献。但是,搞物理研究需要实验,需要很多物质条件,这些陆家羲不具备,在当时的条件下,他只好先在数学上发力。

一支笔,几张纸,一个夜深人静时在宿舍楼道口借灯光的孤独身影。这就是挑战世界难题的全部条件。整整四年,陆家羲没有一天停止过思考,毕业时,他已经基本破解了“科克曼女生问题”。

这实在是令人惊叹的天才大脑!但谁能料到,他即将会遭遇那么多的不幸……

1961年,他把论文《寇克曼系列和斯坦纳系列制作方法》寄给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一年过去了,对方回信“可以投稿”没有肯定,没有建议,就这样将他的成果搁置一边。他苦笑,只继续埋头完善论文。

1963年,他再次把修改过的论文,又投寄给《中国数学通报》。又是一年的等待,而回信只有草率的一句:建议改投其他刊物。

1965年冬,他把“寇克曼系列”推广到四元组,投给《数学学报》。又等了一年,退稿信写着:没价值!三次投稿,三次被退,他耗费多年心血的研究成果,一次次被忽视、一次次被搁浅。他没等来世界数学的宝座,却等来了一场10年浩劫。

期间,1966年-1976年,在极左思潮日益弥漫的时候,陆家羲被当成“疯子”,扣上了一顶走“白专道路”的帽子,送到干校进行劳动改造。这给他的精神造成了很大伤害,也使他中断了一切思考。

十年动乱,中国科学几乎停滞了,但世界并不会因此停下脚步。1971年,意大利两名数学家向全世界庄严宣布: “寇克曼系列”解决了!这枚世界数学金牌从此永远属于了意大利!意大利人将永远引以为傲!而此时的他,却浑然不知,还在傻傻等着有一天国家能把它公开。

直到1979年,当他看到了从北京借来的《组合论》杂志,他 “啊!”的一声大叫,随即泪流满面,《组合论》杂志白纸黑字的写着:寇克曼问题在国外已于1971年被破解了。破解者是意大利的数学家!

他崩溃发狂,嚎啕大哭,

这样的结果,他怎能接受?!

要知道,从1961年起,

他就已经得到了“寇克曼系列”的成果!

意大利数学家的证明比他的证明晚10年!

但却比他的论文先问世8年!

18年里,他一次次投稿,却一次次被拒,他的青春年华在等待中失去。祖国学术最好的前进岁月在时间上流失。中国问鼎世界数学巅峰的绝佳机会!就这样错过了。

18年的心血苦熬,他与“寇克曼系列”永别了!但他并没有因此一蹶不振,而是很快抬起头,望向数学王国的另一座高峰——“斯坦纳系列”。那是与陈景润“歌德巴赫猜想”,齐名的另一大世界级数学难题!他恳请校方给他多一点时间研究,但却被拒绝了!

长期高强度的脑力劳动和熬夜,使他患上神经性牙痛病,他心一横,索性拔牙。不到一年时间,满口的牙竟然都被他给拔光了……双腮塌陷,瘦的几乎脱相,妻子看他这样忍不住偷偷落泪。

终于,1980年,他完成了“斯坦纳系列”论文。他再次登上了世界数学的巅峰!他激动的目光炯炯,可神情依然肃穆。之前的经验告诉他:能发表,也许比解出这道难题更难!

稿件寄到北京,又是石沉大海!他始终活在权威部门视线的死角里,泱泱中华竟看不到这个数学王者!

论文被苏州大学的朱烈教授看到,他有一双发现天才的慧眼。朱教授找到陆家羲,建议他把论文直接寄给世界权威期刊《组合论》。

1982年5月,陆家羲收到了正式出版通知与版权签约书。1983年3月,陆家羲的前3篇论文正式发表;4月,后3篇论文一并发表。至此,独自闪耀了130多年的“斯坦纳系列”明珠,被中国的陆家羲最先摘取了!

马上,他把相关6篇论文相继寄往美国,仅仅一个月,他就收到了全部回信。一个月啊!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的学术论文经过中国、美国、加拿大,又从美国返回中国,五段跨国旅程,仅仅用了一个月。相比之前每封信都要等一年的时间,这简直就像是奇迹!

多伦多大学门德尔松教授在信中写:“这是世界上20 多年来,组合设计方面最重大的成果之一。”捧着这篇信纸,他闭上眼睛紧抿着嘴唇,泪水无声的簌簌而下。

1982年5月,他做了一个重要决定:接受哥伦比亚大学的版权签约书,不收取任何报酬。消息传出,各种声音纷至沓来,有人劝他:何不等等?还有机会取得报酬。有人酸溜溜的讽刺:让外国人发表,就是不爱国。但这些声音他统统不在意:决不能让“寇克曼系列”的悲剧重演。

之后的1983年1月,《组合论》杂志给与他的论文极高评价;3月,他的三篇论文出版,撼动了世界组合学领域;4月,《组合论》杂志发表系列论文,他的名字彻底响彻了西方数学界......但讽刺的是,国内竟还对他一无所知!

中国有关单位向加拿大门德尔松教授,和滑铁卢大学郝迪教授发出邀请,请他们到中国讲学,他们却感到十分吃惊。门德尔松惊讶地问道:“请我去讲组合数学?可你们中国不是有陆家羲博士吗?”外国人的话好像特别有分量,主办方马上邀请他参加学术会议。他奋斗半生未能摸进中国科研大门,如今竟被门德尔松这一句话,实现了。

终于,他被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同胞看见了。可中国的彗星,为什么偏要等外国人推荐后才被重视呢?!

但即使他已名扬世界,包头九中和教育局领导却不知道。就连参加学术会议的400元路费都是他妻子筹借的。

7月25日,中国首届组合数学学术讨论会在大连开幕。加拿大门德尔松先生向他提出邀请,请他到多伦多大学工作。他婉言谢绝了,说:“我国组合学还不发达,我要留在祖国。”门德尔松笑了,钦佩的望着他,还把多伦多大学的校徽赠给了他。

会议中,他以特邀代表的身份走上讲台,用中文向全世界数学界宣布:我已经证明了“斯坦纳系列”! 顿时,全场沸腾了!

会后,无数惜才的手伸向他:中国应用数学研究所副所长,推荐他到合肥讲学;华南师院、华中师大、兰州大学、大连工学院、哈工大、黑龙江大学邀请他到本校任教;内蒙古大学陈子歧副教授连拉带劝:“还是留在内蒙大学的好!”这颗金子,终于被人发现了,但并非所有人都发现了......

9 月,包头市九中校长,收到了来自多伦多大学的一封信。斯特兰格威校长和门德尔松教授,诚恳的邀请他去加拿大讲学,这两个外国学者,爱惜人才就像爱惜钻石,不论国界。但九中校长却对此不屑一顾“又不会提高升学率!去什么去?”

1983年,是他几乎被累垮的一年。数学研究、论文发表,教课任务……

他忙着整理讲学稿,忙着思考“斯坦纳系列”完稿论文。连鞋子露出了脚趾头,他都不舍得再去买一双。他明白,时间和金钱他都浪费不起!

武汉会议结束后,他强撑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家,把衣兜里舍不得吃的桔子,拿出来分给女儿们,便一头栽倒在床,累的再也起不来。妻子帮他盖好被子,他虚弱的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就闭上了眼睛。而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个微笑竟是他最后的告别!

1983年10月31日凌晨一点,他永远的离开了。那一年,他才刚刚48岁。他走的太早、太寒碜,躺在土坑上,依然穿着那双露着脚趾头的鞋。一句遗言都没有留,只留下了15箱书和400多元外债,再就是抽屉里尚未完成的,“斯坦纳系列”最后一篇论文。

在他去世当天,妻子收到中国科学院寄来的45元钱。其中28元是从大连到合肥的路费;9元是他买的一部数学新作报销款;剩下的8元,是他为人代审稿件的酬劳。他一生中唯一从出版部门换来的报酬,就是这8元!

他死了,死的一贫如洗,死的不声不响。包头市新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同志来了;中国数学学会内蒙古分会主席来了;内蒙古师范大学数学系主任来了;好友和学生们恸哭着走向他……

斯特兰格威校长发来唁电:“门德尔松教授和我对此非常沉痛,这对世界数学无疑将是极大的损失……”12月,《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汇报》、《内蒙古日报》,同时刊登了他的讣闻。《人民日报》报道的标题是:“拚博20 多年,耗尽毕生心血,中学教师陆家羲攻克世界难题斯坦纳系列。”

1984年9月,中国组合数学学会组织了“陆家羲学术工作评审委员会”,对他一生的研究成果给予了高度评价。

1984年底,曾“拒绝”过陆家羲的《数学学报》,终于全文刊发了他于23年前投出的,那篇关于“科克曼女生问题”的论文。

1987年,陆家羲的《不相交的斯坦纳三元系大集》研究成果,被国家科委评为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

他走的不甘、走的憋屈,他解开了世界性数学难题,但却留下了一道更难的现实问题给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寇克曼系列”的悲剧?为什么会有英才早逝的遗憾?

而今,那个时代早已成为历史,他的名字仍旧被很多人所遗忘!世人皆知陈景润的“哥德巴赫猜想”,但如今又有多少人知道,他曾为祖国作出的巨大贡献与牺牲?!这样的默默英才,我们怎能忘记?

陆家羲的研究,究竟有什么价值、地位如何,在数学界自有判断,我们不做过多的评价。但是,价值绝不和经济效益划等号。哪怕陆家羲没有作出直接贡献、没有产生具体价值,单单只是挑战了人类智慧的极限,难道还不值得敬佩、不值得保护吗?

在陆家羲的故事中,我们看到了民族自信的缺乏,我们不仅需要提升对五千年灿烂中华文明的自信,更需要对现在和未来的科学自信。会念经的不是外来和尚,也许就在山后的破庙里。最大的珍珠不在深海,也许就在河边的滩涂中。我们中国历来不缺乏人才和天才,缺乏的是发现人才和天才的眼睛,以及培养、扶持、保护他们的机制。

假设,没有国际期刊的公开发表,没有国外学者的主动提及,或许陆家羲这个土生土长的天才将会一直贫病交加,终其一生都被埋没。如何避免这种“墙内开花墙外香,错把朱砂当红土”的悲剧再次发生,才是我们最应该思考的。

他的逝去鞭策激励着后辈的努力。他走了,但他的精神永不散。

千年中华,雄姿沃土;
逝者一问,纵今穿古。

2020年,正值陆家羲逝世37周年的祭日,让我们向这位伟大的科学家致以崇高的敬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人才一直以来都是华为不断发展的动力源泉。任总专门针对研发应届生招聘发表讲话,一方面凸显对于人才的重视,另一方面也探讨了究竟该如何通过面试寻找和发现特色人才。



 | 任正非

OR--商业新媒体 】编者按:本文系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于10月27日在华为研发应届生招聘座谈会上的讲话内容,摘自“华为心声社区”,略有改动。众所周知,人才一直以来都是华为不断发展的动力源泉。任总专门针对研发应届生招聘发表讲话,一方面凸显对于人才的重视,另一方面也探讨了究竟该如何通过面试寻找和发现特色人才。尤为值得一提的是,任总在讲话最后特别推荐人力资源部全员学习一篇网帖。在此,我们将任总讲话与这篇网帖一并整理刊发,在思考任总人才思想的同时,共同探究到底数学天才陆家義的坎坷经历对于组织的人才管理有着怎样的启发借鉴。


人才:公司血管里青春澎湃的血

2021-2022年是求生存、谋发展战略攻关最艰难的两年,在公司聚焦的业务领域,作战需强大的队伍,要有足够水平的兵力才能集中优势兵力打赢“歼灭战”。要敢于吸收国内、外人才,不拘一格降人才。

我们有足够的钱,足够大的空间,容纳天下英才,发挥他们的创造才华。

无论是求生存,还是谋发展,人才最关键。

2021-2022年是我们重要的战略攻关年,战略重心要压到前端,不仅保持正常的研发预算,还会额外增加数十亿美元的攻关经费投入。从战略格局来看,我们要有一股“新流”进来,让我们血管流着青春澎湃的血。明年的应届生招聘人数至少扩大到8000人,但进来的一定是优秀的人。

第一,人力资源部要与战略部门讨论未来人才需求和人才布局,提高人才布局与队伍结构管理的战略性,这只是一部分,不是最重要的部分。各部门没有这么大的战略洞察能力,不要花大量时间去调研部门的需求。

在公司聚焦的领域上,只要看到国内、国外有合适的人才,先吸引进来,不受编制的限制。所以,最重要的是抓好面试。招进来的人做出重要成绩,表彰时应包括“伯乐”一起表彰嘉奖。

第二,重视人才的来源途经,多与业界大拿、优秀学校校长、世界大赛主席等沟通交流,扩大优秀人才的挖掘来源。这要作为重点的重点去抓。

将当前分散自循环的对外技术交流、对外技术合作、联合实验室,与人才招聘获得等环节联动起来,谁发现优秀人才就推荐,让优秀人才更早地进入我们的作战序列,让技术合作与人才合作循环起来。

创新人才招聘考核模式。在合作中已经有突出贡献的,不必再经过面试环节。面试是发现被面试人的优点,沿着他的优点去深入了解他。让被面试人能用二十分钟说自己,就是把自己的水平像论文一样阐述一遍,然后针对他的优点提问,切忌跑偏来考察他、吓唬他。

第三,关注海外博士和软件人才的引进,善于发现有洞察能力的年轻人。国外软件的教学方法与国内不一样,我们需要从架构上优化我们的软件工程。我们所做的工作已经接近前沿,领袖就是要具有洞察力。

抓住当前时机,做好留学生入职,外籍学生可以加入国内或海外研究所,特别要关注东欧籍学生群体在全球的成长与挖掘。可以引外籍博士来中国做博士后。外国学生包括了世界各人种、各国各民族。

第四,有些在国外没有技术突破,也不是顶尖的人,但对所属领域有着很深的理解力,对我们来说,也是我们需要的人才,可以拿着“手术刀”来参加我们“杀猪”的战斗。

面试:解放思想,以牛人吸引牛人

如何识别出真正的人才,面试至关重要。我们要重视面试官的选拔和面试过程,通过三年时间把面试达到先进水平。

人才是最关键的,面试是最重要的,你们要在文件中强调,在去年的基础上如何改善面试水平。大家要解放思想,不要用教条的标准来约束面试。希望通过三年时间,将我们的面试达到一个先进水平,去年已做了一点,今年应该比去年做得更好。

第一,我们要选拔有开放思维和战略洞察能力的人做面试官,不拘于他的出身和当前职务。

面试官要在识别人才上有建树,如果面试官看不清谁是苗子,如何能识别优秀人才呢?

面试官的选择,不要把年度、半年度的绩效看得太重要,综合考虑技术能力和人才识别能力。牛人才能识别、吸引牛人。今年比去年可以再提高面试官的标准及比例。

面试官也要有责任心和积极性,面试官的面试成绩作为他绩效考核的一部分,也作为晋升或专委会任职的一个资历支撑。

第二,面试不要简单地搞部门所有制,如果这个面试官有能力,就多面试几个应聘者,即使应聘者不适合这个面试官的部门,可以列入公共需求里。面试不一定全由我们公司的专家,也可以付费让社会专家帮我们面试。

第三,培训部要加大机考平台建设,各个业务要提升考题水平,人力资源充分利用工具进行第一轮初选。没有通过第一轮初选的个别人员,想面谈,也是可以的。

人力资源部全员要学习《一个被我们“嫌弃”了23年的数学天才,累死才知道他的价值》这篇帖子,陆家羲这样的人才有很多,我们要思考如何能在我们公司产生这样的人。有些人才有能力的潜伏期,可能短时间发挥不出作用来,我们要去观察他是不是有能力。

最典型的是艾森豪威尔,他在西点军校的考试成绩不好,是在一场战争中有建功才没有被淘汰,后面25年只升到上校;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他用了4年时间就升到五星上将。(任总讲话内容到此结束)

附:一个被“嫌弃”了23年的数学天才,累死才知道他的价值

他静静地走了,死前没有留下任何话,他是被活活冻死、累死的......临终前,这个中学教师留下一道难题,让整个中国都沉默了。

他,就是陆家羲。

1935年6月10日,他出生在上海一个贫苦家庭,从小成绩优异,尤其对数学情有独钟。

1951年,16岁的陆家羲告别家人,只身来到沈阳,考入东北电器工业管理局办的统计训练班。半年后,以第一名的成绩分配到哈尔滨电机厂工作。

在厂子里,陆家羲一干就是5年多,他利用业余时间,顽强地自学了高中的全部课程。1957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得到一本《数学方法趣引》,立刻被那些妙趣横生的世界级数学难题深深吸引了,一连好几天都如痴如醉。

当年的陆家羲只有22岁,他只是单纯地对这些难题感兴趣,却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本薄薄的小册子竟然会改变他的一生,为他带来遗憾、光荣和死亡。

书中的“科克曼女生问题”早在1850年就被提出,100多年来悬而未决。陆家羲的心中萌生一个念头:我要攻克这个世界难题!

只有初中文凭、高中课程全靠自学的中国青年,有如此的志向令人佩服,但搞研究不能只凭热情和决心,知识的匮乏使陆家羲想要继续读书。

1957年秋天,他放弃工作,考入了吉林师范大学物理系(现为东北师范大学),靠微薄的助学金开始了艰苦的大学生活。

他曾对人讲过,自己真正热爱的是物理,愿意在此领域里作出更加直接的贡献。但是,搞物理研究需要实验,需要很多物质条件,这些陆家羲不具备,在当时的条件下,他只好先在数学上发力。

一支笔,几张纸,一个夜深人静时在宿舍楼道口借灯光的孤独身影。这就是挑战世界难题的全部条件。整整四年,陆家羲没有一天停止过思考,毕业时,他已经基本破解了“科克曼女生问题”。

这实在是令人惊叹的天才大脑!但谁能料到,他即将会遭遇那么多的不幸……

1961年,他把论文《寇克曼系列和斯坦纳系列制作方法》寄给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一年过去了,对方回信“可以投稿”没有肯定,没有建议,就这样将他的成果搁置一边。他苦笑,只继续埋头完善论文。

1963年,他再次把修改过的论文,又投寄给《中国数学通报》。又是一年的等待,而回信只有草率的一句:建议改投其他刊物。

1965年冬,他把“寇克曼系列”推广到四元组,投给《数学学报》。又等了一年,退稿信写着:没价值!三次投稿,三次被退,他耗费多年心血的研究成果,一次次被忽视、一次次被搁浅。他没等来世界数学的宝座,却等来了一场10年浩劫。

期间,1966年-1976年,在极左思潮日益弥漫的时候,陆家羲被当成“疯子”,扣上了一顶走“白专道路”的帽子,送到干校进行劳动改造。这给他的精神造成了很大伤害,也使他中断了一切思考。

十年动乱,中国科学几乎停滞了,但世界并不会因此停下脚步。1971年,意大利两名数学家向全世界庄严宣布: “寇克曼系列”解决了!这枚世界数学金牌从此永远属于了意大利!意大利人将永远引以为傲!而此时的他,却浑然不知,还在傻傻等着有一天国家能把它公开。

直到1979年,当他看到了从北京借来的《组合论》杂志,他 “啊!”的一声大叫,随即泪流满面,《组合论》杂志白纸黑字的写着:寇克曼问题在国外已于1971年被破解了。破解者是意大利的数学家!

他崩溃发狂,嚎啕大哭,

这样的结果,他怎能接受?!

要知道,从1961年起,

他就已经得到了“寇克曼系列”的成果!

意大利数学家的证明比他的证明晚10年!

但却比他的论文先问世8年!

18年里,他一次次投稿,却一次次被拒,他的青春年华在等待中失去。祖国学术最好的前进岁月在时间上流失。中国问鼎世界数学巅峰的绝佳机会!就这样错过了。

18年的心血苦熬,他与“寇克曼系列”永别了!但他并没有因此一蹶不振,而是很快抬起头,望向数学王国的另一座高峰——“斯坦纳系列”。那是与陈景润“歌德巴赫猜想”,齐名的另一大世界级数学难题!他恳请校方给他多一点时间研究,但却被拒绝了!

长期高强度的脑力劳动和熬夜,使他患上神经性牙痛病,他心一横,索性拔牙。不到一年时间,满口的牙竟然都被他给拔光了……双腮塌陷,瘦的几乎脱相,妻子看他这样忍不住偷偷落泪。

终于,1980年,他完成了“斯坦纳系列”论文。他再次登上了世界数学的巅峰!他激动的目光炯炯,可神情依然肃穆。之前的经验告诉他:能发表,也许比解出这道难题更难!

稿件寄到北京,又是石沉大海!他始终活在权威部门视线的死角里,泱泱中华竟看不到这个数学王者!

论文被苏州大学的朱烈教授看到,他有一双发现天才的慧眼。朱教授找到陆家羲,建议他把论文直接寄给世界权威期刊《组合论》。

1982年5月,陆家羲收到了正式出版通知与版权签约书。1983年3月,陆家羲的前3篇论文正式发表;4月,后3篇论文一并发表。至此,独自闪耀了130多年的“斯坦纳系列”明珠,被中国的陆家羲最先摘取了!

马上,他把相关6篇论文相继寄往美国,仅仅一个月,他就收到了全部回信。一个月啊!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的学术论文经过中国、美国、加拿大,又从美国返回中国,五段跨国旅程,仅仅用了一个月。相比之前每封信都要等一年的时间,这简直就像是奇迹!

多伦多大学门德尔松教授在信中写:“这是世界上20 多年来,组合设计方面最重大的成果之一。”捧着这篇信纸,他闭上眼睛紧抿着嘴唇,泪水无声的簌簌而下。

1982年5月,他做了一个重要决定:接受哥伦比亚大学的版权签约书,不收取任何报酬。消息传出,各种声音纷至沓来,有人劝他:何不等等?还有机会取得报酬。有人酸溜溜的讽刺:让外国人发表,就是不爱国。但这些声音他统统不在意:决不能让“寇克曼系列”的悲剧重演。

之后的1983年1月,《组合论》杂志给与他的论文极高评价;3月,他的三篇论文出版,撼动了世界组合学领域;4月,《组合论》杂志发表系列论文,他的名字彻底响彻了西方数学界......但讽刺的是,国内竟还对他一无所知!

中国有关单位向加拿大门德尔松教授,和滑铁卢大学郝迪教授发出邀请,请他们到中国讲学,他们却感到十分吃惊。门德尔松惊讶地问道:“请我去讲组合数学?可你们中国不是有陆家羲博士吗?”外国人的话好像特别有分量,主办方马上邀请他参加学术会议。他奋斗半生未能摸进中国科研大门,如今竟被门德尔松这一句话,实现了。

终于,他被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同胞看见了。可中国的彗星,为什么偏要等外国人推荐后才被重视呢?!

但即使他已名扬世界,包头九中和教育局领导却不知道。就连参加学术会议的400元路费都是他妻子筹借的。

7月25日,中国首届组合数学学术讨论会在大连开幕。加拿大门德尔松先生向他提出邀请,请他到多伦多大学工作。他婉言谢绝了,说:“我国组合学还不发达,我要留在祖国。”门德尔松笑了,钦佩的望着他,还把多伦多大学的校徽赠给了他。

会议中,他以特邀代表的身份走上讲台,用中文向全世界数学界宣布:我已经证明了“斯坦纳系列”! 顿时,全场沸腾了!

会后,无数惜才的手伸向他:中国应用数学研究所副所长,推荐他到合肥讲学;华南师院、华中师大、兰州大学、大连工学院、哈工大、黑龙江大学邀请他到本校任教;内蒙古大学陈子歧副教授连拉带劝:“还是留在内蒙大学的好!”这颗金子,终于被人发现了,但并非所有人都发现了......

9 月,包头市九中校长,收到了来自多伦多大学的一封信。斯特兰格威校长和门德尔松教授,诚恳的邀请他去加拿大讲学,这两个外国学者,爱惜人才就像爱惜钻石,不论国界。但九中校长却对此不屑一顾“又不会提高升学率!去什么去?”

1983年,是他几乎被累垮的一年。数学研究、论文发表,教课任务……

他忙着整理讲学稿,忙着思考“斯坦纳系列”完稿论文。连鞋子露出了脚趾头,他都不舍得再去买一双。他明白,时间和金钱他都浪费不起!

武汉会议结束后,他强撑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家,把衣兜里舍不得吃的桔子,拿出来分给女儿们,便一头栽倒在床,累的再也起不来。妻子帮他盖好被子,他虚弱的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就闭上了眼睛。而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个微笑竟是他最后的告别!

1983年10月31日凌晨一点,他永远的离开了。那一年,他才刚刚48岁。他走的太早、太寒碜,躺在土坑上,依然穿着那双露着脚趾头的鞋。一句遗言都没有留,只留下了15箱书和400多元外债,再就是抽屉里尚未完成的,“斯坦纳系列”最后一篇论文。

在他去世当天,妻子收到中国科学院寄来的45元钱。其中28元是从大连到合肥的路费;9元是他买的一部数学新作报销款;剩下的8元,是他为人代审稿件的酬劳。他一生中唯一从出版部门换来的报酬,就是这8元!

他死了,死的一贫如洗,死的不声不响。包头市新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同志来了;中国数学学会内蒙古分会主席来了;内蒙古师范大学数学系主任来了;好友和学生们恸哭着走向他……

斯特兰格威校长发来唁电:“门德尔松教授和我对此非常沉痛,这对世界数学无疑将是极大的损失……”12月,《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汇报》、《内蒙古日报》,同时刊登了他的讣闻。《人民日报》报道的标题是:“拚博20 多年,耗尽毕生心血,中学教师陆家羲攻克世界难题斯坦纳系列。”

1984年9月,中国组合数学学会组织了“陆家羲学术工作评审委员会”,对他一生的研究成果给予了高度评价。

1984年底,曾“拒绝”过陆家羲的《数学学报》,终于全文刊发了他于23年前投出的,那篇关于“科克曼女生问题”的论文。

1987年,陆家羲的《不相交的斯坦纳三元系大集》研究成果,被国家科委评为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

他走的不甘、走的憋屈,他解开了世界性数学难题,但却留下了一道更难的现实问题给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寇克曼系列”的悲剧?为什么会有英才早逝的遗憾?

而今,那个时代早已成为历史,他的名字仍旧被很多人所遗忘!世人皆知陈景润的“哥德巴赫猜想”,但如今又有多少人知道,他曾为祖国作出的巨大贡献与牺牲?!这样的默默英才,我们怎能忘记?

陆家羲的研究,究竟有什么价值、地位如何,在数学界自有判断,我们不做过多的评价。但是,价值绝不和经济效益划等号。哪怕陆家羲没有作出直接贡献、没有产生具体价值,单单只是挑战了人类智慧的极限,难道还不值得敬佩、不值得保护吗?

在陆家羲的故事中,我们看到了民族自信的缺乏,我们不仅需要提升对五千年灿烂中华文明的自信,更需要对现在和未来的科学自信。会念经的不是外来和尚,也许就在山后的破庙里。最大的珍珠不在深海,也许就在河边的滩涂中。我们中国历来不缺乏人才和天才,缺乏的是发现人才和天才的眼睛,以及培养、扶持、保护他们的机制。

假设,没有国际期刊的公开发表,没有国外学者的主动提及,或许陆家羲这个土生土长的天才将会一直贫病交加,终其一生都被埋没。如何避免这种“墙内开花墙外香,错把朱砂当红土”的悲剧再次发生,才是我们最应该思考的。

他的逝去鞭策激励着后辈的努力。他走了,但他的精神永不散。

千年中华,雄姿沃土;
逝者一问,纵今穿古。

2020年,正值陆家羲逝世37周年的祭日,让我们向这位伟大的科学家致以崇高的敬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