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政府针对TikTok的限制,业已完成在法制、精英认知和社会动员、舆论等各方面的准备,难以改变。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企业家张一鸣创立的字节跳动在国内拥有“抖音”、“今日头条”等知名网络产品,其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是推动其进行海外投资的关键。在进军海外市场的过程中,2017年字节跳动以10亿美元并购美国社交媒体应用“假唱视频”(Lip-sync Videos Musical.ly.)后推出抖音国际版“TikTok”。TikTok投资方包括软银集团、红杉资本,KKR、General Atlantic和Hillhouse Capital Group、老虎基金等大型私人股本公司。通过这次收购,字节跳动成为TikTok的母公司,这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对美直接投资的最大手笔。

由于收购属于“低政治”领域,起初并未引起美国外资监管部门的注意,字节跳动未做审查申报也未受到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的审查。TikTok通过股权融资以及与美国本土巨头实现利益交融,迅速地实现了扩张,其主打年轻群体的娱乐视频市场,契合了年轻人压抑而力求展现自我的心理,在短期内获取了巨大的市场份额和投资回报率。由于扩张速度过快,运营中出现了一些违背美国法律的案例,比如TikTok视频平台上儿童色情一度泛滥,违反了美国《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引起了美国监管和执法部门的注意,字节跳动为此支付了巨额的罚单。此外,在中美关系敏感时期,TikTok对中国边疆省份敏感事务的技术屏蔽引发了美国社会的质疑,招致一些议员的反对,并由此上升到对中国政府的攻击。

截止2018年,TikTok已使用75种语言在150多个国家市场中运营。2019年11月,传感塔统计TikTok在“IOS App Store”和“Google Play Store”的下载量已经超过15亿,胜过YouTube、Facebook等行业巨头。2019年全年,TikTok和抖音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上的下载量就超过7.38亿次,后者贡献了约6亿次安装。2020年,随着COVID-19疫情爆发,TikTok的下载量和市场份额进一步增加。尽管Facebook等其他社交平台纷纷学习TikTok的界面运用和模式,但这始终未能撼动TikTok的持续增长的市场份额。

“全球化产品,本地化内容”,抖音强劲的扩张势头自然给本土网络巨头带来压力。TikTok在美国的成功对Facebook形成了巨大的竞争,它将美国总部驻在加州硅谷距离Facebook总部不远的位置。在竞争中还一度以高出Facebook工资20%的薪酬来吸引其员工跳槽,这引起了马克•扎克伯格的忌惮,并在Facebook公司内部会议上指明TikTok是主要的竞争对手。不仅在美国市场,TikTok在印度、欧洲都迅速地开辟了市场。巨量增长的市场份额,给股东带来了丰厚的回报。这种投资和商业模式是中国在以往对美投资中未曾有过的。

美国政府和法律异常注重民众隐私保护,相关数据的跨国传输涉及数据主权和安全。国会早在2012年即通过了“消费者隐私权力法案”,规定消费者拥有对网络数据的使用、存储和获益权利,联邦贸易委员会负责执行该法律,并将对违法者处以2500万美元的罚款。TikTok在扩张中缺乏规范令美国政府和议员担忧。2018 年 2 月,犹他州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欧林•海契提交了一部立法草案即《澄清域外合法使用数据法案》(又称“Cloud法案”),法案利于美国政府调取跨境数据。2018年6月,加利福尼亚州议会通过了《加利福尼亚消费者隐私法》,作为在网络时代对消费者隐私的保护,法案在全美引发了广泛的立法反响。特朗普支持推动的《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2018》进一步收窄了外资对包括网络数据等敏感行业的投资,法案规定当互联网公司持有的“敏感个人数据”包括超过100万的用户,且数据可用于分析或确定“个人财务状况”或“身体、精神,个人心理健康状况”时,执法部门可选择介入调查。这一系列立法不仅给TikTok划定了经营边界,也为日后制裁TikTok提供了法律依据,TikTok面临的政治风险陡增。

另一方面,美国社会力量也在行动。2019年1月,美国知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严厉指责字节跳动可能泄露TikTok的4000万美国用户的个人信息。因可能牵涉个人隐私数据的跨境转移,2019年10月,数百名国际用户在TikTok所在地加利福尼亚州北区地方法庭对TikTok进行集体诉讼,指责TikTok擅自收集用户信息,该诉讼索赔额超过500万美元。红迪网首席执行官史蒂夫‧霍夫曼在2020年2月公开批评称,“抖音国际版的TikTok手机应用软件,从根本上讲是个寄生型的间谍软件”,霍夫曼建议人们不要安装在手机上。

不仅如此,TikTok还被认为是中国软实力输出的手段,是中美科技战的新武器。隐私权倡导者和一些国会议员希望控制该应用程序,主要担心TikTok可能被运用于审查和监视服务中国政府所需,导致美国社会信息混乱并干扰选举。一些媒体甚至从价值观立场出发反对TikTok,比如,在2019年12月美国之音(VOA)指责中国对美输出“段子文化”,这使得美国年轻人放松对“共产主义”的警惕,形成“娱乐至死”的氛围,导致美国传统价值观崩溃,放松戒备甚至崇拜共产主义和威权主义,中国政府则进一步扩大其软实力和影响力,在监控和人脸识别的强大功能下,美国社会的秘密全部被中国掌握。

由于下载使用群体不断地扩张,美国监管部门越发担心TikTok是北京方面安排进行大规模监视美国人的“特洛伊木马”。2019年10月,共和党籍参议员马克•卢比奥要求CFIUS调查字节跳动在2017年收购Musical.ly.一案。卢比奥认为,这起收购是中国政府利用TikTok来实施对美民众信息的政治审查,审查政策由北京总部决定。2019年10月,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和参议员汤姆•科顿致函国家情报局代理局长约瑟夫‧马奎尔,对TikTok数据采集提出质疑,要求美国情报机构对TikTok展开国家安全调查,查证TikTok是否配合中国政府的数据审查规则将美国客户的个人信息传送回中国,并认为TikTok可能成为外国对美输入影响力的重要渠道。2019年11月,美国政府启动了一项国家安全审查,审查 TikTok 母公司字节跳动10亿美元收购 Musical.ly的交易,该交易直接导致 Musical.ly 和 TikTok 在2018年实现用户数据合并。

美国政府对数据传输和泄露带来的风险是吃过亏的。2018年一款健身软件“Strava”曝光了一名美军士兵的健身地图,由此泄露了美国在阿富汗秘密军事基地的位置,这使得国防部门对运用型APP带来的网络安全异常敏感。网络产品运用与安全的冲突也在TikTok上体现。2019年11月,美国陆军使用TikTok进行征兵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然而查克•舒默致信陆军部长瑞安•麦卡锡,表达对军队使用TikTok和其他中国社交APP的担忧和警告。2019年12月,美国海军以网络安全为由禁止在政府配发的移动设备上安装TikTok,陆军也制定了相应的规定。目前,美国国防和强力部门已经完全禁止使用该APP。

2019年11月,乔希•霍利在国会听证会上指责TikTok无视美国法律,霍利在第116届国会商业、科学和交通委员会上提出《国家安全与个人数据保护法案》,旨在防止美国网络用户数据被传输到中国及其他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国家。法案禁止美国公司把用户数据或密钥存储在中国,并禁止中国企业搜集超过维持其在美运营所必需的数据,或将数据传输到中国。2020年3月,国会参议院就TikTok数据安全问题的听证会在华盛顿召开,听证会邀请了联邦调查局、国土安全部、司法部、企业研究所、新美洲网络安全政策研究院等,而TikTok选择拒绝出席。美国联邦调查局、司法部和国土安全部负责人在听证会上表示,“抖音可能是另外一个遭到中国情报单位利用的影音分享APP,其数据有可能被武器化”。霍利表示要提出一项法案禁止美国政府及其雇员安装抖音。莱德•华莱士警告称,抖音可以进行数据挖掘并会造成巨大的信息漏洞;联邦副检察长亚当•希基宣称,这使得中国情报部门更容易招募或入侵政府雇员系统。

2020年3月霍利联合佛罗里达州议员斯考特、阿肯色州议员科顿共同推出了一个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下载和运行TikTok的法案草案,其名称暂定为“政府设备禁止使用TikTok法案”;在民用交通领域相应的立法也在展开。2020年3月众议院通过了弗吉尼亚州民主党籍众议员阿比盖尔•斯潘伯格提议的旨在保护美国人免受中国监视的立法,立法将禁止一些机场工作人员在政府发行的电话上使用TikTok,禁止在运输安全管理局系统员工在手机上使用TikTok。

美国政府以行政力量介入中国投资事务早已有之。在2019年3月美国政府迫使中国北京昆仑万维科技出售全球最大的同性恋约会应用APP“Grindr”,并警告称让外资持有该移动平台会威胁到国家安全。CFIUS在审查中认为,此APP会为中国情报部门收集美国敏感人物的位置、年龄、性取向和HIV状态,而中国政府可能利用这些信息来勒索美国人,或利用这些非法手段获得的秘密要挟涉密工作的人员。在持续的压力下,2020年3月6日,昆仑万维发布公告称,拟将所持有的Grindr 98.59%的股权以约42.15亿元人民币(约合6.085亿美元)的对价,转让给美国公司San Vicente Acquisition LLC。2019年5月,昆仑万维、Grindr同财政部、司法部为代表的美国政府机关(统称“CFIUS Monitoring Agencies”)签署《国家安全协议》。协议约定公司应在2020年6月30日之前,向一个或多个主体出售持有的Grindr的100%的股权。无独有偶,CFIUS还一度阻止了石基信息对美国酒店业务的收购,原因依然是担心中企会收集和存储美国客户的信息。

面对极大的法律和政治风险,TikTok积极应对,但应对总体上失效。为保障经营安全,消除监管机构和公众的安全顾虑,字节跳动着手将TikTok分拆出去,作为一个独立核算和管理的公司。2019年10月,字节跳动已将 TikTok和国内抖音的账户系统和内容访问完全分离,使该公司免受任何可能违反中国互联网控制的风险影响,并为国际用户提供一个相对无审查的平台。2019年11月,TikTok向美国议员写信,以申明其经营独立于中国的事实,声称在美国本地存储了所有美国用户的数据,并在新加坡服务器上实施备份,中国政府并未要求进行内容审查。为获得美国议员的信任,TikTok已聘请了一家独立的审计公司来保障数据安全,并加强第三方监督,禁止任何党派的政治广告。目前,TikTok的产品开发、市场和法律部门已同字节跳动分离。为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政策和实践的透明度,Tiktok已聘请两名前美国国会议员巴特•戈登和杰夫•德纳姆作为外部团队的成员,对包括儿童安全、仇恨言论、错误信息和欺凌等进行内容审查。

可以说,美国政府针对TikTok这类网络技术产品的投资限制,业已完成在法制、精英认知和社会动员、舆论等各方面的准备。尽管TikTok一再根据美国的指责进行调整经营,包括对传播内容进行规范、对敏感数据存储地实现去中国化、运营团队实现高管美国化,在产权上尽量实现独立,但其始终不能改变的是隶属于中国网络公司字节跳动这一身份,这一身份不改变,就使得美国政府始终担心数据安全以及由此便利中国可能进行的情报收集。这是特朗普政府不能容忍的。

特朗普在2020年7月31日宣布正计划签署一项行政命令,将在美国禁止TikTok。蓬佩奥表示TikTok是“直接向中国共产党提供数据”的公司之一。特朗普进一步威胁,如果TikTok未能在9月15日前完成出售,将在美国遭封禁。他同时称,不反对微软或其他美国公司收购TikTok。这既支持微软,又为其他大型公司预留了收购的空间。

中国跨国公司总体上缺乏与美国政府打交道的经验,在受到美国政府制裁和压力之际往往处于被动挨打的地步。目前来看,张一鸣还是力图避免TikTok遭遇被出售的命运,因为一旦被出售,意味着字节跳动对最具有盈利的项目将失去控制权。事实上,美国政府的态度往往会影响欧洲国家对TikTok的态度,TikTok一旦在美国市场退却,可能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如果美国政府向TikTok股东允诺被收购后的利益,保障甚至扩大其收益,那现有美国投资方的立场就更难预料。

在自救中,TikTok力求与美国其他公司更多地实现经济交融。在2020年7月,TikTok力求以8亿美元购买谷歌为期3年的云服务。但在中美关系走向恶化的现实下,特朗普在制裁中国跨国公司如中兴、华为上已显得老练,TikTok很难凭一己之力逆转形势。TikTok在美国的经营收集了海量的(约为8000万用户)关于美国民众个人信息的资料,这包含了年龄、性别、生活倾向、习惯和交友圈等构成的庞大数据链。美国政府担心这些数据会流入中国政府手中,并运用于情报甄别。美国忌惮中国政府可能通过一切网络手段收集情报,而将TikTok的控制权转移到美国本土企业手中,并严格控制数据运行,成为美国政府消除潜在威胁的可靠甚至唯一手段。

在美国政府对华友好总体下降的背景下,特朗普以行政手段要求TikTok要么以商业途径出让所有权,要么接受强制退出美国市场。字节跳动别无选择,在商言商,其将TikToK出售或许还可以保留部分议价权,维护股东的利益,也体面地撤离美国市场。而如果逾期不做出决定,不仅TikTok难以保全,还将连带损害股东利益,届时字节跳动将更加被动。

相比之下,趁目前字节跳动依然还有谈判权的时候,可以选择主动出击,进行议题设置,拖延时间待变;转移或复杂化产权,寻求以市场化方式提高收购价;雇佣K街说客进行政治游说,或聘请律师对联邦政府进行游说,或在加州法院做好起诉特朗普“违宪”的准备,或寻求中国政府的介入。当然,获取所在投资地国会选区议员的支持也是其可选的牌。但这都需要付出极大的成本,这与特朗普设置的期限是否相违?胜算如何?都是未知。

张一鸣认为美国的真正目的是全面封禁TikTok,但在即将展开总统大选的敏感时刻,特朗普腾出手来处理TikTok事务则显得不同寻常。这里有特朗普试图再次表现对华强硬立场的因素,而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政府支持微软的收购,立马推动了微软的股价暴涨,作为地处加州民主党阵营的巨型公司,微软在美国政坛尤其在重要议员中拥有较大的政治影响力,特朗普此时向微软伸出橄榄枝不排除有使用“楔子战略”分化民主党阵营的考虑。可以说,在这一行政指令中,特朗普更期待实现的是其选举政治利益,而非单一制裁一家中国跨国公司。

目前,中美关系总体转向,政治和社会信任出现滑坡、经济走向深度脱钩趋势明显,企业的命运往往折射出两国关系的命运。美国政府业已动用行政力量排挤其认为具有“威胁”的中资跨国公司,其出牌主动且富有进攻性。TikTok在美经营的自主性在降低,合法性受到美国政府的质疑和解构,在资本与国家安全博弈的背后是中美两大国综合力量和系统性的对决。在此情况下,中国政府可以为字节跳动做些什么?全球民众拭目以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从中国对美直接投资的角度看TikTok的命运

发布日期:2020-08-06 11:53
摘要:美国政府针对TikTok的限制,业已完成在法制、精英认知和社会动员、舆论等各方面的准备,难以改变。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企业家张一鸣创立的字节跳动在国内拥有“抖音”、“今日头条”等知名网络产品,其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是推动其进行海外投资的关键。在进军海外市场的过程中,2017年字节跳动以10亿美元并购美国社交媒体应用“假唱视频”(Lip-sync Videos Musical.ly.)后推出抖音国际版“TikTok”。TikTok投资方包括软银集团、红杉资本,KKR、General Atlantic和Hillhouse Capital Group、老虎基金等大型私人股本公司。通过这次收购,字节跳动成为TikTok的母公司,这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对美直接投资的最大手笔。

由于收购属于“低政治”领域,起初并未引起美国外资监管部门的注意,字节跳动未做审查申报也未受到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的审查。TikTok通过股权融资以及与美国本土巨头实现利益交融,迅速地实现了扩张,其主打年轻群体的娱乐视频市场,契合了年轻人压抑而力求展现自我的心理,在短期内获取了巨大的市场份额和投资回报率。由于扩张速度过快,运营中出现了一些违背美国法律的案例,比如TikTok视频平台上儿童色情一度泛滥,违反了美国《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引起了美国监管和执法部门的注意,字节跳动为此支付了巨额的罚单。此外,在中美关系敏感时期,TikTok对中国边疆省份敏感事务的技术屏蔽引发了美国社会的质疑,招致一些议员的反对,并由此上升到对中国政府的攻击。

截止2018年,TikTok已使用75种语言在150多个国家市场中运营。2019年11月,传感塔统计TikTok在“IOS App Store”和“Google Play Store”的下载量已经超过15亿,胜过YouTube、Facebook等行业巨头。2019年全年,TikTok和抖音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上的下载量就超过7.38亿次,后者贡献了约6亿次安装。2020年,随着COVID-19疫情爆发,TikTok的下载量和市场份额进一步增加。尽管Facebook等其他社交平台纷纷学习TikTok的界面运用和模式,但这始终未能撼动TikTok的持续增长的市场份额。

“全球化产品,本地化内容”,抖音强劲的扩张势头自然给本土网络巨头带来压力。TikTok在美国的成功对Facebook形成了巨大的竞争,它将美国总部驻在加州硅谷距离Facebook总部不远的位置。在竞争中还一度以高出Facebook工资20%的薪酬来吸引其员工跳槽,这引起了马克•扎克伯格的忌惮,并在Facebook公司内部会议上指明TikTok是主要的竞争对手。不仅在美国市场,TikTok在印度、欧洲都迅速地开辟了市场。巨量增长的市场份额,给股东带来了丰厚的回报。这种投资和商业模式是中国在以往对美投资中未曾有过的。

美国政府和法律异常注重民众隐私保护,相关数据的跨国传输涉及数据主权和安全。国会早在2012年即通过了“消费者隐私权力法案”,规定消费者拥有对网络数据的使用、存储和获益权利,联邦贸易委员会负责执行该法律,并将对违法者处以2500万美元的罚款。TikTok在扩张中缺乏规范令美国政府和议员担忧。2018 年 2 月,犹他州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欧林•海契提交了一部立法草案即《澄清域外合法使用数据法案》(又称“Cloud法案”),法案利于美国政府调取跨境数据。2018年6月,加利福尼亚州议会通过了《加利福尼亚消费者隐私法》,作为在网络时代对消费者隐私的保护,法案在全美引发了广泛的立法反响。特朗普支持推动的《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2018》进一步收窄了外资对包括网络数据等敏感行业的投资,法案规定当互联网公司持有的“敏感个人数据”包括超过100万的用户,且数据可用于分析或确定“个人财务状况”或“身体、精神,个人心理健康状况”时,执法部门可选择介入调查。这一系列立法不仅给TikTok划定了经营边界,也为日后制裁TikTok提供了法律依据,TikTok面临的政治风险陡增。

另一方面,美国社会力量也在行动。2019年1月,美国知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严厉指责字节跳动可能泄露TikTok的4000万美国用户的个人信息。因可能牵涉个人隐私数据的跨境转移,2019年10月,数百名国际用户在TikTok所在地加利福尼亚州北区地方法庭对TikTok进行集体诉讼,指责TikTok擅自收集用户信息,该诉讼索赔额超过500万美元。红迪网首席执行官史蒂夫‧霍夫曼在2020年2月公开批评称,“抖音国际版的TikTok手机应用软件,从根本上讲是个寄生型的间谍软件”,霍夫曼建议人们不要安装在手机上。

不仅如此,TikTok还被认为是中国软实力输出的手段,是中美科技战的新武器。隐私权倡导者和一些国会议员希望控制该应用程序,主要担心TikTok可能被运用于审查和监视服务中国政府所需,导致美国社会信息混乱并干扰选举。一些媒体甚至从价值观立场出发反对TikTok,比如,在2019年12月美国之音(VOA)指责中国对美输出“段子文化”,这使得美国年轻人放松对“共产主义”的警惕,形成“娱乐至死”的氛围,导致美国传统价值观崩溃,放松戒备甚至崇拜共产主义和威权主义,中国政府则进一步扩大其软实力和影响力,在监控和人脸识别的强大功能下,美国社会的秘密全部被中国掌握。

由于下载使用群体不断地扩张,美国监管部门越发担心TikTok是北京方面安排进行大规模监视美国人的“特洛伊木马”。2019年10月,共和党籍参议员马克•卢比奥要求CFIUS调查字节跳动在2017年收购Musical.ly.一案。卢比奥认为,这起收购是中国政府利用TikTok来实施对美民众信息的政治审查,审查政策由北京总部决定。2019年10月,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和参议员汤姆•科顿致函国家情报局代理局长约瑟夫‧马奎尔,对TikTok数据采集提出质疑,要求美国情报机构对TikTok展开国家安全调查,查证TikTok是否配合中国政府的数据审查规则将美国客户的个人信息传送回中国,并认为TikTok可能成为外国对美输入影响力的重要渠道。2019年11月,美国政府启动了一项国家安全审查,审查 TikTok 母公司字节跳动10亿美元收购 Musical.ly的交易,该交易直接导致 Musical.ly 和 TikTok 在2018年实现用户数据合并。

美国政府对数据传输和泄露带来的风险是吃过亏的。2018年一款健身软件“Strava”曝光了一名美军士兵的健身地图,由此泄露了美国在阿富汗秘密军事基地的位置,这使得国防部门对运用型APP带来的网络安全异常敏感。网络产品运用与安全的冲突也在TikTok上体现。2019年11月,美国陆军使用TikTok进行征兵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然而查克•舒默致信陆军部长瑞安•麦卡锡,表达对军队使用TikTok和其他中国社交APP的担忧和警告。2019年12月,美国海军以网络安全为由禁止在政府配发的移动设备上安装TikTok,陆军也制定了相应的规定。目前,美国国防和强力部门已经完全禁止使用该APP。

2019年11月,乔希•霍利在国会听证会上指责TikTok无视美国法律,霍利在第116届国会商业、科学和交通委员会上提出《国家安全与个人数据保护法案》,旨在防止美国网络用户数据被传输到中国及其他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国家。法案禁止美国公司把用户数据或密钥存储在中国,并禁止中国企业搜集超过维持其在美运营所必需的数据,或将数据传输到中国。2020年3月,国会参议院就TikTok数据安全问题的听证会在华盛顿召开,听证会邀请了联邦调查局、国土安全部、司法部、企业研究所、新美洲网络安全政策研究院等,而TikTok选择拒绝出席。美国联邦调查局、司法部和国土安全部负责人在听证会上表示,“抖音可能是另外一个遭到中国情报单位利用的影音分享APP,其数据有可能被武器化”。霍利表示要提出一项法案禁止美国政府及其雇员安装抖音。莱德•华莱士警告称,抖音可以进行数据挖掘并会造成巨大的信息漏洞;联邦副检察长亚当•希基宣称,这使得中国情报部门更容易招募或入侵政府雇员系统。

2020年3月霍利联合佛罗里达州议员斯考特、阿肯色州议员科顿共同推出了一个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下载和运行TikTok的法案草案,其名称暂定为“政府设备禁止使用TikTok法案”;在民用交通领域相应的立法也在展开。2020年3月众议院通过了弗吉尼亚州民主党籍众议员阿比盖尔•斯潘伯格提议的旨在保护美国人免受中国监视的立法,立法将禁止一些机场工作人员在政府发行的电话上使用TikTok,禁止在运输安全管理局系统员工在手机上使用TikTok。

美国政府以行政力量介入中国投资事务早已有之。在2019年3月美国政府迫使中国北京昆仑万维科技出售全球最大的同性恋约会应用APP“Grindr”,并警告称让外资持有该移动平台会威胁到国家安全。CFIUS在审查中认为,此APP会为中国情报部门收集美国敏感人物的位置、年龄、性取向和HIV状态,而中国政府可能利用这些信息来勒索美国人,或利用这些非法手段获得的秘密要挟涉密工作的人员。在持续的压力下,2020年3月6日,昆仑万维发布公告称,拟将所持有的Grindr 98.59%的股权以约42.15亿元人民币(约合6.085亿美元)的对价,转让给美国公司San Vicente Acquisition LLC。2019年5月,昆仑万维、Grindr同财政部、司法部为代表的美国政府机关(统称“CFIUS Monitoring Agencies”)签署《国家安全协议》。协议约定公司应在2020年6月30日之前,向一个或多个主体出售持有的Grindr的100%的股权。无独有偶,CFIUS还一度阻止了石基信息对美国酒店业务的收购,原因依然是担心中企会收集和存储美国客户的信息。

面对极大的法律和政治风险,TikTok积极应对,但应对总体上失效。为保障经营安全,消除监管机构和公众的安全顾虑,字节跳动着手将TikTok分拆出去,作为一个独立核算和管理的公司。2019年10月,字节跳动已将 TikTok和国内抖音的账户系统和内容访问完全分离,使该公司免受任何可能违反中国互联网控制的风险影响,并为国际用户提供一个相对无审查的平台。2019年11月,TikTok向美国议员写信,以申明其经营独立于中国的事实,声称在美国本地存储了所有美国用户的数据,并在新加坡服务器上实施备份,中国政府并未要求进行内容审查。为获得美国议员的信任,TikTok已聘请了一家独立的审计公司来保障数据安全,并加强第三方监督,禁止任何党派的政治广告。目前,TikTok的产品开发、市场和法律部门已同字节跳动分离。为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政策和实践的透明度,Tiktok已聘请两名前美国国会议员巴特•戈登和杰夫•德纳姆作为外部团队的成员,对包括儿童安全、仇恨言论、错误信息和欺凌等进行内容审查。

可以说,美国政府针对TikTok这类网络技术产品的投资限制,业已完成在法制、精英认知和社会动员、舆论等各方面的准备。尽管TikTok一再根据美国的指责进行调整经营,包括对传播内容进行规范、对敏感数据存储地实现去中国化、运营团队实现高管美国化,在产权上尽量实现独立,但其始终不能改变的是隶属于中国网络公司字节跳动这一身份,这一身份不改变,就使得美国政府始终担心数据安全以及由此便利中国可能进行的情报收集。这是特朗普政府不能容忍的。

特朗普在2020年7月31日宣布正计划签署一项行政命令,将在美国禁止TikTok。蓬佩奥表示TikTok是“直接向中国共产党提供数据”的公司之一。特朗普进一步威胁,如果TikTok未能在9月15日前完成出售,将在美国遭封禁。他同时称,不反对微软或其他美国公司收购TikTok。这既支持微软,又为其他大型公司预留了收购的空间。

中国跨国公司总体上缺乏与美国政府打交道的经验,在受到美国政府制裁和压力之际往往处于被动挨打的地步。目前来看,张一鸣还是力图避免TikTok遭遇被出售的命运,因为一旦被出售,意味着字节跳动对最具有盈利的项目将失去控制权。事实上,美国政府的态度往往会影响欧洲国家对TikTok的态度,TikTok一旦在美国市场退却,可能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如果美国政府向TikTok股东允诺被收购后的利益,保障甚至扩大其收益,那现有美国投资方的立场就更难预料。

在自救中,TikTok力求与美国其他公司更多地实现经济交融。在2020年7月,TikTok力求以8亿美元购买谷歌为期3年的云服务。但在中美关系走向恶化的现实下,特朗普在制裁中国跨国公司如中兴、华为上已显得老练,TikTok很难凭一己之力逆转形势。TikTok在美国的经营收集了海量的(约为8000万用户)关于美国民众个人信息的资料,这包含了年龄、性别、生活倾向、习惯和交友圈等构成的庞大数据链。美国政府担心这些数据会流入中国政府手中,并运用于情报甄别。美国忌惮中国政府可能通过一切网络手段收集情报,而将TikTok的控制权转移到美国本土企业手中,并严格控制数据运行,成为美国政府消除潜在威胁的可靠甚至唯一手段。

在美国政府对华友好总体下降的背景下,特朗普以行政手段要求TikTok要么以商业途径出让所有权,要么接受强制退出美国市场。字节跳动别无选择,在商言商,其将TikToK出售或许还可以保留部分议价权,维护股东的利益,也体面地撤离美国市场。而如果逾期不做出决定,不仅TikTok难以保全,还将连带损害股东利益,届时字节跳动将更加被动。

相比之下,趁目前字节跳动依然还有谈判权的时候,可以选择主动出击,进行议题设置,拖延时间待变;转移或复杂化产权,寻求以市场化方式提高收购价;雇佣K街说客进行政治游说,或聘请律师对联邦政府进行游说,或在加州法院做好起诉特朗普“违宪”的准备,或寻求中国政府的介入。当然,获取所在投资地国会选区议员的支持也是其可选的牌。但这都需要付出极大的成本,这与特朗普设置的期限是否相违?胜算如何?都是未知。

张一鸣认为美国的真正目的是全面封禁TikTok,但在即将展开总统大选的敏感时刻,特朗普腾出手来处理TikTok事务则显得不同寻常。这里有特朗普试图再次表现对华强硬立场的因素,而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政府支持微软的收购,立马推动了微软的股价暴涨,作为地处加州民主党阵营的巨型公司,微软在美国政坛尤其在重要议员中拥有较大的政治影响力,特朗普此时向微软伸出橄榄枝不排除有使用“楔子战略”分化民主党阵营的考虑。可以说,在这一行政指令中,特朗普更期待实现的是其选举政治利益,而非单一制裁一家中国跨国公司。

目前,中美关系总体转向,政治和社会信任出现滑坡、经济走向深度脱钩趋势明显,企业的命运往往折射出两国关系的命运。美国政府业已动用行政力量排挤其认为具有“威胁”的中资跨国公司,其出牌主动且富有进攻性。TikTok在美经营的自主性在降低,合法性受到美国政府的质疑和解构,在资本与国家安全博弈的背后是中美两大国综合力量和系统性的对决。在此情况下,中国政府可以为字节跳动做些什么?全球民众拭目以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政府针对TikTok的限制,业已完成在法制、精英认知和社会动员、舆论等各方面的准备,难以改变。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企业家张一鸣创立的字节跳动在国内拥有“抖音”、“今日头条”等知名网络产品,其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是推动其进行海外投资的关键。在进军海外市场的过程中,2017年字节跳动以10亿美元并购美国社交媒体应用“假唱视频”(Lip-sync Videos Musical.ly.)后推出抖音国际版“TikTok”。TikTok投资方包括软银集团、红杉资本,KKR、General Atlantic和Hillhouse Capital Group、老虎基金等大型私人股本公司。通过这次收购,字节跳动成为TikTok的母公司,这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对美直接投资的最大手笔。

由于收购属于“低政治”领域,起初并未引起美国外资监管部门的注意,字节跳动未做审查申报也未受到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的审查。TikTok通过股权融资以及与美国本土巨头实现利益交融,迅速地实现了扩张,其主打年轻群体的娱乐视频市场,契合了年轻人压抑而力求展现自我的心理,在短期内获取了巨大的市场份额和投资回报率。由于扩张速度过快,运营中出现了一些违背美国法律的案例,比如TikTok视频平台上儿童色情一度泛滥,违反了美国《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引起了美国监管和执法部门的注意,字节跳动为此支付了巨额的罚单。此外,在中美关系敏感时期,TikTok对中国边疆省份敏感事务的技术屏蔽引发了美国社会的质疑,招致一些议员的反对,并由此上升到对中国政府的攻击。

截止2018年,TikTok已使用75种语言在150多个国家市场中运营。2019年11月,传感塔统计TikTok在“IOS App Store”和“Google Play Store”的下载量已经超过15亿,胜过YouTube、Facebook等行业巨头。2019年全年,TikTok和抖音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上的下载量就超过7.38亿次,后者贡献了约6亿次安装。2020年,随着COVID-19疫情爆发,TikTok的下载量和市场份额进一步增加。尽管Facebook等其他社交平台纷纷学习TikTok的界面运用和模式,但这始终未能撼动TikTok的持续增长的市场份额。

“全球化产品,本地化内容”,抖音强劲的扩张势头自然给本土网络巨头带来压力。TikTok在美国的成功对Facebook形成了巨大的竞争,它将美国总部驻在加州硅谷距离Facebook总部不远的位置。在竞争中还一度以高出Facebook工资20%的薪酬来吸引其员工跳槽,这引起了马克•扎克伯格的忌惮,并在Facebook公司内部会议上指明TikTok是主要的竞争对手。不仅在美国市场,TikTok在印度、欧洲都迅速地开辟了市场。巨量增长的市场份额,给股东带来了丰厚的回报。这种投资和商业模式是中国在以往对美投资中未曾有过的。

美国政府和法律异常注重民众隐私保护,相关数据的跨国传输涉及数据主权和安全。国会早在2012年即通过了“消费者隐私权力法案”,规定消费者拥有对网络数据的使用、存储和获益权利,联邦贸易委员会负责执行该法律,并将对违法者处以2500万美元的罚款。TikTok在扩张中缺乏规范令美国政府和议员担忧。2018 年 2 月,犹他州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欧林•海契提交了一部立法草案即《澄清域外合法使用数据法案》(又称“Cloud法案”),法案利于美国政府调取跨境数据。2018年6月,加利福尼亚州议会通过了《加利福尼亚消费者隐私法》,作为在网络时代对消费者隐私的保护,法案在全美引发了广泛的立法反响。特朗普支持推动的《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2018》进一步收窄了外资对包括网络数据等敏感行业的投资,法案规定当互联网公司持有的“敏感个人数据”包括超过100万的用户,且数据可用于分析或确定“个人财务状况”或“身体、精神,个人心理健康状况”时,执法部门可选择介入调查。这一系列立法不仅给TikTok划定了经营边界,也为日后制裁TikTok提供了法律依据,TikTok面临的政治风险陡增。

另一方面,美国社会力量也在行动。2019年1月,美国知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严厉指责字节跳动可能泄露TikTok的4000万美国用户的个人信息。因可能牵涉个人隐私数据的跨境转移,2019年10月,数百名国际用户在TikTok所在地加利福尼亚州北区地方法庭对TikTok进行集体诉讼,指责TikTok擅自收集用户信息,该诉讼索赔额超过500万美元。红迪网首席执行官史蒂夫‧霍夫曼在2020年2月公开批评称,“抖音国际版的TikTok手机应用软件,从根本上讲是个寄生型的间谍软件”,霍夫曼建议人们不要安装在手机上。

不仅如此,TikTok还被认为是中国软实力输出的手段,是中美科技战的新武器。隐私权倡导者和一些国会议员希望控制该应用程序,主要担心TikTok可能被运用于审查和监视服务中国政府所需,导致美国社会信息混乱并干扰选举。一些媒体甚至从价值观立场出发反对TikTok,比如,在2019年12月美国之音(VOA)指责中国对美输出“段子文化”,这使得美国年轻人放松对“共产主义”的警惕,形成“娱乐至死”的氛围,导致美国传统价值观崩溃,放松戒备甚至崇拜共产主义和威权主义,中国政府则进一步扩大其软实力和影响力,在监控和人脸识别的强大功能下,美国社会的秘密全部被中国掌握。

由于下载使用群体不断地扩张,美国监管部门越发担心TikTok是北京方面安排进行大规模监视美国人的“特洛伊木马”。2019年10月,共和党籍参议员马克•卢比奥要求CFIUS调查字节跳动在2017年收购Musical.ly.一案。卢比奥认为,这起收购是中国政府利用TikTok来实施对美民众信息的政治审查,审查政策由北京总部决定。2019年10月,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和参议员汤姆•科顿致函国家情报局代理局长约瑟夫‧马奎尔,对TikTok数据采集提出质疑,要求美国情报机构对TikTok展开国家安全调查,查证TikTok是否配合中国政府的数据审查规则将美国客户的个人信息传送回中国,并认为TikTok可能成为外国对美输入影响力的重要渠道。2019年11月,美国政府启动了一项国家安全审查,审查 TikTok 母公司字节跳动10亿美元收购 Musical.ly的交易,该交易直接导致 Musical.ly 和 TikTok 在2018年实现用户数据合并。

美国政府对数据传输和泄露带来的风险是吃过亏的。2018年一款健身软件“Strava”曝光了一名美军士兵的健身地图,由此泄露了美国在阿富汗秘密军事基地的位置,这使得国防部门对运用型APP带来的网络安全异常敏感。网络产品运用与安全的冲突也在TikTok上体现。2019年11月,美国陆军使用TikTok进行征兵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然而查克•舒默致信陆军部长瑞安•麦卡锡,表达对军队使用TikTok和其他中国社交APP的担忧和警告。2019年12月,美国海军以网络安全为由禁止在政府配发的移动设备上安装TikTok,陆军也制定了相应的规定。目前,美国国防和强力部门已经完全禁止使用该APP。

2019年11月,乔希•霍利在国会听证会上指责TikTok无视美国法律,霍利在第116届国会商业、科学和交通委员会上提出《国家安全与个人数据保护法案》,旨在防止美国网络用户数据被传输到中国及其他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国家。法案禁止美国公司把用户数据或密钥存储在中国,并禁止中国企业搜集超过维持其在美运营所必需的数据,或将数据传输到中国。2020年3月,国会参议院就TikTok数据安全问题的听证会在华盛顿召开,听证会邀请了联邦调查局、国土安全部、司法部、企业研究所、新美洲网络安全政策研究院等,而TikTok选择拒绝出席。美国联邦调查局、司法部和国土安全部负责人在听证会上表示,“抖音可能是另外一个遭到中国情报单位利用的影音分享APP,其数据有可能被武器化”。霍利表示要提出一项法案禁止美国政府及其雇员安装抖音。莱德•华莱士警告称,抖音可以进行数据挖掘并会造成巨大的信息漏洞;联邦副检察长亚当•希基宣称,这使得中国情报部门更容易招募或入侵政府雇员系统。

2020年3月霍利联合佛罗里达州议员斯考特、阿肯色州议员科顿共同推出了一个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下载和运行TikTok的法案草案,其名称暂定为“政府设备禁止使用TikTok法案”;在民用交通领域相应的立法也在展开。2020年3月众议院通过了弗吉尼亚州民主党籍众议员阿比盖尔•斯潘伯格提议的旨在保护美国人免受中国监视的立法,立法将禁止一些机场工作人员在政府发行的电话上使用TikTok,禁止在运输安全管理局系统员工在手机上使用TikTok。

美国政府以行政力量介入中国投资事务早已有之。在2019年3月美国政府迫使中国北京昆仑万维科技出售全球最大的同性恋约会应用APP“Grindr”,并警告称让外资持有该移动平台会威胁到国家安全。CFIUS在审查中认为,此APP会为中国情报部门收集美国敏感人物的位置、年龄、性取向和HIV状态,而中国政府可能利用这些信息来勒索美国人,或利用这些非法手段获得的秘密要挟涉密工作的人员。在持续的压力下,2020年3月6日,昆仑万维发布公告称,拟将所持有的Grindr 98.59%的股权以约42.15亿元人民币(约合6.085亿美元)的对价,转让给美国公司San Vicente Acquisition LLC。2019年5月,昆仑万维、Grindr同财政部、司法部为代表的美国政府机关(统称“CFIUS Monitoring Agencies”)签署《国家安全协议》。协议约定公司应在2020年6月30日之前,向一个或多个主体出售持有的Grindr的100%的股权。无独有偶,CFIUS还一度阻止了石基信息对美国酒店业务的收购,原因依然是担心中企会收集和存储美国客户的信息。

面对极大的法律和政治风险,TikTok积极应对,但应对总体上失效。为保障经营安全,消除监管机构和公众的安全顾虑,字节跳动着手将TikTok分拆出去,作为一个独立核算和管理的公司。2019年10月,字节跳动已将 TikTok和国内抖音的账户系统和内容访问完全分离,使该公司免受任何可能违反中国互联网控制的风险影响,并为国际用户提供一个相对无审查的平台。2019年11月,TikTok向美国议员写信,以申明其经营独立于中国的事实,声称在美国本地存储了所有美国用户的数据,并在新加坡服务器上实施备份,中国政府并未要求进行内容审查。为获得美国议员的信任,TikTok已聘请了一家独立的审计公司来保障数据安全,并加强第三方监督,禁止任何党派的政治广告。目前,TikTok的产品开发、市场和法律部门已同字节跳动分离。为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政策和实践的透明度,Tiktok已聘请两名前美国国会议员巴特•戈登和杰夫•德纳姆作为外部团队的成员,对包括儿童安全、仇恨言论、错误信息和欺凌等进行内容审查。

可以说,美国政府针对TikTok这类网络技术产品的投资限制,业已完成在法制、精英认知和社会动员、舆论等各方面的准备。尽管TikTok一再根据美国的指责进行调整经营,包括对传播内容进行规范、对敏感数据存储地实现去中国化、运营团队实现高管美国化,在产权上尽量实现独立,但其始终不能改变的是隶属于中国网络公司字节跳动这一身份,这一身份不改变,就使得美国政府始终担心数据安全以及由此便利中国可能进行的情报收集。这是特朗普政府不能容忍的。

特朗普在2020年7月31日宣布正计划签署一项行政命令,将在美国禁止TikTok。蓬佩奥表示TikTok是“直接向中国共产党提供数据”的公司之一。特朗普进一步威胁,如果TikTok未能在9月15日前完成出售,将在美国遭封禁。他同时称,不反对微软或其他美国公司收购TikTok。这既支持微软,又为其他大型公司预留了收购的空间。

中国跨国公司总体上缺乏与美国政府打交道的经验,在受到美国政府制裁和压力之际往往处于被动挨打的地步。目前来看,张一鸣还是力图避免TikTok遭遇被出售的命运,因为一旦被出售,意味着字节跳动对最具有盈利的项目将失去控制权。事实上,美国政府的态度往往会影响欧洲国家对TikTok的态度,TikTok一旦在美国市场退却,可能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如果美国政府向TikTok股东允诺被收购后的利益,保障甚至扩大其收益,那现有美国投资方的立场就更难预料。

在自救中,TikTok力求与美国其他公司更多地实现经济交融。在2020年7月,TikTok力求以8亿美元购买谷歌为期3年的云服务。但在中美关系走向恶化的现实下,特朗普在制裁中国跨国公司如中兴、华为上已显得老练,TikTok很难凭一己之力逆转形势。TikTok在美国的经营收集了海量的(约为8000万用户)关于美国民众个人信息的资料,这包含了年龄、性别、生活倾向、习惯和交友圈等构成的庞大数据链。美国政府担心这些数据会流入中国政府手中,并运用于情报甄别。美国忌惮中国政府可能通过一切网络手段收集情报,而将TikTok的控制权转移到美国本土企业手中,并严格控制数据运行,成为美国政府消除潜在威胁的可靠甚至唯一手段。

在美国政府对华友好总体下降的背景下,特朗普以行政手段要求TikTok要么以商业途径出让所有权,要么接受强制退出美国市场。字节跳动别无选择,在商言商,其将TikToK出售或许还可以保留部分议价权,维护股东的利益,也体面地撤离美国市场。而如果逾期不做出决定,不仅TikTok难以保全,还将连带损害股东利益,届时字节跳动将更加被动。

相比之下,趁目前字节跳动依然还有谈判权的时候,可以选择主动出击,进行议题设置,拖延时间待变;转移或复杂化产权,寻求以市场化方式提高收购价;雇佣K街说客进行政治游说,或聘请律师对联邦政府进行游说,或在加州法院做好起诉特朗普“违宪”的准备,或寻求中国政府的介入。当然,获取所在投资地国会选区议员的支持也是其可选的牌。但这都需要付出极大的成本,这与特朗普设置的期限是否相违?胜算如何?都是未知。

张一鸣认为美国的真正目的是全面封禁TikTok,但在即将展开总统大选的敏感时刻,特朗普腾出手来处理TikTok事务则显得不同寻常。这里有特朗普试图再次表现对华强硬立场的因素,而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政府支持微软的收购,立马推动了微软的股价暴涨,作为地处加州民主党阵营的巨型公司,微软在美国政坛尤其在重要议员中拥有较大的政治影响力,特朗普此时向微软伸出橄榄枝不排除有使用“楔子战略”分化民主党阵营的考虑。可以说,在这一行政指令中,特朗普更期待实现的是其选举政治利益,而非单一制裁一家中国跨国公司。

目前,中美关系总体转向,政治和社会信任出现滑坡、经济走向深度脱钩趋势明显,企业的命运往往折射出两国关系的命运。美国政府业已动用行政力量排挤其认为具有“威胁”的中资跨国公司,其出牌主动且富有进攻性。TikTok在美经营的自主性在降低,合法性受到美国政府的质疑和解构,在资本与国家安全博弈的背后是中美两大国综合力量和系统性的对决。在此情况下,中国政府可以为字节跳动做些什么?全球民众拭目以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从中国对美直接投资的角度看TikTok的命运

发布日期:2020-08-06 11:53
摘要:美国政府针对TikTok的限制,业已完成在法制、精英认知和社会动员、舆论等各方面的准备,难以改变。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企业家张一鸣创立的字节跳动在国内拥有“抖音”、“今日头条”等知名网络产品,其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是推动其进行海外投资的关键。在进军海外市场的过程中,2017年字节跳动以10亿美元并购美国社交媒体应用“假唱视频”(Lip-sync Videos Musical.ly.)后推出抖音国际版“TikTok”。TikTok投资方包括软银集团、红杉资本,KKR、General Atlantic和Hillhouse Capital Group、老虎基金等大型私人股本公司。通过这次收购,字节跳动成为TikTok的母公司,这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对美直接投资的最大手笔。

由于收购属于“低政治”领域,起初并未引起美国外资监管部门的注意,字节跳动未做审查申报也未受到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的审查。TikTok通过股权融资以及与美国本土巨头实现利益交融,迅速地实现了扩张,其主打年轻群体的娱乐视频市场,契合了年轻人压抑而力求展现自我的心理,在短期内获取了巨大的市场份额和投资回报率。由于扩张速度过快,运营中出现了一些违背美国法律的案例,比如TikTok视频平台上儿童色情一度泛滥,违反了美国《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引起了美国监管和执法部门的注意,字节跳动为此支付了巨额的罚单。此外,在中美关系敏感时期,TikTok对中国边疆省份敏感事务的技术屏蔽引发了美国社会的质疑,招致一些议员的反对,并由此上升到对中国政府的攻击。

截止2018年,TikTok已使用75种语言在150多个国家市场中运营。2019年11月,传感塔统计TikTok在“IOS App Store”和“Google Play Store”的下载量已经超过15亿,胜过YouTube、Facebook等行业巨头。2019年全年,TikTok和抖音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上的下载量就超过7.38亿次,后者贡献了约6亿次安装。2020年,随着COVID-19疫情爆发,TikTok的下载量和市场份额进一步增加。尽管Facebook等其他社交平台纷纷学习TikTok的界面运用和模式,但这始终未能撼动TikTok的持续增长的市场份额。

“全球化产品,本地化内容”,抖音强劲的扩张势头自然给本土网络巨头带来压力。TikTok在美国的成功对Facebook形成了巨大的竞争,它将美国总部驻在加州硅谷距离Facebook总部不远的位置。在竞争中还一度以高出Facebook工资20%的薪酬来吸引其员工跳槽,这引起了马克•扎克伯格的忌惮,并在Facebook公司内部会议上指明TikTok是主要的竞争对手。不仅在美国市场,TikTok在印度、欧洲都迅速地开辟了市场。巨量增长的市场份额,给股东带来了丰厚的回报。这种投资和商业模式是中国在以往对美投资中未曾有过的。

美国政府和法律异常注重民众隐私保护,相关数据的跨国传输涉及数据主权和安全。国会早在2012年即通过了“消费者隐私权力法案”,规定消费者拥有对网络数据的使用、存储和获益权利,联邦贸易委员会负责执行该法律,并将对违法者处以2500万美元的罚款。TikTok在扩张中缺乏规范令美国政府和议员担忧。2018 年 2 月,犹他州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欧林•海契提交了一部立法草案即《澄清域外合法使用数据法案》(又称“Cloud法案”),法案利于美国政府调取跨境数据。2018年6月,加利福尼亚州议会通过了《加利福尼亚消费者隐私法》,作为在网络时代对消费者隐私的保护,法案在全美引发了广泛的立法反响。特朗普支持推动的《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2018》进一步收窄了外资对包括网络数据等敏感行业的投资,法案规定当互联网公司持有的“敏感个人数据”包括超过100万的用户,且数据可用于分析或确定“个人财务状况”或“身体、精神,个人心理健康状况”时,执法部门可选择介入调查。这一系列立法不仅给TikTok划定了经营边界,也为日后制裁TikTok提供了法律依据,TikTok面临的政治风险陡增。

另一方面,美国社会力量也在行动。2019年1月,美国知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严厉指责字节跳动可能泄露TikTok的4000万美国用户的个人信息。因可能牵涉个人隐私数据的跨境转移,2019年10月,数百名国际用户在TikTok所在地加利福尼亚州北区地方法庭对TikTok进行集体诉讼,指责TikTok擅自收集用户信息,该诉讼索赔额超过500万美元。红迪网首席执行官史蒂夫‧霍夫曼在2020年2月公开批评称,“抖音国际版的TikTok手机应用软件,从根本上讲是个寄生型的间谍软件”,霍夫曼建议人们不要安装在手机上。

不仅如此,TikTok还被认为是中国软实力输出的手段,是中美科技战的新武器。隐私权倡导者和一些国会议员希望控制该应用程序,主要担心TikTok可能被运用于审查和监视服务中国政府所需,导致美国社会信息混乱并干扰选举。一些媒体甚至从价值观立场出发反对TikTok,比如,在2019年12月美国之音(VOA)指责中国对美输出“段子文化”,这使得美国年轻人放松对“共产主义”的警惕,形成“娱乐至死”的氛围,导致美国传统价值观崩溃,放松戒备甚至崇拜共产主义和威权主义,中国政府则进一步扩大其软实力和影响力,在监控和人脸识别的强大功能下,美国社会的秘密全部被中国掌握。

由于下载使用群体不断地扩张,美国监管部门越发担心TikTok是北京方面安排进行大规模监视美国人的“特洛伊木马”。2019年10月,共和党籍参议员马克•卢比奥要求CFIUS调查字节跳动在2017年收购Musical.ly.一案。卢比奥认为,这起收购是中国政府利用TikTok来实施对美民众信息的政治审查,审查政策由北京总部决定。2019年10月,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和参议员汤姆•科顿致函国家情报局代理局长约瑟夫‧马奎尔,对TikTok数据采集提出质疑,要求美国情报机构对TikTok展开国家安全调查,查证TikTok是否配合中国政府的数据审查规则将美国客户的个人信息传送回中国,并认为TikTok可能成为外国对美输入影响力的重要渠道。2019年11月,美国政府启动了一项国家安全审查,审查 TikTok 母公司字节跳动10亿美元收购 Musical.ly的交易,该交易直接导致 Musical.ly 和 TikTok 在2018年实现用户数据合并。

美国政府对数据传输和泄露带来的风险是吃过亏的。2018年一款健身软件“Strava”曝光了一名美军士兵的健身地图,由此泄露了美国在阿富汗秘密军事基地的位置,这使得国防部门对运用型APP带来的网络安全异常敏感。网络产品运用与安全的冲突也在TikTok上体现。2019年11月,美国陆军使用TikTok进行征兵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然而查克•舒默致信陆军部长瑞安•麦卡锡,表达对军队使用TikTok和其他中国社交APP的担忧和警告。2019年12月,美国海军以网络安全为由禁止在政府配发的移动设备上安装TikTok,陆军也制定了相应的规定。目前,美国国防和强力部门已经完全禁止使用该APP。

2019年11月,乔希•霍利在国会听证会上指责TikTok无视美国法律,霍利在第116届国会商业、科学和交通委员会上提出《国家安全与个人数据保护法案》,旨在防止美国网络用户数据被传输到中国及其他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国家。法案禁止美国公司把用户数据或密钥存储在中国,并禁止中国企业搜集超过维持其在美运营所必需的数据,或将数据传输到中国。2020年3月,国会参议院就TikTok数据安全问题的听证会在华盛顿召开,听证会邀请了联邦调查局、国土安全部、司法部、企业研究所、新美洲网络安全政策研究院等,而TikTok选择拒绝出席。美国联邦调查局、司法部和国土安全部负责人在听证会上表示,“抖音可能是另外一个遭到中国情报单位利用的影音分享APP,其数据有可能被武器化”。霍利表示要提出一项法案禁止美国政府及其雇员安装抖音。莱德•华莱士警告称,抖音可以进行数据挖掘并会造成巨大的信息漏洞;联邦副检察长亚当•希基宣称,这使得中国情报部门更容易招募或入侵政府雇员系统。

2020年3月霍利联合佛罗里达州议员斯考特、阿肯色州议员科顿共同推出了一个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下载和运行TikTok的法案草案,其名称暂定为“政府设备禁止使用TikTok法案”;在民用交通领域相应的立法也在展开。2020年3月众议院通过了弗吉尼亚州民主党籍众议员阿比盖尔•斯潘伯格提议的旨在保护美国人免受中国监视的立法,立法将禁止一些机场工作人员在政府发行的电话上使用TikTok,禁止在运输安全管理局系统员工在手机上使用TikTok。

美国政府以行政力量介入中国投资事务早已有之。在2019年3月美国政府迫使中国北京昆仑万维科技出售全球最大的同性恋约会应用APP“Grindr”,并警告称让外资持有该移动平台会威胁到国家安全。CFIUS在审查中认为,此APP会为中国情报部门收集美国敏感人物的位置、年龄、性取向和HIV状态,而中国政府可能利用这些信息来勒索美国人,或利用这些非法手段获得的秘密要挟涉密工作的人员。在持续的压力下,2020年3月6日,昆仑万维发布公告称,拟将所持有的Grindr 98.59%的股权以约42.15亿元人民币(约合6.085亿美元)的对价,转让给美国公司San Vicente Acquisition LLC。2019年5月,昆仑万维、Grindr同财政部、司法部为代表的美国政府机关(统称“CFIUS Monitoring Agencies”)签署《国家安全协议》。协议约定公司应在2020年6月30日之前,向一个或多个主体出售持有的Grindr的100%的股权。无独有偶,CFIUS还一度阻止了石基信息对美国酒店业务的收购,原因依然是担心中企会收集和存储美国客户的信息。

面对极大的法律和政治风险,TikTok积极应对,但应对总体上失效。为保障经营安全,消除监管机构和公众的安全顾虑,字节跳动着手将TikTok分拆出去,作为一个独立核算和管理的公司。2019年10月,字节跳动已将 TikTok和国内抖音的账户系统和内容访问完全分离,使该公司免受任何可能违反中国互联网控制的风险影响,并为国际用户提供一个相对无审查的平台。2019年11月,TikTok向美国议员写信,以申明其经营独立于中国的事实,声称在美国本地存储了所有美国用户的数据,并在新加坡服务器上实施备份,中国政府并未要求进行内容审查。为获得美国议员的信任,TikTok已聘请了一家独立的审计公司来保障数据安全,并加强第三方监督,禁止任何党派的政治广告。目前,TikTok的产品开发、市场和法律部门已同字节跳动分离。为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政策和实践的透明度,Tiktok已聘请两名前美国国会议员巴特•戈登和杰夫•德纳姆作为外部团队的成员,对包括儿童安全、仇恨言论、错误信息和欺凌等进行内容审查。

可以说,美国政府针对TikTok这类网络技术产品的投资限制,业已完成在法制、精英认知和社会动员、舆论等各方面的准备。尽管TikTok一再根据美国的指责进行调整经营,包括对传播内容进行规范、对敏感数据存储地实现去中国化、运营团队实现高管美国化,在产权上尽量实现独立,但其始终不能改变的是隶属于中国网络公司字节跳动这一身份,这一身份不改变,就使得美国政府始终担心数据安全以及由此便利中国可能进行的情报收集。这是特朗普政府不能容忍的。

特朗普在2020年7月31日宣布正计划签署一项行政命令,将在美国禁止TikTok。蓬佩奥表示TikTok是“直接向中国共产党提供数据”的公司之一。特朗普进一步威胁,如果TikTok未能在9月15日前完成出售,将在美国遭封禁。他同时称,不反对微软或其他美国公司收购TikTok。这既支持微软,又为其他大型公司预留了收购的空间。

中国跨国公司总体上缺乏与美国政府打交道的经验,在受到美国政府制裁和压力之际往往处于被动挨打的地步。目前来看,张一鸣还是力图避免TikTok遭遇被出售的命运,因为一旦被出售,意味着字节跳动对最具有盈利的项目将失去控制权。事实上,美国政府的态度往往会影响欧洲国家对TikTok的态度,TikTok一旦在美国市场退却,可能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如果美国政府向TikTok股东允诺被收购后的利益,保障甚至扩大其收益,那现有美国投资方的立场就更难预料。

在自救中,TikTok力求与美国其他公司更多地实现经济交融。在2020年7月,TikTok力求以8亿美元购买谷歌为期3年的云服务。但在中美关系走向恶化的现实下,特朗普在制裁中国跨国公司如中兴、华为上已显得老练,TikTok很难凭一己之力逆转形势。TikTok在美国的经营收集了海量的(约为8000万用户)关于美国民众个人信息的资料,这包含了年龄、性别、生活倾向、习惯和交友圈等构成的庞大数据链。美国政府担心这些数据会流入中国政府手中,并运用于情报甄别。美国忌惮中国政府可能通过一切网络手段收集情报,而将TikTok的控制权转移到美国本土企业手中,并严格控制数据运行,成为美国政府消除潜在威胁的可靠甚至唯一手段。

在美国政府对华友好总体下降的背景下,特朗普以行政手段要求TikTok要么以商业途径出让所有权,要么接受强制退出美国市场。字节跳动别无选择,在商言商,其将TikToK出售或许还可以保留部分议价权,维护股东的利益,也体面地撤离美国市场。而如果逾期不做出决定,不仅TikTok难以保全,还将连带损害股东利益,届时字节跳动将更加被动。

相比之下,趁目前字节跳动依然还有谈判权的时候,可以选择主动出击,进行议题设置,拖延时间待变;转移或复杂化产权,寻求以市场化方式提高收购价;雇佣K街说客进行政治游说,或聘请律师对联邦政府进行游说,或在加州法院做好起诉特朗普“违宪”的准备,或寻求中国政府的介入。当然,获取所在投资地国会选区议员的支持也是其可选的牌。但这都需要付出极大的成本,这与特朗普设置的期限是否相违?胜算如何?都是未知。

张一鸣认为美国的真正目的是全面封禁TikTok,但在即将展开总统大选的敏感时刻,特朗普腾出手来处理TikTok事务则显得不同寻常。这里有特朗普试图再次表现对华强硬立场的因素,而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政府支持微软的收购,立马推动了微软的股价暴涨,作为地处加州民主党阵营的巨型公司,微软在美国政坛尤其在重要议员中拥有较大的政治影响力,特朗普此时向微软伸出橄榄枝不排除有使用“楔子战略”分化民主党阵营的考虑。可以说,在这一行政指令中,特朗普更期待实现的是其选举政治利益,而非单一制裁一家中国跨国公司。

目前,中美关系总体转向,政治和社会信任出现滑坡、经济走向深度脱钩趋势明显,企业的命运往往折射出两国关系的命运。美国政府业已动用行政力量排挤其认为具有“威胁”的中资跨国公司,其出牌主动且富有进攻性。TikTok在美经营的自主性在降低,合法性受到美国政府的质疑和解构,在资本与国家安全博弈的背后是中美两大国综合力量和系统性的对决。在此情况下,中国政府可以为字节跳动做些什么?全球民众拭目以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政府针对TikTok的限制,业已完成在法制、精英认知和社会动员、舆论等各方面的准备,难以改变。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企业家张一鸣创立的字节跳动在国内拥有“抖音”、“今日头条”等知名网络产品,其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是推动其进行海外投资的关键。在进军海外市场的过程中,2017年字节跳动以10亿美元并购美国社交媒体应用“假唱视频”(Lip-sync Videos Musical.ly.)后推出抖音国际版“TikTok”。TikTok投资方包括软银集团、红杉资本,KKR、General Atlantic和Hillhouse Capital Group、老虎基金等大型私人股本公司。通过这次收购,字节跳动成为TikTok的母公司,这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对美直接投资的最大手笔。

由于收购属于“低政治”领域,起初并未引起美国外资监管部门的注意,字节跳动未做审查申报也未受到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的审查。TikTok通过股权融资以及与美国本土巨头实现利益交融,迅速地实现了扩张,其主打年轻群体的娱乐视频市场,契合了年轻人压抑而力求展现自我的心理,在短期内获取了巨大的市场份额和投资回报率。由于扩张速度过快,运营中出现了一些违背美国法律的案例,比如TikTok视频平台上儿童色情一度泛滥,违反了美国《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引起了美国监管和执法部门的注意,字节跳动为此支付了巨额的罚单。此外,在中美关系敏感时期,TikTok对中国边疆省份敏感事务的技术屏蔽引发了美国社会的质疑,招致一些议员的反对,并由此上升到对中国政府的攻击。

截止2018年,TikTok已使用75种语言在150多个国家市场中运营。2019年11月,传感塔统计TikTok在“IOS App Store”和“Google Play Store”的下载量已经超过15亿,胜过YouTube、Facebook等行业巨头。2019年全年,TikTok和抖音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上的下载量就超过7.38亿次,后者贡献了约6亿次安装。2020年,随着COVID-19疫情爆发,TikTok的下载量和市场份额进一步增加。尽管Facebook等其他社交平台纷纷学习TikTok的界面运用和模式,但这始终未能撼动TikTok的持续增长的市场份额。

“全球化产品,本地化内容”,抖音强劲的扩张势头自然给本土网络巨头带来压力。TikTok在美国的成功对Facebook形成了巨大的竞争,它将美国总部驻在加州硅谷距离Facebook总部不远的位置。在竞争中还一度以高出Facebook工资20%的薪酬来吸引其员工跳槽,这引起了马克•扎克伯格的忌惮,并在Facebook公司内部会议上指明TikTok是主要的竞争对手。不仅在美国市场,TikTok在印度、欧洲都迅速地开辟了市场。巨量增长的市场份额,给股东带来了丰厚的回报。这种投资和商业模式是中国在以往对美投资中未曾有过的。

美国政府和法律异常注重民众隐私保护,相关数据的跨国传输涉及数据主权和安全。国会早在2012年即通过了“消费者隐私权力法案”,规定消费者拥有对网络数据的使用、存储和获益权利,联邦贸易委员会负责执行该法律,并将对违法者处以2500万美元的罚款。TikTok在扩张中缺乏规范令美国政府和议员担忧。2018 年 2 月,犹他州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欧林•海契提交了一部立法草案即《澄清域外合法使用数据法案》(又称“Cloud法案”),法案利于美国政府调取跨境数据。2018年6月,加利福尼亚州议会通过了《加利福尼亚消费者隐私法》,作为在网络时代对消费者隐私的保护,法案在全美引发了广泛的立法反响。特朗普支持推动的《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2018》进一步收窄了外资对包括网络数据等敏感行业的投资,法案规定当互联网公司持有的“敏感个人数据”包括超过100万的用户,且数据可用于分析或确定“个人财务状况”或“身体、精神,个人心理健康状况”时,执法部门可选择介入调查。这一系列立法不仅给TikTok划定了经营边界,也为日后制裁TikTok提供了法律依据,TikTok面临的政治风险陡增。

另一方面,美国社会力量也在行动。2019年1月,美国知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严厉指责字节跳动可能泄露TikTok的4000万美国用户的个人信息。因可能牵涉个人隐私数据的跨境转移,2019年10月,数百名国际用户在TikTok所在地加利福尼亚州北区地方法庭对TikTok进行集体诉讼,指责TikTok擅自收集用户信息,该诉讼索赔额超过500万美元。红迪网首席执行官史蒂夫‧霍夫曼在2020年2月公开批评称,“抖音国际版的TikTok手机应用软件,从根本上讲是个寄生型的间谍软件”,霍夫曼建议人们不要安装在手机上。

不仅如此,TikTok还被认为是中国软实力输出的手段,是中美科技战的新武器。隐私权倡导者和一些国会议员希望控制该应用程序,主要担心TikTok可能被运用于审查和监视服务中国政府所需,导致美国社会信息混乱并干扰选举。一些媒体甚至从价值观立场出发反对TikTok,比如,在2019年12月美国之音(VOA)指责中国对美输出“段子文化”,这使得美国年轻人放松对“共产主义”的警惕,形成“娱乐至死”的氛围,导致美国传统价值观崩溃,放松戒备甚至崇拜共产主义和威权主义,中国政府则进一步扩大其软实力和影响力,在监控和人脸识别的强大功能下,美国社会的秘密全部被中国掌握。

由于下载使用群体不断地扩张,美国监管部门越发担心TikTok是北京方面安排进行大规模监视美国人的“特洛伊木马”。2019年10月,共和党籍参议员马克•卢比奥要求CFIUS调查字节跳动在2017年收购Musical.ly.一案。卢比奥认为,这起收购是中国政府利用TikTok来实施对美民众信息的政治审查,审查政策由北京总部决定。2019年10月,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和参议员汤姆•科顿致函国家情报局代理局长约瑟夫‧马奎尔,对TikTok数据采集提出质疑,要求美国情报机构对TikTok展开国家安全调查,查证TikTok是否配合中国政府的数据审查规则将美国客户的个人信息传送回中国,并认为TikTok可能成为外国对美输入影响力的重要渠道。2019年11月,美国政府启动了一项国家安全审查,审查 TikTok 母公司字节跳动10亿美元收购 Musical.ly的交易,该交易直接导致 Musical.ly 和 TikTok 在2018年实现用户数据合并。

美国政府对数据传输和泄露带来的风险是吃过亏的。2018年一款健身软件“Strava”曝光了一名美军士兵的健身地图,由此泄露了美国在阿富汗秘密军事基地的位置,这使得国防部门对运用型APP带来的网络安全异常敏感。网络产品运用与安全的冲突也在TikTok上体现。2019年11月,美国陆军使用TikTok进行征兵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然而查克•舒默致信陆军部长瑞安•麦卡锡,表达对军队使用TikTok和其他中国社交APP的担忧和警告。2019年12月,美国海军以网络安全为由禁止在政府配发的移动设备上安装TikTok,陆军也制定了相应的规定。目前,美国国防和强力部门已经完全禁止使用该APP。

2019年11月,乔希•霍利在国会听证会上指责TikTok无视美国法律,霍利在第116届国会商业、科学和交通委员会上提出《国家安全与个人数据保护法案》,旨在防止美国网络用户数据被传输到中国及其他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国家。法案禁止美国公司把用户数据或密钥存储在中国,并禁止中国企业搜集超过维持其在美运营所必需的数据,或将数据传输到中国。2020年3月,国会参议院就TikTok数据安全问题的听证会在华盛顿召开,听证会邀请了联邦调查局、国土安全部、司法部、企业研究所、新美洲网络安全政策研究院等,而TikTok选择拒绝出席。美国联邦调查局、司法部和国土安全部负责人在听证会上表示,“抖音可能是另外一个遭到中国情报单位利用的影音分享APP,其数据有可能被武器化”。霍利表示要提出一项法案禁止美国政府及其雇员安装抖音。莱德•华莱士警告称,抖音可以进行数据挖掘并会造成巨大的信息漏洞;联邦副检察长亚当•希基宣称,这使得中国情报部门更容易招募或入侵政府雇员系统。

2020年3月霍利联合佛罗里达州议员斯考特、阿肯色州议员科顿共同推出了一个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下载和运行TikTok的法案草案,其名称暂定为“政府设备禁止使用TikTok法案”;在民用交通领域相应的立法也在展开。2020年3月众议院通过了弗吉尼亚州民主党籍众议员阿比盖尔•斯潘伯格提议的旨在保护美国人免受中国监视的立法,立法将禁止一些机场工作人员在政府发行的电话上使用TikTok,禁止在运输安全管理局系统员工在手机上使用TikTok。

美国政府以行政力量介入中国投资事务早已有之。在2019年3月美国政府迫使中国北京昆仑万维科技出售全球最大的同性恋约会应用APP“Grindr”,并警告称让外资持有该移动平台会威胁到国家安全。CFIUS在审查中认为,此APP会为中国情报部门收集美国敏感人物的位置、年龄、性取向和HIV状态,而中国政府可能利用这些信息来勒索美国人,或利用这些非法手段获得的秘密要挟涉密工作的人员。在持续的压力下,2020年3月6日,昆仑万维发布公告称,拟将所持有的Grindr 98.59%的股权以约42.15亿元人民币(约合6.085亿美元)的对价,转让给美国公司San Vicente Acquisition LLC。2019年5月,昆仑万维、Grindr同财政部、司法部为代表的美国政府机关(统称“CFIUS Monitoring Agencies”)签署《国家安全协议》。协议约定公司应在2020年6月30日之前,向一个或多个主体出售持有的Grindr的100%的股权。无独有偶,CFIUS还一度阻止了石基信息对美国酒店业务的收购,原因依然是担心中企会收集和存储美国客户的信息。

面对极大的法律和政治风险,TikTok积极应对,但应对总体上失效。为保障经营安全,消除监管机构和公众的安全顾虑,字节跳动着手将TikTok分拆出去,作为一个独立核算和管理的公司。2019年10月,字节跳动已将 TikTok和国内抖音的账户系统和内容访问完全分离,使该公司免受任何可能违反中国互联网控制的风险影响,并为国际用户提供一个相对无审查的平台。2019年11月,TikTok向美国议员写信,以申明其经营独立于中国的事实,声称在美国本地存储了所有美国用户的数据,并在新加坡服务器上实施备份,中国政府并未要求进行内容审查。为获得美国议员的信任,TikTok已聘请了一家独立的审计公司来保障数据安全,并加强第三方监督,禁止任何党派的政治广告。目前,TikTok的产品开发、市场和法律部门已同字节跳动分离。为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政策和实践的透明度,Tiktok已聘请两名前美国国会议员巴特•戈登和杰夫•德纳姆作为外部团队的成员,对包括儿童安全、仇恨言论、错误信息和欺凌等进行内容审查。

可以说,美国政府针对TikTok这类网络技术产品的投资限制,业已完成在法制、精英认知和社会动员、舆论等各方面的准备。尽管TikTok一再根据美国的指责进行调整经营,包括对传播内容进行规范、对敏感数据存储地实现去中国化、运营团队实现高管美国化,在产权上尽量实现独立,但其始终不能改变的是隶属于中国网络公司字节跳动这一身份,这一身份不改变,就使得美国政府始终担心数据安全以及由此便利中国可能进行的情报收集。这是特朗普政府不能容忍的。

特朗普在2020年7月31日宣布正计划签署一项行政命令,将在美国禁止TikTok。蓬佩奥表示TikTok是“直接向中国共产党提供数据”的公司之一。特朗普进一步威胁,如果TikTok未能在9月15日前完成出售,将在美国遭封禁。他同时称,不反对微软或其他美国公司收购TikTok。这既支持微软,又为其他大型公司预留了收购的空间。

中国跨国公司总体上缺乏与美国政府打交道的经验,在受到美国政府制裁和压力之际往往处于被动挨打的地步。目前来看,张一鸣还是力图避免TikTok遭遇被出售的命运,因为一旦被出售,意味着字节跳动对最具有盈利的项目将失去控制权。事实上,美国政府的态度往往会影响欧洲国家对TikTok的态度,TikTok一旦在美国市场退却,可能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如果美国政府向TikTok股东允诺被收购后的利益,保障甚至扩大其收益,那现有美国投资方的立场就更难预料。

在自救中,TikTok力求与美国其他公司更多地实现经济交融。在2020年7月,TikTok力求以8亿美元购买谷歌为期3年的云服务。但在中美关系走向恶化的现实下,特朗普在制裁中国跨国公司如中兴、华为上已显得老练,TikTok很难凭一己之力逆转形势。TikTok在美国的经营收集了海量的(约为8000万用户)关于美国民众个人信息的资料,这包含了年龄、性别、生活倾向、习惯和交友圈等构成的庞大数据链。美国政府担心这些数据会流入中国政府手中,并运用于情报甄别。美国忌惮中国政府可能通过一切网络手段收集情报,而将TikTok的控制权转移到美国本土企业手中,并严格控制数据运行,成为美国政府消除潜在威胁的可靠甚至唯一手段。

在美国政府对华友好总体下降的背景下,特朗普以行政手段要求TikTok要么以商业途径出让所有权,要么接受强制退出美国市场。字节跳动别无选择,在商言商,其将TikToK出售或许还可以保留部分议价权,维护股东的利益,也体面地撤离美国市场。而如果逾期不做出决定,不仅TikTok难以保全,还将连带损害股东利益,届时字节跳动将更加被动。

相比之下,趁目前字节跳动依然还有谈判权的时候,可以选择主动出击,进行议题设置,拖延时间待变;转移或复杂化产权,寻求以市场化方式提高收购价;雇佣K街说客进行政治游说,或聘请律师对联邦政府进行游说,或在加州法院做好起诉特朗普“违宪”的准备,或寻求中国政府的介入。当然,获取所在投资地国会选区议员的支持也是其可选的牌。但这都需要付出极大的成本,这与特朗普设置的期限是否相违?胜算如何?都是未知。

张一鸣认为美国的真正目的是全面封禁TikTok,但在即将展开总统大选的敏感时刻,特朗普腾出手来处理TikTok事务则显得不同寻常。这里有特朗普试图再次表现对华强硬立场的因素,而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政府支持微软的收购,立马推动了微软的股价暴涨,作为地处加州民主党阵营的巨型公司,微软在美国政坛尤其在重要议员中拥有较大的政治影响力,特朗普此时向微软伸出橄榄枝不排除有使用“楔子战略”分化民主党阵营的考虑。可以说,在这一行政指令中,特朗普更期待实现的是其选举政治利益,而非单一制裁一家中国跨国公司。

目前,中美关系总体转向,政治和社会信任出现滑坡、经济走向深度脱钩趋势明显,企业的命运往往折射出两国关系的命运。美国政府业已动用行政力量排挤其认为具有“威胁”的中资跨国公司,其出牌主动且富有进攻性。TikTok在美经营的自主性在降低,合法性受到美国政府的质疑和解构,在资本与国家安全博弈的背后是中美两大国综合力量和系统性的对决。在此情况下,中国政府可以为字节跳动做些什么?全球民众拭目以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