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了低通胀和强美元的十年之后,未来又会怎样呢?是否会出现弱美元和再通胀的全球大势,将是决定人民币长期走势的关键。



 | 胡伟俊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几个月,人民币汇率再次引起了广泛关注。短期来看,由于目前资本外流的规模仍然很大,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很难说已经出现了趋势性升值,而更像是宽幅震荡的状态。长期来看,决定人民币汇率的关键在于,全球经济在经历了十年的强美元之后,未来是否会出现弱美元周期。在笔者看来,这种可能性并不小。

过去两个季度,中国的商品贸易顺差达到了3129亿美元,还有1130亿美元的外资流入中国债市。可是,外汇储备仅仅增加了819亿美元。这说明,资本流出的规模同样庞大。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原因在于,目前有许多关于人民币的“故事”,但还没有哪一个达到深入人心的程度,所以多空双方仍处于相对平衡的状态。

看多人民币的,可以讲中国经济过去几个月在全球一枝独秀,中美利差处于高位,金融开放正在提速,以及美元走弱之类的“故事”。而看空的,也可以讲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以及由于支持实体经济,银行资产质量可能会恶化之类的“故事”。虽然从短期汇率走势看,多头似乎略占上风。但从资本流动来看,许多企业和个人也在用真金白银,表达对人民币贬值的担忧,

历史上,当市场被单边的升贬值预期所笼罩时,某个符合主流预期且貌似合理的“故事”,往往风靡一时,而汇率的趋势性走势也通常出现在这个时候。比如在2015-16年,当时市场被单边的贬值预期所主导。2015年底,人们最关注的是中国经济能否企稳,流行的“故事”是“保出口还是保汇率”。2016年年初,经济初步企稳,但外储下降很快,变成了“保储备还是保汇率”。2016年中,外储下降放缓,但房价开始加速上涨,“故事”变成了“保楼市还是保储备”。2016年底,金融监管成为焦点话题,再变成“金融风险导致贬值”。

事后来看,这些“故事”并不靠谱。但不可否认,它们对市场参与者的心理有很大影响。原因在于,它们符合两个人类的认知倾向。首先是确认偏误(confirmation bias):人们倾向于相信符合自己先入之见的“事实”。其次是联想性关联(associative thinking):人们看到同时发生的几个事件,往往会下意识的认为这些事件存在因果关系。一个最近的例子是,“双循环”是今年三季度的热词,而同时人民币又在升值。这时,“双循环”会令人民币升值的“故事”,就会有很多人相信。而这,就是人性。

所以,人民币的短期走势,既是经济学问题,更是心理学问题。人民币如果要出现趋势性走势,往往需要单边的升贬值预期。而单边预期的一个表现,就是出现深入人心的“故事”。汇率预期引导资本流动,资本流动推动汇率走势,汇率走势强化汇率预期。现实中,趋势性走势的出现,往往需要一个引爆点(tipping point)。在此之后,预言开始自我实现,趋势开始自我强化。

过去5年中,出现过三次人民币汇率的引爆点:2015年8月的汇改,2017年5月的“逆周期因子”推出,以及2018年3月美国宣布对6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关税。每次引爆点的出现,都代表人民币交易进入一个新阶段,市场的主要驱动因素也随之发生变化。比如,2018年3月以后,人民币行情的主要驱动因素变成了中美关系,这是以前没有的。

目前来看,新的引爆点仍未出现。所以笔者将目前的人民币汇率,仍然视为宽幅震荡的状态。换言之,当下并不存在一个深入人心的“故事”。人民币多头的理由,听上去是头头是道。但空头对于中美关系的担忧,也的确客观存在,而且在过去两年多时间里主导了市场。在笔者看来,即使新的引爆点会出现,也很大可能是在美国新总统上任之后,政治不确定性明显下降之时。在此之前,人民币汇率更有可能是区间震荡,而不是趋势性走势。

如果说人民币的短期走势,取决于汇率和资本流动的共振。那么人民币在未来十年的走势,则取决于全球经济的大环境。过去五十年里,全球经济每十年就会出现一次巨变。最近的十年,全球经济处于低增长、低通胀和低利率的“三低”环境之中。在这段时间里,美元走强,发达国家的资产价格跑赢新兴市场。即使中国经济在这段时间里仍然是全球经济的亮点,但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在2010年10月15日是6.64,在2020年10月15日是6.73,人民币居然还是小小贬值!当然,十年前恐怕很少有人想到这一点。这是因为本世纪最初十年是弱美元的十年,想不到第二个十年就是强美元的十年。

在经历了低通胀和强美元的十年之后,未来又会怎样呢?在笔者看来,出现再通胀和弱美元的可能不可忽视。原因在于,过去十年美国的货币宽松主要是联储主导,也就是量化宽松。而疫情以来,由于纾困的需要,货币增长慢慢变得由财政倒逼。这时,通胀的压力是在上升的。就像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通胀,就是由于约翰逊总统“伟大社会”下社会福利开支高企,再加上越战的军费,使得财政支出激增,倒逼货币发行上升而导致的。

通胀一旦上升,美元往往走弱,类似于上世纪的七十年代和本世纪的最初十年。再通胀有利于作为大宗商品生产国的新兴市场,而弱美元则将驱动资金从发达国家流向新兴市场。这时,不管是人民币汇率还是中国的资产价格,就会出现长期的强势。所以,是否会出现弱美元和再通胀的全球大势,将是决定人民币长期走势的关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人民币:短期听“故事”,长期看时代

发布日期:2020-10-27 05:38
经历了低通胀和强美元的十年之后,未来又会怎样呢?是否会出现弱美元和再通胀的全球大势,将是决定人民币长期走势的关键。



 | 胡伟俊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几个月,人民币汇率再次引起了广泛关注。短期来看,由于目前资本外流的规模仍然很大,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很难说已经出现了趋势性升值,而更像是宽幅震荡的状态。长期来看,决定人民币汇率的关键在于,全球经济在经历了十年的强美元之后,未来是否会出现弱美元周期。在笔者看来,这种可能性并不小。

过去两个季度,中国的商品贸易顺差达到了3129亿美元,还有1130亿美元的外资流入中国债市。可是,外汇储备仅仅增加了819亿美元。这说明,资本流出的规模同样庞大。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原因在于,目前有许多关于人民币的“故事”,但还没有哪一个达到深入人心的程度,所以多空双方仍处于相对平衡的状态。

看多人民币的,可以讲中国经济过去几个月在全球一枝独秀,中美利差处于高位,金融开放正在提速,以及美元走弱之类的“故事”。而看空的,也可以讲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以及由于支持实体经济,银行资产质量可能会恶化之类的“故事”。虽然从短期汇率走势看,多头似乎略占上风。但从资本流动来看,许多企业和个人也在用真金白银,表达对人民币贬值的担忧,

历史上,当市场被单边的升贬值预期所笼罩时,某个符合主流预期且貌似合理的“故事”,往往风靡一时,而汇率的趋势性走势也通常出现在这个时候。比如在2015-16年,当时市场被单边的贬值预期所主导。2015年底,人们最关注的是中国经济能否企稳,流行的“故事”是“保出口还是保汇率”。2016年年初,经济初步企稳,但外储下降很快,变成了“保储备还是保汇率”。2016年中,外储下降放缓,但房价开始加速上涨,“故事”变成了“保楼市还是保储备”。2016年底,金融监管成为焦点话题,再变成“金融风险导致贬值”。

事后来看,这些“故事”并不靠谱。但不可否认,它们对市场参与者的心理有很大影响。原因在于,它们符合两个人类的认知倾向。首先是确认偏误(confirmation bias):人们倾向于相信符合自己先入之见的“事实”。其次是联想性关联(associative thinking):人们看到同时发生的几个事件,往往会下意识的认为这些事件存在因果关系。一个最近的例子是,“双循环”是今年三季度的热词,而同时人民币又在升值。这时,“双循环”会令人民币升值的“故事”,就会有很多人相信。而这,就是人性。

所以,人民币的短期走势,既是经济学问题,更是心理学问题。人民币如果要出现趋势性走势,往往需要单边的升贬值预期。而单边预期的一个表现,就是出现深入人心的“故事”。汇率预期引导资本流动,资本流动推动汇率走势,汇率走势强化汇率预期。现实中,趋势性走势的出现,往往需要一个引爆点(tipping point)。在此之后,预言开始自我实现,趋势开始自我强化。

过去5年中,出现过三次人民币汇率的引爆点:2015年8月的汇改,2017年5月的“逆周期因子”推出,以及2018年3月美国宣布对6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关税。每次引爆点的出现,都代表人民币交易进入一个新阶段,市场的主要驱动因素也随之发生变化。比如,2018年3月以后,人民币行情的主要驱动因素变成了中美关系,这是以前没有的。

目前来看,新的引爆点仍未出现。所以笔者将目前的人民币汇率,仍然视为宽幅震荡的状态。换言之,当下并不存在一个深入人心的“故事”。人民币多头的理由,听上去是头头是道。但空头对于中美关系的担忧,也的确客观存在,而且在过去两年多时间里主导了市场。在笔者看来,即使新的引爆点会出现,也很大可能是在美国新总统上任之后,政治不确定性明显下降之时。在此之前,人民币汇率更有可能是区间震荡,而不是趋势性走势。

如果说人民币的短期走势,取决于汇率和资本流动的共振。那么人民币在未来十年的走势,则取决于全球经济的大环境。过去五十年里,全球经济每十年就会出现一次巨变。最近的十年,全球经济处于低增长、低通胀和低利率的“三低”环境之中。在这段时间里,美元走强,发达国家的资产价格跑赢新兴市场。即使中国经济在这段时间里仍然是全球经济的亮点,但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在2010年10月15日是6.64,在2020年10月15日是6.73,人民币居然还是小小贬值!当然,十年前恐怕很少有人想到这一点。这是因为本世纪最初十年是弱美元的十年,想不到第二个十年就是强美元的十年。

在经历了低通胀和强美元的十年之后,未来又会怎样呢?在笔者看来,出现再通胀和弱美元的可能不可忽视。原因在于,过去十年美国的货币宽松主要是联储主导,也就是量化宽松。而疫情以来,由于纾困的需要,货币增长慢慢变得由财政倒逼。这时,通胀的压力是在上升的。就像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通胀,就是由于约翰逊总统“伟大社会”下社会福利开支高企,再加上越战的军费,使得财政支出激增,倒逼货币发行上升而导致的。

通胀一旦上升,美元往往走弱,类似于上世纪的七十年代和本世纪的最初十年。再通胀有利于作为大宗商品生产国的新兴市场,而弱美元则将驱动资金从发达国家流向新兴市场。这时,不管是人民币汇率还是中国的资产价格,就会出现长期的强势。所以,是否会出现弱美元和再通胀的全球大势,将是决定人民币长期走势的关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经历了低通胀和强美元的十年之后,未来又会怎样呢?是否会出现弱美元和再通胀的全球大势,将是决定人民币长期走势的关键。



 | 胡伟俊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几个月,人民币汇率再次引起了广泛关注。短期来看,由于目前资本外流的规模仍然很大,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很难说已经出现了趋势性升值,而更像是宽幅震荡的状态。长期来看,决定人民币汇率的关键在于,全球经济在经历了十年的强美元之后,未来是否会出现弱美元周期。在笔者看来,这种可能性并不小。

过去两个季度,中国的商品贸易顺差达到了3129亿美元,还有1130亿美元的外资流入中国债市。可是,外汇储备仅仅增加了819亿美元。这说明,资本流出的规模同样庞大。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原因在于,目前有许多关于人民币的“故事”,但还没有哪一个达到深入人心的程度,所以多空双方仍处于相对平衡的状态。

看多人民币的,可以讲中国经济过去几个月在全球一枝独秀,中美利差处于高位,金融开放正在提速,以及美元走弱之类的“故事”。而看空的,也可以讲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以及由于支持实体经济,银行资产质量可能会恶化之类的“故事”。虽然从短期汇率走势看,多头似乎略占上风。但从资本流动来看,许多企业和个人也在用真金白银,表达对人民币贬值的担忧,

历史上,当市场被单边的升贬值预期所笼罩时,某个符合主流预期且貌似合理的“故事”,往往风靡一时,而汇率的趋势性走势也通常出现在这个时候。比如在2015-16年,当时市场被单边的贬值预期所主导。2015年底,人们最关注的是中国经济能否企稳,流行的“故事”是“保出口还是保汇率”。2016年年初,经济初步企稳,但外储下降很快,变成了“保储备还是保汇率”。2016年中,外储下降放缓,但房价开始加速上涨,“故事”变成了“保楼市还是保储备”。2016年底,金融监管成为焦点话题,再变成“金融风险导致贬值”。

事后来看,这些“故事”并不靠谱。但不可否认,它们对市场参与者的心理有很大影响。原因在于,它们符合两个人类的认知倾向。首先是确认偏误(confirmation bias):人们倾向于相信符合自己先入之见的“事实”。其次是联想性关联(associative thinking):人们看到同时发生的几个事件,往往会下意识的认为这些事件存在因果关系。一个最近的例子是,“双循环”是今年三季度的热词,而同时人民币又在升值。这时,“双循环”会令人民币升值的“故事”,就会有很多人相信。而这,就是人性。

所以,人民币的短期走势,既是经济学问题,更是心理学问题。人民币如果要出现趋势性走势,往往需要单边的升贬值预期。而单边预期的一个表现,就是出现深入人心的“故事”。汇率预期引导资本流动,资本流动推动汇率走势,汇率走势强化汇率预期。现实中,趋势性走势的出现,往往需要一个引爆点(tipping point)。在此之后,预言开始自我实现,趋势开始自我强化。

过去5年中,出现过三次人民币汇率的引爆点:2015年8月的汇改,2017年5月的“逆周期因子”推出,以及2018年3月美国宣布对6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关税。每次引爆点的出现,都代表人民币交易进入一个新阶段,市场的主要驱动因素也随之发生变化。比如,2018年3月以后,人民币行情的主要驱动因素变成了中美关系,这是以前没有的。

目前来看,新的引爆点仍未出现。所以笔者将目前的人民币汇率,仍然视为宽幅震荡的状态。换言之,当下并不存在一个深入人心的“故事”。人民币多头的理由,听上去是头头是道。但空头对于中美关系的担忧,也的确客观存在,而且在过去两年多时间里主导了市场。在笔者看来,即使新的引爆点会出现,也很大可能是在美国新总统上任之后,政治不确定性明显下降之时。在此之前,人民币汇率更有可能是区间震荡,而不是趋势性走势。

如果说人民币的短期走势,取决于汇率和资本流动的共振。那么人民币在未来十年的走势,则取决于全球经济的大环境。过去五十年里,全球经济每十年就会出现一次巨变。最近的十年,全球经济处于低增长、低通胀和低利率的“三低”环境之中。在这段时间里,美元走强,发达国家的资产价格跑赢新兴市场。即使中国经济在这段时间里仍然是全球经济的亮点,但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在2010年10月15日是6.64,在2020年10月15日是6.73,人民币居然还是小小贬值!当然,十年前恐怕很少有人想到这一点。这是因为本世纪最初十年是弱美元的十年,想不到第二个十年就是强美元的十年。

在经历了低通胀和强美元的十年之后,未来又会怎样呢?在笔者看来,出现再通胀和弱美元的可能不可忽视。原因在于,过去十年美国的货币宽松主要是联储主导,也就是量化宽松。而疫情以来,由于纾困的需要,货币增长慢慢变得由财政倒逼。这时,通胀的压力是在上升的。就像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通胀,就是由于约翰逊总统“伟大社会”下社会福利开支高企,再加上越战的军费,使得财政支出激增,倒逼货币发行上升而导致的。

通胀一旦上升,美元往往走弱,类似于上世纪的七十年代和本世纪的最初十年。再通胀有利于作为大宗商品生产国的新兴市场,而弱美元则将驱动资金从发达国家流向新兴市场。这时,不管是人民币汇率还是中国的资产价格,就会出现长期的强势。所以,是否会出现弱美元和再通胀的全球大势,将是决定人民币长期走势的关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人民币:短期听“故事”,长期看时代

发布日期:2020-10-27 05:38
经历了低通胀和强美元的十年之后,未来又会怎样呢?是否会出现弱美元和再通胀的全球大势,将是决定人民币长期走势的关键。



 | 胡伟俊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几个月,人民币汇率再次引起了广泛关注。短期来看,由于目前资本外流的规模仍然很大,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很难说已经出现了趋势性升值,而更像是宽幅震荡的状态。长期来看,决定人民币汇率的关键在于,全球经济在经历了十年的强美元之后,未来是否会出现弱美元周期。在笔者看来,这种可能性并不小。

过去两个季度,中国的商品贸易顺差达到了3129亿美元,还有1130亿美元的外资流入中国债市。可是,外汇储备仅仅增加了819亿美元。这说明,资本流出的规模同样庞大。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原因在于,目前有许多关于人民币的“故事”,但还没有哪一个达到深入人心的程度,所以多空双方仍处于相对平衡的状态。

看多人民币的,可以讲中国经济过去几个月在全球一枝独秀,中美利差处于高位,金融开放正在提速,以及美元走弱之类的“故事”。而看空的,也可以讲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以及由于支持实体经济,银行资产质量可能会恶化之类的“故事”。虽然从短期汇率走势看,多头似乎略占上风。但从资本流动来看,许多企业和个人也在用真金白银,表达对人民币贬值的担忧,

历史上,当市场被单边的升贬值预期所笼罩时,某个符合主流预期且貌似合理的“故事”,往往风靡一时,而汇率的趋势性走势也通常出现在这个时候。比如在2015-16年,当时市场被单边的贬值预期所主导。2015年底,人们最关注的是中国经济能否企稳,流行的“故事”是“保出口还是保汇率”。2016年年初,经济初步企稳,但外储下降很快,变成了“保储备还是保汇率”。2016年中,外储下降放缓,但房价开始加速上涨,“故事”变成了“保楼市还是保储备”。2016年底,金融监管成为焦点话题,再变成“金融风险导致贬值”。

事后来看,这些“故事”并不靠谱。但不可否认,它们对市场参与者的心理有很大影响。原因在于,它们符合两个人类的认知倾向。首先是确认偏误(confirmation bias):人们倾向于相信符合自己先入之见的“事实”。其次是联想性关联(associative thinking):人们看到同时发生的几个事件,往往会下意识的认为这些事件存在因果关系。一个最近的例子是,“双循环”是今年三季度的热词,而同时人民币又在升值。这时,“双循环”会令人民币升值的“故事”,就会有很多人相信。而这,就是人性。

所以,人民币的短期走势,既是经济学问题,更是心理学问题。人民币如果要出现趋势性走势,往往需要单边的升贬值预期。而单边预期的一个表现,就是出现深入人心的“故事”。汇率预期引导资本流动,资本流动推动汇率走势,汇率走势强化汇率预期。现实中,趋势性走势的出现,往往需要一个引爆点(tipping point)。在此之后,预言开始自我实现,趋势开始自我强化。

过去5年中,出现过三次人民币汇率的引爆点:2015年8月的汇改,2017年5月的“逆周期因子”推出,以及2018年3月美国宣布对6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关税。每次引爆点的出现,都代表人民币交易进入一个新阶段,市场的主要驱动因素也随之发生变化。比如,2018年3月以后,人民币行情的主要驱动因素变成了中美关系,这是以前没有的。

目前来看,新的引爆点仍未出现。所以笔者将目前的人民币汇率,仍然视为宽幅震荡的状态。换言之,当下并不存在一个深入人心的“故事”。人民币多头的理由,听上去是头头是道。但空头对于中美关系的担忧,也的确客观存在,而且在过去两年多时间里主导了市场。在笔者看来,即使新的引爆点会出现,也很大可能是在美国新总统上任之后,政治不确定性明显下降之时。在此之前,人民币汇率更有可能是区间震荡,而不是趋势性走势。

如果说人民币的短期走势,取决于汇率和资本流动的共振。那么人民币在未来十年的走势,则取决于全球经济的大环境。过去五十年里,全球经济每十年就会出现一次巨变。最近的十年,全球经济处于低增长、低通胀和低利率的“三低”环境之中。在这段时间里,美元走强,发达国家的资产价格跑赢新兴市场。即使中国经济在这段时间里仍然是全球经济的亮点,但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在2010年10月15日是6.64,在2020年10月15日是6.73,人民币居然还是小小贬值!当然,十年前恐怕很少有人想到这一点。这是因为本世纪最初十年是弱美元的十年,想不到第二个十年就是强美元的十年。

在经历了低通胀和强美元的十年之后,未来又会怎样呢?在笔者看来,出现再通胀和弱美元的可能不可忽视。原因在于,过去十年美国的货币宽松主要是联储主导,也就是量化宽松。而疫情以来,由于纾困的需要,货币增长慢慢变得由财政倒逼。这时,通胀的压力是在上升的。就像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通胀,就是由于约翰逊总统“伟大社会”下社会福利开支高企,再加上越战的军费,使得财政支出激增,倒逼货币发行上升而导致的。

通胀一旦上升,美元往往走弱,类似于上世纪的七十年代和本世纪的最初十年。再通胀有利于作为大宗商品生产国的新兴市场,而弱美元则将驱动资金从发达国家流向新兴市场。这时,不管是人民币汇率还是中国的资产价格,就会出现长期的强势。所以,是否会出现弱美元和再通胀的全球大势,将是决定人民币长期走势的关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经历了低通胀和强美元的十年之后,未来又会怎样呢?是否会出现弱美元和再通胀的全球大势,将是决定人民币长期走势的关键。



 | 胡伟俊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几个月,人民币汇率再次引起了广泛关注。短期来看,由于目前资本外流的规模仍然很大,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很难说已经出现了趋势性升值,而更像是宽幅震荡的状态。长期来看,决定人民币汇率的关键在于,全球经济在经历了十年的强美元之后,未来是否会出现弱美元周期。在笔者看来,这种可能性并不小。

过去两个季度,中国的商品贸易顺差达到了3129亿美元,还有1130亿美元的外资流入中国债市。可是,外汇储备仅仅增加了819亿美元。这说明,资本流出的规模同样庞大。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原因在于,目前有许多关于人民币的“故事”,但还没有哪一个达到深入人心的程度,所以多空双方仍处于相对平衡的状态。

看多人民币的,可以讲中国经济过去几个月在全球一枝独秀,中美利差处于高位,金融开放正在提速,以及美元走弱之类的“故事”。而看空的,也可以讲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以及由于支持实体经济,银行资产质量可能会恶化之类的“故事”。虽然从短期汇率走势看,多头似乎略占上风。但从资本流动来看,许多企业和个人也在用真金白银,表达对人民币贬值的担忧,

历史上,当市场被单边的升贬值预期所笼罩时,某个符合主流预期且貌似合理的“故事”,往往风靡一时,而汇率的趋势性走势也通常出现在这个时候。比如在2015-16年,当时市场被单边的贬值预期所主导。2015年底,人们最关注的是中国经济能否企稳,流行的“故事”是“保出口还是保汇率”。2016年年初,经济初步企稳,但外储下降很快,变成了“保储备还是保汇率”。2016年中,外储下降放缓,但房价开始加速上涨,“故事”变成了“保楼市还是保储备”。2016年底,金融监管成为焦点话题,再变成“金融风险导致贬值”。

事后来看,这些“故事”并不靠谱。但不可否认,它们对市场参与者的心理有很大影响。原因在于,它们符合两个人类的认知倾向。首先是确认偏误(confirmation bias):人们倾向于相信符合自己先入之见的“事实”。其次是联想性关联(associative thinking):人们看到同时发生的几个事件,往往会下意识的认为这些事件存在因果关系。一个最近的例子是,“双循环”是今年三季度的热词,而同时人民币又在升值。这时,“双循环”会令人民币升值的“故事”,就会有很多人相信。而这,就是人性。

所以,人民币的短期走势,既是经济学问题,更是心理学问题。人民币如果要出现趋势性走势,往往需要单边的升贬值预期。而单边预期的一个表现,就是出现深入人心的“故事”。汇率预期引导资本流动,资本流动推动汇率走势,汇率走势强化汇率预期。现实中,趋势性走势的出现,往往需要一个引爆点(tipping point)。在此之后,预言开始自我实现,趋势开始自我强化。

过去5年中,出现过三次人民币汇率的引爆点:2015年8月的汇改,2017年5月的“逆周期因子”推出,以及2018年3月美国宣布对6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关税。每次引爆点的出现,都代表人民币交易进入一个新阶段,市场的主要驱动因素也随之发生变化。比如,2018年3月以后,人民币行情的主要驱动因素变成了中美关系,这是以前没有的。

目前来看,新的引爆点仍未出现。所以笔者将目前的人民币汇率,仍然视为宽幅震荡的状态。换言之,当下并不存在一个深入人心的“故事”。人民币多头的理由,听上去是头头是道。但空头对于中美关系的担忧,也的确客观存在,而且在过去两年多时间里主导了市场。在笔者看来,即使新的引爆点会出现,也很大可能是在美国新总统上任之后,政治不确定性明显下降之时。在此之前,人民币汇率更有可能是区间震荡,而不是趋势性走势。

如果说人民币的短期走势,取决于汇率和资本流动的共振。那么人民币在未来十年的走势,则取决于全球经济的大环境。过去五十年里,全球经济每十年就会出现一次巨变。最近的十年,全球经济处于低增长、低通胀和低利率的“三低”环境之中。在这段时间里,美元走强,发达国家的资产价格跑赢新兴市场。即使中国经济在这段时间里仍然是全球经济的亮点,但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在2010年10月15日是6.64,在2020年10月15日是6.73,人民币居然还是小小贬值!当然,十年前恐怕很少有人想到这一点。这是因为本世纪最初十年是弱美元的十年,想不到第二个十年就是强美元的十年。

在经历了低通胀和强美元的十年之后,未来又会怎样呢?在笔者看来,出现再通胀和弱美元的可能不可忽视。原因在于,过去十年美国的货币宽松主要是联储主导,也就是量化宽松。而疫情以来,由于纾困的需要,货币增长慢慢变得由财政倒逼。这时,通胀的压力是在上升的。就像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通胀,就是由于约翰逊总统“伟大社会”下社会福利开支高企,再加上越战的军费,使得财政支出激增,倒逼货币发行上升而导致的。

通胀一旦上升,美元往往走弱,类似于上世纪的七十年代和本世纪的最初十年。再通胀有利于作为大宗商品生产国的新兴市场,而弱美元则将驱动资金从发达国家流向新兴市场。这时,不管是人民币汇率还是中国的资产价格,就会出现长期的强势。所以,是否会出现弱美元和再通胀的全球大势,将是决定人民币长期走势的关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